走进耶稣

2016-03-11 18:28:33   阅读:434次   作者:琢真   来源:生命与信仰

 一

走进耶稣,你会发现许多的奇妙。

不要以为耶稣是一个人。不,他是一个神,一个完全的神。

不要以为耶稣是一个神。不,他是一个人,一个完全的人。

他是一个神也是一个人,他是一个人也是一个神。这是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能懂!

“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

人容易理解“太初有道”,却不容易理解什么是“道”。

道者老子试着解释:“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他还是没有解释。

圣经给我们的话却是那么清晰那么肯定:“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借着他造他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

这些话实实在在告诉我们:还没有天地的时候就有了“道”。告诉我们:这个“道”与上帝同在。告诉我们:这个“道”就是上帝。告诉我们:万物都是借着这个“道”所造的。告诉我们:生命都在这“道”中。

可是人类还是弄不明白。于是有一天,“道”就成为人的模样,来到人的中间,通过人可以认知的方式将人所不能认知的“道”表明出来。

一次笔会来到河南的猴山,看见一群猴子在抢夺一瓶矿泉水,其中一个少壮的猴子抢到了,却不知怎么喝,倒倒这头不出水,倒倒那头水也不出来,看见瓶中之水在里面晃荡就干着急。好不容易旋开了盖子,瓶口却是朝下,水哗哗的就流掉了。人在一边也着急,想帮它把瓶子倒个个儿,一伸手,那猴子就呲牙裂嘴发出愤怒之声。其实人是好意,想帮它的忙,可是猴子不明白人的心意。就想,如果人也能变成猴子告诉它是来帮助它的,它就不会误会了。但人就是人,人无法把自己变成猴子,也无法让猴子成为人。

那个老子说得玄之又玄却在圣经中被说得明明白白的“道”,那个从太初就有的“道”,那个从太初就与神同在的“道”,那个本与神原为一的“道”,为了让人明白他的心意,就让自己从神的位置降卑成人的模样,在地上活了33年。这位从天子降为人子的神,这“道”成为肉身的人,就是耶稣基督。

从人看,他是神,他来拯救人。

从神看,他降为人,来替人赎罪愆。

道成肉身的目的,就是向人示爱,表达他对人的爱。

哦,这个全能的神。

哦,这个完全的人。

这个神而人子的神,这个人而神子的人。就是这么活生生地活在地上33年,许许多多的人见过他的荣光。今天,他仍在我们中间。



耶稣也不是一种理想的构架,或者一个学问一种知识一个道德。甚至,耶稣不是宗教。

耶稣是什么?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他不仅仅是道路,他不仅仅是真理,他是生命!

世界有一种智慧可以将人带到某种边缘。比如说哲学,或禅、或佛教。它们是一条途径,是一个小学的教师。它们告诉它们的学生,那是一个月亮,它们的手指向月亮,如果你以为月亮是最美的,你想认识月亮,顺着它的手指,你可以看到月亮。

但一切的哲学包括所有的宗教,它不是月亮本身。注意,它不是那个本体,它不过是一条路标,一个方向,一个指出。它是那个指向月亮的手指,是带你认识月亮的那条道路。

耶稣不同。他不仅是那个指向,他不仅是那条道路,他也是那个月亮,那个最完美的境界。顺着他的手指,顺着他为你铺出的那条道路,你可以达到那个境界。你不仅可以达到那个境界。你不仅仅是那个境界的旁观者,欣赏者,你还能成为它的光体,你可以与那个月亮溶为一体。

这就是耶稣所说的: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

耶稣对他的门徒说:来,跟从我。这是那只手。这是那条路。

耶稣对那个井边取水的撒马利亚妇人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这是真理。

耶稣在十字架上向天父祷告说:成了!这是生命。

道路、真理和生命是合而为一的,是不可分的。

这条道路把我们引向真理,这条道路,我们得着了生命。因为这条道路是用生命铺成的,这条道路就是真理。

耶稣用自己的生命在十字架上为所有跟从他的人铺就了一条通向天父那里的又新又活的路。顺着这条路,我们可以坦然无忌地来到至圣所;顺着这条路,我们可以来到上帝的面前。当我们来到上帝的面前,我们不再是从前的我,不再是那个黑暗中、从母腹中出来的我。我们成了光明之子。

约翰顺着那手指,看见了月亮。他亲眼看见耶稣是怎样走上十字架,十字架怎样在一切罪人的面前竖起,约翰在十字架的下面,仰望那光怎样为你我背负黑暗,那圣洁的羔羊怎样为你我赎上自己的生命。

那光是真光。那死是真的死。

唯有耶稣替你和我死在十字架上,才显明他的爱是真爱。

约翰看到了那光,约翰得着了那光,约翰也成为了世上的光。

这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约翰在耶稣的十二个门徒中是最后一个回天家的。

圣经记载,雅各是十二个门徒中第一个为主殉道者(使徒行传12:2),约翰是最后一个。无论在世的日子长或短,跟随耶稣的人都应是耶稣生命的彰显。雅各第一个为主殉道,这是神的生命在他里面的彰显,雅各做了为主“死”的殉道者。而约翰,约翰活在这弯曲悖谬的世界,活了一百年,这一百年他为神活,同样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约翰做了为主“活”的殉道者。

或死或活,都是神生命的活出。这生命就是那“光”。这是耶稣给我们的。



一个关于河流和风的故事。

有一条河流,从遥远的故乡来,一直流一直流,经过山野,路过村庄,跨越一切的障碍——但当这条河流来到沙漠的时候,它的水在一点一点消失。

一个声音对河流说:风能带你穿越沙漠。改变你的生命,否则你将成为沼泽,你将被沙吞没。只有风能带你穿越。

河流不明白这件事怎样发生。

声音告诉它:进入风,让风把你完全地吸收,吸干。

河流不愿意。它流过那么多地方,有过那么多的经历,没有一样是要它完全没有自己。没有一次是要它完全地被吸干。没有自己怎么活?没有那水,它还是河流吗?

声音说:只有这条路可以把你带到大海。借着风,把你的水吸尽,然后,穿越沙漠,到平原,再以雨水的形式降下,然后再重新成为一条河流。

河流是智慧的,河流同意了。成了水蒸气,让风带入高处,越过沙漠,最后在一片开满百合花的山谷轻轻落下。

河流又重新成了一条欢快的河流。

走进耶稣,耶稣要做的就是那风的工作。他要把你带出沙漠,带出沼泽,带出那没有绿色没有生命的世界。

你愿意放弃从故乡来的那个你吗?你愿意让风将你完全地吸收、完全的消没、完全的风干吗?你愿意让耶稣改变你的生命吗?

如果愿意,你将和那生命的源头接上,你将回归大海,你将和大海一样永不止息;

如果你一定要固守你原来的那个生命,你将进入沙漠,你将成为一片沼泽,一潭死水,你将被沙漠完全吞没。



三两个人坐在咖啡厅,把玩着那只纤细的银色小勺或那只精致的白瓷杯,很有内涵地说些什么。那些温和的话那些深沉的话,那些有哲理的话,那些玄之又玄的话。

耶稣要给你的不是这个。不是拥有了他你就能说些什么来装饰你的语言来提升你的品味。耶稣不是拿来给你清谈的,也不是给你用做装饰的。耶稣不是知识,不是理论,也不仅仅是信仰。

仅有知识和理论会浮浅得让你自高自大。

仅有信仰,那不过是一幅挂在你心灵的壁画。

耶稣给你的是要你知道了就起来行。照他的话去做。

如果他说爱,你就要去爱,去爱你身边的每一个人;去爱那些可爱的,去爱那些不可爱的,去爱那些曾经伤害过你的。不要问缘由,不要问为什么,也不要任何的假如;只有因为。因为耶稣就是爱。

如果他说光,你就要成为光,去忍辱负重,去谦卑顺服,在黑暗中等待,在逼害中忍耐,在尘嚣中安静自己,在纷乱中持守贞坚。于是人们知道那光是真光,在这样的光中才能见光。

尼哥底慕是一个法利赛人,是当时犹太教的宗教领袖,是最高法院的议员。这个在世上有着世人看来美好身份的人,被耶稣的魅力和神迹吸引,他想进入耶稣的世界。但因着自己的特殊身份,不便公开自己的追求和信仰。只好夜间偷偷来到耶稣的住处,来向耶稣询问真理。

他对耶稣说:“先生,我们知道你是由神那里来作师傅的,因为你所行的神迹,若没有神同在,无人能行。”他下面想说得话是:我想进神的国,做你的门徒,不知道要一些什么条件。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

这是一句份量很重的话,耶稣是从积极的一面回答他。反过来的话是:你必须死掉。然后再重新生一次。

生和死是在同一个时间发生。没有死就不能生。耶稣的意思是:要进神的国,必须从神生一次。

尼哥底慕觉得很希奇:他不明白那个死和生的真实意义。他说:“人已经老了,如何能重生呢?岂能再进母腹生出来吗?”

耶稣就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

耶稣在这里用了一个比喻:“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

从圣灵生就是从神生,从神生,就是要先去掉你的肉体,死掉你的肉体。一个旧生命消失了,一个新生命才能诞生。

这个肉体,不是指那个物质的身体。是指那个与生俱来的老我。

走进耶稣,不是一件很优美的事,不是坐在那里喝喝咖啡品品清茶然后伸出十个手指头搓来搓去,漫不经心地说,我要信耶稣。

走进耶稣,不是一个口号,一个标语,一个广告。

走进耶稣,是一个生命的替换,是一个灵和另一个灵的拥抱。他需要真实的信心,需要委身的行动。

“相信”也不是一篇散文一首诗,它是一个送葬的乐队,当你说出“相信”两字时,你将为你自己送上挽歌。



“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耶稣就这样明明对他的门徒说。

你见过有这样的师傅来这样收他的门徒吗?耶稣就是。

走进耶稣,十字架是他送给你的礼物;

走进耶稣,十字架也是我们带到他面前的礼物。

耶稣给我们的十字架,他为我们钉在上面。

我们跟随他的十字架,我们将自己钉在上面。

耶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的罪做了挽回祭,我们在十字架是认可我们从此向罪死去。

耶稣为我们的死和生,将他的身体挂在十字架;

我们为着我们的死和生,将我们的灵魂挂在十字架。

耶稣说,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

这就是耶稣对尼哥底慕讲的重生。

有人在这一点上怯步了。他们相信耶稣说的美好国度,相信能把他们带出死境。但他们舍不得扔掉那些瓶瓶罐罐、锅碗瓢勺,那是他们打拼了半辈子甚至一辈子的产业。

但耶稣要我们舍弃不属于他的一切。有一个人来见耶稣说:夫子,我该做什么善事才能得永生?

既然他想靠“做”什么得永生,耶稣就告诉他:当遵守诫命。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做假见证,当孝敬你父母,又当爱人如己。

那个年轻人很轻松地说:这一切我都遵守了,还缺少什么呢?

耶稣又说:你若愿意作完全人,可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

那人听了这话,知道他“做”不到,就忧忧愁愁地走了。因为他的产业很多。属于他自己的东西很多。他也可以遵守神的一切诫命,但他舍不得舍弃自己的一切。

耶稣对门徒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财主进天国是难的,骆驼穿过针的眼,比财主进神的国还容易。

人想靠自己的办法进天国是不能。进去唯一的路就是把你自己所有的“宝贝”丢在外边,带一颗单纯信靠的心才能进来。

你可以思想,你可以矛盾,你可以争战,但你必须做最后的选择。

你也可以偷偷摸摸把那些瓶瓶罐罐放在行囊中,只是你沉重地背负了一路,最终你将和这个世界的杂物一同被拒之门外,耶稣会明明地告诉你:我从来就不认识你们。



如果你是一个进入的人。现在,你就在上路。耶稣带着你,或者在你前面,或者在你后面,或者在你左边,或者在你右边。他一直在注视着你、劝戒你、忍耐你,有时也会无情地用手杖击碎你的一个淘罐,一个紫砂。他一遍一遍回头,对那些跟从他的人说,你的好处不在我以外。得着了我就得着了万有。

当你碎了那些瓶瓶罐罐的时候,你真的以为他无情。不,他的无情是来自于他更大的爱。因为路远无轻担,因为他的轭是轻省的。他不希望你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就被你自己的重负所压垮。

为了让你轻省,让你向着标杆直奔,为了要你得着那块流奶与蜜之地,他会借着路上的各样坎坷把你摔倒,破碎你的那些“心爱”。因为你背负的一切,耶稣在天父的世界都为你预备的充充足足。耶稣要将那精金的宝贝代替你的泥盆土罐。

有人来到天国遇见保罗,骄傲地说,我放弃了世界的一切宝贝来见耶稣。保罗说:那不过是我扔掉的两筐粪土。

耶稣离开这个世界,连那块裹头的毛巾和那身细麻布都没有带走,都留在了墓穴。

耶稣带走的是他为世人赎罪时手上留下的钉痕。肋旁流血的伤口。



有诗唱吟: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耶稣的世界是完全的。他不但给你永远的生命,给你永不变的爱情,也给你自由。保罗说: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

你可以相信那个叫我们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从他,那个叫我们天天死掉自己来顺服他,和那个叫我们“蒙召是要我们得自由”,“给我们真理是叫我们得释放”的是同一个主吗?

这在世界是一个矛盾。在耶稣基督里,却是一个统一。

世人认为背十字架的人怎么会有自由,那是一个罪人,罪人怎么可能有自由。但耶稣告诉我们,只有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向罪死,我们才能得自由。

原来,我们背十字架,是我们向罪死。我们得自由,是我们成了神的儿子。过去,我们是罪的奴仆,我们被罪所奴役。我们不想做的我们无法摆脱,我们想做的我们却行不出。

在罪的面前,理智是低能儿,知识是弱智。

知识告诉我们:五色令人目肓,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意思是说:五色齐观,使人眼花缭乱;五音齐呜,使人耳震如聋;五味同尝,使人口味败坏;骑着漂亮的马去打猎,使人心躁气浮,稀奇的财宝得到,使人品德受损。所以,圣人只求果腹不求饱眼,因此要抛弃耳目之欲而取此果腹之实。

我们知道这道理,我们知道五色令人眼花、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败坏,但我们却欲罢不能,并且我们偏被那“色”吸引,偏被那“音”蛊惑,偏要去品尝那“味”。

理智告诉我们:罪莫大于欲,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多少教训放在那,让我们知道:没有比多欲更大的罪了,没有比不知足更大的祸,没有比贪心更大的灾了,唯知足能满足。但我们却没有办法让我们的心平衡,罪让我们心里的那个黑洞无限扩大,我们无法摆脱那个黑洞的磁埸。

古训、教导、良心、责任,命令、条款、责罚、甚至监狱,所有声音在告诉我们,那一条路我们不能走,那件事我们不能做,那个人我们不要走近。但我们不能摆脱,我们像一头被蒙住双眼的牲口,在罪的权柄之下不能自己。

走进耶稣的世界,耶稣让我们脱离罪的辖制和捆绑。

靠着耶稣,我们有力量对那五色五音五味说“不”;靠着耶稣,我们也有能力拒绝那个要掳你而去的欲和贪。

因为我们是神的儿子,我们不再是罪的奴仆。

得自由的是儿子,做奴仆的受辖制。



我们的始祖当年在伊甸园,那里有许多的树,树上有各样的果子,父神对他的孩子说:“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都可以随意吃,只是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

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上帝给人的自由是何其的大。首先,他告诉亚当,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你“都”可以吃,不但“都”可以吃,并且是“随意吃”,你坐着吃也罢,躺着吃也罢,吃了不好吃扔掉再换一棵树吃也罢。你可以吃遍每一棵树,每一棵树上的每一个果子。上帝没有限制。但只有一棵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

上帝给人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的选择,只有一种是不许的,并且他已经把那个吃了以后的结局也告诉了人。

然而,人却偏要放弃那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种可以去做的事,去选择那十万分之一不能去做的事情。

明明知道吸毒是不可以去做的,是对生命有害的,世界上有许多的东西可以吃可以吸,人却偏要去选择那毒品;明明知道艾滋病是从性败坏来的,是破坏自己也破坏别人的事,人宁可冒死也要去得那“悦人眼目”的东西。

不是不知。不是不晓得。是不能够。因为蛇就在那树的背后,你走近了那树,你就要被它辖制。

耶稣不给你辖制,只给你选择。

耶稣的世界没有强迫,但他会把一个结果告诉你。

上帝说“那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你不可吃,你吃的日子必死”。这是一个告白,一个提醒也是一个禁令。他告诉你这件事不能做,这个果子你不可以去吃,你要去做了,那个结果会很惨,你如果吃了你就会死。不是上帝要你死,是那个结果使然。上帝告诉了你因为所以,选择的权利在你。

耶稣说:“我就是生命的粮,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信我的,永远不渴。”他没有说你必须要到我这里来。他只说到我这里来的必定不饿。

耶稣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他没有说你必须跟从我,他只说跟从他的必要得着生命的光。

耶稣说:“我就是羊的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他没有说你必须从我这门进来,他只说从他这进来的就必然得救。

耶稣说:“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他没有说你一定要成为我的羊,他只说我为我的羊舍命。

耶稣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他没有说你必须信我,他只说信我的人,死了他也必让他们复活。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他没有说你必须要借着我,他只说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耶稣说:“我是真葡萄树,我父是栽培的人。”他没有说你一定要到我这棵树上来。他只说,在我里面的,就能多结果子。

“我今日呼天唤地向你作见证,我将生死、祸福陈明在你们面前,所以你要选择生命,使你和你的后裔都得存活。且爱耶和华你的神,听从他的话,专靠他,因为他是你的生命,你日子的长久也在乎他。”(申命记30:19-20)

因为他是你的生命,所以你要选择他。你可以离弃神,离弃的结果就是死。耶稣不会强逼,他可以爱你到死,可以舍弃自己的尊贵降卑为人,可以在你的面前呼天唤地地陈述生死之道,可以容忍你犯罪和堕落的一生等待你的回归,上帝不会拖着你定意要走向地狱的脚步。



从创造之初到如今,人类几千年的历史。

伊甸园隐去了,亚当和夏娃也早已离开了我们,但那棵生命树和智慧树仍未消失。它一直放在人们的面前,让你做出选择。在你的每一天,在你做的每一件事上,在你一生之久。直到耶稣再来的日子。



耶稣说:不要疑惑,只要信。

耶稣对那个摸他衣裳繸子求医治的女人说:“女儿,放心!你的信救了你。”

耶稣对那个求给他仆人医治的百夫长说:“你回去吧!照你的信心,给你成全了。”

耶稣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有两个瞎子跟着他,喊叫说:“大卫的子孙,可怜我们吧!”耶稣进了房子,瞎子就来到他的跟前。耶稣说:“你们信我能作这事吗(医治他们生来就瞎的眼睛)?两个瞎子因着眼瞎不能看见耶稣,不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但他们凭着信心,对耶稣说“主啊,我们信!”耶稣就摸他们的眼睛,说:“照着你们的信给你们成全了吧!”他们的眼睛就开了。

整本圣经告诉我们,“相信”是走进耶稣的路,是得到他拯救的唯一的路。

当你凭着这样的信,来到耶稣的面前,对他说:主啊,我相信你,求你开我灵里的瞎眼吧!你必看到一个神奇的耶稣世界。

当你凭着这样的信,伸出你的脚踏入约旦河,你必看见那从上往下的水立起成垒,水中必有干地。

当你凭着这样的信,进入上帝为你预备的方舟,你必可以躲过洪水,渡到永生的彼岸。

十一

没有强迫,没有必须,没有一定要。

一切都在选择。你只是选择!

选择不是必然,但选择一定会给你一个必然的结果。

上一篇:默然之爱
下一篇:天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