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8每日灵粮——胜过人生中一切失意的事

2020-01-26 20:09:44   阅读:44次   作者:王明道   来源:王明道文库

今日经文: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以赛亚书40:31 )

在失意的景况中还能时时存着盼望勇往前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生的磨炼常是好像十分艰难;我们所以反抗这些不只是因为艰难的缘故,乃是因为其中一大部分在我们看着不是必须受的。有时日常生活中的琐事压制着我们;有时我们奋力想要专一事奉神,却毫无成就,以致大感失望。我们日常的事务看着是这样微小卑贱,所以我们久已想望脱离这些,去到一条高尚的路途上度我们的生活,但是我们不能脱离;我们竟被这些苦工所缚束,不能起来。我们便叹息着说道:“我怎么这样不幸,天天度着这种苦痛的生活,日复一日作这些不适宜的工作,整天脱不了买卖的琐事,家务的扰累;我的思想都因着衣食琐碎的问题而变狭小,我每一日不过作这些微细的事务,度着这种不幸的单调的生活。一年到头总是如此,竟不能脱离这些,用我的才能作一些较为高尚的事业。为什么神缚束我使我度这一种生活呢?为什么祂不给我一种工作叫我可以更多事奉祂,同时也可以使我心中所希望的得以满足呢?”

若是我们在默想与祷告的时候带着这些问题到神面前来,我们必要得着很清楚的回答,正像神在古时借着摩西所给以色列人的回答一样。祂要指示我们说,那在我们眼中看为每日的苦工正是要成就两样绝不可以少的大事。第一就是“使我们自卑”,第二是“试验我们,要知道我们肯守祂的诫命不肯。”

我们不但需要神的教训,也需要在教训以外加上磨炼。这样,我们方能在极卑微的事上存着忠诚知足的心,却不因为没有大事可作便发怨言。我们总是渴望作大事,我们因有大事可作就越发骄傲高兴,神十分知道我们,所以给我们平常而且卑微的事工去作,为要借此洁净我们,去掉我们的骄傲,免得我们陷在夸张的罪恶中。

这种磨炼也是为要“试验我们,要知道我们肯守祂的诫命不肯;”要看我们是否单单寻求要遵行祂的旨意,却不随从我们的意思。在一千人中也难得有一个人是坚决自卑的定意只顺服神的旨意,不存一点别的目的。若是我们都能这样作,全世界上就没有一个不快乐的人了。因为我们不喜悦神现今在我们身上的安排,却一味渴望得着别种的生活,我们便在梦幻中度生活;殊不知信徒并不是借着梦幻能成圣,乃是借着争战方能成圣。

古时以色列民在西乃山听神说话的时候,他们似乎看见了那不久便得着的伟大而且尊贵的生活,他们将自己奉献与神,并且起誓要在每样事上顺服神的旨意。但是过了不多时候,他们就因着在旷野行走这件艰苦的事发出怨言来。其实必须这样走过旷野方能实现他们所盼望的。我们在神面前所发必要顺服的誓言在哪里呢?我们所立凡事要照神旨而行的约在哪里呢?只想望怎样使生活达到一种高尚的地位与作成这事完全是两件事。在我们观看我们的梦景的时候,神用一种更好的方法来待我们,虽然我们看不出祂的意思,祂确是要训练我们,使我们借着这些在不适宜的境遇中很平常很劳苦的工作学习自卑与忠心;在我们单独与神晤对的时候,祂就将这些要紧的意思指示我们。

此外还有一样更容易使人灰心的事,除去借着安静与神晤对,没有别的方法能这样帮助我们完全胜过它;这种灰心不是因为我们生活中细微的事物而起,乃是因为我们希望为神的公义在世上作些事工却不得成功而起。这种灰心常是演进而为失望,我们便喊道:“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我就飞去得享安息。”这就是一个完全灰心的人所发的呼声,但这不是说一个世俗的人,也不是一个仅因忧苦丛集而失望的人。乃是说一个与罪恶的权势相抗争屡屡失败以致厌倦的人。他尽力抵抗环绕他的一切罪恶,希图战胜种种不义,不幸他发现他的劳力处处遇见阻挠,他差不多失望以致再不想去战争,他大感苦痛的说道:“我所劳力的都归于徒然了,难道神的工作只是使我遭遇痛苦与失败么?神不能使我得着比这个更良好的效果么?”

今日在世界上有许多这样的人;这些人是热诚的基督徒,他们很渴慕神的道,但是他们因感觉到他们的劳力都是归于徒然便大大忧愁;他们不是因世界而厌倦,不是因罪恶而厌倦,也不是因忧愁而厌倦,乃是因战争而厌倦;环顾各方面的困难,想到自己这样软弱,怎能抵抗罪恶潮流的冲击,再向前看那摆在前面尚不知几时方能完毕的战事,越看,勇气越减少,于是他们不免因想到战争无望得胜便退缩了。常使人丧胆的不是战事的剧烈,乃是战事的持久。因着战事总无止期,一点看不见得胜的结局,以致许多真实作基督兵丁的人呼喊道:“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好飞去得享安息。”凡向基督对于这世界的使命表真实同情的人,有时因为觉得要用信心与爱心的方法得世界归与基督似乎是徒劳无功的,不免要大大灰心。

现今我们不要再容这种失望存留在心中,乃要将它带到与神相交的隐密处,不久便可以看见在那使我们失望的景况中显出一种不同的现象来。神论到这事说什么呢?神怎样回答我们这厌倦的叹声呢?祂只告诉我们想到基督,有谁的战争比基督的战争更苦呢?有谁遇见使人灰心的事比基督所遇见的更甚呢?又有谁像祂那样一直战争到底呢?在祂未曾来到世界以前,经上有话论到祂说:“祂不灰心,也不丧胆,直到祂在地上施行审判。”祂已然实践了这些预言,祂曾等候祂的胜利有一千九百年之久,现在仍然等候。祂不灰心,也不丧胆,“等神把一切仇敌都放在祂的脚下。”基督所有那种总不失望的样子实在足以使我们这称为与基督同工的人因灰心而自觉惭愧,只有基督能解决我们一切的失望。……

然而现今我们并不是不能得着翅膀;但不是一种能帮助我们逃脱一切患难的翅膀,乃是一种能帮助我们胜过一切患难的翅膀。“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这种应许并不是为遥远的将来,这乃是一样现今就可得着的应许;这个应许的每一部分都要成就在那等候神的人身上。必要有高飞的日子,我们要升到离开世界很高的所在,以致我们觉得我们好像与世界上的忧虑并试探永远分离了,那时我们不但能跑到生活中的烦恼前面,而且要飞在这些上面,觉得这些好像从未曾存在一样。神是要我们有这样一个时期;但这并不是普通的经验,就是在最好的信徒身上也不是如此。普通的经验是一种较为卑微却仍能使我们得安慰的,就是这个应许的下半部分成就,“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这种卑微的经验,对于那些知道自己并没有力量只等候神的能力去坚固他们的人,不是像飞翔的经验那样可喜,但是它却十分有用而且稳妥。

我们当注意这三种应许的次序,因为它们成就在我们身上,常是正按着这规定的次序。或者我们要以为希奇,想那最高的经验怎么放在前面,最低的反倒放在后面;其实这三种应许的次序是正对的。每一个基督徒飞翔的日子大约总是在最初的时期。在他方才悔改正有“起初的爱心”,初尝神丰富恩惠的时候,他常是升得很高,远超乎世界之上。他从来未曾这样完全脱离过世界的束缚,从来未曾有过这样大的喜乐和顺服;他所有热烈的感情似乎将他带到天上的门前。

但是不久因为神召他去战争,去作地上的工作,他便从那极快乐的地步降下来,他慢慢才明白只要他能存心忍耐,奔那摆在前头的路程,已经是感恩不尽的。

再过些时,他必要更加自卑了,在世界上和他自己里面所得一种更大的经验指示他说,不住的奔跑也是他所不能久持的。这时他又进一步明白,就是能常与神一同“行走”,倚靠神永久的膀臂,直至走到天程的尽头,已经是感恩不尽了。他明白自己并不能飞过,也不能跑完,他因着主用杖保守他不倾跌便觉喜乐,他必要说:“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但是他去倚靠神的时候,他便发现神的能力使他能以完全得胜;正像他当日能飞翔的时候一样。

我们离开神独处思想这种种使人灰心的事,总不免大受打击与痛苦;但在我们独自与神晤对的时候,它们便立时都不见了;因为那时我们是用神的目光看这一切,用神的权衡去称它们,用神的准绳去量它们;当我们在神的光中察验这一切的时候,在我们里面便生出一种伟大的希望,一种伟大的勇气,与一种伟大的平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