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人物传
作者:迈尔
保罗
导言 拣选之恩 「作孩童的时候] 从母腹里分别出来
殉道者司提反 天上来的光 基督的内在启示 人生目标的浮现
常在基督里夸胜 外邦人的使徒 十四年前 保罗面临的冲突
引导的功课 「腓立比人哪」 从腓立比到雅典 「又软弱又惧怕」
得胜有余 乌云笼罩 更叫福音兴旺 「比众使徒格外劳苦」
「在两难之间」 「字是何等的大」    
保罗 导言
    一个五岁的小孩在礼拜天晚祷中,诚恳的对神说:「求你打发你的圣灵,进入我的心,使我能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这是前一个世代,神所重用的仆人迈尔博士(F。B,Meyer)迈进属天路程的第一步。他母亲很留意的记录了这段话。以后,他几乎每天都重复同样的祷告。在迈尔博士跑完了世上道路,被主接去前一天,有人问他,经过了那么多年日,他对他的救主有什么新的认识。他举目向上,说:「没有,就和平常一样,他在我里面,我在他里面。」这两句话,已充分说明了迈尔博士一生的路程,同时也让人看到他在服事上多结果子的秘诀:稳定的与神紧密同行,不求特别的经历,不讲究高深的道理,只有忠心、诚恳的把主介绍给人。第十九世纪,神在英语世界中兴起了不少的杰出布道家、奋兴家、解经家、和圣经教师。迈尔是其中较受欢迎的一个。他以「圣经教师」著称,擅于对知识分子的服事。在他同代属灵伟人中,迈尔博士的文学造诣可能无人能出其右,所以他留下了许多文字上的属灵遗产,其中最为特出的,就是本社翻译出版的这一套「圣经人物传」。正因为如此,虽然他息劳已近六十年,但他的信息仍然在英语世界中继续作工。

    迈尔博士毕业于伦敦大学,对知识分子特别有负担,终其一生,不断保持他的学生工作。而各地学生也颇喜欢领受他对他们在基督徒生活上的教导。迈尔博士的牧养教会经历极为广泛,从利物浦到伦敦,都留下他的足迹。慕迪早年在英国的服事,乃是由迈尔博士安排,两人的相处,给迈尔的服事历程,又更往前推进。迈尔博士也是一个广受欢迎的讲员,经常受邀到不同堂会讲道,自一八八七年起,他是凯锡克(Keswick)大会的经常讲员,对从各地来,在属灵上有追求的圣徒,提供属灵上的帮助和供应。他与对华的宣教工作也有极深的渊源。前往中国宣教的剑桥七杰中,有两人是他的密友。他们的宣教热诚使迈尔博士极为感动。以后他成为「域外传道会」(RegionsBeyondMissionaryUnion)的主要推动人,积极鼓吹海外宣教工作,支持海外宣教土。

    不是高深的学问,也不是动人的信息,迈尔的服事最大的特色是他生命的深度。他这个人本身就是一篇信息。有一位多年与他一同服事的同工,描述一件实际发生的事:「有一次聚会,我必须到台前去见迈尔博士,却给两个老人家挡住。他们也拼命往前走。『我们坐到前排去!』我听到其中有一个人说:『能看到讲台上的那个人,即使他不开口讲话,你也会觉得很舒服。』」他的这位同工又加上一段他自己的看法:「这是对迈尔的丰采最佳的形容。任何讲台,只要迈尔博士坐在那里或站在那里,彷佛就会发出光辉,就有恩福流露出来。他那慈祥的脸孔,正是他内心柔和、谦卑、良善的表露,所以,许多人一见到他,就能进入敬拜的气氛中。」这也是迈尔博士文字工作的特点。我们可从字里行间,摸触这位以耶稣基督的心为心的属灵伟人生命的深度0迈尔博士的「圣经人物传」十三册,在英语世界中,历半个多世纪仍然畅销无比。甚至有出版社将其中十二册集成两巨卷发售。中文世界,过去曾有证道出版社出版「以利亚」和「彼得」二书。本社为使华人信徒得窥迈尔博士原著全貌,经决定全套翻译出版。香港证道出版社慨允将「以利亚」、「彼得」二书中文版权转让本社,谨此致谢。迈尔博士的「圣经人物传」并没有按照时代先后撰写,也不是依重要性分前后。为方便读者,本社依照圣经年代编排各人物传记之次序。

    愿读者能藉此套圣经人物传记,得著属灵上的益处。美国活泉出版社谨志一九八六年秋
保罗 拣选之恩
    提摩太前书一14

    就如江河的源头,不只来自山谷,或峰岭上的碧湖,更可远溯到海面上所蒸发的水气,和上穷至笼罩群峰的云霭。同样的,神在我们里面的生命也是源远流长。初时,我们总以为它起源于个人的自由意志之抉择,终而回到父的家。等我们年岁渐高,回顾过往,却发现我们作这样的抉择,实因我们先蒙拣选;我们能爱,实因我们先蒙神爱;我们能超脱自私的坟墓,卸除死亡的里尸布,实因神的爱子对著坟墓的洞口吩咐:「出来!」成熟敬虔的信徒都会由衷颂赞神的恩惠一一人受之有愧的大爱。「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一—这是每个登上顶峰的人,回首俯瞰自身所逃离的浮华市尘时,从心底发出的感怀。

    保罗十分强调他重生前这份长阔高深的主恩,喜爱将他心中及生命里的一切美善均归源于神在创世之前即厚施于他的大爱。

    —、豫知一一使徒雅各曾说:「自创世以来他的一切工都是神所知道的」(中文圣经作「这话是从创世以来显明这事的主说的」(徒十五18);如果神早已知道它将成就之工,那么他应该更清楚它所要拣选的圣徒是那些人!主耶稣从一开始就知道谁不信他,谁将出卖它;他当然也豫知谁会信他,成为它最忠实的门徒。早在时空存在以先,神就豫知那些人会被十字架的爱所吸引,谁会信靠他死而复活的爱子;谁会在死与复活中与他永远联合。圣经告诉我们:「他豫先所知道的人,就豫先定下效法他儿子的模样,使他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罗八29)。

    这并没有完全澄清豫定论之谜,只是稍把奥秘向后后推一层而已;然而其暗示已在深不可测的幽暗中投下一线亮光,让我们知道神在永恒的计划中,已豫知那些人将因著信,与神子的生命紧紧联合。凡跟从耶稣的人,都有分于神给其爱子的一切。至于为何有些人会亲近十字架的主,有些人远避;有些羊听牧人的声音,紧紧跟随,有些却顽冥不灵,偏行己路,则仍然是不解之谜。

    但是无限慈爱的神,透过千世百代的时间长廊,看到保罗这颗热诚、敬虔的灵魂时,必格外喜悦。神早已认识并豫光拣选了他,使他有分于神完备的计划。当保罗身陷罗马监牢,写下这样的字句时一一一「愿颂赞归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神,他在基督里,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就如神从创立世界以前,在基督里拣选了我们」(弗一3一4)一一他脸上必然焕发著喜乐的光芒,感念著神的大爱宏恩。

    二、在耶稣基督要造成的善工一一一保罗一再强调:我们的信心及得救,都不是可自豪自夸的人为成就。他大声疾呼道:「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我们原是他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豫备叫我们行的」(弗二8一10)

    希腊文把「工作」译成「诗」。我们都是神所创作的诗。回顾信主后的岁月,除掉故意违背主明显心意的那些片段,我们可以发现,我们的生命是循著一个计划,不断的往前发展。「你虽不认识我,我必给你束腰」一一一这话用来形容我们的生命,就和形容摧毁巴比伦帝国、释放神子民的古列一般恰当。神在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特别的心意。他的每一项创造都含有特殊目的。伟大的诗人在创作诗时,往往藉各种不同的音韵、格律来表达他的构想,但每一首诗只有一个主题。同样的,神在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拟定特别的计划。如果我们不阻扰他,他会将我们的一生一一一从摇篮到坟墓一一一谱成一首对称、和谐的美诗,虽然其中交织繁复的意象、比喻、例证、细节,却有一明显的主题贯穿全诗。

    诗的表达法必须配合其中心思想。抑扬顿挫、急劲高亢的曲调,适合传达雄浑、明锐的思想。婉转、柔美的音律,则流露款款、哀怨的情愫。依此类比,我们也可辨识各种独特的人生:有些像一首雄壮、气势磅礴的史诗,有些则是情节曲折感人的叙事诗或抒情歌,另有些则像十四行诗或挽歌。你的一生也许有顺畅、婉转的时候,偶尔突然迸出哀伤的节奏,或急转成激昂、躁烈的高潮,那是因为神的心思意念须陪衬最能传情达意的音律才能表达完全。保罗的一生使我们联想起荷马的「伊里亚德」、「奥德赛」,或弥雨顿的「失乐园」,但丁的「神曲」。它像海洋一般深湛、多变、繁复。就像一首雄浑的圣乐剧一般,造物主运用了各种绝妙的表达法,深刻而淋漓尽致地传达了他的意旨、情操、思想。

    诗人的生花妙笔所勾勒的旷世佳作,绝不含拖泥带水的冗词费语。画家的呕心沥血之作,也不会充斥与主题无关的人物或景象。一部经典名著,其情节发展也是一步一步地铺设穿插,峰回路转,接近尾声才跃升高潮,真相大白,一气呵成。

    同样的,神在每个人身上的创作,都有他豫定的蓝图或构思,我们乃按此蓝图发展。我们的出生年月,童年生长的环境背景,我们的家庭及所受的教育,塑造我们人格的各种影响力一—不管是书籍、艺术、或日常的作息一—都经过最高的智慧精心安排,为了要透过我们,彰显神在基督耶稣里所要成就的永恒旨意及至高智慧。

    因此,保罗在回顾与前瞻之际,时时庆幸自己无须开辟、雕塑他的人生之路,而只是敏察依循神自古即为他设定的每一蹊径。当他找著的时候,它不仅与自己在基督之躯体中所占的地位配称一致,而且也是最适合他个人的个性与恩赐的道路。

    三、基督的复活——保罗所受的教育,与其他使徒迥异。他们的生长背景与主类似。很可能在主呼召他们之前,主就认识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在主出来传道前的三十年期间,他们与主的接触是很容易的,因为从拿撒勒到加利利海边并不遥远。在认识基督是弥赛亚之前,他们已认识耶稣这个人。因此他们对主的认识是渐进的,一步步深入他死与复活的奥秘。他们由约但河谷逐渐登上主的圣山,因此当加略山的打击突然临到,接著是复活、升天的奇迹发生,他们才不觉得那么惊异。

    保罗的经历却大不相同,他对耶稣的第一印象是在他复活的荣耀里。他早听闻说耶稣在本丢彼拉多手下被钉死十字架,因为他也住在耶路撒冷;可是如今见到的主,却是复活、升天、对他说话、脸上闪现荣光的基督。这幕景象深印他脑海,永不能磨灭。这次经历除了解答了他的一切疑难之外,也坚固了他的信心。罗马书第八章提到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这对他是意义深长的。他必须从主的升天、复活,追溯他在加略山的死、客西马尼、人间的生活、远至他的降生及幼年。

    不止如此,保罗还深信所有信主的人,都与复活的主同死同活。他相信并且教导别人:所有的肢体都必分享以主为头的经历。凡临到他的事也会临到他们。

    但是他也从不容许这种与主联合的观念,与主的死之独特性质混淆。主的死所成就的,无人能望其项背,甚至全世界所有的人合起来也不能。他常提醒世人:十字架的死解决了普世众人的罪——这种舍命牺牲是至高无上,无人可企及的荣耀。但是他也喜欢强调救主之死的另一重要的方面,也就是因著主的死,也依著神的旨意,凡信的人都与主的死、复活、升天联合一体。

    在一段宝贵的经文里,他同时提到十字架的这两方面:「他是爱我,为我舍己,」紧跟在「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之后。他一再地强调:「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藉著神儿子的死,得与神和好。」但他也明言阐释:

    「当我们死在过犯中的时候,便叫我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他又叫我们与基督耶稣一同复活,一同坐在天上。」「一人替众人死」——是他传道的重要信息;但另一重要的主题则是:「我们的旧人和他同钉十字架,使罪身灭绝,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他喜欢算自己已经与基督同死,并声称他应该日日支取主复活的能力。他渴望更认识耶稣基督,及他复活的能力,而且也准备去体尝他所受的苦,效法他的死,盼望能一天天得以从死里复活(腓三)。

    与主同死同复活,是他呼吁人过分别为圣归主之生活的要旨。「你们若真与基督一同复活,就当求在上面的事……因为你们已经死了,你们的生命与基督一同藏在神里面。基督是我们的生命,它显现的时候,你们也要与它一同显现在荣耀里」(西三1一4)。

    这个荣耀的异象,是使徒保罗最珍视的,也是他切身的经验。他从前原是个亵渎神、迫害主、凌辱基督徒、放纵肉体私欲、随著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的罪人,本为可怒之子(弗二3),神的大爱却临到他,给他生命带来完全的改变。这异象也是我们这些不断与情欲、属世的诱惑、魔鬼的权势交战的人所需要的。除了复活的大能与特权,我们别无其他可仗著夸胜。当世界撒下蛊惑的网罗,你可以大胆迎接挑战,向它宣告你已不受它的控制,因为靠著与死而复活的主联合,你已与世分别,向罪死,向神永远活著。

    神的儿女啊!快起来,攀登这属灵的高峰,放眼仰望天父在基督里所施予你的永恒大爱!数算这爱所带给你的丰盛恩惠!这爱可能因在你身上看到一点瑕疵而撇弃你吗?任何临到我们的事情,岂不都是那位在接纳我们之前已数算一切代价的天父所豫期的吗?你的小舟虽在波涛中浮沉,但只要知道即使是逆流、风浪,也是出自那位掌管万事、关怀你的神至高的旨意,你心不就感到莫大的安慰吗?「深哉,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他的判断何其难测,他的踪迹何其难寻!因为万有都是本于它、倚靠他、归于他。愿荣耀归于他,直到永远。阿们。」
保罗 「作孩童的时候]
    腓立比书三1~11

    距离地中海东岸不远之处,座落在富庶肥沃平原中的大数城,在保罗的时代,是个商业、宗教、文化的中心,兴盛而繁荣。平原北方耸立著终年积雪的托鲁斯(Taurus)山脉,其溶雪源源供应流经大数城的西德奴斯(Cydnus)河充沛的水量,其「游注入大海,可通航大商船,将东、西方的财富连抵夹岸林立的码头,换购此地盛产的羊毛。牧羊在大数城郊的山坡地是常见的景观。此外,人数城也是从地中海通往中亚、小亚丙亚之弗吕家、迦帕多家之商道的必经之地。

    大约在主后四年,耶稣还是童子,于大数城的犹太人集中地区,有一婴孩诞生了。这孩子长大后,将因他特殊的一生及言论,使大数扬名后世,且给人的宗教信念带来新的动力。在接受割礼时,这孩子获得双重的命名,家人叫他扫罗,在官方和学术上,他的正式名字则是保罗。

    生长于大城市,在这少年的心灵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他的早年生涯与主的成长环境截然不同。主耶稣生长在高地的小村落,远离市尘的繁嚣。他喜爱在山野间布道,也常从大自然引喻取譬。保罗生长在繁华的都市,触目尽是熙攘的街道、热闹的市集,接触的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商贾、学者、游客。在耳濡目染之下,这位少年无形中已被塑造成宽广包容的性格,擅长于从各方面去透视解析人生,也深入了解士农工商、各行各业人士的思想与生活习惯。对他而言,凡涉及人生的事都不陌生也不奇怪。他热爱都市生活的繁复扰嚷,也喜欢从其动态的生趣里撷取人生的比喻。

    他具有纯粹的希伯来血统,「是希伯来人所生的希伯来人。」父母双方的谱系都是纯粹的希伯来人,未曾掺杂任何外邦人的血液。他的父亲必然是个有地位的贵人,否则不可能取得人人羡慕的罗马公民权。虽然他不住在巴勒斯丁,却没有变成希腊化的犹太人,而和住在圣城的希伯来人一样正统。也许他是个十分严厉的父亲,否则他儿子日后不会想到要提醒作父亲的不可惹孩子的气,以免他们丧失了志气。保罗的母亲虽名不见经传,但必然也和撒母耳、施洗约翰、耶稣的母亲一样贤淑慈柔、教子有方。他也许在保罗幼年即过世,否则他不会对鲁孚的母亲那么敬爱,称他为自己的母亲(罗十六13)。

    在家中他们常用的语言可能是希伯来语,否则保罗不会对希伯来文圣经那么熟悉,常常引经据典,多方阐释。在往大马色的路上,主耶稣也是用希伯来语对他说话。后来在耶路撒冷营楼的台阶上,保罗也是用希伯来话向群众作见证。对他而言,耶路撒冷比雅典或罗马更美丽;亚伯拉罕、大卫、以赛亚比「伊里亚德」里的英雄更伟大崇高。想到自己属于披拣选的族裔,是神头生的儿子,承继长子的名分、荣耀、永约的应许、服事神的特权、律法的权限,他的脉膊就兴奋地悸动。不管别人在他眼前夸示多高贵的出身与财富,他都觉得自己的祖先更高贵,自己的血统更纯正。从他那一支派,曾产生以色列的第一位君主,而自己的小名就是根据扫罗王命名的。

    保罗的早年教育是非常宗教化的。「我是法利赛人,也是法利赛人的子孙。」今天在我们看来,「法利赛」等于是骄傲和假冒伪善的同义词;但是在那个时代,法利赛人代表某些犹太人的高贵传统,是冷漠逆流的中流砥柱。例如:撒都该人的怀疑论调,既不相信灵的存在,也不信看不见的灵界;法利赛人则坚守死人复活、来生的信仰。从罗马吹袭来的堕落靡烂的道德风气,亦弥漫耶路撒冷;而法利赛人则始终坚持清高的理想及圣洁的生活。他们随身携带的经匣,至少证明他们对圣经的虔信;按时呈上的什一奉献,则代表他们对律法的顺从;他们的祷告也许有卖弄夸示上嫌,但亦足以显示他们里面的信心。

    保罗的父亲就是个典型的法利赛人,他的家规充满强烈、严苛的宗教色彩,而少年时的保罗所吸收的也是这些传统的思想,其生活言行均恪守法利赛人的仪节。他很庆幸自己从小就习练这些宗教的繁文缛节,「第八天受割礼」。从小就与,神的约有分,不像其他改信者到了成年才皈依犹太教。

    他的外在生活严谨。就律法的义而言,他的生活言行是无可指摘的。他自认未曾违反任何道德津或仪节。虽然犹太的律法师在摩西的律法上大作文章,附加许多微未的枝节,衍生了各种诡辩曲解,但保罗总极其严谨地策励自己去钻研遵守。他认为踏进外邦人的门槛是耻辱的罪;离开市集或街坊,必立刻洗手,以免沾染未受割礼者的污秽。遵照教导,他每周禁食两次,恪守什一奉献的规定,严守安息日及其他节期的仪式。有一度他曾公然表示:「弟兄们,我在神面前行事为人,都是凭著良心,直到今天。」

    这位年轻激进的法利赛人,一心一意要跻身圣徒的地位。他从小就立志要赢得神的恩宠。而从宗教领袖那里他得知:要达到这目标,惟一的途径就是遵从拉比的教训。他决心要攀登险峻的高地,上达荒无人迹的巅峰。也许从一开始他就遭到挫败,「我真是苦啊!」的哀叹,可能早在他成为基督徒之前就已回响在他心中。虽然表而上,他的言行是为人景仰钦佩的楷模,他的心灵却常在挫折交战中碎裂损伤。他知道何为美善,却常常反其道而行;他痛恨自己的动机不单纯、意志太薄弱。他在自己身上看到别的眼睛未能察觉的缺陷;他渴望拥有能力活出绝对圣洁的一天。据拉比说,只要有任何一位以色列人能作到这点,就能使弥赛亚立刻降世。

    保罗天生就是古道热肠、赤胆忠诚。在米利都为以弗所教会流泪,最后一次上耶路撒冷伤心欲绝、在书信中感人肺腑的恳求、对朋友的热诚、深情一一一这些都不是成年后锤练出来的修养,而是从小就已存在的真情至性。他对仁爱慈善的心极端敏感;从他对朋友的念念不忘,却对父母兄姊的绝口不提,可见在他作某督徒之后,可能曾遭家人多么绝情的逼迫,甚至断绝亲情手足关系。「我为它已经丢弃万事]一一一在这话后面隐藏何等沉痛的苦衷啊。

    激动他去迫害教会的狂热,很早就在他心中发动了。他曾当众声明说:「我原是犹太人,生在基利家的大数……按著我们祖宗严紧的律法受教,热心事奉神。」事实上,他是比同年龄的犹太人更热心追求,为祖宗遗下的传统人发热心。他对真理的态度绝非不冷不热,或只作表面工夫,把它当修心养性的必要教育,而是投入最深、最炽烈的感情,矢志追寻的。

    「我为你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这句话亦适用于保罗。也许在下意识里,他希望藉著大发热心来弥补自身的缺欠,博得神的喜悦。

    他从小也许就已熟记申命记第六章第四至九节,及诗篇第一百一十三篇到第一百一十八篇。他的童年大概是这么度过:五岁开始研读圣经;六岁被送到附近拉比所办的学校;十岁开始接受口诵律法的训练;十三岁接受坚信礼,成为律法之子。虽然希腊哲学当时亦盛行于大数,但保罗可能禁止自己去涉猎,因为当时的犹太人即使亡国,离散异邦,对外邦异教的社会文化始终采取毫不妥协的规避态度。到了十五、六岁,他就被送到耶路撒冷,受更高深的教育,以备将来能成为有学问的拉比。显然这是出于父亲的野心一手安排的。对这位少年而言,这也并不为难,因为他有一位出阁的姊姊住在耶路撒冷,他在迦玛列门下受教期间,可借宿姊姊家。他后来自叙道:「我生在基利家的大数,长在这城里,在迦玛列们下,按著我们祖宗严紧的律法受教。」

    在此不容遗漏的是,在保罗接受严格宗教教育的同时,他也学了一技之长。犹太人有一句古谚:「不教儿子谋生的技能,等于教他作贼。」每个犹太人都须学一样职业,通常是和父亲一样的。保罗的家族也许一直从事织黑山羊毛粗布的行业,这种布就是有名的基利家布,质料坚韧耐用,适合作匠人的工作服或帐棚。这门手艺的酬劳微薄,就保罗的情形而言,却极适合浪迹天涯的生活方式,工具简单,制作过程亦不复杂,到任何地方都可顺手拈来。

    五十年后囚禁在罗马监狱的保罗,有许多安静的时间回忆过往,重估以前认为有利的事情。在他数算早年所珍视的宝贝时,他一一重新标上批注——有损,均是渣滓。「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

    拥有高贵的门第,敬虔的祖先,身为亚伯拉罕的后裔,继承有福的应许,并非等闲之特权,可是保罗却视为有损的。

    多年藉著绝对的顺从权威,及小心翼翼所建立的清高声望、美名令誉,并非人人可企及的,可是保罗却视为有损的。

    以前在他体内悸动、不曾因怠情、因循苟且而冷淡的奔腾热血,热心事奉神的宗教情操,是何等难能可贵,如今保罗却认为有损。

    他的语气是沉著审慎的。年轻人也许浮躁轻狂,但说这话的人却不再年轻,其眉宇闲流露智慧的神采,心胸积累丰富多样的人生经验。他虽沦为阶下囚,却有许多时间静思;有许多机会可衡量比较今昔;过去的困厄与当今的遭遇两相对照,显得微不足道;回忆总是美好的,可是保罗却二度提到他年轻时引以为做的成就、利益,如今均显得毫无价值。

    提起栽培他的那些宗教仪文及传统,他的口气并不含丝毫的不敬。从小,犹太教是惟一滋养其宗教本能、为他诠释有关神的一切之媒介。如今他视为不够完全的信仰,至少曾是他往上爬升的进身阶。他不敢忘却神是圣殿的建筑师,他的灵魂曾在教会裒找到荫庇和皈依;神的声音亦回响在先知的豫言中,他的旨意获得成全。有思想的人绝不贬抑他的启蒙师,或轻视他的入们书。这些都为他日后的学习奠立坚实的基础。但即使对这些人们小学心存敬意,他仍不得不慨叹这些先前以为有益的,其实都是有损的。

    他下此判语的根据可能有两个来源。一方面,他发现犹太教的献祭,藉著一再重复的仪式,固然可使人记得己罪,却无法将之泯除涤净;他发现这些外的仪式,不管怎么一丝不苟地遵行,仍然不能清洁人的良心;他也发现在犹太教里,没有拯救的能力,或更新坚固灵魂的活泉。就另一方面而言,他却找到更佳美的东西。

    就像年轻的艺术家,带著凌云壮志离开家园,在亲友邻人的羡慕眼光中昂首阔步地奔向锦绣前程。乡人均视他为禀赋非凡的才俊,他自己也自视甚高,豫估自己在夺标的竞赛中是个成功的竞争者。他怀著满腔抱负远赴巴黎、米兰、罗马,但月复一月,他的自信心渐渐受到挫伤。在名家们下习艺多年,回到家乡,展开以前习作的成品,却厌恶地立刻合上。这那算得上是艺术品呢?先前以为是杰作,如今在经过一番阅历,重新再评估,却显得多麽幼稚粗陋。

    保罗遇见耶稣后的价值观也有截然的改变。在属天异象的荣光照耀下,万事都显得苍白。获得耶稣基督这至宝,以前吸引他的功名都变得无谓。与基督所成就之功相较下,他个人的努力完全徒然。如今他能摆脱属律法的自义,靠著对基督的信,得以在神面前称义,是何等大的释放。以前他一直试图靠克己自制、发奋图强来达到神那无限圣洁的标准,却屡屡挫败;如今放下个人的挣扎,只单纯信靠基督,却得著基督藉顺服以至于死所成就的义。在承认自己无法行出所愿意的善,让老我与基督同死之后,他体尝到主复活的大能。他渴盼一天天更像基督一一一满心感谢地放弃自己的努力,并视先前的利益为渣滓,为要赢得基督,及他所成就的一切恩惠。

    昏昧的灵魂忽然惊醒,发现自己在最重要的事上居然犯了这么大的错误,险些就错失了人生最深的意义;以前自定的修身之法,辛苦锤练的性格架构,如今却发现全然是草木禾秕;多年来经营建造的工程,到头来却发现根基不稳,每块砖石都必须拆毁一一一这是何等可怕的经验,足以让一个正值盛年的人瘫痪倒地,三天三夜头昏目眩、目瞪口呆。如果到了晚年才大彻大悟,就将懊悔莫及;万一到了离世以后才发觉真象,那就绝望可悲、万劫不复了。

    要知道自己是对或错,只有一种试验方法,就是我们对耶稣基督的态度。如果我们的属灵生活只是在主的外围兜圈子一一即使是钻研基督教教义、为主服事、或专注圣洁生活的原则—一终究会让我们失望落空。相反的,主若是阿拉法,又是俄梅戛;小管我们的信心如何轻弱,只要肯仰望他;认真追求认识主复活的大能、愿意与主一同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