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西比乌教会史
作者:尤西比乌
未分卷
编者的话 该撒利亚的优西比乌 生平简志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未分卷 编者的话
    编者的话——

    一个关心教会的基督徒,必会留意教会历史的进展。而在整个教会历史发展的轨迹中,初期教会时期扮演了相当关键的角色,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有心认识初期教会历史者,除了应当研读近代史学家的着作外,也不该放过许多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其中,该撒利亚的优西比乌(EusebiusofCeasarea)所着之《教会史》(EcclesiasticalHistory)就是最为人所熟知的原始史料之一。该书是该撒利亚主教优西比乌(260-341A.D)所流传下来最重要的一部作品,同时也是初期教父着作中最有价值的作品之一。它所记载的史实,涵括第一世纪直到康士坦丁(SConstantine)成为罗马帝国唯一统治者为止。作者优西比乌依照事件发生的时间顺序,将该书编为十卷。

    就其内容来说,前言论及作者对事件所作神学价值的判断,以及他对基督徒信仰的辩护证实,其主要目的是要藉着阐明基督的身位、职份及超绝的性情,呈现基督教古典、尊贵与高超的风貌。此外,优西比乌也藉着旧约圣经的观点与经文对比,使读者充分了解,基督的人位和信息,早已是亘古以来人们信仰和盼望的对象。接着,本书概要叙述了初期教会的信仰,说明了福音无法迅速广传的困难,以及新约时代迟来的原因,然后就进入该书的主题-教会历史。

    卷一说到一个关键性的史实-主耶稣的出生。优西比乌引用当时权威人士的资料,辅以路加福音中的叙述,详细回答了关于耶稣降生时间的问题。他也参照当时犹太人中的情形,证明耶稣的降生符合旧约的豫言。并且,对于马太和路加福音中看似彼此不合的耶稣家谱,优西比乌也题供了合理的解释。为了解释耶稣的职事和神旨意的安排,在主受试探并受死时相关的重要人物,优西比乌都有清楚的交待。本卷最后几章,主要是说到施浸约翰与耶稣基督的关系,结尾是一段优西比乌译自Odessa史记中一封写给基督的信。

    卷二始于司提反及雅各的殉道,同时优西比乌也告诉我们,耶路撒冷教会在雅各任长老时的各种情形。至于在Edessa所兴起的叙利亚教会(SyrianChurch),优西比乌认为与多马所差遣的Thaddeus密不可分。当时在耶路撒冷的逼迫驱散了门徒,然而神的旨意超越了这场逼迫的灾难,使这场灾难成就了更美的事,就是福音的真理藉着门徒的四散得以广传。在那次逼迫以前,使徒们的行踪仅止于犹太人中间,之后就迈入扩展和普及的时期。信徒们造访了腓尼基(Phoenicia)、居比路(Cyprus)、安提阿(Antioch),甚至古实(即衣索匹亚Ethiopia)也接受了基督的信息。但是当时使徒们还没有完全豫备妥当,要在外邦人中建立教会。直到彼得看见异象,扫罗悔改,才消除了所有的怀疑。在提庇留(Tiberius)的统治下曾有一段太平时期,有助于福音扩展的工作。众教会在各处兴起,在安提阿的希利尼人,首先被外邦人称为『基督徒』,他们也成为外邦教会的先驱。但是优西比乌仍然强调,在巴勒斯坦(Palestine)和叙利亚(Syria)的众教会,是所有外邦教会的起源。当时,着名的犹太哲学家斐罗(Philo)活跃于提庇留和Caligula的统治期间,号称善于阐释奥秘的哲理。优西比乌也指出,在Caligula时期,犹太人中蕴酿已久的风暴爆发出来,以致于在Vespasian时期,犹太人的城邑和圣殿都惨遭毁灭。斐罗因此曾为犹太人之故出使罗马。

    之后,优西比乌又回头说到在主受死时主要相关人物如彼拉多、希律等人的光景,并特别详述他们的死因。路加所言骗子丢大(Theudas)的记载,经由犹太史学家约瑟夫(Josephus)的着作得到佐证;从优西比乌当时碑文上摘录下来的文字,和其他福音书作者的记录,也证明丢大事件。虽然福音在罗马城中传开,但行邪术的西门(SimonMagnus)却成了当时最显着的福音对头,他也成为当时异端和不法者的领袖。优西比乌于是彷效教父殉道者游斯丁(JustinMartyr)、爱任纽(Irenaeus)、革利免(Clement)、帕皮亚斯(Papias)等人的先例,照着以往的传统看法,说明彼得如何成功的敌挡了西门。之后优西比乌又说到马可福音如何是在使徒的权威下编辑而成,他也将埃及众教会的建立归功于马可。优西比乌在述及犹太人当时的光景、在革老丢(Claudius)和尼罗(Nero)时期的叛乱和苦难、在腓力斯(Felix)统治下埃及的暴动时,都引用了斐罗的着作。可见犹太史学家斐罗的着作,深深影响优西比乌的历史观。

    此外,优西比乌也根据保罗的着作,追溯保罗造访各地行程的历史,并以此推断他可能的离世之时。接着,他也清楚解释了耶路撒冷长老雅各的死。雅各所写的书信,被后来的基督教列为七封大公书信(SevenCatholicEpistles)之一。优西比乌也参考了活跃于那些事件之后的Caius及DionysiusofCorinth的着作,说明彼得、保罗如何殉道。最后,卷二结束于耶路撒冷被毁以前,犹太人中间所蔓延的灾难。总括来说,卷二实际涵括的年代,约在基督升天之后的三、四十年间。

    卷三起始的几段,主要是介绍使徒传扬福音所及之区域。作者照着正典(canon)的权威性,依序回顾使徒们的书信,也顺带记录与使徒们一同劳苦之人的生平行谊。接着作者又重新回顾犹太人中所发生的事件,详细记录耶路撒冷如何毁于提多(Titus)手下,与主所说的豫言对照相比,并参照犹太史学家约瑟夫的说法。不仅如此,优西比乌也趁机回顾了约瑟夫其他重要作品、旧约圣经的正典、以及于Vespasian、提多和多米田(Domitian)时期在耶路撒冷、罗马、亚历山卓教会众长老的历史。约在此时,哥林多教会发生纠纷,并且外有多米田的逼迫。优西比乌指出,多米田的逼迫促成启示录的成书,因此优西比乌开始述说使徒约翰的历史、约翰从拔摩海岛的返回,以及以格那提(Ignatius)在安提阿教会担任监督的情形。优西比乌也题到,当时藉着约翰的劳苦,许多少年人都被恢复回到教会中。革利免和爱任纽的着作中,也记载了约翰这件事迹。

    接着,Eusebius根据约翰的着作,论到福音书的次序和作者。他不但解释了福音书中许多看似彼此不合的问题,更定夺了早在初期教会就被广为接受的新约正典。在初期教父中,他首先将流传于基督徒中的书信分为:众所公认的书信(acknowledged)、尚有争议的书信(disputed)、以及伪冒可疑的书信(spurious)三大类。这是教会历史和神学史上划时代的一举。

    卷三介绍初期教会异端的来源。事实上,优西比乌所说的异端如Menander、以便尼派(Ebionites)、塞林则派(Cerinthus)和Nicolaitans,都早已在爱任纽、殉道者游斯丁、革利免和Caius的文章中,被严厉批判过。优西比乌提到有些异端者指控某些使徒,他也由此指出,当时某些地方的使徒职分已经逐渐凋零。在Trajan的统治之下,逼迫再起,这引起了地方官Pliny的上奏以及Trajan的答覆。在罗马,Euarestu继革利免之后任长老,而在耶路撒冷的Justus继Simeon之后任长老,Simeon得年一百二十。爱任纽和玻旅甲(Polycarp)的文章,使以革那提的书信和他的殉道壮举广为人知。优西比乌在卷三末了记载了一些具有特殊神奇恩赐的人,之后便将他的《教会史》引进二世纪的前三十年。

    卷四告诉我们二世纪初在罗马和亚历山卓教会中的一些情形,以及这两处教会在众教会中逐渐升高的影响力。基督徒信仰不断成长扩张,但同时犹太人的遭遇却愈发悲惨。在Trajan统治第十八年时,犹太人的一次叛乱带给他们不小的灾难。Trajan的后继者Adrian统治期间,反对基督信仰的人发起迫害行动,优西比乌记载了耶路撒冷被毁以前众监督的情形、犹太人如何被逐出耶路撒冷、并耶路撒冷如何被罗马人更名为Aelia,藉此读者能明白犹太人中间产生的巨大变化。他也告诉我们当时一些灵智派(Gnosticism)的异端如何猖獗,以及智慧派之父Carpoerates如何将灵智派披上另一种新的风貌。优西比乌也记载,殉道者游斯丁在他的着作对付了智慧派马吉安(Marcion),爱任纽如何记载坡旅甲的殉道。另外,卷四还题到基督教和犹太教中各种派别的名称、次经(Apocraphy)地位的判定、以及次经如何被排除在正典之外。这也是经文鉴别学上的重要里程碑。

    接下来,优西比乌介绍了教父DionysiusofCorinth的特质及其作品。他认为,由Dionysius些许尚存的作品片段看来,Dionysius作品的失传是教会历史上的一大损失。优西比乌指出,Dionysius着作中正面的影响力、对他人着作精辟的评论、为了造就教会的深厚用心、对基督徒严格标准所展现的宽大心胸,的确使他够资格倍受尊崇。优西比乌也引用撒狄(Sardis)教会监督Melito《致欧尼西母书》中,旧约正典的宝贵记录。然后,优西比乌题到殉道者游斯丁的门徒他提安(Tatian)。虽然爱任纽曾指控他提安犯了某些错误,但优西比乌所重视的,却是他提安最重要作品-《福音书合观》(Diatessaron)。本卷最后结束于约主后一七○年,涵括第二世纪中的五十年。

    卷五告诉我们在Verus时代的逼迫。在当时,高卢的两个大城Lyons和Vienna都因殉道者而闻名。优西比乌列举许多出对基督忠信和坚忍不拔的事迹,包括看见鼓舞的异象、灰心后退者因着默想殉道者而得力恢复、基督徒合一祷告的功效等。另外,根据爱任纽的说法,我们得知当时罗马主教是如何继承。爱任纽搜集了信徒所经历的许多神迹奇事,也题到旧约的正典,特别是七十士译本。他还指出,耶路撒冷教会由外邦人担任主教的原因,是因犹太人被逐出Aelia城(从前的耶路撒冷)的结果。当时,马吉安和Phrygian异端已经造成教会的分裂,北非也出现了孟他奴主义者(Montanists)。约在此时,逾越节的问题引发严重的冲突,西方的Victor竟企图将东方教会革除。卷五的结尾,是记载撒摩撒他的保罗(PaulofSamosata),如何在第三世纪初Severus的统治下,犯了严重的错谬行为。

    卷六开始于Severus统治下的迫害,其内容主要是记载俄利根(Origen)的生活与工作。这些资料大多来自俄立根的老师革利免。除此以外,优西比乌也亲自查考了Aelia图书馆中的史料。优西比乌指出,俄立根对圣经经文的评析,亚历山卓、该撒利亚、耶路撒冷主教对他的尊崇,都显出他所获得的非凡评价。本卷结束于诺瓦天(Novatian)事件。当时为了消弭这场叛乱,众教会还召开了一场会议。为了愈合裂痕,居普良(Cyprian)曾执笔着书。亚历山卓的Dionysius也致书诺瓦天,极力主张和平并促成修好。整个卷六所涵括的年代,约是第三世纪的前半。

    卷七一面继续摘录DionysiusofCorinth的作品,一面述说在Decius统治下的逼迫。当时,异端者是否可以在悔改后重新受浸的问题,开始浮上台面。东方教会在实行重受浸的事上,独立于西方教会之外行事。罗马教会的Stephen因此不再与他们有交通,于是居普良写信给Stephen,说明他的立场。约在同一时期,错谬的撒伯流主义兴起,而因诺瓦天所造成的分裂,也达到高峰。

    优西比乌引用DionysiusofCorinth的文章,详述Valorian统治下的迫害。当时在巴勒斯坦地的迫害虽不甚惨烈,但在该撒利亚地区仍不乏有受害者。在这段期间,耶路撒冷教会受到极高的尊崇。同时,Dionysius建立了复活节的正统地位。在埃及,教会因着启示录的解经产生了争论,甚至引起分裂,Dionysius因此题出许多对启示录解经的批判。优西比乌又提到,此时混杂东方哲学弯曲思想的摩尼教(Manes)异端,却出现在教会中。这卷书涵盖约有半世纪之久,直到主后三○五年。

    卷八陈明发生于第一至第三世纪最厉害的逼迫,期间许多教会都受到亏损。在埃及、叙利亚和弗吕家的信徒,纷纷以殉道证实他们的信仰。优西比乌指出,在逼迫者当中,Nicomedia以其向基督徒的残暴为名,Maxentius及Maximian被称为基督徒最大的敌人。这段期间,各处充满暴力,甚至逼迫者彼此之间也以暴力相向。卷八的附录即是一部歌颂殉道者的书。

    卷九中记载了敌对基督徒的各类诏谕,以及公开攻击基督徒的举动。但本卷也指出在罗马帝国中蔓延的灾难,以及Maximian、Maxentius和Maximus的死亡。

    到了卷十,情势戏剧性的逆转,基督教取得合法的地位。优西比乌以基督徒获颁特权的公开诏谕、以及对于情势反转的详细记录,为他整本《教会史》,写下最欢乐的总结。

    优西比乌的《教会史》之所以珍贵无比,不仅是因为这部作品是五世纪以前唯一一部完整的教会历史;更在于它在其中引用了许多至今已经失传的其他教父着作,使许多知名初期教父的文字,藉着该书得以保存下来,提供后世信徒宝贵的见证。然而读者也不得不留意,这部历史当中尚有不少为人垢病、偏离圣经真理的看法。因此,为维护信仰之纯正,为这部作品附加合乎圣经的评注与解释,实属必须。近几世纪以来,此部历史已被译为多种英文版本;这些译本连同各类评注,也一直通行于西方世界中,为西方信徒所熟知。惟在华文神学界,却一直无完整之中译本及中文评注,可供华语信徒查询研读,实为华文神学界一大缺憾与损失。为此,本编辑群将本着忠于真理,挖掘真相的精神,将这部教会历史上的重要着作,逐卷以流畅华文呈现给所有喜爱教会历史的华文读者,同时也将针对此部历史中所提及的事件与记载,提供必要的神学与历史评注,裨使读者能在正确的信仰上得着加强。愿主祝福这分工作。

    主要参考资料

    Cruse,C.F.Eusebius-EcclesiasticalHistory,Peabody:Hendrickson,1998,xxiii-xxx.

    Mcgiffert,A.C."TheChurchHistoryofEusebius"inNPNF,editedbyP.ShcaffandH.Wace.,Series2,Vol.I.,GrandRapids:Eerdmans,1952.
未分卷 该撒利亚的优西比乌 生平简志
    作者-该撒利亚的优西比乌

    (EusebiusofCaesarea)

    生平简志——

    在众多知名初期教父中,该撒利亚的优西比是少数集护教家、神学家、历史家、作家及教会监督为一身者。虽然其确实的出生时、地已无法考证,但咸认他是于主后二六○年之后生在巴勒斯坦地。他不懂拉丁文,仅熟谙叙利亚文及希腊文,幼年时在该撒利亚接受信仰教育,并在该地受浸。依据现有史料,我们无法得知他的出身背景,但由他与罗马皇帝康士坦丁(Constantine)及康士坦丁的妹妹Constantia的良好关系来推测,他很可能出身上流社会。此外,照着他着作中流露的深厚学养来看,他应该在年轻时就在属世哲学-尤其是柏拉图主义(Platonism)及圣经教义上,受过广泛且严格的训练。

    他的挚友、也是他启蒙恩师的Pamphilus,对他的神学思想及学术风格,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Pamphilus曾在该撒利亚作过长老,他广搜各类典籍,穷一生之力设立了一个藏书丰富的图书馆,致立于圣经经文的抄写并撰写各类着作。他忠于信仰,至终也为主殉道。优西比乌曾在Pamphilus家中受教,自认受益于Pamphilus良多,因此他也以自称Pamphilus的优西比乌(EusebiusofPamphilus)为荣。Pamphilus极其仰慕教父俄利根(Origen),优西比乌也因此大力拥护俄利根及其神学思想。

    优西比乌在该撒利亚作过长老,当戴克理先(Diocletian)与康士坦丁在主后二九六年同行征讨埃及路过该地时,优西比乌已经见过康士坦丁,并有相当程度的熟识。在主后三○三年戴克理先开始极力逼迫基督徒以前,优西比乌大多在Pamphilus的图书馆中,于Pamphilus指导下研读各类经书。因着当时环境的影响及Pamphilus的潜移默化,优西比乌强烈的护教个性逐渐成形。同时,因着他的恩师高举俄利根,使优西比乌也成为俄利根及其思想的支持者。优西比乌虽曾饱读在他以前众教父的着作,坚守前人流传下来的基要信仰。不过,俄利根生性的豪放不羁及其思想的大胆作风,多少动摇了优西比乌的信仰传统。因此有些优西比乌的信仰判断,便显露出折衷主义的特质和不可避免的偏差。

    戴克理先的逼迫,使巴勒斯坦地许多基督徒为主殉道,优西比乌照他所见的一切,详尽的将殉道者的事迹,记录于《巴勒斯坦殉道者》(MartyrsofPalestine)一书中。到了逼迫的第三年,他的同窗Apphianus在省长Arbanus献祭给偶像时,突然上前奋力阻挡,结果被捕殉道。优西比乌对此英勇行径极为仰慕,甚至也企图效法。到了逼迫第五年,他的恩师Pamphilus被捕入狱,两年后殉道。Pamphilus在狱中时,优西比乌常入狱探访随侍,两人也协力完成五册《为俄利根辩护》(ApologyforOrigen),极力为俄利根的思想辩白。随后,Pamphilus的弟子一一入狱殉道,惟独优西比乌得以幸免。他能自由出入牢狱探望恩师,又能免于逼迫,应非因他在信仰上的妥协或变节;而是凭靠他上流社会的优势身世,以及与掌权人士的良好关系。在大规模的逼迫结束之后,约在主后三一一至三一八年之间,优西比乌开始任巴勒斯坦地该撒利亚的监督,直到三四○年左右他离世为止。

    主后三一八年,当亚历山大(Alexander)任北非亚历山卓城(Alexandra)监督时,亚流(Arius)事件爆发。亚历山卓城的长老亚流,师承安提阿哲士Lucian,宣称基督并非在永远里与父共存的子,乃是在时间中由神所造的受造物。此一说法导致亚历山卓监督亚历山大与长老亚流之间的严重冲突。双方都致书各处教会和知名人士,寻求支持与奥援。优西比乌身为亚流好友,曾在冲突中致书亚历山大,盼能平息纷争,不过却因此被贴上标签,被控以亚流派。不过,从他在尼西亚大会(CouncilofNicaea)之后郑重签署并遵守尼西亚信经(NiceneCreed),以及他着作中的观点看来,优西比乌确有同情亚流之举,但他的信仰应与亚流主义毫无瓜葛。

    在由罗马皇帝康士坦丁召集的尼西亚大会中,优西比乌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他的座位就在康士坦丁的宝座旁,并于会议开始时宣读祝辞。)但在大会中,优西比乌没有站在对立的两造-亚流与亚他那修(Athenasius)-之间的任何一边。他既不接受亚流学说的精神,也无法同意用圣经中所没有、却为罗马皇帝所认同的『同质』(homoousia)一字,来形容父与子之间的一。不过,他寻求避免基督徒分裂的用心,却是不可否认的。

    尼西亚会议并没有解决亚流引起的争端,也没有弭平安提阿学派和亚历山卓学派间的冲突。优西比乌因着同情亚流,又因质疑亚他那修与撒伯流(Sabellius)同路,而在主后三二五年至三三○年间,受到安提阿监督Eustathius的指责。优西比乌戮力为自己信仰的正统辩白,主动指明Eustathius形态论的倾向,也担心『同质』(homoousia)一字有形态论的嫌疑。正因为如此,他与尼西亚会议的要角亚他那修彼此不合。不过,优西比乌仍然持守尼西亚信经,直到亚流至终在康士坦丁面前承认错误,愿意改变看法,接受尼西亚信经的信条后,优西比乌才于三三五年正式恢复与亚流公开的交通。

    优西比乌的好友康士坦丁死于主后三三六年五月。优西比乌以深厚的感情及尊崇的态度,为他的皇帝朋友写了一篇名为《康士坦丁志》(LifeofConstantine)的长篇传记。不久,这位承继前人传统、一生见证基督教否极泰来的年老监督优西比乌,也于主后三四○年左右,平静的行完他将近八十载的一生。

    主要参考资料

    Frend,W.H.C.TheRiseofChristianity,Philadelphia:FortressPress,1985,pp.384-

    385,477-479,498-499,502-505

    Mcgiffert,A.C."TheChurchHistoryofEusebius"inNPNF,editedbyP.ShcaffandH.Wace.,Series2,Vol.I.,GrandRapids:Eerdmans,1952,pp.1-56

    Schaff,P.HistoryoftheChristianChurch,GrandRapids:Eerdmans,1981,Vol.III,pp.626-628,871-879
未分卷 卷一
    卷一

    目录——

    第一章本书的目的

    第二章概览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先存性(Pre-existence)与神性(Divinity)

    第三章耶稣基督的名早已为人所知,并为受感之先知所尊崇

    第四章基督向万邦宣报的信仰,并非新近或奇异的

    第五章我们救主显现于人的时候

    第六章我们主来临的时候与预言一致,那些照着规律世袭,统治犹太国的统治者停止他们的政权,而希律成为第一个外邦统治者

    第七章关于传言福音书中基督家谱中有矛盾一事

    第八章希律残杀婴孩并他的悲惨结局

    第九章彼拉多的时期

    第十章在基督传道时的犹太大祭司

    第十一章关于施浸者约翰还有基督的见证

    第十二章我们主的门徒

    第十三章关于Edessa王子的故事

    第一章本书的目的——

    1

    我(优西比乌)写作此书的目的,是要记述圣使徒们的传承,以及自我们救主以来的各个时期;好依序说明教会历史中许多重大的事件,介绍在各知名地方领导管理教会的个别人物,以及在各时代中宣扬神话语的人—无论他们是否曾经留下任何作品。

    2

    然而,有些人被寻求新奇事物的欲望所鼓动,直闯重大的错谬,宣称自己是不实道理[1]的发起者,像贪食的狼一般,无情的攻击基督的群羊[2]。因此,我也将叙述那些人的姓名、特质及他们身处的时期。

    3

    此外,我也会描述那些袭卷整个犹太社会的灾祸,这些灾难肇因于犹太人谋害了我们的救主。神的话遭遇列国多方的敌挡,除了许多坚毅的殉道者,还有不少知名的人,在这段血泪史中坚持护卫神的话。最重要的是,我要显明我们救主的恩慈和良善的同在。这些都是本书的主题。而我将追本溯源,回头说到我们的主与救主『神之基督』的时代[3],是如何被引进的。

    4

    为着我的作品,我要请求智者们的宽容。因我深知要将本书完美、无可指责的呈现出来,实为远超我能力所及之事。我也坦承,因我们是率先进入这主题的人,并且正在尝试一条前人未曾走过的路[4]。故我们以向神的祷告为我们的引导,相信我们将得着基督的能力为帮助。我们几乎无法发掘出先贤的微迹;若是可能,也只能根据当时以各种方式流传下来的片段记录。这些人在我们以先,扬声呼喊,如远方的火炬,居高临下发出声音,劝勉我们当行在何处,又以确信和平安指引我们的方向。总之,我们认为这个主题是有益处的,我们要藉着历史的记录,扎实的陈明这个主题。

    5

    为此,我们收集了我们认为极为重要却四散各处的资料,去芜存菁,选取古代作者适当的作品节录,尽力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作一次历史性的叙述。在进行这项工作时,我们深感高兴,因为我们能发掘出那些知名使徒在众教会中的承继。在当时的众教会中,有的教会至今仍享有盛名。

    6

    对我而言,这项工作极其重要,因我还未发现任何撰写教会历史的人,曾经付出努力呈现一部完整的教会历史。另一方面,我认定这项着作极其必要,是因我相信这部作品对那些渴慕教会历史的人,必定是有用的。

    7

    我确实已将一些事件,照着年代时序编成一份概要[5]。但在本书中,我要提出更完整的叙述。

    8

    如上所述,我的论文乃是开始于我们救主基督的时代[6],这时代的优越与超绝胜过所有人所能想像,这时代也始于有关祂神性的教训。

    9

    的确,无论谁要留给后世一部详尽的教会史,都应该追本溯源,回到基督的时代,正如我们『基督徒』也是得名于『基督』一样。这个时代,远比许多人所以为的更为神圣——

    [1]提前五20

    [2]参行传二十29~30

    [3]在新约圣经中,此字原文为oikonomia。这字原意家庭律法;含分配意,(字尾与约十9的草场同源,含分配草场给羊群意,)指家庭管理,家庭行政,家政,引伸为行政(分配)的安排(dispensation),计画(plan)或经纶(economy),所以也是家庭经营。自新约起,使徒保罗即多次使用这字,说到神为着完成祂永远定旨而有的『经纶』。神在信仰里的经纶,乃是神的家庭经营,神的家庭行政,(参弗一10注2,三9,)就是要在基督里将祂自己分赐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使祂得着一个家彰显祂自己,这家就是召会,(三15,)基督的身体。为着神永远的经纶,神安排了许多『时代』(dispensations)。基督的降生,乃是恩典时代的开始。本部教会史的记载,如Eusebius所说,乃是开始于基督的时代。

    [4]优西比乌的《教会史》之所以珍贵无比,不仅是因为这部作品是五世纪以前唯一一部完整的教会历史;更在于它在其中引用了许多至今已经失传的其他教父着作,使许多知名初期教父的思想,藉着该书得以保存下来,提供后世信徒宝贵的见证。

    [5]指Eusebius另一部着作Chronicles

    [6]希腊文oikonomia

    第二章概览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先存性(Pre-existence)与神性(Divinity)——

    1

    基督在其存在的性质上是双重的—一是作为身体的头,指明祂的神性;另一方面可以比作身体的脚,为着我们救恩的缘故,取了与我们相同的软弱天性[7]。所以惟有我们着手题到祂历史中最主要和最重要的这两方面,以下的内容才可能是完整又完美的。藉此,基督徒这名称的悠久与尊贵,才会达于那些以为基督徒是晚近才有、出于异邦产物的人,并达于那些认为基督徒是前所未闻之新兴宗教的人[8]。

    2

    有一种语言足以表达基督的来源、尊贵,何况是祂的真实与本性。甚至圣灵也曾豫言说,『谁知道祂的世代?』[9]

    3

    除了父以外,有谁完全了解创世以前就已存在的光。祂是知识和本质的智慧,是那在创世以前,在一切可见、不可见之物受造以先,就与父同在的活道,是神首先且惟一的后裔,是天上属灵不朽物的元首,是大能者的使者,是执行父隐密旨意的代表,是与父一同创造万物的那一位,是全宇宙中仅次于父的第二因[10],是父神真实、独生的子,是一切受造之物的主、神和王。祂自有能力、管治权和神性,又从父领受能力与尊荣。这是显而易见的,多处深奥的经文都如此说到祂的神性:『太初有话,话与神同在,话就是神。…万物是藉着祂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祂造的。』[11]

    4

    4众先知中最早的那位摩西也曾教导我们,他在圣灵的感动下记述了万物的创造及安排;也告知我们,这个宇宙的创造者,在创造一切次等生命时,惟独应允基督和祂神圣首生的道。并在祂造人之时,与基督是一。因此摩西说,『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12]

    5

    这种说法也为先知中的另一位证实,他在诗中讲论到神,并宣告说:『因为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13]他也说到父是万有的统治者,用祂主宰的权柄发令。但他还说,次于祂的是那神圣的道。这道正是传与我们的那位,祂正执行父的命令。

    6

    自从人被造以来,所有被称为具有优越公义及虔诚信仰者,如摩西这位着名的神仆,如亚伯拉罕及其后裔,如后来出现的义人先知,都用他们单纯的心眼深深思虑,认识子神并给予神子当得的敬拜。

    7

    子并无轻忽对父的敬拜,祂乃是被指派来教导我们,使我们认识父。当时主神向亚伯拉罕显现为一寻常人,而亚伯拉罕正坐在幔利橡树下。虽然亚伯拉罕所见是人,却立即俯伏在地,敬拜这人如敬拜神一般,恳求他如同恳求主一样。子也在祂话中承认,祂并非不知中圣言关于祂所是的记载:『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14]

    8

    若有人以为,非受造、本质不改变之全能神变成人形,是不合理的;或有人认为,神以任何受造之物的形像迷惑目睹者,是不合理的;照样,推测圣经错误的发明这些事,也同样是不合理的。『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么?』主神既显于人形[15],还有何人比祂这先存之道,更配被称为宇宙的创始者?诗篇中也论到祂说,『他发命医治他们,救他们脱离死亡。』[16]

    9

    摩西以祂次于父,并论到他说:『当时耶和华将硫磺与火,从天上耶和华那里,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17]他也以人的形状向雅各显现,圣经称祂为神。祂对雅各说:『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为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18]雅各给那地方起名为『神之面』,又说:『我面对面见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19]

    10

    有人以为这些神圣的显现,是次等天使的形状或神的仆人,这种说法令人难以接受。因为每次天使向人显现,圣经从未避讳不告知其名,并明明称其为天使,而非称其为神或主。千百例证都能证明这事。

    11

    摩西的继承人约书亚,虽然只看到显现为人形的祂,却也称祂为圣天使的统帅及天使长,有超自然的能力,被委以主宰的次位,得权统治一切,作『耶和华军队的元帅』[20]。

    12

    因为经上记着:『约书亚靠近耶利哥的时候举目观看。不料,有一个人手里有拔出来的刀,对面站立。约书亚到他那里,问他说,你是帮助我们呢?或是帮助我们的敌人呢?他回答说,不是的,我来是要作耶和华军队的元帅。约书亚就俯伏在地下拜,说,我主有什么话吩咐仆人?耶和华军队的元帅对约书亚说,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的地方是圣的。』[21]

    13

    从这些话你就得知,那与摩西说话的,也并非另有其人。因为圣经用同样的话论及这人说:『耶和华神见他过去要看,就从荆棘里呼叫说,摩西,摩西,他说,我在这里。神说,不要进前来,当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又说,我是你父亲的神,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22]

    14

    亦有一位太初就有、永活的自存者,被称为道并神之智慧,在造作万物时向父尽职。除了前述证据以外,神的智慧藉着所罗门,用最清楚的方式说到祂自己,并引导我们进入祂的奥秘:『我智慧以灵明为居所,又寻得知识和谋略。帝王藉我作国位,君王藉我定公平。王子和首领,世上一切的审判官,都是藉我掌权。』[23]

    15

    为此祂还补充说:『在耶和华造化的起头,在太初创造万物之先,就有了我。从亘古、从太初、未有世界以前,我已被立。没有深渊,没有大水的泉源,我已生出。大山未曾奠定,小山未有之先,我已生出。耶和华还没有创造大地和田野、并世上的土质,我已生出。祂立高天,我在那里;他在渊面的周围,画出圆圈。上使穹苍坚硬,下使渊源稳固。为沧海定出界限,使水不越过他的命令,立定大地的根基。那时,我在祂那里为工师,日日为祂所喜爱,常常在祂面前踊跃。』[24]

    16

    因此,这神圣之道是先存的,并曾向人显现过。若非已启示予万有,至少也曾向少部分人短暂显现过。

    17

    然而,为何福音在当时各国各民中,没有像如今一样被广传呢?其主要原因是:在古时,人的情形尚不足以接受基督全般智慧和美德的教训。

    18

    起初在伊甸园的愉悦光景中,首先的人因忽视神的圣谕,就立刻堕落到如今必死和受苦的情形里;原先对这地的神圣享受,也被转为咒诅。人的后裔渐渐增多,遍满全地,愈过愈恶,除了零星几人,人们都开始过一种暴戾和失序的生活。

    19

    甚至在他们思维里,没有城邦,没有艺术科学。他们不知道律法和公义、美德和哲理,甚至连这些名辞也没有。他们就像野性残暴的畜类,在旷野里不法的游荡,因可憎的恶毒并容让罪行,丧失人类智慧的功能,彻底毁坏人类心智的文化和推理。因此,他们有时藉犯罪败坏彼此,有时相互谋杀,有时纵容肉体。甚至胆大到企图对抗神,并与那些伟人进行人人歌颂的争战。他们也试图聚土筑垒,联合抗天,并图以颠狂之弯曲心思,攻击至高之神[25]。

    20

    对这些邪恶之事的始祖,全能的神覆以洪水和烈火焚烧的审判,多如布满全地的森林。祂持续以饥荒和瘟疫、不断的战争和闪电拦阻他们,正如祂用更严厉的审判,压制人类魂中骇人难治的疾病。

    21

    当这极度的邪恶充满全地,就像酒疯发作般的覆罩并蒙蔽人心之时,在万物以先之神的首生智慧—自有先存的道,藉祂超越的爱,以天使的形像向祂的众仆显现。祂这神的大能,在古时显为人形,为许多敬虔人所见,因祂不以任何其他形态显现。

    22

    这些敬虔人的后裔,已经散居全地。那源于希伯来先祖的国度,继续投身于敬拜神。因其中大多数人,为从前的陋习所影响,祂便藉着摩西颁布山上的样式和安息日的表号、割礼和其他属灵原则的教导,但祂没有赋予人直接亲近祂的特权。

    23

    他们的律法广受好评,如同香气举世远播。各处的立法者和哲人,都藉着律法,在大多数的外邦人中教化人性,使他们从狂野和残暴,变成喜爱和平、友谊并彼此交流[26]。至终全地上各民各族,都已豫备好能合适接受对父的认识,祂这位满了美德的主、在全般美善之父的执事、神圣属天的道,便再次显现。在罗马帝国甫建立时,祂显于人身,在本质上与我们并无不同。照着豫言,这事得了成就。也就是说,人和神这位奇妙工作的创始者,如今竟居住地上,并向万国显为父所称许的敬虔导师。这些豫言也豫告祂与常人迥别的出生、祂的教训、奇妙的工作、死的方式、从死人中复活,以及至终祂神圣的升天。

    24

    先知但以理在圣灵的引导下,豫先看见祂末后的国度。他得着启示,尽其所能的记述所见之异象:『我观看,见有宝座设立,上头坐着亘古常在者,祂的衣服洁白如雪,头发如纯净的羊毛,宝座乃火焰,其轮乃烈火。从祂面前有火像河发出,事奉祂的有千千,在祂面前侍立的有万万。祂坐着要行审判,案卷都展开了。』[27]

    25

    之后他说:『我观看,见有一位像人子的,驾着天云而来,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得了权柄、荣耀、国度,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事奉祂。祂的权柄是永远的,不能废去,祂的国必不败坏。』[28]。

    26

    这些话明显不是说到别人,乃是说到我们的救主,这位在太初与神同在之神的道;在肉体中显现,被称为神儿子的那一位[29]。

    27

    在大量书籍中搜罗许多关于我们救主的豫言,并以一种更具体的方式陈列其中所启示的以后,我们就足已将这个主题陈明出来——

    [7]基督具有永远的神性与真实的人性。祂的神性说明祂是完整的神(罗九5,来一8,徒二十28),祂所取了的人性,与我们这些受造的人一样(来四15,西一15,罗一4,另参本章23节),却是无罪又完全(林后五21,约壹三5)。这是对基督最平衡、最合乎圣经的认识。

    [8]这是当时攻击基督徒最主要的理由之一。那时一般人皆以为,高超的信仰必定来自远古且具有悠久的历史,因此自护教士(apologists)JustinMartyr、Tatian、Athenagoras、Theophilus、Tertullian等人以来,基督徒的着作中常见引用旧约圣经中的豫言与启示,藉以陈明基督徒信仰并非新兴宗教,乃是自古以来就有之神圣传统。

    [9]赛五三8

    [10]即thesecondcause,可见优西比乌是以父为宇宙第一因(thefirstcause),子基督只是第二因。

    [11]约一1,3

    [12]创一26

    [13]诗三三9

    [14]创十八25

    [15]优西比乌认为旧约中神的显现就是基督的显现,此乃初期教会教父们当中普遍的看法。虽然西方神学鼻组奥古斯丁曾在TheTrinity一文中持其他看法,不过近代神学家Hodge及Lange都认为前者较为众人所认同。

    [16]诗一○七20

    [17]创十九24

    [18]创三二28

    [19]创三二30

    [20]书五14

    [21]书五13~15

    [22]出三4~6。优西比乌与JustinMartyr、Origen、Cyprian等人一样,根据书五13~15及出三4~6两处经文的相同处『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将两处经文中的说话者,视为同一人,就是基督。

    [23]箴八12,15~16

    [24]箴八22~30

    [25]创十一1~9

    [26]优西比乌和大多数的教父一样,都认为后来的哲学家、律法家和诗人等,都是自敬神的希伯先祖得着智慧。在护教士的时代,Tatian、Justin和Athenagoras等人常常以此证明基督徒信仰的悠久历史。

    [27]但七9~10

    [28]但七13~14

    [29]优西比乌在本章引经据典,强调基督绝对的神性,以及子基督与父是一的事实,这些真理的确无庸置疑。不过,本章在说到基督时,采用『第二因』(3节)、『次于祂』(5节)、『次于父』(9节)、『被委以主宰的次位』(11节)等用辞,却清楚指明优西比乌鲜明的『次位论』(Subordinationism)观点,就是将子与灵的存在、等次和角色置于三一神格中次于父的地位。这是不合圣经神圣启示的观点。在初期教会三一神论发展过程当中,『次位论』是一个相当常见的偏差看法,连知名教父如JustinMartyr、ClementofAlexandria、Origen、Tertullian等人都不例外。在教会历史上,极端的『次位论』导致许多异端,如亚流主义(Arianism)、撒伯流主义(Sabellianism)、神格唯一论(Monarchianism)等。次位论者最常引用的约翰十四章二十八节,不过此节应是与父同等之子的虚己表示,并非子在本质上次于父的证明。反而约一1、五17~23、十15、30、罗九5、林后三17、腓二6等多处经文,皆指明父、子、灵是从永远到永远同等、共存,没有时间先后、位阶高低之分。优西比乌的看法,见证了初期教会三一神论发展过程的轨迹。

    第三章耶稣基督的名早已为人所知,并为受感之先知所尊崇——

    1

    现在我们可以说到,耶稣基督的名如何为古时敬虔的先知所尊崇。

    2

    首先,摩西自己向众人说明,基督的名是如何尊高与荣耀。他根据启示给他的谕言,传达许多表号和奥秘的图画:『要谨慎作这些物件,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30]他以十分的敬畏,称那人为神的大祭司,且称祂为基督[31]。因此,他将基督的名赋予大祭司超越一切世人的尊荣。他显然也认为,基督乃是一位神圣的人物。

    3

    就是这位摩西,在圣灵的引导下豫知基督的称号,并以出众的特权尊荣这名。摩西将这个在他以前未曾向人揭示的名号,加于一人之上;按着表号与豫表,这人是在摩西死去之后,掌管通国的承继者约书亚。

    4

    于是这位摩西的承继者,在从未有人被称为『耶稣』Jesus(约书亚Joshua)的情形下,虽被双亲起名为『何西阿』(Oshea),却为摩西称作『耶稣』(Jehoshua,Joshua)[32]。这远超众王的威名,加诸约书亚身上,因为嫩的儿子约书亚就如同我们的主,是在摩西以后,惟一完成藉着摩西流传下来对神的敬拜,并接续摩西治理一个在信仰上纯净无玷污的国度。

    5

    因此,摩西将这至大尊贵的名,加诸于两人之上。一位是大祭司,另一位是在他以后接续治理的约书亚。根据摩西的看法,这两者都有卓越出众的美德和荣耀。

    6

    之后各时期的先知也明白的说到基督,同时他们也豫言犹太人要背叛基督,以及外邦人要藉着基督蒙召。耶利米作见证说:『耶和华的受膏者好比我们鼻中的气,在他们的坑中被捉住;我们曾论到他说:我们必在他荫下,在列国中存活。』[33]大卫也在惊奇中说道:『外邦为甚么争闹?万民为甚么谋算虚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祂的受膏者。』[34]之后他在基督的人位里,又说:『受膏者说:我要传圣旨。耶和华曾对我说:你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你。你求我,我就将列国赐你为基业,将地极赐你为田产。』[35]

    7

    在希伯来人中,基督的名不仅被当作尊荣,赋予受人敬重的大祭司,这些大祭司被膏油所膏抹,为着一个神圣的目的。同样的事,也施行于君王身上。先知在圣灵感动下膏抹君王以后,他们就成了许多受膏者。这些人都是独一且真实之基督尊贵、君尊并权能的小影。这位基督是神圣的道,在万有之上执掌王权。

    8

    不仅如此,我们得知有些先知因着受膏抹油,也成了基督的表号,他们都是指向基督,祂是神圣属天的道,是人间独一的大祭司,是万有惟一的王,是在众先知当中,父独一的先知。

    9

    在那些受膏的先人当中,无论是祭司、君王或先知,皆没有领受一种能力,如我们救主耶稣这位真受膏者基督,所显出之神圣超越的大能。

    10

    这些受膏者(christs)的尊贵与荣耀,虽然长年以来凌驾其同国之民,却从未以类似他们自己的名号,称他们的从属为『受膏者的人』(christians)。他们的从属未曾将任何神圣的荣耀归与他们;在这些人死后,他们的从属也无意预备为他们赴死;当时世上各族也未因任何一名受膏者之死,而发生巨变。这是因为这些人不过是作为表征,他们在人间所展现的能力,无法与我们救主所施行的真理相比。

    11

    尽管祂未从任何人获得祭司职分的徽章或标记,并非出生于一个神圣家族,没有在护卫的保卫下被拥立为皇帝,没有就职成为像古时一样的先知,没有从犹太人取得丝毫尊崇。尽管如此,祂却为父所荣耀,得着了这一切,不仅作为表征,乃是得着其实际。

    12

    虽然在当时祂没有得着上述的荣耀,但祂却被一位更超越者称作基督,就是神独一且真实的基督。祂使一个尊贵且神圣的名号—基督徒,遍满全地。凡跟随祂的人,祂不只将表号赐给他们,还在真理的教训中,将无伪的美德和属天的生命赐给他们。

    13

    祂所受的膏,并非制自物质成分。为着显示其神性,祂所受的膏乃是圣灵自己,并藉着有分于父非受造之神格。因基督而欢呼的以赛亚也指示我们:『主耶和华的灵在我身上;因为耶和华用膏膏我,叫我传好信息给谦卑的人(或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医好伤心的人,报告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牢。』[36]

    14

    不仅以赛亚如此,大卫也论到祂说:『神阿,你的宝座是永永远远的;你的国权是正直的。你喜爱公义,恨恶罪恶;所以神─就是你的神─用喜乐油膏你,胜过膏你的同伴。』[37]在这段话中,他在第一句称祂为神,他在第二句将王权归于祂,拥有神圣与尊荣的权力。

    15

    第三,大卫称祂为受膏者—基督,祂受膏不是用物质成分的油,而是神圣喜乐的油。藉此,大卫陈明祂的杰出与超越,远胜前人世代那些以物质膏油受膏的表征人物。

    16

    大卫又在另一处说:『耶和华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38]稍后又说:『当你掌权的日子(或译:行军的日子),你的民要以圣洁的妆饰为衣(或译:以圣洁为妆饰),甘心牺牲自己;你的民多如清晨的甘露(或译:你少年时光耀如清晨的甘露)。耶和华起了誓,决不后悔,说:你是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永远为祭司。』[39]

    17

    圣经提到这位麦基洗德是至高神的祭司,祂的豫备并不是由物质膏油分别为圣,甚至祂也不是因族谱之故,承继犹太人的祭司职分。因此,我们的救主基督在额外的起誓下,是按着祂自己的等次被立为基督和祭司,而不是按着那些只在名义上作君王和祭司者所具有的等次[40]。

    18

    因此,历史没有记载祂的肉身在犹太人中受膏,也没有说到祂是出自祭司支派。因祂是在晨星出现以前,在世界构造以先,就从神而出;并得着不朽坏的祭司职分,远超尘世直到万世无终。

    19

    在祂里面非物质之神圣能力的最大明证,在于祂是自古迄今,惟一一位直到今日、举世皆知其为基督者。祂这基督的头衔,为全人类所知晓并承认;并为一切化外人及希利尼人所称颂。甚至今日,祂举世的跟从者仍尊祂为王,为更受人景仰的先知,且是得荣成为神独一真实的大祭司[41]。在这一切之外,祂也被称为神,因祂是神先存之道,万世之前就有了祂,并受敬拜之尊荣。

    20

    更有甚者,我们这些奉献给祂的人,不仅以话语的尊崇荣耀祂,也用全心全爱敬重祂,因此我们乐意见证祂,甚至用我们生命的代价。

    21

    我需要以这些事作为这部历史的前言。如此,自基督成为肉体以来的人们,才不会认为我们救主耶稣基督,不过是最近才出现的——

    [30]出二五40

    [31]优西比乌在此应是说到利四5、16及六55。这些经文在七十士译本中被译为『那祭司—受膏者』(thepriest,theanointed)。因此优西比乌认为,摩西乃是以豫表的方式陈明基督。

    [32]见民十三17。欧西亚Oshea原文意救恩(salvation),犹太人相传至是约书亚的双亲给他所起的名字。然而摩西却称他为约书亚(Joshua或Jehoshua),意耶和华救恩。而希腊文中的耶稣(Jesus),就等于希伯来文的约书亚,意及耶和华救恩或耶和华救主。

    [33]哀四20

    [34]诗二1~2

    [35]诗二7~8

    [36]赛六一1

    [37]诗四五6~7

    [38]诗一一○1

    [39]诗一一○3~4

    [40]可见优西比乌已将希伯来书列为『圣经』(TheHolyScripture)的一部分,与旧约有相同的权威。

    [41]优西比乌应是教父中第一位根据『基督』这名,将基督三方面职分(王、先知、祭司)同时列举的人。改教神学家加尔文(Calvin),也强调基督这名称所代表的三方面职分。(见InstituteofChristianReligion,II,15)

    第四章基督向万邦宣报的信仰,并非新近或奇异的——

    1

    现在,无人能怀疑基督的教训是新近或奇异的,或是近来由一个与常人无异的人生发出来的。让我们简单的查核这件事。

    2

    在我们救主耶稣基督显于人前不久之后,显然一个新的国度就倏然出现。众人皆知此国并非一弱势、座落于地上远方角落的小国。而是人口众多、敬虔无比的国;更是永不败落、无法征服的国。这国有神的权能为其后盾,在深奥智慧所预定的时刻出现,并因主的名被尊荣。

    3

    一位先知藉神灵之眼的豫见,指明这族将要兴起,他大为惊奇,呼喊宣告说:『国岂能一日而生?民岂能一时而产?…这样的事谁曾听见?谁曾看见呢?』[42]同一位先知也暗示我们,一个相似的名要被引进:『事奉我的要得一个新名,这名要在全地蒙福。』[43]

    4

    我们实在是新的族类,基督徒的新名也于近来才为万国得知。然而其作法,行止、话语、和这民通行的敬虔原则,却并非新近的发明,而是神藉着自古以来本族先祖的神晼A建立成形的。以下我们将竭力证明这样的说法。

    5

    希伯来国不是新国,而是列国中受尊崇的知名古国。其着作中所论及的先人虽然稀少,却富于敬虔、公义和各样美德。在洪水之前,就有许多在美德上的知名人物。之后,挪亚的子孙后代,特别是亚伯拉罕,被尊为希伯来人立国之父。

    6

    若有任何人,从第一个人直到亚伯拉罕,称呼这些具有公义见证的人为基督徒(虽然他们并无基督徒的实名),他离真理已不远矣。

    7

    『基督徒』这名称指出,根据基督的教训和教义,这人必定与众不同,具有谦卑、公义、坚忍、刚毅和向着独一至高真神的敬虔。他们殷勤的培养这些特质,毫不在我们之下。

    8

    他们没有行割礼,也没有守安息日,我们也是。我们也不禁绝某些食物,或守某些在摩西之后才颁布作为表样的律法,因为着些事与基督徒无关。但他们确知神的基督已向亚伯拉罕显现,与以撒交通,与雅各说话。我们知道,之后祂又与摩西和先知们交通。

    9

    你也会发觉,这些敬虔人是因基督的名得尊荣,正如以下经文所说:『不可为难为我受膏的人(christs),也不可恶待我的先知。』[44]

    10

    我们因此能直接的说,人间首先、最古老、出于亚伯拉罕之敬虔人的信仰,就是近来在基督的教义中向世人宣扬的信仰。

    11

    亚伯拉罕领受关乎割礼的教训,但早在那事之前,他就因信领受了义的见证,正如经上所说:『亚伯拉罕信神,这就算为他的义。』[45]

    12

    亚伯拉罕的确领受从神而来的神圣交通,在赐下割礼之前神就向他显现。这乃是神的道基督自己,宣告所有将来各世代的人,都要如此得称义:『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46]还有,『亚伯拉罕必要成为强大的国,地上的万国都必因他得福。』[47]

    13

    藉着这话在我们身上的应验,我们就能清楚领会这事。亚伯拉罕的确因他在基督里的信得了称义。神的话临到祂,要他放弃他祖宗的迷信和从前生活的错谬,承认独一至高的神,以美德的行为,而非之后介入之摩西律法的仪式,来事奉祂。就是这一位亚伯拉罕,神宣告地上的各族和万民,都要从他得福。

    14

    亚伯拉罕所追求的敬虔脚踪,在这个时代重现于举世基督徒的行止中,他们的行止更甚于文字。

    15

    这样,还有甚么使我们不能得知,我们与他们有共同的生活行动原则?我们这些出自基督之人的敬虔脚踪,与历世代以前敬虔人的原则是相同的。在基督的教训中所传给我们的信仰,不是一个新奇的教训。说实话,这应该是首先且独一的真信仰。关于这一点的证明,已足充分——

    [42]赛六六8

    [43]参赛六五15~16

    [44]诗一○五15

    [45]罗四3

    [46]创十二3

    [47]创十八18

    第五章我们救主显现于人的时候——

    1

    在对教会历史作了初步且必要的介绍之后,现在我们可以着手进入正题。我们祈求神,就是这位道的父和主耶稣自己,启示出来的救主和主,神属天之道,在我们讲述这些真理时,作我们的帮助,也与我们一同作工。

    2

    根据先知豫言,我们的主和救主耶稣基督生于犹大地的伯利恒时,正是该撒奥古斯督(Augustus)执政第四十二年,也是他征服埃及,亡托勒密王朝(PtolemiesDynasty),安东尼(Anthony)和克利奥佩托拉(Cleopatra)死后第二十八年。同时,也是居里纽(Quirinus)任叙利亚总督,进行第一次户口普查之时[48],[49]。

    3

    杰出的希伯来历史学家约瑟夫(FlaviusJosephus),也曾提及这次户口普查。但他还附加了一段关于加利利教派的事件,这事件约发生于户口普查的同时。而路加在使徒行传中同样也提到这事:『此后,报名上册的时候,又有加利利的犹大起来,引诱些百姓跟从他。他也灭亡,附从他的人也都四散了。』[50]

    4

    之前我们提到的约瑟夫,在他的《典籍》(Antiquities)第十八册中,也同意这样的说法,并附加了下述论点:『隶属上议院的居里纽,历经许多其他职务后,至终得到最高的官位,极为尊贵且受人敬重。之后受凯撒任命来到叙利亚,带着少数军队,向人民施以合法的统治,并估算他们的财产。』

    5

    稍后他又说:『出自加玛拉城(Gamala)的高隆人(Gaulonite)犹大,和一个法利赛人撒都克斯(Sadducus),一同带领人民造反。他们说:『这项户口普查,除了用来凸显奴隶的身分之外,并无任何益处;所以他们呼吁人民,要表达他们的自由。』』

    6

    约瑟夫在撰写犹太战争史的第二卷书中,也提到同一位人:『约在此时,一个加利利人犹大挑动居民造反,并怂恿他们说,忍受向居里纽上税、进贡,是件可耻的事;还鼓动说,因有神作他们的主,他们要牺牲性命夺回统治权力。』这是约瑟夫所说的——

    [48]路二1~2

    [49]根据优西比乌提列之前两项证据(该撒奥古斯督执政第四十二年,安东尼和克利奥佩托拉死后第二十八年),耶稣降生的时间应该约在西元前二年。不过,此一考证显然与事实不符。马太二章记载,耶稣的出生早于犹太王希律之死;而希律约死于西元前四年三月,因此耶稣的出生应不晚于西元前四年初。再者,路加三章记载,施浸者约翰三十岁出来尽职时,该撒提庇留正在位第十五年。历史记载,提庇留自西元十一年就与奥古斯督一同执政。因此,约翰约生于西元前五年。既然耶稣之出生比约翰晚约半年,又早于希律之死,因此耶稣出生较准确的推算应是西元前五年末至四年初之间。路加还提到,耶稣出生时,居里纽正任叙利亚巡抚,当时也正在进行户口普查。(二1~2)然而有些学者质疑,在西元前五年底,身孕已重的马利亚和丈夫约瑟因户口普查返居本乡时,居里纽还未履行第一任巡抚(西元前四至一年,第二任是在西元六至十年),何以说他时任巡抚?教会历史学家Schaff认为,当时大规模普查费时甚久,该次普查应早在居里纽上任前就已开始,一直到居里纽任内才正式完成,因此普查可算为居里纽任内事。如此,路加二章的记载,并不推翻耶稣于西元前四至五年出生的推算。至于耶稣确切出生的日期,无论是今日一般人以为的十二月二十五日,或是希腊正教坚持的一月初,都没有早于四世纪的权威证明,因此可谓毫无根据。最重要的是,主并没有要祂的门徒记念祂的出生;反而要他们藉着吃主的晚餐,宣告并陈列主的死,直等到祂再来。藉这宣告并陈列主的死,主才得着真正的记念。(林前十一26)

    [50]徒五37。约瑟夫将行传五章和路加二章中的户口普查视为同一件事,是一项明显的错误。在居里纽两任巡抚期间各有一次普查,路加所载之普查为前一次,行传所载者为后一次,前后相差十年之久。优西比乌显然也没有发觉并更正约瑟夫的错误。

    第六章我们主来临的时候与预言一致,那些照着规律世袭,统治犹太国的统治者停止他们的政权,而希律成为第一个外邦统治者——

    1

    当第一位统治犹太民族的外邦人希律作王的时候,摩西的豫言就完全应验了:『犹太必不缺君王,由他而出的统治者也不稀少,直到豫定要来的那位。』[51]同时他也陈明,这人将是万国所盼望的。

    2

    从摩西到该撒奥古斯督作王,犹太人一直在本族君王的统治下,因此很明显的,这个豫言还未得到完满的应验。希律是第一个获得犹太统治权的外邦人,因为就如约瑟夫所写,他的父亲是以都民(Idumean)人[52];而他母亲则是阿拉伯人。正如一位特出的作家Africanus所述,『那些记载准确的人说到他是Antipater之子,这Antipatar是亚实基伦[53]希律之子,而亚实基伦(Ascalon)希律是阿波罗(Apollo)神殿中的执事之一。』

    3

    当Antipater还幼年时,曾被以都民的强盗所囚,与他们同住一起。他的父亲是个穷人,没有能力支付赎金,因此Antiparter就在那种环境和制度中成长。之后,他为犹太大祭司许干(Hyrcanus)所照顾[54]。Antiparter众子中的一位,就是活跃在我们救主那个时代中的希律[55]。

    4

    因此,根据豫言,犹太人的政权就转移到这位万民期盼的人身上。因为他终结了从摩西时代迄今,君王和统治者规律的世袭制度。

    5

    因为在犹太人被掳并被迁移到巴比伦之前,他们是被扫罗和大卫治理,而在君王时代之前,乃由称为士师的官长来秉政,这些士师接续摩西与他的继承者约书亚。

    6

    从巴比伦被掳归回后,他们仍维持家族政治和寡头政治的形态,大祭司拥有管理监督公共事务之权力,直到罗马将军庞培以武力征服耶路撒冷,污秽圣地,闯入殿内至圣所[56]。此时,世袭为大祭司和君王的Aristobulus[57],与他的众子一同被囚,并被解送至罗马,祭司职分交给他的兄弟许干(Hyrcanus),自此犹大国成了罗马帝国的附庸国[58]。

    7

    诚如之前所说,成为Parthians阶下囚的许干(Hyrcanus),是最后一位世袭的大祭司。不久,希律得罗马上议院和奥古斯督大帝授权,取得犹太人的统治权。

    8

    约在此时,根据先知的宣言,基督的降临已经紧近,万民的救恩和外邦人的蒙召将得应验。也在此时,犹大国君王和官长们不再执政,依严谨的血缘制度而代代相传的祭司职分,自然也立即落入混乱之中[59]。

    9

    关于这点,你可以在约瑟夫的着作中得到证明:当希律为罗马帝国派任为分封王时,他就不再依古时世袭血缘来任命大祭司,而是将这职分授与一些不知名的人士。他的儿子亚基老(Archelaus)[60],也延续希律如此任命大祭司的政策。后来取得犹太政权的罗马人,自己也施行此道[61]。

    10

    约瑟夫又告诉我们,希律是头一位将祭司袍锁禁的人,他将祭司袍封上自己的印信,不再容许祭司自由取用。亚基老、继任者及罗马人,也都如此行。

    11

    我们记载这些事的目的,是要显明在基督显现时,另一处得应验的豫言。正如但以理书中所说[62],在基督来临以前,必经过一些期间。还有一些清楚的豫言说到,犹太人的受膏祭司要终结。这些都在我们救主耶稣基督出生时得着应验。在说明基督降生的事实上,这些已是相当充分的前言——

    [51]根据另译之七十士译本的创四九10,其意义与犹太人所用之希伯来圣经大不相同。

    [52]或作『以东人』(Edomite),是以扫的后裔,散居于盐海以南之西奈半岛。他们是犹太人的宿敌,曾经拒绝犹太人经过他们的境界(民二○22)。虽然在扫罗及大卫的时代曾被征服,不过很快又重新独立。直到马克比(Maccabean)时代后期,约翰许干(JohnHyrcanus)彻底将之征服,准许他们留居原地,但强迫他们行割礼并遵守摩西的律法。

    [53]当时是一位于地中海滨,界于迦萨与约帕之间的美丽城市,不过如今已成废墟。

    [54]即为约翰许干二世(JohnHyrcanusII),于西元前七十八年接任犹太大祭司,并于六十九年登基作马克比王朝统治者。六十六年时将王位让予其弟Aristobulus,不过在其手下Antiparter的怂恿下,靠着罗马大将庞培(Pompey)的协助,于六十三年夺回统治权,不过仅得总督之衔而已。四十年时被罢黜,三十年时为大希律王差人所弒。

    [55]史称大希律王HerodtheGreat。

    [56]据传西元前六十三年罗马将军庞培因好奇闯入殿内至圣所,对于其中的肃穆与单纯大感诧异,不敢相信犹太人所信的神不是一般偶像,因此不行掠夺,径自出殿。

    [57]严格说来,Aristobulus并非长子,其登基是在其兄许干二世的安排下完成,难说世袭作王。优西比乌的说法值得商榷。

    [58]许干执政至西元前四十年,之后Aristobulus之子(许干之侄)Antigonus,在Parthians协助下攻进耶路撒冷,取得犹大的统治权,不再以附庸国之地位归顺罗马。犹太人独立于罗马之外达三年之久,直到三十七年政权为大希律所夺回,犹大正式臣服罗马帝国。许干于三十六年返回耶路撒冷,但不再具有大祭司的身分。

    [59]犹太人世袭的大祭司制度正式终结于许干二世。之后,在罗马政权下的犹太人,其大祭司的指派或去职,完全依照罗马政府的好恶。

    [60]为大希律王与一撒玛利亚妇人Malthace所生之子。希律于西元前四年死后,他就接续他父亲作王(太二22),管辖以东、犹太和撒玛利亚。

    [61]亚基老于西元七年死后,犹大成为罗马之一省,由罗马官长统治,直到三十七年希律亚基帕一世(HeordAgrippaI)兴起。在亚基老死去(西元七年)与耶路撒冷陷落(西元七十年)之间六十多年,罗马政权更换犹太人大祭司的次数不下十九次。

    [62]但九24~26

    第七章关于传言福音书中基督家谱中有矛盾一事——

    1

    马太和路加提出两个不同的基督家谱,一般人以为这两个家谱彼此不符。信徒们为了要知道真相,就进行一些研究来解释,我们也将提出流传下来给我们的一些资料。我们要参考在Africanus致Aristides的书信中,关于融和福音书家谱的资料。Africanus首先驳斥其他异议者牵强无稽的说法,然后在下面这段话中,提出他所肯定的说法[63]:

    2

    『以色列人习于记算历代人名,或依自然出生,或依律法定规。出于自然如合法子孙的继承,出于律法如兄弟无子而死得过继一子[64]。在尚未得着复活确定的盼望以前,他们要让逝者的名字能一直流传下去,藉此效法身体复活的应许。

    3

    有些人因着自然的出生被记载在家谱中,就像儿子出于父亲;也有的出于一位父亲,却被归属出于另一人。在家谱中两种情形都有,有事实上的先祖,也有名义上的先祖。因此并非家谱记载有误,只不过有的是照着天然,有的是照着律法。

    4

    所罗门和拿单以降的家谱,因着死后无子的过继,因着再婚或认养,而有许多彼此交错的情形。因此,从某一面看,一个人可能出于这个家庭,而另一面他又可能出自另一家庭。『故无论是名义上或是实际上的父亲,两种说法都是对的。这种错综复杂的情形,一直沿续到约瑟的时候,然而家谱的记载仍然相当准确。

    5

    我将叙述耶稣家谱中连续的数代,以显明这种情形。我们在马太的家谱中推算,从大卫经过所罗门,到生雅各(约瑟之父)的马但,可以发现雅各在耶稣之前三代。以相同的方法,在路加福音中,从大卫的儿子拿单到约瑟的父亲希里,我们则发现麦基也是在耶稣之前三代[65]。

    6

    针对约瑟我们要说明,出自所罗门的雅各与出自拿单的希里,如何同时被视为约瑟的父亲。我们也要说明,雅各和希里如何是两兄弟;甚至他们的父亲马但和麦基,虽属不同家族,如何皆是雅各的祖父。

    7

    玛塔和麦基相继娶了同一位妇女,并且有了小孩,这些小孩是同母的兄弟。因为无论妇人是因着离婚或丈夫去世,律法都没有禁止这样的寡妇再嫁。

    8

    根据流传下来的传统,由所罗门家而出的马但,由Estha[66]生出雅各。拿单与所罗门同出于大卫家族,却不同家。马但过世后,如前所述,出于拿单家的麦基,也娶了Estha并生下一子希里。

    9

    所以我们发现,这里有雅各和希里两个不同的家族,他们是同母的兄弟。当然,雅各在希里过世之后,娶了他的寡妇,并从他生了约瑟。在天然的出生和家谱的记载上,雅各就成为约瑟这第三代的父亲。因此经上说,雅各生约瑟[67]。然而照着法律来看,约瑟是希里的儿子,这是因雅各是希里的兄弟,须为希里生子立后。因此在追溯家谱时列入雅各,并不因此使家谱失效。

    10

    马太告诉我们,雅各生约瑟;但另一面路加又说:按人来看,祂是约瑟的儿子,约瑟是希里的儿子,希里是麦基的儿子。路加为了要清楚的凸显这家谱的合法性,所以他在家谱中一概删去『他生了』这辞。他的家谱一直追溯到亚当—亚当是神的儿子。他将整个谱系还原,一直回归到神。

    11

    这件事并非毫无根据,也非虚构臆测。我们主肉身的亲人,无论是陈明其优越的出身,或不过陈述所有事实,都严谨的交待了实情。他们也将以下的事传说与我们:以都民(Idumea)强盗攻击巴力斯坦的一座城市亚实基伦(Ascalon),同时也掳掠了Antipater,又从靠近城强边的阿波罗神殿中,掳获其他战利品。Antipater是殿里一名执事希律的儿子。这名祭司无力赎回他的儿子Antipater。因此Antipater就在Idumeans的习俗中受到训练。之后,他深获犹太大祭司许干(Hyrcanus)的重用。

    12

    Antipater被许干差派至Pompey作大使。许干的国曾经被其弟Aristobulus入侵,而后他又复得回其国。于是Antipater幸运的被任命为巴力斯坦的代管者[68]。然而,有觊觎他好运的人,背叛并杀害了他[69]。之后他的儿子希律继承他的父亲Antipater[70]。最后,希律在议会的决议下,被任命为犹太人的王,位居安东尼与奥古斯督之下。这希律的众子[71],就是希律王和其他分封的王。这些事在犹太人和希腊人的记载中,也都彼此相符。

    13

    希伯来人的家谱一向被妥善保存为档案[72],而古时归化为希伯来籍的人,他们的家谱也是如此,直到如今,如亚扪人Achior[73]和摩押人路得,还有那些在以色列人出埃及时与以色人混杂的人。但希律觉得这些以色列人的家谱无益于他,并且他知道这些家谱会显出他低贱的出生,因此他煽动并指示人,尽行烧毁所有宗族的家谱。他自以为如此一来,就显得出于尊贵之家;并且他以为,事实上没有人能根据公开的档案,追溯他的家族谱系,查出他到底出于列祖、归化犹太籍者、还是与以色列人同出埃及的闲杂人[74]。

    14

    但有一些行事谨慎的人,藉由记忆或其他公开的记录,取得他们自身家谱的记载。这些人为着保存他们尊贵的出生记录,而感到自豪。例如有些被称为Desposyni[75]的人,他们的家谱与我们的救主有关联。他们来自拿撒勒和犹太村庄Cochaba[76],之后散居各地。这些人尽其所能,忠信的从记忆中并从每日生活记录中,撷取出他们的家谱。

    15

    依照我和其他片面的判断来说,不论事情是否如此,没有一个人能提出更合理的解释。虽然我们没有提出其他支持的证明,但这些已经足已证明。再没有更好或更真实的证据。无论如何,福音书已经陈明事实。』[77]

    16

    在这封信的结尾,作者[78]又附加以下一段话:『出于所罗门谱系的马但,生了雅各。马但死后,属拿单谱系的麦基,娶了马但的寡妇,并生了希里。因此,希里和雅各是同母的兄弟。希里无子而死,雅各为他兄弟立后生了约瑟。约瑟根据血源是属雅各,但照着法律,又是属于希里。因此约瑟是他们二者的儿子。』

    17

    到目前为止,Africanus已经追溯了约瑟的血统。而马利亚也同时被证明是出于同一支派,因为照着摩西的律法,不同支派之间不得彼此通婚。诫命乃是说到,与本族本家的人结婚,产业才不会从一个支派被移转到另一支派[79]。这也足以作为这事的证明——

    [63]优西比乌长篇引用Africanus的话,一直到本章第十五节为止。

    [64]申二五5~6

    [65]依照目前新约圣经经文,Africanus显然跳过玛塔和利未两代,这可能是因着他所参考的路加抄本有误所致。

    [66]现今没有任何史料说到这名女子。

    [67]太一16

    [68]在西元前四十七年为犹流该撒(JuliusCaesar)所任命。

    [69]约瑟夫指出,他是在西元前四十二年被手下Malichus所毒害。

    [70]希律并且娶了他父亲(Antiparter)好友许干(Hyrcanus)的孙女Mariamne。

    [71]如亚基老(Archelasu)、希律安提帕(HerodAntipas)和希律菲利普二世(HerodPhillipII)

    [72]此为犹太民族特点之一。因为他们重视家族传递,因此所有家族的家谱都有抄本在公共档案柜中。

    [73]根据次经(Apocrypha)《犹滴传》(TheBookofJudith)的记载,Achior是叙利亚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rdnezzar)手下Holofernes军队中的一名将军。据说犹太女英雄犹滴杀了Holofernes,不久之后Achior就归化为犹太籍。

    [74]出十二38

    [75]此一希腊字desposunoi原文意『属于一个主人』(belongingtoamaster),在当时被用来指明在肉身上与主耶稣有亲属关系的人。

    [76]当时是位于低加波利(Decapolis)附近的村庄。教会历史告诉我们,在初期教会时代,此处是以便尼派(Ebionism)的大本营。以便尼派是高度犹太化的基督徒,他们强调耶稣的人性及其在人性中的出生,甚至因此否认祂的神性。也许这就是为何低加波利附近的人,会流传耶稣及其亲族家谱的原因。

    [77]这是优西比乌引用Africanus说法的结尾。

    [78]指Africanus

    [79]严格说来,优西比乌引用民三六6~7的原则,并非以色列人婚姻的通则,应只适用于拥有产业之女子(如西罗非哈的女儿们)的出嫁。例如马利亚的亲戚以利沙伯,其夫撒迦利亚并非于出犹大支派,乃是出于利未支派。

    第八章希律残杀婴孩并他的悲惨结局——

    1

    基督照着先知所说,在豫定的时间生于犹太地的伯利恒。希律警觉到这项消息,在询问东方星象家之后确认,知道犹太人的王当生于何处。因为着些星象家看见祂的星,使他们长途跋涉;也激发他们热心,要来敬拜这位是神的婴孩。希律充份了解情况,以为他的王位即将不保。他询问国中的律法师,问他们认为基督当生于何处。然后他确知先知弥迦曾宣告[80],祂将生于伯利恒。于是希律根据他从东方星象家确查的时间,下诏杀害在伯利恒和所有附近地区,两岁以内的男婴。他似乎以为,他可以在除掉其他年龄相近的婴孩时,一并将耶稣杀害。

    2

    然而那个孩子似乎预料到此一陷阱,天使通知祂的父母将要发生的事,祂的父母就将祂带往埃及。在福音书神圣的经文中,也有相同的记载[81]。

    3

    此外,值得观察的事还有,希律因杀害婴孩和反对基督所受的报应,神圣的审判立即临及他,甚至在他死去、面对等着他的审判之前,他受审的序幕早已揭开。

    4

    我在此无法描述,他如何污蔑了掌权者应有的福祉:家中灾难连连,妻子惨遭灭命,其他亲戚和密友也被杀害[82]。这些比悲剧更甚的事件,都详载于约瑟夫所着的历史中。

    5

    要明瞭天谴如何惩罚希律一直到死,最好是看约瑟夫在《典籍》第十七册中,叙述希律生命最后结束的情形:『希律的病日益恶化,这是因为神惩罚他的罪。

    6

    这病就像慢火,接触他的人都能感觉得到;他体内的疾病恶化,但却使他极度嗜好饮食,旁人也不敢阻止。他的肠子肿大,而且非常疼痛。湿黏和透明的液体,覆盖了他的脚。

    7

    同样的,他也有腹腔的疾病,腐败使他的下腹生虫。他的呼吸愈发急促,有令人厌恶和不愉快的呼吸。他全身会战抖,而且越来越强烈。

    8

    拥有神圣能力和智慧的人,指出神审判希律是因为他对神大不敬虔。』以上就是该书作者在他的史书中,所提供的一些特别记录。

    9

    在他史书的第二册中,也用以下的话叙述类似关于希律的情形:『这个疾病蔓延他的全身,他为各种痛苦所扰。因为发烧更为严重,全身痒得无法忍受。下腹疼痛不止,足部胀大,如同水肿。他的腹腔发炎,腐败生虫。此外,呼吸更为急促与困难,四肢抽筋。所以,明白神圣事物的人说:这些疾病就是惩治。

    10

    虽然他在痛苦中挣扎,但他仍然苟延残喘,不放弃得医治的盼望。所以,他甚至发明新的疗法。他跨过约旦河,在Callirhoe[83]附近的温水中沐浴。这水流进Asphaltites湖[84],但它的水是甜的,可以饮用。

    11

    因着当时的医生认为,希律必须作一些缓解的治疗。当人将他全身浸在温热的油中,他的眼睛变得更为虚弱,像死了的人一样。他的仆人惊呼,他便苏醒过来。但至终,恢复的希望破灭,他下令分给每一个士兵五十希腊币,并将许多财物送给他的将军和朋友。

    12

    回来之后,他前往耶利哥,完全沉溺于绝望之中。他好似要恐吓死亡般的,继续进行他邪恶的作为。他召集全犹太地各村落中有名望的人,将他们禁闭在竞技场里。

    13

    然后,他召他姊妹撒罗米(Salome)及其夫亚力山大(Alexander),对他们说:『我知道犹太人会因我的死而欢喜,但我要其他人哀悼我的死,也要有壮严隆重的仪式。如果你们愿意执行我的命令,就在我死后,尽快派兵杀掉这些正受看管的人,让全犹太地每一户的人,就算违反他们的意愿,也要被迫在我死的时候为我哀哭。』

    14

    然后作者又写道:『希律甚感痛苦,一面是因他想吃东西,一面又因他痉挛咳嗽。他为疼痛所苦,开始等待命运中的死亡。他拿起苹果和一把刀子,因为他惯于拿刀切开苹果。然后他四处查看是否有人会拦阻他,于是举起右手拿刀自杀。』

    15

    作者又叙述说:『在希律死前,他也杀了自己的儿子,这是他下令杀害的第三个儿子。之后,他就在极端的痛苦中气绝。』

    16

    这就是希律最终的结局。他遭受公义的刑罚,正因他所犯的罪─当他计划除掉我们救主的时候,杀害伯利恒城中的婴孩。这件事以后,有一位天使在梦中向正在埃及的约瑟显现,指示他带孩子和孩子的母亲回去,因这些想要杀害婴孩的人都已死去。福音书的作者还附加说到:『只因听见亚基老接着他父亲希律作了犹太王,就怕往那里去,又在梦中被主指示,便往加利利境内去了。』[85]——

    [80]弥五2

    [81]太二

    [82]希律的执政可谓成功,任内也带来昌盛、太平。但他众妻妾和众子间的彼此斗争,却导致家中灾难连连。在他执政初期,就因怀疑妻子Mariamne的祖父许干(Hyrcanus)图谋叛变,而将之杀害;不久,于西元前六年,他又将妻子Mariamne杀害,她的两个儿子Alexander和Aristobulus也被处决。西元前四年,当希律即将过世之时,又将他的长子Antiparter害死。

    [83]位于死海东岸的一座村庄。

    [84]即死海。

    [85]太二22

    第九章彼拉多的时期——

    1

    历史学家约瑟夫也同样说到,亚基老[86]在其父亲希律死后的执政,也说到亚基老如何因着希律的遗嘱,并该撒奥古斯督的确认,承继犹太人的国。但是十年后亚基老就失去他的王国,他的弟弟腓力(Philip)[87]和小希律(HerodtheYounger)[88]与吕撒聂(Lysanias)[89]一同瓜分政权。

    2

    约瑟夫在他《典籍》第十八册中说到,『提庇留(Tiberius)在奥古斯督统治五十七年之后,继任王位。在他执政第十二年,本丢彼拉多(PontiusPilate)被派立作犹太地的总督,为时十年之久,直到将近提庇留去世为止。』

    3

    有些人刻意提出关于我们救主不实的资料,如此一来就可被证明那些都是错误的。我们有确定的年代、时间,正好证明他们捏造的是谎言。

    4

    他们诳言基督受死于提庇留在位第七年,但当时彼拉多根本还未在犹太地执政。约瑟夫就曾在他的史书中清楚的指出,彼拉多是在提庇留在位的第十二年时,被立为总督——

    [86]亚基老是大希律王之子,曾在罗马受过教育。当希律将其子(亚基老之兄弟)Antiparter杀害之后,就立亚基老为接续他国的人。奥古斯督同意希律在遗嘱中立亚基老为接续者,不过并未立其为王,仅赐予总督(ethnarch)之名。他所管辖的范围包括以都民、犹太、撒玛利亚和一些滨海的城市,占原希律国中疆域之一半。另一半则由他的异母兄弟腓力(Philip)及小希律(HeordtheYoungerorHeordAntipas)瓜分。他生性残忍,因此在他执政第十年时,就因他兄弟和百姓的反抗,而被逐至高卢,并客死异地。

    [87]大希律与妻子Cleopatra所生之子,他在该撒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本丢彼拉多作犹太总督,希律作加利利分封的王时,作以土利亚和特拉可尼地方分封的王(路三1),自西元前四年至西元三十四年。根据历史,他的执政以公义温和着称。

    [88]即希律安提帕(HerodAntipas),大希律与妻子Mathace所生之子,于西元前四年至西元三十九年任加利利和庇里亚地区分封的王。西元三十九年时,他上罗马到皇帝面前为自己争取王位,不过当时已得君王头衔的希律亚基帕(HeordAgrippa,希律安提帕之侄),将控告希律安提帕的诉状送至皇帝面前。结果希律安提帕不但没有高升,他的分封之衔还被剥夺,人也被放逐至高卢,至终死于西班牙。这位希律安提帕就是斩杀施浸者约翰,并将耶稣送交彼拉多的那位。

    [89]路三1

    第十章在基督传道时的犹太大祭司——

    1

    提庇留在位第十五年[90],那时犹太其余的地,分别由希律、吕撒聂和腓力一同管辖,该年也是诳嵷憬啈h执政第四年。主耶稣年三十岁,受了施浸者约翰的浸,并且开始传扬福音。

    2

    根据圣经的记载,主尽职的期间,乃是从大祭司亚那(Anna)[91]到该亚法(Caiaphas)[92]任职的时期。在这两者任职期间,耶稣的教训也告完成。从亚那到该亚法,前后相差不到四年的时间。

    3

    因为在当时,律法的仪式已被废除,祭司职任的权益也被取消,不再有世袭继承的制度。在罗马统治者的管辖之下,各地的人都可随时被任命为大祭司,这些大祭司的任期也未超过一年。

    4

    约瑟夫确曾提到,在亚那到该亚法之间,还有四位大祭司。在《典籍》一书中,他是这么写的:『ValeriusGratus[93]终止了亚那的祭司职任,并提拔Baphi的儿子Ishmael继任。不久之后,他又革除了Ishmael,改派曾任大祭司之亚那的儿子Eleazar,来担任大祭司。接着又在一年后,将祭司职任赐给Camithus的儿子Simon。Simon荣任该职不到一年,又被称为该亚法的Josephus[94]所顶替。』

    5

    可见我们救主尽职的整个时期,不多于四年。从亚那到该亚法,四个大祭司的任期一共四年,每位任期各一年。在福音书的记载中,该亚法是在我们救主受苦结束的那一年,担任大祭司。据此可见,我们救主职事的时期,与前述观点并无不符。

    6

    并且我们的主和救主耶稣基督在开始尽职不久后,就选立了十二人,因着他们比众门徒更杰出,就被称为使徒。此外,祂也差派七十位,两个两个的在祂以先往祂自己将要去的各地各城——

    [90]优西比乌计算提庇留的纪年,是自西元十四年提庇留成为罗马帝国独一统治者起算。然而在福音书中路加所记载的,应是从提庇留与奥古斯督共治期间开始,也就是西元十一或十二年。优西比乌的算法,可能是为了将西元纪年,与耶稣出生之年同步化。不过这样一来,优西比乌的纪年就与历史上正确的纪年间,存在三至四年的差距。

    [91]根据福音书的记载和史学家的考证,亚那在耶稣尽职的时期应是卸任的大祭司。亚那是在西元六至七年左右为叙利亚总督居里纽所任命,西元十五年时被Gratus所废。优西比乌认为耶稣尽职期间曾经过数位大祭司:亚那、Ishmael、Eleazer、Simon以及该亚法。按照历史,亚那、Ishmael、Eleazer、Simon等人作大祭司,必是在Gratus手下,该亚法则是在Gratus末年及彼拉多掌权期间作大祭司。耶稣尽职三年半期间,应皆由该亚法作大祭司,并未经过四任大祭司。优西比乌的说法,与事实考证并不相符。

    [92]优西比乌先提到该亚法是由Gratus任命为大祭司。但Gratus于提庇留十二年为彼拉多所继,因此该亚法开始作大祭司必是在提庇留十一年以前。而优西比乌又说,基督在提庇留十五年开始尽职。若然,则当时该亚法应已任大祭司三年余。不过,优西比乌却说,该亚法是在提庇留十九年左右才出任大祭司之职。读者至此不难察觉,优西比乌在本章中所提出的纪年结构,充满错误与混淆,令人无法理解。

    [93]提庇留于西元十五年任命Gratus为总督,在位约十一年,于西元二十六年时为彼拉多所顶替。

    [94]就是亚那的女婿。(约十八13。)

    第十一章关于施浸约翰和基督的见证——

    1

    在这件事情发生不久以后,施浸者约翰遭小希律斩首。圣经记录了史实,约瑟夫也证实此事,并提到希罗底(Herodias)的名字,她曾是希律兄弟的妻,却嫁给与合法妻子离婚的希律王。希律的前妻是ArabiaPetraea王Aretas的一个女儿,她强迫希罗底在希律还活着的时候,离开她的丈夫。希律因希罗底的缘故杀了约翰,又因Aretas女儿遭恶待之故,与Aretas交战。

    2

    约瑟夫提到,在那场战争中,希律全军覆没,这是他杀约翰之罪的悲惨报应。

    3

    约瑟夫于记载中认为约翰是一个至义之人,他也记录在福音书中关于约翰的见证。他认为希律是因希罗底的缘故而失去他的王国,并且遭下令被放逐,与希罗底一同定居高卢的一个城市Vienna。

    4

    这些事都明载于他的《典籍》第十八册。在同一段落中他也写到关于约翰的事:『对于那些犹太人来说,希律的军队似乎是被神毁灭的,神藉着公义,申了施浸者约翰的冤。

    5

    因为希律杀了约翰这个好人,他劝戒犹太人实行美德,追求向神的公义和敬虔,并要他们受浸。浸礼是因这缘故赐给约翰的,不是为了逃避微不足道的罪,而是为了洁净身体,因着心思已先因称义而得了洁净。

    6

    许多人聚集到约翰那里,因他们乐于听他讲论。希律非常惧怕人们对约翰的信任;又恐怕约翰会鼓动他们叛乱,因为凡约翰建议的事,人们都想去作。在这样困扰的处境中,希律觉得,最好是在约翰影响他们去作甚么新事以前,就将他除掉,免得叛乱发生之后才后悔。在希律的猜疑下,约翰被捆着解去Machaera的城堡,并在那里被杀。』

    7

    在说明约翰的事情之后,约瑟夫又在同一部着作中说到我们的救主:『约在同时,有一位智者耶稣(若可以称他为人)。祂行许多惊人之举,也是乐于接受训诲者的教师,身处犹太人和希利尼人当中。

    8

    这位就是基督。彼拉多将十字架的刑罚加诸于祂,我们的官长虽定罪祂,但那些跟随祂的人并没有因此停止爱他。在第三天后,照着先知所言,耶稣又活活的向他们显现。这些先知曾说到这事,并无数关于祂的奇妙事迹。从基督而得名的基督徒族类,也一直延续。』

    9

    当施浸者约翰和我们救主的见证,藉着希伯来历史学家传授给我们时,那些虚构故事以抵挡这些见证的人,还有什么藉口,使他们的毫无羞耻可以免于被定罪?这些资料就已足够!

    第十二章我们主的门徒——

    1

    根据我们救主的福音书,使徒们的名字已充分为人所知[95]。但至于那七十位使徒[96],却未曾有过名册。据说巴拿巴的确是其中之一[97],他的名字在行传多处并特别在使徒保罗的加拉太书中[98],被显着的提及。与保罗一同致书哥林多的所提尼(Sosthenes),据说也是那七十人之一[99]。

    2

    革利免(Clement)在他的着作Hypotyposes第五部中,也提到矶法(Cephas),就是保罗所说,当他来到安提阿时,所『当面抵挡』[100]的那一位。保罗说到这位与彼得同名的矶法,也是七十位使徒之一[101]。

    3

    被列为使徒以取代犹大的马提亚(Matthias),以及那位与他同被尊为使徒候选人的[102],也被认为配得这七十人之一的名分。人们说Thaddeus也是七十位使徒之一。我在此也要提到一段,流传下来关于这人的记载。

    4

    再者,如果有人用心观察,就会发现在保罗的见证中指出,我们的救主的使徒远超过七十位。保罗说到:『耶稣复活后首先向矶法显现,然后向十二使徒显现;后又一时显给五百多位弟兄看。其中一大半到如今还在,却也有已经睡了的。』[103]

    5

    然后保罗说,耶稣向雅各显现。不过,雅各并不是主的门徒之一,他是主兄弟中的一个。最后,除了这些人以外,还有相当多效法那十二使徒的人,正如保罗就是如此。他在经文中附加说到:『之后再显给众使徒看。』[104]说到使徒们,这些资料已经足够。但关于之前提及之Thaddeus的历史,将叙述如下——

    [95]见太十2~4,路六13~16,可三14~9

    [96]路十1~20

    [97]支持优西比乌说法的最早证据,始于亚历山大的革利免(ClementofAlexandria)。在教会历史的传统中,据传巴拿巴的职事活跃于北非亚历山卓及罗马一带,据说他后来成了米兰的头一任监督,最后在家乡居比路殉道。不过四世纪末米兰监督安波罗修(Ambrose)并未提及此一说法。

    [98]加二1,9,13

    [99]见林前一1。在教会历史上,优西比乌应该是执此看法的第一人。据传他后来成了Ionia一个城市Colophon的监督。

    [100]加二11

    [101]在初期教会中,革利免是将加二11的矶法视为七十人之一,并与使徒彼得区分开来的头一人。对初期教会某些教父(包括优西比乌在内)而言,将加拉太书中被责备的矶法与使徒彼得划清界限,主要目的可能有二:一、维持使徒彼得—罗马教会首位监督—无可指责的地位。二、避免造成两大使徒—彼得与保罗—之间彼此冲突的印象。不过,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这样的作法与这种意图都是不合圣经的明显错误。

    [102]见徒一23,这人即是名为巴撒巴,又称呼犹士都的约瑟。

    [103]林前十五5~6

    [104]林前十五7~8

    第十三章关于Edessa王子的故事——

    1

    我们的主和救主耶稣基督的神性,因祂行神迹的大能,闻名于外邦人中,也吸引了外邦和犹太偏远地区广大的群众。他们都期望,疾病和痛苦能得着医治。

    2

    例如在遥远的幼发拉底河(Euphrates)那边,以大荣耀治理列国的Agbarus王[105],因疾病而受苦,用尽一切人为方法也不得痊愈。当他听人常提到的耶稣,并得知耶稣的神迹为所有人所称许时,就透过信差递送一封请求信给祂,恳求耶稣能救他脱离疾病。

    3

    虽然耶稣没有立即回应他,但仍然写了一封私人信,差派祂门徒中的一位去医治王的疾病,并应许他和他的一切亲人都能得救。

    4

    这个应许不久之后就应验了。耶稣在复活后,回到天上。十二使徒中的多马,被圣灵感动差遣了七十个门徒之一的德丢(Thaddeus),前往Edessa[106]作基督教训的福音使者和先驱。藉着他,我们救主的应许都得着了应验。

    5

    我们有自Edessa城公开文件中所取得的证据[107],当时Edessa城正在王的统治之下。在藏有古代历史和Agbarus王议事记录的公开资料处,我们发现当时论到他情形的资料,仍被保存下来直到如今。我们从档案中取得这些叙利亚文书信,并逐字逐句将之译出。没有甚么比读一读这些资料更好。

    附录一:一封致耶稣的信—由Agbarus王子所着、经传令Ananias速达耶路撒冷

    6

    Edessa王子Agbarus,问耶路撒冷境内超绝的救主耶稣安。我曾风闻你的事迹,以及你不以药物或草药所施行的医治。有人说到你医治瞎眼使人复明;使瘸子行走;洁净患痲疯的;逐出污灵和鬼;医治受苦于长期疾病的人;你也叫死人复活。

    7

    听见关于你的这些事之后,我心里断定你必是二者之一:或是从天而降的神行了这些事,或是神的儿子来作这些事。

    8

    因此我现在写信恳求你来见我,并医治折磨我的病。我也听到犹太人一再向你发怨言,又设计要伤害你。我这里有一座小城,足以容纳你我。』

    9

    他所写的这封书信,应有神圣真理之光的照明。此外,阅读耶稣的回信,也甚有价值。这封篇幅很短却令人兴奋的信,是这样写的:

    附录二:耶稣藉传令Ananias覆Agbarus王来信

    10

    『愿神祝福你,Agbarus。因你未曾见过我,却相信我。有论到我的话说,那看过我的却不信我,未曾见过我的却要相信并得生。你写道,要我前去你那里。但我觉得需要先在此地完成当作的事,因我受差遣原是为此。当这些事成就以后,我就要回到差我来的那位。在我被接之后,我会差遣我使徒中的一位,使他医治你的疾病,赐生命给你和与你同在的人。』

    11

    还有一些以叙利亚文所写的话,附加于这两封信之后:『基督升天后,那称为多马的犹大,差遣七十个使徒之一的Thaddeus前去。当他到达时,留住于Tobias家中。他到达的消息流传开来,他所行的神迹也为众人所知。Agbarus曾致书耶稣,此时他得知耶稣的一位使徒已经来到。

    12

    Thaddeus靠着神的能力,开始医治每一种疾病和软弱,众人都惊奇不已。当Agbarus听到Thaddeus行作大事和奇迹,并他如何在耶稣基督之名里医治人,他就开始猜想,这人必是耶稣所写,在被接之后要差来医治他疾病的那一位。

    13

    于是Agbarus将与Thaddeus同住的Tobias叫来,问他说:『我听说有一位来自耶路撒冷、大有能力的人,住在你家里,他在耶稣的名里医治了许多人。』他回答说,『是的,我主,有一位陌生人来与我同住,祂行了许多神迹。』Agbarus说:『将他带来这里。』Tobias回到Thaddeus那里,对他说,『Agbarus王差遣我引导你到王那里,好医治他的疾病。』Thaddeus回答说,『我会去他那里,我本是在能力中受差遣。』

    14

    次日,Tobias一早起来,带着Thaddeus到Abgarus那里,他来的时候,贵冑们已经列席,围绕在他旁边。王一出现,使徒Thaddeus脸上透出惊人之貌,显于Agbarus。Agbarus一见这景象,大吃一惊,立刻向他行礼。众人都感惊讶,因为除了Agbarus之外,无人见到此一异象。

    15

    于是Agbarus问他,是否他真的是神的儿子耶稣所差遣的门徒,因耶稣曾说到要医治他的病,并将生命赐给他和他的亲戚?Thaddeus回答说,因为你在那差我来的耶稣基督里,有极大的信心,因此我受差到你这里。此外,如果你以日渐增长的信心来相信他,你心里祈求的就能够得着。

    16

    Agbarus回答说,我极为相信祂,若非我顾虑罗马帝国而打消了念头,我早想采取行动,毁灭那钉死耶稣的犹太人。Thaddeus回答说:我们的主神耶稣基督已经完成祂父的旨意,被接到父那里去了。

    17

    Agbarus对他说,我信祂和祂的父。于是Thaddeus说,我在同一位主耶稣的名里给你按手。按手之后,他马上从他的病和痛苦中得了医治。

    18

    因此,Agbarus大为惊奇,就像他所风闻的耶稣,现在他藉着耶稣的使徒Thaddeus,也得着医治。Thaddeus没有用任何医药或药草就医治了他,并且不仅他得医治,为痛风所苦的Abdos也得医治。他也伏在Thaddeus脚前,接受他的祝福,藉着亲手的触摸得着医治。那城中许多人都藉着这位使徒得着医治,他行神迹及大事,又宣扬神的话。

    19

    这事以后,Agbarus问Thaddeus说,你藉着神的能力作了这些,都是神迹奇事。但除此之外,我请你还要告诉我关于耶稣的来临,祂的出生,还有祂的能力,就是我们所听见祂行这些事时所凭藉的能力。

    20

    Thaddeus回答说,我现在不对你说。但我是为了宣扬神的话而受差遣到外邦,因此你若明天召齐城中所有百姓,我就要当他们的面,宣扬神的话,把生命的种子撒到他们里面,告诉众人耶稣的来临,祂的所是,祂的职任,父差祂来的目的,也要说到关于祂工作的能力,祂向世人宣扬的奥秘,藉着何种能力行作这些事,祂崭新的传道方式,祂低微的情形,祂受藐视的外表,祂如何倒空自己,降卑祂的神性以至于死,祂从犹太人所受的一切苦,祂如何被钉死十架,下到阴间,从那未曾有人冲破的阴间里出来,带着历代已死的人一同复活。这就是祂如何独自降下,却带着多人回到父那里去。

    21

    然后祂如何坐在天上之神—就是祂父—的右边,充满荣耀,祂如何带着荣耀和能力再临,要审判一切死人和活人[108]。所以Agbarus吩咐他的臣属,清早前来聆听Thaddeus的传讲。后来,Agbarus吩咐人致赠Thaddeus金银,但他不肯接受,并且说,我们既将所有的留下给人,怎么还会去接受别人的东西?』

    22

    这些事发生于三四○年[109],我们将叙利亚文逐字照原意翻译过来,盼望对我们能有益处——

    [105]Abgarus是大约自西元前九九年至西元二一七年Edessa诸王共有的名字,与耶稣同时代的Agbarus是AgbarusUcomo,在位期间是自西元十三至五十年。

    [106]位于米所波大米北方、幼发拉底河边的一个城市。

    [107]历史神学家对于优西比乌这些书信来源的可信度,有许多不同的看法与争议。不过,五世纪的亚美尼亚(Armenian)史学家MosesChorenensis曾在Edessa作过多年研究,证明Edessa的确有大量的档案资料。另外,本段中所提及的两封信,也存在叙利亚文的早期版本。不过,绝大多数的学者都认为,虽然福音有可能在初世纪时就已传至近东一带,但这些书信的内容可信度仍然存疑。不过,学者们并不认为,这些书信是由优西比乌自行伪造,而是认为这些轶闻传说早已存在并流传,只不过后来为优西比乌采信罢了。

    [108]优西比乌记载这事,指明在基督复活不久之后,福音的要纲可能已经传到米所波大米一带。这一段文字中简略提及基督职任的目的、祂的成肉身、在世为人、受苦、被钉、下到阴间、复活、升天、再临与审判,其模式与初期教会通行的信经,有异曲同工之妙。

    [109]根据史学家考证,Edessenes三四○年约是在西元三十一年。
未分卷 卷二
    卷二

    目录——

    引言

    第一章基督升天,使徒奔跑赛程

    第二章提庇留(Tiberius)从彼拉多(Pilate)得知基督并敬重祂

    第三章基督徒信仰快速普及世界

    第四章提庇留死后,Caius(Caligula)任命Agrippa作犹太人的王,并将希律(Herod)惩以终生放逐。

    第五章Philo以使节的身份代表犹太人晋见Caius

    第六章各样恶事压迫犹太人,因他们无所忌惮地反对基督

    第七章彼拉多自取灭亡

    第八章革老丢(Claudius)统治时的饥荒

    第九章使徒雅各殉道

    第十章神圣审判临到残害使徒们的希律

    第十一章冒牌的丢大(Theudas)与其从者

    第十二章Osrhoenians王后Helen

    第十三章术士西门

    第十四章彼得在罗马城传扬福音

    第十五章马可福音

    第十六章马可首次将福音传给埃及的居民

    第十七章Philo记载埃及的苦修者

    第十八章Philo传给我们的书

    第十九章在逾越节,灾难临到耶路撒冷的犹太人

    第廿章尼罗年间在耶路撒冷发生的事件

    第廿一章使徒行传提及的那一个埃及人

    第廿二章保罗以罪犯的身份从犹大送到罗马,在辩护之后,他从一切的罪得着赦免

    第廿三章主的兄弟雅各的殉道

    第廿四章马可之后,Annianus被任命为亚历山卓城的第一位主教

    第廿五章在罗马,因尼罗的迫害,保罗和彼得配为宗教的缘故殉道

    第廿六章犹太人受无数恶人、恶事折磨,至终和罗马人发生战争

    引言——

    1

    为了引导您阅读本书『初期教会历史』,我们尽力地提供必要的细节,包括那『救恩之道』的神性及我们所教训信条的古风,如基督徒所活传扬福音的生活。这些细节连同基督末了几年的为人生活、受苦、选立使徒等境遇,我们在前一章各个简约的主题中已讨论并举证过了。

    2

    这里,我们将检视基督升天后的情景,并从圣经,必要时也由其他参考文献申述之。

    第一章基督升天,使徒奔跑赛程——

    1

    首先,如前题,主的门徒之一马提亚(Matthias),藉摇签取代了卖主的犹大,列为十二使徒之一。同时,使徒们藉着祷告并按手,任命了七位执事[1]服事众人,司提反(Stephen)正是他们当中的一员。似乎按着定旨,于命定的时辰,在主身后,司提反成了第一位遭群众以石头打死的人,他们也曾杀害了耶稣。以基督得胜的殉道者之名,司提反率先领受冠冕。

    2

    其次,雅各被称作我们主的兄弟,因他也是约瑟的儿子。虽然福音书中明确陈述:『他们还没有同居,马利亚就被看出怀了孕,就是她从圣灵所怀的。』(太一18下。)人们仍因童女马利亚许配了约瑟,将约瑟算作基督的父亲。(译者注:参路三23。)雅各是首位接受耶路撒冷教会监督之任者,并因他超特的美德,时人称他义者雅各(JamestheJust)[2]。

    3

    革利免(Clement)的着作Institutions(即Hypotyposes)第六册,如此说到这事:『彼得、雅各、约翰确是我们的主所喜爱的,我们的救主升天后,他们并没有为尊荣争竞,反而拣选义者雅各作耶路撒冷的主教[3]。』

    4

    同书第七册也写到:『主于复活后,将知识的恩赐分授义者雅各、约翰和彼得,藉由他们传授于其他使徒,使徒们传于七十门徒,巴拿巴是七十人之一。』

    5

    然而,这里有两个雅各:一位是义者雅各,遭人由殿翼扔下后,以漂布的棍棒殴打致死;另一位则被斩首。保罗于其书信中也提及义者雅各:『至于别的使徒,除了主的兄弟雅各,我都没有见过。』(加一19。)

    6

    在此同时,我们救主论及Osrhoenians王的允诺实现了。因着神圣的推动,多马差派Thaddeus作传扬者并福音使者,宣扬基督的信仰;从当地的公开文件我们证实这事。

    7

    Thaddeus来到这些地方,以基督的话医治了Agbarus,并行奇特的神迹,震惊了所有的人。他的工作充分地预备人心,尊崇基督的大能,把他们作成了救主信仰的门徒。直至今日,Edessa全城仍归服基督圣名;没有其他地方,如同他们如此受到救主恩慈的丰厚眷临。

    8

    参考当时文献所呈现的资料,已够多了,现在让我们回到圣经。司提反殉道之后,在犹太人中间,兴起了第一次,也是最大的迫害,耶路撒冷的教会遭逼迫,除了十二使徒之外,门徒四散于犹太、撒玛利亚之间,根据圣经,一些人也到了腓尼基、居比路和安提阿等地,他们还不敢冒险向外邦人传福音,仅仅对犹太人传讲。

    9

    同时,保罗却进到信徒家中,连男带女拖出去,下入监里,教会既遭毁坏,就变得衰弱了。

    10

    神所任命的执事之一腓力(Philip),随着四散的门徒来到撒玛利亚。他充满了神圣的能力,向当地居民传讲神圣的话语,神圣的恩典大大与他同工,甚至,术士西门(SimonMagus)连同许多其他的人,都为他的传讲所吸引。

    11

    西门名气不小,对遭他假冒欺骗的群众极有影响力,因人们以为他有神的大能。腓力藉神的大能,行了许多奇特神迹,令西门大感惊奇。他狡猾并装假,佯称在基督里的信仰,甚至也去受了浸。然而,更令人吃惊的,直至今日,那些沿袭西门如此卑鄙异端的人[4],仍在实行假冒的浸礼。

    12

    这些人随着他们的始祖,巧妙迂回地进入教会中,灌输暗昧、毁坏、无药可救的毒素,如同瘟疫、痲疯般败坏受感染的人。当然,许多人的恶行被识破,并被逐出教会。西门则为彼得看穿,遭受应得的惩罚。

    13

    藉由神圣的主宰,救主福音的宣扬逐日进展,带领衣索比亚女王的官员,使其成了第一位自腓力领受圣言奥秘的外邦人。异象引导着使徒去教导他,使他成了全世界信徒中初熟的果子。有此一说,他是第一位,在他回国的路上,宣扬神的知识并我们救主在人间有益的居所[5]。事实上,在他身上应验了一个预言:『古实人要急忙举手祷告。』(诗六八31下。)

    14

    在此之后,不是由于人,也不是藉着人,乃是藉着耶稣基督自己及叫祂从死人中复活父神的启示,神所选定的器皿保罗(Paul),领受天来的启示、异象与说话,尊荣地蒙召并被设立为使徒——

    [1]根据行传六章,此七人乃『有好名声、被圣灵充满、智慧充足的人』,并非当时教会中之执事(deacon)。此七人为耶路撒冷教会执事一说首次出现于Irenaeus的AgainstHeresies,I.26.3;III.12.10,IV.15.1,之后亦见于Cyprian的着作中,到第三世纪时成为罗马教会认可的教训(因此当时罗马教会虽有四十六名长老,却只有七位执事),之后就成为一般信徒普遍接受的传统,连许多近代神学家也不能免俗。不过在教会历史上,并非所有教父都盲目的同意这种偏差看法,四世纪的Chrysostom于HomilyontheBookofActs中就否认此七人为耶路撒冷教会的执事。另外,也有近代学者(如A.C.McGiffert)从各种角度分析,认为这七人更可能是当时教会的长老(elder)。不过,无论是否为执事或长老,都不过是缺乏直接证据的推测而已。

    [2]新约圣经并未称雅各为义者。根据作者Eusebius(本卷第二十三章)的说法,是Hegesippus首次说到雅各因其高超义行,在基督耶稣的时代就已被如此称呼。教会历史上称雅各为义者,并非出自新约圣经,乃是一种教会中流传的传统说法。

    [3]研究教会历史的学者,一向对雅各如何成为耶路撒冷教会领头者的过程甚感好奇。按照行传、加拉太等书的背景及内容来看,主升天之后,雅各很快就在耶路撒冷教会中得着领头的地位。当保罗首次(约主后三十七或四十年时)去耶路撒冷时,雅各已与彼得同列为使徒(加三18~19)。主后五十年(或五十三年),保罗再去耶路撒冷时,在耶路撒冷交通到关于外邦人得救之事,那时雅各在耶路撒冷教会有领头的权柄,保罗也称他为柱石之一(加二1~10,徒十五1~21)。不过,有些教会历史学者将雅各列为耶路撒冷教会首位监督(主教)的说法,就根本不合圣经原意。Eusebius此说也不合实情,因为事实上,教会阶级化组织是第二、三世纪以后才出现与成形,经由人为手法产生的发展,不是初期教会正常的实行。

    [4]Eusebius在此说的,是初期教会普遍的信仰。行传八章记载行邪术的西门企图以金钱换取恩赐,却没有说到他教导任何异端的教训。不过有许多初期教会的教父,如Justin、Irenaeus、ClementofAlexandria等,却一致相信这位西门就是异端教派Simonians(一种Gnosticism)的祖师。随着教会历史的发展,行传八章的西门渐渐被认为是一切异端的来源。

    [5]根据教会历史的资料,在衣索匹亚最早有关基督徒信仰的资料,是在第四世纪。不过Irenaeus说到,该名太监回国后就广传福音,将基督徒的信仰带进古实。Eusebius的观点是来自Irenaeus,这样的观点可能性相当高,我们没有理由肯定或否定这样的推测。

    第二章提庇留(Tiberius)从彼拉多(Pilate)得知基督并敬重祂——

    1

    如今我们救主的名声远播,祂的复活与升天格外引人注目。当时列国的统治者间盛行一个惯例,将新鲜事呈报大帝,以免他错过任何事。本丢彼拉多(PontiusPilate)呈给提庇留(Tiberius)一份报导我们的主从死人中复活各面的记录[6],这事早已传遍了巴勒斯坦(Palestine)全地。

    2

    彼拉多于文件中暗示,他查考了有关基督的神迹,特别是祂从死人中复活这件事,许多民众相信祂就是神。提庇留将此事带到元老院(Senate)。按着罗马人古时的律法,列名诸神之中,须经元老院表决宣布。表面上这件提案遭拒绝,理由是他们尚未察验这事;然而实际上,福音的健康教训何需人的肯定或协助?

    3

    如此,元老院拒绝了当时流传于世的救主信仰。提庇留则未改初衷,没有做出任何不当的事来反对基督的信仰。

    4

    以下是特土良(Tertullian)的见证,此人精通罗马法律,各面成就卓越,在罗马权贵中相当着名[7]。于其着作ApologyforChristians[8](曾翻译成希腊文),他以罗马人的语调用自己的话,如此写到:

    5

    『我想自其源起说明这些律法,古老的法条:「元老院认定之前,君王不当以任何人为神献祭。」MarcusAurelius根据此法条处置Alburnus这个偶像,此案例支持我们的信条『神位人授』。神若不能取悦于人,将不视为神。按这程序,人应该对神宽大些。

    6

    因此提庇留统治时期,基督的名遍传各地。当这教训从起源处巴勒斯坦传于提庇留,他非常欣赏[9]并开始与元老院沟通,但元老院因这法案不是由他们提出,加以拒绝。提庇留延续他的想法,甚至威胁要治死那些控告基督徒的人,乃是神圣的主宰将此想法赐给他。如此,福音在起头有了较多的自由,而能传播于世界各角落。』——

    [6]Tertullian在ApologyXXI中也说到这事。

    [7]Tertullian于二世纪中生于北非迦太基,他的父亲是一名罗马军队的百夫长,而他自己则是在严格的训练下,成为一名律师和诗人,约在一八○成为基督徒,之后任教会的长老。到了主后二○○年,他转向支持Montanism(孟他努主义),直到他二二○年死去。虽然他早年在教会中作长老,不过因着他晚年支持发源于他家乡的Montanism,又与罗马教中独身主义者唱反调,娶了妻子,因此也被许多天主教历史学者所批评。不过,他的学养深厚,又擅长文字,因此他的着作数量多并且水准也高,尤其他的三一神观,在信仰发展的历史上,更是伴演了极重要的角色。

    [8]这是Tertullian最着名且最有价值的着作,一般认为完成于主后一九七年左右。教会历史学家Schaff曾评此书为『在教会的英雄年代中,最优美的记念碑之一』。

    [9]虽然Tertullian如此认为,并且Eusebius也照样引用,但实际上这应该是当时错误的传说。

    第三章基督徒信仰快速普及世界——

    1

    如此,那时随着天来的应和,救主的信条如阳光般迅速照亮遍地[10]。现今,正应验了神圣的谕言,受祂感召的福音使者和使徒们声传全地,语及四方。

    2

    在各城各乡,教会繁茂快速兴起,如丰饶的谷仓满了各样的人。他们一度因祖宗遗传的迷惑,迷信偶像崇拜,受古老陋习羁绊,如今经由福音使者的教导和神迹,藉基督的大能得了释放。他们宛如蒙拯救脱离严厉的头目一般,得着释放脱开最严酷的桎梏,一面弃绝诸神、群魔,另一面承认独一的真神,就是万有的创造主。救主将启发的、合理的敬拜植于人心,他们受其感化,以真实虔敬之礼尊崇神。

    3

    神无偿的大爱洋溢万国,哥尼流经由神圣的异象,并彼得的协助,带同他的全家,在巴勒斯坦、该撒利亚,首先接受基督的信仰。同样地,在安提阿,许多希腊人信入耶稣,那些因司提反受逼迫而四散的信徒,将福音带给他们。在安提阿的教会兴旺并且人数繁增,众多的教师从耶路撒冷而来,包括巴拿巴、保罗[11]及许多其他的弟兄。就这样,在这难得的沃土上,基督徒(Christian)这谑称[12]萌发了。

    4

    申言者的一位Agabus豫言饥荒迫在眉睫,于是保罗、巴拿巴受托前往救济弟兄们的需用——

    [10]就实际情行来看,说当时基督教已传遍全地,是一项较为夸大的说法。因初期教会相信主再临以前,福音要先传遍全地。因此这一说法,也指明他们等候主来的热切期盼。

    [11]当时还称为扫罗。

    [12]希腊文,Christianos,字尾-ianos是拉丁形,指某人的依附者,应用于罗马帝国中属于大家庭的奴仆。那些敬拜罗马皇帝该撒(Kaisar)的人,称为Kaisarianos,意即该撒的依附者,属于该撒的人。当人相信基督,成了跟从祂的人,就使罗马帝国中有些人认为,基督是他们该撒的对头。于是在安提阿(徒十一26),他们开始称跟从基督的人为Christianoi(基督徒),即依附基督的人,作为辱骂的绰号、名称。因此本节说,若因是基督徒受苦,却不要羞耻。那就是说,如果有信徒因逼迫者轻蔑的称他为基督徒而受苦,他不该觉得羞耻,倒要因着这名荣耀神。今天基督徒这名称该有正面的意义,就是属基督的人,与基督是一的人;不仅属于祂,更因与祂生机的联结,有祂的生命和性情,并且在日常生活中凭祂而活,甚至活祂。我们若因是这样的人而受苦,就不该觉得羞耻,倒要凭圣别佳美的品行放胆承认,以显大基督,在这名里荣耀(彰显)神。(摘自新约圣经恢复本彼前四章十六节注1)

    第四章提庇留死后,Caius(Caligula)任命Agrippa作犹太人的王,并将希律(Herod)惩以终生放逐——

    1

    提庇留在位二十二年,死后由Caius继任,他立刻授予Agrippa[13]全犹太人的管制权,并任命他作王统领Philp和Lysanias的领地。不久,希律和他的妻子Herodias因犯罪无数,遭处终生放逐,他的领地也归于Agrippa。我们的救主受难与这希律有关。约瑟夫(Josephus)也见证这些事。

    2

    Caius在位期间,Philo[14]名声日隆,不仅在同侪当中,连外地人士也都知道他的学识卓越。在亚历山卓城(Alexandria),作为希伯来人的后裔,他的出生和家世不亚于任何人。

    3

    他的着作证实,他曾竭力并广泛地研究神圣的经典[15],和祖国的制度,同时,他是Plato和Pythagoras学派的狂热信奉者[16],杰出超特,众所公认;因此他擅于哲学并对异国有广博的知识,并不在话下。

    [13]即希律亚基帕一世(HerodAgrippaI),他是HerodtheGreat之孙,Aristobulus之子。他在罗马受教育,赢得Caius的喜爱。当Caius登基之后,他就取得Philip和Lysinias的分封之地;主后三十九年他取得Perea和Galilee。Caius死后,继位者Claudius指派他作Judea和Samaria的王,这使他成为全Palestine的统治者。他是个犹太人,严守律法传统,并因此成功的赢得犹太人的支持。在他任内,义者雅各被斩,彼得也被下监。他至终于主后四十四年死于一场重病。(见本卷第十章)

    [14]Philo是出身北非Alexandria高阶家庭的犹太人,约生于主前10-20年,卒年不详。没有人知道他的成长背景,只知道他在主后四十年曾表犹太人出使罗马。Jerome指出他应是生于一个犹太祭司家庭,不过Eusebius却不以为然,史学家Josephus也在他的Antiquities中记载过此人。Philo是一名犹太哲学家,一生完全浸淫在希腊哲学的领域中,尝试将犹太思想与希腊哲学结合,因此他的教训也深深影响初期基督徒信仰的发展方向。他的着作丰富,涵括解经、史学及哲学各方面,大部份的作品都存留完整。

    [15]即犹太人的圣经。

    [16]Philo熟稔希腊各家哲学思想及着作,甚至也推崇这些人及其作品。因此他自己的作品当中,处处可见Plato、Stoic、Pythagoras等人的风格。而Plato的着作,无论是在思想和文辞运用方面,对他有特别深厚的影响。

    第五章Philo以使节的身份代表犹太人晋见Caius——

    1

    第五章,Philo记录了Caius统治时犹太人的苦难。他叙述Caius的疯狂,Caius自称为神,并滥用能力犯罪,造成无数迫害。他也提到当时以色列人的惨状,以及他亲自参与使节团,为了在亚历山卓城的同胞,去了罗马[17]。当他在Caius面前为了他祖宗的律法和制度申辩,得到的却是戏笑与嘲弄,甚至几近杀身之祸。

    2

    约瑟夫所着Antiquities第十八册对这些事有以下的记载:『居住在亚历山卓城的犹太人和希腊人中间起了叛乱[18],因此每个团体各推三位代表一起晋见Caius。

    3

    亚历山卓城的代表之一Apion[19],毁谤、中伤诋毁犹太人。他说,犹太人藐视Caesar的尊荣,当人人顺从罗马帝国,为Caius建殿筑坛,以他为神之时,只有犹太人认为,立像尊荣Caius,并对Caius的名发誓,都是极为羞辱的事。

    4

    Apion发表许多严苛的责难,盼望藉此激怒Caius,他似乎办到了。犹太使节团的首席是Philo,各面都十分优秀,也是AlexandertheAlabarch[20]的兄弟,熟悉哲学,预备好要反驳这些控告,但Caius甚至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5

    Caius命令Philo即刻离开,从Caius怒火中烧可以明显地看出,他正酝酿极为恶毒的事,就是攻击犹太人。Philo蒙羞着离开,但他却告诉同行的人,要受安慰,因为表面上Caius是向犹太人暴怒;但事实上他是向神挑衅,对自己不利。』

    6

    以上为约瑟夫所述。Philo描述的使节团,特别精确的纪录发生在他身上的细节。略过大部分的篇幅,我仅愿意陈述部分片段向读者举证,说明这些接二连三地发生在犹太人身上的灾祸,这都是因为他们作恶反对基督。

    7

    首先Philo说到,当提庇留执政时,Sejanus在罗马十分得宠,他竭尽所能要将犹太民族连根拔起;彼拉多,就是使耶稣受害于他监督之下的那位,在犹大地想要对耶路撒冷的圣殿作一些不合犹太人的事。圣殿存在一天,他们就无法平息——

    [17]这次出使的原因,导因于Alexandria城内犹太人与希腊人之的冲突。这发生于主后三十八年的流血冲突,持续有一年之久。到了主后四十年,希腊人派遣特使上到罗马,企图维护他们的权益,并向皇帝请求驱逐Alexandria城内所有的犹太人。犹太人也不干示弱,派遣了以Philo为首的特使团前去罗马。但结果正如Eusebius所言,犹太人所受的待遇反而更为悲惨,直到Caius死去,Claudius继任,才重新恢复信仰的自由与原本享有的权利。

    [18]这次发生在Alesandria的判乱起于Caius刚即位之时(主后三十八年)。犹太人自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theGreat)以来,除了少数情形以外,一直在Alexandria城中享有较高的待遇,也一向是该城内势力最大的种族。他们拥有最完整的公民权,与希腊人平起平坐。但罗马帝国取代希腊帝国后,犹太人与希腊人都成为二等公民,臣服于罗马人之下,然而他们的社会地位,仍较其他种族为高。犹太人与希腊人因教育进步所带来的富裕和优越,遭来临近其他种族的妒嫉。当罗马人向臣属民族强征重税时,埃及低阶贫困的人民对犹太人及希腊人的不满,终于在Caius即位不久后爆发出来。而犹太人拒绝敬拜Caius为神,就成了他们被希腊人及其他种族攻击的口实,也成为Caius对犹太人不满的主要原因。

    [19]Apion是Alexandria城着名文学家及学者,为希腊使团之首,是犹太人的死对头。他写了两部着作—EgyptianHistory及AgainstTheJews极力攻击犹太人。Josephus也因此写了名着AgainstApion作为回应,并暴露Apion的无知与错谬。

    [20]Alabarch是Alexandria城的犹太官长,他是一名极为富有且深具影响力的犹太人,为城中所有犹太人所敬重。他的儿子TiberusAlexander还在主后46年被任命为犹太地的总督。

    第六章各样恶事压迫犹太人,因他们无所忌惮地反对基督——

    1

    提庇留死后,Caius继位,不仅普遍的对众人施以数不清的暴虐,还特别折磨整个犹太民族[21],我们能立刻从Philo的宣告中得知,他是这样写到的:

    2

    『Caius对众人的行为和态度极为反覆无常,特别反应在犹太人身上,他对犹太人格外有敌意,他侵占所有城市中犹太人的敬拜场所,据为己有,从亚历山卓城开始,在各处设满了他的雕像或塑像。这类敬拜之事原来随居民自主,现在则完全依令行事。连圣城的圣殿原是完好如初、不可亵渎的避难所,他也将其改换并转变为自己的殿宇。对外称作「Jupiter显灵—小Caius的殿」。』

    3

    Philo在他第二部书原题作「论美德」(OntheVirtues)的篇章中,叙述了前述帝国时期亚历山卓城中,更多发生在犹太人身上无法形容的惨剧。约瑟夫也同意其论述,他似乎相当清楚自彼拉多时,耶稣受难后,犹太民族的悲剧逐渐增多。

    4

    我们现在来说说,约瑟夫于JewishWar第二册中是怎么说的:『彼拉多受提庇留委以犹太省长,晚上带着包裹好的该撒像进入圣殿。隔天,犹太人中间发生大骚乱,邻近的人大惊失色,视之为对其律法规范的轻蔑、毁誉,因他们不允许在耶路撒冷设立任何偶像。』

    5

    若与福音使者的着作作比较,你会发现,不久之前他们还对同一位彼拉多一次又一次,一再大声喊说:『除了该撒以外他们没有别的王。』

    6

    约瑟夫记录了另一件突发惨案,过程是这样的:『这些事之后,彼拉多引发了另一件争议,花费Corban的公帑,兴建一条长约三百斯泰底亚(stadia)的水道,人民叹息不已。当彼拉多到耶路撒冷,他们包围法庭并高喊反对言论。

    7

    彼拉多早已料到这样喧嚣的场面,于是安排他的武装士兵着便衣,预先穿插在人群当中。他们不配剑,但带棍棒,以对付争闹的人。当彼拉多从法庭使了一个暗号,争闹的犹太人开始被一棍接一棍地殴打,甚至致死,许多人也在这场格斗中遭同胞践踏而死,群众因有不幸者丧生而遭到吓阻,始维持和平。』

    8

    除了上述耶路撒冷城中发生的事,约瑟夫也提及其余无数的动乱,描写暴动、战争、毒计,一个接着一个不断在城区和整个犹大发生,直到Vespasian围城,侵吞了他们。这是神圣正义追讨犹太人离弃并杀害基督的罪——

    [21]Caius敌对犹太人的主因,是当其他臣民皆敬拜Caius为神时,犹太人仍坚拒敬拜Caius。Alexandria城中的犹人因此受到极大的逼迫。在耶路撒冷,Caius甚至要求犹太人将圣殿献给他并敬拜他,不过藉着当时在Rome他所信任之Agrippa的折冲,他至终收回他的要求。不过,按照当时历史记载,罗马境内的犹太人,都因此受到Caius的迫害。

    第七章彼拉多自取灭亡——

    提起Caius在位时的事,我这样说将我们救主钉死的行政首长彼拉多应不为过:他落到一个下场,自作多孽,自食恶果[22]。记录时代兴替并Olympids的一班希腊历史学者为此下了一个结论:『神圣正义似乎没有延迟对他的审判。』——

    [22]Pilate的倾倒与他误杀Samaritans有关。主后三十五年左右,一名Samaritan的领袖答应将据传摩西在基利心山上埋藏之宝藏的详情禀报Pilate,Samaria各保障中的人,也成群一同前往。不过Pilate却以为这些Samaritan有叛乱意图,因此出动大军屠杀了他们。Samaritan因此向Syria总督Vitellius控告Pilate,于是Pilate于主后36年被召至Rome,但到了Rome之后他发现Caius已死而Tiberius继位,结果他无法合理解释他误杀人的过错,于是他被Tiberius贬至Gaul的Vienna,并死于该地。传闻他乃是在Vienna自杀身亡。

    第八章革老丢(Claudius)统治时的饥荒——

    1

    1Caius在位不到四年,革老丢(Claudius)继位,统治罗马帝国。当他统治时,饥荒蔓延全地。关于这事,历史学家遗留下来的记录,却是与我们的信条相去甚远;使徒行传乃是说到申言者亚迦布(Agalus)豫言了一个突然临到全地的饥荒,得了应验[23]。

    2

    2路加记载革老丢在位时的饥荒,并安提阿的弟兄们,依个人的度量奉献,托保罗和巴拿巴将捐项送至犹太各地,接着在行传中作了以下的记录——

    [23]参行传十一章

    第九章使徒雅各殉道——

    1

    1『那时(明显地他指革老丢在位之时)希律王[24](HerodtheKing)想要为难教会,用剑杀死了约翰的兄弟雅各。』(译者注:徒十二1~2。)

    2

    2哦,雅各!革利免于其Institution(即Hypotyposes)的第七册加添了一段宝贵的叙述,显然的是根据他祖宗的遗传记录的[25]。他说到雅各见证他信仰的作为,连引他到审判台的那人也深受感动,因而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3

    3因此当两人一同被带去受死,在路上那人要求雅各赦免他,雅各考虑了一下,回答说,『平安归于您。』并亲吻他,然后他们同时被斩首。

    4

    4如同圣经所记,那时希律见处死雅各能讨好犹太人,就抓了彼得,并下在监里。若非天使夜间向他显现,并奇妙地将他从监牢里拯救出来,为着能自由的宣扬福音,否则他几乎也因同样残忍的计谋而死。这是神对彼得的眷顾——

    [24]即HerodAgrippaI。

    [25]Clement的Hypotyposes已经失传,这段关于使徒雅各殉道的记载,只有Eusebius保存下来,实在弥足珍贵。事实上,Clement也应该是藉着口述的传统,记录这段文字。在教会历史的记录中,Eusebius特别保存了许多关于使徒们及其跟从者的传说,我们如今很难断定其真实性,不过学者认为这段关于使徒雅各的记载,可信度相当高。

    第十章神圣审判临到残害使徒们的希律——

    1

    希律王意图反对使徒们的行动没有持续多久,反而神圣公义的报应就临到他。如使徒行传所记,他来到该撒利亚(Caesarea)参加一项重要的节庆活动,穿着光彩夺目、皇室气派的服装,从法庭的高处向群众高谈阔论,他们都为他的演说喝采:『这宛如神的声音,超乎众人。』圣经叙述:『主的使者立刻击打希律,因为他不归荣耀给神;他被虫所咬,气就断了。』(徒十二23。)

    2

    同样的,就此事件,我们看见圣经的记载,与约瑟夫的历史奇妙的吻合。约瑟夫在Antiquites第十九册平易地加上他的见证,他这样叙述这神迹:

    3

    『希律治理犹大全地满了三年,来到先前称为『StratoTower』的该撒利亚城[26]。他呈献一些演出以尊荣Caesar,节庆则是为着他的安全,当时来自全省各地的权贵名流,人数众多。

    4

    节目活动第二天的清早,希律身穿织工精巧的银缕衣,来到戏院。那银缕衣,令人赞叹地闪耀,泛射耀眼可畏的光泽,将晨光映射在那些注视的人身上。

    5

    当下那些阿谀者,多方的喧嚣欢呼,并非称他良善,反称他为神并恳求其天道,例如,「我们敬畏您远超过仅是人,从今后我们认您远超必死的造物。」

    6

    王既没有申斥也不否认他们不虔的媚语。才不久,他起来看见,天使在他的头上,他立刻警觉这是个恶兆,之前这兆头曾是他成功的理由[27],接着痛彻心腹,肚腹翻腾,受剧痛粗暴地折磨。

    7

    当下,转过身来对他的朋友说,「你所称为神的「我」,现在被迫离世,不必太久,我的死将证明你们的谬误,你们称我作不朽坏的,现在却不得存活,神所命定的结局,我们无法抗拒。并非我们不光彩的度过了此生,它曾是那么辉煌,您看见了那光采那么被高举。」在他说话同时,疼痛遽增,他被火速送进宫殿。

    8

    王随时将驾崩的消息,遍传了众人,但照着国家的礼仪,民众带着妻小,披麻为着王哀求神,遍地满了哀伤和哭泣[28]。然而王躺在高处的内室,俯望他们如泄了气般伏在地上,也忍不住流下泪来。连续四天肚腹剧痛后,他过去了,

    9

    他享年五十四岁,在位七年。在位头四年,正值Caius作罗马该撒,前三年,掌管Philip的领地,第四年又接收了希律的领地,之后革老丢在位,又作王三年。』

    10

    目前为止,约瑟夫在此的陈述,如同其他篇章,我不得不赞叹,他与圣经的一致,若您发现王的名号有差异,然而时间和事实都证明是同一个人,这可能是笔误造成名字的改变,或他有两个以上的名字,如同许多其他的例子所见——

    [26]Caesarea在Strabo时代只是一个位于地中海岸称为Strabo’sTower的小村落,到了主前10年HerodtheGreat将其建造成为Caesarea城,并迅速成为罗马帝国在Palestine地的首善之都。在基督徒信仰发展史中,Caesarea随后产生一些重要的学派,也成为一处重要的教会,Eusebius本人也曾在该城任监督一职。这城一直到十字军东征的时代,都还是重要地标,不过如今已成荒烟废墟。

    [27]Josephus曾在AntiquitiesXVIII.6.7中记载,当Agrippa被Tiberius定罪并被囚之时,曾在异象中看见一只鸟,与他一同作监的人告诉他这是个吉兆,并预言他将获释并作王,但是在他死前还会见到这只鸟。Tiberius之死并Agrippa的获释使这预言的首部分得到应验,现在Eusebius似乎也相信Josephus所记载的事为实情。

    [28]这指明HerodAgrippa的确赢得当时犹太人的喜爱,这与他的祖父HerodtheGreat死时人人称庆的光景,截然不同。

    第十一章关于施浸约翰和基督的见证——

    1

    在这件事情发生不久以后,施浸者约翰遭小希律斩首。圣经记录了史实,约瑟夫也证实此事,并提到希罗底(Herodias)的名字,她曾是希律兄弟的妻,却嫁给与合法妻子离婚的希律王。希律的前妻是ArabiaPetraea王Aretas的一个女儿,她强迫希罗底在希律还活着的时候,离开她的丈夫。希律因希罗底的缘故杀了约翰,又因Aretas女儿遭恶待之故,与Aretas交战。

    2

    约瑟夫提到,在那场战争中,希律全军覆没,这是他杀约翰之罪的悲惨报应。

    3

    约瑟夫于记载中认为约翰是一个至义之人,他也记录在福音书中关于约翰的见证。他认为希律是因希罗底的缘故而失去他的王国,并且遭下令被放逐,与希罗底一同定居高卢的一个城市Vienna。

    4

    这些事都明载于他的《典籍》第十八册。在同一段落中他也写到关于约翰的事:『对于那些犹太人来说,希律的军队似乎是被神毁灭的,神藉着公义,申了施浸者约翰的冤。

    5

    因为希律杀了约翰这个好人,他劝戒犹太人实行美德,追求向神的公义和敬虔,并要他们受浸。浸礼是因这缘故赐给约翰的,不是为了逃避微不足道的罪,而是为了洁净身体,因着心思已先因称义而得了洁净。

    6

    许多人聚集到约翰那里,因他们乐于听他讲论。希律非常惧怕人们对约翰的信任;又恐怕约翰会鼓动他们叛乱,因为凡约翰建议的事,人们都想去作。在这样困扰的处境中,希律觉得,最好是在约翰影响他们去作甚么新事以前,就将他除掉,免得叛乱发生之后才后悔。在希律的猜疑下,约翰被捆着解去Machaera的城堡,并在那里被杀。』

    7

    在说明约翰的事情之后,约瑟夫又在同一部着作中说到我们的救主:『约在同时,有一位智者耶稣(若可以称他为人)。祂行许多惊人之举,也是乐于接受训诲者的教师,身处犹太人和希利尼人当中。

    8

    这位就是基督。彼拉多将十字架的刑罚加诸于祂,我们的官长虽定罪祂,但那些跟随祂的人并没有因此停止爱他。在第三天后,照着先知所言,耶稣又活活的向他们显现。这些先知曾说到这事,并无数关于祂的奇妙事迹。从基督而得名的基督徒族类,也一直延续。』

    9

    当施浸者约翰和我们救主的见证,藉着希伯来历史学家传授给我们时,那些虚构故事以抵挡这些见证的人,还有什么藉口,使他们的毫无羞耻可以免于被定罪?这些资料就已足够!

    第十二章Osrhoenians[29]王后Helen——

    1

    『同时,犹大地发生了大饥荒,Helen王后用许多钱,从埃及买了粮食,分配给在犹大地的饥民。』

    2

    你也能在使徒行传中,找到相符的陈述。那里说到,在安提阿的门徒按其力量,决定每个人都济助在犹太地的众人。他们就这样做了,派巴拿巴和保罗将赈灾款送至长老们处——

    [29]历史学者说到,耶路撒冷城外称作Aelia的地方,仍可见到Helen功绩辉煌的纪念碑,但说她是Adiabeni的王后。

    第十三章术士西门[30]——

    1

    我们主和救主耶稣基督的信仰,在众人当中宣扬开来了。这救恩的仇敌企图为自己扣住帝国首府的人,带来了我们之前提过的西门。他藉助于阴险的计谋,吸引了许多罗马的居民附着他,并欺骗他们。

    2

    Justin证实这事,他是较使徒们稍晚的着名作家,我将在适当的时机介绍他[31]。读者们可自行阅读,他第一次为我们的宗教辩护,在给Antonine的信中写到:

    3

    『我们的主升天后,有些人因鬼的怂恿,自称为神,这些人非但不受逼迫,反倒受你们尊崇。来自Samaritan,Gitton村的西门正是其中之一,当时是革老丢在位。藉鬼的运作,他行了许多神奇的仪式,在首都罗马,你们认他为神,甚至在Tiber河的两座桥间,尊他为神立像,并以拉丁文题作SimoniDeoSancto译作「圣神西门」[32]。

    4

    几乎所有Samaritans人及一些其他民族的人敬拜他,承认他是至高的神。一个叫Helen的,也是这一类人,她曾作过PhoeniciaTyre城的公娼,这时也依附了西门,并称作第一个由他而出的意念(idea)[33]。』

    5

    Irenaeus第一本对抗异端的书也与Justin的见证相符,他也添上一笔,说到人类轻慢和败坏的教训,这对我们而言可能是繁琐而多余了,但对有兴趣的人仍非常有用。你若想知道西门之外其他异教领袖,他们个别的缘起、生平和虚假的教训、制度、和原则,就值得参考Irenaus的这本书[34],因此书大多是说到这些。然而西门如我们领会,他是所有异端中带头的。

    6

    6自他以降,至今,他的跟从者仍然影响基督徒忠厚的哲理,因而在众人中奉行生活洁净之礼。不同的是,然而,他们一会儿远离,一会儿拥抱偶像的迷信,跪在这个西门和前述Helen的图像或雕像前,明目张胆地烧香、献祭、奠酒,敬拜他们。

    7

    至于有些较为隐密的事,第一次提到时,他们说你会被惊吓,并以先知的口吻,把你弄迷糊了,若偶而言中,则表现得满了惊奇、讽刺、疯狂,好像真的一样。这些事非但不可能以文字记录,更不用说从忠厚的人嘴里形容他们极度卑鄙、猥亵的行为[35]。

    8

    这最可恶的异端极尽可能地做出或想出,一切下流、败坏的事,其中一派诱骗可怜的妇人,可以说令她们完全屈服于暴行之下[36]——

    [30]Eusebius的EcclesasticalHistory,在关于异端的记载上,有相当多『非历史性』的描述与观点。这种将异端归类为『由鬼魔策动』的说法,很难令史学家感到满意。不过,Eusebius无法提供许多史料的原因,可能是因他无法取得关键性原始史料之故。事实上,Eusebius所能作的,只是保存前辈如Irenaeus、Hippolytus、Tertullian等人作品中关于各类异端的记载。至于当时那些异端本身的着作,都被大公教会刻意的围堵与销毁,当然不会被搜罗在基督徒书籍的馆藏中,更不可能流传至今。即使Eusebius所参考教父们关于异端的记载,也是在这些教父们极端仇视之角度下的成品,其内容中刻意抹黑势所难免。我们能很客观的说,单凭既存之史料,人们早已难断异端原貌。因此,凡研究初期教会异端的人士,皆应具备此一基本概念,免得错上加错,徒增误会。

    [31]见卷四第八、十一、十六至十八章

    [32]是否有人替Simon立像,历史学者意见并不一致。有人相信JustinMartyr、Irenaeus、Tertullian及Eusebius所说立像之事;有人则认为约与Simon同时、居住在罗马并记录Simon之死的Hippolytus竟毫无及及这事,可见并无立像之事。主后一五七四年在罗马一尊拉丁文名为SemoniSancodeofidio…的人像于JustinMartyr所描述的地点出土,不过此像是为着Sabine人的神明SemoSancus,不是为着SimonMagus,因此有人怀疑JusitnMartyr是否看错,以致参考他的Irenaeus及Tertullian也一并犯错。无论如何,有人为SimonMagus立像有其可能性,但却缺乏一致性的直接证据。

    [33]根据教父们如Irenaeus、Tertullian、Hippolytus、Epiphanius、Theodoret及Origen等人的记载,SimonMagus号称Helen是由他所出的thefirstidea,是万物之母,是一切神圣智慧的源头。这种说法是典型的Gnosticism模式,不过比当时其他更精细的Gnosticism,Simon的理论显得较为粗糙。当时的Simonians,皆尊Simon及Helen为Jupiter及Minerva。

    [34]AgainstHeresies,I.23

    [35]初教教会的教父们对Gnosticism都有这种相同的看法,也大多都以此为驳斥Gnosticism的主要论点。至于Gnosticism的教义在观念及思路上如何错谬,却少有教父深入探讨。

    [36]初期教会中的Gnosticism,在行为表现上呈现两极化的情形。Simon的行为放纵荒谬,而Marcion却教导严格的禁欲主义。因此,纯就外在行为来定义或辨别Gnosticism,并不尽合理。无论是纵欲或是禁欲,Gnosticism的基本观念乃是二元论思想,就是视物质与精神相对立,身体与灵魂相冲突。Simon视物质世界为邪恶,因此鄙视并败坏它;而Marcion视之为无上神圣,因此强调尽力洁身自爱。教会史学者Schaff也指出,初期教会的教父们,因着恨恶一切异端学说,故不自觉的将所有的异端都描述成恶贯满盈。

    第十四章彼得在罗马城传扬福音——

    1

    那时西门成了众恶之始,集邪恶能力、众善之敌及人类救恩的拦阻于一身,可将他视为极为有能的敌手,反抗救主的定旨及祂的使徒们。

    2

    虽然如此,神圣属天的恩典,藉其仆人的仪容风度,并与他们同工,迅速扑灭了恶人燃起的烈焰,贬抑、攻倒了『各样阻挡人认识神,而立起的高寨』。(译者注:林后十5。)

    3

    为此,在使徒时期的西门甚或其他同时期之恶人,他们的阴谋都徒然无功。真理的传扬大有功效并胜过一切。神圣话语盛行并胜过一切的反对,祂自己从天上照耀全地的人,并与祂的众使徒同在。

    4

    先前提到的骗子西门,之前在犹太地被使徒彼得定罪。彼得指出他的邪恶,他立刻被一种神圣、超自然的强光击打,瞎了眼睛。他经由海路,从东向西逃,他想这是继续这样活下去唯一的路。

    5

    进入罗马城后[37],已在城熙]立座位的恶灵帮助他,立即使他的企图大大成功。甚至罗马的居民,还尊他为神,为他立像。然而这件事并没有持续很久。

    6

    革老丢统治时,经神仁慈、恩典的安排,伟大、大能的使徒彼得受引导到罗马城[38],勇敢地在众人中,领头对抗这群人类的败类。彼得如同神尊高的将军,因神圣的军装得加强,满载如同奇珍的启示亮光,从东方带给西方的人。传扬光并有益的教训,宣扬神的国度——

    [37]当时的罗马城的确是各家学说的集中地。无论是异端、正统或异教哲学,都希望在此地得到群众与贵冑的支持,也因此Eusebius会将罗马城描述成恶魔之地,魔鬼已在其中设立座位。

    [38]Eusebius认为彼得是在Claudius年间到达罗马,这是当时盛行流传的说法。这种说法源起于JustinMartyr,并为罗马天主教所接受。此外,根据Jerome的说法,彼得曾在罗马作过二十五年的监督,直到他殉道。不过根据新约书信的背景,这两种说法的可能性值得怀疑。彼得在主后44年时应在耶路撒冷(徒十二3),51年时也在(徒十五),之后就到了安提阿(加二11),接下来他都在小亚细亚一带服事,甚至可能曾去过巴比伦(彼前五13)。当保罗于主后六十年写信给罗马教会时,未曾提及彼得在当地,因此说彼得早在Claudius年间就到达罗马,并在该城任监督达二十五年之久后殉道,证据相当脆弱。因此,彼得应该是在他于主后64年殉道不久前(当时由Nero当政)才到达罗马,并且福音也不是如罗马天主教所说,是由彼得第一个带到罗马,而罗马教会的第一任监督,更不可能如天主教所言为彼得。Eusebius采用Justin的说法,应该是照着当时的传统,也因此产生在年代上的误差。

    第十五章马可福音——

    1

    如此,在罗马人中,神圣的话语得着证实,西门的势力连同他本人,很快被消灭摧毁。虔敬的光辉确实大大地照亮了彼得听众的心眼,他们认识仅仅听过一次或接受了未曾记录下来的神的福音,的确是不够的。经过他们多方、不折不挠的乞求,彼得的同伴马可,照着口传的谕言,留给他们一份写下来的信条纪录。他们不断的恳求,直到说服他留下历史的资产,就是我们所拥有的马可福音[39]。

    2

    他们也说,照着圣灵的启示,使徒彼得考据了这着作,并因罗马人炽热的热情欣喜。这本历史记录也得着他的授权,在众教会间诵读。

    3

    利免在其着作Institutions的第六册提及此事,Hierapolis的主教Papias也确认了革利免的见证。而彼得在其前书提及马可并写信的城市罗马。但他是藉一个罕见的语汇表达,称这城市作巴比伦。『在巴比伦同蒙拣选的问你们安,我儿子马可也问你们安。』(彼前五13。)——

    [39]因此马可福音可以说是彼得观点的福音。这马可就是那称呼马可的约翰(徒十二25),是一位马利亚的儿子(徒十二12),也是巴拿巴的表弟(西四10)。他陪同巴拿巴与保罗尽职(徒十二25),并参与保罗第一次出外向外邦人尽职的旅程,到了别加却离开保罗回去了(徒十三13)。由于他中途折返,保罗第二次出外尽职时,拒绝带他同去;那时巴拿巴与保罗分手,马可就参与巴拿巴的工作(徒十五36~40)。然而,在保罗晚年,直到他殉道,马可都是与他十分接近(西四10,门24),并在服事的事上对他有用处(提后四11)。马可与彼得很接近,也许一直如此,因为彼得把他当作自己的儿子(彼前五13)。在教会初期,马可福音就被认为是经由彼得口述,马可笔录的;在救主福音的服事中,彼得从始(16~18)至终(十四54,66~72)都伴随着主。本福音的记载是按着历史的次序,比别的福音书更富历史事实的细节。(摘自新约圣经恢复本马可福音一1注1)

    第十六章马可首次将福音传给埃及的居民——

    1

    他们也提到[40],马可是第一位受差遣到埃及的使徒,宣扬他记录下来的福音,并率先在亚历山卓城建立教会。

    2

    自此,大批信众无论男女聚在一处,由于他们超乎想像的达观修持和简约生活,Philo认为值得为他们留下记录,包括他们的工作、集会和娱乐,简言之,他们生活的一切方式——

    [40]这指明Eusebius也只是风闻此事马可在埃及传教之事,或是由Epiphanius、Jerome的着作中得到些许线索。只不过这些着作都是第三世纪单独的史料,其模糊性与口述之传统不相上下。

    第十七章Philo记载埃及的苦修者——

    1

    有此一说[41],革老丢统治期间,Philo与彼得在罗马有亲密的交谈,其时彼得正向当地居民传扬福音。这并非全无可能,因为我们正提到的文件,和Philo以后的着作,都明显地包含了甚至今日在众教会中,仍然遵守的规矩。

    2

    同时,他极详尽地描述苦修者的生活,并表明他不仅知道他们,更赞同他们,赞美、尊敬与他同时使徒时代的人,这些人或许是希伯来人的后裔,因此依然继续照着犹太的方式遵行古式的习俗。

    3

    他写了一本书,OnaContemplativeLife或ThoseWhoLeadaLifeofPrayer,他坚持不添加任何与真理相背的事,或于他即将着手的历史纪录,有任何自己的发明,在书中他称这些男人作Therapeutae,女人作Therapeutrides。为了上述的名称,他说明了理由:他们治疗了加入他们之人的心思,如医生般移去了邪恶的疾病(情绪),或因着他们事奉、敬拜神,单纯并诚恳的态度。

    4

    姑且不论,Philo是照着自己的意思,替他们取了这不失为名符其实的别号;或这些发起人自始就如此自称,就如基督徒的名称当时还不是那么广为流传。这些我们都不在意。

    5

    然而他见证他们如何放弃财富,说:『他们一但开始了修持的生活,就脱开一切财物,全数给他们的亲戚,也放下了所有生活的挂虑,撇开尘世,选择偏僻的田野、园子为家,非常清楚与不同性格的人群交往,不仅无益更是伤害。』当时,凡受感并受这炽热信仰影响的人,都尽其一切,教导人模仿古时先知的生活模式。

    6

    为此,使徒行传这本经过证实的书,记录了所有与使徒在一起的人,变卖了他们的产业之后,照着个人的需要分给所有的人,所以他们中间没有人缺乏。『他们中间没有一个缺乏的,因为凡有田产房屋的都卖了,把所卖的价银拿来,放在使徒脚前,照各人所需用的,分给各人。』(徒四34~35。)

    7

    Philo个人的见证与之十分雷同,在同一段叙述中说:『这样的人到处都是,遍及全地,希腊人和野蛮人都分享如此长久的福分。他们特别充斥于埃及的各区,尤其是亚历山卓城。』

    8

    『但他们中间四分之一,主要的负责人,移民到Maria湖边一块稍微隆起的高地,一面十分安全,一面气温宜人,宛如Therapeutae人的家乡。』

    9

    描述过他们居住的范围,他就如此说到教会:『每间屋子有一处神圣的房间,他们称作Seumnaeum或修道所(Monasterium)与世人隔离。他们实行着敬虔生活的奥秘。在那儿,他们甚么也不带,没有饮料、食物或为着身体需要的必需品;在身边,只有圣经(律法)、先知受感的宣示和诗歌,并任何有助于增长、成全知识、或敬虔的事物。』关于其他方面,他又加上一段:

    10

    『从早晨到傍晚整段时间的活动都是持续的操练,因为他们完全为圣经占有,或在其上议论、评论,寓意地解释他们家乡的哲学,因为他们认为言词的解释是种符号,表达朦胧的暗示中所传递秘密的感受。

    11

    他们也有宗派创始者的注释书,这些先人遗留下许多纪念册,寓意地传达其教训,他们以此为模范,效法原初教导的方式。』

    12

    陈述此事实者,至少他曾留心凡是解释圣经的人,但他所说古代的注释书,极有可能就是四福音和使徒的着作,及一些对古时先知的解说,就如希伯来书和使徒保罗其他的书信。

    13

    之后,论到他们写的新诗,他说:『他们不仅花时间沈思,也作诗给神,写作格律极为严谨,显于拍子和曲调的变化上。』

    14

    同一本书中,他写了更多与禁欲主义者有关的事,以上我只选择了一部份,详述其「教会」生活规矩的特点。

    15

    然而,若有人认为前述的事实,不属于福音的一部份,因为不只上述的人适用于这情形,那么至少Philo以下的宣告(设想他是完全无私),应当说服他。Philo在同一件事上以此见证作为结论:

    16

    『他们在心里先以禁酒为基础,再于其上建立诸多美德。他们既断定当在阳光下实行哲理的练习,身体的需要留到夜里,故此没有人于日落前带着饮料或食物。他们白天的时间操练,晚上的一小部分为着身体的需要。

    17

    7对知识罕见的渴望,左右了某些人,他们甚至三天没有进食。其中有人乐此不疲,甚至禁食两倍的时间,因智慧丰富而没有保留地供给,信条成了奢华的宴席,六天后好不容易才受劝吃点必须的食物。』

    18

    Philo的宣告与我们的团体之间的关联,是明确且不容争辩。但若有人仍执意反驳,至少应放下他的疑心,听从这些更强有力的实例,不是从其他团体,都是见于照着福音的基督徒信仰生活。

    19

    Philo说到:『也有一些女性接触了这些人,其中大都是上了年纪的妇人。她们持守纯洁,但不像希腊人的女祭司是为着日常需要而如此。反而她们是因着对智慧的渴想,自愿的定意,自始贯彻实行,不顾身体的享乐。因她们所期盼的,不是属肉体必死的后裔,而是不朽坏的,这惟有属天的思想能以产生。』

    20

    稍后,他以更强的方式,添加下列的陈述,『藉着蒙胧、寓意、象征的表达,他们解释神圣的着作。对这些人来说,整个律法像一只动物,文字的表达不过是其形体,蕴含于发表中,隐匿的感受才是生命。他们是头一个卓越的团体,研究这感受,他们如镜子般敏锐,映射出思想中令人赞赏的美丽。

    21

    我们为何对这些会众添加以上的描述呢?说到他们的集会、集会中男女分坐的房间,及那些他们实行过,直到如今仍是时尚的操练,特别是救主的受难日,我们仍按惯例禁食、守望,研读神圣的话。

    22

    因为,以上所有作者在书中精确描绘、陈述的,今日只在我们中间有相同的实行,特别是大节期的守望祷告,礼拜及现今我们中间普遍背诵的诗歌。他叙述说,当有人优雅地唱着某首诗歌,其他人就安静聆听,并在诗的末句唱和。那时,他们躺在铺着麦梗的地上,照Philo自己的话说,『他们禁戒一切的酒与肉,水是他们唯一的饮料,面包的调味品,不过是盐和牛膝草。』

    23

    此外,他描述受托管理教会事奉的人,从执事到最高位的主教,品格尊严高贵。凡想要对这些事更精确的瞭解,可由引述的历史得到。

    24

    我们必须清楚,当Philo写作时,他必定牢记第一批福音传扬者和使徒们交付下来的原初实行——

    [41]Eusebius的说法,指明这很可能只是口传的故事。据Philo自己的说法,他是在Caligula年间到达罗马,就算在Caius年间仍在罗马,可能也已极为老迈,几不可能于Claudius年间还在。而Peter应是在Nero年间到罗马,并非在Claudius年间,因此两人会面可能性并不高。Eusebius接受此一口述传统的原因,可能是因他相信传说Peter在Claudius年间已到罗马,因此猜测两人(头号基督使徒会头号犹太哲学家)已经会面。因此,这两人的会面,与Philo推崇基督徒信仰一事,确系『有此一说』。

    第十八章Philo传给我们的书——

    1

    Philo言词丰富,思想包罗,对圣经的见解卓越、高品。因此他的解经书以素材多样、风格多变而富盛名。一面,于「神圣律法之寓意」(AllegoriesoftheDivineLaws)里,他照着书卷的次序解释了创世记的历史。另一面,他按圣经的主题予以分段,带同问题和解答。这些书里,他也将创世记和出埃及记的问题和解答,分别表列于书前。

    2

    此外,也着有专题的论文集,如:两篇「论农业」、两篇「论酒醉」,及其他着名的论文集,如:「论明理人所渴想或诅咒的事」、「论方言的混淆」、「论逃亡与被捕」、「论文学惯例」、「论谁是神圣事物的继承人」、「论分配公平与否」,更有论文述及摩西记录的三大美德与其他项目。

    3

    此外,在「谁的名字被改了,为什么被更改」一书,他说,他也写了两本书:「论旧约」。

    4

    Philo也着有「论移民」、「智慧人—在义上完全的生活」、「论未写下的律法」、「论巨人」、「论神的永恒性」、「照摩西的经历论梦是出乎神」—共五册。这些是关于创世记流传给我们的书。

    5

    论出埃及记,我们熟悉的有「问题与解答」的头五卷。同时也有「论帐幕」、「论十诫」,论律法的头四篇论文集,特别提及十诫摘要。同时,论文集「论动物的牺牲和牺牲的形式」及「论律法的奖赏和惩罚」。

    6

    上述以外,Philo存有单行本,如:论文集「神的眷顾」,他又编写「犹太人」、「政治家」、「亚历山大」或「论非理性的动物证明理性」,此外,又有着作「恶徒为奴」和「善人自由」。

    7

    之后,他又加上「论默想与敬虔」,此书叙述了使徒们生活的环境。同时,律法书和申言者书中,希伯来名字的意译,也是他劳苦、殷勤的结果。

    8

    Caius统治时,Philo来到罗马。革老丢统治时,他写到Caius的不敬虔,却幽默的以「论美德」为书名,据说他曾向整个元老院吟颂[42]。他的讲稿十分受人景仰,被视为值得典藏于图书馆的巨着。

    9

    同此时,保罗结束他从耶路撒冷的行程,而巡回到Illyricum。革老丢将犹太人从罗马驱逐出去。Aquila和Priscilla以及其他犹太人离开罗马,到了亚洲,并与使徒同住,保罗坚固那些经由他建立的众教会。在圣经使徒行传我们也获得这些事实——

    [42]史学家对此皆持保留态度,一面是因罗马议会不可能聆听一部讽刺他们先帝的着作,另一面是因为Philo在Claudius年间应该不在罗马。

    [43]Eusebius在他的Chronology中指出,此次动乱发生于主后48年当Cumanus任犹太总督之时。按照惯例,犹太总督每年都会在犹太人逾越节时派出大军维持秩序并防止动乱,其中一名士兵,竟当众以极下流的方式侮辱犹太人,群众为之哗然。总督见动乱将起,便集合军队向圣殿山前去。当聚集于圣殿山的大批群众看见部队前来时,立刻惊慌不已并四散奔逃,以致发生彼此践踏的惨事。

    [44]此为HeordAgrippaII,即HerodAgrippaI之子。当HerodAgrippaI于主后44年去世时,HeordAgrippaII年仅十七。因此Claudius并未将他父亲全部的领土都给他,犹大地也自此归回成为罗马的一省。他终其一生都没有作过犹太人的王,顶多曾经治理Palestine东北部少数的城市,但他被赋与废立犹太大祭司之权。犹太战争时(JewishWar),他选择与罗马政权合作,镇压犹太人。乱定之后,他就前往罗马,直到主后100年死于该地。他也成为最后一位Herod家族的王。

    [45]Fleix于主后52年左右接替Cumanus为犹太总督。

    [46]历史记载Felix是一个极为卑鄙阴险的人,也因此他任内的犹太地,各种暴动与不安一直不停。如本章四节所题的公开强盗事件,就是因Felix谋害大祭司Jonathan的计谋之一。

    [47]大祭司Jonathan曾在Felix被提名为犹太总督时,发挥决定性的助力,因此与Felix关系良好。不过,Jonathna不时恣意责备并戏谑Felix,使Felix日渐不耐,心中决意除去Jonathan。于是Felix买通强盗混入平民当中,趁Jonathan在外行走时,将他与身旁无辜路人一并杀害,以制造Jonathna遭强盗意外杀害的假象,使Felix得以脱罪。

    第十九章在逾越节,灾难临到耶路撒冷的犹太人——

    1

    革老丢治理帝国,将近逾越节时,耶路撒冷起了极大的动乱,当时群众争先从圣殿大门推挤而出,彼此践踏,三万人死于其中[43]。自此每逢逾越节,家家户户、举国上下为此举哀、哭泣,这陈述几乎是逐字照着约瑟夫的文件而来。

    2

    革老丢指派Agrippa的儿子Agrippa[44]作犹太人的王,同时以Felix托管整个撒玛利亚、加利利,并约旦河东的区域[45]。革老丢执政十三年又八个月,死后由尼罗(Nero)继承帝国的统治权——

    [43]Eusebius在他的Chronology中指出,此次动乱发生于主后48年当Cumanus任犹太总督之时。按照惯例,犹太总督每年都会在犹太人逾越节时派出大军维持秩序并防止动乱,其中一名士兵,竟当众以极下流的方式侮辱犹太人,群众为之哗然。总督见动乱将起,便集合军队向圣殿山前去。当聚集于圣殿山的大批群众看见部队前来时,立刻惊慌不已并四散奔逃,以致发生彼此践踏的惨事。

    [44]此为HeordAgrippaII,即HerodAgrippaI之子。当HerodAgrippaI于主后44年去世时,HeordAgrippaII年仅十七。因此Claudius并未将他父亲全部的领土都给他,犹大地也自此归回成为罗马的一省。他终其一生都没有作过犹太人的王,顶多曾经治理Palestine东北部少数的城市,但他被赋与废立犹太大祭司之权。犹太战争时(JewishWar),他选择与罗马政权合作,镇压犹太人。乱定之后,他就前往罗马,直到主后100年死于该地。他也成为最后一位Herod家族的王。

    [45]Fleix于主后52年左右接替Cumanus为犹太总督。

    第二十章尼罗年间在耶路撒冷发生的事件——

    1

    约瑟夫于其着作Autiquities第二十册中叙述,尼罗执政,Felix治理犹大地时,发生了如下的祭司暴乱[46]:

    2

    『一面,大祭司之间起了暴乱,另一面,祭司和耶路撒冷的首领起了暴乱。每一个团体,集合了胆大且不满的人形成领导。这些人一相遇,便恶言相向甚至丢石头恶战,无人制止这种暴乱,他们极尽放荡、无法无天。

    3

    大祭司们厚颜无耻,胆敢差遣仆人到粮仓,强取祭司应得的十分之一,以致祭司们穷乏,极需粮食。结果内讧、暴力相向,正义黯然。』

    4

    约瑟夫也叙述,同时,在耶路撒冷冒出了一批强盗:『光天化日之下,这些人在城中杀害凡他们遇上的。

    5

    他们特别于节期时,夹杂在人群中,将匕首遮藏在衣袍下,刺杀着名的人。当被刺者倒下,行凶的却与旁观者一同表达他们的义愤,因着与众人一同议论,他们反而没被发现。』

    6

    他说,『大祭司Jonathan是第一个遇刺的人[47],之后一天过一天,许多人被杀,然而具体遭攻击的恶行,还不及害怕遇刺的恐惧更令人窒息,如同在战场上,恐惧呼啸着,「死亡会随时临到任何人。」』——

    [46]历史记载Felix是一个极为卑鄙阴险的人,也因此他任内的犹太地,各种暴动与不安一直不停。如本章四节所题的公开强盗事件,就是因Felix谋害大祭司Jonathan的计谋之一。

    [47]大祭司Jonathan曾在Felix被提名为犹太总督时,发挥决定性的助力,因此与Felix关系良好。不过,Jonathna不时恣意责备并戏谑Felix,使Felix日渐不耐,心中决意除去Jonathan。于是Felix买通强盗混入平民当中,趁Jonathan在外行走时,将他与身旁无辜路人一并杀害,以制造Jonathna遭强盗意外杀害的假象,使Felix得以脱罪。

    第廿一章使徒行传提及的那一个埃及人——

    1

    这些事件之后,接下来,约瑟夫于文章中继续说到,『因着一个埃及骗子,犹太人甚至遭受更大的苦难。他来到这国家,僭越先知的权柄,召聚了三千个被他怂恿的人。他带着他们由旷野来到橄榄山,决意以武力进入耶路撒冷。他征服罗马守备队后,夺取了管治权,并利用跟从者作侍卫队。

    2

    Felix预计他将来犯,便带着罗马军队出去迎战,所有的人民也加入防御。开战后,那埃及人与少数人逃走,而大部分的跟从者不是自杀就是被捕。』

    3

    约瑟夫于其历史书的第二册记载这段故事,值得一提的是,使徒行传也有关于这埃及人的记载。当犹太群众煽动暴乱,抵挡使徒保罗,他站在Felix手下的百夫长前,百夫长问到『莫非你是前些日子作乱,带领四千凶徒,往旷野去的那埃及人么?』(徒二一38。)这都是Felix统治时发生的事。

    第廿二章保罗以罪犯的身份从犹大送到罗马,在辩护之后,他从一切的罪得着赦免——

    1

    尼罗任命Festus作Felix的继任者,保罗向着他为自己申辩后,以囚犯的身份被遣送至罗马[48],亚哩达古(Aristarchus)与他为伴,保罗也在书信中称他为一同坐监的[49]。使徒行传的作者路加,在书的末了说到,保罗在罗马的两整年中,虽是囚犯但行动自由,他传扬福音毫无阻碍。

    2

    保罗为自己的案件申辩后,据说他又受托传扬尽职,第二次到罗马城探望后,殉道结束他的人生[50]。当他又成了囚犯,第二次写信给提摩太时[51],信中他提到第一次的申辩,和他不久人世。

    3

    请听保罗自己的见证,『我初次申诉的时候,没有人在旁支持我,众人都离弃我;但愿这罪不归与他们。唯有主与我站在一起,加给我能力,使福音藉着我传得完全,叫一切的外邦人都可听见;我也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提后四16~17。)

    4

    他坦率的暗示「前一次他是从狮子口中救了出来,福音得着传扬。」也许是因着尼罗太残暴,他才这样说的。然而他并没有接着这样说,「祂还要救我脱离狮子的口。」可见他在灵里预知,死亡多么迫近。

    5

    因此接在『我也从狮子口里被救出来。』之后,他这样说,『主必救我脱离各样凶恶的事,也必救我进入祂属天的国。愿荣耀归与祂,直到永永远远。阿们。』(提后四18。)可见他即将殉道。于同一封书信,下面这句更是清楚,『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提后四6。)

    6

    在提后,保罗表示当时只有路加与他同在,但前一次辩论,甚至路加也不在他的身边。或许那时路加正在写使徒行传,一路记录到他与保罗同在时的事。

    7

    我们说这些为要陈明,使徒的殉道并不是发生于他待在罗马,路加写作使徒行传的那段时间。

    8

    事情也许真是如此,起头尼罗性情倾向温和,较容易接受使徒为着信仰的申辩。但当他变得如此犯罪暴行,罔顾任何人的权利,使徒们和其余的人都惨遭他的毒手——

    [48]Festus的任期很短,从主后60至62年。他是一位很有能力且行事公义的总督,与前任总督截然不同。保罗就是在主后60年秋被判遣送罗马,并于隔年春季抵达目的地。保罗在那里停留约两年多,在罗马自由尽职,直到主后64年尼罗开始逼迫基督徒为止。

    [49]参西四10。

    [50]在教会历史上,Eusebius是首位提到保罗曾第一次从罗马监狱中得释放后,于第二次在罗马监狱中殉道的教父。Eusebius在Chronology一书中,进一步指出保罗应是于主后67年第二次坐监时在罗马殉道。之后,教父Jerome也认同此事,因此今日大部份的基督徒,都认定保罗两次坐监与殉道的事实。虽然Eusebius在此节使用『据说』一辞,好像他是从口述的传统中得知此事,但只要细读保罗书信,如本章所列出之经文,对此就不至于感到怀疑。新派神学兴起以后,以德国Tubingen学派为首的新派神学家,因着不承认一些保罗书信的权威性,因此否定保罗曾两度在罗马坐监并在第二次坐监时殉道的事实。至于另一则曾在初期教会广为流通的传言,是关于保罗造访西班牙之事。ClementofRome的着作及MuratorianFragment中都提及保罗到过西班牙。不过,除了文字证据以外,并没有其他证据显示保罗曾在西班牙建立教会,因此这项传言可信度不高。

    [51]Eusebius将提前、提后与提多书(基督教神学上称之为教牧书信PastoralEpistles)视为正典。Eusebius判断正典的原则与作法,请参考卷三第三章及第十五章。

    第廿三章主的兄弟雅各的殉道——

    1

    保罗上诉该撒,由Festus将他送到罗马之后,原本犹太人设下网罗,诱骗保罗的盼望落了空。他们转而攻击主的兄弟雅各,那时雅各受使徒们委以耶路撒冷监督的职分,以下我们来看他们邪恶的手段:

    2

    他们引导雅各到广场,要求他在众人面前放弃基督的信仰,但与他们的想法相反,出乎意料之外的,雅各以坚定的口吻向众人宣示,他承认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我们的主和救主。雅各虽因他高超的美德和敬虔,被公认是最公义的人,他们却再也无法忍受他的见证。乘着Festus刚死,犹大省没有首长的无政府状态,到处都是放荡之机,他们杀了雅各。

    3

    至于他是如何死的,我们已经陈述革利免的记载,雅各是由殿翼抛扔下去后,以棍棒打死。Hegesippus是使徒时代一位十分活跃的人,于其解经书第五册,留给我们关于雅各最精确的记载:

    4

    『我们主肉身的弟弟雅各,因为同名人的太多,自我们主的日子到如今,大家都称他「义者雅各」。使徒们并委任他治理教会。雅各从母腹就奉献归神。

    5

    不喝酒或发酵的饮料,禁戒肉类,从不剃头、施膏、沐浴。

    6

    他蒙特允得进入圣所,从不穿羊毛衣,只穿细麻衣,他习惯独自进入圣殿,经常屈膝并为人得赦罪祷告。由于他惯常在神面前,跪着为人代求,他的膝盖变得像骆驼的一样硬。

    7

    因着他极尽超越的敬虔,人称他作「义者」和Oblias或Zaddick和Ozleam,意思是公平和人民的保障,正如申言者论到他的话。

    8

    我于释经书中,所提到七个教派的人常问他,如何能亲近耶稣,他回答,「以祂为救主。」

    9

    藉此,许多人相信耶稣是基督,虽然前述的异端不信复活,也不信「祂要来按个人的行为报应各人。」许多人却因雅各信了耶稣。

    10

    由于首领们也信了耶稣。于是在犹太人、文士和法利赛人中间起了不小的骚动,他们认为当下有一个危机,群众指望耶稣就是弥赛亚。于是他们一同来到雅告这里说,「我们恳求您,限制这些人,他们偏离了正路去跟随耶稣,把祂当作基督。我们请求您说服所有要来过逾越节的百姓,正确认识耶稣。我们都信托您,我们和众人都能为您作见证,您是公义的并且不偏待人。

    11

    请说服他们不因耶稣偏离正路,因我们和众人都极为信赖您;请站在殿翼上,为了在高处受人注视,众人也能清楚地听您说话。逾越节时各支派,甚至外邦人,都前来一同过节。」

    12

    话说文士和法利赛人,将雅各带到殿翼,高声说,「义者雅各!众人所信托的,既然许多人因钉十字架的耶稣,离弃正路,请您告诉我们如何亲近这位钉十字架的耶稣?」

    13

    他大声回答说,「你们为什么问我有关人子耶稣的事,他正坐在诸天之上至高神的右边,也要驾云从天来临。」

    14

    许多人得了坚固,并因雅各的见证归荣耀给神,说,「和散那!大卫的子孙!」祭司和法利赛人面面相觑,彼此说,「我们作了一件蠢事,耶稣得了高举,但我们现在上去把雅各扔下来,群众就惧怕而不信他。」

    15

    他们大喊,「哦!连义者自己也被骗了!」他们所作的应验了以赛亚书三章10节,「除掉那义者,因他冒犯了我们,因此他们要吃自己行为的果子。」(另译)

    16

    接着他们上去把雅各扔下来,彼此说,「用石头打死他!」他们开始用石头砸他,雅各并没有立刻倒下,反而转过身来曲膝祷告,说,「我恳求您主神与父,赦免他们,因他们所做的,他们并不知道。」

    17

    正当他们以石头打他,利甲(Rechab)后裔中一个作祭司的[52],这利甲族人的儿子(申言者耶利米曾提到利甲族,译者注:耶三五6)大叫,「住手!你们在作甚么?义者正为你们祷告。」

    18

    但一个漂洗布疋者用他惯用漂洗布疋的棍棒,打破义者的头颅,脑浆迸裂。这是他殉道的经过。人们将他葬在圣殿旁,目前墓石仍留在当地。他向着犹太人和希腊人作了忠信的见证,耶稣是基督。不久,Vespasian就入侵占领犹大。』

    19

    Hesgesippus丰富的见证与革利免一致。雅各的确令人赞赏,在人中间特别以公义着称。甚至犹太人中较有智慧的人都认为,因杀害雅各的罪行,耶路撒冷遭受立即围城的报应。

    20

    约瑟夫也毫不犹豫地于其着作中,添上此见证:『这些事发生在犹太人身上是替雅各申冤,他是那称为基督的耶稣的弟弟,尽管雅各公正不阿,仍遭犹太人杀害。』

    21

    约瑟夫在Antiquites第20册这样叙述雅各的死:『该撒得知Festus的死讯,派遣Albiaus作犹大地的首长。而年轻的Ananus(我曾提起他领受了祭司的职任)性情十分鲁莽、蛮横,他也是撒都该教派的一员,正如我们曾经说明的,犹太人中该教派执法最为残忍。

    22

    当Festus死了,Albiaus还在路上,Ananus因着上述的性情,也自以为这是大好机会,就召集审判大会,带来了那称为基督的耶稣的弟弟雅各和其余的人,他指控、非难他们,指他们违反律法,当以罪犯的名义用石头打死[53]。

    23

    但在城中稳健、正确遵行律法的人,非常被激怒,就秘密地派人去见王,恳求王派人去告诉Ananus不要这样做,并且说Ananus之前也有不合法的行为。也有些人在Albiaus从亚历山卓城来的路上,求见于他,通报Ananus传唤议会而事先不曾知会他,是不合法的。

    24

    Albiaus知道了这事,非常愤怒,写信给Ananus警告他,要追究责任。他只当了三个月祭司,Agrippa王以上述的理由,撤去他祭司的职任,并以Dammaeus的儿子Juses代替他。』

    25

    以上都是说到雅各。也有一说是,CatholicEpistles[54]中的第一封[55]是他写的,但请注意,我们认为牠是伪造的[56]。的确不多人提到牠,连TheEpistleofJude[57]虽是CatholicEpistles七封书信之一,也是如此。然而,我们知道在大部分的教会中,这些书信和其余的信,都公开的使用、宣读、传阅——

    [52]根据代上二55,这里的利甲族系出于基尼人利甲族的儿子约拿达,他们是与以色列人一同进入Palestine的阿拉伯人。约拿达与他的后裔恪守禁欲主义般的生活模式,严格遵行律法达数世纪之久,并照着耶利米所说,从神得着应许和祝福(耶三五)。此处说到利甲族人得着祭司的职份,正应验耶三五19所说:『利甲的儿子约拿达必永不缺人侍立在我的面前。』

    [53]大约是主后61或62年。

    [54]自ClementofAlexandria、Origen、Dionysius以来,CatholicEpistle这辞就被用来指明几卷非特定收信对像的书信,如雅各、彼前彼后、约壹约贰约参或犹大书。Eusebius也承认此一用法,不过他是将这七卷统称为CatholicEpistles。

    [55]指雅各书

    [56]Eusebius认为此书不应列为正典,他在卷三第二十五章中,以更强烈的字眼称雅各书的正典性为AgainstCommonOpinion。他的作法自有其原因,例如在初期教会中,在二世纪末以前,除了SheperdofHermas以外,该书并无教父引用。Irenaeus虽知道此书,却也未曾引用,连MuratorianFragment也略去此书。一直到了Origen时,他才大量引用,并称该书的作者雅各乃主的兄弟,但他也没有交待此说的来源为何。Eusebius不认为此书应列为正典,并不代表此书的权威有问题,而是照着他的标准,此书的历史记录及教父见证构不上正典的水平。

    [57]教父们对犹大书的见证,与雅各书相去不远。MuratorianFragment承认此书为正点,ClementofAlexandria最常引用此书,甚至曾写过此书的释经,并将之列为CatholicEpistles中的一卷。Origen也提到此书,但并未指明作者是使徒犹大还是主的兄弟犹大。但现今一般咸认此书乃主的兄弟犹大,于主后70年耶路撒冷被毁以前所着。

    第廿四章马可之后,Annianus被任命为亚历山卓城的第一位主教——

    1

    尼罗执政第八年,Annianus接续使徒、传福音者马可,在亚历山卓教会的治理权。他非常敬虔,并在各面受人敬重。

    第廿五章在罗马,因尼罗的迫害,保罗和彼得配为宗教的缘故殉道——

    1

    尼罗坚立政权后,投身邪恶的计谋,执戈备战反对这个信仰独一真神的宗教。至于尼罗有多邪恶,并非我们的焦点。

    2

    尼罗的种种已有许多人详尽描述,大家都能照个人喜好,凭这些记录,想像他的异常疯狂、下流鲁钝。在此影响下,尼罗陆续残害了数千人,没有事前计画,却是不分青红皂白,甚至亲属、挚友也没有例外,包括自己的母亲、妻子与许多近亲,都如同陌生人或仇敌,以不同的方式被害[58]。

    3

    除了他的一切罪行之外,他还是第一个君王,公开展示自己是敬神者的仇敌[59]。

    4

    罗马人特土良这样记录:『查读你的纪录,你会发现尼罗是第一位迫害信仰的皇帝,特别当他征服东方之后,他在罗马暴虐地对付所有人。我们有这样一个迫害我们的领袖,但我们觉得荣耀,因为凡知道尼罗为人的都知道,凡尼罗所定罪的事,没有一件不是超绝的事。』

    5

    尼罗这般公开地宣扬自己是神首要的仇敌,他因愤怒、狂热而杀害了使徒们。保罗据说是在罗马被斩首[60],彼得也因尼罗被钉十字架[61],今天保罗和彼得的名字仍保留在公墓中,证实了这事。

    6

    但如同那位名叫Caius的教会作者[62],他大约生在罗马城主教Zephyinus反驳Phrygrian教派领袖Proclus的年代[63],他对于前述使徒们属地帐棚的所在,作了下列陈述:

    7

    『我能带你看看使徒的纪念物,你若到Vatican[64]或OstianWay[65],将看见建立教会根基,之使徒们[66]的纪念品。

    8

    彼得与保罗大约同时殉道,哥林多教会主教Dionysius,在给罗马人的论述中,作以下的见证:『藉此告诫你们,正如你们已有彼得、保罗在罗马及哥林多所栽种繁茂的种子与你们调和,因为他们两人在哥林多栽培我们,也教导我们,并以同样的方式在义大利教导人,他们几乎同时殉道[67]。』』我添加上述的见证,盼望更加证实历史的事实——

    [58]Nero的母亲Agrippina于主后60年被他暗杀,其弟Britannicus则于主后55年在一场筵会中遭他毒害,他强迫他的第一任妻子Octavia与他离婚,并杀害他的好友Otho,以强夺Otho之妻Poppaea。但当Poppaea怀孕之时,Nero又重伤她,使她与孩子双双丧命。本节对Nero残暴凶性的描述,毫无夸张之处。

    [59]根据Tacitus的记载,Nero应该是罗马城大火的元凶,但他为了卸责,将罪行推给基督徒,并于主后64年开始迫害基督徒。曾有学者指出,当时因Poppaea之故尚得Nero好感的犹太人,也趁机将责认推给基督徒,因为当时基督徒是罗马城中生活习惯与信仰最与他人格格不入的群体。此次的逼迫不能说是Nero对基督徒最严厉的逼迫,并且此次逼迫也不是因着教训或信仰的因素,而只是因为基督徒与罗马人之间生活习性上的冲突造成的。

    [60]保罗于罗马殉道的说法,历来在基督徒中间几乎毫无争议与怀疑,因此很可能是一项正确的史实。ClementofRome首次题到这事,并指明保罗是在Nero当政时殉道。二世纪的DionysiusofCorinth、三世纪初的Caius以及Origen都说到此事。无论是Eusebius或是Jerome也都毫不犹豫的肯定此一记载。

    [61]彼得于罗马殉道之说与保罗殉道之说一样由来已久并广为流传,并且除了一些新派神学家之外,历来也没有反对或质疑的看法。约二一10已豫言彼得的殉道ClementofRome是最早提供这项记载的人,Ignatius指出彼得与保罗一样,皆是在罗马殉道。至于首位题到彼得乃钉十架而死的是Tertullian,并指出这是众人都相信的事实。而教父Origen则进一步提到,彼得乃是被倒钉十架而殉道。

    [62]历史缺乏关于Caius生平的记载,只知道他是一名三世纪初期博学多闻的教会史学家。

    [63]Proclus于三世纪初将Montanism(又称PhrygianHeresy,由北非Montanus所领导之圣灵复兴运动,曾获Tertullian的支持)引进罗马。

    [64]根据初期教会的传统,彼得是在Vatican附近Janiculum山上被钉死十架,此处靠近今日的圣彼得大教堂。另有一说是彼得被钉死处乃是在原Nero的戏园,即今日的VanticanHill。天主教中相信,彼得的遗骸于四世纪时被发现并被移至BacilicaofSt.Peter。

    [65]教会历史传说保罗即是在此处遭斩首,即为今日之AbbeyoftheThreeFountains。据传保罗被斩首后,他的头颅在地上撞击了三下,后来从这三个撞击点涌出泉水,这泉就被称为TheThreeFountains,该处还有一根柱子,据说是当时捆绑保罗之用。传说在四世纪时,保罗的遗骸被发现并被移至Vatican的BacilicaofSt.Paul,该地如今已建成TheChurchofSt.Paul。无论是关于保罗或是彼得遗骇的传说,其源起都早于二世纪初的罗马教会。一般神学家或教会历史学家都认为,关于这两人传说可能性都很高。但不论其真实性如何,这类教会传统已经造成今日天主教中敬拜圣人遗物等不合真理的迷信与恶习。

    [66]严格的说,无论是保罗或是彼得,都不是罗马教会的建立者。新约圣经清楚记载,早在二人来到罗马之前,罗马已经有教会。因此,称保罗和彼得为罗马教会的建立者,是十足的无稽之谈。

    [67]此节中的『同时』,在希腊文中为katatonautonkairon,介系词kata之意并不一定指同一天的同一时刻,因此『同时』乃指时间上的相近。自二世纪起,教会的传统就认为保罗与彼得应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分别殉道。但也有教父如Jerome认为二人乃同日殉道,Augustine则以为是同日但相隔一年。无论如何,这两位使徒的殉道之日,已无根据可考。今日罗马天主教分别在六月29及30日记念彼得与保罗的殉道,自然是一项不合真理与史实的作法。

    第廿六章犹太人受无数恶人、恶事折磨,至终和罗马人发生战争——

    1

    约瑟夫叙述犹大国所遭到的悲哀。他于着作中说到,除了许多其他的人,犹太人中多数居首位的,在耶路撒冷被Florus处以鞭苔或钉十字架。战争开始时,Florus正好是犹大省首长[68],时值尼罗执政第十二年[69]。

    2

    他说『那时,因着犹太人叛乱,整个叙利亚的居民掀起恐怖的暴动,在各城各乡,他们毫不留情地杀害犹太人。各处尸横遍野,不分老少,女尸甚至没有遮盖,全省满了无法形容的悲哀气氛。但相较于已发生的暴行,预期更大的暴行才是真正的威胁。』这是约瑟夫所述,犹太人当时的情状——

    [68]GessiusFlorus是希利尼人,他的妻子Cleopatra是Nero当时的皇后Poppaea的好友,因此他得以于主后64年被提名为犹大省长。他的为人为所有犹太人所恨恶,他的施政也毫不得要领。

    [69]根据Josephus的记载,此时是GessiusFlorus在位第二年,在他极权并任意的统治下,犹太人一再群起反抗,终于在Nero第十二年爆发了犹太战争(TheJewishWar)。
未分卷 卷三
    卷三——

    第一章使徒传扬基督之处

    第二章罗马教会的首位监督

    第三章使徒们的书信

    第四章使徒的首批传承者

    第五章基督升天后,犹太人所受的最后围攻

    第六章饥荒打击犹太人

    第七章关于基督的豫言

    第八章战争前兆

    第九章约瑟夫和他的作品

    第十章约瑟夫论述圣经

    第十一章西面〈Simeon〉接续雅各治理耶路撒冷教会。

    第十二章维斯帕先(Vespasian)下令搜查大卫的后裔

    第十三章罗马的第二位监督Anencletus

    第十四章亚历山卓(Alexandria)的第二位监督Avilius

    第十五章罗马的第三位监督─革利免(Clement)

    第十六章革利免书

    第十七章多米田逼迫基督徒

    第十八章使徒约翰及启示录

    第十九章多米田下令屠杀大卫的子孙

    第二十章主的家人亲属

    第二十一章亚历山卓城第三位监督Cerdon

    第二十二章安提阿的第二位监督─以革那提

    第二十三章使徒约翰的故事

    第二十四章福音书的顺序

    第二十五章公认的着作与具争议之着作

    第二十六章骗子门安德(Menander)

    第二十七章以便尼派(Ebionites)的异端

    第二十八章异端之首塞林则(Cerinthus)

    第二十九章尼哥拉(Nicolaus)和他的派系

    第三十章已婚的使徒

    第三十一章约翰和腓力之死

    第三十二章耶路撒冷监督西面的殉道

    第三十三章图拉真(Trajan)禁止逮捕基督徒

    第三十四章罗马教会的第四位监督─Euarestus

    第三十五章耶路撒冷教会的第三位监督─犹士都(Justus)

    第三十六章以革那提(Ignatius)及其书信

    第三十七章那时尚存的传福音者

    第三十八章革利免的书信和那些冒名之作

    第三十九章帕皮亚斯(Papias)的作品

    第一章使徒传扬基督之处——

    1

    接着来看犹太人当时的情形:使徒与门徒四散。按着传统记载[1],多马来到帕提亚[2],安得烈[3]去了西古提[4],约翰则待在亚西亚,不久后,他死在以弗所。

    2

    彼得走遍了本都、加拉太、加帕多家、庇推尼及亚西亚,传福音给四散的犹太人。最后他回到罗马,如其所求,倒钉十架而死[5]。

    3

    至于保罗,他从耶路撒冷出发,一路宣扬基督,直至以利哩古,至终遭尼罗逼迫,死于罗马。这段史实记载于俄利根(Origin)所写的《创世纪释经》第三卷——

    [1]根据最古老的教会传统,使徒们后来分成三组:彼得、安德烈、马太和巴多罗买到黑海一带传道,多马、西面、德丢(Thaddeus)到了帕提亚,约翰和腓利前去小亚细亚。

    [2]帕提亚在使徒时代是一个疆域由里海至波斯湾的独立国家,后来的教会传统认为多马的行踪甚至超过帕提亚而远达印度,并在该地殉道。

    [3]有些教会的传统认为安德烈是西古提的使徒,因此俄国教会视安德烈为护卫圣人(patronsaint),有些教会传统认为他被钉死于希腊,其遗骸先被带至康士坦丁堡,再被迁至罗马,并在其教堂中陈列。不过这些传统都无法证实,彼此也有诸多冲突。

    [4]位于里海与黑海以北的地区。

    [5]Origen是初期教父中头一位题到彼得乃倒钉十架殉道者,比Origen稍早的教父Tertullian虽题过彼得的钉死,却未曾说到倒钉一事。

    第二章罗马教会的首位监督——

    1

    保罗与彼得殉道后,利奴(Linus)[6]成了罗马教会的首位监督[7]。保罗曾在罗马捎了封信给提摩太,于书信结尾时,他提到利奴这位弟兄:「友布罗、布田、利奴、革老底亚和众弟兄,都问你安。」(提后四21)——

    [6]Eusebius在这里说到在罗马教会继彼得和保罗后的头一位监督Linus,不过,在教会历史的考证上,此事一直有诸多争议。罗马天主教官方认为前几位罗马监督的顺序是:Linus、Clement、Cletus、Anacletus等。但有些神学家认为,初期教会当中皆是多人同任一处地方教会的长老或监督,根本没有单独监督担任惟一主教之事,因此谈论接班顺序实属无稽。此外,在教会历史的文献上,对Linus生平的记载几乎付之阙如。

    [7]原文由『在上面』,与『观看者』所组成,因此是监督者。地方教会中的监督就是长老。(徒二十17,28。)这两个称呼指同样的人:长老,指成熟的人;监督,指长老的功用。第二世纪时,以革那提(Ignatius)教导,监督(主教)高过长老;这错误的教训带来罗马天主教中主教、总主教、枢机主教及教皇的宗教组织。这教训也就是教会体制中主教治会系统的根源。这阶级制度的发展,明显偏离炷{的教训与初期教会的实行。

    第三章使徒们的书信——

    1

    综观彼得的着作,后代认为其《前书》系真实无伪[8]。在古教父的着作里,此书早被视为其真迹而引用。至于《彼得后书》,我们倒不那么肯定就是圣书[9]。不过对许多人来说,此书裨益良多,还可与其他经文一同参读。

    2

    至于其余所谓的彼得着作:《彼得行传》[10],《彼得福音书》[11]以及所谓的《彼得讲道集》[12]与《彼得启示录》[13],是否广泛的为人所接受,我们就不得而知了。古今并不曾有哪位教会作者,曾从其中引用其见证[14]。

    3

    在我继续叙述此历史时,我会照着使徒先后顺序来谨慎陈明,在各时期中教会作者所引用争议性之着作[15]的内容有哪些,及其他们对公认正典着作[16]与非此类着作的看法。

    4

    不过据我所知,所谓的彼得着作,只有一封书信是真的而被古教父承认。

    5

    保罗书信共十四封,个个广为人知,无庸置疑[17]。这些书信不该藏起来,就像有人因着争论希伯来书是否出自保罗[18],而束之高阁。我将在本书合式的地方,引证前人对此书的见地[19]。至于他的《保罗行传》[20],据我所知,尚有争议,无法列入无争议的权威着作中。

    6

    保罗在罗马书末了提到使徒黑马(罗十六14),据说写了《牧羊人书》[21](TheShephard)。不过这有争议,因为牧人书并不列在公认权威之中。然而有些人认为此书不可或缺,特别是对刚入门的人。因此,我们知道此书已在教会中公开使用,并且照着记载,也得知一些最早期的作者曾用过此书。

    7

    这些帮助我们分辨圣经中哪些书有争议,哪些又是公认的着作——

    [8]虽然在经文考证学上的重要文献MuratorianCanon中,并没有列入《彼得前书》,但大部份初期教会的教父如ClementofRome、Polycarp、Papias、Hermas等都曾引用此书。此外,Irenaeus、Tertullian、ClementofAlexandria等人也都确信彼得就是《彼得前书》的作者。Eusebius在此乃是接续传统,将此书列为公认的(homologoumena)使徒书信。

    [9]Eusebius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在他当时可得的存留文献中,《彼得后书》乃是一直到二世纪末的ClementofAlexandria才首次被引用,第三世纪的该撒利亚监督Firmilian也曾引用。但Eusebius自己也曾指出,Origen、Hippolytus、Cyprian、Methodius等人都常引用《彼得后书》。到了主后三九三年的希玻大会(CouncilofHippo),教父们正式决定将此书列入正典。

    [10]已失传,照Lipsius所述,此书内容具异教色采,因此大部分教父不采信其为彼得的着作。

    [11]Eusebius、Origen及Jerome都否认此书为彼得所着之使徒书信。Serapion更指出此书虽没有否认其他福音书的真理,也没有与耶稣生平之记载相冲突,但是却有许多加油添醋的轶闻传言。此书已经失传。

    [12]虽然有许多教父如ClementofAlexandria、Origen等人曾引用此书,但此书一直被列为伪造的书信,因此至终并没又被列为正典。此书亦已失传。

    [13]初期教会对《彼得启示录》的接纳度颇高。在MuratorianCanon中,此书与约翰的《启示录》并列,ClementofAlexandria曾经在他的Hypotyposes中解释过此书(参Eusebius,EcclesiasticalHistory,VI,14),第三世纪的北非教会也普遍接纳此书。但在Eusebius之后,此书渐渐被认为是伪造的书信,因此至终并未被大公教会列入正典。此书仅存少部份残卷。

    [14]Eusebius此言可能是在资料不足的情形下所作的错误判断。以上的书信虽然其作者可议,但确曾有许多教父曾经引用其中内容。

    [15]即antilegomena

    [16]即homologoumena

    [17]这是从二世纪初以来就毫无疑问的认知。

    [18]ClementofAlexandria最早将《希伯来书》列为保罗的着作,Origen相信此书内容是保罗所传,Eusebius也接受亚力山大学派的看法,相信此书为保罗所写。西方教会得知此书的时间也相当早,至终西方教会接受东方教会的看法,认为此书为保罗所着。

    [19]见第十四、二十及二十五章

    [20]亦已失传。

    [21]此书内容充满各类异象与表号,于二世纪中以后就在各教会间广为流传,也为许多教父所引用。不过都没有被视为正典的一部分。Origen认为此书虽有神的默示,却不应列为正典之林。MuratorianCanon曾说此书是罗马教会的黑马所着(其兄弟Pius时任罗马监督139-145A.D.),因此应鼓励圣徒阅读,但不适公开与教会中诵读,亦不适将之列入正典的一部分。初期教会中虽有许多东、西方教父引用此书内容,但到了四世纪以后,就渐渐失去支持。

    第四章使徒的首批传承者——

    1

    从保罗的见证和路加在行传的见证中我们得知,保罗从耶路撒冷一路传扬福音直到以利哩古,四处建立教会(罗十五19,徒九~)。

    2

    彼得传扬基督教训─新约教训的地点,可从他的着作得知。另外刚才所提、列入正典的前书中,也可看出彼得向散布在本都、加拉太、加帕多家、亚西亚及庇推尼的希伯来人说话(彼前一1)。

    3

    除了在保罗着作中所题及的,我们实在难以说明,那真实火热的跟随使徒们,并配得称为建立教会的人,到底有多少。

    4

    保罗确实有无数的同工,就如其所言,是在教会里一同当兵的。大多的同工都在他的书信中受到深深的纪念与推崇,留下不朽的见证。路加也在使徒行传里提到他的同伴,述说他们的行谊。

    5

    提摩太成为以弗所首位监督的事[22]也被路加记上一笔,如同提多当初被任命为克里特(Crete)首位监督[23]那样。

    6

    路加[24],这位生于安提阿的医生,他的名字总和保罗摆在一块,也熟识其他使徒。他将得于使徒的医病恩赐记在两本受圣灵感动的着作中。其中一本是《路加福音》[25],他见证自己纪录了「那些从起初亲眼看见,又将这道供应我们的人」所告诉他的,并且也都详确考察了。另一本则是他所写的《使徒行传》[26],这本书不是他耳闻的,乃是他亲眼所见的。

    7

    有人说[27],每当保罗在他书信里说到「照着我的福音」(罗二16,十六25,提后二8)时,他乃是指着《路加福音》说的,就像题到自己特有的福音─样。

    8

    其余陪伴保罗的弟兄中,还有革勒士,保罗打发人到Gaul时,提起了他的名字。在提摩太后书,保罗还提了一位在罗马陪伴他的弟兄—利奴,就是前面所提,接续彼得成为罗马教会监督的那位。

    9

    革利免[28],罗马教会第三位监督,也由保罗证实他是那「一同当兵的」[29]。

    10

    此外,路加在行传中所提的亚?巴古人丢尼修,由另一位哥林多教会的长者、牧者丢尼修提名为雅典教会的首位监督[30]。

    11

    当我们继续讨论时,应该提起使徒传承的时间与方式。接着让我们述说历史——

    [22]此外,教会历史的传统还说到,提摩太在Domitian掌权时为主殉道,罗马天主教因此视之为圣人,还订定节日于每年一月二十四日纪念他。

    [23]提后四章十节说到提多往挞马太去,但是教会历史上却传说他至终去了克里特岛,并在当地殉道。罗马天主教亦将之封圣,并订定节日于每年一月四日为纪念日。

    [24]教会历史上对于医生路加的记载相当贫乏,行传中没有关于路加的记载,保罗书信中也只有三次题到路加(西四14,门24,提后四11)。他是保罗亲密的同工,甚至在保罗末次下监时也与保罗同在。Irenaeus是首位将他视为《路加福音》与《使徒行传》二书作者的教父,Eusebius及Jerome也同意这个看法。GregoryofNazianzen说路加最后在Achaia作工并为主殉道,Jerome题到他死后葬于Constantinople。

    [25]《路加福音》不及《马太》和《马可》来得早,但其权威与公认性一直没有引起任何的质疑与争议。二世纪初的JustinMartyr就常引用此书,Macion也将之列为他自己编着的经典,Irenaeus及MuratorianCanon都认为此书为路加所着。

    [26]二世纪结束以前,Justin和Tatian已有引用《行传》的记载。Irenaeus及MuratorianCanon是最早认为《行传》为路加所着者,这项认定历来一向没有任何争议。

    [27]这可能是当时普遍为人所相信的传统。Origen及Jerome都持此观,在Eusebius以前的Irenaeus、Tertullian、MuratorianCanon也都有类似说法。不过,这样的说法并无法得到证实。根据《路加福音》的引言及其内容判断,此书应不是保罗口述的福音,顶多只可能代表保罗对福音的观点—世人的救恩—罢了。

    [28]Eusebius将罗马教会的监督革利免视为保罗在腓四3中所题及的革利免,是受到他的恩师Origen的影响所致。在教会历史上,罗马天主教一直认为保罗在其书信中所提及的那位革利免,后来继彼得之后成了罗马教会的监督。但事实上,这一传统说法的可信度并不高。教父学家Lightfood曾推测,这位Clement可能是出于罗马皇帝Domitian的亲戚TitusFlaviusClement。根据教会历史的考证,TitusFlaviusClement虽出身罗马皇室,却曾被指控为无神论者—一个当时基督徒常被定罪的罪名。不过,真正的实情已经无法进一步探讨。但无论初期教会着名的教父革利免是否为保罗所题到的同工,是否曾经担任罗马教会的监督,他在初期教会所扮演的重要角色都不会受到影响。由他所存留的书信《罗马人致哥林多人书》中可以推断,教父革利免应是罗马教会当中领头人士之一,他的书信提供我们研究初期教会信仰和实行上极为宝贵的资料。

    [29]保罗曾明言以巴弗提和亚基布是「一同当兵的」(腓四3、门2),但没有说到革利免是「一同当兵的」,这显然是Eusebius的错误。

    [30]这一说法系二世纪起开始流传。有些史学家认为,行传十七34节中的丢尼修后来成为雅典教会的主要角色。根据教会历史,在雅典的教会一直没有发挥很显着的影响力。

    第五章基督升天后,犹太人所受的最后围攻——

    1

    尼罗执政十三年后,Galba和Otho统治犹太人一年半。靠着逼迫犹太人出名的维斯帕先(Vespasian),被任命治理犹太地。不久他从军队那里受封为皇帝。于是立刻挥军回罗马,并把犹太的战事交给他的儿子提多。

    2

    犹太人除了陷害基督,更在祂升天后,处心积虑要算计祂的使徒。首先,他们用石头砸死司提反,接着西庇太的儿子、约翰的兄弟,雅各,也遭斩首。基督升天后,耶路撒冷的首位监督,雅各,也遭同样杀害。尽管罗马帝国想尽办法逼迫使徒,巴不得将之赶尽杀绝,驱离犹太地,但使徒仍靠着基督的帮助,传扬福音遍及四方,因为主曾说:「去吧!在我的名,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太二八19)

    3

    然而战争前,有位敬虔人得到神圣的启示,带领耶路撒冷全教会大举迁离,越过约旦河,迁到一个名为Pella的城里。于是基督的信徒离开耶路撒冷来到这里,好像圣别的人全然弃绝了这京城以及犹太全地。神圣的审判最终临及犹太人,报复他们逼迫基督与使徒的罪行,将这行恶的一代从地上彻底拔除。

    4

    各样的灾难接踵而来,导致犹太居民减少;无数的男女老幼死于刀剑、饥荒和各样灾难;许多大城一一沦陷。躲在耶路撒冷,以为安全无虞的人也遭遇了难以想像的灾难。照着豫言所说的,最后神殿全然被毁,留下一片荒芜,过去的光辉在大火中彻底涣散,走入最终的毁灭。以上这些史实、战争的经过与细节等等,约瑟夫都详确描述于其着作中。

    5

    不过,我们有必要描述在逾越节时,三十万犹太人如何由各地聚到犹太地,却被困在城中,如同囚犯。

    6

    那段日子里,犹太人因全人的救主、施恩者─神的基督而受折磨,毁灭正临及他们。现在他们像被关在牢中,以示神的审判。

    7

    暂且不论他们受的刀剑和其他灾难,光是饥荒,就足以让研读历史的人了解到:神并未耽延祂对犹太人的报复。

    第六章饥荒打击犹太人——

    1

    透过约瑟夫历史书第五卷,我们来看看那时所发生的悲剧。他说:「有钱人待在这里,不见得比较安全。有钱人被杀,表面上理由是会逃跑,其实不过就是要他的财富。因着饥荒,疯狂的暴民日益增加,各样的悲剧也跟着与日俱增。饥荒处处。

    2

    暴民因而打家劫舍、夺取食物。若是找着食物,便以意图藏匿之名痛殴主人一顿;就算没找到,也会以藏匿之名好好折磨他们。饥民的体态,是判断有无食物的另一根据。看来健康点的,暴民便一口咬定他藏有丰余的粮食,而放了那些面黄饥瘦的,毕竟杀掉快饿死的人确实残忍了点。

    3

    若是有钱,许多人会偷偷拿去换些小麦;穷点的,只好换点大麦。接着把自己锁在屋里最隐蔽的角落。有些人饿过头,干脆生吃;其他人则在饥饿与恐惧间选择是否煮了吃。

    4

    屋里连张桌子也没有,人们直接从火中取食,就这么把半生不熟的食物,撕碎送到嘴里。食物极差,但还比不上那弱肉强食的情景。

    5

    饥饿超越一切罪恶,粉碎人的羞耻心。原先就需要援助的,现在更加悲惨。妻子从饥饿的丈夫口中抢走食物,儿女也来抢爸妈的食物,然而最可悲的莫过于母亲抢走自己婴儿的食物。虽然眼见挚爱的孩子躺在怀里日益消瘦,羞耻心却仍未能阻止他们夺去任何维持生存的一切。

    6

    即使到了这般地步,他们还是会被发现,因为任何一扇紧闭的门,就意味着里面在进食。暴民会立刻破门而入,掐住他们,挖出他们喉里的食渣。

    7

    若被逮到藏匿食物,老人免不了一顿打,妇女会被拉扯头发,不管老弱妇孺,绝不手软。甚至把婴儿抱离食物,摔到地上。在对待比他们早到的人时,就更狠了。他们开始狼吞虎咽、吃尽一切,好似先前受尽虐待。

    8

    他们还想出残忍的拷问方法,好逼出食物的下落。为了使受害者乖乖就范,暴民狠狠地折磨痛苦的人。在供出藏了面包或小麦之前,言语的恐吓早令人不寒而栗。

    9

    然而,施虐者却不因而感到羞愧,他们对此总是有所辩解。好比说,是不得已的,他们也是为了将来的苦头才会这么残忍。

    10

    夜里有人为了采集野药野草,蹑手蹑脚、鬼鬼祟祟来到罗马人的营地,他们便会出去会会那些人。被发现者一心只想藏起手中的物品,施虐者却会完全夺走,一点不留。受害者会不断以神之名乞求抢匪,归还些许物品,毕竟那是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这样的遭遇已经算不错的了,至少除了被抢,他们还保住了命。」

    11

    等到描述完几个事件后,作者接着说:「犹太人的出路已绝。饥荒深入每个角落,家家户户消耗殆尽。屋里堆满妇孺之尸,小径旁则到处是老人的尸体。

    12

    男孩和年轻人像游魂一样,步履蹒跚穿过市集,接着被疾病击垮,倒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由于死者太多,以及对命运感到茫然,活人不愿埋葬那些尸体,连健康的人也不愿。因为很多人确实就这么倒在他们正掩埋的尸体上,还不等死亡夺走他们的性命,就已进了坟墓。

    13

    泪已干,悲也尽,只有饥饿战胜了一切又一切的感觉。还在与死亡缠斗的人,用着干涸无泪的眼睛,望着比他们早走一步的人。深深的沉默、死亡的阴影,笼罩整座城。

    14

    比起这些,更教人难受的是打家劫舍的强盗。现在他们转而打劫坟墓、损坏尸体,撕毁死者的衣物,放声狂笑,扬长而去。他们甚至随意戳刺尸体,好试试剑是否锋利。有些横在地上的人还没死,刀剑就已刺入他们体内,只为了要看剑的锋利。有些乞求免挨拳脚刀剑的人,他们则是轻蔑地离去,留着饥饿将他带往死亡。断气的人张眼盯着神殿,反倒是作恶的党羽活了下来。

    15

    一开始没有人受得了尸臭,于是指使人把尸体埋在城外。到了后来,无处可埋,干脆把尸体从城墙上扔到城外的壕沟。等到提多抵达,他目睹了堆积如山的尸体,和凝结处处的血块。提多深深叹息,举手呼唤神来见证这一切不甘他的事。」

    16

    谈了一些事以后,约瑟夫继续说道:「我必须直接说出我的感受。我认为就算罗马人不继续围攻这些卑鄙的罪人,这城市迟早也会被裂开的土地吞噬、被洪水淹没,甚至像所多玛一样,遭雷电所焚毁。因为他们的不虔,和受这些灾难的人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所有的居民都会因这些疯狂的罪人而灭亡。」

    17

    他在卷六又提到:「死于饥荒的人,难以估计。降临他们的苦难,也难以言喻。只要屋里有食物的影子,就会爆发战争。就连最亲的亲属,也会为了维持性命的少许食物斗争起来。

    18

    即使死亡临近,他们始终不相信饥饿是这一切的祸首。抢匪会搜刮奄奄一息的人,以防有人将食物藏在怀里装死。抢匪像饥犬贪食一样,张着嘴四处盘桓,或是像酒鬼一样,到处敲门。饥饿甚至驱使他们一小时内数度跑进同间屋子。

    19

    饥饿使得他们用嘴去尝每样东西,就算是最污秽的野兽,他们也照吃不误。除了食物,他们还收集其他物品,就算最后只剩下带子和鞋子,也都不丢弃。他们将兽皮从背骨上撕下吞了,有人把老旧的麦杆当食物,其他人则是收集着那些残余的麦梗来卖钱,只要一点就值四个银币。

    20

    为什么我要提到饥荒使人搜集无生命物品的残酷景象呢?我将描述一件恶事,一件可怕到难以述说,也难以置信的事,这样的恶事连希利尼人和野蛮人都不曾听说。要不是许多生还者亲眼目睹,我大可?过不谈。事实上,这看似不可思议。若是不提起这骇人的故事,或许还会有人感谢我。

    21

    伊莉莎的女儿马利亚住在约旦河对岸的小镇Bathezor,意为牛膝草之家。马利亚以其家庭与财富闻名。她也和大家一起到耶路撒冷避难,被困在城里。

    22

    暴徒已将她辛苦渡河带进城的财产抢夺一空,无赖则是每天冲进她家,夺去剩下的物品和她准备的食物。马利亚被激怒了,她不时辱骂、诅咒那些强盗,努力挑起他们的怒火。

    23

    但是没人会因愤怒或是怜悯而杀了她,而她也已厌烦为他人准备食物,当然那时根本找不到食物了。于是饥饿渗入五脏六腑,愤怒又超越了饥饿,在狂怒和需求的激动之下,她开始违背本性,抓住她怀里的小孩,

    24

    说:可怜的孩子啊,战火蔓延的时代,到处是饥荒和内哄,我该怎么保护你呢?我们在罗马人的统治之下,也许还能生存,却会成为奴隶。即使为奴,却还是免不了饥饿,逃不过一个比一个残忍的暴徒──来吧,孩子!成为我的食物吧!报复那些恶人,成为传说,终止犹太人的不幸吧!

    25

    马利亚说着,便杀了她的孩子,烤了他,自己吃掉一半,盖起另一半。不久恶徒来了,发现这恐怖食物的烟,威胁她交出食物,不然就立刻杀了她。她说她已为他们留了最好的那份,一边说着便拿开覆盖物,露出儿子的残尸。

    26

    一阵悚然和错愕立即笼罩他们,他们愣在那里,哑口无言,呆望着那景象。「这是我亲生的儿子,」马利亚说道,「这也是我干的。吃啊!反正我都吃了。我再也不是一个弱女子,也不再是个温柔的母亲了。如果你们这么敬虔,拒绝我的好意,反正我已吃了一半,就把剩下的留给我吧!」

    27

    「恶徒听完,马上吓的逃开,第一次为如此的景况感到怯懦,并拒绝了那母亲的食物。这件事立刻传遍全城,人人深感恐怖,像是亲眼目睹,如同亲手作了这事。

    28

    从那时起,可怜的人战胜了饥饿,努力和死亡对抗。然而对于他们,死亡未必不好,起码不用再听见如此的悲剧。」这就是亵渎神的犹太罪人所受的报应。

    第七章关于基督的豫言——

    1

    这些事恰恰应验了救主的豫言,就像他曾这么说过:「当那些日子,怀孕的和乳养孩子的有祸了。你们要祷告,叫你们逃走的时候,不遇见冬天或安息日;因为那时必有大灾难,这样的灾难,就是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都未曾发生过,将来也绝不会发生。」〈太二四19~21〉

    2

    史学家算一算饥荒和战争的罹难者,共有一百一十万人。其余的盗匪党徒,遭俘虏后互相告密,被处以死刑。高大俊美的青年留给凯旋庆典;剩下十七岁以上的,有的送往埃及采矿;但大多送往各处,死于刀剑、野兽环绕的竞技场;十七岁以下的,则当成奴隶卖掉。单单这部分,就超过九万。

    3

    照着主耶稣基督的豫言,这一切全发生在维斯帕先(Vespasian)第二年。如同使徒在着作里所提,耶稣基督藉着神圣的能力豫知这一切,好像早已发生,祂也为此悲哀。祂曾对耶路撒冷说:

    4

    「巴不得你在这日子,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无奈这事现今在你眼前是隐藏的。因为日子将到,你的仇敌要给你筑起土垒,周围环绕你,四面困住你,并要把你铲平,摔毁你里面的儿女,不容你里面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因你不知道眷顾你的时候。」(路十九42~44)

    5

    之后,祂像是对人民说话一般:「因为将有大艰难降在这地,也有震怒临到这百姓。他们要倒在刀刃之下,又被掳到各国去,耶路撒冷要被外邦人践踏,直到外邦人的时期满了。」(二一23~24)又说:「你们看见耶路撒冷被军队围困,就可知道她的荒凉近了。」(二一20)

    6

    把救主的豫言和史学家的描述一作比较,怎还会有人不认识、不赞叹救主神圣超凡的先见与豫言呢?

    7

    当初犹太人不愿定罪强盗,反而喊叫着,要除掉生命的王子。如今他们尝到各样的灾难,两相对照之下,史学家评论些甚么也是多余。

    8

    提起这些,是要显示主仁慈的恩典:在犹太人钉死基督后,延迟他们的灭亡四十年之久。那时大多的使徒、门徒以及那里的首位监督─主的兄弟雅各,仍存活在耶路撒冷,竭力捍卫那地。

    9

    神眷顾他们,藉由长期受苦,来看他们是否会对已往所作的悔改,而得到赦免与救恩;除了长期的苦难,神也豫先显示了顽固不悔之人将受到不可思议的奇景。史学家将这些事情全记录下来,完整地呈现在读者的眼前。

    第八章战争前兆——

    1

    我们来亲自读读作者在第六本书里所记载的:「这时,无知的人们轻易接受骗子的话,开始不相信神。他们不信也没注意到逐渐来临的不安豫兆。反像愚人一样,失去观察力及理解力,忽视神的宣告。

    2

    一度,天空出现一颗剑形的星,同时也出现了一颗彗星,持续了一整年。那时,战争前的造反与暴动还没爆发,人们还在因着除酵节而聚集一处。四月八日晚间第九时,有一道光芒闪耀在祭坛和神殿上,将黑夜照成白昼,整整半小时之久。对无知的人来说,这是个好豫兆,但是学者立刻察觉这和最近发生的事有关。

    3

    庆典上,祭司献上一头牛,将牠放在神殿中间,一头羔羊的前面。

    4

    内殿的东门,是由沉重的黄铜所制。到了夜晚,要由二十个男子卖力推才关得上。门上还有包铁的铰链,并用门闩牢牢地锁在地上。而在夜间第六时,有人看见门自动打开了。

    5

    祭日后不久,五月二十一日那恁A出现了一个令人惊奇的异象,超越所有的信仰。事实上,若非目击者向我描述,且后来发生的事也和豫表相符,我并不想说以下的奇景:日落之前,有人看见天空出现战车和军兵,穿云而过来到这地,环绕全城。

    6

    五旬节那天,祭司照惯例入殿事奉,说他们感到一股晃动和声音。有人觉得困惑,说道:「赶快走吧!」

    7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更令人畏惧:「在战争爆发前四年,当城里还是一片祥和之时,亚拿尼亚之子,一个名为耶数的乡下粗人,去参加一个节庆。节庆中大伙儿都照习俗在殿里搭帐棚来荣耀神。耶数突然大喊起来:「有个声音从东方来,有个声音从西方来,有个声音从四方之风而来。一个反对耶路撒冷,一个反对新郎和新娘,一个反对所有的人民。」他不分昼夜,四处喊叫。

    8

    许多权贵受此喊叫搅扰,因而对耶数发怒。他们抓住他,狠狠地鞭打他。

    9

    地方官因此判定这人身上有一种不凡、神圣的行动,于是把他带到罗马的首长那里去。后来耶数惨遭鞭刑。纵使鞭鞭入骨,他也不曾求饶,或是流下一滴泪来,他只是尽量降低音调,在每次的鞭打间哀道:「悲哉!悲哉!耶路撒冷。」

    10

    史学家约瑟夫描述了一件更值得记载的事,他说:「在他的宗教经典中有一段神谕,宣告此时此地将出现一个人,统治全世界。」他猜想这个豫言将实现在维斯帕先身上。

    11

    但维斯帕先并未统治世界,只不过统治了罗马。因此,说得准确点,这豫言指的是基督。父对祂说:「你求我,我就把列国赐给你作产业,把整个土地都归属于你。」(诗二8)就在这个时候,十二使徒的声音「通遍天下,传到地极。」(诗十九4)

    第九章约瑟夫和他的作品——

    1

    既然提到了约瑟夫[31]—这位亲笔完成许多史籍的作者,我们就来了解一下他的背景。他在着作里提到自己:「玛他提亚(Mattathias)的儿子,约瑟夫,耶路撒冷的祭司,起初与罗马人作战,后来在事后还成了不可缺少的一位人物。」

    2

    不管是在他的族人犹太人中,或是在罗马人里,约瑟夫都相当出类拔萃。所以他们为他在罗马竖立一座雕像,并在图书馆中成立专区来存放他的书籍,以示尊荣。

    3

    他着成全套二十本《犹太典籍》(AntiqutiesoftheJews),和七本《犹太战争史》(HistoryoftheJewishWar)。他不只用希利尼文完成这些着作,还译成自己的母语。这一切都使得他受到赞扬。

    4

    他在《犹太典籍》里的两部作品也十分值得一读。他在文章里,回应了反犹太的语法学家Apion的着作,及其他企图诽谤犹太人世袭体系的作品。

    5

    在第一本书中,他提到旧约圣经里正典的数目。他根据古老传统的资料,告诉我们在希伯来人当中,有哪些毫无争议性的权威着作。他的记述如下:——

    [31]史学家约瑟夫不仅在他自己各类着作中零星交待过他的身世,他还在主后一百年左右亲撰一部自传,依照年代详细述说他的一生。他是于主后三十七年,当该撒Caius统治时,生于犹太祭司马他提亚家族中,博学多闻,于三十岁左右便任加利利总督。当Vespasian率军进袭犹太地时,他挺身而出反抗Vespasian,但终究不敌,以致他于主后六十七年投降,并被带进罗马军营中。不过,他在罗马人中受到相当的尊敬与礼遇。因此他留在营中服事他们,并渐渐受到罗马人的宠爱,也因此他在犹太族人当中,获得永远无法磨灭的丑名。犹太战争结束后,他前往罗马,并在罗马大享尊荣,直到二世纪初时离世。虽然他的行事风格备受争议,但他的着作确实是学者们研究马克比王朝以后犹太历史的重要文献。

    第十章约瑟夫论述圣经——

    1

    「没有数不清的矛盾作品,只有二十二本记载历史的书,被公正地评为神圣着作[32]。其中五本为摩西所写。

    2

    书里提及了法律和传统,包括人类之始直到他的终局,前后约有三千年。

    3

    摩西之后的申言者完成了十三本着作,从摩西记载到亚达薛西(接续居鲁士Xerxes的波斯国王)灭亡[33]。其余四本则是赞美神的诗歌,以及人类生活的法则[34],[35]。

    4

    虽说亚达薛西至今的一切事也纪录了下来,却不像之前的着作那样权威,因为他们不像前者有申言者确切的传承。

    5

    但我们对这些着作的看法却很清楚。多年来,我们从不敢有所增减或修改。打从国家建立时,犹太人就深信这些着作是神的教训,并依此行事。若是必要,还要欢然为其受死。」

    6

    我想最好在此将他的陈述加以补充。约瑟夫还有一些其他较不重要的作品,比如被称为Maccabaicum的《论推理之权威》(OntheSupremacyofReason),其中叙述希伯来人为了真信仰勇敢奋战,如同《马克比传》(Maccabees)中所描写的。

    7

    在《犹太典籍》第二十卷的结尾,这位作者透露他打算照着犹太国特有的观点,写四本关于神及其存在的书;同时也论及法律,谈到为何有人可以做某些事,其他人却不行的原因。他说,书里还会谈到其他的主题。

    8

    除了这些,约瑟夫还在《犹太典籍》末了见证其着作的真实性。他指责提比哩亚的犹士(JustusofTiberias)都没有据实写史。约瑟夫指责他许多的罪行,接着说道:

    9

    「我不像你,害怕谈到自己的作品,相反地,我把发生的事呈现在皇帝面前,如同他们自己所见到的一样。我尽力描述事实,从不担心收集到怎样的见证。

    10

    我的历史书也记录了多位处身战场的人,像是亚基帕王和他的亲属。

    11

    由于提多巴不得这些事举世皆知,他也亲手写下该出版的记载。」亚基帕王写了六十二封信来见证他们的事实,约瑟夫又增了两封。关于他的事这已足够。现在让我们依序谈谈后来的事——

    [32]一般基督徒的传统都是认为所谓的《旧约》是犹太文士以斯拉首先开始汇辑,直到犹大马克比时才告正式确定。Eusebius是首位将《旧约》各卷成书的结论告诉我们的作者,他指在AgainsttheApion中指出《旧约》有二十二卷,分为三大类,但并没有详列内容。

    [33]应为约书亚记、士师及路得记、撒母耳记、列王记、历代志、以斯拉及尼希米、以斯帖、以赛亚、耶利米及哀歌、以西结、但以理、十二本小先知书、约伯记等十三卷书。

    [34]即诗篇、箴言、传道书、雅歌等四卷书。

    [35]Eusebius分类旧约的原则与后来大部分新旧约圣经中的旧约顺序(即LXX的顺序)不同,LXX是依照内容主题来分类,而Eusebius则是按史实的先后来分类,因此他会将所有记载摩西到亚达薛西之间史事的书卷,同列为第二部分。

    第十一章西面〈Simeon〉接续雅各治理耶路撒冷教会——

    1

    雅各殉道,耶路撒冷紧接着沦陷。尚存的使徒、主的跟从者以及主的亲属自各地齐聚一堂。众人商议最佳的继任人选,共同推出福音书曾题到之革罗罢(Cleophas)[36]的儿子─西面,来接任监督。他们说,根据Hegesippus的说法,革罗罢是约瑟的兄弟,那么西面便是主的堂兄弟——

    [36]约十九25

    第十二章维斯帕先(Vespasian)下令搜查大卫的后裔——

    1

    维斯帕先攻占耶路撒冷,下令搜查大卫的后裔。不准犹太人留下任何一个皇室的人。这是对犹太人的另一次大迫害。

    第十三章罗马的第二位监督Anencletus——

    1

    维斯帕先统治十年后,其子提多继承王位。提多二年,治理教会已有十二年的罗马教会监督利奴,将其职传给Anencletus。提多统治二年以后,其弟多米田(Domitien)又从他继承王位。

    第十四章亚历山卓(Alexandria)的第二位监督Avilius——

    1

    多米田四年,亚历山卓的首位监督Annianus在治理教会二十二年后过世,Avilius继任,成为当地的第二位监督。

    第十五章罗马的第三位监督─革利免(Clement)——

    1

    多米田十二年,Anencletus治理罗马教会十二年后,革利免接下其职,成为罗马的第三位监督。使徒保罗在《腓立比书》里,曾提到他的同工革利免:「革利免、并我其余的同工…他们的名字都在生命册上。」(腓四3)

    第十六章革利免书——

    1

    现存有一部革利免书信[37],经考证为其真迹,有相当的长度与价值。那时革利免以罗马教会之名,写给当时发生纠纷的哥林多教会。无论古今,此信在大多数教会中都已公开阅读,帮助信徒。Hegesippus也证实了那时哥林多教会确曾发生背叛之事——

    [37]革利免书目前尚存希腊文及叙利亚文两版本,是罗马教会监督革利免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书信。此一书信据信是在Domitian逼迫之后不久所写,是现存最早的后圣经(post-biblical)着作。初期教会以极为尊重此书,甚至着名的AlexandrianCodex还将此书列为正典、新约圣经之一卷。

    第十七章多米田逼迫基督徒——

    1

    多米田在罗马屠杀了许多高贵和优秀的人,并且毫无理由流放许多正直之士,没收他们的财产,这使得他成为尼罗第二,憎恨神、与神为敌。虽然其父维斯帕先对基督徒并无成见,但多米田却是第二位逼迫基督徒的人[38]——

    [38]Domitian和Nero对基督徒的逼迫,以个别性并区域性为主,并没有遍及全帝国的规模。虽然如此,这两位皇帝的逼迫手段却出奇残酷,使初期教会颇为受苦。根据罗马历史,在三世纪中Decius掌权之前,并没有全国性的大逼迫。Nero及Domitian的逼迫,并不是专专针对基督徒而来,凡是在政治、宗教上的一些高阶人士,都是他们残暴逼迫的对象。

    第十八章使徒约翰及启示录——

    1

    按着记载,约翰—传福音者和使徒—在这次逼迫中仍得幸存。他为着圣言作见证,而被流放至拔摩海岛[39]。

    2

    爱任纽在《驳异端》(AgainstHeresies)第五卷中,提到启示录里敌基督数字的算法。爱任纽是这样说到约翰的:

    3

    「然而,如果要公开说出他(即敌基督)的名字,就必须由看过启示的那人(约翰)来说。他在不久前才看过这启示,差不多就是我们这一代,就是在多米田统治末年的时候。」

    4

    我们的信仰确实在当时大大兴盛,就连对此信仰不大友善的史学家,也毫不迟疑的在史书里记下这次逼迫和殉道。史书准确的记载,此次逼迫发生于多米田五年。当时,罗马官员FlaviusClement的侄女FlaviaDomitilla,因着公开承认基督遭到判刑,与其他人同遭流放到Pontia岛——

    [39]自Irenaeus以来,教会历史的传统中无异议的相信,启示录是约翰在Domitian执政下所写,并且他曾被放逐到拔摩海岛上。

    第十九章多米田下令屠杀大卫的子孙——

    1

    这位多米田也下令屠杀大卫的子孙。照着古时的传统说法,那时有些异端者指控犹大的后代(犹大是主肉身的兄弟),因为他们是大卫的家室,又与基督有关联。Hegesippus在下列篇幅中记录这事。

    第二十章主的家人亲属——

    1

    「那时,主的家人犹大—主肉身的兄弟—的孙子,仍然活着。有人通报他们是大卫家的人,由Evacotus带到多米田面前。多米田和希律一样,对基督的来临感到相当不安。

    2

    多米田问他们是否与大卫同宗,他们承认。又问他们有多少财产,两人答道:九千银币而已,分属两人;但这笔产业不是钱,而是一块三十九亩的土地。他们从中收租,并用劳力养活自己。

    3

    接着他们伸出长茧的手,露出粗糙的皮肤,证明他们是不停的劳动。

    4

    在被问到基督和祂的国、国的本质、出现的时地时,他们回答:『那不是短暂的国,也非属地的国,而是神圣属天的国。它会在世界末日时,显现于荣耀中。神会审判活人死人,照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

    5

    多米田藐视他们,不作回应,只是鄙视他们为愚蠢,打发他们走。然后多米田下令终止逼迫。

    6

    这两位主的亲人及见证者被释放后,继续治理教会。于是和平来到,他们活到图拉真(Trajan)的时代。」

    7

    以上是Hegesippus的叙述。特土良也这么提到多米田:「多米田也曾试着像第二个暴君尼罗一样施行逼迫。但起码他还有点良知,所以很快便终止逼迫,召返流放之徒。

    8

    多米田统治了十五年后[40],Nerva继位,罗马元老院颁布命令,废除多米田所受的荣誉。遭不平流放之人,得以返乡,取回财产。

    9

    根据教会古老的记载,使徒约翰也在那时结束了拔摩岛流放的生活,返回并定居于以弗所。」——

    [40]即主后八十一年至九十六年

    第二十一章亚历山卓城第三位监督Cerdon——

    1

    Nerva在位一年多以后,图拉真(Trajan)继承王位。图拉真元年,Avilius在治理教会十三年后,由Cerdon接续其职,成为亚历山卓城第三位监督。此时,革利免接替了在保罗同彼得[41]以后的第一任监督利奴与第二任监督Anencletus,成为罗马教会的第三位监督——

    [41]Eusebius应认为两人同时担任罗马教会的监督

    第二十二章安提阿的第二位监督─以革那提——

    1

    安提阿首位监督Evodius过世后,以革那提被指派为第二位监督[42]。西面也在此时接续主的兄弟,成为第二位治理耶路撒冷教会的监督——

    [42]Origen也相信Evodius是安提阿教会的首位监督;但另有些教父如Athenasius或Chrysostome则直接将Ignatius列为第一位监督

    第二十三章使徒约翰的故事——

    1

    这时,耶稣所爱的门徒、传福音者约翰仍然活着。他在多米田死后,结束流放的生活,治理那地区的众教会。

    2

    有两个人的见证使我们相信约翰那时仍然活着,他们的见证完全值得信赖。这两人就是在教会中持守正统教训的爱任纽和亚历山卓的革利免。

    3

    爱任纽在《驳异端》第二卷中提到:「所有和约翰交通过的亚西亚监督,都能见证约翰将正统的教训传给他们,因为约翰继续与他们同在,直到图拉真(Trajan)时代。」

    4

    爱任纽在同一部作品卷三又见证说:「以弗所教会也是个有力的见证,这个教会是由保罗所建立,约翰也一直住在那里,直到图拉真(Trajan)时代。」

    5

    革利免也在那时,对爱听精采寓言的人补充了一篇文章,叫做《富人能留下什么?》。他在这篇文章中也题到当时的情形,我们来看看下面这段记载:

    6

    「听听使徒约翰的故事吧!这并非虚构故事,而是一个人们流传下来且保存完整的真实经历:在暴君死后,约翰从拔摩岛回到以弗所,并受呼召前往邻近的外邦人地区。他在一些地方设立监督,在一些地方建立教会,还在一些地方任命圣灵所指明的人为执事。

    7

    约翰在这些地方颇受好评,也带给弟兄们安慰。最后约翰来到邻近的一座城,到一位长老那里,看见一名身量俊美、表情优雅的热忱青年[43],他说:『我奉基督与教会之名,郑重地把他交付给你。』」

    8

    该名监督接受并允诺一切,约翰重覆他的嘱咐并为此作证之后,就回到以弗所。那位长老[44]将年轻人带回家,教育、管束并抚育他,最后为他施浸。后来他松懈了关心和警觉,好像那名年轻人已完全受到主的保护。

    9

    然而有一群无恶不作、闲懒放荡的年轻人出现。他们厌恶监督的约束,早早脱离受约束的生活。他们先是带着那年轻人从事一些奢华娱乐,接着又在夜里带着他去抢劫。

    10

    后来他们怂恿他去犯更大的案,使他丧失进取心,转而习惯这种生活方式。那年轻人就像野马脱缰,偏离正途,奔向悬崖。

    11

    他仔细想想,自己虽未犯小错,却犯了大过。反正早已堕落,干脆放弃神的救恩,干脆一生就这样吧!年轻人集结同伙组成匪帮,自己作了首领,比他的党羽更加暴力、血气、残忍。

    12

    时光飞逝,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弟兄们派人去请约翰过来。使徒指派完任务后就说:『来吧,监督,该算帐了!在你所治理之教会的见证下,把基督和我所交托你的都还来吧!』

    13

    监督一开始觉得纳闷,认为约翰是误向他索取他从未拿过的钱。他不敢相信约翰对他的指控,却又不敢怀疑约翰的话。当约翰说:『我是向你要那个年轻人,以及那弟兄的魂,』老人听了,立刻深深叹息,泪水盈眶地说:『他死了。』『怎么死的?怎么会这样?』『他向神死了…』监督说,『他变得邪恶放纵,最后竟成了一个强盗头目。现在他不以教会为家,反倒组织了强盗帮,盘据山头。』

    14

    使徒一听,撕裂衣服,一边捶自己的头,一边喊着:『我竟抛弃这样一位好弟兄!赶快备马,找人给我带路!』他骑着马离开教会。

    15

    当约翰到达目的地,强盗哨兵就将他囚禁起来。他既不逃,也不抵抗,只是声喊:『我来这里有特别的目的,带我去见你们的首领!』

    16

    此时强盗头目正配着武器站着等候,但当他认出那是约翰时,他因着羞耻,转头便跑。约翰顾不得老迈,拼命追他,喊着说:

    17

    『孩子!为何要逃?为何逃离毫无防备的老父亲呢?怜悯我吧!孩子。不要怕,你仍有生命的希望,我和基督为你代求。若有必要,我愿欢然为你而死,就向基督为我们死一样。我愿为你失去生命。别走!相信我,是基督差我来的。』

    18

    那年轻人听到这话便停下脚步,抛弃武器,低下头来。然后他抱住老人,伤心痛哭,颤抖,努力的祈求原谅,像是在流泪中受了第二次的浸。

    19

    使徒郑重地向他保证,神已经赦免了他。老人跪下来亲吻他的右手,像是清除其上所有的罪,然后将他带回教会。约翰经常为他祷告并禁食,用各样的慰藉来柔软那年轻人的心,帮助他回到教会。事实上,约翰并不像自己所说的抛弃了一位好弟兄。这给了我们一个真实悔改的有力见证,一个重生的伟大证明,以及一个看得见的复活纪念。」——

    [43]教会历史学家推测,这座城应该就是士每拿。

    [44]这是另外一处清楚的例子,证明初期教会中的长老和监督是同一班人,并没有地位和职务高低的分别。监督就是地方召会的长老。(徒二十17,28。)长老是说到人,监督是说到功用。监督就是尽功用的长老。

    第二十四章福音书的顺序——

    1

    我们为着历史并为着读者的益处由革利免所摘录的篇幅已经足够。

    2

    现在我们来看这位使徒(约翰)公认无异议的着作。首先,他所写的福音书,广为普天下各地教会所公认为其亲笔之作[45]。前人将此书列为第四卷书,理由如下。

    3

    那些受圣灵感动、敬虔的人—主的使徒,过着最贞节的人生,具备各样心灵美德,却用平凡的语言,因为他们只依赖救主所赐给他们神圣超绝的能力。这些人不会、也不曾用优美的辞藻来修饰主的教训,他们只是与圣灵同工,让基督神奇的能力藉着他们展现出来,在世宣扬天国的教训。他们不太在意写作风格。

    4

    因为他们所受的帮助远超世人。毫无疑问,保罗最有资格讲究风格。他有最强的观点,又经历了无数的奥秘,像是见过第三层天、被提进神的乐园、听见不能言传的话语[46]。然而保罗却只写下几封简短的书信。

    5

    主其余的跟从者,像十二使徒、七十门徒及其余众人,对此并非一无所知。然而所有门徒中,却只有马太和约翰留下了着作。按着记载,他们二人之所以着作,是因着需要。

    6

    马太最先向希伯来人传福音,后来因着要到其他国家,便将他的福音以母语写成[47],弥补他不在时所造成的亏缺。

    7

    据说当马可和路加发表福音书时,约翰仍是一直竭力传扬福音,并无写作。而是到了后来,因着以下的原因才开始写作。先前完成的三部福音书在众人间流传,也到了约翰手中,据说约翰承认这些福音书,也愿见证其真实无伪;只不过这些描述中独缺基督初期的事迹以及福音之始[48]。

    8

    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因为其他三位作者只记载了施浸者约翰下监后,主一年内所行的种种事迹,这三部福音书的引言都是这样指明[49]。

    9

    马太写完主四十天禁食及受试诱之后,指明时间如下:「耶稣听见约翰下了监,就退到加利利去。」(太四12)

    10

    马可也这么写到:「约翰下监以后,耶稣来到加利利。」(可一14)路加,在他开始描写主的事迹之前,也用相似的手法,点明了时间:「希律…就在这一切之外,又加上一件,就是把约翰囚在监里。」(路三19-20)

    11

    据说有人因此求约翰能动笔,写下先前作者未记录的,以及他们所遗漏之主的事迹(因为这部分发生在约翰下监以前)。约翰说出真正的事实:「耶稣所行的头一件神迹」然后在描述耶稣的言行事迹时,提到了施浸者约翰,像是约翰那时「在靠近撒冷的哀嫩受浸」。他也清楚说明:「那时约翰还没有下在监里。」

    12

    因此,使徒在他的福音书里记录了耶稣在施浸者约翰下监之前的事迹,其他三位所叙述的却是从下监之后才开始。

    13

    人若留意这些记载,就不能再抱着「福音书有出入」的想法—约翰福音记录了基督早期的事迹,而其他福音描写了其后的部分。也许正是为了如此,约翰才略过马太和路加已记载的家谱,而开始于基督神性的教训,像是圣灵特地留给这位特出之人的[50]。

    14

    关于约翰福音的由来,这些介绍应该足够,马可写作的动机也已描述过。

    15

    路加也在福音开头交代他写作的动机:鉴于有人乱写一些他已确知的事,因此他写下路加福音,好帮助人脱离不确定的看法。路加熟识保罗,与他相处过,又和其余使徒有来往,他便将从他们所取得的,都记在路加福音中。

    16

    关于这些事,我们的说法已够多了。但我们更应当应该参考一些前人的着作,看看其他人对这些圣书有何看法。

    17

    约翰福音及约翰书信的首卷,古今素来都是众所公认、毫无争议之作[51]。

    18

    只是其他两卷书信尚有争议[52]。关于启示录,众人的意见更是分歧[53]。我们该找个适当的时机,根据前人的见证审断一番——

    [45]初期教会毫无异议的肯定,约翰福音是约翰所着。

    [46]林后十二2-4

    [47]虽然有人觉得难以置信,但是大部分的新约史学者都相信马太曾用希伯来文写了一卷福音书,就是马太福音。就内容来说,马太福音的原文为希伯来文的可能性并非没有;教父们认同这事的情形也相当普遍。教父Papias、Irenaeus、Origen、Jerome等人都曾题及这事。至于马太后来的流传版本为何是希腊文版,一般有两种说法,或是马太所另撰,或是他所翻译。两种说法都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对,不过并不影响马太福音本身的权威。

    [48]Eusebius是头一位论到约翰写作约翰福音原因的教父,不过Eusebius用『据说』一辞,可见他也是从口述传统中得知此一说法。MuratorianFragment中对约翰福音的写作原因也有交待:『第四本福音书系出于使徒约翰,当时他的门徒和一些监督恳求他,他就说:让我们一同禁食三日,无论我们得着了甚么启示,都彼此述说。』当晚使徒之一的安德烈就得启示说,约翰应当以自己的名,将一切他心中的事都记录下来。…』教父Irenaeus则认为,约翰福音是约翰为了对抗智慧派Cerinthus的教训而着。ClementofAlexandria认为约翰福音是一本属灵的福音书(spiritualGospel),作为其他三部以介绍耶稣外在事迹为主之福音书的补充。其实,就着约翰福音的内容来说,ClementofAlexandria的判断似乎较Eusebius更为准确中肯。约翰福音乃是一本生命的福音,见证耶稣基督是神救主,来作生命。

    [49]就着对观福音书的内容来说,似乎很容易让人无法辨别主在地上的职事约有多久,然而约翰福音中刻意记载三次(一有说四次)逾越节,指明主在地上的职事至少有三年之久。因此,严格来说,对观福音书并没有如Eusebius所言在其引言中说到基督在地上的职事只有一年多,这是Eusebius的误会。但约翰福音对主在地上职事纪年的补充,确实有极为重要的价值。

    [50]Eusebius也同意约翰福音是以其属灵的价值,作为其他三本对观福音书的补充。

    [51]在初期教会,约翰一书的权威一直被视为与四福音同等,甚至在有些二世纪初期教父的着作中,如Polycarp、Papias等人,只引用约壹而无约翰福音。二世纪以后,约翰福音才渐渐与约壹受到同样的重视,MuratorianFragment是首次肯定约壹权威者。

    [52]MuratorianFragment明白的将这两卷书视为约翰所着,约贰首次被引用于Irenaeus的着作中,ClementofAlexandria在引用约壹时,曾隐约说到他知道约翰另有其他书信。其他教父较少引用约贰和约参的原因,可能也与它们篇幅太短有关。总之,Eusebius当时仍认为,约贰及约参是否为正典尚有争议。他的恩师Origen就认为这两卷书可能并非约翰所着,Jerome也认为这两封书信是一位名为John的长老所着。因此,Eusebius依照当时左右不一的看法,将约贰及约参列为Antilegomena,就是有争议的着作。即便如此,后来的学者仍然认为,就着内容和风格来说,约贰和约参应与约壹同为一个作着所出,就是使徒约翰。

    [53]启示录其实是新约中最受肯定为权威正典的书信之一。Papias、JustinMartyr已经引用此书并认定其作者就是使徒约翰,初期教会的教父当中,除了极少数的例外,余皆认为此书出于约翰。当AlexandrianSchool兴起时,DionysiusofAlexandria开始批评启示录。Dionysius本身并不否认启示录的内容是属灵的启示,也不否认其作者是出于约翰,但他认为其内容过于物质化,又是属于旧约先知书文体,不应列入新约正典。不过,这种论点显然只是专精灵然解之AlexandrianSchool的片面看法,并且文体是否为豫言性质,与其是否该列为新约正典并无直接关连。由下一章的内容来看,Eusebius显然也受DionysiusofAlexandria的影响,有意将之列为Antilegomena之林,但是因着许多其他教父对启示录的正面看法,他才对自己的立场略为保留。

    第二十五章公认的着作与具争议之着作[54]——

    1

    我们现在要将先前提及被列为新约圣经的各卷书,作个整理。《四福音书》必定列为首位,接着是《使徒行传》,

    2

    再来则是《保罗书信》,《约翰壹书》及《彼得前书》。若是合适,约翰的《启示录》应该接着,不过我们会在适当之时,列出不同看法。

    3

    以上便是众所公认的着作。至于所谓的《雅各书》和《犹大书》,虽有许多人知道或承认,却仍有争议。《彼得后书》以及《约翰二书》《约翰三书》也是一样,究竟是使徒所写,亦或只是同名之人所作?

    4

    这些争议作品中,还必须列入这几本:《保罗行传》(TheActsofPaul),《牧羊人书》(ShepherdofHermas)以及《彼得启示录》(TheRevelationofPeter)。另外还有《巴拿巴书》(TheEpistleofBarnabas)[55]和《十二使徒遗训》(DidacheorTheTeachingsoftheTwelveApostles)[56]。此外,前面提过,有人认为约翰的《启示录》是伪作,但也有人将之列入权威中。

    5

    有些人也把《希伯来福音》(TheGospelaccordingtotheHebrews)[57]列入权威,使接受基督的希伯来人特别喜乐。

    6

    这些就是有争议的部分。我们已经加以分类,好区分鉴定过的真作,和那些虽然大多数教会作者承认它们,却仍有争议、尚未列入正典之着作。我们必须会分辨这两类的书,以及异端假冒使徒之名的伪作,像是《彼得福音》(TheGospelofPeter)、《多马福音》(TheGospelofThomas)[58]、《马提亚福音》(TheGospelofMatthias)[59]等作品,或是伪造安得烈、约翰及其他人的《行传》[60]。这些作品从未在上述任何作者的着作中提及。

    7

    当然,伪造的风格和使徒的写作风格大大不同,他们提出的观点与目的也背离了健全的正统教训,显明是异端的捏造。此类作品不但该列为伪作,我们更该拒绝这种全然荒谬不虔之作。现在我们再接续述说历史——

    [54]Eusebius将本章中所列的着作分为两类:非正典类—包括伪造的(spurious,thonoi)和异端性的,以及正典类—包括公认的(acknowledged,homologoumena)与有争议的(disputed,antilegomena)。有时,Eusebius也会将伪造的书信列为有争议的书信当中。Eusebius分别antilegomena和thonoi的原则乃是:antilegomena虽然有争议,但其趋势是越来越走向homologoumena的正典,至于thonoi则是那些有争议的书当中,越来越不被视为正典的。这也就是为甚么Eusebius在面对前所未有对启示录的质疑时,将之列为thonoi的原因。换言之,homologoumena和antilegomena都是属于正典且正统;但thonoi是非正典的正统着作。

    [55]《巴拿巴书》的作者不明,虽然从ClementofAlexandria到Origen、Jerome时代都有教父引用,但他们也并没有将之列为正典,主要的原因是无法确定此书的作者有任何使徒的渊源性(apostolicorigin)。

    [56]这一部有十六章内容的书卷,是一直到十九世纪末时,才正式因考古学家的发现而出土。这卷书可分为两部分,前六章是一段具有浓厚犹太道德色彩的独立段落,名为《两条路》(TwoWays);后半段才是《十二使徒遗训》的本身。根据考证,《两条路》应是早在第一世纪末就已存在,并在二世纪初时与当时教会中的《十二使徒遗训》组成为一卷书。这本书虽然以『十二使徒』为名,也据说流通甚广,在初期教会中常有诵读,不过却少有教父引用。Eusebius将之列入thonoi,其原因可能也是在此。

    [57]这部书如今仅存残卷,由其内容分析,与其他四福音书并无直接关联,但也有人认为四福音书可能由此卷书得知一些资料,不过都属臆测。虽有许多教父曾熟知并引用此书内容,不过无人将其权威置于四福音之上。

    [58]这是一部约着于二世纪、带有智慧派风格的伪作,其中绝大多数是捏造的故事和异端的教训。虽有些教父如Origen等曾引用之,不过这部书被公认既不属于正典,也不属于有争议的书卷。

    [59]已失传,其中很强调道德和禁欲主义,曾为Jerome及Origen引用,不过与新约的教训不合。

    [60]皆为智慧派作品。

    第二十六章骗子门安德(Menander)——

    1

    门安德继承了行邪术的西门。他就像魔鬼的工具,而且不输西门。门安德也是撒玛利亚人,他冒名行骗的技俩,比起自己的老师有过之而无不及,施起邪术来更是嚣张狂妄。他宣称自己是救主,从不可见的世界受差遣,来此拯救世人。

    2

    他还教导说,无人可以得胜,即使是构成诸天的天使也不能,除非先学习他的邪术,然后受他的浸。合格的人将得到永远的生命,长生不老,永远保持现状。爱任纽可以证实此事。

    3

    游斯丁(Justin)提到行邪术的西门时,这么叙述:「我们知道门安德是住在Gaparattaea村的撒玛利亚人。他跟随行邪术的西门,受魔鬼驱使来到安提阿,用邪术迷惑众人。他使跟随者相信自己永远不死,现在他的跟随者也玩起同样的把戏。」

    4

    这的确是魔鬼的诡计,骗子打着基督徒的名号,以邪术毁谤信仰的奥秘,并用这些技俩使教会中灵魂永存,以及死人复活的教训分裂为二。视骗子为救主的人,已从坚定的盼望中堕落。

    第二十七章以便尼派(Ebionites)[61]的异端——

    1

    邪灵无法动摇一些圣徒对基督的爱,却能在别的方面影响他们,使其目的得逞。这就是前人所说的以便尼派[62],他们对基督怀有低贱的看法。

    2

    他们认为祂不过是个平凡人,因着卓越的美德而得称义,并且祂是由童女马利亚自然生产而来的。对他们来说,单单信入基督并过相称的生活,不足以拯救他们,还需要遵守律法。

    3

    其他以便尼派的人并无前者的荒谬看法。他们不否认主是马利亚从圣灵所怀的,却同样不承认祂的先存性(preexistence)。虽然祂是神,是道也是智慧,他们仍然背离信仰,和前者一样热衷于遵守律例。

    4

    一方面,他们认为该拒绝所有的使徒书信,因为其中说到基督背叛了律法;另一方面,他们只读《希伯来福音》(TheGospelaccordingtotheHebrews),认为其他书信没什么价值。

    5

    他们守安息日以及其他的犹太律法,和犹太人一样;但同时他们却又赞美主的日子,就像我们记念主的复活。

    6

    因此,人称他们为「以便尼派」(Ebionites),以显示他们才识的贫穷,因为希伯来人称穷人为「以便尼」——

    [61]以便尼派原本不是异端,而是严格遵守旧约律法的基督徒,因此他们的教训与外邦人的教会有显着的差异。初期教会因着有许多犹太基督徒,因此以便尼派的存在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困扰;随后当使徒保罗看见启示,强调新约有别于旧约,并有越来越多外邦教会兴起,以便尼派的旧约背景变得越来越不合新约时代教会的教训。Eusebius显然讲到两类Ebionites,其一是以强调行律法为主,并没有基督论上的偏差;另一类则不仅强调遵行律法,还否认基督的神性和神圣的出生,后者才是真正的异端。照着初期教会的历史来看,这些犹太化的基督徒早期便被称为拿撒勒派(Nazarenes,徒二四5),自Irenaeus之后来才被称为以便尼派。

    [62]由希伯来文原文来看,以便尼这字意为贫穷。以便尼派这辞最早出现在Irenaeus的着作中。Origen是头一位清楚定义这教派来源的教父,不过Origen认为这字是指他们对基督的领悟太贫穷。有些教父如Tertullian和Hippolytus等则认为Ebionites是起于一位名为Ebion的犹太基督徒,不过这项传言并无法得到证实。这些Ebionites的名字应是当时犹太人对犹太基督徒的谑称,或者是嘲笑他们物质上的贫穷,或者是指明他们因实行凡物公用而灵里贫穷。无论如何,至终这辞成为基督徒对犹太基督徒的称呼;而当他们中间产生基督论的异端时,这名称就成了这异端的代名辞。

    第二十八章异端之首塞林则(Cerinthus)[63]——

    1

    大约此时,出现了另一个异端领袖塞林则(Cerinthus)。我们从Caius所着的《抗辩文》(TheDisputation)节录出关于塞林则的部分,其内容如下:

    2

    「塞林则谎称自己拥有一位伟大使徒所写的启示,并拥有天使向他展示的奇物。塞林则还宣称在复活后,地上将有一个基督的国,那时住在耶路撒冷的人会落入欲望和享乐当中。此人敌对圣经,蒙骗世人,还说会有为时一千年的婚筵[64]。」

    3

    狄尼修(Dionysius)在我们的时期担任亚历山卓的监督,他在《论应许》(OnPromises)卷二,谈到了一些古老的记载,也提到了这个人:

    4

    「塞林则,那个异端的创始人,很可能在其伪作上冒用约翰之名。

    5

    他的教训,有一条就是基督会有一个属地王国。塞林则沉溺于酒色肉欲,他推测这个属地王国是由他所需的欲望如吃喝嫁娶等事,以及庆典、牺牲和宰杀祭物等方式所组成。他认为如此他就能有更多的感官享乐。」

    6

    以上就是狄尼修的描述。爱任纽在他《驳异端》卷一里,补充了塞林则更不易察觉的错误教训,并在卷三写下一段故事,是从坡旅甲(Polycarp)听来的。他说,有一次约翰正要进澡堂沐浴,一得知塞林则也在其中,便立即跳出来匆匆离去。他不能忍受和塞林则同在一个屋檐底下,也劝其他人照样行。他说:「赶快离开!免得澡堂倒塌,因为真理的仇敌塞林则正在里面。」[65]——

    [63]最早关于Cerinthus的记载出现在Irenaeus的AgainstHeresies。据说他是活在第一世纪,对犹太教相当熟悉,并深受埃及智慧派教育的人,相信世界并非由神所造,而是出自神之外的另一能力。他否认耶稣神圣的出生,认为耶稣只是约瑟和马利亚所生,在受浸时基督才从天降到耶稣身上;当耶稣要被钉死之前,基督就离耶稣而去。因此Cerinthus的说法可以视为智慧派创造论与以便尼派基督论的混合品。

    [64]Caius在此指明Cerinthus错用启示录中关于千年国的豫言,将千年国赋予物质化并情欲化的印象。

    [65]这一传说曾出现在Irenaeus、Eusebius、Epiphanius(只不过主角改为Ebion)的文章中,但以传说的可能性较大。不过,这也指明Cerinthus的确与使徒约翰身处同一时代。

    第二十九章尼哥拉(Nicolaus)和他的派系——

    1

    一个名为尼哥拉党[66]的异端于这时出现,并存在了一段时间,约翰在启示录里并有说到。他们说尼哥拉是创始人。尼哥拉和司提反同被使徒任命为执事,去服事贫穷的人。亚历山卓的革利免在《杂记》(Stromata)卷三中提到他:

    2

    「尼哥拉有位美丽的妻子。主升天以后,尼哥拉因着妒忌而被使徒责备。于是他指使妻子进到使徒中间,并允许人娶她。这和他自己所说的一致:『每个人都应该虐待(abuse)肉体』。而那些接受他异端教训的人,仿效这个事例,遵照他的说法,恣意淫乱、不感羞耻。」

    3

    然而经过我的考证,尼哥拉只和自己的妻子在一起,他的女儿也始终保持着童贞,儿子也同样纯洁。如果真是如此,尼哥拉将他所深爱的妻子带进使徒中间,该算是否绝自己的情欲。因此,「我们应该虐待肉体」的说法,其实是克制自己追求享乐。我不认为尼哥拉会如主所说的,想要事奉两个主人—肉体与主。

    4

    确实,他们说马提亚也教导要与肉体争战并虐待肉体,不给私欲留任何地步,并以信仰与知识坚固我们的魂。」关于那些试图破坏真z,又速速灭亡的人,我们已经说得够多了——

    [66]即启二6,15中所说的尼哥拉党。教父Irenaeus、Hippotytus、Epiphanius、Eusebius等人认为,启示录中所说的尼哥拉党,系行传六章五节中七位服事者之一的尼哥拉所创立。不过这很可能仅是同名之累所造成。『尼哥拉』原文由『征服或胜过』以及『平民,俗民,非专行人』二字所组成。所以尼哥拉意即征服平民,胜过非专行人。尼哥拉党必定是指一班认为自己高过一般信徒的人。无疑的,这就是以后天主教和更正教所遵循并建立的宗教阶级制度。在初期教会的末了,甚至在第一世纪,尼哥拉党就介入成为居间阶级,这类居间阶级形成一种为罗马天主教所采用,又为更正教所保留的制度。启示录明白的说,尼哥拉党是主所恨恶的。在教会历史中,无法考证徒六5的尼哥拉是否就是尼哥拉党的创始人。

    第三十章已婚的使徒——

    1

    我们刚才引述过的革利免,在之后又作论到以下的事:关于拒绝婚姻的使徒,以及已婚使徒的情形:「这些人甚至拒绝使徒!因为彼得和腓力都有孩子,腓力嫁了女儿[67],保罗在一封书信中也不避讳提到他自己的妻子[68]。只是为了好好尽职,他并未带着她四处往来。」

    2

    提过这些以后,我们还要以革利免在《杂记》卷七里的一段记载作为补充:「他们说,蒙福的彼得看到妻子被带走处决时,为她感到欣慰,因她将蒙召回到自己的家乡。为了鼓励安慰她,彼得向她喊说:『切莫忘了主!』」这就是蒙福之人的婚姻,也是他们向最亲密之人的完全情感。我在这个适当的时机,将这些事都作了以上的描述——

    [67]Clement可能是误将传福音者腓力当作使徒腓力。假设他是说到传福音者腓力,行传九章中传福音者腓力有四个女儿,都是处女,也都是说豫言的。而在下一章(EcclesiasticalHistoryIII,XXXI)中,Polycrates说到腓力至少有两位女儿终身都是处女,因此Clement说腓力嫁女儿,可能是指腓力另两位女儿。若是Clement所讲的是使徒腓力,则可能使徒腓力与传福音者腓力都有守童身的女儿。但是到底Clement所指孝怳O为何人,并无法确定。若是再加上Porclus的说法,我们虽然可以合理的怀疑使徒腓力也有四个守童身并作先知的女儿,但更可能事实的应该是这些教父都将传福音者腓力误作使徒腓力。初期教会的教父,常有将两个腓力混为一谈者,Eusebius就是一例。

    [68]Clement是教父当中惟一一位说到保罗有妻子者,这是一项明显的错误。林前九5及腓四3都无法证明保罗曾经结婚,而林前七8则是证明保罗不婚的直接证据。

    第三十一章约翰和腓力之死——

    1

    我们已叙述过保罗和腓力之死的时间、经过与安葬之处。

    2

    也多少提过约翰离世之时,至于他的埋葬地点,则记载于以弗所监督Polycrates给罗马监督Victor的信里。信里提到约翰、使徒腓力和他的女儿:

    3

    「在亚西亚,发光的圣徒已经沉睡,但在主显现的末日会再复活。那时主要从天带着荣耀而来,再次聚集圣徒。十二使徒之一的腓力和他两位年老守童身的女儿,在希拉波立沉睡。腓力另一位活在灵中的女儿,则葬在以弗所。

    4

    其次,约翰这位殉道者、导师、配带圣牌的祭司,也于以弗所安息在主怀里。」关于他们的死,这些记载已经足够。在Proclus与稍早所提之Caius的对话录里,有对抗的辩驳,也有与我们对腓力和其女儿之死的相符描述:「之后,亚西亚希拉波立有四位女申言者,就是腓力的女儿。她们和父亲都葬在那里。」这就是他的描述。

    5

    路加在《使徒行传》里提到腓力的女儿。她们留在犹大的该撒利亚,得着豫言的恩赐,内容如下:「我们离开那里,来到该撒利亚,就进了传福音者腓利家里,和他同住,他是那七个执事里的一个。他有四个女儿,都是童女,是说豫言的。」(徒二一8-9)

    6

    我们已提过关于使徒及其时代的事,也描述了他们所留下的圣书,和多数教会公开使用具有争议之着作,甚至还提到那些全然伪造、远离使徒正确教训的作品。现在让我们按着次序,继续述说历史。

    第三十二章耶路撒冷监督西面的殉道——

    1

    据说尼罗和多米田死后,图拉真为了平定一场民间暴动,在各城展开逼迫。就我们所知,耶路撒冷的第二位监督西面,便在此时殉道。

    2

    我们经常引述的Hegesippus也证实此事。在说到异端时,他提起西面,说他的确在此时因其基督徒的身分受到指控,并遭严刑拷打数天之久,使得法官和他高层的随从大感惊讶。西面的遭遇和主一样:被钉十架,结束生命。

    3

    记录此事的人这样说:「革罗罢(Cleophas)之子西面被指控为异端,是基督他是大卫的子孙、是一位基督徒。于是西面在图拉真(Trajan)统治之时,省长Atticus任内,以一百二十岁之高龄殉道。」[69]

    4

    该名作者还提到:执政者在犹太人中搜查大卫的子孙。不过指控别人的也遭同样监禁,彷佛他们也是大卫的家室。根据西面的年龄,以及福音书曾提到马利亚是革罗罢(Cleophas)的妻子[70],再加上西面又是革罗罢之子,或许我们可以合理的断言:西面是主言行的见证人之一。

    5

    这位史学家说,主的兄弟犹大的后代,表白了对主的信仰,并对多米田作见证。他们活到图拉真(Trajan)之朝。他说:

    6

    「有人以殉道来带领教会,甚至主的亲属也在其中。后来教会一片和平,他们依旧如此,直到主的亲属,革罗罢(Cleophas)之子西面于图拉真之朝、Atticus掌政时,因基督徒的身分遭指控为异端。西面受尽折磨而死,他的坚毅使所有的人,甚至执政官自己,都惊讶不已。想不到这样一位一百二十岁的长者,竟能忍受如此酷刑。最后,西面被钉死于十字架。」

    7

    这个时期,教会依然保持纯净,像一贞洁的童女。那时若有人打算偏离福音健全的教训,只敢躲入黑暗的角落中。

    8

    只是当使徒逐渐逝去,当初听见他们智慧言语的人也渐渐过去,骗子与假教师开始狼狈为奸,兴起不虔、迷惑众人。随着使徒的消去,这些人变得无耻,开始宣扬错谬的教训,敌对福音的真理。以上就是Hegesippus的叙述。接下来,让我们继续述说历史——

    [69]根据Eusebius的年代志Chronology,西面约死于主后一○六年左右。

    [70]约十九25

    第三十三章图拉真(Trajan)禁止逮捕基督徒——

    1

    很多地方大肆逼迫信仰,其中一名杰出的官员PliniusSecundus被殉道者感动,因而替那些为信仰而死的民众请命[71]。他上奏皇帝,民众既无行恶,也没犯法,不过在旭日东升时,向着基督唱诗如同向着神唱。他们憎恨一切的淫乱、杀人与犯罪,并且为人奉公守法。

    2

    获悉此事,图拉真(Trajan)便下令禁止逮捕基督徒,但是若他们公开表明身分,便得受罚。因此,虽说极端残酷的逼迫已减少,但有心人还是能找到藉口来陷害我们;有时是人民,有时是不同地方的统治者,他们会陷害我们。就算没有明显的逼迫,还是有各省的逼迫,许多忠信者因而遭受各样的殉道。

    3

    我们题过特土良以拉丁文写了《护教文》(Apology),现在我们将部分摘录翻译如下:他说:「确实,我们知道反对我们的调查行为已被禁止:省长PliniusSecyndus定罪了一些基督徒,剥夺他们的尊严,却为他们的庞大人数感到困惑,怀疑起自己的所作所为。因此他向皇帝图拉真(Trajan)陈述了事实,说除了有人不愿牺牲以外,他们中间找不着任何的罪。他还说,教徒们在旭日东升之时,向着基督唱诗如同向着神唱。为了维持纪律,他们禁止一切淫乱、谋杀、诈欺、行骗和其他的罪。获悉此事后,图拉真回覆道,此后不准再调查基督徒,但若是他们表明身分,便得受罚。」以上就是事情的始末——

    [71]此人在教会历史上又被称为PlinytheYounger,在文学上颇有造诣与成就,在政治上又是罗马皇帝Trajan的密友。Eusebius在此段落中所提及的内容,系出自Pliny于初任Bithynia省长时的上奏,当时约在主后一一○至一一一年。这篇奏文ChristiansinBithynia是一篇纯粹在外邦执政者眼光下初期教会的光景,因此显得格外写实并珍贵。文中对于初期教会的信仰、实行、见证、美德,以及Pliny对逼迫政策所感到的不解等,都有相当坦率的描述。而Trajan的回覆TrajantoPliny(又被称为Trajan’sPolicytowardsChristians),可以看出Trajan一面认同有德行的基督徒不应受到不公义的对待,但另一面Trajan又肯定Pliny斩杀那些坚称自己是基督徒,不拜偶像的人;他又明令只要有人否认自己是基督徒,又在公众面前拜偶像,就可以勾销所有之前所犯的错。因此在ChristianinBithynia及Trajan’spolicytowardsChristians两篇文章中,初期教会的见证与罗马政权的逼迫,被描绘的历历在目。(参H.Bettensoned.,DocumentsoftheChristianChurch,2ndedition,pp.3-4)

    第三十四章罗马教会的第四位监督─Euarestus——

    1

    图拉真(Trajan)三年,罗马监督革利免在传讲神圣话语九年后离世,指定由Euarestus接续其监督职分。

    第三十五章耶路撒冷教会的第三位监督─犹士都(Justus)——

    1

    西面过世后,一个名为犹士都的犹太人接续其耶路撒冷教会的监督职分。当初有许多奉行割礼的犹太人转而信仰基督,犹士都就是其中一位。

    第三十六章以革那提(Ignatius)[72]及其书信——

    1

    当时,使徒的亲密门徒坡旅甲(Polycarp)活跃于亚西亚一带,他从主的见证人及奴仆手中,领受了士每拿的监督职分。

    2

    而在此时,帕皮亚斯(Papias)[73]因担任希拉波立教会的监督而闻名。他擅于学习,又熟知圣经。以革那提接续彼得在安提阿的职分后,成了该城的第二位监督。他因此为人熟知,甚至直到今日。

    3

    按着记载,以革那提因着为基督做见证,由叙利亚被押往罗马,成了野兽的食物。

    4

    以革那提被押往罗马,行经亚西亚时,他的教诲与劝诫加强他所停留之处的教会。以革那提特别劝诫他们,要加倍防范当时出现遍及各处的异端。他劝诫众人,要紧紧跟随使徒的传统,最安全可靠的方法,就是用文字将其记录下来,成为一个确定的形式。

    5

    因此,当以革那提来到坡旅甲所在的士每拿时,他写了一封信给以弗所教会,信里提到教会的牧人欧尼西母;又写了一封信给位于Meander的Magnesia教会,信中提到监督Damas;另一封给Trallians教会的信,则提到当时的监督Polybius。

    6

    除了这些,还有给罗马教会的信。信里的一段劝诫中,以革那提殷殷期盼众圣徒,不要因害怕殉道而令他失望。信中有些内容值得我们简要摘录。他是这样写的:

    7

    「从叙利亚到罗马,无论海上陆地,不分昼夜,我一直与猛兽争战。我被绑在十只豹中间,就是军中一个班的数量。我在这些不义中学习节制,却也不因此得称义。

    8

    愿我从虎视眈眈的野兽得益,我也祷告,巴不得野兽能尽快发觉我。我甚至诱使牠们吞掉我,而不要不敢碰我。要是野兽不愿,我会强迫牠们。

    9

    原谅我,我知道殉道是如何有益。现在我才真正成为一位门徒,除了得着基督,没有什么─无论有形或无形─能激起我的雄心。不论火烧、被钉、野兽吞吃、骨头撕裂,四肢打断,甚至体无完肤,只要能得着基督耶稣,就让魔鬼折磨我、攻击我吧!」

    10

    这就是以革那提从上述城市写给各处教会的信。离开士每拿以后,以革那提在特罗亚写信劝诫腓立比教会,特别是对那里的监督坡旅甲。他熟知坡旅甲是一个有使徒职分的人,因此他将安提阿的群羊,托付给这位良善忠信的牧人,要求他殷勤的监督教会。

    11

    他写信给士每拿,用以下的话提到基督,但我不知他是从何得知这段话:「我知道并相信祂在复活之后仍有形有体。祂到彼得和其同伴那里,对他们说:『过来,摸我,来看我并不是个无形体的灵。』他们立刻摸了祂,并且信祂。」[74]

    12

    爱任纽也知道以革那提的殉道,并且还提到他的书信:「一位和我们同信仰的人被交给野兽。此人说:『我是神的麦粒,却被野兽之齿磨碎,如此我就被显为是神纯净的饼。』」

    13

    坡旅甲在给腓立比人的信中提及这些书信,内容如下:「我劝你们务要顺从,并操练你们对所见之事的忍耐,无论是对以革那提、鲁孚和Zosimus的殉道,或是对你们同国之民、保罗和其余使徒所受的苦难。他们相信这一切并非白白临到,而是来自信仰与公义。他们相信自己会往主所命定之处,因他们乃是为主受苦。这些人不爱现今的世界,他们爱的,乃是那位为我们死而复活的主。」

    14

    他又接着写:「以革那提和你也都给我回了信。若有机会,不管是我,或我差遣的人,必使任何一位前往叙利亚的人带着你们的信前去。

    15

    因你要求,我已将以革那提的来信附于此信中,送去你们那里。你们必能从中大大得益,因为信中包含信心、耐心和所有关于主的教导。」以上是关于以革那提的事。之后Heros接续了他在安提阿的监督职分——

    [72]在教会历史上,Ignatius是以殉道着称。在被定罪并殉道之前,他不过是一个没没无闻的人,没有任何其他文献能使我们得知Ignatius在被定死罪之前的生平。他曾任安提阿教会的监督,在被判死刑并解往罗马的途中,写下着名的七封书信。在Smyrna他写了TotheEphesians、TotheMagnesians、TotheTrallians及TotheRomans;到了Traos时他又写了TothePhiladelphians、TotheSmyrneans以及ToPolycarp三封书信(Ignatius曾在Smyrna见过Polycarp)。在他的书信中,有三项影响后来罗马天主教的重要因素:高于长老的监督权柄、殉道的勇气及荣耀、以及痛恨异端和分裂。

    [73]历史上少有关于Papias的资料,Irenaeus告诉我们,他是Polycarp的同伴,也曾听过使徒约翰讲道。

    [74]比较路加二四39

    第三十七章那时尚存的传福音者——

    1

    据说当时兴盛的圣徒中,Quadratus以其豫言恩赐闻名。有些人在使徒的传承中为首,也因而闻名。这些圣徒在先前使徒立基之处建立教会,扩展了传福音的凭藉,将救恩与诸天之国的种子传遍世界。

    2

    那时,大多的门徒热切爱慕神圣的话语,实行主的诫命,赒济穷人。之后他们离开故土,传福音给未曾听闻此信仰的人,怀着雄心大志宣扬基督,并四处分送神圣的福音书。

    3

    他们在异地立下信仰的根基,完成他们的使命。之后,便指派其他人作群羊的牧人,照顾新近引进的人,然后靠着神的恩典及帮助,继续前往其他国家。圣灵也藉着他们行神迹奇事,以致人初闻福音,便全心接受宇宙造物者的真道。

    4

    我们无法估计,各地教会有多少人接续使徒,成为牧人与传福音者,我们只能从尚存的记载中,将那些把使徒教训传给我们之人的名字,合式的记录下来。

    第三十八章革利免的书信和那些冒名之作——

    1

    我们可列举以革那提在前述书信中的观点,以及革利免以罗马教会之名写给哥林多教会而广为人知的那封信。在引述《希伯来书》的观点后,以革那提清楚表示此书绝非后来的作品。

    2

    这本书应该能与使徒其余的作品并列。由于保罗用本国语言向希伯来人传讲,有些人说是路加,也有人说是革利免翻译了《希伯来书》。

    3

    后者比较接近事实,因为《革利免书》和《希伯来书》写作风格相同,而且这两部作品的观点也差不多。

    4

    我们也该看看另一篇被认为是革利免写的书信,但我们并不确定这篇是否如前一篇那样被确证,或为古人所用。

    5

    还有一些据说也是他的作品,内容多而冗长。不久前,人们出版了那些书信里含有彼得和Apion对话的段落。然而,初期教会的记载却找不到相关的只字片语,因为这些书信并未保有使徒正统的印H。相较之下,被考证为革利免真迹的那卷书信却有很多的佐证。关于革利免和坡旅甲的作品说的差不多了。

    第三十九章帕皮亚斯(Papias)的作品——

    1

    据说帕皮亚斯有五本名为《主说话的释义》(InterpretationofOurLord’sDeclarations)的作品。爱任纽说这是帕皮亚斯唯一的作品,他说:「这些是帕皮亚斯的见证,他是约翰的旁听者,初期作者坡旅甲的同伴。帕皮亚斯在卷四里,提到了他们。此书共分五卷。」

    2

    以上是爱任纽的叙述。但在帕皮亚斯的序言里,并没有任何声明说他是神圣使徒的旁听者或见证人。他只告诉我们,他从密友那里领受了信仰的教训:

    3

    「为了你们的利益,我不后悔加进我个人的所见所闻。无论何时,当我从长者听到甚么,我都详加考察,记在脑中,如数家珍,并且纪录下来,以便能用这些见证进一步确认真理。我不像其他人,喜欢听别人说许多事。我喜爱听人教导真理,而非教导外邦的诫命,我喜爱听从主而来、有益信仰并源于真理的教训。

    4

    我若是碰到任一位跟随过长者的人,我必会好好询问长者的宣言:安得烈、彼得或者腓力说过甚么,多马、雅各、约翰、马太或是任何主的门徒说过甚么,Aristion和主的门徒,传道人约翰又说了些甚么。因为我相信存活之人所说的,总比书里的记载更有益。」

    5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约翰这个名字被提到两次。第一次和彼得、雅各、马太以及其他使徒一起提到,明显是指着传福音者约翰。另一次,他把「约翰」和其他不在使徒之列的人摆在一起,名列Aristion之后。帕皮亚斯用「长老」(presbyter)这个辞把这两个名字清楚地加以区分。

    6

    所以这足以证明亚西亚有两个同名的约翰,以弗所也有两座约翰的坟,直到今天他们也同样被称为约翰。这点需要特别说明。若这两人非同一位,第二个约翰应该看过使徒约翰所写的启示录。

    7

    帕皮亚斯宣称自己由陪伴使徒的人那得到使徒的宣言,他也说自己是Aristion及长老约翰的旁听者。他经常提到他们,也在书里描写他们。

    8

    我相信举这些事例并非无用。帕皮亚斯加进其他美妙的事迹,与其他的记载并列,也是相当重要的。

    9

    先前已提过使徒腓力和他的女儿待在希拉波立的事。现在我们来看帕皮亚斯如何到他们那里,并从腓力的女儿身上听见一个奇妙的故事。他记录那时发生了一件复活的事。另一件奇妙的事是关于犹士都,又名巴撒巴。他喝下一瓶剧毒,但因着主的恩典,犹士都竟然毫发无伤。

    10

    这位犹士都曾出现在《使徒行传》,和使徒马太一起。使徒摇签,要找出接替叛徒犹大的弟兄:「于是他们推举两个人,就是那称为巴撒巴,又名犹士都的约瑟,和马提亚,就祷告说…。」(徒一23~24〉

    11

    帕皮亚斯也记下了他耳闻之事,像是关于主和其教训的奇异故事,以及一些不太可信的事。

    12

    他说复活后会有个千年国,基督将会现身统治这地。这似乎是从使徒的描述中想像而来,而非照着他们发表中所意涵的[75]。

    13

    从他的描述中可清楚看出他在领会上极为有限。然而他却使得大多数教会作者,像是爱任纽或其他采用同样观点的人,抱持相近的见解。

    14

    帕皮亚斯也在作品中放进了Aristion描述主的部分,以及长老约翰的记载。对那些想知道他们事迹的人,我们应该加入他描述马可的部分:

    15

    「长老约翰还说,马可是彼得的翻译者。马可相当准确地写下他所记录了一切。只是他并非照着主的言行次序来记载,因为他未曾跟随过主或亲耳听见甚么,而是像先前所说,他陪伴着彼得,彼得教导他乃是出于必要,但并非是教导主所谈论的历史。为甚么马可在记录事情上从未出错,因为他十分留意每件事,不漏掉任何听到的事,也不谬言任何一点。」这些就是帕皮亚斯论到马可的话[76]。

    16

    但关于马太,他是这么说的:「当时马太用希伯来文写下主的说话,每个人都竭尽所能的将其翻译出来。」[77]这同一位作者也同样使用了约翰一书及彼得着作中的见证。然后他也题到另一个在《希伯来福音》中一个女人的故事,这女人在主面前被控以许多罪名。除了我们已经说过的以外,我们觉得这些事也是必须注意的——

    [75]Eusebius所指乃是千年国思想,就是在最终的审判以前,基督要来到地上作王一千年。这是初期教会广为接受的重要信仰。犹太人也有千年国主义,只不过他们认为那是弥赛亚第一次来临时的事;不同于基督徒认为千年国与基督再来有关。支持这项真理的主要经文乃是启二十1~6。因着在初期教会中有某些犹太教人士及智慧派人士将千年国物质化与肉欲化,因此有些教父如DionysiusofAlexandria、Eusebius等皆因此反对此项真理,甚至连带否定启示录的权威。不过整体而言,初期教会历史上绝大多数的教父皆持千年国思想。尼西亚会议以前,巴拿巴书的作者、Papias、JustinMartyr、Irenaeus及Tertullian等人都支持千年国思想;只有DionysiuofAlexandria、Origen、Eusebius等人持反对态度。但到了康士坦丁堡会议之后,非千年国主义者渐占优势,西方教父奥古斯丁更是将千年国主义打成异端,并认为千年国就是基督复活以后在天上作王掌权。后来,非千年国主义就在西方神学世界中取得稳固的地位。尽管如此,历代仍有许多团体忠信持守合乎圣经的千年国的真理,直到如今。

    [76]将彼得连于马可福音,Papias是教会历史上的头一人。

    [77]在Papias的时代,已经有希腊文的马太福音流传于众教会之间。因此,Papias在此所指,可能是Matthew另外用希伯来文所记载之主的说话。无论如何,这些都不致于影响马太福音的权威与价值。
未分卷 卷四
    卷四——

    第一章Trajan执政期间,在罗马和亚历山大的监督

    第二章犹太人于Trajan当政时的灾难

    第三章在Adrian统治之下,辩卫信仰的作家

    第四章在同一位皇帝时,亚历山大与罗马的监督

    第五章从我们的救主那时直到今日,在耶路撒冷的众监督

    第六章在Adrian统治之下,犹太人最后一次被围剿

    第七章当时被误称为知识领袖的人

    第八章教会中的作家

    第九章Hadrian的信下令不得未经审判就惩罚基督徒

    第十章在Antoninus统治下,罗马以及亚历山大的监督

    第十一章当时的异端头目

    第十二章Justin上书Antoninus的《辩护文》

    第十三章Antoninus致亚细亚地联合议会,论到我们的教训

    第十四章使徒之友Polycarp的遭遇

    第十五章Verus执政时,Polycarp及其他圣徒在士每拿殉道

    第十六章哲学家Justin在罗马传扬基督的话并为主殉道

    第十七章Justin在其书中所提到的殉道者

    第十八章流传到我们手中的Justin着作

    第十九章在Verus执政期间,治理罗马及亚历山大众教会的人

    第二十章安提阿教会的监督

    第二十一章-D于当代的教会作家

    第二十二章Hegesippus的着作及其中所提及的事件

    第二十三章哥林多监督Dionysius和他所写的书信

    第二十四章安提阿的监督Theophilus

    第二十五章Philip及Modestus

    第二十六章Melito和他所记录的事

    第二十七章Hierapolis的监督Apolinarius

    第二十八章Musanus及其着作

    第二十九章Tatian的异端

    第三十章叙利亚人Bardesanes及他现存的着作

    第一章Trajan执政期间,在罗马和亚历山大的监督——

    1

    Trajan执政的第十二年,亚历山大教会的监督Primus辞世。从最早被派尽职的使徒们算起,他乃是第四代监督。同时,Evarestus已任职罗马教会监督八年;Alexander接续其监督职任,为彼得与保罗之后的第五代。

    第二章犹太人于Trajan当政时的灾难——

    1

    当时,关于我们救主与教会的教训日益昌盛,不断受到众人的欢迎。然而临到犹太人身上的灾难,却是有增无减。Trajan执政第十八年,犹太人发起另一次[1]暴乱,许多犹太人死于武力镇压之下[2]。

    2

    在亚历山大、埃及其余的地方,以及Cyrene[3],犹太人如同被邪灵激动般,采取极端手段对待当地的希腊人。当Lupus统治埃及地时,犹太人发起大规模的战争,暴动的情形更加剧烈。

    3

    在首次冲突中,他们击败希腊人。然而当希腊人撤退到亚历山大时,却开始捉拿并残杀城中的犹太人。Cyrene的犹太人虽没有外力的援助,却在Lucuas的率领下,攻入并摧毁埃及地区。为了对付这个局面,皇帝派出MarciusTurbo参战。除了骑兵之外,他也带着步兵队与海军。

    4

    这场战争延续一段时间,历经多场战役,有数千名犹太人在战役中遇害,不仅有Cyrene的犹太人,连在埃及地居住并协助领袖Lucuas的人也在内。

    5

    皇帝担心在米所波大米(Mesopotamia)的犹太人也会攻击当地人,遂命令LuciusQuintus要清除犹太人。于是,他率领军队屠杀无数犹太人。因着这场胜利,皇帝立他为犹太地省长。这些事都同样记录在当时希腊作家的着作中——

    [1]有别于卷三中所述及Vespasian时期的犹太暴乱

    [2]据传当时在Cyrene就有十二万犹太人被残杀,在犹太人群居的居比路(Cyprus),也有至少二十四万人被剿灭。当时犹太人与希腊人混居的地带,常有这类相互仇视攻击之事。

    [3]Cyrene位于埃及西部

    第三章在Adrian统治之下,辩卫信仰的作家——

    1

    Trajan掌权十九年又六个月之后[4],AeliusAdrian继位。因为有些怀有恶意的人,试图扰害基督徒,因此Quadratus上书皇帝,为我们的信仰展开雄辩。他的作品至今仍由一些弟兄们所保存,我们手中也有他的作品。这使我们清楚得知他的见识,以及他的使徒正统性(apostolicorthodoxy)。

    2

    作者用以下的话描写早年生活的情景。他说:『我们救主的圣迹常与我们同在,这些都是真的:有人得医治,有人从死里复活;人们不但看见他们被医治并从死里复活,他们也一直与我们同在。不但主在地上的时候,当主离去以后,他们仍活了一段时间,有些甚至活到我们这个时代。』这就是Quadratus的说法[5]。

    3

    还有一名热心献身信仰的信徒Aristides[6],也像Quadratus一样,有一篇上呈Adrian为信仰辩护的作品。同样的,他这部作品也为许多弟兄们所保存,直到今日——

    [4]Trajan掌权自主后九十八年一月直到一一七年八月

    [5]据说Quadratus是在主后一二五年时上书Adrian,因此Quadratus此处所言应非亲眼见闻,仅为听自他人的传说而已。没有任何其他证据显示主在地上所复活的人,曾经活到那时。

    [6]Eusebius在其Chronology中称AristidesofAthen为『哲学家』(aphilosopher)

    第四章在同一位皇帝时,亚历山大与罗马的监督——

    1

    Adrian执政第三年,罗马监督Alexander辞世,结束长达十年的尽职。接续其位的是Xystus。约在此时,亚历山大监督Primus也在他第十二年的任期中离世,由Justus接续其位[7]——

    [7]虽然在Eusebius所得的资料中,每个教会的监督是唯一的。但事实上,后来在大公教会中普遍实行的单一主教制(monarchialepiscopate),在当时根本还未成形。单一主教制并非新约圣经所原有,乃是后来才兴起的作法。

    第五章从我们的救主那时直到今日,在耶路撒冷的众监督——

    1

    从现存的着作中,我无法找到耶路撒冷历代监督的谱系。根据传统的说法,他们的寿命都不长。

    2

    我从一些着作中所得知的,就是直到犹太人在Adrian执政下被围剿之时,教会里共历经十五任监督。据说他们都是希伯来人的后裔,接受了对基督纯正、无搀杂的知识。照着那些能够判定这事之人的断定,他们都是配得称赞,并合于监督职分的人。当时,他们的教会只有信主的希伯来人,这些人接续信仰,从使徒时代直到围剿的事于此时发生。在这次事件中,曾经背叛罗马人的犹太人,至终在一次又一次的惨烈战役中被征服。

    3

    因着受割礼之人中的监督职任到此为止,故我们应该在此将他们的名字从头一位起逐一列出:第一位是被称为主的弟兄的雅各;在他之后,第二位是西缅;第三位是Justus;第四位是Zaccheaus;第五位Tobias;第六位是Benjamin;第七位是John;第八位是Matthias;第九位是Philip;第十位是Seneca;第十一位是Justus;第十二位是Levi;第十三位是Ephres;第十四位是Joseph;最后,第十五位是Judas。

    4

    这十五位就是由使徒时代起到我们上面提及的年代为止,在耶路撒冷的监督,他们都是受割礼之人。

    5

    在Adrian执政第十二年,Xystus结束他第十年的职任,由Telesphorus继位,他是使徒之后的第七任。一年并数个月之后,Eumenes继任亚历山大教会监督,他是使徒之后的第六任,他的前任监督任职十一年。

    第六章在Adrian统治之下,犹太人最后一次被围剿——

    1

    当犹太人的叛乱在此刻越演越烈时,Judea省总督Rufus得到皇帝额外兵力的支援,以惩治犹太人的疯狂为由,毫不留情地攻击他们,残杀无数男女以及成群孩童。藉着战争,使他们的家园完全臣服[8]。

    2

    当时犹太人的领袖是一位名为Barcocheba的人,他名字的意思是天上的星,但他本身则是一个杀人犯与强盗,以他自己的名向他们夸口,将他们视为臣属,假称自己是从天上来到他们这里的星,要将光带进他们不幸的遭遇中。

    3

    发生于Adrian执政第十八年,在Bithara的战争最为惨烈。Bithara是一座距耶路撒冷不远的坚固要塞。围攻持续了一段时间,叛军终因饥渴而濒临绝境,发起叛乱的主导者也受到公义的惩罚。Adrian颁布法令,从此以后整个民族都被禁止进入耶路撒冷和耶路撒冷附近的乡间。因为皇帝甚至下令,不让他们隔着遥远的距离眺望他们列祖之地。这是出自AristoofPella的记载。

    4

    如此一来,当城中犹太民族被逐出,自古以来的居民也尽都毁灭,外族人便屯居其中。随后兴起的罗马城市就被改名为Aelia,用以纪念他们的皇帝AeliusAdrian。所以,教会当时只有外邦人。在受割礼之人的众监督以后,第一位带领教会的是Marcus——

    [8]犹太人在Trajan时就常常在各地造成骚动,这使得罗马人对待他们的手段越来越残暴。Adrian一向视犹太人为『麻烦制造者』。不料,当时有一人突然出现,自称Barcocheba—意即『星之子』,谎称乃天上使者,前来拯救万民。犹太人向来期待弥赛亚的来临,而这人又获得许多犹太领袖支持,因此犹太人便以此人为王,于主后一三二年聚众与犹太地总督Rufus对抗。当时许多不跟从Barcocheba的犹太基督徒也遭受同族人的逼迫。Rufus见自己军力不及平乱,就向罗马皇帝求援,于是Adrian就将手下头号大将JuliusSeverus由不列颠(Britian)召回,带着大军驰援Rufus。以Barcocheba为首的犹太人退守坚城Bethar,经围剿多日后,至终于主后一三五年被攻取,Barcocheba也被杀。之后,罗马人强烈报复犹太人,Adrian就在耶路撒冷旧城城址上盖造一座名为Aelia的新城,为着纪念他自己的名。随后他又在圣殿旧址上盖造异教神明Jupiter圣殿,并下令犹太人从此不得出入耶路撒冷。

    第七章当时被误称为知识领袖的人——

    1

    众教会如同最亮的星照耀全地,我们救主基督耶稣的信仰也广传普及于全人类。恨恶良善之事、敌对真理、极力反对救恩的鬼魔,正在筹画运用各种计谋对抗教会。起先,牠是以逼迫为武器来攻击教会。

    2

    之前的计谋既不成功,如今牠就使用各种计谋,也采行其他方式来对抗教会。牠以低贱并擅骗的人为工具,为施行毁坏的使者,好败坏人的心思。他们假装我们的信仰,而那些受这些骗子和说谎者所欺的人,就落入毁坏之中。同时,那些原本就在信仰上无知的人,也因着他们的行为,从神救恩之道的途径上转离。

    3

    从西门的传人Menander身上,散发出一股毒蛇般的邪恶力量,这蛇有双头两舌,产生两个不同异端的领袖,一个是安提阿本地人Saturninus,另一位是亚历山大人Basilides。前者在叙利亚产生大批异端教训,后者则在亚历山大。

    4

    爱任纽提及,Saturninus的错误学说中大体与Menander的教训雷同。然而Basilides却以道理过于深奥而无法言传为由,放肆捏造不敬虔的异端。

    5

    教会中有不少作者运用其过人的口才,为真理争战,并为使徒和教会的教训辩护,也有些人藉着着作,提供后代子孙防御我们先前说到的许多异端。

    6

    在至今还保存于我们中间的文章里,AgrippaCastor的着作驳斥Basilides异端最力。这人是当代最杰出的作家,暴露Basilides的谎言。

    7

    在暴露Basilides学说中的谎言时,他揭露所谓『奥秘』的真象。Basilides编写了二十四本关于福音的书,谎称他有Barcabbas、Barcoph及一些捏造不实的人为其申言者,并将这些人冠以化外之人的姓名,以大行迷惑欺骗之事。他教导说,吃祭偶像之物或因逼迫放弃信仰的行为,并无关紧要。像异端者Pythagoras等跟从者,都被要求无异议的言听计从达五年之久。

    8

    以上的作家也记载了许多与Basilides相关的类似事件;他异端的荒谬,也都暴露无遗。

    9

    爱任纽写道,与他们同时代的人中还有Carpocrates,后来成为智慧派(Gnostics)之祖[9]。这Carpocrates不愿再像Basilides一样暗中传播西门的法术,反而想要公开推动这事。他们夸口他们有精心调制的『爱的处方』,又有守卫之灵和异梦之灵。根据他们的说法,这些足以使人完全进入他们的奥秘中—或说进入他们的恶行中,犯下最卑劣的行为。他们说,除非藉着不名誉的行为卸去一切责任,没有人能跳脱世上的权势。

    10

    然后,凶恶的魔鬼利用这些管道,一面奴役那些被异端带离正路而引至毁灭的人,另一面使不信的异教徒由于听见这异端,大得机会诽谤神的真道,这些人的名声使整个基督徒族类蒙羞。

    11

    因此,当时在不信者中间流传着一种不名誉的说法,荒谬的怀疑基督徒与母亲、姊妹有不正当的关系,而且还赴不敬虔的筵席[10]。

    12

    然而,这仇敌的手段不会长久成功。时候一到,真理终将自证,其亮光要照耀辉煌。

    13

    即使仇敌的技俩无法在真理的能力中站立得住,异端仍一个接着一个不断兴起。创始的过去以后,发展出各式各样不同的型态和思想,有的是这样,有的是那样。然而,我们也看见普世(catholic)独一真教会的荣光,一如往常的在规模和能力上扩大,反照出祂的尊贵,真诚,自由,以及神圣生命所显出的正直与纯洁。祂的光辉在宏伟与荣耀中,继续向希腊和化外世界前进。

    14

    上述的异端至终皆消声匿迹,对我们信仰的毁谤也归于乌有。我们所持守的信仰胜过一切,存留至今。其尊贵和分量,在神圣真理中所呈现的完美哲思,举世公认卓越出众。因此,无人现今敢如先前那些人一样,对我们的信仰擅加毁谤中伤。

    15

    尽管如此,当时许多作者仍然为真理争战,抵挡不敬虔的异端,不仅在言语上,也在文字辩论中驳斥他们——

    [9]Gnosticism兴起的时间,一直没有定论。一般认为,当基督徒信仰在使徒时代与希腊文化相遇时,已经有Gnosticism的产生。不过,由于信仰准则在当时仍未确定,教会体制尚待建立,异端与正统基督徒同受逼迫,因此正统基督徒与Gnostic基督徒的分别并不明显,也没有分别的急迫性。直到Adrian时期,因着Gnostic基督徒的信仰与正统信仰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在神的独一性、神的恩慈良善与基督论等基要教义上意见分歧,基督徒中的教师便开始将基督徒信仰与Gnosticism划清界限,以确立自身正统。

    [10]初期教会最常受到的指控有三项:无神论、食人肉,以及近亲乱伦。早在JustinMartyr的时代就已有类似的不实指控。这些指控的出现,主要是因为基督徒为了躲避罗马政权的逼迫而秘密举行聚会和爱筵。从护教士时代开始,基督徒一向全盘否认这类不实且荒谬的指控。然而,有些护教士和教父则会将这类指控归罪于异端团体;不过,这种作法对澄清事实的效果有限,因异教徒根本无法分辨正统基督徒与异端的差异。Eusebius在此处的说法,正是指出这点。他认为异端人士所犯的这类罪行,留给异教徒指控基督徒的口实。

    第八章教会中的作家——

    1

    在当时的作家中,Hegesippus相当知名。我们曾多次引用并依据他的话,说明使徒时代所发生的事。

    2

    他在五本书中,以极为朴素的风格,记载使徒教训的纯正传统。当他用以下的话写到那些初次设立偶像的人时,就指明了他所活跃的年代:『他们立起纪念碑和庙宇,正如今日所行的。其中有皇帝Adrian的仆人Antinous[11],以他名字得名的竞赛也在此时开始举行。皇帝甚至以他的名字为一座新城命名,并在其中设立先知。』

    3

    热爱真哲学的Justin,那时正继续忙碌研究希腊文学,在他写给Antoninus的《辩护文》中,提到他所在的年代。他是这么写的:『人们明明知道与我们同一时代的这位Antinous是谁,是从何而来。但他们仍受影响,因惧怕而敬拜他如神明。我这样描述Antinous毫不为过。』

    4

    这位作者在论到当时的犹太战争时,附上以下的论点:『在犹太战争晚期,叛军首领Barchocheba下令,基督徒若不愿意否认并亵渎耶稣基督,就必遭到严厉的惩罚。』

    5

    在该部作品中,他表明自己从希腊哲学转入基督信仰的过程,并非无理性之举,而是在冷静思考后所作的判断。他说到,『当我正浸淫于柏拉图的思想中,我听说基督徒遭到毁谤。但是,看见他们面对死亡毫无所惧,也不害怕恐怖之事,我就确信他们绝不会活在恶事与宴乐中。因我从未见到一个爱享乐、不知节制、好食人肉的人,能够无视自身的享乐,欢然迎接死亡。相反的,在死的威胁下,那种人乃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想要保留自身的性命,脱离官员的控诉。』

    6

    不仅如此,这名作者还说到,一位当时最杰出的地方官长SerenniusGranianus曾经为了基督徒的缘故,写信给时任皇帝Adrian。他在信中题及,仅仅为了顺应大众的呼声,在没有经过正当的控告与审判程序以前便处决基督徒,是不公义的。Adrian因此回信给亚细亚地方官长MinuciusFundanus,下令说,若非经过起诉及合乎法律程序的控诉,不得处决任何人[12]。

    7

    Justin提供我们一份这封信的复本,是以原版的拉丁文所写。他还附上一则简短的前言:『虽然因着你父、那至大至尊的皇帝Adrian写给你的这封信,使我们有充分的立场请求你对我们施以应得的判断;但我们之所以如此请求,并非因为Adrian的命令,而是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所求是公义的。为使你得知我们所言属实,在此亦附上Adrian的书信一份。』在这段话之后,作者要我们参考受者以拉丁文所写的回信,我们尽可能将其准确的译为希腊文。内容如下:——

    [11]Antinous是Bithynia人,是皇帝Adrian所宠爱的仆人。当他于主后一三○年死去以后,Adrian将他封为神明,立庙祭祀。甚至在雅典有以他名为名的竞赛,每五年举行一次。

    [12]SerenniusGranianus是MinuciusFundanus的前任官长。由这封信的内容来看,Adiran对基督徒的政策,似乎完全翻转了Trajan之前的定案。Trajan认为,凡承认信仰的基督徒,都应当受惩罚;(参H.Bettensoned.,DocumentsoftheChristianChurch,OxfordPress,1967,pp.3-4)但Adrian则下令,若基督徒没有违犯道德或政治上的过失,就不应当受刑,而诬告基督徒者反当受到惩治。换言之,在Adrian的统治下,基督徒的身分并不会构成一项罪名。(参H.Bettensoned.,DocumentsoftheChristianChurch,OxfordPress,1967,p.7)

    第九章Hadrian的信下令不得未经审判就惩罚基督徒——

    1

    『致MinuciusFundanus:我收到你的前任官长、那至为显赫之人SereniusGranianus所写的一封信。我不认为,事情没有经过查验就可以通过,以至于使基督徒受到无理的威胁,或为恶意的司法程序所错待。

    2

    若有地方上的居民,对基督徒能提出明确的控诉,甚至能在法庭上对答,就让他们自行进行诉讼,不得凭靠群众的控告和呼声。凡是有人提出控诉,都必须经过你的查验,这样才是合宜的。

    3

    如果任何人控诉他们,并且能够指出他们的确作出违纪犯法之事,你就要根据罪行轻重来宣判刑罚。但是,我郑重的指出,若有人控诉的动机乃是出于恶意毁谤,你应当照着罪行轻重,判决那人加重惩治。』这是Adrian回信的内容。

    第十章在Antoninus统治下,罗马以及亚历山大的监督——

    1

    Adrian结束了长达二十一年的执政,由称为Pius的Antoninus接续罗马政权。在这政权转换的第一年里,Telesphorus在他第十一年的监督职任内离世。Hyginus成为罗马教会监督。爱任纽在书中指出,Telephorus死于尊荣的殉道。同时,在罗马监督Hyginus之时,自创异端的始作俑者Valentinus以及Marcion谬论的首领Cerdon,在罗马都很出名。他是这样写到:

    第十一章当时的异端头目——

    1

    『Hyginus为监督之时,Valentine来到罗马,活跃于Pius的时代,直至Anicetus。Marcion的前辈Cerdon在第九任监督Hyginus时进入教会,公开宣告信仰,却仍我行我素,暗中施教,后又公开宣告信仰。现在他又扬弃他所宣告的信仰,转向败坏的教训,退出弟兄们的聚集。』

    2

    以上是爱任纽在他《驳异端》第三卷中所提及的。在卷一中,他是如此描述Cerdon这人:『Cerdon所主张的异端源于行邪术之西门的传人,他在Hyginus任监督之时来到罗马,Hyginus是使徒以来第九任监督。Cerdon教导说:在律法书与先知书中所称颂的神,不是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父。前者为人所知,后者不为人知;前者是严厉的,后者是良善的。在Cerdon之后,来自Pontus的Marcion更是毫无羞耻的口出亵渎之言,发扬这个错谬的教训。』

    3

    这位爱任纽也不遗余力的揭发Valentinian谬论中关于物质的深奥理论,暴露其邪恶,如同隐藏潜伏于穴中的毒蛇。

    4

    除了这些人以外,当时还另有一位名为Marcus的法术专家,他也在悀仍y述了他们邪恶的入会仪式与各种可憎的神秘事物。他说:

    5

    『他们准备了一张婚礼床,对入教者施以神秘的入教仪式。据他们自己说,这乃是照着天上婚礼的样式所举行的属灵婚礼。然后有人将他们领到水中,为他们施浸,并重复说,浸入宇宙未知之父的名里,浸入真理—万有之母的名里,浸入那降在耶稣身上者的名里。其他的人则重复说着一些希伯来文的名字,使入教者受迷惑。』

    6

    Hyginus在他任期第十四年末了离世,Pius接续罗马监督一职;在亚历山大的Eumenes尽职满十三年后,Marcus被命立为牧人。他尽职十年后去世,由Celadion接管在亚历山大的教会。

    7

    在罗马,Pius在他任期第十五年中去世,由Anicetus接手担任当地基督徒的领导人。此时,Hegesippus记载,当时他正在罗马,一直停留到Eleutherus继任监督职位。

    8

    然而此时最着名的仍是Justin。他以哲学家的身份为掩饰,教导神圣的话语,并在其着作中为信仰辩护。他也写过一部反驳Marcion的着作[13],并在文中指出Marcion在他写作该书时仍然在世。

    9

    Justin说到,『有一位来自Pontus的Marcion一直教导他的跟从者说,另有一位大于创造主的神。藉着与鬼魔的协助,他说服各族中许多人说亵渎神的话,否认创造万有的神是基督的父。他们声称,另一位才是造物主[14]。所有跟从这异端的人也被称为基督徒,就像信奉不同哲学思想的人仍照着哲学家的名字而得名,纵使他们彼此间在教义上没有交集。』

    10

    Justin补充说到,『我们写了一部作品,反驳现存所有的异端。如果有人愿意,我们可以提供他阅读。』这位Justin在与希腊人辩论时获得极大的胜利,在其他作品中,他为我们信仰与皇帝AntoninusPius并罗马议会辩论,因他居住于罗马。由他的作品《辩护文》(Apology)中的话,我们可以知道他是谁,并从何而来——

    [13]此书已经失传,但部分内容由爱任纽的《驳异端》(AgainstHeresies)所保留。

    [14]Marcion生于Pontus,父亲是一名监督。他的学说显然有Gnosticism二元论(dualistic)的风格。但严格的说,Marcion更像一位在初期教会中反对犹太教的改革主义者。面对初期教会中偏犹太教的倾向,他以激烈的手段与犹太教划清界限,彻底定罪旧约圣经,否认耶稣是犹太人的弥赛亚,剔除路加福音(因作者为外邦人)以外的三本福音书,删除使徒书信中与犹太教中有关的经文,高举使徒保罗及其书信(特别是加拉太书)。他相信至高之神是良善恩慈的神,就是子基督的父,而不是旧约所说那位公义严厉的律法之神,因此他认为旧约所说的造物者是不过是一位次神(Demierge)。他于主后一三五年左右来到罗马,极力想在各阶层推展他的学说,但过程并不顺利,至终便与教会分裂。藉着广泛的旅行传教,他的学说在各处散布,甚至到了第三、四世纪,仍有人持类似的看法。他的学说被初期教会的教父们视为最危险的异端之一,教父如Justin、Polycarp、爱任纽、Tertullian等人都曾对他严加挞伐。

    第十二章Justin上书Antoninus的《辩护文》——

    1

    『致皇帝AeliusAdrianAntoninusPiusCaeasrAugustus、哲学家Verissimus,并Caesar之子、Pius的养子哲学家Lucius这位热衷学习的人,以及神圣的元老院,并所有在罗马的人:我Justin、Priscus之子、Bacchius之孙,生于SyriaPalestine的FlaviaNeapolis城,为着所有在全地被不法地憎恨诽谤的人,献上这部陈情书。而我自己,也是这群人中的一位。』这位皇帝也得知亚细亚的弟兄们在各样的迫害之下,因此他写信给亚细亚地联合议会,颁布以下的新规定:

    第十三章Antoninus致亚细亚地联合议会,论到我们的教训——

    1

    『罗马皇帝CaesarMarcusAureliusAntoninusAugustus、Armenicus、PontifexMaximus、人民的护民官与执政官,问亚细亚联合议会安。

    2

    我确知众神明会处理这些人,他们无法逃避神明的查验。因为这些神明会比你们更想惩罚这些人。

    3

    你没有使他们明白情况。并且当你指控他们亵渎众神时,反而使他们更确信他们的看法。以致于一但他们被控告,他们宁可为他们的神受死,也不愿存活。因此当他们交出性命,而非顺从你的命令时,他们就已经得胜了。

    4

    关于近来发生并持续不断的地震,你们这些为地震惊慌的人,应该受到合适的教导。你们应当将自己的反应与他们比较。

    5

    他们对他们的神更有信心,而你们却一直轻忽众神明和那位永活者,并且还压制逼迫敬拜那永活者的基督徒,将他们置于死地。

    6

    关于这些人的事,曾有许多地方官长写信给神圣先皇,先皇也已回覆说,除非他们作了什么干犯罗马政府的事,否则不可为难这些人。也有不少人询问我关于这些人的事,我的回答与先皇一致。

    7

    如果有人执意要这样控告他们,被控者虽是基督徒中的一员,仍该得开释,免除该项指控。然而那控诉者,却要被定为有罪。此规定当于以弗所的亚细亚联合议会中宣读。』

    8

    当时为众人所知的撒狄教会监督Melito,可为这些事作见证。我们可以从他为我们信仰之故写给皇帝Verus的信中,清楚看到这些事。

    第十四章使徒之友Polycarp的遭遇——

    1

    此时,Anicetus正任罗马教会监督,爱任纽题到当时仍健在的Polycarp。其人正在罗马,他与Anicetus一同聚会,讨论关于逾越节的问题。

    2

    除了我先前所提及的着作之外,我强烈感觉应该加上关于Polycarp其他的记载,就是爱任纽在《驳异端》(AgainstHeresies)卷三中所提及关于Polycarp的事,其内容如下:

    3

    『Polycarp[15]不仅曾受使徒亲自的教导,也与那些曾亲眼见过基督的人有密切的来往。他被亚细亚的众使徒设立为士每拿教会的监督。

    4

    我们幼年时曾见过他,因他在世甚久。他是于年迈之时,才在一次荣耀又超绝的殉道中离世。他总是教导他从使徒所学的,传承教会一切的正统教训,以及那独一的真理。

    5

    亚西亚的众教会都可为这些事作见证,那些曾受教于Polycarp的人,直到如今仍是值得信赖的真理见证人;比那些弯曲的教师Valentine、Marcion之流更为可靠。Polycarp曾在Anicetus任职时来到罗马,宣扬他从使徒所得、由教会所教导、这独一并唯一的信仰,叫许多人从上述所说的异端转向神的教会。

    6

    人们曾听他说过,主的使徒约翰有一回在以弗所进入一间公共浴池,看见Cerinthus也在同一个地方,就即刻打消沐浴的念头,跑出浴池并大声喊叫:「只要真理的敌人Cerinthus在里面,我们就要快逃,免得浴池倒塌。」

    7

    同样的,当Marcion有一次遇见Polycarp并问说:「你认识我是谁吗?」Polycarp回答他说,「我看见魔鬼的首生者。」使徒们和他的门徒如此小心谨慎,因此他们不但不与曲解真理的人交流,甚至连谈话都没有,正如使徒保罗所说:「分门结党的人,警戒过一两次,就要拒绝;知道这等人已经深入歧途,虽定自己的罪,仍是犯罪。」(多三10~11)

    8

    Polycarp也写了一封超绝的书信给腓立比人。凡是想他这样行,并且关心自身救恩的人,都可从那封信中察觉Polycarp的信心并他传扬真理的特点。』

    9

    以上是爱任纽的记载。但在现存这封写给腓立比人的书信中,Polycarp也曾引用彼得前书中的见证。

    10

    1在此时,称为Pius的罗马皇帝Antoninus结束了长达二十二年的统治,由他的儿子、也是名为Antoninus的MarcusAureliusVerus,与其兄弟Lucius一同继位——

    [15]Polycarp成为初期教会名人之一,主要是因为他与主的门徒熟识,在地上的时日也相当长久,从主后七十年直到主后一百五十五年时以八十六岁高龄殉道。他曾经跟随过使徒约翰,也与其他见过主面的人相识。据闻他担任士每拿教会的监督,也是藉着使徒约翰的按手所设立。现存惟一一部由Polycarp所着的书信是他的《致腓立比人书》(ToThePhilippians),信中可以看见他的敬虔、单纯、热切爱主、恨恶异端的事奉特点。在由使徒时代进到后使徒时代的转换过程中,他扮演了极为关键的角色。他所身处的时代使他在异端的批判、正典的认定、教会的行政及殉道的精神上,都提供了可观的贡献。他在书信中各处引用福音书、约翰、保罗、彼得及其他着作,说明他在信仰的传承上,也是相当可敬的榜样。

    第十五章Verus执政时,Polycarp及其他圣徒在士每拿殉道——

    1

    在此时,亚细亚一带发生了极大的逼迫。Polycarp以殉道结束他的生命。有不少着作都将他的结局流传下来,我认为在此提到他的殉道也是相当重要的。

    2

    从一封由他所监督的教会写给在本都(Pontus)众教会的书信,我们可以看见逼迫在当时如何临及他:

    3

    『在士每拿的教会写信给Philomelium教会,以及在普世教会[16]在各地的教区:愿怜悯、平安和爱,从父神以及我们主耶稣基督洋溢的归于你们。弟兄们,我们写信给你们,是为了告知你们关于殉道者的事,以及关于那蒙福的Polycarp,如何用他了自己的殉道阻止了更进一步的逼迫。』

    4

    在详述Polycarp的死以前,信中也提到其他殉道者以及他们在忍受折磨之时所显出的坚定。信中说到,因为那些围观的人都因眼前的景象所讶异,他们被鞭打致皮开肉绽,肚破肠流,被抛在尖锐的贝壳上,被挂在锋利的矛端,然后被丢到野兽中间当作食物。

    5

    Germanicus是一位因殉道而闻名的尊贵青年,在神圣恩典的加强下,他胜过了人心对死亡所存的恐惧感。虽然总督想要极力说服这位青年,劝他应该为着他自己的青春以及大好的前途着想。但他却毫不犹豫的激怒他面前凶猛的吃人野兽,渴望尽快脱离这不义不法的世代。

    6

    Germanicus的荣耀之死使全体群众讶异不已,他们不仅看见一个敬虔殉道者所显出的胆量,也看见基督徒族类不畏死亡的勇气。

    7

    于是众人大声呼喊:『除掉这些无神论者!把Polycarp找出来!』在这样的呼喊中,混乱的声响随即兴起。一位名为Quintus的弗吕家人(Phrygian),因着看见野兽的凶暴,以及各种酷刑的折磨,便屈服与恐惧之下,他殉道的决心开始动摇,最后放弃了得救的机会。

    8

    信中描述他曾如何同着其他人,毫不保留的冲到法庭前要为信仰作见证。及至被抓,却又公开声明,在这种情形下盲目无知的牺牲生命,是极为不智的。

    9

    Polycarp听见所发生的事,并不动摇,他的意念坚定不移,决定仍然留在城中。经过周遭朋友不断的恳求,劝他秘密离开城中,他就前往一处距离城市不远的农场。他与一些朋友在那里昼夜不停向神祷告,为着全地众教会祈求平安。这样祷告,一向是他的习惯。

    10

    在Polycarp被捕前三天的晚上,他在祷告时沉睡,梦见他枕着的枕头着起火来,又很快地焚烧殆尽。醒来以后,他将这个异象告诉同伴,并豫言说他自己要为基督的缘故被活活烧死。

    11

    当追捕他的人临近时,爱主的弟兄们把他藏在另一个村庄里。追捕者跟踪他,在附近抓去两个男孩,鞭打拷问其中一人,因而得知Polycarp藏身之处。

    12

    他们找到Polycarp的时候已是深夜,那时他正睡在房顶的阁楼里。如果他要逃走,还可轻易逃到隔壁房子里。但他不愿如此,只说了一句话:『愿主的旨意成就。』

    13

    他一听见追捕者来到,就从楼上下来,高高兴兴,和颜悦色地对他们讲话。他们因着眼前所看到的情形,感到惊愕不已,因为事实上他们未曾与他谋面。他们在这种情况下初次见到Polycarp,纔知道他是如何德高望重,态度安详。他们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作甚么?为何要如此迫切地追捕这样一位长者?

    14

    但Polycarp毫不犹豫的摆上一桌佳肴款待他们,热情地劝他们吃点东西,又请求他们让他安静祷告一个小时。在得到他们的准许后,他就进去祷告。听见他祷告的人都惊奇他如何满有神的恩典,许多人都感到惋惜,这样一位令人尊敬又虔诚的长者竟然要被处死。

    15

    除此之外,这封书信中还记载了这件事:『他祷告时题到所有他认识的人,不分老少、贫富,他都为他们代求,还为全地普世教会代祷。离去时,追捕者让他骑上驴子进城。途中,他遇见警长Herod和他父亲Nicetes,父子两人请他上车,在车上劝他说:『你称该撒为主,向他献祭,有甚么妨碍呢?这样就可以救你自己。』

    16

    起初他不作声,后来他们逼他答覆,他纔回答说:『我决不照你们劝我的那样去作!』他们既知无法说服他,就用恶言恐吓他,并将他推下车去。他虽然因此擦伤下巴,却丝毫不觉痛楚,反而在看守兵的押送下,喜乐地走进竞技场。

    17

    那时喧声震天,甚么都听不清楚。当Polycarp走进场内,天上有声音对他说:『Polycarp,要作大丈夫,要刚强。』没有人看见谁对他讲话,但是许多人都听见声音。

    18

    他被带进法庭,当人们知道他就是Polycarp时,立即引起一场骚动,地方官间他是否就是Polycarp时,他回答说:『是。』长官要他否认基督,对他说:『想想你自己,要疼惜自己的高龄阿。』又用许多陈词滥调劝说再三:『你要凭该撒的命起誓,要悔改,宣告说:除掉无神论者。』

    19

    Polycarp庄严地看看运动场里的全体百姓,向他们挥手,定睛望天,长叹一声说:『除掉这些无神论者。』

    20

    当长官催促说:『只要你起誓辱骂基督,我就立刻释放你。』Polycarp回答:『我事奉祂已经八十六年了,祂从未亏待过我一次,我怎能亵渎那曾经救赎我的救主呢?』

    21

    『长官又逼他说:「你要凭该撒的命起誓。」Polycarp回答:「要我起誓是白费工夫,你不瞭解我的真性情,我愿意坦诚宣告,我是一个基督徒。如果你要明白基督徒的教训,请给我一天时间,这样你们都可以听到。」

    22

    长官说:「说服你面前的群众吧!」Polycarp回答:「我的确认为当向他们陈明,因我们乃是受教导,要对神所设立的执政掌权者抱以应当的敬重,只要那不至于对我们有害;但他们却不是我陈明辩护信仰的适当对象。」

    23

    长官接着说:「我已经预备好野兽,你若不侮改,我就将你喂食野兽。」Polycarp答:「叫你的野兽出来吧!要我作弃善从恶的悔改,是不可能的;只有弃恶从善,纔是尊贵。」

    24

    长官又说:「你若不悔改,又不怕野兽,我就要用火吞灭你,直到你悔改。」Polycarp答:「你用这火来威吓我,但它只能烧一个小时,很快就熄灭了;你竟不知道有为着不信者预备的审判之火和永远刑罚。你何必迟延?要烧就烧吧!」

    25

    说完这些话,他被喜乐与确信充满,面容散发恩典的光辉。面对将要发生的事,他毫无惧怕。地方长官在诧异中,派传令官到场中央大声宣告三遍:「Polycarp公开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26

    众人,就是士每拿的犹太人和外邦人愤怒地大叫:「这人就是亚细亚的教师、基督徒的先祖,是颠覆我们诸神的人,他教导人不要献祭敬拜我们的诸神。」

    27

    他们立刻请亚细亚总督Philip放出狮子来咬死Polycarp,但是遭到拒绝,因他说今天的活动已经结束,竞技场已经关闭。

    28

    但是众人不肯罢休,齐声叫喊:「他应当被活活烧死。」这正因为他祷告时所见的异象-火烧枕头-必须得着应验。

    29

    百姓立刻从工厂及澡堂搬来柴火,惯于作恶的犹太人更是抢先下手。

    30

    柴堆预备好时,他脱去衣服,解下腰带,卸下脚上的鞋。

    31

    他们要将他绑在火刑柱上,他却说:「不要绑我,那位赐力量使我能耐火的,必坚固我,使我站立得稳;也不要用钉子钉我,我决不会从柱子上下来。」他们就把他捆在火刑柱上,没有上钉子。

    32

    他双手被反绑,立在柱上,如同全能神可喜悦的祭物。

    33

    他祷告说:「哦,那爱子耶稣基督的父阿,藉着祂我们领受了你的知识。在我面前长存的神,你是众天使和能力的神,也是受造之物与义者家族的神,我称颂你,因你使我在此时此刻,配列在殉道者的行列中,有份于基督的杯,直到永远生命的复活,我的体与魂都要在圣灵不朽坏的喜乐之中。

    34

    我愿今天成为在你面前蒙悦纳的祭物,是你这位信实真实的神所预备,所启示并所实现的。

    35

    因这缘故,我为着一切赞美你,藉着耶稣基督我们永远的大祭司,你的爱子,我称颂你,我荣耀你。愿荣耀藉着祂,同着祂,在圣灵里归于你,从今时到永远。阿们。」

    36

    他一说完「阿们。」官长就将火点起。在烈焰中,我们亲眼目睹了一个神迹,现在写信告诉你们这个事实。

    37

    弓形的火焰像张满的风帆,又像围墙圈住殉道者的身体。似乎火不是在焚烧一个血肉之身,而是像在炉中锻炼金银。我们所闻到的,也像是焚烧乳香和贵重香料时所发出的香味。

    38

    最后,这群恶徒发现烈火烧不掉他的身体,就命令士兵用剑刺他。

    39

    他体内的血如泉涌出,浇灭了燃烧的烈焰。周遭的人都为此震惊,因他们看见一个信徒在死时与常人的重大区别。这位大公教会在士每拿的监督,我们所景仰的教师,他所说的话都已实现,也都将要实现。

    40

    那忌妒恶毒的仇敌、公义族类的对头,看见殉道的雄伟,看见他有生以来无瑕无疵的生活,看见他戴上不朽坏的冠冕并赢得最终的赏赐,就留意不愿我们取得他的身体。我们当中有许多人都盼望取得他的身体,并与他的圣体有交契。

    41

    因此那些人建议Herod的父亲、Alice的兄弟Nicetes,要他们别将Polycarp的身体交出,以免「他们弃掉那位钉十架的基督,转而敬拜这一位。」他们的建议也引起犹太人私下的注意。当我们准备去取下身体时,犹太人一直盯着我们不放。他们不知道我们绝不会放弃基督,祂受苦使我们得救恩,将我们从世界里拯救出来。我们也不会敬拜任何其他的人。

    42

    因我们敬拜基督为神的儿子。对于殉道者,因着他们对这位王与主的超越之爱,作为主的门徒与效法者,岂不配得我们的爱戴?我们愿意作他们的同伴,因我们是同作门徒的。

    43

    百夫长既见犹太人对此有争议,就按着外邦人的习俗,将他的尸体放在柴堆上烧了。我们收起那些价值远胜金银的遗骨,并将其存放于适当的地方。

    44

    在那里,主许我们尽可能的聚集一起,在欢喜和喜乐中庆祝这殉道的生日,纪念那些在我们以先已经打了仗的人,并预备随后效法的人[17]。

    45

    这就是临到蒙福者Polycarp身上的事。他与其他十一位非拉铁非人,一同在士每拿殉道。因人们更常纪念Polycarp,故此连在外邦世界中,他都广为人知。』

    46

    按着士每拿弟兄们的书信中所记载的,这样的结局与使徒Polycarp是相配的。,这封书信也记录在同样城中,约与Polycarp同时殉道的一些其他殉道者的情形。一位从Marcion派转出的人Metrodorus,也在火中殉道。

    47

    Pionius也因殉道而闻名于当代。凡认识他的都尊敬他的为人。他所着的书信收集在另一本古代殉道者的作品集中,从书中我们可看到他在长官众人面前为着辩卫信仰的言词。着作中也包括了他充满建设性的劝勉、祝福因逼迫而失败的信徒、安慰那些到狱中看望他的弟兄们、在被捉拿时所忍受的折磨、在柴堆上显出的坚定,以及在种种受苦之后的殉道。

    48

    在现存的记录中,亚细亚的?迦摩也有殉道者的踪迹,如Carpus和Papylus,以及一名妇女Agathonice,带着许多显赫的见证,荣耀的走完她的路程——

    [16]catholicchurch一辞最早出现于后使徒时代教父以格那提(Ignatius)的书信《致士每拿人》TotheSmyranians,原来用以指明『整体合一的教会』,一般译为『普世教会』或『大公教会』,并非某一地方教会或某个团体的专有名称。二世纪末时,因着异端异教曾出不穷,catholic这字渐渐变为『正统』的代名辞,形成教会是否接纳一个团体和某种教训的记号。改教之后,catholicchurch被更正教用来专指与之有别的天主教。因着英国国教(AnglicanChurch)与天主教(CatholicChurch)相互争取使用catholicchurch的权利,故英国国教便将以罗马为首的天主教称为罗马天主教(RomanCatholicChurch)。本书信中之『普世教会』,系指后使徒时代的整体教会,亦有与异端分别之意。(参E.F.Harrison,“Catholic”inEvangelicalDictionaryofTheology,GrandRapids:BakerBooks,1996,p.199)

    [17]这显示初期教会已经开始有崇敬殉道者及其遗骸的传统。日后在天主教及东正教中普遍实行敬拜圣人遗骨及纪念圣人殉道日的作法,都是从早期这类些微的偏差中发展而成的异教风俗。

    第十六章哲学家Justin在罗马传扬基督的话并为主殉道——

    1

    约在同时,我们前面所提及的Justin,为着陈明基督的教训,在向罗马皇帝上奏第二部《辩护文》之后,因着哲学家Crescens的陷害,而戴上殉道的冠冕。Crescens是模仿Cynic派人士的哲学家,也因此他的名字被称为Crescens。因着Justin数次在公开辩论中将其驳倒,于是Crescens怀恨在心,亟思报复,至终Justin因着自己所持守的真理而赢得殉道。

    2

    在Justin所着的《辩护文》中,他已经预见了那将会发生却尚未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他是这样说的:

    3

    『我预期着自己将会为某些人士所陷害,以至于被挂在刑架上,特别是被Crescens这人。他是一个无智慧、爱虚荣的人。他既然为他所不明白的事情公开争竞,就不够资格被称为哲学家;就像不信及邪恶的人称自己为基督徒,只是为了迷惑并取悦众人。他作出这些事,因他是在彻底蒙蔽的情形下。

    4

    他没有研读过基督的教训就敢与我们针锋相对,可见他的行为极其诡诈。就如一般人就算在大部分的言语上埸V,也会在不明白的事上作出假见证。我们所说的这人比一般人更低劣,他或许也读过这些道理,却不明白其中的深意;或许他也明白了,然而他的行为却让人议论,看不出他是个明白道理的人,也看不出他是个属于基督的人。他是如此鄙狞、恶毒,为粗俗的掌声及荒谬的恐惧所奴役。

    5

    我曾向他提出问题,试图说服他承认自己的无知。但我必须要告诉您,我发现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您没有听过这些事,为着让您知道我所说的俱是事实,我会在您面前重述这些辩论。这样做,对阁下应是相称的。

    6

    如果您明瞭我的发问,听见他的答覆,您就会毫无疑问的相信他对我们的道理一无所知。即使他知道,他也不曾在人前表示。这证明他自己不是喜爱智慧的人和哲学家,而是个爱慕虚荣的人。他连最为人所称道的苏格拉底学说都不予以尊重。』这就是Justin的说法。

    7

    Justin所预测要因Crescens的操纵而受死这件事,在Tatian的书中都有说到。Tatian早年曾在希腊人中讲论科学,不过并没有在其中得名;但在他的着作中却有许多杰出的成就。他在驳斥希腊人的文章中记录了以下这件事:『令人景仰的Justin在宣扬真理时,也说那些人如同强盗一般。』

    8

    在评论过这些哲学家以后,他接着说,『Crescens于罗马城坐大,他反常的贪婪无人能及,完全受贪财所奴役。

    9

    他指导别人要轻视死亡,自己却活在死亡的恐惧下。他谋害Justin致死,乃是他最大的邪恶。当他宣扬所谓真理之时,不过证实这些哲学家是贪食善骗之徒。』这就是Justin殉道的主因。

    第十七章Justin在其书中所提到的殉道者——

    1

    在他遇害以前,Justin也适当的描述了若干当时殉道的情形。在其所着《第一辩护文》(FirstApology)中,他说到:

    2

    『有一妇人同他丈夫都是不法之徒,后来妇人因归向基督真道而变为节制,并且积极劝说丈夫也该变为节制,又向他陈明基督的教训,说明那些将要临到放纵悖逆之人身上的永火刑罚。

    3

    但他无视妻子的热切,继续沉迷于罪恶的生活。于是,这妇人觉得与这位为求享乐而是非不分的丈夫同住,实在不合适,因而欲请求离婚。

    4

    她的朋友鼓励她继续与丈夫同住,要对他仍抱着希望,盼有一天他会转变;于是这妇人也就不再多说,而继续留下。

    5

    之后,她丈夫前往亚历山大,并且据说其恶劣言行韖H前更甚。妇人害怕自己若继续与这人共处一室,恐将有分于他的不法与不虔,因此送出离婚声明,离开他的丈夫。

    6

    这名出身尊贵又杰出的丈夫,没有因为妻子放弃她之前与雇佣所作恶行及醉酒的生活而感到欢喜,也不明白妻子要他也能放弃这种生活的盼望,反而因妻子所行不合他意,就大怒,并上告妇人乃是一基督徒。

    7

    这妇人之后向阁下(皇帝)提出请求,待先解决家中事务之后,再为此一控诉提出辩护,而阁下您也答应了。

    8

    之后,这妇人的前夫转而迁怒带领妇人信主并教导她教训的Ptolemaeus。Urbicius也处罚了那人。』他说到Urbicius是如何对付Ptolemaeus:

    9

    『他说服百夫长捉拿Ptolemaeus,将他下在监里。百夫长只问他一件事:他是否是基督徒。热爱真理的Ptolemaeus,一向反对任何假冒和欺骗,欢然承认自己是基督徒。此后就长期被监禁于牢中。

    10

    当Urbicius再次召唤他,仍问他同样的问题,是否承认自己是基督徒。Ptolemaeus深知他所有的喜乐与祝福都来自基督的真道,因此仍然承认自己的信仰。

    11

    对那否认的人而言,他之所以否认,不是因为他轻视,就是因为他不配得着这一信仰,无分于这超越的事物。但这样的事,绝不会发生在任何一个真实的基督徒身上。

    12

    当Urbicius下令将Ptolemaeus处死,有一位基督徒Lucius正在一旁。他看见这不法的判决,就对Urbicius说:「怎能这样控诉人呢?这人没有通奸、淫乱、谋杀、也不是贼、不是强盗、不曾犯罪,只不过因为承认自己是基督徒,你就要处以极刑吗?Urbicius阿,你的判决与我们的皇帝Pius、与Caesar的智慧之子,以及与神圣的参议院不符。」

    13

    Urbicius没有回答别的,就直接对Lucius说:「看来你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Lucius回答:「当然。」于是他也被带去受刑。但他对Urbicius道谢,因为他从此可以脱离邪恶的主人,要到他良善的父及王那里去,就是到神那里去。接着还有几个人也站出来,一同殉道。』

    14

    Justin描述至此,接下来就说到我们刚才所引的话:『我现在也等着被这些我题名的人所谋害。』

    第十八章流传到我们手中的Justin着作——

    1

    Justin留给后代许多杰作,这些作品都是出于他那受过教导并神圣事物上受过训练的心思,因此在各面都满有助益。我们要将这些着作介绍给勤奋细心的人,并在说到我们所认识的这些着作时加上注解。

    2

    2他着有一篇文章,是向那被称为Pius的Antoninus皇帝以及他的儿子,并罗马参议院辩卫我们的信仰。另一部文章中有为着我们信仰所写的《第二辩护文》(SecondApology),这是写给与上述皇帝同名的继位者,AntoninusVerus。我们也记载了这位皇帝的年代。

    3

    在一本为着反对希腊人所写的作品中,他详述了一些最容易引起我们与希腊哲学家冲突的问题,也论及关于魔鬼本质的这类问题。

    4

    他对外邦人也着有一书,称为《驳斥》(Refutation)。除此之外,还有一本称为《论神之主宰》(OntheSovereigntyofGod)的书,是他既本于圣经,又采用希腊哲学着作所完成的。

    5

    他还着有Psaltes一书,另外还有一本《论人魂》(RemarksontheSoul),他在其中提出若干问题,并加上当时流行于希腊哲学家之间的看法。他对这些看法的反驳以及自己的意见,则记录在其他的书中。

    6

    他着有一部反犹太的对话录,记录他在以弗所与当时犹太人中最杰出的人士Trypho的对话。此书显示他在信仰的辩证上,满有神恩典的能力,对于希腊哲学的研读,曾经何等热心;对于真理的研读上,也表现的丝毫不倦。

    7

    在这部着作中,他记载犹太人如何图谋不轨,想要破坏基督的教训。他也对Trypho进行同样的指控:『你们不但对你们邪恶的行为心无悔意,还选定人,差遣他们从耶路撒冷到全地,讲论捏造虚假之事来敌挡我们,宣称基督徒无神宗教已经出现。你们不但在自己中间,更是在所有的人中间,成了邪恶的根源。』

    8

    他在书中提到,在当时教会中有申言的恩赐,他称约翰所着的启示录属于使徒书信,在他与Trypho的对话中也记录了预言般的宣言。他还有许多的着作,现在都保存在弟兄们的手中。

    9

    这些作品在当时就被视为宝贵,值得研读,连教父爱任纽都频频引用他的话。爱任纽在《驳异端》第四卷中说,『Justin驳斥Marcion的话说的真对,他说,就算主自己宣告,在那创造者之外还有别神,我都不会采信。』他在卷五中也说,『Justin说的好,在我们的主显现之前,撒旦绝不敢亵渎神,因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已被定罪。』

    10

    我们陈明这些,是为了引发好学者研读这些书,使Justin得到更多的尊敬。关于他的事,我们说得够多了。

    第十九章在Verus执政期间,治理罗马及亚历山大众教会的人——

    1

    Verus执政第八年,Anicetus在罗马担任监督十一年以后,由Soter继位。Celadion于亚历山大担任监督十四年之久,由Agrippinus继位。

    第二十章安提阿教会的监督——

    1

    当时在安提阿教会,Theophilus以使徒后第六代监督而闻名。Cornelius接续Herod为第四代,在他以后的Eros是第五代的教会监督。

    第二十一章活跃于当代的教会作家——

    1

    当时在教会中活跃的人有Hegesippus、哥林多教会监督Dionysius和Crete的Pinytus,除此之外,还有Philip、Apollinarius及Melito、Musanus、Modestus和爱任纽[18]。他们从使徒所学得的教训,藉着他们的着作,将信仰的正确观点流传给我们。

    [18]爱任纽于主后一二○至一三○年生于小亚细亚,约卒于二○○年。曾师Polycarp,后来在Vienne与Lyons遭受逼迫时,担任高卢(Gaul)Lyons教会长老,后又任监督。他的着作丰富,且常为Eusebius、Jerome等人引用,但目前仅存两部着作:其一是《明证》(Demonstration),主要是证明基督及基督徒的信仰为旧约预言的应验,并指出神救恩的历程是照着神与人所立的约(covenant)而完成;另一部是广为人知的《驳异端》(AgainstHeresies),全书共分五部,写于主后一八○年左右,主要是为了反驳Valentinianism异端而教导使徒的教训,宣扬合乎圣经的创造观,救赎、复活与包含千年国的末世观。在教义上,神学家认为爱任纽最显着的学说是他的『复原论』(RecapitulationTheory):神圣的基督成为真正的人,经过人生每个阶段,胜过一切凶恶试探,死而复活得超越,至终将人性中的一切都带进祂里面;藉着有份于基督的得胜,凡人在亚当中失去的,都在基督里复原了。另外,爱任纽的着作也深深影响西方教会组织的成形,例如他强调罗马教会是由使徒彼得与保罗所建立,作为众教会的模型,也在众教会中居重要的地位。我们虽然不能说爱任纽有高举罗马教会的观念,但他的想法的确成为后来罗马天主教许h不合圣经之理论的根源。在正典的形成上,爱任纽还是教父中首位强调基督徒的圣经必须包括旧约与新约,而他所提出的新约正典,与今日基督徒的新约圣经极为接近。(参E.Ferguson,“Irenaeus”inEvangelicalDictionaryofTheology,GrandRapids:BakerBooks,1996,p.569)

    第二十二章Hegesippus的着作及其中所提及的事件——

    1

    Hegesippus在他所着、又流传给我们的五本书中,完整的记录了他自己的观点。在书中他陈述自己在前往罗马的途中,曾与许多监督交谈,并从他们接受同样的教训。我们应该听听他题到革利免《致哥林多人书》的一段说明:

    2

    『哥林多教会仍然坚定持续在真实的信仰里,直到Primus担任监督之时。我在往罗马去的路上,在哥林多停留了一段时间,与Primus有交通,在基督的教导里彼此都得了复苏。

    3

    我回到罗马并停留在当地,直到Anicetus任监督之时。当时,Eleutherus是执事。Soter继Anicetus之后担任监督,之后是Eleutherus。他们在其监督任期内,于各城中教导律法书、申言者书,以及主自己留给我们的教训。』

    4

    这位作者也题到当时兴起的异端,他说:『正如我们的主一样,义者雅各(JamestheJust)也殉道了。之后,Clopas之子Simeon被任命为下一任监督。众人都推举他担任监督,因他是主的亲属。』

    5

    『虚空的言论尚未腐化教会,因此人们仍称教会为一贞洁童女。但Thebuthis却因未被选立为监督,而起首败坏教会。他是出于国民中间的那七个派别。就像从Simon产生Simonians,从Cleobius产生Cleobians,从Dositheus产生Dositheans。Gortheaus衍生出Gortheni,Masbothaeus产生Masbotheans,他们当中又衍生出Menandrianists、Marcionis、Carpocrafians、Valentinians、Basilidian、Saturnilians等等。他们各自引进独家看法,彼此相异。从他们中间冒出假基督、假申言者、假使徒,引进敌对神与基督的腐败教训,分裂教会的合一。』

    6

    这位作者也用以下的话,说明在犹太人中间崛起的异端:『此外,在以色列子孙,就是受割礼的人中,也有各种不同的意见。以下就是反对犹大和基督的教派:Essenes、Galileans、Hemerobaptist、Masbothoeans、Samaritans、Sadducees及Pharisees。』

    7

    他也用合适的篇幅说到一些其他的事,我们刚才已经题过。他曾由《叙利亚的希伯来福音》(SyriacGospelaccordingtotheHebrews)中,以希伯来文引用其中内容,可见他是由希伯来教中转出来的基督徒。他也记录了一些犹太人口述传统中的事件。

    8

    不仅他如此,连爱任纽以及其他许多古人,都称《所罗门箴言》(ProverbsofSolomon)为《全德智慧书》(AllVirtuesWisdom)。论到次经(Apocrypha)之类的作品,他说有些是由异端者所着。现再让我们继续往前。

    第二十三章哥林多监督Dionysius和他所写的书信——

    1

    首先我们必须提到哥林多教会的监督Dionysius,并顺带说说他在同胞及外邦国民中满有启示的劳苦,以及他藉着写给众教会的书信所成就的极大事工。

    2

    其中有一封是写给Lacedaemonian的,内容有真信仰的教训,并以平安与合一为劝勉。他又写了一封信给Athenian,信中激励他们活出福音书中的信心与生活。他也指出他们轻忽了这事,且在监督Publius因当时的逼迫而殉道之后,就几乎走岔了路,从真理上堕落。

    3

    他又提及当时的监督Quadratus,论到教会在他的努力之下,不但治理的好,人们的信心也被复苏。根据使徒行传的记载,一位曾藉着使徒保罗得救,名为Areopagite之Dionysius的人,最早得着Athen教会的监督职分。

    4

    在写给Nicomedians的书信中,他紧紧跟随信仰的规范,斥责Marcion的异端。

    5

    在写给Gortyna教会并Crete教会的书信中,他命令并提醒监督Philip要留意异端的错谬,因在他治理下的教会显出不屈不挠的光景。

    6

    在写给Amastris教会和Pontus教会之时,他也提到Baccylides和Elpitus。他在信中加上几段经文注释,又提名说到他们的监督Palmas。他也出许多建言,特别是关于婚姻和贞洁的事;又告诫他们说,要仁慈的接纳从罪恶中回转的人,无论他们原来是在异端中,或是曾有不轨的行为。

    7

    在给Cnosians的书信中,他劝勉那地区的监督Pinytus,不要将禁欲的负担置于弟兄们,反要而顾到他们的软弱。

    8

    Pinytus在回信里,一面赞扬Dionysius,一面也建议他能分出时间来到他们这里,或是藉着书信,好用更刚强的食物,就是基督完美的教训,来喂养这里的人,使他们不再只像被管教的孩童,只能喝奶,几乎不能长大。Pinytus教训的正统性,他对于信徒福祉的急切关心、他在神圣事物上的好学、高超的才智,都在这封书信中表露无遗。

    9

    Dionysius还有另一封写给罗马人的书信,受信者是当时罗马教会监督Soter。我们最好引用一些此书信的片段,其中有他教导罗马教会惯常持守的实行,直到我们这时的大逼迫。

    10

    他是这样说的:『你们从起初就操练对一切弟兄乐意行善,又捐输财物到各城。藉着这些财物,需要的人得复苏,那些被判刑而下在矿坑中服苦的弟兄,也得了必须的供应。你们这些罗马当地的人,持守了你们先人的实行。你们的监督Soter也是这样,不仅持守,还更洋溢。因他不但在财物上供应需要的人,也对那些来自远方的弟兄们说安慰的话,如同父亲对待孩子一样。』

    11

    在同一封书信中,他也提到革利免致哥林多人的书信。这显示从最早期以来,一封书信交由众教会广泛宣读,已经是普遍的实行[19]。他说:『今天我们守主日,并在聚会中宣读你的书信。这些劝戒应充满在我们的心里,如同早先革利免写给我们的书信一样。』

    12

    此外,Dionysius也题到他的着作被人窜改,他说:『当弟兄们要求我写些书信给他们,我就写了。但有些邪恶的工人撒下粺子,更改其中的内容,加上别的话。为此,有灾祸特别为他们留存。他们既已在我的书信上作出这事,若是他们打算要混乱主所说的圣言,也不会令人称奇。』此外还有一封在写给忠信姊妹Chrysophora的书信,他在其中写得很恰当,并供应她适当的属灵食物。这就是关于Dionysius的记载——

    [19]参西四16,帖前五27。

    第二十四章安提阿的监督Theophilus——

    1

    我们先前所提及的安提阿监督Theophilus[20],现在尚存三本基础着作,都是写给当时的Autolycus。他另有一本《驳Hermogeis异端》(AgainsttheHeresyofHermogenis),其中引用了约翰启示录中的见证,并采用其他教理问答的着作。

    2

    这些异端并不比从前少,当时都像椑子一样,破坏使徒教训的纯正种子。各处教会中的牧人,莫不为着保护基督的群羊,防范凶猛的野兽。有时他们在教会中劝戒教导弟兄们,有时他们公开与异端分子辩论。在他们的着作中,以最有利的明证暴露他们的彻底错误。

    3

    Theophilus也着有一本书,特别对Marcion的学说提出反驳,这本书连同着我们之前所提过的,都保存至今。在Theophilus之后,Maximinus继位,他是在使徒之后第七任的安提阿教会监督——

    [20]在东方教父当中,只有Eusebius提到Theophilus是Antioch教会的监督。但是关于这位着作丰富之监督生平,已没有其他资料可供后世研究。初期教会西方三教父之一的Jerome曾提到Theophilus另着有一本四福音合辑(HarmonyoftheGospels),还有数部解经着作,包括福音书、箴言等。至于三本写给Autolycus的书,是一本护教性质的着作,其内容主要是在显明敬拜偶像与信仰基督的对比。

    第二十五章Philip及Modestus——

    1

    根据Dionysius的书信,我们知道Philip是Gortyna教会的监督。他着有一本驳斥Marcion异端的经典之作。爱任纽以及Modestus也都看出Marcion的错误,后者并将其错谬公诸于世。还有许多其他人的作品,也为弟兄们所保存,直到今日。

    第二十六章Melito和他所记录的事——

    1

    在当时广为人知的,还有撒狄教会的监督Melito[21],以及Hierapolis教会的监督Apolinarius。为着我们的信仰,他们都分别着有上书给当时罗马皇帝的辩护文。

    2

    在我们所知道的这些着作中,Melito的着作有:《论逾越》(OnthePassover)、《论行为》(OntheConductofLife)、《先知》(TheProphets);《论教会》(OntheChurch)、《论主日》(OntheLord’sDay)。他另着有《论人之信仰》(OntheFaithofMan)、《论创造》(OnHisCreation)、《论顺服信仰》(OntheSubjectionofFaith)、《论魂、体与心》(OntheSoul,BodyandMind)、《论受浸》(OnBaptism)、《真理与信仰》(TruthandFaith)、《基督的创造与产生》(CreationandGenerationofChrist)、《论豫言》(OnProphecy)、《论待客之道》(OnHospitality)、《开启之钥》(TheKey)、《论恶者》(OntheEvil)、《约翰的启示》(TheRevelationofJohn)、《成肉体之神》(OntheIncarnateGod),最终还有上书皇帝Antoninus的奏言。

    3

    在《论逾越》一书中,他在开头即指出他写作的时候:『当ServiliusPaulus担任亚细亚的省长,当Sagaris殉道时,在老底嘉一地出现许多关于逾越节的辩论,因着这样的情形,本人特着此书。』

    4

    在由亚历山大Clement所着的《论逾越》中,也题到此书。他说,他是因Melito着作的缘故才写书。

    5

    在上书给皇帝的着作中,他说到当时一些发生在我们中间的事:『这是前所未有的事:现在因着新法令的颁饬,亚细亚一带敬虔的族类开始遭受逼迫。那些无耻的官员,贪图他人的家业,假借皇帝的命令,如强盗般日夜抢夺那些无辜之人。』

    6

    之后他继续说:『如果这些事果真出于您的命令。那就该以合适的方式执行。因为一个公义的统治者,绝不会颁布不义的法令。我们固然欢喜接受死所带来的奖赏,但仍然在此向您请求,请您考量这些恶徒的行为,作出公义的判断:他们究竟是该处以重刑,或是仍得以安稳无忧?如果这些法令,这些从未听过、甚至连用在化外人身上都太过分的规条,并非出于您的意思,我们更求您不要忽视我们这群正为不法之徒所抢夺的平民。』

    7

    他又附带说到:『我们所教导的道理,起初在化外人中流传,之后就逐渐进到您治理下的列国。您先祖Augustus以及您的时代,这教训都成为阁下的祝福。从Augustus承认这信仰开始,罗马帝国就在宏伟的光辉中扩展。如果您保守这一个对帝国满有贡献的教训,您不但会成为帝国的继承者,将来你的儿子也必如此。

    8

    自Augustus以来,没有任何可怕的灾难临到这地;相反的,一切的事尽都如您所愿,这大大证明我们的信仰对这地的统治者极有帮助。

    9

    只有Nero和Domitian因受到无知小人的煽动,诽谤我们的信仰。自他们以来,基督徒就在种种埋伏与恶意的告发下,受到无理的错待。

    10

    1他们在无知中所行的,您的先祖都常在着作中加以指责,就像他们责备一切与我们信仰相悖的言论。您祖父Adrian曾写信给亚细亚的省长Fundanus。当您与令尊一同掌管国事时,他也曾写信给各城的人,包括Larissaeans、Thessalonians、Athenians以及所有的希腊人,禁止任何危害我们的莫名举动。

    11

    1盼望您在这些事上,与您的先祖有相同的看法,因为您更具爱心与哲思的眼光,深信我们所请求的,必蒙您应允。』这就是上述作品中的言辞。

    12

    在他所着的《摘录集》(Extracts)中,他在开头就根据当时教会中权威的标准,列出旧约圣经的目录。我们觉得这值得一提。他是这样写到:

    13

    『Melito问弟兄Onesimus安。得知你对圣经所有的热爱,我为你写成了一部《摘录集》,内容涵盖律法书到申言者书中与我们救主和信仰相关的事。我了解你也想要准确得知旧约里的事物,比如说:数字和书卷排列的次序。知道你们热心,你们对得着知识的渴望,又看到你们竭力赢得永远的生命,藉着神的爱喜爱这些事物高过一切,我很急切的要把这些事表明出来。

    14

    因此,当我去东方,到这信仰发起并传扬之处,我也确定了旧约圣经的内容。出于摩西的五本书是:创世记,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命记。还有约书亚记,士师记,路得记,列王记,历代志,大卫的诗篇,所罗门的箴言,传道书,歌中之歌,约伯记,以赛亚,耶利米书,十二先知书,但以理,以西结,以斯拉。从这些书中,我制定了选集,共分为六册。』这就是Melito的话——

    [21]Melito活跃于主后一六○年左右,据说,这位小亚细亚Sardis教会监督是一个持守修道禁欲又常充满圣灵的人。因此,有人认为他强调圣灵与修道,直接影响了孟他努主义(Montanism)的兴起,也间接促使Tertullian成为Montanism的同情者。其实,Melito曾经公开定罪Montanus及其同伙;而深受他影响的Tertullian也未曾在其着作中赞扬他。不过,Melito与Montanus的高度相似性,使他这位信仰正统、着作丰富、洁身自爱的教父被排挤到教会历史的边缘,一般人自然觉得他没没无闻。例如,因着Montanus将合乎圣经的千年国思想(chiliasm)弄得声名狼籍,使得同样也相信千年国主义的Melito受池鱼之殃。而不幸的是,三世纪大部份的教父们都是因这缘故而在千年国的真理上茍且畏缩,噤若寒蝉。Eusebius题到Melito丰富的着作,但对他的介绍也略显保留。

    第二十七章Hierapolis的监督Apolinarius——

    1

    有许多人仍保存Apolinarius的着作,我们手上有:上述向皇帝的陈情书,五本《驳希腊人》(AgainsttheGreeks),两本《论真理》(OntheTruth),和一些《驳孟他努主义者》(AgainstPhrygians)的书。当时从Phrygians当中兴起一派异端:Montanus[22]同着两位假的女先知,是这异端的发起者——

    [22]孟他努(Montanus)系于一七二年左右,在小亚细亚的弗吕家(Phrygia)省一处偏远的每西亚(Mysia)村庄里得救。他反对教会世俗化,主张在新灵里预言(prophecy)。他自称是约翰十四章所预言的保惠师,是圣灵的出口,是保惠师新满溢的器皿。孟氏强调严格的纪律与规条,禁止再婚,指责当时禁食法则与赎罪规条太过宽松,宣称只有实行并达到保惠师严格要求的才算是真信徒。他预言在弗吕家附近的皮布沙(Pepuza)地方将有圣城耶路撒冷降临,他的使命就是预备一群人,好迎接末世来临。Eusebius提到,孟他努在预言时,会突然失去意识,魂游象外,进入癫狂状态。反对者因此讥嘲他像被鬼魂附体的驱魔师,而不像先知。这运动如野火燎原般扩展,跟随者越来越多,孟他努挟众自恃,与监督们对立相争,终遭大公教会开革,不准参加圣餐。不过二十多年,这个运动不但遍传亚洲,更传到欧洲,达到了西方教会的中心—罗马与法国的里昂(Lyons),也扩展到北非的迦太基,形成大公教会一项重大的挑战。

    第二十八章Musanus及其着作——

    1

    1我们先前所提到的Musanus曾写过一篇相当优美的文章,劝勉少数一度落到禁欲主义中的弟兄们。禁欲主义带进禁戒嫁娶的严重错误,对后世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据说禁欲主义的始祖就是Tatian。

    第二十九章Tatian的异端——

    1

    关于Tatian这人[23],我们之前在介绍Justin时已略微提到,他是Justin的门徒。我们可以在爱任纽的《驳异端》中,找到他对此人及其异端的评论。

    2

    『被称为Encratities的禁欲主义源于一些受教于Saturninus和Marcion的人,他们传禁戒嫁娶的教训,弃绝神原初的安排,好像在责难神为着人类繁衍所造的男女。他们也禁戒所谓有气息的活物,不感谢创造万有的神。他们也否认我们先祖亚当的得救。

    3

    这种说法是新近才在他们中间发现。第一位教导这些可怕教训的人是Tatian,他曾经是Justin的跟随者,但在与Justin同在时并没有抱持这一看法。在Justin殉道之后,他就从教会中背道出去,自命为教师,徒然自高自大,视自己超越众人之上,自行建立一套特殊的教义。他效法Valentinus的门徒,发明了所谓不可见的分神体(aeons);又效法Saturninus和Marcion,将婚姻关系视为腐败和淫乱。他也提出自己的见解,反对亚当所得着的救恩。』爱任纽当时是这样写的。

    4

    不久之后,有一位名为Severus的人士,又将前述的异端予以加工,并以他自己为名,发展出另一派以他自己为名的Severians异端。

    5

    他们虽使用律法书、申言者书和福音书,却是照着自己独特的方法来诠释圣书。他们污蔑使徒保罗,拒绝他的书信,甚至不接受使徒行传。

    6

    他们的创始者Tatian则以四福音为内容,写出《四福音合参》[24](Diatessaron)一书,将四福音融为一部,有些人还拥有这部书。据说他为了更正使徒的文体,冒险将使徒的着作予以意译。

    7

    他还遗留许多其他着作,最着名的是《致希腊人》(AddresstotheGreeks)。在书中他记录古代的事,证明摩西和申言者的年代比希腊作者们更为悠远。这本书堪称是他所有作品中最恰当的一本——

    [23]Tatian的详细生平已难考证。他是于主后一一○年左右生于Assyria,自幼学习希腊哲学,约在一五○年归向基督。之后,他前往东方的Mesopotamia,并在当地教学。后又回到罗马,曾在罗马教会中被尊为教师。照Eusebius的说法,Tatian是在其恩师JustinMartyr死后(一六五年),才落入异端之中。主后一七二年左右,他正式被大公教会革除。

    [24]Eusebius是初期教父中第一位提到Tatian的着作《四福音合参》(Diatessaron)者。有许多教父都认为Tatain的作法破坏圣言的完整性。不过,Tatain完成这部着作时,尚未落入异端之中,他自己也未曾示意以此代替福音书。因此后人实在不需将这部《四福音合参》视为异端作品。这部颇有创意的《四福音合参》已无原版可考,现存译本皆来自后人根据其他着作及《四福音合参》的解经着作重塑而成。

    第三十章叙利亚人Bardesanes及他现存的着作——

    1

    在同一年代,当异端充斥在两河之间(Mesopotamia)时,有一位名叫Bardesanes的人[25],不单为人极有能力,并且精通叙利亚文。他用他的母语写下不少着作,其中包括反驳Marcion派门徒以及一些其他学说的对话录。他众多的门生(因他一直是辩护信仰的有力人士)将他的书由叙利亚文译成希腊文。

    2

    其中也有上书给皇帝Antoninus、名为《论命运》(OnFate)的一本名着。另外还有其他许多着作,都是在逼迫兴起时所写成的。

    3

    其实他最早曾是异端者Valentinus的门徒,之后不但扬弃这教训,还反驳其中许多虚空言论。他虽然回转到正确观点上,但从他的教训中,仍然看到异端的痕迹,这些并没有从他身上彻底除去。罗马教会的监督Soter,于此时辞世——

    [25]Bardesanes生于主后一五五年,卒于二二三年。他集学者、诗人及神学家三种丹溆鞴@身,曾在Edessa王朝的宫廷中任职。因着他住在Mesopotamia,也在东方哲学上颇有素养,因此教会历史上对他的评价可谓褒贬互见。Epiphanius认为他原是基督徒,后来落入Valentinian的异端中;而Eusebius却认为他原属Valentinian异端,后来转向基督的信仰。从他的着作中,他的信仰可以被列入正统范畴之内;不过,Eusebius认为他的着作中总是脱不开Valentinianism的风格。这充分的说明,世俗哲学对一个人以及对信仰发展的负面影响,不可为之不大。使徒保罗所言不虚:『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哲学,和虚空的欺骗,照着人的传统,…不照着基督,把你们掳去。』(西二8)
未分卷 卷五
    卷五——

    引言

    第一章在Verus统治时,在高卢(Gaul)因信仰受苦之人的数目及其所受的苦难

    第二章神心所爱的殉道者,亲切的服事在逼迫中跌倒的人

    第三章在殉道者Attalus梦中显现的异象

    第四章殉道者信中推荐Irenaeus

    第五章神因我们弟兄们的祷告,从天降雨给MarcusAurelius

    第六章罗马监督一览表

    第七章当时仍有忠信者行神迹

    第八章Irenaeus关于圣言的声明

    第九章在Commodus统治时的监督

    第十章哲学家Pantaenus

    第十一章Alexandria的Clement

    第十二章耶路撒冷的监督

    第十三章Rhodo以及他与Marcion争辩的记载

    第十四章弗吕家(Phrygians)的假先知

    第十五章关于罗马的Blastus派系

    第十六章与Montanus和他假先知的相关事件

    第十七章关Miltiades和他的作品

    第十八章Apollonius如何驳斥Phrygian异端,以及他所提起的人

    第十九章Serapion对Phrygian异端的看法

    第二十章Irenaeus驳斥罗马分裂主义者的着作

    第二十一章Apollonius如何在罗马殉道

    第二十二章当时着名的监督们

    第二十三章关于逾越节所引起的辩论

    第二十四章亚西亚教会的不同看法

    第二十五章众人如何在逾越节的事上达成共识

    第二十六章Irenaeus流传给我们典雅的作品

    第二十七章当时其他活跃人物的作品

    第二十八章那些创始Artemon异端的人,他们的生活,以及他们大胆破坏圣言

    引言——

    1

    罗马监督Soter任监督职位八年后过世,由Eleutherus继位为使徒后第十二位。当皇帝AntoninusVerus[1]在位第十七年时,因着各城发生许多骚乱,我们在某些地方受到更为厉害的逼迫,在世界各国都有无数的殉道者。这些都已记载于历史中,递传后代子孙。实在说来,这些都值得永远的记念。

    2

    对于这些事件最可靠的报导,我们的《殉道史集》(CollectionsofMartyrdoms)中有详尽的记载。其中不仅有历史性的叙述,也富有教育性。为着此时的需要,我要将这些事重新述说一遍。

    3

    别人所写的历史记述,都是记载一些战争的胜利、敌人的战利品、将军们的战绩和士兵们的事迹。那些都是为着后代、国家和掠物,并被血腥和无数杀戮所玷污。

    4

    然而我们的叙述乃是说到神的行政,以最准确的文字,介绍我们所从事、为着人类心灵安宁的和平之战;我们也要说到一些为真理争战、而不只是为着国家奋斗的勇士。他们为着敬虔而奋斗,而不只是为着他们的挚友。诸如此类的叙述,都刻画在不朽的纪念碑上。这些斗士决意为着真正的信仰,坚毅忍受无数审讯,他们的得胜矗立在魔鬼的营垒之上。他们胜过那看不见的敌人,头上都戴着冠冕——

    [1]应是MarcusAurelius第十七年,也就是主后一七七年,此乃Eusebius之误。

    第一章在高卢(Gaul)那些为着信仰受苦之人的数目及其所受的苦难——

    1

    殉道者的竞技场位于高卢。其中两个最着名的城市是Lyons和Vienna。二者皆为Rhone河所穿越,广大的流域涵盖整个地区。

    2

    关于那些殉道者的消息,是由当地最出名的教会寄给在亚细亚和Phrygia的教会。以下的叙述,就是事情在他们中间发生的始末。我要引用他们自己的话:

    3

    「在高卢(Gaul),住在里昂(Lyons)和维也纳(Vienna)的基督奴仆,写信给在亚细亚和Phrygia,和我们有同样信心和盼望的弟兄们,平安恩典和荣耀从父神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归与你们。」

    4

    在提到一些其他事情之后,他们就用以下的话开启此事的主题:「在这个国家,弟兄们的确受到极大的苦难,极度疯狂的异教徒反对圣徒,殉道者忍受痛苦;对于这些,我们的确不可能述说并描写的完全。」

    5

    仇敌已尽全力猛烈攻击我们,这给了我们一个前兆,指明他将来也要如何尽其所能,无不用其极的在我们中间行动。的确如此,他不择手段,差遣他自己的仆人来对抗神的仆人。所以我们不但不被允许进入房子、浴室、市场,甚至属于我们的每一件东西,都被禁止在任何地方出现。

    6

    但神的恩典为我们争战,拯救那些软弱的,并预备一些人像坚固的柱石,藉着忍耐,以承受并抵挡仇敌一切猛烈的攻击。他们与祂一同争战,忍受各种羞辱和折磨。但他们即刻转向基督,看那至大的苦难为无有,确实的说出:「我们今时的苦楚,不足以将要显现于我们的荣耀相比。」[2]

    7

    首先,他们很有尊严的承受一切加诸于他们身上的邪恶之事,就如群众的叫嚣、击打,财物被抢劫、掠夺,被石头打,被监禁,他们所遭受的,有如野蛮人随其所好对仇敌所施予的攻击。

    8

    在这之后,他们被带到法庭,在大众面前被法官和市政府审讯,他们被监禁,直到总督来到。

    9

    然后,他们被他带去审判,我们承受从他而来各式各样的残酷虐待。「有一位弟兄VettiusEpagathus实在充满对神对人全般的爱。他虽然年轻,但言行举止无可指责,和年长的Zacharias有同样的见证。他处世公义,遵行主的诫命,无可指责,并乐于助人,充满了对神的热忱,并且灵里火热,因着他有这么高品的性格,当他见到对我们的审判是不公正的,就再也不能忍受。他清楚表明他的愤慨,并要求为他们的弟兄们辩护。当时他大胆宣称,我们并没有违背我们的信仰或对神的敬虔。」

    10

    对此,法庭四周围的人,大声叫嚣抵挡他,因为他是个有声望地位的人,总督也不准人这个光明正大的要求,只得询问他是否也是位基督徒。他尽其所能的用清楚明亮的声音承认,因此他也被列入殉道者的数中,并公开被称为基督徒的辩护者。但他有圣灵(辩护者)在他里面,也就是说,比Zacharias更丰满的灵。藉此,他的确显出丰满的爱,毫不保留自己的性命,并以为弟兄们辩护为荣。他实在是基督真正的门徒,羔羊无论往那里去,他都跟随。

    11

    「之后,其他的人也被分开,第一批殉道者立即欢乐的忍受苦难,并在殉道前欣然表白其信仰。事实上他们似乎并未预备好且不够老练,并显得软弱,无法忍受强大而严厉的争战。这些人中的确有十位退却,这使我们弟兄们极度悲哀;那些未被逮捕的人,热忱也减弱不少。然而,他们的确忍受了各种苦难。这样的事总是临到殉道者,不曾离开他们。

    12

    因着我们不确定他们能否坚持到底,我们确实感到极大的恐惧。我们不是害怕要遭受的虐待和折磨,而是害怕他们至终将改变心志而背道。

    13

    每日都有人被捕,殉道者的人数加增。这的确是值得的。因此,两个教会所有热心的人聚在一起,因着他们的尽心竭力,教会被建立起来。」

    14

    「我们有些弟兄的仆人是异教徒,也在总督下令搜查我们时被逮补。这些人看到圣徒们所受的酷刑就觉得害怕,在撒但的鼓动及旁边士兵极力的怂恿下,控告我们以自己的儿子为食,并有近亲相奸的事。这样的罪,不要说要我们口中题到,就是连心中想到都是不法的,我们甚至不相信这是人所犯的。

    15

    这事就传到外地,所有的人都以极其野蛮的方式对待我们。已往,因着他们与我们有亲属关系,就约束自己而不敢过分对待我们。但此时,他们甚至极端残暴的攻击我们。这应验了主所宣告的话说,『日子将到,那时杀害你们的就以为是事奉神。』

    16

    之后,神圣的殉道者忍受无以言喻的苦楚,直到最后一刻;撒但尽全力攻击,连有些亵渎神的事,他们都说出口。

    17

    暴民、总督、和士兵集体疯狂,肆无忌惮,反对Vienna的执事,也反对Maturus,这位Maturus是一名刚信主的人,却是一位尊贵的信心斗士。同时,他们也对抗Pergamus本地人、当地教会的柱石和根基Attalus。他们也凶猛的对抗Blandina,基督在她身上彰显出来。因着爱神的缘故,在人身上丑陋可鄙的事,因着神的同在而被视为是极大的荣耀。这些都真实有力的表明出来,而不是仅仅是外表的荣耀。

    18

    我们恐惧颤兢,她地上的女主人(她自己本身也是正在争战的殉道者之一)担心她会因着肉体的软弱,而无法自由宣告她的信仰。但Blandina满了能力,甚至那些从早到晚轮番上阵折磨她的人,也只得承认他们为她所击败。他们不能再用甚么击打她,却觉得希奇,她仍能忍耐她全身被撕碎拆毁。他们都能见证说,只要一种苦刑就足以毁灭生命,根本不需要对她采用如此多种痛苦不堪的刑罚。

    19

    但这位蒙福的圣徒,有如一位尊贵的搏斗者,在自我表白中重新得力,她重复着说,『我是位基督徒,我没作任何邪恶的事。』她的痛苦解除,重新得力,并进入安息。」

    20

    「而Sanctus自己也尊贵的忍受人所能想到各种不同的酷刑,那实在超乎人所能忍的限度。那些邪恶的迫害者盼望藉着他们持久、厉害的酷刑,使他们可以得知一些他不应该说出来的话。然而他坚决抵抗,甚至不说出他的名字、国籍、是为奴的或自由之身。对于所有提出的问题,他都以罗马语言回答,『我是位基督徒。』他承认这个,以此代替他的名字,种族,籍贯和一切。那些异教徒不能从他听到其他的话。

    21

    其间,因着总督和迫害者的恶心,他们之间争论要如何用酷刑对抗他。但他们不能更进一步的击打他,因此他们在他身上柔软的部位绑上一块烧红的铜板。

    22

    但他仍不屈服也不动摇,坚决承认信仰。这实在是由来自天上,流自基督身上的活水泉所加强。他受苦的证明显于他的身体,持续的伤害将他撕裂且萎缩成一团,外观上早已失去人形。

    23

    基督的受苦在他身上神奇的展现出来,仇敌被击败,这给其余的人立下一个榜样。只要有父神的爱,没有甚么是可怕的,只要有基督得胜的荣耀,没有甚么是痛苦的。

    24

    当天,迫害者再次无法无天的逼迫他,他们以为他的伤口会红肿发炎。若他们用相同的酷刑,就会使他屈服,因那时他已甚至不能忍受人手的触摸。死在这种酷刑之下,会让其他的人胆战心惊。但他不但在外表上没有如此,而且他的身体还令人意料之外的起来,恢复了以往四肢的形状和性能,站立面对随后临到的酷刑。藉着基督的恩典,他第二次所受的酷刑,不是他的刑罚,而是他的医治。」

    25

    「那恶者进一步刑罚Biblias,她也在那些承认信仰的人之一,那恶者认为她已被吞吃,急着加重定罪她,说她亵渎神,以为她是懦弱胆怯,容易屈服,就逼她说出一些不敬虔的话反对我们。

    26

    但在受迫当中,她回转并回复正常,有如从熟睡中苏醒一般。在她面前的刑罚,也就是地狱的永刑提醒她。她就以此反驳亵渎她的人,说,『这些人认为有分无理性动物之血都是不法的,他们怎可能吞吃自己的小孩?』因着她表白自己是基督徒,就加入殉道者的行列。」

    27

    「因着殉道者的忍耐,暴君所有的迫害都被基督所击败。魔鬼尽其所能的想出其他阴谋,其中一种是将她们囚禁在黑暗阴森的监里,双脚被如木狗的刑具拉直到极点。还有当撒但邪恶暴虐的附庸被刺激煽动时,惯于加在囚犯身上的其他酷刑。因此,为数甚多的人在监里窒息致死。许多人像主一样,离世时显出祂的荣耀。

    28

    他们当中有些人受到残酷的虐待,虽用各种方法使他们恢复,也几乎无法存活。他们虽被囚在监里,得不到人的帮助,却从主得着加力,身心都满了主的大能,甚至激励其余的人。但是那些新信主的人和那些新近被捉拿的,因身体未受过审讯的锻炼,不能忍受监禁的压迫,而死在狱中。」

    29

    「有福的Pothinus在Lyons很忠心的执行监督的职任,也被拖到审判台前。他已年过九十,身体虚弱,并且呼吸困难。虽然如此,他的灵中火热,急切渴望殉道。他年纪老迈,又因疾病,身体几已近乎销化。但他仍维持他里面的生命,藉此基督得着胜利。

    30

    当他被士兵带到台前时,有些官长伴随他,有如基督一般。当群众大声呼叫抵挡他时,他却作了尊贵的见证。

    31

    当他被总督审问,『谁是基督徒的神?』,他说,『如果你配知道,你就会知道。』之后,他被人无情的拖开,忍受多次鞭打,那些人无视于他的年迈,尽其所能的用手脚虐待他。而那些离他稍远的人,都将他们手中所有的东西丢向他。大家都认为,如果他们不这样无理的恶待他,就是大恶大不敬,因他们认为这样是替他们自己的神报仇。他几乎无法呼吸,被人丢在监里,两天之后,就在那里断气死去。」

    32

    「那时,神展现祂奇妙的作为,在弟兄们当中,基督无限的怜悯也前所未有彰显出来。但这些都是靠着基督的能能力。

    33

    那些在第一次被捕就否认主名的人,也遭到囚禁,和其余的人受同样的苦。但他们否认自己是基督徒,在此时对他们一点好处也没有。反而这些承认他们是真基督徒的人,就因基督徒的身分被监禁,没有遭到其他嫌疑或罪名的控告。但那些人却因谋杀犯的罪名被监禁,受到加倍严厉的惩罚。

    34

    前者因着殉道的喜乐、所应许的盼望、基督的爱、父神的灵,而确实得着加力。但后者却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而哀恸。所以他们被带出来时,他们两种人的表情,明显不同。

    35

    前者乃是喜乐的走出来,他们的面孔交织着极大的荣耀和恩典,所以他们身上的捆绑状似高贵的装饰,像新妇一般佩带金色的手镯,充满基督甜美的香气,如同用地上香膏所膏抹。但其他的人却垂头丧气,沮丧哀伤,蒙羞受愧,又被异教徒羞辱,认为他们卑下懦弱。他们身负谋杀的罪名,失去被称为『基督徒』这尊贵、荣耀、予人生命的称谓。因此,其余的人看见他们这般结果,心中越发坚定。那些被捕的人立刻表白自己,甚至一点都不容让恶者在他们心中有反对的提议。」

    36

    他们进一步说了一些感言,接着又继续说,「之后,他们以不同的方式殉道,如同一个献给父神、以各色花朵所组成的冠冕。这些尊贵的战士,坚定的忍受了各样的争战,他们已经得着荣耀的胜利。他们的确应该得着伟大不朽的冠冕。

    37

    Maturus、Sanctus、Blandina和Attalus都因此被带至露天剧场与野兽搏斗,为那些无情的异教徒所观看。正因我们的缘故,这场人兽搏斗的表演日期,也刻意的被公布。

    38

    Maturus和Sanctus再次于露天剧场中经历一切前所未有的苦刑。就如他们已在先前许多争战中击败仇敌,现今正竭力要得着那个冠冕。他们再次经历这些苦难,承受那加诸于他们身上的鞭笞,忍受那被野兽拖拉所造成的伤痕。疯狂的人群,此起彼落的喊叫着,要他们作这作那。最后,还要承受坐铁椅的酷刑,他们的身体在其上被烤焦,身躯因此产生令人作呕的烟味。

    39

    迫害者并不就此罢休,反而变本加厉,尽其所能要耗尽他们的忍耐。然而,除了从起初他们从Sanctus听到的表白之外,他们不能再引诱出甚么话。」

    40

    「因此,这两位在大半年日中历经重大争斗却仍然存活的人,终于被处死。当天,他们在各样搏斗中被公然示众。

    41

    而Blandina是被捆绑并被挂在刑柱上,暴露并等着被野兽攻击,并作牠的食物。她被挂在那,如同被挂在十字架上。因着她的热切祷告,使正在搏斗中的殉道者得着鼓舞,欣然乐意殉道。他们肉眼所见的,似乎是他们在争战中的姊妹;但他们所注视的,是为他们钉十字架的那一位。这使那些信祂的人更有把握,现今为基督的荣耀受苦的,将永远享受活神的交通。

    42

    但那时没有一只野兽去碰她,于是她被人从刑柱上取下,押回狱中,等候下一次搏斗。藉着在许多次搏斗中得胜,她无可置疑的定罪了那狡猾的蛇。她虽弱小卑下,却穿戴基督耶稣这位大能无敌的争战者。这鼓舞了她的弟兄们。她在多次审讯中征服仇敌,得着不能朽坏的冠冕。」

    43

    「Attalus自己是一位杰出人物,虽一直被大众厉声诘问,却完全预备好面对争战,因他明白自己没有行过甚么恶事。他实在是一位在行为举止上有操练的基督徒,并一直是我们真理的见证人。

    44

    他被带到竞技场中央,在他前面摆着一个以拉丁文写的牌子:『这是基督徒Attlaus』,众人都厉声辱骂他。总督得知他是个罗马人,经下令将他和其余人一同还押狱中。关于这些人的事,他已写信给Caesar,现在正等着皇帝的决定。

    45

    对他们而言,他(Attlaus)在其间并非闲懒无为,藉着他们的耐心和恒忍出彰显基督无法测度的怜悯。藉着那些仍存活的人,死人被点活,殉道者也向那些非殉道者(就是那些退后离去的人)显出同情。圣母也欢乐,因那些当她带来是已死的人,又活了过来。

    46

    藉此,那些退后跌倒的人再次回想他们的脚踪,于是又火热起来,学习表白他们的信仰。现今他们又活了,并且信心得加强。他们来到审判台前,受总督的审判,神甜美的注视他们,因祂不愿罪人沉沦,乃愿万人悔改。

    47

    该撒(Caesar)写信来说,他们应被斩首,但若有任何人愿弃绝这信仰,就可以免除。于是举行了集会,各国大批的群众都来参加。起初,总督将殉道者带出来,将他们公然示众。他再次察验他们,凡有罗马公民权的,就被判斩首,其余的人被丢给野兽吞吃。

    48

    奇妙的是,在那些先前否认祂的人身上,基督也得着荣耀。本来他们是站在外邦人这边,可免除所有的嫌疑,但此时却承认他们的信仰。起先,他们的确被隔离审讯,似乎即将被免除刑罚。但当他们转而承认信仰,于是就被列为殉道者的数中。然而还有些人丝毫没有信心,也没有将要披上礼服的意念。他们因不敬畏神,就要被留在外面,作地狱之子,他们因着背道,亵渎他们自己的道路。

    49

    但其余的人却深爱教会,当他们受察验时,其中有一位Phrygian的医生Alexander。他在Gaul住了多年,爱神,以能率直陈明真理而闻名。他满有使徒的恩典,当他站在审判台前时,四周的人见他受苦,犹如产难临到妇人一般。但他仍以手势鼓励其余的人,好好的表白自己。

    50

    那些先前否认其信仰的人,因而深感愧疚,回头承认他们所信的。群众对Alexander大声叫嚣,好像他是罪魁祸首。总督质问他是何人,他回答说,我是基督徒。因此次日他和Attalus一同步入竞技场。总督想要讨好群众,就再次将Attalus丢给野兽。」

    51

    「他们在露天剧场历经痛苦的搏斗,忍受了人所能想的到各样虐待和惩罚。最终他们被处死。对Alexander而言,他没有一声痛苦的哀号,反而在心中与神联合。

    52

    当Attalus被置于铁椅上,烤焦的身躯生出烟雾时,他以拉丁语对大家说,『你们所作的事是吞噬人,但我们既不伤害人也未行任何恶事。』当他被问到神的名字时,他回答说,神不像人,他没有名字。」

    53

    「之后,在搏斗表演的最后一天,Blandina被带进场中,十五岁的年轻人Ponticus也与她一起。他们每天都被带出来,观看其他人所受的酷刑。他们也被迫向偶像起誓,但他们坚决否认假神。群众对他们大发雷霆,无视于男孩的年幼,也不考虑她是女性。

    54

    这些人让他们经历各种恐怖的酷刑,竭其所能并想尽办法要他们起誓,但仍不能遂其目的。Ponticus受到他姊妹的鼓励,那些异教徒也都看出她鼓励并坚固他,他因此在尊贵中忍受所有的痛苦,舍弃他的魂生命。

    55

    最后,这位蒙福的Blandina有如一位尊贵的母亲,鼓舞她的孩子们,将他们像得胜者一样献给至大的王。当她回想着她的孩子们所忍受的一切争战和苦难,她喜乐欢腾的迎向前去,好像被请赴婚宴,而不是被野兽吞吃。

    56

    她受鞭打,被暴露于外给野兽吃,被烤焦,最终被丢在一个网里,又被放在一只公牛面前。她被野兽抛来抛去,由于她坚定的盼望和信心以及她与基督的联结,对这一切就不再有任何感觉。她也被处死。即使外邦人也会承认,他们当中没有一个女人像她一样,能受这么多又这么大的苦难。

    57

    即使他们对圣徒如此狂暴残酷,他们仍不满足。这些凶暴野蛮的族类,受到撒但如兽类般的激动,他们的暴怒不能平息,所以他们就想出独特的方式,凌辱圣徒的遗体。

    58

    总督和众人没有因殉道者被击败而惶恐,他们似乎失去理智,如野兽一样疯狂暴虐,变本加厉,对我们不义又充满敌意。这实在应验了经上的话说,『不义的,叫他仍旧不义,义的,叫他仍旧为义。』(启二二)

    59

    对于那些在监狱里窒息而死的人,他们将这些人丢给狗吃,并且还派人昼夜看守,免得被我们领去埋葬。无论他们是被野兽撕碎或是被火焚烧,这些人都也是如此。他们犹如军队一般,持续多日谨慎看守这些人的头颅和躯干,免得他们被埋葬。

    60

    有些人愤怒得向他们咬牙切齿,急切找出更严厉的办法来惩罚他们;有些人一再讥笑侮辱他们,一面惩罚殉道者,一面颂扬他们的偶像。还有些人较为温和,多少显得有些同情,责怪着说,『他们的神在那里?他们爱祂胜过自己的生命,这信仰对他们有什么益处?』

    61

    这就是在外邦人对待我们的各种方式。但我们的弟兄却受了极大的痛苦,因我们没有自由将尸首入土埋葬。我们不能在夜间作这事,也无法用钱或劝服他们,甚至我们祷告恳求亦无法感动他们。他们尽力看守,好像只要尸体不埋葬,对他们而言就是很大的益处。」

    62

    对于这些事,后来又有一些附加的话说,「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用各种方式凌辱殉道者的身体,然后将他们暴露于外六日,末了又被这些恶人烧成灰烬,丢在隆河里,在附近漂散。这样,就使他们在地上不留任何痕迹。

    63

    好像他们这样作就可以击败神,或是防止他们复活。这些人宣称,『他们不再有任何复活的盼望,他们引进这新奇的信仰,这种信仰藐视最可怕的惩罚,使他们预备好欢然面对死亡。现在我们要看看,到底他们会不会复活,他们的神会不会帮助他们,拯救他们脱离我们的手?』」——

    [2]罗八18。

    第二章神心所爱的殉道者,亲切的服事在逼迫中跌倒的人——

    1

    在前述那位皇帝[15]的统治下,这些事发生在基督的教会中。由此我们可以很合理的推测,在其他各省发生的事件和经过。我们在此附上同一封书信中节录的段落,其中记录了殉道者的温和与恩慈:

    2

    『他们热切的效法基督-祂本有神的形像,却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16]。他们虽然同样为人尊重,又屡次受殉道之苦,与野兽搏斗后被关回监里,全身布满烙印、伤口和疤痕;但是他们并不夸口自己是殉道者,也不许我们用这名号称呼他们。我们当中若有任何人在书信或谈话中称呼他们为殉道者,他们就会严厉责备那人。

    3

    因他们乐意将「殉道者」的称呼留给基督-「那真实忠信的殉道者(见证人)[17],死人中的首生者[18],神圣生命的王[19]。」然后他们也提到那些已经离世的人,说,「他们已是殉道者,因他们承认信仰时,基督认为他们配蒙悦纳,并在离世时为其殉道作了保证。但我们不过是平凡又低下的笃信者(confessor)。」他们流泪恳求弟兄们为他们迫切祈求,使他们得以完全。

    4

    他们的举止显出见证的能力,他们忍耐、豪迈、无畏的精神,指明他们的尊贵。然而因着敬畏神,他们拒绝弟兄们称他们为殉道者(见证人)。』

    5

    稍后他们又说到,『他们在神大能的手下降卑自己,现今藉此得着高升。他们为万人祈求,却不控告人。他们为万人求恕,却不捆绑人。他们为那些苦待他们的人祷告,就像完全的殉道者司提反所祷告的一样:「主阿,不要将这罪归与他们。」[20]若他尚且为那些以石头打他的人代求,他岂不更为弟兄们祷告[21]吗?」』

    6

    在提到其他的事情之后,他们又说,『因着真实的爱,他们与祂一同经历至大的争战:那兽以为已经吞吃他们,却因咽喉哽塞而将他们活活吐出。但他们并没有因此在失败者面前自夸,反而照着并使用他们的丰富,帮助他们满足需求,如同母亲以全般的慈爱,在父神面前为他们的缘故多多流泪。

    7

    他们要求生命,祂就给了他们,他们也和邻舍分享这生命。他们胜过一切,就离世归神。他们爱好和平,向我们推崇和平,并在平安中到神那里。他们没有将悲哀留给母亲,也没有将纷争或不合传给弟兄,只有喜乐、平安、和谐与爱。』

    8

    因着有人在逼迫之后以无人性、无怜悯的手段来处置基督的肢体[22],因此我们附上蒙福弟兄们关爱跌倒之人的这些记载,是相当合宜的——

    [15]在引言中所说的是AntoninusVerus,但实际上应是MarcusAurelius。

    [16]腓二6。

    [17]启一5,三14

    [18]启一5。

    [19]参启三14。

    [20]徒七60。

    [21]『请圣人代求』(InvocationoftheSaints)也是初期教会开始产生的一种偏差实行。当时在受逼迫的教会中普遍相信,圣人(如殉道者)在天上为地上受苦的人代求,能使受苦信徒胜过逼迫。这种实行是由『基督身体中肢体彼此相交』推论而得,没有任何经文的直接支持。而说已故圣徒在天上代求,更是超越圣经的异想。已故圣徒不是升天,乃是下到阴间(约三11,徒二34);在天上代求者,惟基督一人而已(来七25,徒七55~56,提前二5)。

    [22]Eusebius在此应是反对Novatian一派严厉处分失败者的作法。从逼迫开始,教会就有是否再接纳失败信徒的问题。在Decius大逼迫之后,这个问题终于造成两方(补赎后可接纳与绝不接纳)爆发严重冲突,导致大公教会的分裂。(详见本书卷六第四十三章)。

    第三章在殉道者Attalus梦中显现的异象——

    1

    在上述殉道者所写的同一部书信中,还有另一项值得记念的事。无人能够阻止我们将这事告知我们的读者[23]。其内容如下:

    2

    『殉道者中有一位是Alcibiades。他过着刻苦己身的生活,通常除了水和面包之外,不用其他食物。当他被下监后,也想持守同样的生活。但Attlaus在头一次的竞技场搏斗后,于梦中得着启示,指出Alcibiades没有好好享用神所造之物,因此绊跌了别人。

    3

    于是Alcibiades听命顺从,不再限制饮食,只将感谢献与神。他们并非缺乏神圣的恩典,只不过是以圣灵为策士[24]。』关于这些事,这样说已经足够了。

    4

    在Phrygia,Montanus、Alcibiades(不同与上述殉道者Alcibiades)与Theodotus的跟随者,开始散布他们对说豫言的臆测。那时在不同的教会中,还有许多出于神圣恩赐的神奇能力,这使他们说豫言的作法获得不少人的认同。当教会为此产生争议时,Gaul的弟兄们再次表现他们正确、合乎敬虔的判断,并公开几封被处死之殉道者的书信。这几封信是他们在狱中写给在亚细亚和Phrygia弟兄们的,同时也写给Eleutherus。Eleutherus是罗马监督,当时正在致力于教会的和谐——

    [23]Eusebius在此乃是以一为殉道者的生活说到Montanus禁欲主义的不宜之处。

    [24]面对Montanism号称从神得着启示,应当过一种修行的刻苦生活,Eusebius在此也以殉道者得神『启示』,并以『圣灵为策士』,来劝神子民应当正常饮食,免得绊跌他人。

    第四章殉道者信中推荐Irenaeus——

    1

    那些殉道者也将时任Lyons教会长老的Irenaeus,推荐给前文提及的罗马监督,并说了许多赞许的话,正如以下这段摘录的话所示:

    2

    『我父Eleutherus阿,我们祷告并渴望您常于一切事上在主里喜乐。我们请求我们的弟兄,也是我们的同伴Irenaeus带这封信给您,请您以尊贵待他,如同您对基督的新约热切一般。若有任何人足以得称公义,我们的确可以首先推荐这人。他是教会长老当中的第一人,这也是他目前的职位。』

    3

    为何我们在此要写出上述书信中所题到殉道者的名字?在这些人当中,有的被斩首,有的被丢给野兽吞吃,还有的在狱中睡了。为何我们要题到有多少还活着的笃信者?因为若有人想要知道这些,只要查读书信本身,就可得到完整的记载。这些事我们都已列入《殉道史集》(CollectionsofMartyrdom)中。这一切都是发生在Antoninus执政之时。

    第五章神因我们弟兄们的祷告,从天降雨给MarcusAureliusAurelius——

    1

    据说[25],Antoninus的兄弟、该撒MarcusAurelius,在即将与日耳曼人与撒玛利亚人开战时,他的军队苦于干旱,情况危急。但Melitene军团的士兵,藉着赐给他们力量的信心,在受命至敌前摆阵时,双膝跪地[26],如我们所习惯的祷告一样,到神前向神祈求。

    2

    对仇敌而言,这实在是奇特的一幕。据说,当时立刻有奇妙的事发生。突然雷电交加,敌军溃散,四处窜逃;接着大雨降下,纾解了那些求告神的军兵,脱离已经濒临渴死的边缘[27]

    3

    这次事件曾由一些对此有兴趣的非基督徒作者所记载。同时,我们自己的人也记录这一切事。那些历史学家不明白我们的信仰,他们对这些事感到神奇,却不知道这件事是神答应我们弟兄的祷告。但我们弟兄们是爱真理的人,他们是以平实无华的文字记录这事。

    4

    其中有Apollinaris。他提到说,因祷告而带下神迹的那个军团,蒙他们的君王封赐一个名符其实澈妐饱C从那时起,他们便被称为fulminea,罗马文的意思是『闪电兵团』。

    5

    Tertullian也是这些事件的可靠见证人。在我们之前提及、由他写给罗马议会的《为信仰辩护》(ApologyfortheFaith)一文中,他以更为强而有力的证明,肯定这件史实。

    6

    他写到说,智慧的皇帝Marcus曾于现存的书信中见证,他的军队在日耳曼濒临渴死边缘时,被基督徒的祷告所拯救。他也说到,这位君王曾以死刑恐吓那些企图控告我们的人。

    7

    他又说,『这些残酷邪恶不义之人用来攻击我们的,是甚么法律?这法律连Vespasian征服犹太人之后,也不曾施行过。Trajan还删除这法律的一部分,禁止捉拿基督徒。即使那位好管闲事的Adrian,就是Pious,也禁用这法律。』每个人都能按自己的好恶,来处理这事。我们要继续按着次序,述说以下的事。Pothinus在九十岁时,和Gaul其余的见证人一同殉道,由Irenaeus继承他在Lyons教会的监督职任。我们知道,Irenaeus在年轻时曾听过Polycarp说话。

    8

    在《驳异端》卷三中,他附上罗马教会监督的继承表,一直记到Eleutherus-我们所说的就是这个时代。Irenaeus也在那时完成他的作品,他是这样写的:——

    [25]照Eusebius的习惯,这词指明本章事例系出自口传,而非文字记载。

    [26]在初期教会,祷告常是双膝跪地。

    [27]根据历史记载,主后一七四年时,罗马军对于今日的匈牙利境内遭遇极度干旱,结果为一场及时暴雨所拯救。这场雨不仅解除干渴困境,也吓退敌方蛮族,带来胜利。

    第六章罗马监督一览表——

    1

    『在蒙福的使徒们建立这教会之后,就将监督职分传给Linus[28],保罗在写给提摩太的书信中也提到这位Linus[29]。

    2

    他的职位由Anencletus继承,之后Clement担任监督,他是使徒后第三位,曾亲眼见过这些蒙福的使徒,与他们有密切的交通。使徒们的教训言犹在耳,他们的传统历历在目。不仅Clement如此,还有许多受过使徒教导的人,现在仍然存活。

    3

    在这位Clement的时代,哥林多的弟兄们发生争论,罗马教会写了一封相当合宜的书信给哥林多人,使他们和好,更新他们的信心,并将从使徒们所领受最新的教训告诉他们。』

    4

    之后他说,『这位Clement由Evarestus接续,Evarestus由Alexander继承,然后接下来的Xystus是自使徒起算的第六位。在他之后是Telesphorus,曾荣耀的受殉道之苦。再来是Hyginus,在他之后是Pius,后来又由Anicetus接续,Soter又接续Anicetus。从使徒算起的第十二位是Eleutherus,目前正尽监督之职。

    5

    教会的传统与真理的传讲,也是依照这样的次序和统续,由使徒们传递给我们。』——

    [28]关于这位Linus,请参阅本书卷三第二章

    [29]提后四21

    第七章当时仍有忠信者行神迹——

    1

    Irenaeus在他所写、由五卷书构成的着作中报导这些事,并与我们所说的一致。该着作名为《驳似是而非之言》(RefutationandOverthrowingtheFalseKnowledgesoCalled)[30]。他在卷二中指出,即使在他当时的时代,有些教会中仍有神迹奇事的发显。

    2

    他说,『…但他们现在比较少有叫死人复活的事,就像主所作,以及使徒们藉着祷告所作的。有时候,因着特定的需要,全教会因着弟兄相爱,会禁食祷告和祈求,使气息又回到已故之人的身躯。藉着圣徒的祷告,人就得复起。』

    3

    说了些其他话之后,他又说,『如果他们说,我们的主只不过是冒充作了这些事,我们就要请他们回头看看先知们所说的话;我们也要指出,所有这一切事都已经准确的预告了。并且这一切事都已应验,因为惟独祂是神的儿子。因此,祂的真门徒就从祂领受恩典,各人白白从祂领受恩赐,在祂的名里行这些事,使人得着益处。

    4

    有些人的确能赶鬼。而这些脱离污灵而得洁净的人,都相信主,并为教会所接纳。有人能预知未来,得见异象,并像先知一样-F默示。还有人能按手治病,使人恢复健康。不仅如此,正如我们前面所提,也有死人得复活,与我们同在多年。

    5

    我们还需多说甚么?我们不可能尽数教会在耶稣基督的名里,从神得着多少恩赐?这耶稣基督在本丢比拉多手下被钉死十架。教会时常运用恩赐,使异教徒得益处,不是为欺骗,也不是为取利。教会的恩赐既从神白白得来,也就该白白给予。』

    6

    这位作者在另一处又写道,『我们听说教会中许多弟兄有说预言的恩赐,能凭着灵说各种方言,能为着人的益处,显明人暗中的隐情,又能宣示神的奥秘。』关于各种恩赐,与那些配得者继续与我们同在,在此已经充分说明——

    [30]就是后来以通俗拉丁文流传下来的《驳异端》(AgainstHeresies)。该书希腊文原版已失传,但卷一有不少篇幅因被Hippolytus及Epiphanius的着作引用,而得到保留。全书以驳斥智慧派异端为主轴,其中又以Valentinus派为主要打击目标。卷一讲论智慧派学说之内容,卷二依序驳斥其谬论。卷三至卷五陈明基督徒信仰,作为与智慧派异端之对比。

    第八章Irenaeus关于圣言的声明——

    1

    在本书起头我们曾经承诺,若有需要,会摘录古教会长老及史家的说法。在他们的文字中,曾说明那交付给他们关于正典(canonicalbooks)的传统。Irenaeus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在此要引用他的话,首先是关于他如何说到福音书:

    2

    『马太在希伯来人中,以他们自己的方言写下他的福音书,而彼得和保罗正在罗马传扬福音并建立教会。

    3

    这些人离世之后,彼得的门徒及译者马可,将彼得所传讲的写下并交付与我们。而与保罗同行的路加,也将保罗所传的福音写下。

    4

    之后,主的使徒约翰,就是躺卧在主怀里的那位,也于留在亚西亚的以弗所(Ephesus)时,写了他的福音书。』

    5

    以上这位作者在前述作品卷三中所提到的事。他也在卷五中,解释了约翰《启示录》中敌基督名号之数字的算法:『事实上,在所有权威古抄本中,我们都可以发现这数字。当面见过约翰的人也证实此事,他们告诉我们那兽名的数目,照着希腊人的算术,由字母就看得出来…。』

    6

    他又进一步说到这兽:『关于敌基督名字的事,我们并不敢冒险确定去肯定甚么。若是现在有需要将他的名字清楚的公布出来,当时早就会启示给那人约翰了。这启示并非很久以前为他所看见,而是可以说,几乎就在我们这一代,约在Domitian执政末期。』

    7

    这是他在我们题到的着作中,说到关于《启示录》的一些事。他也提到约翰的第一封书信,并从其中摘录许多见证。他也提到《彼得前书》。他不但知道并接纳《牧羊人书》(ShepherdofHermas),并且也说,『这经说的很好,说,「首先要相信只有一位神,他创造万有并完成一切。」』ofHermas),并说,「在他的书中说的很好,那里宣告说,『首先要相信只有一位神,他创造万有并安排一切。』」

    8

    他也准确引用所罗门的《智慧书》(WisdomofSolomon)说:『神的异象产生不朽,而不朽使我们亲近神。』他又提到一位既是使徒又是长老的人。他并没有提到这位长老的名字,但提到他对圣言的解释。

    9

    他进一步提到殉道者Justin和Ignatius,并从他们的着作中引用一些见证。他也应许要特别撰写一部着作来反驳Marcion。

    10

    关于《七十士译本》的翻译,我们来听他是怎样说的:『神在真道里成为人,主亲自拯救我们,赐给我们生于童女的记号。并非如以弗所(Ephesus)的Theodotian和Pontus的Aquila等自以为是的解经家所译者:「看哪,必有妇女怀孕生子。」该二人都是由犹太教转信基督的。结果后来的Ebionites也随着说,耶稣系约瑟所生。』

    11

    他立刻又附加说,『在罗马人建立其帝国以前,当马其顿人(Macedonians)仍据有亚西亚(Asia)时,Lagus的儿子Ptolemy野心勃勃的要以许多珍贵的着作,去充实他在Alexandria所建立的图书馆。于是他要求耶路撒冷的居民,将他们的圣经译成希腊文。

    12

    因他们当时仍受马其顿人统治,于是就差遣当中七十位长老到Ptolemy那里。这七十人皆熟悉圣经并精通两种语言。藉此神也成就了祂的旨意。

    13

    Ptolemy惟恐他们在翻译时会共谋隐瞒圣经的真理,便希望他们试着分别翻译。他将他们彼此分开,命令他们翻译相同的部分。在翻译各卷书时,他都如此行。

    14

    但当他们都聚集到Ptolemy面前,并比较各人的译文时,神就得着了荣耀,圣经也被确认为真实神圣。他们所有的人,都写出同样的译文,从头至尾都用同样的表达方式,也用同样的文字。所以,连外邦人也确实相信,圣经是藉着神的默示而翻译出来的。

    15

    神这样的作为并非甚么新奇之事。在尼布甲尼撒王统治时,犹太人被掳,圣经被毁。七十年之后,犹太百姓归回。后来当波斯王Artaxerxes时,祂感动利未支派的祭司以斯拉,重新完成所有先知的说话,并恢复摩西颁布给神百姓的律法。』[31]这就是Irenaeus所谈到的事——

    [31]因着旧约伪经的影响,自初期教会起,传统的看法都认为是以斯拉受神感动,将旧约经书加以汇整并出版完成,但事实应非如此。旧约圣经的形成,是从以斯拉时代开始,经过多人多年的历程,于主前三世纪七十士译本问世时,才算大致成形。请参考本书卷三第十章。

    第九章在Commodus统治时的监督——

    1

    Antoninus统治罗马帝国十九年后,Commodus接续执政。元年,Julian在Agrippinus任监督职十二年后,接任Alexandrian众教会的监督。

    第十章哲学家Pantaenus——

    1

    几乎在同时,有一位学识出众、名为Pantaenus的人[33],受嘱领导Alexandria的『忠信者学派』[31](SchooloftheFaithful)。自古时起,当地就有一个研究神圣着作的学派建立起来,一直持续到我们这个时代。据我们所知,这学派是由一些热心神圣事工的有能之士所领导。按照传统的记载,这位哲学家Pantaenus在当时即声名显赫,因他曾接受斯多亚学派哲学系统的训练。

    2

    据说他对于神的圣言表现出高度热忱,因此他被指派为基督福音的先锋,将福音传至东方各国,甚至远达印度[34]。那里也有许多传福音者,热切的传扬主的话,跟随使徒的榜样,极力运用主的启示,热心扩展并建立主的话。

    3

    Pantaenus就是其中之一,据说他曾前去印度。传说他在当地认识基督的人中,发现马太福音,其中也豫言到他的来访。使徒中的那位巴多罗买也曾向他们传扬福音,并将希伯来文的马太福音留给他们[35]。这本书也一直被保留下来,直到此时。

    4

    Pantaenus成就许多丰功伟业之后,至终当上Alexandrian学派的领导人,藉着口语并文字,详加解释宝贵的神圣真理——

    [32]Pantaenus是目前已知首位Alexandria学派教师,不过他的生平资料仍然付之阙如。早年浸淫于Stoic学派,因此他将神学与哲学结合,并不令人感到意外。事实上,Origen也的确称赞过他这方面的特长。他是知名教父ClementofAlexandria和耶路撒冷监督Alexander的老师,藉此Alexandria学派在初期教会中发挥极大影响力,也使初期教会神学的发展,受希腊哲学更大的冲击。

    [33]这学派兴起的由来已不可考,已知最早的领导人就是Pantaenus。之后,又经过Clement、Origen、Heralcas、Dionysius和Didymus等教父的领导,产生许多着名的学者、监督与长老。直到四世纪时,这学派又因不明原因,突然消逝于教会历史中。

    [34]Jerome也曾说到Pantaenus受Demetrius差遣远赴印度传教一事。不过,这事并无其他佐证可供对比。

    [35]由此可知,Pantaenus应该见过希伯来文的马太福音(参本书卷三第二十五章)。

    第十一章Alexandria的Clement——

    1

    此时,在Alexandria与Pantaenus同受圣言薰陶的Clement[36],也享有盛名。他与使徒的门徒、古时治理罗马教会的Clement同名。

    2

    在《Hypotyposes》这本书中,他提名说到Pantaenus是他的老师。我们也可以看到,他在《杂记》(Stromata)卷一里提到这位Pantaenus。在该书中,他提到Pantaenus是他所见过,继承使徒的人当中最杰出者。他说:

    3

    『这部着作[37]并非精心策画为着炫耀的一部作品,而是一部为着年迈时的记录集,以防我健忘。这些书没有用艺术来记载图画,却概略描绘出我所领受充满能力与活力的言语。我得听这些言语,实在深感荣幸。这部作品也记录那些蒙福并卓越的人士。

    4

    这些人中,有一位是希腊的Ionian,另一位是在MagnaGraecia;一位是叙利亚人,另一位来自埃及。另有其他人住在东方;其中一位来自亚述,另一位是巴勒斯坦的希伯来人。我最后遇到的一位是最优秀,我在他隐居之地埃及遇见他之后,就不再他求。没有人的能力高过他。

    5

    这些人的确保存了真正的传统教训,也就是彼得、雅各、约翰和保罗所传给我们的,就像父传子一样。子虽和其父相像的不多,但因神的定旨,这些古时使徒教训的种子也传给我们,深植心中。』[38]——

    [36]TitusFlaviusClement的出生时、地皆已无从考证,但咸认他应生于二世纪中叶。早年沉浸于各种外邦哲学,遍寻各家理念。直到中年之后才离开哲学,成为基督徒。在初期教会的教父当中,Clement一向以好学着称,这可由本章中他所列出的六位教师得到证明。至终,他成为Pantaenus的门生,并继Pantaenus之后,负起带领Alexandria学派之重责。约在此时(约为主后一九○以后),他的声誉日隆,文字出产日增。他曾任Alexandria教会长老,但未曾担任监督。主后二○二年,Severus逼迫基督徒,他便离开Alexandria,前往不明地点。不久,他被捕下监,直到主后二一二年,便不再有任何文字遗留下来。Clement对基督教教义最显着的影响,是他将希腊哲学充分融入东方教会基督徒的信仰,使基督徒的信仰,脱离使徒教训的形式与风格,变为具有哲学成分与形态的系统。他的思想深深影响Origen、Eusebius等东方教父,因此他被视为东方神学之父。

    [37]即Stromata

    [38]这段记载指明初期教会的三项特点:一、东、西方神学思想的交流尚称频繁;二、各地教会的信仰有一定的相似性与共通性;三、初期教父们尊重使徒教训的共识。

    第十二章耶路撒冷的监督——

    1

    此时,Narcissus任耶路撒冷的监督,他为许多人所称赞,直到今日。自从犹太人被Adrian侵略后,他是第十五位继承监督职任者。我们已指出,该事件之后,那教会不仅有受割礼之人,也有外邦人。而Marcus就是首位治理他们外邦监督。

    2

    在他之后,监督承继的情形如下:首先是Cassianus,他之后是Publius,然后是Maximus,他们之后是Julian,然后是Caius,之后是Symmachus,接着是另一位Caius,然后是另一位Julian。在他们以后是Capito、Valens和Dolichianus。最后一位是Narcissus,就使徒继承的通则而言,他是自使徒以来第三十位[39]——

    [39]Eusebius应该列出十五位监督的姓名,却只列出十三位,可见有误。事实上,他所漏列的是第二十六位的Maximus和第二十七位的Valentinus。如此,Narcissus才会是第三十位。

    第十三章Rhodo以及他与Marcion争辩的记载——

    1

    约在此时,一名自称受Tatian指导过的亚西亚人Rhodo,写了几本不同的书,其中一本是驳斥Marcion异端的。我们都熟知这位Tatian。Rhodo指出,当时Marcion异端分裂许多不同的说法。他的着作叙述这些制造异端的人,并准确的反驳每一位异端者所设计的荒谬邪说。

    2

    我们来听听他的说法:『他们自己也彼此不合,各执己见。这党人中的Apelles[40],因年龄和风度感到自豪,又声明他只相信一位元始(OnePrinciple)[41]。但他却宣称旧约的预言[42]出自邪灵,因他被一位受魔鬼影响的女性神谕所迷惑,该女子名为Philumene。

    3

    但是其他的人,就如航海家[43]Marcion自己,则抱持双元始(TwoPrinciples)说法。Potitus和Basilicus就是属于这类。

    4

    他们跟随并效法Pontus的恶狼Marcion,不知好歹,沉浸于淫荡邪恶之中。不仅如此,尽管没有任何证据,他们还是断然主张有两位元始。其他的人落入更深重的误谬中,主张不只有两位,而是有三位本质。建立这学派的人说,他们的首领是Syneros。』

    5

    这位作者曾写到说,他与Apelles对话过:『当Apelles这位长者与我们沟通时[44],他许多虚假的看法都被我们驳斥。因此他说,人不应该去查验他人的信仰,而该继续持守自己所信的。他宣称说,人相信那被钉死十架者,并显出善行,就能得救[45]。但就如我们先前所说的,在他理论当中,最模糊不清的是神的问题。他说只有一个本质,很像我们的信仰所主张的。』

    6

    为了要进一步介绍他的看法,他又说,『当我对他说,「请告诉我,你怎么看这事?你怎知只有一个元始?」他就说,「这些预言自相矛盾,因此所言不真,又前后不一,虚假相斥。」但无论如何,他说他并不知道为何只有一个本质,他说他是被这种看法说服的。

    7

    我们要他说实话,他起誓说他所言不假,但他实在不了解怎么可能只有一位非受造的神。不过他愿意相信。于是我大笑并且责备他,因为他虽自称教师,却不知道如何确信他所教导的。』

    8

    在同一本书,就是他写给Callistio的书信中,他承认他自己在罗马受过Tatian的教导;也说有有一本Tatian所写的书《问题》(TheProblem)。Tatian答应要在这本书中,解释圣言中所有隐藏和模糊不清的事。Rhodo自己也答应在其作品中,题供这些问题的解答。现存还有一本关于《六日记》(Hexaemaron)的释义。

    9

    同样这位Apelles还说出许多不敬虔的话,抵挡摩西的律法,并在他的许多作品中辱骂圣言,尽全力要反驳并推翻圣言。我们说这些已经够了——

    [40]在Marcion的门徒当中,生于二世纪初的Apelles最为着名。据他自己表示,他是凭着钉十架的基督,过高尚的道德生活,显出深厚的宗教情操。而他的师傅Marcion,在操守上同样也是无可指责。不过,Marcion和Apelles充满智慧派风格的学说,虽然彼此略有差异,却都偏离了圣经的启示,当受指责。

    [41]Apelles相信只有一位至高真神,造物者不过是这位至高真神以下的一位大能天使。而Marcion则教导有两位真神,一位是良善之神,另一位是公义、非受造的造物者。还有些人抱持三神观:基督徒的良善之神,旧约时代的公义之神-造物者,以及恶神撒但。Apelles与Marcion最显着的不同,在于前者为绝对一神论者,与正统基督徒相同,而后者则为二神论。就内容来看,Apelles的学说应是改良自Marcion的学说,使之与基督徒的信仰更为接近。

    [42]指旧约中的先知书。Apelles及Marcion两人皆未推翻全部旧约,但却一致否认旧约先知预言要来的弥赛亚就是新约中的基督。基本上,他们还是认为旧约圣经与新约启示,是彼此冲突的。

    [43]根据历史,Marcion家财万贯,也常周游各地。Tertullian就曾称Marcion为『船长』,也曾说到他高超的航海技巧。

    [44]Apelles显然是效法Marcion,不断尝试与教会沟通往来。他愿意将自己的看法公诸于世,有别于一般智慧派凡事隐密的作风。

    [45]单凭这句信仰宣言,实在很难断定Apelles与当时大公教会的普遍信仰有何差异。然而,就着新约纯正的启示而言,得救是因着神的恩,藉着信徒的信,与行为无关。Apelles与Marcion都重视道德与行为,难怪他们会偏离圣经,将行为联于基督徒的得救。至于大公教会的信仰竟然也将行为与得救相联,与异端合流,就实在无法原谅。

    第十四章弗吕家(Phrygians)的假先知——

    1

    神教会的仇敌是所有良善之事的大仇敌,牠鼓动人作恶,无所不用其极的用各种计谋反抗人。他又再度活跃起来,引发新的异端,使之盛行以反对教会。在这些人当中,有些就像毒蛇一样,爬遍亚西亚和弗吕家,他们妄言Montanus是保惠师(Paraclete),而跟从他的那两位女人,Priscilla和Maximilla,是Montanus的女先知。

    第十五章关于罗马的Blastus派系——

    1

    在其他活跃于罗马的派系当中,Florinus是为首的。他在担任罗马教会监督时堕落了。Blastus也与该次堕落有密切关系。他们也将教会中许多人拖去附从他们的观点,并努力要将他们自己对真理的新看法介绍给人。

    第十六章与Montanus和他假先知的相关事件——

    1

    有一股势力兴起,对抗上述的Phrygian异端[46]。这股势力是真理的防卫者,也是强有力的武器,如前述的ApollinariesofHierapolis,以及许多与他同时、能言善道的人。在我们的历史中,留有他们的丰富事迹。

    2

    其中有一位,在他的着作中反驳Phrygian时,宣布要以口头辩论的方式驳斥他们。他是这样开始他的着作的:

    3

    『哦!亲爱的AvirciusMarcellus,你已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力劝我要写一篇文章,以反驳那称为Miltiades的异端。我踌躇直到今日,并非因我没有能力反驳这些虚假教训,并为真理作见证;而是担忧有些人以为我会在新约福音的内容上有所加添。因为对一个决心照福音生活的人而言,在新约中加减甚么,都是不可能的。』

    4

    『然而,近来我一直在加拉太的一个城市Ancyra,了解Pontus教会非常受所谓「新预言」(NewProphecy)的搅扰。正如我们所指明的,我们称它为「假预言」,实在一点也不为过。关于这些事和他们所提到的许多事,我在教会中藉着神的帮助,已讲论多日。因此教会实在欢乐,并在真理上得坚固。仇敌被击溃,我们的对头被赶走。

    5

    当地的长老们与在Zoitcus同作长老的Otrenus,也请求我们将反驳真理敌人时所说的话,留下一分记录。我们没有这样行。但我们答应,若主许可,就会将其写下,并尽快寄给他们。』

    6

    他在其着作开头提到这些事,也题到其他的事,又谈到我们前述异端的起因如下:『近来所产生反对教会并和教会断绝的这个异端,其起源如下:

    7

    据说在Phrygia省Mysia的Ardabau村,有一位新近信主之人名叫Montanus。当Gratus担任Asia地方总督时[47],这人野心勃勃要居首位,因此使仇敌有机会攻击他。结果他就如灵魂出窍一般,陷入狂乱忘我的境地,吼叫着讲出一些怪异的事,违反教会例行的制度或法规。这些制度都是从起初就被保存并流传下来的。

    8

    当时在场并看见这事发生的人,听到这些似是而非的「神谕」,就义愤填胸,责备他是受到魔鬼邪灵的影响而变成错乱,并扰乱群众。因此,他们不许他说话;因他们心中还牢记主的警告,要他们儆醒分辨并提防假先知的来到。但其余的人却自以为受了圣灵的感动,得着豫言的恩赐,而得意自大起来。他们忘记主所说要分辨假申言者的话,径自挑战这个阴险、自我吹嘘又迷惑人的灵。结果他们自己反被掳掠并受迷惑,无法克制自己保持缄默。

    9

    因此,那恶者也用一种策略,或说一种诡诈的手段,破坏那些不服从真理的人。他们被过度尊崇。他暗中刺激他们,使他们火热,丧失理智,变的冷漠无知,渐渐离弃真理。他激动两个女人[48],使她们被错觉的灵充满,因此她们就如前面所说的一样,态度怪异,狂乱忘我,失去理智。当邪灵向他们道贺时,他们又欢喜又得意,更加自我吹嘘,说要作些伟大的事。有时他也似乎显得想要责备他们,想要理所当然直接定罪他们。但受欺骗的弗吕家人(Phrygians)为数并不多。』

    10

    『这个自大的灵还教导他们,要他们去咒骂地上的普世教会,因普世教会没有尊重那假先知的灵,也不让他有机可乘。一些忠信者经常在亚西亚各地聚集,讨论这一事件,并察验他们奇特的教训,宣告他们是虚谎的,并拒绝这异端。于是他们被赶出教会,并禁止与教会同享圣餐。』

    11

    他在他书信的开头,叙述了这些事实。在其内文中也记载他驳斥他们的错谬。在卷二,他又加上以下的话,说到他们的结局,他说:

    12

    『他们称我们是杀害先知者[49],因我们没有立即接受他们这些多话的先知,他们自认这些先知是主应许要差遣到百姓这里来的。让他们在神面前回答我们:「朋友,你们这些开始跟随Montanus和他那几个女人的人当中,有那一位是受犹太人逼迫或被恶徒杀害的?没有。你们当中有那一位曾因基督的名被捕或被钉?一位也没有!你们的妇女当中有没有曾在犹太人的会堂中被人鞭打或遭石头打?没有,一位也没有!」

    13

    据说,Montanus和Maximilla都是以另一种方式而亡。他们二者都是在邪灵的恶意煽动下吊死的。照着一般人所听说的,他们并非死于同时,而是各有自己的时候。他们这般死法,他们的生命结束,正如背道者犹大一样。

    14

    因此,一般人的看法是,那位特别的人士、在他们预言中的头一位执事Theodotus,被他们掳去,成了这迷惑之灵的赞助者,被牵引并被提到天上,魂游象外,将自己交付与虚谎的灵,最后好像被抛出一样,死状悲惨。他们说,事情经过就如我们所叙述的。

    15

    然而,朋友们,除非我们亲眼看见,我们并不以为这些事是确实的。或许Montanus、Theodotus以及前述的女人是以这样的方式死去。也许不是。』

    16

    他也在同一本书中也提到,当时的监督们曾尝试着去反驳Maximilla里面的灵,但那些与这灵合作的人,制止了这件事。

    17

    他写到:『如AsteriusUrbanus着作中所言,我们不要让Maximilla的灵说:「我像狼一样被逐出羊群。但我不是狼。我是话,是灵,是能力。」就让她在灵里显明并证实她的能力吧!让她藉着灵去强迫人们去承认她!那些人想要查验并探究那说话不止的灵,如Comana教会监督Zoticus和Apamea监督Julian。但他们的口被Themison的跟随者制服,无法反驳这虚假且迷惑人的灵。』

    18

    他在同一本书中,也说到其他反驳Maximilla假预言的事。之后,他指明他写这些事的时间,并提到她曾预测说,将会产生战争和政治上的骚动。于是他用以下的话证明这些事是虚假的。他说,

    19

    『这预言的虚假难道还不够明显吗?这女人死去至今已经超过十三年,这世上既没有局部战事,也没有普遍战争。反而靠着神的怜悯,世界一直维持和平,甚至基督徒当中也是如此。』这是他在卷二中写的。

    20

    我也要从卷三中摘录一些话,其中反驳那些人夸口他们有多人殉道:『当他们居于下风,无法回应人们对他们各种的驳斥时,就试图以殉道为藉口而找到避难处。因此他们说有许多殉道者,并说这是证明那与他们同在的先知之灵(propheticspirit)有何等能力。这件事,显然绝非事实。

    21

    异端也有殉道者,但我们在这方面绝不与他们茍同,也不认同他们所持守的是真理。最早是那些出自Marcion的Marcionites。他们说,他们有大批为着基督的殉道者。但事实上,他们根本不承认基督。』

    22

    接着他又进一步说:『因此,当那些因着真实信仰忍受殉道之苦而被教会称为殉道者的人士,恰巧遇到Phrygian异端的殉道者时,总是与他们分别,至死也与不与他们有交通,因他们不赞同Montanus和那些女人的灵。这一切都是真的,是在我们这时发生于Apamea的Maeander这人身上。在与Caisus和AlexanderofEumenia同受殉道之苦的人中,Maeander这人特别着名。』——

    [46]Montanism造成大公教会两方面的压力:首先是关于神的说话;其次是关于基督徒的道德与纪律。自二世纪中、后期开始,Montanus大胆宣称自己是神所兴起的先知,有保惠师(Paraclete)藉着他说话,因此保惠师的时代已正式来临。基本上,Montanus并没有推翻任何教会公认的信仰,也没有变更使徒流传下来的教训;不过他一再强调,现在保惠师要藉着他宣告『新启示』(NewProphecies),就是他们从前担当不了的。(约十六12~13)其实就着内容来说,Montanus的『新启示』并没有神学上的新发表,也没有与新约使徒的教训相冲突,完全是关于基督徒生活与纪律的规范。他们鼓吹信徒脱离大公教会世俗与堕落的风潮,过一种严格自我约束的禁欲生活;又呼召人认清大公教会中懒散松弛的道德,转而重视纪律。最后,他强调信徒(包括姊妹)普遍的祭司职分(universalpriesthoodofthebelievers),准许信徒参与教会中所有的事务,以有别于大公教会阶级化与圣品化的趋势。因此有些人认为,Montanism虽被大公教会定为『异端』(heresy),但在本质上应该被归类为一种期望恢复(recover)教会应有原貌的『改革』(reformation)。因此,他们相信服事的人都是圣灵亲自设立,而非人手所按立。被圣灵感动而为神说话的人,最为他们所敬重。若有人犯了粗鄙的罪,教会就不当接纳那人而容让罪恶。他们过清心寡欲的修道式生活,是因他们期待基督快快再临,建立祂的千年国度。这一运动在小亚细亚和北非快速扩展,甚至也盛行至罗马。一切有心过全新基督徒生活的人,都参与这一运动,教父Tertullian就是其一。Tertullian在主后二○一年投入这一运动,一生都以行动支持这个运动。因此他的着作,成为今日基督徒认识Montanism最客观的来源。他在Carthage教会中参与并鼓吹Montanism,却没有被教会革除。不过,这运动造成大公教会莫大压力。因此,深受威胁的大公教会便在二世纪末公开定罪Montanism,并由罗马教会批准此一定案。经过二、三百年以后,Montanism便消失无踪。这场二世纪时席卷欧、亚、非的运动,使大公教会在往后的教义与实行上,发展出以下四方面的特色:一、歧视并禁止平信徒在圣灵里说话;二、为防止不断进展的『新启示』,开始强调使徒的传统教训和公认的正典;三、强化并集中教会行政,加速制度化与阶级化;四、转变当时普遍为众教会所肯定的千年国思想,继而否认基督即将再临建立千年国。经过Montanism一事,大公教会不但没有受到提醒,恢复使徒时代的活力,反而离使徒时代的特点越来越远。

    [47]约在主后一七二年。

    [48]Maximilla和Priscilla都是已婚女子,却离开丈夫投身Montanism,而Montanism竟也将她们二人封为童贞女(virgins)。因着Montanism相信人不过是圣灵所使用的工具(instrument),所以他认为,人无论性别如何,学识背景如何,在神面前都可以尽属灵的功用。因此,所有的Montanist都以尊重Montanus的态度,敬重Maximilla和Priscilla。Tertullian也同意这种看法。

    [49]Maximilla在十七节中只有指控教会赶逐她,但本节的作者却说她指控教会杀害她。这指明当时大公教会有夸大Monatnism说法的嫌疑。此外,根据教会历史,大公教会此时根本没有藉着政权来处死异端者的能耐,乃是到了第四世纪,教会才有处死异端者的作法。这也显示,大公教会确实对Montanism怀有敌意。

    第十七章关Miltiades和他的作品——

    1

    在同一本书中,他也提到史学家Miltiades[50]写了一本书反驳同样异端的书。他引用一些段落之后,就说:『因我在他们的书中发现一些反对我们弟兄Alcibiades着作的言论,我们的弟兄曾公开指出,先知在出神(ecstasy)状况下说预言是不对的[51]。我就将这段节录出来。』

    2

    在说了其他的事情之后,他列举了那些在新约时说预言的例子。其中他还提到Ammia和Quadratus:『假先知被带到一种极端出神的情况,失去对神的敬畏,毫无羞耻。起初的确是因着一种有意识的无知;但最后,正如前面所说过的,却结束于一种无意识的疯狂。

    3

    他们无法说出在新、旧约里有任何一位先知,曾像他们这样被灵牵引而说话,他们也不能夸口亚迦布[52]、犹大[53]、西拉[54]、腓力的女儿[55]、在非拉铁非的Ammias、Quadratus,或其他不是他们这类的人,曾经这样行过。』

    4

    妨嵽L又说:『若真如他们所说,在Quadratus或非拉铁非的Ammias以后,是由跟随Montanus的妇女们继承了豫言的恩赐;就请他们指给我们看,她们当中有那些妇女继承了Montanus和他女先知的豫言恩赐?使徒的确曾经指明,豫言的恩赐将存在于所有的教会中,直等到主来。但至今,在Maximilla死后十四年,他们还无法指出甚么。』

    5

    这是这位作者所写。此外,他又提到Miltiades曾在其反驳希腊人和犹太人的着作中,留下他热切研究圣言的光荣事迹。不仅如此,他也为着他所拥护的思想,致书与当时地上的君王——

    [50]Eusebius在此提到Miliades,本节随后却说是Alcibiades,显然有所笔误。

    [51]虽然在使徒时代有彼得、保罗为例,但教会却在此首次正式否定信徒会在出神状况下说预言。之后,这定规就成为大公教会普遍的看法。

    [52]徒十一28,二一10。

    [53]徒十五22,27,32。

    [54]参行传十五至十八章,林后一19,帖前一1,帖后一1

    [55]徒二一9,参本书卷三第三十一章

    第十八章Apollonius如何驳斥Phrygian异端,以及他所提起的人——

    1

    当所谓的Phrygian异端持续在Phrygia盛行时,教会作家Apollonius在他所写的一本特别的着作中反驳它。他一面照他们所说的,更正他们的假预言;另一面他也描述这些预言的创始者所过的生活。听听他关于Montanus的说法:

    2

    『这位新教师是谁?由他的着作和教训就可充分看出。他教导人要废止婚姻,订定禁食法则[56],将Phrygia小城Pepuza和Tymion改名为耶路撒冷[57],要将人从四方聚集到该处。他设立收银者,以奉献为名行敛财之实,以供给那些传扬他教训的人,使他的教训藉着贪食好酒而流行。』

    3

    这就是他所写有关Montanus的话。他也写到一些关于他女先知的事:『我们已经指出,当这些带头的女先知被灵充满时,就弃绝她们的丈夫。她们还称Prisca为童女,何等虚假!』

    4

    之后,他又接着说,『你们难道不知道,圣经禁止先知收受礼物或钱财吗?因此,当我看到女先知收受金、银和贵价衣物时,我怎能不指责她?』

    5

    他更进一步谈到他们当中一位『坚信者』(confessor):『Themiso完全为一种近乎合理的贪婪所占有。他为了要得丰厚的钱财,置监禁和捆绑于度外,丝毫不具有一个坚信者应有的特点。他虽装得谦卑,却胆敢以殉道者自夸;又模仿使徒们,写下一封致众教会的书信,教导那些比他更有信心的人,要为他虚空的号声争辩。他们说不敬虔的话抵挡主,反对使徒以及神圣的教会。』

    6

    他又说到他们中间那些被尊为殉道者的人:『不用多说,就让那女先知自己告诉我们Alexander的情形:他自称是殉道者,却与她常常欢筵,还受许多人敬拜,更不用说他曾因抢劫和其他大胆罪行而被判刑。现存的公开档案中,已经写得够清楚了。

    7

    他们当中是谁赦免对方的罪?是否那位女先知赦免了殉道者的抢劫?还是殉道者赦免了女先知的贪婪?虽然主曾说,「不要为自己储存金银,也不要带两件里衣。」[58]但这些人正好相反,他们的过犯,就在于拥有一些不该拥有的东西。我们应当知道,那些被称为殉道者和先知的,他们的钱财不仅来自富人,也来自穷人、孤儿和寡妇。

    8

    他们如果对自己有信心,认为他们在这些事上是无辜的,就让他们站立在我们面前,向我们陈明这事。如果他们被定罪,就当停止犯罪。先知的果子必须接受查验,「因为由果子就可以知道树。」[59]

    9

    有这类想法的人,应该知道这位Alexander的光景。他被亚西亚Ephesus的总督AemiliusFrontinus审讯,并不是为基督的名,而是因他这位叛教者(apostate)所犯的抢盗罪。然而,他却假称主名,因此得着释放,欺骗那地的忠信者。但他所出自的那教会,因他是一名强盗,拒绝接纳他。任何人若想知道他的故事,都可以查阅亚西亚省公开的历史档案。然而那位与他同在多年的先知,却公然宣称他毫不知情。

    10

    因着暴露了他,我们也暴露了先知的虚假。在其他许多人身上,我们也可以看到同样的事。如果他们对自己有把握,就让他们接受考验吧!』

    11

    他又在同书的另一处,说到那些人所赖以自夸的先知们:『若他们否认他们的先知收受礼物,他们就必须明白,一旦人证明他们接受过礼物,他们就得承认他们不是先知。对于这件事,我们可以提出上千个证明。所有先知的果子都必须被查验。请告诉我,先知可以染发吗?先知会在眼上上妆吗?先知喜爱装饰吗?先知喜欢玩牌掷骰子吗?他会放高利贷吗?他们要承认他们作这样的事是对是错?而我要说,这些事他们都作过!』

    12

    这位Apollonius在同一本书中说,自Montanus说假预言到他写这本书时,已有四十年之久。

    13

    接着他又说到Zoticus。前述史学家曾提过他,当Maximilla在Pepuza假装说预言时,他企图阻止那激动她的灵,并欲与其理论,但他被那些遵行她吩咐的人所拦阻。他也提起当时殉道的Thraseas。然后他进一步题到,有一项传统是说,我们的救主曾命令他的门徒,十二年不要离开耶路撒冷。他也引用约翰《启示录》的见证,说到这位约翰在Ephesus时,藉着神圣的能力使一位死人复活。他也说到许多其他的事,藉此充分的反驳前面提及之异端的错误。以上就是Apollonius所记载的事——

    [56]根据Tertullian的说法,Montanism并无废止婚姻之举,但他们确实鼓励独身,强调禁欲,禁止已婚者再婚。在禁食的事上,Montanism除了要求信徒遵守原本大公教会订定的禁食日,还另订更多禁食日,实行更严格的禁食法则。大公教会担心,Monstanism倡导更频繁、更严格的禁食,会造成信徒的重担。不过,显然Montanists的信心度量,远超过当时的大公教会。

    [57]应是期待基督再临时,在这『新耶路撒冷』建立祂的千年国。

    [58]太十9-10

    [59]太十二33

    第十九章Serapion对Phrygian异端的看法——

    1

    据说,接替当时Antioch教会监督Maximinus的Serapion,也提到Apollinaris为驳斥上述异端所写的作品。在写给Caricus和Ponticus的私人信函中,他也暴露这个异端,并附上这样的话:

    2

    『你可以看见,说谎者所谓的新预言,为全地一切弟兄所厌恶。我也寄给你ClaudiusApollinaris的信,他是亚西亚Hierapolis蒙福的监督。』

    3

    在同样这封Serapion的书信中,我们发现有好几位监督的署名。有一位还写道:『我AureliusCyrenius,一个见证人,为您的健康祷告。』另一位说:『AeliusPubliusJulius,Thrace属地Debelutm的监督。神在诸天之上,在Anchialus蒙福的Sotas希望赶出Priscilla里面的鬼魔,但有些虚伪的人阻止了他。』

    4

    另有许多监督也为这事作见证,他们亲手在这封书信上签字。以上就是关于这些人的叙述。

    第二十章Irenaeus驳斥罗马分裂主义者的着作——

    1

    Irenaeus写了许多书信,驳斥那些反对罗马教会健康规条的人。一封《论分裂》(OnSchism)寄给Blastus,一封《论独一主宰》(OnMonarchy,又称《神非恶事之源》GodisNottheAuthorofEvil)给Florinus,因为Florinus似乎反对这种看法。Florinus又被Valentinian的错谬所迷惑而偏离,因此Irenaeus也写了一篇文章《八部论》(OntheOgdoad),并在此书中指出,他熟知使徒的首批继承人。

    2

    在此书末了,我们发现一段优美无比的话,实在不得不将这段话节录下来:『我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并祂再要审判活人死人的荣耀显现,恳求那抄录这书的任何人,仔细照着原稿比较并更正你所抄录下来的,也要将我这请求写下来,加在其中。』

    3

    阅读他的着作,实在叫人得益处。我们希望藉着记述这些事,使我们也得益处。这些真实、神圣的先贤,他们的殷勤慎重,是我们最佳的榜样。

    4

    我们已经提过,在Irenaeus写给Florinus的书信中,他也说到他与Polycarp的密切关系:『Florinus阿,我客气的说,这些教训并不健康。这些教训与教会不一致,且将那些追随他们的人带入极不敬虔的景况中。甚至连教会以外的异端者,也未尝公开这些教训。在我们之前的长老-使徒们的门徒,也没有将这些教训传讲给你。

    5

    当我孩提之时,我见到你在下亚西亚与Polycarp同在,穿着华丽,行在宫中,用各种方式努力要得着别人的尊重。我清楚记得那时的事,甚于最近发生的事。

    6

    我们年轻时所学的,随着心智成长而成为挥不去的记忆。我甚至可以坚定的描述,当时蒙福的Polycarp传讲话语的地方,他的出入、行止、神采、对众人的谈话,以及他常提到他与约翰等亲眼见过主之人的亲密交通。他记得他们的谈话,从他们听到关于主的事物、神迹与教训。这一切都是Polycarp从那「生命之道」的见证人所听见,他所说的也都与圣经吻合。因他所领受的,是从那些亲眼见到这救恩的见证人而来。

    7

    因着主的怜悯,这一切的事也都告诉了我。我留心将其记录下来,但不是记在纸上,而是在我心里。而且靠着神的恩典,我总是持续忠信的在心中回想这些事。我可以在神面前作见证,如果那位蒙福的监督听见那种事,他会大声呼叫,掩着耳说:「良善的神啊!你要我忍耐到何时,才许我脱离这些事?」如果他听到那种教训,他会逃离他所站立或坐着的地方。

    8

    他也写信给附近的教会,坚固他们;也给一些弟兄们,劝诫他们。在这些信中,他也清楚表明同样的事。』以上就是Irenaeus所说的。

    第二十一章Apollonius如何在罗马殉道——

    1

    约在Commodus统治时,我们的处境变的较为缓和。因着神的恩典,全地各处教会得享平安。救恩的话引导全地各族的人,转而虔诚敬拜宇宙之神。现今在罗马,有许多因财富和家世而闻名的人,都带着全家至亲,转向这个救恩。

    2

    然而那在本性上恨恶良善的邪恶仇敌,无法忍受这事。他再度采取行动,设计各种不同的计谋攻击我们。他将Apollonius[60]带到审判台前。这位Apollonius来自罗马,因好学哲理而闻名。他的仆人为魔鬼所利用,受激动起来控告他。

    3

    但这位悖谬控告者的说法毫无根据。根据皇帝的诏谕,犯这样法的人不得存活。因此法官Perennius宣布判刑,这人的四肢立刻被砍断。

    4

    当这位为人所称赞,为神所喜悦的殉道者,被法官要求在议会前陈述自己的情形时,他滔滔不绝为他所见证的信仰辩护。于是根据议会的谕令,他被斩首而死。这是照着他们的古法,就是凡在审判台前不放弃信仰的,都不能得开释。

    5

    这位殉道者在法官面前的宣告,并他回答Perennis所问的问题,以及他在议会面前完整的辩护内容,都记录在我们所搜集的古殉道者故事中——

    [60]Jerome曾说到这位Apollonius是罗马议会的一名议员(Senator)。

    第二十二章当时着名的监督们——

    1

    在Commodus在位第十年,Eleutherus在担任监督十三年后,为Victor继承。同年,Julian在担任Alexandria教会监督职位十年之后,由Demetrius继任职位。此时,以上题到Serapion,就是自使徒以来的第八位,仍然以身为Antioch教会的监督而着名。Theophilus在Palestine的Caesarea尽职。同时,先前提及的Narcissus,负责耶路撒冷的教会。Bacchylus那时是希腊哥林多的监督,而Polycrates是以弗所地区的监督。除了这些之外,尚有许多知名人士。我们只将这些持守正统信仰之人的名字留给你们。因他们健康的信仰,藉着许多着作流传给我们。

    第二十三章关于逾越节所引起的辩论——

    1

    约在此时,一个重要的问题出现了[61]。亚西亚的众地区,照着由来已久的传统,一向认为他们应在阴历十四日守主的逾越节,而当日犹太人也照着律法宰杀逾越节的羊羔。因此当天不论是何日,他们都必须结束禁食。但是在全地其余的教会,并不习惯以此种方式来记念。那些教会所遵行的,是从使徒时代的传统延续至今的作法,他们认为除了在救主复活之日以外,不必在任何一天结束禁食。

    2

    因此,监督们为着这个问题举行监督会议和聚集。所有人都同意藉着书信的往来,起草一项教会法规,明定除了主日以外,不用别的日子来记念主复活的奥秘。因此,我们只能在这一日结束逾越节的禁食。

    3

    现今我们仍有一封当时在Palestine聚集时与会者的书信。那地的会议是由Caesarae教会的监督Theophilus和耶路撒冷的监督Narcissus所主持。而另一封书信则是当时在罗马聚集的与会者,探讨这一问题的记载,由监督Victor署名。还有一封现存的书信是Pontus教会的,那地的会议是由监督们当中最年长的Palmas所主持。

    4

    有一封信是来自Irenaeus治理的Gaul教会,另有一封是来自Osrhoene及那地的城市。还有一封私人书信是哥林多监督Bacchylus所写。许多其他的书信,都抱持相同观点和判断,并作出相同的断案。我们前述所提的,就是他们全体一致的决定——

    [61]此一问题的征结在于:基督徒当在何日守复活节圣餐?少数小亚细亚地区教会认为当在犹太历尼散月十四日,无论那日为何日,都当禁食,并在那日以后结束禁食,以圣餐记念基督最后的晚餐。但其他西方教会则认为不需迁就犹太历法,只当在相传复活节期的周五记念主的死,并在随后周日记念祂的复活。于是,少数小亚细亚教会的禁食,就比其他各地教会提前数日结束。如此一来,众教会中就产生实行上的差别,带来不少困扰与争执。前者以犹太人的逾越节为基点,强调基督的死;后者以相传基督复活之日为基点,强调基督的复活。这一问题早就存在于东、西方教会之间。自主后一五○年Polycarp与罗马教会监督Anicetus首次就此问题进行对话开始,西方教会的观点便逐渐为人所接受;直到主后三二五年尼西亚会议时,与会教父正式宣告大公教会统一采行后者作法,定罪并废止前者迁就犹太教的实行。之后,除了少数坚持前者看法的教会以外,绝大多数的教会都改以后者为准。而少数不配合的人士,就被冠以Quartodecimanians的名号,意即『守第十四日者』。虽然自此大公教会对复活节的事,有了较为一致的看法;但是关于基督复活之日,其实历史学者也没有准确并一致的推定。保罗对加拉太人说:『你们谨守日子、月分、节期、年分;我为你们害怕,惟恐我在你们身上是枉费了工夫。』(加四10~11)保罗在加拉太人身上劳苦,要把信徒在恩典下带进基督里。信徒若转去谨守规条,使徒在他们身上的劳苦就徒然了。他也劝歌罗西圣徒说:『所以不拘在饮食上、或在节期、月朔、或安息日方面,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这些原是后事的影儿,那形体却属于基督。』(西二16~17)空有守日,没有基督,不过影儿罢了。

    第二十四章亚西亚教会的不同看法——

    1

    然而亚西亚的监督们,仍持守遵行其先祖流传下来的风俗,其中为首的是Polycrates。他在写给Victor和罗马教会的书信中,也的确陈述了流传给他们的传统:

    2

    他说,『因此,我们紧守这个日子,不加也不减。亚西亚大光已经沉睡,只有当主再次显现的日子,才会再度升起。那时祂要带着荣耀从天而来,并要使所有圣徒复活。十二门徒当中的腓力,同着他两个上了年纪却仍是童身的女儿,安息在Hierapolis。他另一个一直活在圣灵能力里的女儿,现今也安息在Ephesus。

    3

    不仅如此,那带着祭司牌的祭司、殉道者、教师,又是躺在主怀里者的约翰,也在Ephesus睡了。

    4

    此外,Symrna的监督、殉道者Polycarp,以及Eumenia监督和殉道者Thraseas,都安息于Smyrna。

    5

    我还需要提到安息在Laodicea的监督和殉道者Sagaris,以及蒙福的Paipiriu吗?言行全然藉着圣灵的Melito太监,安息在Sardis;等待从死里复活时,从天而来的监督职任。

    6

    所有这些人都根据福音书,在第十四日守逾越节,不偏不倚的遵循信仰的准则。而我,Polycrates,虽是你们当中最小的,也是照着我亲人的传统而行。他们当中有一些人是我所紧紧跟随的。因我的亲属中有七位是监督,而我是第八位。我的亲属总是守着这日,当天人们[62]将酵除去。

    7

    因此,弟兄们,我既在主里六十五年,又曾见过世界各地的弟兄们,并已研读整本圣经,故不会被威吓的言语所惊吓。那比我更大的曾说,「我们应该听从神而不该听从人。」[63]』

    8

    在这之后,他继续写到那些与他同作监督者的相同看法,他说,『我也可以提到一些在场的监督,他们是您请求我召来的,而我也的确召了他们来。我若要写下他们的姓名,那将会有一大群。他们虽看我卑微,却同意我信上所写的,也清楚知道我并非徒有满头白发,因我一直在主耶稣的管制下过生活。』

    9

    于是,罗马教会的监督Victor,因为他们异于正统,当下就意图排除所有在亚西亚及邻近地区的教会。他也藉着书信,宣布将该处的弟兄们全部逐出教会。

    10

    然而并非所有监督都满意这样的处置。他们立刻劝他,设法顾到和平,合一并相爱。他们严厉指责Victor的文字,现今还在我们中间。

    11

    Irenaeus就是其中之一。他以他在Gaul所带领之弟兄们的名义,写了一封信,坚持只该在主日记念主复活的奥秘。但他也适当的劝告Victor,不要革除所有遵行古代传统风俗的教会。说了许多其他的事以后,他又说到:

    12

    『这争论不仅是那一天的问题,而是争论禁食方式的问题。因为有些人认为他们只需禁食一天,有些人认为两天,有些人要更多天,有些人计算他们的禁食应包括四十昼夜。

    13

    而这样的差异早已存在于那些遵守禁食的人当中,这问题并非在我们这时才出现,而是很久以前就存在于前人。他们或许并没有严格管制这事,因此建立这作法只是出于他们的单纯和爱好。然而他们在这一切当中,仍能维持和平。我们也当彼此保持和平。我们在禁食上虽不同,却要坚定我们信仰上的同心。』

    14

    他又加上一段叙述,我将这段话插在这里也很合适:『在Soter之前治理你当前治理之教会的那些长老们,就是Anicetus、Pius、Hyginus,同Telehphorus和Xystus。他们自己没有遵行这个[64],也不允许他们之后的人遵行。他们自己虽然不持守这个,但无论何时,当有来自遵行此作法之教会的人来到他们这里时,他们仍然与这些人保持和平。尽管遵行此作法的人,常敌对那些不遵行的人。

    15

    无论何时,他们都不因作法的不同而赶逐任何人。那些在你以前未遵行此一作法的长老们,也授圣餐给那些遵行此作法之教会的长老们。

    16

    当Anicetus时,蒙福的监督Polycarp正在罗马,当他们对某些事持不同看法时,他们立刻彼此和谐,而非互相争论。Anicetus不能劝服Polycarp不遵行他与主的门徒约翰及其余使徒同守的作法;而Polycarp也不能因他一定要维持在他之前的监督的作法,来说服Anicetus去遵行。

    17

    尽管事情如此,他们仍有亲密交契。Anicetus向Polycarp承认教会行政中的圣餐,显出无比的敬重。他们在和平的气氛下分离,那遵行的和不遵行,彼此都保持和平。』

    18

    因此这位名符其实的Irenaeus[65],在这件事上成为和平的制造者,为着教会的和平,劝慰并调解这事。为了这件事,他不仅修书与Victor,也给许多其他教会的治理者——

    [62]即犹太人。

    [63]徒五29。

    [64]即守第十四日。

    [65]谋求和平的Irenaeus,其名希腊文来自eirene,原文意即『平安』(peace)。这就是Eusebius在本节所说的『名符其实』。

    第二十五章众人如何在逾越节的事上达成共识——

    1

    我们前面所提过的Palestine监督Narcissus、Theophilus、Tyre教会的监督Cassius、Ptolemais教会的Clarus,和那些和他们来在一起的人,都说到他们从使徒所接续的逾越节传统。他们在书信末了更进一步的说:『要尽力将这封信送到所有的教会,我们不会让那些心思容易偏离的人有机可乘。然而我们也要告知你们,在Alexandria的人也和我们在同一天守这节。因我们寄信给他们,他们也寄给我们。所以我们现在于同样的时候,以同样的方式,持守这圣日。』

    第二十六章Irenaeus流传给我们典雅的作品——

    1

    除了我们以上所提Irenaeus的作品和书信之外,他另有一部简短却非常重要的对话:《论知识》(OnKnowledge),是为着反驳希腊人的。还有一项作品是《陈明使徒的讲论》(DemonstrationoftheApostolicPreaching),是写给他弟兄Marcian的。还有一本《汇编集》(Dissertations),其中有《希伯来人书》(EpistletotheHebrews),有《所罗门的智慧书》(WisdomofSolomon),他引用了许多段落。这些就是Iremaeus流传给我们的作品。Commodus于在位十三年后,结束执政。Severus在他死后六个月才被封为王,其间由Pertinax当政。

    第二十七章当时其他活跃人物的作品——

    1

    许多人仍保有大量古教会作家的作品,以为记念。其中我们特别要举出Heraclitus的着作《论使徒》(OntheApostles)。而Maximus的作品《恶之源》(TheOriginofEvil)及《论造物》(OntheCreationofMatter),都讨论许多异端者所挑起的问题。还有Candidus的作品《论六日》(OntheHexaemeron)、以及Apion相同篇题的作品,Sextus的《论复活》(OntheResurrection)和Arabianus的论文,以及其他许多着作。关于这些人,因为我们没有资料,以致无法说明这些书信是写给何人,也无法指出他们所在的时间或生平。还有无数其他人的作品,也流传给我们,但我们连他们的名字都无法说出。这些人都是正统的教会作家,他们对圣经的解释就能显示他们的正统性与教会性。然而我们无法指出他们的姓名,因为他们并没在他们本身的作品当中署名。

    第二十八章那些创始Artemon异端的人,他们的生活,以及他们大胆破坏圣言——

    1

    Samosata的Paul[66]一再企图要在我们中间恢复Artemon的异端[67],有一段记载正与我们要检视的历史相吻合。

    2

    这位作家反驳说,他们所持的异端是新近发明的教训。但这异端坚称基督仅仅是人,并夸口说这教训是来自古代[68]。在这部着作中,他除了举出反驳他们不虔虚言的论点以外,又附加了以下的话:

    3

    『他们声称,他们现在所教导的,正是所有早期的人和使徒本身所接受并教导的事:福音的真理被保留直到Victor的时候-他是从彼得开始,罗马的第十三任监督,然而从他的继承者Zephyrinus起,真理就被败坏了。

    4

    若非圣经所言的与他们相冲突,他们所说的也许还有点可信。但早在Victor以前,就有些弟兄们的作品,是为着保卫真理,以对抗当时盛行异端所写。我指的是Justin、Miltiades、Tatian和Clement以及许多其他的人。在这些人的着作中,基督都被称为神。

    5

    有谁不知道Irenaeus[69]、Melito[70]和其他多人的作品当中,都教导基督是神又是人?自起初以来,有多少弟兄们所写的诗篇或颂辞,都颂扬神的道-基督,并祂称为神?

    6

    教会宣扬这一个教训已经这么多年,怎么可能如他们所说,是直到Victor的时候,人们才传扬这种福音?他们既清楚知道Victor革除过那位硝皮匠Theodotus,亦即那位首先背道否认神又宣称基督仅仅是人的,怎么可以毫无羞耻虚构Victor的话?若是Victor附和并传布他们这种不敬虔的教训,他怎么会革除Theodotus这位异端的创始者呢?』

    7

    有关Victor的事就这么多。他的监督职任为时十年之久。Severus九年,Zephyrinus被立为Victor的继承者。撰写我们前述那本论到异端之书的同一位作者,在此又记载了一件发生于Zephyrinus时代的事,他是这样写的:

    8

    『我要题醒众弟兄们一件发生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事,若这事发生在所多玛,也足以使他们受到警惕。有一位坚信者(confessor)Natalius,不是以前的人,而是活在我们这个时代的人,

    9

    他曾因着某种原因,受Asclepiodotus和另一位兑换银钱者Theodotus所欺哄。这两人都是硝皮匠Theodotus的门徒,而这位Theodotus是第一位因着错乱和无知而被Victor革除于教会之外的人。我们之前已经说过,Victor是当时的监督。

    10

    Natalius被他们说服,当上这异端教派的监督,他们则供应他每月一百五十银币的薪水。

    11

    Natalius与他们勾结以后,经常在梦中被主的异象所警告。因为富有怜悯的神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不愿意这位曾作祂受苦之见证人的,被革除于教会之外而灭亡。

    12

    但他不留意这些异象,因他已陷入在他们中间为首的网罗,又被那败坏人的不当利益所迷惑,因此他彻夜为圣天使所鞭打,受到最严厉的惩罚。所以当他清晨起来以后,立即披麻蒙灰,满脸泪痕,仆倒在监督Zephyrinus面前。他在神职人员面前,甚至在平信徒面前打滚,要以他的眼泪打动那怜恤人之基督的教会。虽然他展示他所受的鞭伤,热切恳求他们的仁慈宽容,最终他仍不被允许有分于他们的圣餐。』

    13

    关于这事,我们要再加上另一段节录的话,也是同一位作者关于这教派的记载,他说,『他们大胆并鲁莽的处理圣言,不理会古教会的信仰法则。基督是他们所不认识的。他们不竭力寻求圣经所传讲的究竟,只努力使用各种形式的演绎法则,藉此建立他们的不敬虔。若有任何人提出一段神圣的真理,他们就先察验,能否从其中找出连结或分段形式的演绎法则[71]

    14

    他们是出于地,只知道谈论地,不认识从上头来的那位。因此他们放弃圣言,转而研究几何学(geometry)。Euclid为众人所尊崇,Aristotle和Theophrastus也被多人仰慕;甚至Galen还被一些人膜拜。

    15

    对于这些以不信之人的学问作为自己异端观点,进而以不敬虔玷污圣言中单纯信仰的人,我们还有甚么可说的呢?他们胆大妄为,插手干涉圣言,还说他们是在进行改正。

    16

    我说这些话驳斥他们,并非没有根据。任何人想了解,就可以知道。只要收集他们各种版本互相比较,就可发现他们当中也大有差别。

    17

    你可以发现,Asclepiodotus所讲的就与Theodotus不同。许多版本中,你可以发现许多改变,他们的门徒急切加上改正,这就是他们的败坏。Hermophilus的版本也与Apollonides的版本不相符合,前后不一。我们比较那些早先的版本,和后来为着他们的目的而曲解的版本,就可以发现他们大有不同。

    18

    这样的过犯何其狂妄!他们自己并非一无所知。他们或是因不相信圣经是圣灵的呼出,而成了异教徒;或是自以为比圣灵聪明。称他们是属魔鬼的,有何不可?他们无法否认他们犯罪的工价,因他们乃是亲手写下自己的着作。他们也不接受传下来的圣言,也不以此为依据来写作。

    19

    而他们当中有些人在败坏圣经时还觉得不肖,轻易否认律法书和先知书。他们假托恩典之名,却因这些不法和不虔的教训,沉沦至最深的低下之处。』关于这个主题,讲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66]关于PaulofSamosata的生平,请参考本书卷七第二十七章。

    [67]早在Artemon之前,就有一位Theodotus(见本章六节和九节),约于主后一九○年从拜占庭来到罗马,教导这一学说。Hippolytus曾指出,Theodotus认为基督只有人性,否认基督神性。Theodotus认为耶稣在受浸时穿上圣灵,成为具有神圣能力的基督,于是祂完成神交付祂的任务,至终得着高举。因着传讲异端,他被罗马教会革除。之后,Artemon在罗马又重弹Theodotus的旧调。

    [68]其实Artemon一派所言的确不虚,『养子论』(Adoptionism)是从早期就有的学说。简言之,此论认为基督不过是人,奉神旨意在地行事。但祂的成就竟超越神所期望,因此神决定收养祂,赐祂神性,使祂成为神的儿子,并将祂高举到万有之上。这种荒谬的基督论异端,最早见诸于主后一五○年左右之《黑马牧人书》(ShepherdofHermas),不料却在二世纪后期及三世纪大大流行,后来还发展成着名的『动力神格唯一论』(dynamicmonarchianism),影响层面之广,连罗马教会也不能幸免。Artemon的理论虽非甚么新奇学说,但他用严密解经方式尝试将养子论系统化的作法,确是教会历史上的首创。

    [69]关于Irenaeus的生平,请参考本书卷四第二十一章。

    [70]关于Melito的生平,请参考本书卷四第二十六章。

    [71]这显示早在初期教会时,就有人采行批判式(critical)的解经方法。但这方法却被用来建立养子论异端。
未分卷 卷六
    卷六目录——

    第一章在Severus统治下的迫害

    第二章Origen早年所受的教育

    第三章当Origen年轻时,就传扬福音

    第四章Origen门徒的殉道

    第五章殉道者Potamiaen

    第六章ClementofAlexandria

    第七章历史学家犹大

    第八章Origen坚决的行动

    第九章Narcissus的神迹

    第十章在耶路撒冷的监督

    第十一章Alexander

    第十二章Serapion和出于他的着作

    第十三章Clement的着作

    第十四章Clement所题到的经卷

    第十五章Heraclas其人

    第十六章Origen勤研圣书

    第十七章译者Symmachus

    第十八章Ambrose其人

    第十九章其他人对Origen的记述

    第二十章现今残存当代作者的着作

    第二十一章在这时代着名的监督

    第二十二章我们所有Hippolytus的着作

    第二十三章Origen的热诚和他被拔擢到祭司的地位

    第二十四章Origen在Alexandria所作的说明

    第二十五章Origen再论正典

    第二十六章Heraclas成了Alexandria的主教

    第二十七章众监督如何尊敬Origen

    第三十一章Aficanus其人

    第三十二章Origen写于PalestineCaesarea的释经着作

    第三十三章Beryllus的错误

    第三十四章PhilipCaesar其人

    第三十五章Dionysius继Heraclas为监督

    第三十六章Origen所写的其他作品

    第三十七章阿拉伯地区的异议

    第三十八章Helcesaites的异端

    第三十九章Decius的逼迫及Origen所受的苦

    第四十章Dionysius所遭遇的事

    第四十一章在Alexandria的殉道者

    第四十二章Dionysius所提到其他人的事迹

    第四十三章Novatus的生活及异端

    第四十四章Dionysius对Serapion的介绍

    第四十五章Dionysius致Novatus的一封信

    第四十六章Dionysius其它的信

    第一章在Severus统治下的迫害——

    1

    在Severus逼迫教会的时候,各处教会的护教斗士都作了美好且辉煌的见证。他们如英勇的选手一般,从Egypt和Thebais等处被解送到在Alexandria巨大的竞技舞台。在面对各样残酷的刑囚和死刑时,他们那超越人类极限的忍耐,为他们赢得了天来的冠冕为妆饰。Leonides是这群英勇斗士中的一员。相传他是Origen的父亲,在Origen年幼时就被斩首了。据闻Origen受到父亲的影响,幼年时就对圣言极感兴趣,无怪乎他在这面的成就极负盛名。

    第二章Origen早年所受的教育——

    1

    Origen的求学历程足以另写一本专书。我们将从他的朋友所提供可靠的书信和史料中,节录出一些事件。

    2

    Origen从幼年起的生活历程是极有记录价值的。在Severus执政第十年,当时的Alexandria和部分的Egypt都在Severus的总督Laetus的统治下。在那些地方的众要教会是在主教Demetrius(接续Julian者)的治理之下。

    3

    逼迫的烈火正快速蔓延,数千人因殉道而得着冠冕。也就在那时,对殉道的羡慕深植于Origen的心。虽然当时他仅仅是个孩子,但他却极其渴望有分于如此的患难和遭遇。

    4

    他确实有这种渴望,但不够强烈。并且若非神为着祂众人的利益,藉着他(Origen)的母亲干涉他热切的渴望,不然他的生命早已结束。

    5

    最初,她哀求并恳请他不要伤害一个擦邠X细的感觉,但他心意坚决强烈,因为当他知道他的父亲被捕受俘时,他已完全被成为殉道者的渴望所围绕。他的母亲为了强迫他留在家里,便把他的衣服藏起。

    6

    他的热心远超过他的年纪所当有,当他看见,(除了殉道以外别无他无路可走,就积极写下一封鼓励殉道的信给他父亲,并鼓励他父亲不要因为家人而改变心意。当我们要提到Origen的精明并他对信仰的真正热爱时,这是我们第一个要举出的范例。

    7

    即使他是个孩子,他已熟悉并精通圣经,甚至在道理和信仰上也颇有长进。他在圣经上受他父亲许多的训练。他父亲除了要他自由研读一些学科外,也谨慎的把圣经储备在Origen的心中。

    8

    首先,在他每日学习希腊文学以前,他的父亲常带他练习研读圣言,指派他每天熟记并背诵一些片段。

    9

    对一个孩子来说,他并不会不愿意做这件事,反而他是愉快并认真地从事这些学科。对他来说,仅仅阅读圣经简单和明显易懂的经文是不够的,他试图寻找经文内在深入的意义。即使在他这么小的年纪,他仍然因着忙着于对经文的臆测并提出与经文片段相关的灵感,而给他父亲制造了许多问题。

    10

    他父亲表面上会当面指责他,告诉他不要询问这些超过他年龄的事,也不要研究超过经文表面意义的解释。但他心里实在高兴,衷心感谢大能的神,那万物的创造者,并以能成为这个孩子的父亲为荣。

    11

    据说,他常常站着俯视他沉睡中的孩子,揭开他的衣襟,如同献上神圣的祭物一般,恭敬虔诚的亲吻他,庆幸他有这挚爱的孩子。这些类似的情形,就发生在Origen小的时候。

    12

    在他未满十七岁时,他的父亲成为殉道者,结束自己的生命,他和他的母亲带着六个兄弟,留在这样丧亲之痛的环境。

    13

    当他父亲的财产,被国库没收,他和他的亲戚都沦落生活需用极为窘迫的地步,但他却从神得到供应。由于他深受一位富有又高贵的女士所喜爱,他就被收留并隐居在她那里,这女士同时也赞助一位知名人士,这人是在亚历山大异端的拥护者。他是Antioch当地人,被这名女士收为义子,受到非常仁慈的对待。

    14

    因此Origen必定曾与他往来。之后,那人将他的传统信仰范例给了Origen。这位名叫Paul的人口才极佳,不仅是异教徒,连我们中间也有些人被他的口才所吸引。但Paul从未说服Origen参与他的祷告,他甚至能从这一个孩子的身上看到教会的信条,Origen自己也曾说过,他强烈地恨恶异端道理的教条。

    15

    他父亲教过他希腊文学。他父亲过世以后,他就更为热心,单单献身于文学的研究。因此他对语言学有相当程度的熟悉。他父亲过世后不久,他就献身于这个研究。于是他在年轻时,就能在生活的需用上,获得充足丰富的供给。

    第三章当Origen年轻时,就传扬福音——

    1

    当Origen忙于他驻在的学校时,Alexandria没有一人竭力教导信仰的原则,他们都因着逼迫的威胁而离开Alexandria城。但有些外邦人却存心要来他这里听神的话。

    2

    他首先说到Plutarch,他在活出一个虔诚的生活之后,以神圣的殉道为他的冠冕。其次是Heraclas,他是Plutarch的兄弟。他充份的活出一个隐密、沉静和规律生活的见证,并被认为是在Demetrius之后最配担任Alexandria主教的人。

    3

    Origen岁时,在信心里管理一所初级学校,虽受Alexandria总督Aquila的迫害,仍经营的不错。此外,因为他对所有殉道者,无论认识与否,都表现出极度的热诚,他在信徒当中便远近驰名。

    4

    从坐监到法庭上的终审,甚至当殉道者要被带去受死时,Origen都不避讳的与这些圣殉道者交谈,面对危险时仍勇往直前。当他大胆前行,带着轻松的神态以吻致敬时,那些站在他周围的愤怒群众就用石头打他,许多石头落在他身上,但他却经历神手的帮助,神奇的逃脱了。

    5

    神圣的主宰一次又一次的,以无法说出的频繁,保护在危险中的Origen,这是因为他对基督教训的高度热诚和勇气。因他凭着信心的原则教导许多人,不信者就对他起了非常大的敌意,包围在他的住处四周。

    6

    逼迫一天比一天剧烈,甚至整个Alexandria都无容身之处。他只好一直搬家,被迫四处奔波。许多人被他带进真实的信仰中,是因为他健全人生观所衍生出令人钦佩不已的言行举止和典范。

    7

    人们形容Origen说:「他的教训就是他所过的生活,并且他所过的生活也就是他的教训。」他凭着神圣的帮助,劝服许多人效法他。

    8

    当Origen看到大批学生来到他跟前(那时教会主教Demetrius已经把这群学生交付给Origen全权教导),他却认为教导专门的文学与神圣真理的学习是互相矛盾的,故他毫不迟疑的放弃教导哲学,视其为无用,以其为学习神圣真理的的拦阻。

    9

    之后他觉得他不能站在接受别人救济的地位上,于是放弃了先前关于古代工作的着作,不再编写文体优美且有感力的作品,只满足于每日微薄的工资。他多年来一直过着自我修炼的生活,完全除去从情欲来的刺激,忍受微不足道却吃力不已的操练。他大部分晚上的时间都用于圣经的研读,尽其所能以最严谨的生活约束自己;有时他操练规律的禁食,有时到了晚上,因着他的认真而限制自己睡眠的时数。他未曾在床上好好享受,反倒常在光秃的地上过夜。

    10

    Origen认为,救主在福音书中的教训应当受到重视,所以他劝人不该有两件外衣,不要穿鞋,也不要浪费时间去注意将来的事。

    11

    他浸淫在超过他年龄该有的热切中,竭力忍受寒冷,不穿任何衣服,进而成为赤贫。许多他至近的亲友都觉得讶异,又不忍见他为了得着启示的真理而吃苦,就想给于他一些财物上的帮助,然而他仍不愿放松,且坚持不懈。

    12

    据说,他多年来走路都不穿鞋,并且戒了酒,禁绝不必要的营养品,所以他现在已陷入一个身体受损害的危机当中。

    13

    他很自然地劝说前来拜访他的人,要像他一样追求。但在旁观者的眼中,这种生活就像是典型的禁欲主义。但却有许多不俗的异教者、博学多闻者、更有非等闲之辈的哲学家,最后都接纳他的教训。其中部分的人都已深受他的影响,他们的心思被基督里坚固的信心所灌输。有些人在遭逼迫者当中是有影响力的名人,有些甚至以殉道行完他们的道路。

    第四章Origen门徒的殉道——

    1

    第一位是之前提及的Plucarh。当他遭难要去受死时,Origen同样也一直都在场,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几乎为其同族所杀,但后来在神的主宰保守了他。

    2

    Origen的第二个门徒Severus,则因着坚持信仰,而被处以火刑。

    3

    第三个受教于Origen的殉道者乃是Heraclides,在他之后的第四个殉道者是Heron,他们都被斩首。除此之外,第五个坚守信仰之殉道者的名字也是Severus,据说他这位信仰的战士,是在经历一连串的酷刑之后,才被斩首。一位名叫Herais的女殉道者,则是在信主不久之后就死于火刑。

    第五章殉道者Potamiaen——

    1

    在所有的殉道者中,Basilides被认为是第七位,他是将着名的Potamiaena带至刑场执行处决的人。有很多关于Potamiaena的传言,在各处流传着。因为她执着的保守她信仰的纯洁与单一,因此她在那地显为出众。

    2

    她除了在心智上显得成熟之外,在外表上也更为美丽。很多事例都提到,她为基督的信仰受苦,表现出刚毅和坚忍。至终,在遭受令人战抖且可怕的酷刑之苦以后,她和她的母亲Macella都被处以火刑。

    3

    据说,名为Aquila的审判官以极为严厉的酷刑,来折磨她身体各个部分,至终还威胁要将她丢到罗马竞技场内喂食野兽。当审判官质问她时,她显得毫不在乎,并且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一点敬畏的态度。

    4

    随后她被判刑,并由一名军官Basilides执行死刑。然而当众人企图以恶言攻击侮辱她时,这名军官却阻止群众傲慢无理的行为,对Potamiaena表现出极大的怜悯与仁慈,当她意识到这位军官的友善时,她劝他在她死后,要大大欢呼。她又鼓励他说,她会在她死后为他代祷,相信他必会因他的善行,从主那里得着奖赏C

    5

    说完这话之后,她的全人在尊严中,一点一点从头到脚被滚烫的柏油浇淋而死。

    6

    这位忠贞的姊妹就在这场争战中,尊荣地忍耐到底。不久之后,Basilides在他同僚的怂恿下宣称,他觉得公开、坦白的承认自己是基督徒,对他而言是合法的。刚开始他们还认为他在开玩笑,但他仍不放弃自己的声明。于是他被引导到审判官那里,在他面前承认自己在信仰上的把握、确信。之后,他就被押解到监狱里。

    7

    弟兄们到监狱里看望他,询问他为何会有如此突然且异常的坚决表白。Basilides回答他们说,他会如此作见证,是因为在Potamiaena殉道以后三天,她曾在一个晚上站在他面前,并为他戴上冠冕,向他表示说,她已为他在主面前祈求,不久她就要将他带到主面前。于是弟兄将他浸入主里,因他为主作了美好的见证。之后,他就因主的缘故被斩首。

    8

    许多在Alexandria的人,因着Potamiaena曾在梦中像他们显现,并鼓励他们持守圣言,而愿意坚守信仰。

    第六章ClementofAlexandria——

    1

    Clement接续Pant?nus,以基础神学教导Origen,当时他还是个小男孩。Clement在他第一本Stromata中将许多事件以年代顺序排列,一直论述到Commodus的死。所以这些作品很明显地是在Severus统治期间所写的。

    第七章历史学家犹大——

    1

    当时,另一位历史学家犹大,谈论但以理的七十个七,也将历史年表延续至Severus统治的第十年。犹大又认为,正如许多人所流传的,敌基督的出现已经临近了,所以逼迫使得人心惶惶,并且逼迫不断扩散,许多人的心思因此大受动摇。

    第八章Origen坚决的行动——

    1

    当Origen在Alexandria担任初等学校教师时,他那年轻又不成熟的思想,使他将一件事付诸实行。然而,这个行为却是他对信仰和禁欲最强烈的证明和表达。

    2

    马太十九章十二节说:「有的阉人是为诸天之国的缘故自阉的。」Origen就根据字面意思来理解这话,他认为如此能成就救主的话,也希望藉这个行为断绝所有从不信者来的邪恶毁谤。因为他还年轻,所以他觉得这样做,对他而言是必须的。藉此,他就能不受限制的向男男女女谈论神圣真理。他受主引导,以此行动使救主的话得着实现。但同时,他不希望他的友人知道他这样的作法。

    3

    但对他而言,尽管他希望隐藏这事,但这却是不可能的。后来,当地教会的主教Demetrius得知此事时,便珍赏他的勇气。而且当他觉察Origen在信仰上的热心及坚定,他立刻激励他珍惜这样的信心,并鼓励他继续他的教学工作。

    4

    他就如此行。但不久之后,这位Demetrius发现他在众人当中的表现十分杰出,就为他人性中的软弱所胜,写信给其他各地主教来反对他,并且试图暴露他所作渗邅旍-C这是因为巴勒斯坦最着名的主教、该撒利亚及耶路撒冷的主教们,都判定Origen配得最高的荣誉,他们也按手任命他为长老。

    5

    因此他在那时得着更高的声望,在人群中成为知名人士,他也因着美德和智慧而得名。虽然Demetrius不应对Origen年轻时的举动有任何控诉,但他却提出强烈控告。Demetrius也试图在他的控告中,牵连那些想要提拔Origen为长老的人。

    6

    这些事发生一段时间以后,Origen仍无所惧怕,日以继夜的劳苦于Alexandria的教学工作,并在闲暇时持续致力研究神圣事物,以及照顾那些经常出入他学校的人。

    7

    此时Severus已执政约十八年,之后由他的儿子Antoninus继位。之前我们指出那位耶路撒冷教会的主教Alexander,是勇敢忍受逼迫,且在逼迫中凭神旨意得以幸存的人之一。因他在逼迫中为基督所表现出刚强卓越的见证,所以众人都认为他能胜任主教的职任。这件事发生在Narcissus还在世的时候。

    第九章Narcissus的神迹——

    1

    Narcissus的同乡,都接受教友们流传下来的传统,认为Narcissus行过很多神迹。在这些神迹当中,他们讲述过一次奇妙的事件。

    2

    他们说,在守逾越节时,当执事们守夜灯的油用尽了,所有的人都感到很沮丧。Narcissus就嘱咐负责灯火的人,到附近的井里去打水回来给他。

    3

    正当他还在说话的时候,水就送来了。Narcissus在水的上面祷告,凭着基督里坚定的信心,嘱咐他们将水倒进灯里。当他们这样作的时候,水的特性在一种特别而神圣的作用下,出乎意料的被转变为油的特性。直到现在,许多教友仍保存少量的油,作为神迹的样本。

    4

    他们也提到许多关于这人在生活上值得一记的事情,正如以下所述:某些人不能忍受他生活中各面兼顾和持续的性格,又因许多罪恶而害怕被捉拿并处罚,于是有些人竭力陷害他,藉着筹画诡计和散布谣言来抵挡他。

    5

    为了使听众能够相信他们的话,他们便藉着起誓,加强他们的控告。其中一位起誓说,如果他的控告不是真的,他就会被火烧死;另一位说,他的身体会被痛苦污秽的疾病所消磨;第三位说,他会失去他的眼睛。尽管他们起誓,却没有一个义人或忠信者去注意他们。因为众人都知道,Narcissus多年以来都隐藏在沙漠和无人烟的旷野,一直过着一种自守和贞节的生活。

    6

    因着不能忍受那些起假誓之人的邪恶,并且他的生活常受动荡和不安,于是他就从教会中隐避起来。

    7

    他们原以为可以逃避那些咒诅,但审判是逃不掉的,审判是无所不在的,像一个眼睛一直看着他们,直到审判降在这些咒诅的人当中。审判很快降在这些不敬虔邪恶的人身上,他们所起誓的咒诅成了他们的捆绑。第一个人受审判的结果,的确是他的房子被不明的火烧着,连同他的全家都被烧灭。第二位被咒诅的疾病所感染,从脚到头顶都被疾病覆盖。

    8

    当第三位得知到前两人的遭遇,就非常害怕那位鉴察一切的神无法逃避的审判,他就为他们三人共同编造的谣言向众人认罪。他因过度悲伤而被消耗,最后他的两眼都被破坏。这些受苦的审判,都是由于他们之前的谎言。

    第十章在耶路撒冷的监督——

    1

    自Narcissus从世上退隐而去以后,就没有人知道他何去何从。于是只好由邻近教会任命的另一位监督管理,这位监督名为Dius。他只管理教会一段很短的时间,之后就由Germanio继承,之后又由Gordius继承监督的职位。在前述三人管理期间,Narcissus再次出现,如同从死人中复活一样。弟兄们哀求他,重新担任主教的职位。所有的人都因他隐藏的生活、他的哲学、并因神加诸于审判他之人身上的审判,而更加佩服他。

    第十一章Alexander——

    1

    因着Narcissus过于年迈,不能执行职任。于是藉着晚间梦中神圣旨意的启示,前述另一个教会的监督Alexander,也和Narcissus同时被呼召,担负这份职任。

    2

    得着这梦以后,神的说话吩咐Alexander从担任监督的地方Cappadocia,起程前往耶路撒冷,他之所以这样安排,是因他定意如此,并且那城也是一个有名的地方。当他在那地时,弟兄们诚恳的接待他,并不许他回家。

    3

    晚间,有另一个启示向弟兄们显现,明显并清楚的告诉弟兄们,应当过一个奉献己身的生活。这神谕让他们知道,他们应该放下自己,接受神所设立的监督。于是他们就如此行,在邻近教会监督的同意下,勉强Alexander留在他们中间。

    4

    在那封仍保留在我们当中、由Alexander写给Antinoites的私人书信中,他提到他主教的职务,是他与Narcissus共同担负的。在这书信末了,有以下的话:「在我以先在此地担任主教的Narcissus问你们安。他(Narcissus)现在在祷告中与我共事,他和我劝诫你们,要有同样的心思。」

    5

    这事之后,有一件事情发生。Serapion在Antioch过世,由Asclepiades继承,他也是从逼迫中被拯救出来的。

    6

    Alexander也曾提到Asclepiades的奉献。Asclepiades曾写信给在Antioch的居民说:「耶稣基督的奴仆和囚犯Alexander,在主里问候在Antioch主里蒙福的教会。在我入狱这段期间,藉着主,我的捆索是轻省和容易的。因此,藉着神的怜悯,我能确信Asclepiades在信仰上是最有资格承担神圣教会监督的责任。」

    7

    这封书信也暗示,Serapion乃是藉着Clement将这信送达。这封书信末是如此写到:「我的弟兄们,我已藉Clement这蒙福的长老,将这书信送达你们。Clement是一个富有美德的人,众人都认同他,并且你们众人也都认识他,你们还要学习更多认识他。Clement来到这里,藉着主的眷顾与管理,使神的教会得着确认且加增。」

    第十二章Serapion和出于他的着作——

    1

    Serapion确是如此。他留下许多完成的巨着,被其他人保存,只有那写给Domninus的着作流传到我们手中。Domininus是在逼迫时从信心中偏离出去,并回到犹太迷信情形的人。也有一些书信是Serapion写给Pontus及Caricus。他们都是教会的作者,Serapion也写了其他书信给别人。

    2

    还有另一本着作是Serapion所写关于TheGospelofPeter这本书的评论,目的是为了反驳TheGospelofPeter。有些在Rhoose教会的人,受TheGospelofPeter这本书所误导。当我们藉着附上一些简短的摘录,看看Serapion对这本书的观点,我们也会得着益处:

    3

    Serapion说:「弟兄们,我们接纳Peter和其他的使徒,正如基督自己。但是我们知道那些冒用他们之名字的着述,应当拒绝,我们不接受这些流传给我们的着作。

    4

    然而当我来到你们这里,我以为所有的人都持守真理;并且我还没有细读他们所保有的TheGospelofPeter,我说,你们中间唯一不同的事,就是让人冒用Peter的名。我知道我所说的话,他们的心思是被一些异端所抓住。我会很快再到你们那里,弟兄们也期待我会很快再回来。

    5

    我们知道甚么是Marcianus异端。我们能轻易的看出他无知的否定自己。从他写给你们的着作中,你们早该得知这些事了。

    6

    我们从已经读过这本书的人,借来这本书,这人是在Marcianus之前的人,我们称之为Doceae,因为大部分的异端观念是从这教派产生。在此我们也发现,许多事能增加我们对救主的信心。另有些加上的东西,我们也为你们的缘故补述了。」我们摘录Serapion的着作,就到此为止。

    第十三章Clement的着作——

    1

    现存有八本Clement的书,名为《杂记》(Stromata),前有完整标题:《TitusFlabiusClement论真哲理之道的杂记释义》(StromataofCommentariesontheKnowledgeoftheTruePhilosophybyTitusFlabiusClement)。

    2

    另有八本书被置于Hypotyposes(或称Institutions)的标题之下,在这些书里他提到Pantaenus这名。Pantaenus这人是他的老师,Clement所发表的意见和所接受的传统,都是从Pantaenus来的。

    3

    Clement还写了另外一本给希腊人的劝诫书,书名为《ThePaedagogue》。另一本书的标题是《WhatRichManMayBeSaved》,还有一本书是关于逾越节,并且也有关于禁食和毁谤的辩论,劝告他们需要忍耐。还有一本《AnAddresstoNewConverts》是给新入教的人;另一本名为《EcclesiasticalCanon》或《AnAddresstotheJudaizingChristians》,他将这本书献给上面提到的监督Alexander。

    4

    在这些《杂记》中,他不只传扬神圣的话语,而且他也引述在犹太地所发现任何关于他们的有用评论,阐明许多众人持守的真理。

    5

    他还驳倒在希腊人和化外人中异教创始人的错误观点。而且,他也回顾历史中的重点,根据这些历史,他也发表各种学习心得。在这些资料中,他加入哲学家的观点,采用标题Stromata,并尽可能的陈明他书中的资料。

    6

    因此,在这些资料里面,他也采用仍有争议的书卷(Antilegomenoi),其中有一本是《所罗门的智慧书》(TheBookofWisdom),另一本是《Jesus-theSonofSirach》,还有《希伯来书》,《巴拿巴书》,Clement及Jude的书信的见证。

    7

    他提到Tatian驳斥希腊人和Cassian的着作,Tatian也写了一部按时代顺序排列的历史。此外,他还提到犹太作家Philo、Aristobulus、Josephus和Eupolemus,指明在他们一切的着作中,都能证明摩西和犹太民族的起源,比希腊人还早。

    8

    这位着者的作品也充分提供其他方面的资料。首先,他说他自己是使徒的继承人,他也应许在他的着作中写下创世记注释。

    9

    他认为他对逾越节的论述,能造福后人。他受他的朋友的鼓励,着手写下他那从老一辈监督那里所耳闻的许多传统。他也提到Melito、Irenaeus,并他所搜集到的其他故事.

    第十四章Clement所题到的经卷——

    1

    那部着作名为《Hypotytoses》。简言之,他提到我们一般圣经正典以外,那些被删掉的着作,甚至包含具有争议性的书卷(Antilegomenoi),如《犹大书》并其他书信,也有《巴拿巴书》及《彼得启示录》。

    2

    他声称《希伯来书》乃使保罗以希伯来母语写给希伯来人的,但此书却为路加所翻译,并流传于希腊人中间,因为同样的文体和风格也出现于《使徒行传》。

    3

    但这封书信的开头并没有加上使徒保罗的尊称,因为当他写给希伯来人时,他们正为偏见所左右而怀疑他。他很有智慧的预防他们离弃那标有他名字的书信。

    4

    不久他就察觉,那些蒙福的监督曾说,主这全能的使者是被差遣到希伯来人之地,而保罗这种下等人只能被差遣到外邦人之地。他们所以不接受他作希伯来人的使徒,原因有二:一是他不尊敬主,二是他使外邦人的使徒和使者写信给希伯来人。

    5

    再者,Clement一向将原来教父们所编列的四福音,依序冠以作者的尊称。他说,这些都包含原初记载的家谱。例如,

    6

    马可福音是因以下事情而写成:彼得曾在罗马公开讲道,并在圣灵的引导下宣扬福音,当时出席者众多。因此,他们要求长久跟随彼得并完整记得彼得讲说内容的马可,归纳这些事的记录,经过重组后给他们看。

    7

    当彼得得知此事以后,他既没有拦阻,也没有鼓励。于是最后,因使徒约翰十分认定,关于书写我们救主之福音的事,祂已经指示祂的身体。因此在得到亲友的鼓励,并在圣灵的催促下,就写了属灵的福音书。这是Clement的见解。

    8

    之前提及的Alexander,写信给Origen,并提到他与Clement熟识Pantaenus。因此他写到,我们之间的友情,始于先祖之时,直到如今仍不动摇,并且将日益亲密稳固。这乃是你所知道的。

    9

    我们知道这些蒙福的先祖。他们在我们之前所走过的道路,也是我们所当走的。Pantaenus是真正蒙福的人,是我的尊教。而圣洁仁慈的Clement,也是我的主、我的恩师。在所有蒙福的先祖当中,他们使我们更认识我们的主,那超越众弟兄者。以上就是这些事的情形。

    10

    Adamantius这个名字也是给Origen的称号。那时,罗马教会的监督是Zephyrinus,Origen来到罗马,目的是渴望看到历史悠久的罗马教会。

    11

    不久之后,他就回到Alexandria,在当地以勤奋的态度,担负教师的职责。也得到当时监督Demetrius的鼓励,并且他也诚挚劝勉Zephyrinus,为着同为弟兄者的益处,欢乐的劳苦。

    第十五章Heraclas其人——

    1

    Origen发觉他已不足以应付神圣事物上的研究、圣经的解释,以及教导一个又一个初学者,这使他被压的喘不过气来。所以他从众人中选出Heraclas,是他的好友,专注于经典的研究。这人是个有学问的,人精通哲学,曾在Origen教学的职责上与他合作。因此Origen移交一些初阶课程让Heraclas教授,自己则教授那些已略知课程的人。

    第十六章Origen勤研圣书——

    1

    Origen在圣经的考察上进行伟大的研究,他也研究希伯来文、希伯来文的着作,并那些从犹太人手中取得的书籍。他也审查过其他的圣经版本,就是在七十士译本以外的经典。其中包括Aquila、Symmachus和Theodotion的各种知名着作。他追踪并寻找那些曾隐藏于人烟罕至地带、新近才出土的版本。那些古代隐藏的地方,连我也不知道。

    2

    当他怀疑作者的来历时,就会加上一些注脚,例如,注明他是在靠近Actium附近的Nicopolis发现这个译本。然而,其他某处也会发现这个译本的其它版本。

    3

    《Hexapla》中的诗篇,在四个着名版本之后,他还另加上第五、第六、和第七版的译本。其中的一份译本,是于Severus之子Antoninus时代,于Jericho一个井筒支架中发现的。

    4

    他将所有收集到的资料,用标号进行适当的分类,以对应栏的方式与希伯来文对照。现在我们手边还有《Hexapla》的抄本。这部着作的散装版,称为《Tetrapla》,包括Aquila、Symmachus、Theodotion的版本,加上七十士译本。

    第十七章译者Symmachus——

    1

    在这些翻译者当中,Symmachus是Ebionite。Ebionite中有个异端,就是宣称基督是从约瑟和马利亚所生,他们因此断定祂仅仅是人,并且这派人士坚决照着犹太人的传统,持守律法的仪文诫命,正如我们先前已经介绍过的历史。为了要树立他的观点,他的注释仍然存在。我们从其中可以发现,他的评论与马太福音相对。Origen的观点接纳了Juliana的解释,而他的解释也源于Symmachus的着作。

    第十八章Ambrose其人——

    1

    同时,曾赞同Valentinus异端的Ambrose,也被Origen所维护的真理所说服。他所得着的亮光,使他成为教会教义的宣扬者。

    2

    许多的人都受Origen教训的名气所吸引而从各地前来,尝试接受神圣着作技巧的考验。许多异教徒和杰出的哲学家,都是他忠实的听众。他们从他所得到的,不仅有神圣的事物,也有外国哲学的事物。

    3

    他看见许多有能之士,因此他的教导也及于哲学领域,如几何学、算数和研究。他鼓励他们投入哲学家所风行的看法,并解释他们的着作。他的发表和推断,使他在希腊人中被赞扬为伟大的哲学家。

    4

    甚至在希腊人中间,他也教导许多较为平庸的人有开放式的学习。他觉得藉着这样的学习,将会大为帮助这些人领会圣经。而他认为,对他自己而言,研读政治和哲学,是不可或缺的。

    第十九章其他人对Origen的记述——

    1

    有些于Origen在世时、希腊人中闻名的外邦哲学家,曾为Origen专精的研究作见证,也常在他们的作品中,提及Origen所说的话。有时,他们直接引用Origen的话,有时又将他们作品的归功于Origen的指点,好像Origen是他们的老师一样。

    2

    为什么我们要在Prophyry着书反对我们,并企图毁谤这些神圣着作时,提及上述关于Origen的事?因为Prophyry在说到那些阐述神圣着作的人时,一但缺乏有利论点,不能再以任何粗鄙指责来反对这些教训时,就转而谩骂并毁谤一些评论家,其中他特别激烈反对的就是Origen。他说:「Origen年轻时,我早就非常认识他了。」

    3

    假设我们不知道Prophyry反对Origen,我们会以为他是在推崇他。例如:当他无法反驳或是觉得他的谎话、妄语被揭穿时,他反而会称赞Origen说:「他有些研究是对真理的肯定。」有时他指责Origen的基督徒身份,有时又推崇他,将他的专业视为哲学的支派。

    4

    Prophyry就说过这样的话:「有人企图心旺盛,不丢弃犹太着作中的荒谬思想,反倒尽心竭力为这些不合理的事寻找答案,一心专注于那些和自己不配的阐述和说明,甚至连他们的阐明也无法解释这些着作。他们的着作无法为希腊的外邦哲学家提供任何辩护,只能对他们的歌曲给予一些赞美和评论。在Origen的着作中,明显夸大了摩西的话。这些着作犹如黑暗又纷乱的言论,竟然还赋予神圣的影响力。他们利用这些虚妄不实的着作,来佯装他们的心思有很强的辨别力。他们就是这样发表,高谈阔论。」

    5

    然后他又说:「举一个荒谬的事例来说,我年轻时曾与他不期而遇,他当时就非常有名声,现今他仍因他遗留下的着作而仍声名大噪,我是指Origen说的,他在教师群中有很大的荣耀。

    6

    Origen是Ammonius的仰慕者。Ammonius在当时哲学领域中,有极为出众的着作。Origen在知识方面,从他获益良多。但就着正确的人生目标而言,Origen所追求的完全和他背道而驰。

    7

    Ammonius受他父母的亲自教导,从小就在一群基督徒中,成为一名基督徒。当他开始学习自我思考并致力于哲学时,他马上改变了他基督徒的观点,并且照着律法而过生活。但Origen身为希腊人,受希腊文学的教育,竟然堕落到犹太人野蛮的自傲中。不仅如此,他还全心致力于学习这些犹太教训,过于离弃律法的基督徒生活。他的主张总是和神有关,他的举止行为是希腊人,却将外邦虚构之物和希腊文学混和一起。

    8

    因为他总是和柏拉图在一起,手中也有Numenius、Cranius、Apollophanes、Longinus、Moderatus、Nicomachus和其他人的着作。他也涉猎斯多葛学派(禁欲主义)Chaeremon的着作,从这些着作中发展出寓意释经法。他常用这样的手法阐述希腊人深奥的事,并藉此解释犹太人的圣经。

    9

    这些都是节录于Porphyry作品中卷三中有关反对基督徒的文章。在这卷书中,他声称自己是真的推崇Origen的研究,从他学到许多。但他也大胆谎称(为什么不会有人着书反对基督徒呢?)说他从希腊人到基督徒中间都观察过了,而Ammonius是叛离敬虔的基督徒生活,而过一个非基督徒的生活。

    10

    正如历史所给我们看见的,Origen的教义和他基督徒的教训,都是由他先祖承继而来。Ammonius终其一生,不动摇的坚守哲学那赋予人灵感的纯粹法则。很明显的,因着Origen的劳苦,他的着作领域宽广。也因此在众人中建立了他的名声,甚至现今仍深受好评,如在《TheHarmonyofMosesandJesus》这本书中所见。在有学问的人中,无论何人都可看见对他的好评。

    11

    所以,我们可以从这些充分的看见原告不实的陈述,和Origen在希腊文学流派中伟大的成就。关于这点,他曾在一封书信中,辩驳那些责备他太过致力于圣经研究的言论。

    12

    他说:「当我全人投入于文字工作时,我的专业使我的名声传播到海外。有时,一些异教徒会来访问我。有时,一些精通希腊研究的专家,尤其是那些追求哲学的人,会来拜访我。之后,我就下定决心,要审查这些异教徒的主张,和一些哲学家似是而非的作品。

    13

    我们也曾仿效Pantnus。许多在我们以先的人,都从他得到不少帮助。Pantnus不是一个刻意以博学闻名的人,在仿效他的事上,我也跟随Hercles的榜样,Heracles现在是Alexandria的长老之一。在我开始加入这些研究之前,Heracles和一位哲学老师忍受他五年之久。

    14

    原因是他以前常穿一套很普通的衣服。之后,他假装自己很有哲学家特有的习惯,把那衣服收起来放在一边。他仍将那套衣服保留到现在,又不时的批评希腊人的作品。」

    15

    这些评论就是Origen辩驳他致力研究希腊哲学。大约同时,当Origen待在Alexandria时,有一位军官拿了一封由Arahia官长写给Alexandria监督Dmetrius,并埃及官长的信。信的要义是:Arahia的长官要他们两位尽速让Origen到他那里去,目的是要和与Origen作神学教义的交流。因为Origen已拜访完要见的人,所以Origen就受差遣,再回到Alexandria。

    16

    之后因着Alexandria时常爆发许多战事,逼得他离开那里。他既考量待在埃及不够安全,于是就来到Palestine并安顿在Caesarea。虽然他当时并没有被按立为监督,但该处的监督也要他要公开向教会解释圣经要义。

    17

    我们也可从耶路撒冷监督Alexander与Caesarea监督Theoctistus写给Demetrius的信中,看见他们对Origen的尊敬和推崇。Theoctistus为Origen辩护说:「他曾将Demetrius的信附在其中,这信从未被公开,所以外行人才会在监督面前造谣说,他在真理上已经很明显的的所偏差,但我也不知为何如此。

    18

    的确,无论何人有能力来帮助圣徒,这些人都会为圣洁的监督所推崇,引荐给群众。如在Laranda,Euelpis为Neon所推崇;在Iconium,Paulins为Celsus高举;在Synada,Theodore为我们亲爱的弟兄们所称赞。所以这种情形很可能出现在别的地方,但我们不知道是谁推崇谁。」这样看来,Origen很年轻就已被推崇,不只他的密友如此,外地的监督亦然。

    19

    Demteruis藉着差遣教会执事或其他人去,并写信要求催促他回到Alexandria,之后Origen就回到Alexandria,并继续他已过的工作。

    第二十章现今残存当代作者的着作——

    1

    在当时教会中有许多博学多闻的知名人士,我们不难发现,在他们彼此的通信中,也互通使徒的书信,这些书信仍然存留,且并被保存在一些监督作职时所盖的图书馆里。

    2

    这些资料有Beryllus留下的书信、论文,还有一些不同文体,风格典雅的作品。Beryllus是在ArabiaBostra的监督,Hippolytus是另一个教会的监督。他只留下一些书信。

    3

    除此以外,他们还讨论到当时最有学问的Caius,这人是在Zephyrinus统治罗马时,反对Droculs的代表。Caius反对Phrygian的异教教训,他用圣经的话创作新书来压抑反对者轻率大胆的声浪时,只提到保罗的十三封书信。《希伯来书》并没有和其他书信放在一起,因为在当时,有人并不认为《希伯来书》是保罗的着作,甚至今天的罗马人也是如此。

    第二十一章在这时代着名的监督——

    1

    Antonine在位七年又六个月之后,Marinus继承之。一年之后,由另一位在罗马统治者Antonine继承。他在位第一年末了,任职十八年的罗马监督Zephyrinus离世。

    2

    Callistus继承Zephyrinus为罗马监督,活了五年之后,便把教会留给Urbanus。同时Antioch教会的Philetasn,继承Asclepiales的监督职任。

    3

    皇帝Alexander的母亲Mamaea,是一个在敬虔和宗教上颇有知名度的人。当时Origen的名声也已传播到世界各处。Mamaea耳闻,便非常渴望要在众人面前与Origen见面,沾他的光。另外,她也想试问Origen在事奉的技巧上何以如此受到欢迎。

    4

    然而当在Alexander派护卫军去迎接他,他仅停留在她那里些许时间,为了荣耀主和证明圣经的卓越,向她陈明他所作的许多事。之后,他便立刻回到他的工作岗位上。

    第二十二章我们所有Hippolytus的着作——

    1

    同时,Hippolytus还写了许多论文,也写了关于逾越节的事。这时他也追溯各个时代,并提出一些教会法规,包括亚历山大大帝开始算起十六年之久,关于逾越节的事。他所写的论文当中,仍存留在我们中间的有《OntheHexaemeron》、《OntheWorksAftertheHexaemeron》、《ToMarcion》、《OntheCanticles》、《OnPartsofEzekiel》、《OnthePassover》及《AgainstAlltheHeresies》。你还可以找到许多别人保存的部分。

    第二十三章Origen的热诚和他被拔擢到祭司的地位——

    1

    从这时,Origen开始着手着述他对圣经的评注,Origen特别受到Ambrose的鼓励,Ambrose也供给Origen所有的需要。他的鼓励不是只在口头上说说而已,更是在他一切实际的需要上,给予充足的供应。

    2

    Origen有超过七位秘书,当他口述时,这些秘书轮流将其记录下来。他也有很多抄写者,都是专精于优美写作的女性。Ambrose提供一切所有的花费让他竭力研读圣经,也鼓励Origen写下评注。

    3

    此时Urban已在罗马当了八年的监督,之后Pontianus继承Urban。在安提阿,Zebinus继承Philetus。

    4

    这时,一些教会事务搅扰Origen,迫使他去希腊,途经巴勒斯坦,到达该撒利亚。他被那里的监督按立为祭司,这事引起了纷争。教会的监督于是决定要Origen再写一篇独立的论文,比他早期所写任何作品还要进步,正如我们在卷二中充分提到的。

    第二十四章Origen在Alexandria所作的说明——

    1

    我们可能需要附上他所写关于约翰福音释义的卷六。在Alexandria时,Origen给他们看他所编的前五卷。在福音的全部书中,我们只有他的二十二卷。

    2

    在创世记释义第九卷(共十二卷)书中他不只展示他在Alexandria所写的前八卷书,也展示了第一卷书中诗篇前二十五篇的注释。此外,我们也拿到哀歌中的五卷,其中提到关于复活的事。

    第二十五章Origen再论正典——

    1

    当他在撰写诗篇释义卷一时,Origen记载了旧约经文的目录如下:「我们从收集到的书卷可观察到,以希伯来文流传下来的经典有二十二卷之多,并且都根据希伯来字母的顺序排列。」

    2

    在更进一步的评论之后,他就这样说到:「这十二本希伯来文经典如下:我们所称为《创世记》的,为希伯来经典之始,名为Bresith,意即『起初』。《出埃及记》,Welesmoth,意即『这些人名』。《利未记》,Waikra,意即『祂呼召』。《民数记》是Ammesphekodeim。《申命记》是Eleaddabareim,意即『主的话这样说』。《约书亚记》,约书亚是嫩的儿子,希伯来文JoshuebenNun。《士师记》和《路得记》列为同一卷书,希伯来文称为Saphateim。《列王记一、二》这卷书中,《撒母耳》的意思是《蒙神所召者》。《列王记三、四》也是一卷书,称为WammelchDavid,意即『大卫的国』。《代上》《代下》这卷书名为Dabreiamein,意即『日志』。《Esdras一书、二书》是一卷书,《以斯拉记》意为『帮助者』。《诗篇》即Spharthelleim。《所罗门的箴言》,就是Meloth。《传道书》是Koeleth。《歌中之歌》是SirHassirim。《以赛亚书》名为Jessia。《耶利米书》和《哀歌》及耶利米所写的书信,称为Jeremia。《但以理书》名为Daniel,是但以理以希伯来文写的。《以西结》是Jezekiel。《约伯记》就是Job。《以斯帖记》在希伯来的发音一样是Esther。除此之外还有《马克比书》(TheMaccabees),希伯来文的标题是SarbethSarbaniel。他在以上我们所提到的书中,说到这些事。

    3

    他在教会正典《马太福音》的注释卷一中,见证他只知道有四卷福音书,内容如下:

    4

    「照着传统,我知道在普世神的教会中,四卷福音书都是无疑置疑的。首先是马太福音,这人从前是税吏,后来成为耶稣基督的使徒。马太写这书的目的,是为那些得救的犹太人,这卷书是用希伯来文写的。

    5

    第二卷是马可福音,他是照着彼得给他的说明来写,彼得认马可为儿子,彼得在他所写书信中,承认马可是他的儿子:「在巴比伦同蒙拣选的教会问你们安,我儿子马可也问你们安。」

    6

    第三卷是路加福音,这是保罗推荐的福音,是为了给转向主的外邦人。而福音书中的最后一本是由约翰所写。」

    7

    在约翰福音注释的卷五中,他题到使徒们的书信:「那『适合成为新约执事,不是照着字句,乃是照着灵』的,就是保罗,『从耶路撒冷直到以利哩古,到处传了基督的福音』,并没有写信给所有他所教导的教会。他所写给教会的,也不过数语而已。

    8

    彼得,这位有基督的教会建立其上,且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她的,留下一封众所认同的书信。也许还有第二封,不过却有人质疑。

    9

    更不用说躺在耶稣怀中那人—就是约翰,他也留下一本福音书。他承认他可以写更多,若一一都写出来,就是世界也无法容纳得了。他也写了《启示录》,因他被命定要将隐藏的事物揭开,但七雷所说的要封上,不可写出来。

    10

    他也留下一封只有短短数语的书信,或许也有第二及第三卷书信,然而并非人人都认为它们是真的,这些全部也不超过一百句。」

    11

    此外,他也在他的《讲经》(Homilies)中对《希伯来书》作了以下的评论:「以『希伯来书』为标题之书信的措辞,并不如使徒所说的『粗俗』,因他自称在发表上『言语粗俗』。反而,这卷书的用辞是更纯正的希腊文,任何有能力鉴别文辞差异的人,都能同意这事。

    12

    还有,这封书信的思想与风格令人称羡,不亚于任何被公认的使徒书信,所有仔细研读使徒书信的人,都能承认这个事实。」

    13

    之后他又说:「照我的意见说,我认为这些还是使徒的思想,但用字措辞应该是出于一个记录使徒说话的人,在闲暇的时候将师傅的口述记录下来。若有任何教会认定这书信是出于使徒保罗,也是值得接受,因为自古以来人们传说此乃出于保罗,也并非没有理由。

    14

    但是,到底谁才是这书的作者,说真的,只有神知道。然而有些先人说,此书乃罗马监督Clement所写的书信;又有其他人说是写福音和行传的路加所着。」关于这些事,这样说就已经足够了!

    第二十六章Heraclas成了Alexandria的主教——

    1

    前面提过,在Alerander统治第十年,Origen从Alexandria搬到Caesarea后,将该城教学的责任交由Heraclas。不久,Alexandria教会监督Demetrius在履行四十三年监督职任后去世,由Heraclas继任。此时,在Cappadocia的Caesarea监督Firmilianus表现耀眼。

    第二十七章众监督如何尊敬Origen——

    1

    他受Origen所感,为了教会的益处,延请Origen来他那里。甚至他还为了在神圣的事物上求进步,而亲自去Judea拜访Origen,并停留一段时间。此外,Jerusalem监督Alexander和Caesarea监督Theoctistus,常常接待他,待他如尊师,请他讲解圣经,并执行教会演说的职责。

    第二十八章在Maximinus时的逼迫——

    1

    罗马皇帝Alexander,在统治十三年后去世,由Maximinus继任。因他对有许多基督徒的Alexander家族有仇,于是Maximinus就逼迫并下令处死教会中的领头者,为他们传福音的行为负责。

    2

    这事之后,Origen将这些殉道事件编写成《论殉道》(OnMartyrdom),献给Ambrose并Caesarea教会的长老Protocteus。因为在逼迫期间,他们都受了不寻常的苦,并且在Maximinus统治期间,超绝的承认他们的信仰,为时三年之久。Origen在《约翰福音》注释卷二十二中,并其他的书信里,都指出那次逼迫事件。

    第二十九章为神所立的罗马监督Fabianus——

    1

    Gordiaus继Maximinus之位,为罗马皇帝。担任监督职任六年之久的Pontianus,也为Anteros继承。约一个月之后,Fabianus继Pontianus之职任。

    2

    有人说,Fabianus在Anteros过去后,从别的地方与一些人来到罗马,在此,他在神圣属天之恩的奇妙彰显中,被选为监督。

    3

    当教会重要人物聚集一起,选定将继承的主教时,虽然他们心中已有许多出众和有名的候选人,却没有人想到在场的Fabianus。但他们说,那时突然有一只鸽子从高处飞下来,落在Fabianus的头上,就像圣灵彷佛鸽子的形状降在我们救主的身上一样。

    4

    于是全体与会者在圣灵的推动下,激动并异口同声的宣告,他配得这职分,于是立即引导他并使他坐主教之位。

    5

    当时Antioch主教Zebinus离世,Babylas继之。在Alexandria,接续Demetrius监督职任的Heraclas,其教学之责也由Dionysius接任,他是Origen的学生之一。

    第三十章Origen的学生——

    1

    当Origen在Caesarea从事他惯常工作的时候,许多人来到他这里,不仅有附近的居民,也有来自其他国家的人。这些人当中,最知名的是Theodorus,又称Gregory,他在我们这一代监督中是最特出的,他的兄弟Anthenodorus也倍受推崇。Origen得知他们对希腊、罗马文献有兴趣,就培养他们喜爱哲理的心,引导他们将从前的喜好转变到对神圣事物的研究上。Theodorus和Athenodorus在跟随Origen五年以后,他们在神圣的启示上进步神速,虽然他们年轻,但却得着Pontus地区的监督职称。

    第三十一章Aficanus其人——

    1

    此时,有一知名人士Africanus,他写过一本书名为《Cesti》。现存有一封他写给Origen的书信,在其中他质疑在《但以理书》中记载的Susnnah之事,他认为此事应是一个伪造和假想的事件。为此,Origen给了他一份非常完满的答覆。

    2

    Africanus其余流传到我们手中的作品,有五本呕心沥血的精湛之作《纪年》(Chronology)。在这着作中,他说到他因着要求见知名的Heraclas,而前往Alexandria。Heracla特别在哲学的学术技能以及希腊科学上着名,他被立为监督一事,我们也已经题过。

    3

    Africanus还有一封书信是写给Aristides的,论到《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中基督家谱彼此不符之处。他根据先祖相传而来的传统,清楚指出这两卷福音书的一致性。我们已经在本书卷一中适当的交待过此事。

    第三十二章Origen写于PalestineCaesarea的释经着作——

    1

    约在此时,Origen写了《以赛亚》和《以西结》的释经,《以赛亚》有三十本,直到以赛亚书第三部分,就是兽在旷野的异象。以西结的部分有二十五本书,这是关于这位先知全部的着作。

    2

    当他在雅典时,完成了《以西结书》的释经,也开始写所罗门的《雅歌》,一直写到第五本。当他回到Caesarea时,他已写完第十本,并完成这部着作。

    3

    然而,为什么我们要如此详细描述人的劳苦或表现,甚至另着一部书来说明?的确,我们曾在Pamphilus的传记中,也详细交待这些事。我们在陈明神圣殉道者Pamphilus在研读神圣着作上的殷勤之后,还附上一部他搜集的Origen和其他教会作者作品的目录。藉着这些,任何人都可以藉此完满的学习Origen流传到我们手中的着作。我们现在要往前述说我们的历史。

    第三十三章Beryllus的错误——

    1

    我们之前曾略略提到的ArabiaBostra监督Beryllus,因着企图将别异思想引入信仰中,便从教会的信仰准则中转离。他竟大胆宣称,我们的主和救赎主在还没有住在人中间之前,并非在一个独特所是(beingofHisown)的形式(form)中先存(pre-exist);又说祂没有自身的神性,在祂里面的神性不过是从父而来。

    2

    许多监督都考察并与他讨论此事。而Origen也与一些人一同受邀,下到他那里与他聚会,确知他所抱持的观点。当Origen瞭解他的看法,认定他们是错误的。Origen藉着讨论来规劝他,藉着说明来劝服他,将Beryllus带回正确的教训中,回到之前健康的观点。

    3

    现在我们仍保存Beryllus的着作,以及那时会议中他的说法,其中包括Origen对他的质疑,他在他教区中的一些讨论记录,以及在那里所从事的事。

    4

    我们中间的耆宿传下许多关于Origen的事迹,但我觉得还是省略不题,因这些事与本书无关。凡是关于他而值得记载之事,都可以在我们同圣殉道者Pamphilus所着的《辩护文》(Apology)中找到。我们协O并谨慎的从事这事,为要防止那些寻隙攻击我们的人。

    第三十四章PhilipCaesar其人——

    1

    Gordianus作罗马皇帝六年后,由Philip及其子Philip继位。据说他是一个基督徒,想在最后一个逾越节前夕,与众人一同分享教会的祝祷。但当时治理教会的人并没有应允他,因他还没承认他的罪,认定自己和其余的罪人一样,也没有列入悔过的行列中。若是他不如此行,当时的监督就会因他所犯的诸多罪行,拒绝接纳他。据说这位据说诚心遵守,在行为上也表现出对神真正的敬畏。

    第三十五章Dionysius继Heraclas为监督——

    1

    在这个皇帝统治下的第三年,Heraclas在任职十六年之后去世,Dionysius顺利继承Alexandria教会监督之职。

    第三十六章Origen所写的其他作品——

    1

    之后,当我们的信仰愈来愈扩展,教义也在众人前被广为宣告,年已六十多岁,经过长期讲道操练而能力极佳的Origen,正如我们所盼望的,前所未有的开始允许速记员者记录他的公开谈话。

    2

    那时,他为了答覆享乐主义者(Epicureans)Celsus所着反对我们的着作《真教义》(TrueDiscourse),而写了八本书。另外,他又写了二十五本关于《马太福音》的书。此外,他也写了关于十二位先知的着作,但我们现在只发现二十五本。

    3

    现今尚存一封他寄给皇帝Philip的书信,另一封是给他妻子Severa,还有一些寄给不同的人。我们整理这些不同的书,编号已达上百,如此一来,这些书就不会散乱。我们是尽可能的收集不同的人手上所保存的书。

    4

    他也写给罗马监督Fabianus,及许多教会的领导者,论到他的正统教义。在我们为此所写《辩护文》中的卷六,你可以找到许多例证。

    第三十七章阿拉伯地区的异议——

    1

    那时,在阿拉伯有一些人出现,推广与真理不合的教训。这些人宣称,在今世,人的魂会在死后与身体一起毁坏,但在复活时会与身体一同得更新。当时就有一场规模不小的会议因而举行,Origen因受邀参加,就在会中针对此一问题公开发言,他的发言使这些人的错误观点至终的以改正。

    第三十八章Helcesaites的异端——

    1

    当时,那称为Helcesaites的异端被挑动起来,但这异端在一开始时就被消灭。Origen在公开讲论诗篇八十二篇时曾题到这事。他说:「某人最近刚出现,因自己的能力而自豪,宣传最近出现在教会中的Helcesaites异端,既不敬虔又充满扭曲。我会告诉你这个异端所教导的,是何等邪恶的事,免得你因此受其牵引。这个异端拒绝圣经中的某些部分,他使用旧约和福音书,但完全反对使徒的书信。他还主张,否认基督没甚么大不了,因人遇到一些特别情形时,口里虽否认神,心里却是相信。他们出版一本书,号称是从天而降的书,凡听到且相信的,罪就得赦免,有别于基督的赦免。」以上就是我们有关Helcesaites异端者的陈述。

    第三十九章Decius的逼迫及Origen所受的苦——

    1

    Philip统治七年之后,Decius继其位。Decius怨恨Philip,因此开始逼迫教会,期间造成Fabianus于罗马殉道,于是Cornelius继任监督。

    2

    在Palestine,耶路撒冷监督Alexander再次因基督的缘故,被带到Caesarea省长的审判台前。虽然在第二次承认信仰时被尊贵的开释,却还是带着长者的满头白发,被下在监里。

    3

    在他向官员陈述美好且荣耀的见证之后,他就在捆锁中睡了。接着,Mazabanes继承他耶路撒冷的监督之职。

    4

    和Alexander一样,Babylas也在承认信仰之后,死于Antioch的狱中,由Fabius继任当地教会的监督。

    5

    在他许多往来的书信中,都准确并真实的显示Origen在受逼迫的期间,遭遇何等多次严重的事?当邪灵动员全军抵挡,以极端的诡诈和势力抵挡并羞辱Origen远超过其他人时,它的结局为何?为了基督的道,他忍受了多少捆锁束缚及深牢中厉害折磨的苦痛?他如何被刑具拉向四方为时数日之久,并受敌人所挑起的火刑威胁,却仍然尊贵的忍受?审判官如何极力拖延他的性命,并至终他的痛苦终于止息?他经历这一切事之后所留下的话,如何给予那些需要安慰的人极大的鼓励?

    第四十章Dionysius所遭遇的事——

    1

    我还要说一些关于发生在Dionysius身上的事,这些事记载于他写给Germanus的书信中。论到他自己,他这样说到:「我乃是在神前说话,祂知我并非说谎。我之所以逃走,不是出于我自己的意思,而是有神的引导。

    2

    然而在这事以前,当Decius下逼迫令时,Sabinus差遣一名佣兵来搜寻我。有四日之久,我在家中等他来到。而他却逐街逐巷,遍寻各处,到那些他猜想我会前去或藏匿的地方。因他为瞎眼所击打,因此找不到我的屋子。因为他不认为我在被搜索时竟会留在家中。

    3

    过了四天以后,神吩咐我离开,又以一种独特的方式为我开路,于是我和我的随从,以及许多弟兄们都一同离开。随后发生的事,能说明这是乃是神的主宰,使我们对某些人产生益处。」

    4

    之后,他见证他逃离之后临到他身上的事:「约在日落之时,我和我的同路人一同被捉拿,并被士兵带到Taposiris,然而因着神的安排,Timothy并未被捉拿。稍晚之后他来到,他发现屋子是空的,又有兵丁在看守,也得知我们被下了监。」

    5

    之后他又说到:「神的安排究竟如何?事实说明一切。一个乡下人遇见Timothy脱逃并受苦,就问他为何如此仓促?他就将事实告诉他。这个人在他前往婚筵的途中听到了提摩太的见证。

    6

    (根据当地风俗,婚筵要举行一整晚)当他进到这婚筵里,他就将这件事告诉所有在座的人。这些人凭着一股冲动,众人似乎很有默契的一齐起身,立刻以最快的速度,突然在吶喊中来临到我们。看守我们的士兵立刻遁逃,然后那些人走向我们,那时我们正被绑在空床上。

    7

    神知道,我起先以为他们是来强劫掠夺我们的强盗。所以,我仍然躺在床上,只着一件薄薄的里衣,将放在我身旁其余的衣物给他们。但他们却命令我们起来,并赶快离开。

    8

    随后,我就了解他们来的目的。我开始大叫,恳求他们离开,不要管我们。于是我要求他们,想想那些架走我们的兵丁,若是他们愿意帮助我们,不如将我斩首。当我大声呼叫的时候,我的同伴们都了解我,他们就试着用力拉起我,但我又躺回地上。于是他们抓住我的手脚,将我拖出去。

    9

    看着这些事发生的见证人如下:Caius、Faustus、Peter和Paul。他们背起我,把我放在马背上,带我离开这个乡镇。」以上就是Dionysius描述关于他的事。

    第四十一章在Alexandria的殉道者——

    1

    这位作者在写给Antioch监督Fabius的书信里,提到那些在Decius期间于Alexandria遭逼迫之人的事:「我们遭遇逼迫,并非起因于皇帝的诏谕,而是在谕旨发出一年前就已经开始。本城有某位恶者的先知及作者,鼓动大批异教徒来反对我们,要重燃他们中间自己的迷信。

    2

    他们这种不受约束的非法行就煽动挑起,又认为杀害我们是对他们鬼魔惟一虔诚的敬拜。

    3

    开始,他们抓住一位名叫Metra的老人,命他说不敬之言。当他不遵命,他们就用棍棒殴打他的身体,戳刺他的脸和眼。之后,他们把他带到郊外,用石头打死。

    4

    之后,他们把一位叫Quinta的女信徒带到偶像庙,企图强迫她拜偶像。但当她厌恶的转身,他们就将她的脚绑起来,在粗糙的大石街上拖行,游遍全城,又用磨石击打她,鞭打她,直将她带到之前那老人被治死的地方,用石头打死她。

    5

    然后,暴徒全体去突袭敬虔者的家,和他们所认识的基督徒邻舍,驱逐他们离开,抢劫有价值的东西,掠夺货物,挑出对他们有用的物品,只将普通的木制家俱丢到大街上并焚烧,因此这个城看起来像是被敌人攻击过似的。

    6

    弟兄们因此撤出并离开,如同保罗所曾题过的人一样,「家业被人夺去,也甘心忍受。」除了可能有极少数的人以外,我未曾听说有人因此否认主名。

    7

    他们逮捕一位人人称羡、年老贞洁的妇人Apollonia,殴打她的下颚,打落所有的牙齿,又在城门前生火,威胁她说,除非她重覆叙述他们亵渎神的话,否则就要将她烧死。起初她显得有些畏怯,但眼见情势已完全无法逃避时,她就突然跳进火堆里而被烧灭。

    8

    他们到Serapion的家中捉拿他,以最残忍的方式拷打他,打断他的四肢,将他以头上脚下的方式从高楼上丢下。他们时时刻刻在各处叫嚣,只要有人拒绝重覆讲说亵渎神的话,他就会立刻被拖去烧死。所以无论白天或黑夜,我们都不能在出现在任何大街或小巷。

    9

    这样的事发生在我们身上一段相当的时间以后,这些可鄙之人当中出现叛乱和内战,于是他们就将对待我们的残暴,转为对他们彼此的伤害。他们对我们的怒气稍减,我们就可以喘一口气。但现在他们较温和的态度又有所转变,他们恐吓我们的话使我们又陷入恐惧中。

    10

    诏谕又颁布,像主耶稣先前所豫言最残酷的那种情形,已经来到:「若是可能,甚至连选民也都要迷惑了。」

    11

    情形的确危机四伏。许多较有名望的人都在恐惧中趋前献祭,许多服公职的人也因职物需要而被迫如此而行,其他的人则是因熟人的怂恿而作。他们一个接着一个被题名,去接触不洁不圣的祭牲。他们有些人脸色显得苍白,浑身发抖,好像不是要献祭,而是要被献上给偶像当为祭物一样。周围的群众因此嘲弄他们,就像平时他们嘲笑那些因怕死而献祭的人一样。

    12

    但有些人胸有成竹的来到祭坛,大胆宣称他们从未当过基督徒。关于这样的人,我们的主说得一点都没有错,他们几乎是不可能得救的。其余有些人则跟随这些人,但也有逃离或是被抓的人。

    13

    在被抓的人中,有些人虽被奴役囚禁,仍然坚守信仰;有些在审讯前就放弃基督徒的信仰;有些人在忍受一段拷打的期间后,就声明放弃信仰。

    14

    然而,有些人站住作蒙主祝福的柱子,为主亲自坚固,受到与他们所持守之信仰相配的冲劲与能力及信仰的分,为祂的国度成为令人敬佩的见证人。

    15

    首先是Julian,他深受疾病所苦,无法行走或站立。他们将他及两名陪同的人都带去审问,其中一位立刻否认主,但另一位CronionEunus,和较年长的Julian,都因承认主而被驼在骆驼的背上绕城,并被到山丘上鞭打,最后在群众的围观下,命丧猛烈的火中。

    16

    但当那些被抓的人被带去处决时,有一位站在他们附近、名叫Besas的士兵,却起身斥责这些粗野的群众。群众就大声叫嚣抨击他。因此,这位至勇敢的神圣战士,在为敬虔信仰作了美好的承认之后,就被斩首了。

    17

    另一位是Libyan人,他的蒙福之名是Macar。审判官多次请求他宣告放弃信仰,但因他仍坚持不屈,就活活被烧死。这些人之外,还有Epimachus和Alexander,他们被囚禁一段时间,忍受无数的鞭打和剥削的苦难之后,也在大火中殉道。

    18

    与他们同时的还有四个女人:Ammonarium、一位圣洁的童女,审判官用尽各种方式拷打她一段时间,但她清楚地宣告并保证她不会讲说任何他所指定的话,于是就被带去处决。还有令人敬重的长者Mercuria;虽有许多孩子却爱主胜过他们的Dionysia。总督因着拷打她们却毫无结果而受羞辱,又屡屡为女人所击败,因此这些人最后都是在未判决以前,就被用剑杀死。至于Ammonarium,则为她们代受一切的苦。

    19

    还有,埃及人Heron、Ater和Isidorus,及一位年约十五岁的青年Dioscorus,一同被交出来。起先,审判官以为Dioscorus似乎很容易被迁着鼻子走,就试图以谗言来欺骗他,又用严刑拷打来逼迫他,希望他能很快投降。然而Dioscorus并没有被劝服,也没有因拷打而屈服。

    20

    他以最残的方式鞭打了其他人之后,他们仍不屈服,他就将他们烧死。审判官免除Dioscorus的死刑,这位审判官因他机智反应而受人尊敬,并在人眼中看为杰出,他有权决定因Dioscorus的年纪轻而给他多一点时间悔改。不过,这位最虔敬的Dioscorus现在正在我们中间,等着一场更长且更激烈的争斗临到。

    21

    但有一位埃及人Nemesion,是因与强盗同伙而遭控告;然而他在百夫长面前反驳这个诽谤的控告,因这控诉一点也不合实情,他说他被控是因为他是一个基督徒,因此他就在总督面前被捆绑。该总督是一个最不义的审判官,就对他施以比强盗重二倍的惩罚,包括鞭打及拷问,又将他与盗贼一同丢入火里焚烧,因此这蒙福的殉道者就因与基督同样的受死而受人尊崇。

    22

    在审判进行的时候,有一组士兵:Ammon、Zeno、Ptolemy和Ingenuus并年长的Theophilus,都一起站在法官面前。当某人被带出来,被查出是基督徒,并即将要否认信仰时,他们就站得很近,咬牙切齿,用表情作势,并伸手用他们的肢体打手势。

    23

    当众人都注意到他们时,他们就在被任何人捉拿以先,跑到法官席前,宣告他们是基督徒。总督和他的同仁都因此受到极大的惊吓,而那些被审讯的人却因此大得鼓励,因为连要审判他们的人都被震撼了。这些基督徒从审判官前喜乐夸耀的走出来,神使他们荣耀地得胜。」

    第四十二章Dionysius所提到其他人的事迹——

    1

    「此外,各城市与各村庄中,还有很多人被异教徒所害,我要举出其中一人为例。Ischyrion被官长中的一人雇为男仆。他的雇主命令他献祭,但他没有服从,于是就被虐待、凌辱。因他一直坚持,他的雇主抓住一根长棍刺入他的体内,将他杀害。」

    2

    「我何需提到那些在旷野山岭中漂荡,受饥渴寒病、强盗野兽威胁的人呢?这些人当中幸存的,都为他们的蒙召和得胜作了美好的见证。我要举出一个事实来说明:

    3

    Chaeremon是Nilus城中一个非常年老的主教,他和他的妻子逃入亚拉伯的山中,就没有再回来。虽然弟兄们殷勤的搜索,还是无法找到他的遗体或遗物。

    4

    但有很多逃到亚拉伯山中的人,都被蛮族人Saracenes掳为奴隶,要将他们以高价赎回极为困难,而另一些人则完全不可能被赎回。许多人至今仍未被赎回。我所提及上述的弟兄们的这些事实,并非没有目的,而是要你们看见那临到我们的苦难是如何巨大、可怕。那些遭遇过这些试炼的,的确能明白他们所受的苦。」

    5

    之后他又说到:「我们中间有些神圣的殉道者,他们现在正与基督同坐,有分于祂的国度,且是祂国度的分享者,又要与主一同审判,他们在世时,曾接纳那些偏离并献祭给偶像而被定罪的弟兄们,当看见他们改变及悔改而可蒙祂悦纳(因祂甚愿罪人悔改而非死去),并查证他们是真诚悔改后,就接纳他们,并与他们一同聚集。他们也与他们在祷告及筵席上一同交通。

    6

    既是这样,弟兄们,关于这些我们还有何建议?我们应该作什么?让我们加入他们的心境,观察他们的审判及慈悲,亲切地接受那些被他们以如此怜悯对待的人。还是我们应当宣判他们的审判不公正,当他们的审判官,因他们的怜悯忧愁,反对他们的原则吗?」这也许是当Dionysius题及那些在逼迫中软弱而堕落偏离的人时,所加上的话。

    第四十三章Novatus的生活及异端——

    1

    此后,罗马教会的长老Novatus在高傲中窜起,抵挡那些人,似乎就算他们的表现出真心、完全的悔改,还是没有得救的盼望。他因此变成一个特别异端的领袖,他们在高傲中自称Cathari(意即「纯正派」)。

    2

    因此有一场非常大的会议在罗马举行,与会者有六十多位监督及更多的长老、执事们。其余省分的牧者,根据他们地方个别的情形来治理事务。众人通过教条,认定Novatus、那些与他有关的人、并接受他恨弟兄这无人性之理论的人,都当被视为外邦人。并且,应当医治那些落入不幸中的弟兄们,以悔改的药来供应他们。

    3

    罗马监督Cornelius寄给Antioch主教Fabius的书信也送到我们手上,信中说到罗马会议的要点,以及来自义大利、非洲和附近地区之人的意见、观点。在非洲的Cyprian及其同人以拉丁文写的其他书信,显示他们也同意免除那些已经陷入严重试探之人的职务,并革除异端创始者及其同伙的迫切需要。

    4

    Cornelius所写另一封关于该会议议决的书信,也附在其中。此外,也有一些书信论到Novatus的行为,我们必须从其中有所选录,使任何读到选录的人能得知Novatus其人之事。

    5

    Novatus到底是个甚么样的人?Cornelius写信给Fabius时,是这样说的:「你应该要知道,这个特别的人期望得到监督的职位,已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但他一直将这个野心藏在自己内心,从起初就利用那些支持他的神职人士来掩饰他的背叛。我会描述这件事。

    6

    我们教会其中一个长老Maximus、因两次承认信仰而声誉卓着的Urbanus、Sidonius和Celerinus—他因神的怜悯,英勇的承担了各种痛苦,并藉着信仰的坚定,胜过肉体的脆弱,完全击败了对手。这些人都知道Novatus,听说过他的狡猾和口是心非,他所作的假见证及谎言,以及他不合群与野蛮的性格。他们回到教会以后,就当众向许多监督、长老和平信徒公布Novatus从前所有隐藏的手法及邪恶。他们也因着受他欺瞒而哀恸,因他们曾因Novatus而暂时离开教会一段时间。」

    7

    之后他又说:「亲爱的弟兄们,我们在这人身上所看见短时间之内的转变,是何等的剧烈!这个曾发咒誓绝不渴求监督职分的杰出之人,立刻被核心组织推举为监督。

    8

    这个伪善者、抵挡教会信条的人,不断企图篡夺天上没有赐给他的监督职分。他选择了二个声明放弃信仰的人作他的帮手,差遣他们到义大利的一些小地方去,藉着虚构的藉口,欺哄当地的三个主教,并利用他们的无知、单纯,催促他们必须尽快到罗马去,使那地意见不合的情形,能藉他们与其他监督的联合斡旋,而得以消弭。

    9

    当这些人来到时,如同我们之前所说,他们因单纯、简单而无法辨别这是恶人的手法,并且他们的口也被一些像他们一样的人所笼住。到了第十时,他们都醉倒了,于是Novatus就趁机迫使他们,藉着他们伪造且虚空的按手,得着了监督的职位。这职分本不属于他,而是他以诈欺和不忠所窃夺的。

    10

    不久后,其中之一人回到当地教会,为他的过犯痛悔认罪,我们仍将他视为一般信徒,与他共领圣餐,在场的人也都为他代求。然后我们设立了这些监督的继承,差遣他们回到他们原来所该在的地方。

    11

    这位所谓的『福音护卫者』,那时并不知道在一个大公教会只该有一位监督。但无论如何,他很清楚(他不应该对此无知)教会中还有四十六位长老,七位执事,七位副执事,四十二名司仆,五十二名驱邪者、朗读者和司堂,一千五百多名寡妇及病弱的。这些人都为神的良善和恩典所餧养。

    12

    但无论是教会中广大的需要,或是因着神的眷顾得以富足的人,以及无数的信众,都无法将他从拼命抓夺且不择手段的道路中,唤回教会。」

    13

    说了这些以后,他又加上以下的说明:「且容许我们进一步这样说:他到底凭甚么成就和行为,而有把握自己可以胜任这监督的职分?是否因他自幼就受教会栽培,为教会忍受许多的苦难,为信仰冒了极大的危险?当然不是!

    14

    那已经进入且许久住在他里面的撒但,才是他信心的发起者。当他受到一种绝症的攻击,并且在他临死之际,于驱邪者所帮助下,在床上受了点水礼—果真如此,他应该是接受了。

    15

    但是当他的疾病得医治以后,他既没有遵守教会法规中必须接受的其他信条,也没有接受监督所承认的坚信礼。这样,他哪能得到圣灵?」

    16

    之后他又说到:「在逼迫期间,他因着胆小和怕死而否认他是一位长老。当执事要求并力劝他应该从关闭自己房舍中出来,给予落难弟兄们合法适时的帮助时,他确对执事们要他出面冒险的请求不以为意,甚至说他不愿再作长老,因为他已开始喜爱其它的哲理。」

    17

    在讲过其他一些事情以后,作者又再一次说到:「这位名人背叛神的教会,虽然他曾在教会中因按立他之监督们的喜好,而被立为长老。许多神职人员和平信徒却反对这一项决定,因为像他这样在病床上藉着点水礼而得救的人,是不合法的,并且也不配成为神职人员。然而监督说授职与他是仅此—次,下不为例。」在这之后,还附上一项他最荒谬、最糟糕的行为:

    18

    「在举行圣餐仪式中,当他在分圣餐给人时,他不但没有祝福那些受苦的人,反而强迫他们发誓;他以双手握住领受圣餐之人的手,不让他们离去,除非他们起誓说(我在此引用他的话):「藉着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身体及宝血,向我发誓,你绝不可以背叛我,回到Cornelius那里去。」

    19

    接着他说:「随着弟兄们日复一日离开他,回到教会中,他知道他正被离弃。Moses就是如此,他是位蒙福的殉道者,最近才死于一次荣耀美好的殉道。当他还活着的时候,看到这个胆大妄为的愚蠢之人,就不与他与那和他同路并将自己从教会中隔离的五位长老,同用圣餐。

    20

    在书信的结束,Cornelius列处那些曾将到过罗马,且定罪Novatus之监督的名册,包括他们的名字,及他们个别所治理的教会。

    21

    他也题到那些没有去过罗马,却藉着书信,同意前述监督决议的人,列出他们的名字及他们所来自的城市。以上就是Cornelius写给Antioch监督Fabius的话。

    第四十四章Dionysius对Serapion的介绍——

    1

    Alexandria的Dionysius,同样也写了一封信给有这分裂倾向的Fabius,其中写到许多关于悔改的事,也描述最近在Alexandria城中受殉道之苦的人。在记录一些其他的事情以后,他题到一件奇妙的事,在本书中也值得一题:

    2

    「这是一个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例子。有一个年长的信徒Serapion,一生无可指摘,却落入试炼中。因着他曾献祭,所以纵使他恳求,却无人伸出援手。他患了重病,连续三天不能说话,意识模糊。

    3

    第四天他稍微清醒,便叫他女儿的孩子上前来,对他说:『我儿,不要再耽延我的事。我请求你尽速请一位长老来替我除罪。』

    4

    说完这话,他又失去意识。这男孩立即去找长老,无奈由于夜已深,且长老也抱病不便前往。长老就说:正如我已过所命令的,濒临死亡的人,人若有渴慕,特别是生前就曾经请求过这事,他就可以在死前得宽恕,使他们在盼望中离世。于是他将一小块圣餐给这男孩,嘱咐他将之浸入水中,并滴入老人口中。

    5

    男孩带这圣餐回到老人身旁,当他快要进房门时,他又再度清醒,对这孩子说:『我儿,你回来了,长老不能同你来,但你快作长老要你作的事,好让我离世。』于是那男孩将圣餐浸水,送入老人口中。老人吞下圣餐以后,就断了气。

    6

    他岂不是蒙保守,活到他得着赦罪吗?他的罪岂非除去了吗?他难到不是一个有好行为的信徒吗?」这是Dionysius所题到的事。

    第四十五章Dionysius致Novatus的一封信——

    1

    现在让我们一同来看,当Novatus扰乱在罗马的弟兄们时,Dionysius写给Novatus的信是甚么。Novatus声称,他的背道和制造分裂是受到一些弟兄们的影响,好像他是被迫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们来看他在信中对Novatus的态度及方式:「Dionysius问他的弟兄Novatus安。若真如你所说,你是被迫如此,你就应该主动辞去职务以表明自己。与其分裂神的教会,不如为此受苦。即使为了避免分裂而殉道,其荣耀也不会比为了拒拜偶相而殉道来得低。反而,我认为前者更为荣耀,因为一个是为自己的魂而受殉道之苦,另一个则是为全体教会受殉道之苦。你若现在说服或引导这些弟兄们回到合一里,你的正直将胜过你的谬误。你的恶将不被计算,你的义反要得着称赞。若你无法说服那些不服背叛的人,至少可以拯救你自己的魂。盼望你一切都好,在主里有平安。再会。」这就是Dionysius写给Novatus的话。

    第四十六章Dionysius其它的信——

    1

    他也写信给在埃及弟兄们,说到关于悔改的事。在信中他说明他对那受异端影响而堕落之弟兄们的看法,也将他们的过犯分为许多种类。

    2

    现存有一封论悔改的私人书信,是寄给Hermopolis监督Conon的,还有一封是带有责备意味的信是给Alexandria教会的。还有致Origen论到殉道的信,并有一封信是给在监督Thelymidres治理下的Laodicea教会。他也写信给由监督Merozane治理的Armenia教会弟兄们,谈到悔改的事。

    3

    除此之外,当他收到一封从罗马Cornelius写来,反对Novatus的信时,他也写了一封回信。在信中他说,CiliciaTarsus的监督Helenus及其同人Cappadocia的监督Firmilianus、Palestine的监督Theoctistus,已邀请他到Antioch举行会议,因那里有许多人都极力协助Novatus。

    4

    除此之外,他也题到他听说Fabius已经睡了,Demetrianus已受按立,继任Antioch教会监督之职。他也这样说到耶路撒冷的监督:「蒙福的Alexander被下在监里,喜乐的离世。」

    5

    另外,现存还有一封由Dionysius所写,经Hippolytis转送到罗马的信,关于执事的事务。Dionysius也写到论平安、论悔改的信给他们。他还写信给那些抱持Novatus看法的坚信者(confessor)。后来在这些人会到教会以后,Dionysius又写了两封信给他们。他用许多书信与信徒们有来往,对于那些极力想研究其着作的人而言,这些在他身后所留下的,实在是莫大的助益。
未分卷 卷七
    卷七——

    简介

    第一章Decius和Gallus的恶事

    第二章在那些时期罗马的主教

    第三章Cyprian与同着他的主教们,首次教导那从异端归回的信徒,必须藉着受浸得洁净

    第四章Dionysius所写有关这主题的书信

    第五章迫害后的和平

    第六章Sabellius的异端

    第七章异端者邪恶的错误、Dionysius的神圣启示和他所接受教会的规范

    第八章Novatus的异端

    第九章异端邪恶的浸

    第十章Valerian与在他统治之下所发生的逼迫

    第十一章发生在Dionysius的时代和同时期在埃及所发生的事件

    第十二章在巴勒斯坦Caesarea的殉道者

    第十三章在Gallienus之执政下的平安

    第十四章那时期的主教

    第十五章在Caesarea的殉道者Marinus

    第十六章有关Astyrius的故事

    第十七章我们那大有能力的救主在Paneas的神迹

    第十八章一个患血漏女人雕像的竖立

    第十九章主席-雅各

    第二十章Dionysius在一封有关节期的书信中,写了有关逾越节的规条

    第二十一章在Alexandria的事件

    第二十二章临到他们的瘟疫

    第二十三章Gallienus的统治

    第二十四章Nepos和他的教派

    第二十五章约翰的启示录

    第二十六章Dionysius的书信

    第二十七章在Samosata的保罗和他在Antioch引介的异端邪说

    第二十八章在那个时代中杰出的主教

    第二十九章保罗是一位诡辩学的牧师,在被Malchion驳倒后而遭放逐

    第三十章一封关于主教们反对保罗的书信

    第三十一章开始于此时之颠倒的摩尼教之异端

    第三十二章在我们日子里杰出的教会和那些生存到教会被破坏时的人

    简介——

    在教会历史卷七里,Alexandria的大主教Dionysius,在他所留下关于那时代几项事件的书信中,用他的话再度帮助我们;我将从这些书信开始…

    第一章Decius和Gallus的恶事——

    1

    Decius作王不到两年,就与他的孩子一同被杀害,由Gallus继任王位。同时,Origen去世,享年69岁。Dionysius写信给Hermammon,谈到Gallus,他说:「Gallus不认为是Decius的恶心,或有什么事毁了他;但他却被同一件事一再的绊跌。当Gallus的国家昌盛且国事如他所愿的进行时,他逼迫了为着国家的和平与幸福向神祈求的圣徒。Gallus不只迫害了这些人,也阻挠了圣徒为着他的权益而有的祷告。」提到关于Gallus的事就只有这些。

    第二章在那些时期罗马的主教——

    1

    Cornelius在罗马任职主教约三年。随后由Lucius继任,不到八个月,他就去世,职位由Stephen接任。Dionysius在写给Stephen的第一封提到关于受浸的信中,并没有任何的争论,正如那时对于从各种异端中回转过来的人是否该藉着受浸得洁净,也没有争论一样。因为从古时候的习俗来看,这些回转的人只需接受按手祷告。

    第三章Cyprian与同着他的主教们,首次教导那从异端归回的信徒,必须藉着受浸得洁净——

    1

    首先,迦太基牧区的牧师Cyprian坚持,除非他们藉着受浸从其过犯中得洁净,不然他们不该被接受。但Stephen在这事上非常愤怒,他认为加上任何新制度而与所持守的传统产生对立是不必要的。

    第四章Dionysius所写有关这主题的书信——

    1

    因此,Dionysius在这个问题上,藉着信件与Stephen作广泛的沟通。最后,他告诉Stephen,自从迫害减少,各地教会都拒绝Novatus的新说法且彼此和平相处。他描述如下:

    第五章迫害后的和平——

    1

    「弟兄们,如今我们知道,那些在东方甚至更远的众召会,先前是分开的,但如今已经结合为一。并且,所有在各处的主教都是同心合意,在非预期而来临的和平中大大的喜乐。例如,在安提阿(Atntioch)的Demetrianus、在凯撒利亚(Caesarea)的Theoctistus、在以利(AElia)的Mazabanes、在泰尔(Tyre)[Alexander在此处长眠]的Marinus、在Laodicea的Heliodorus、在大数(Tarsus)的Helenu,及所有在基利家(Cilicia)、Firmilianus与加帕多家(Cappadocia)的召会。我只提一些较着名的主教,免得我的信过于冗长,或有太多的赘字。

    2

    还有那些当有需要时你就予以协助的叙利亚(Syria)及阿拉伯(Arabia),以及你纔写信去的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本都(Pontus)和庇推尼(Bithynia)。简言之,就是所有因着同心合意和弟兄的爱而喜乐,并荣耀神的地方。」Dionysius的描述至此。

    3

    Stephen任职届满二年后,由Xystus接续他的职位。在Dionysius写给Xystus关于受浸的第二封书信中,Dionysius向Xystus提到Stephen和其他主教的意见和评断。对于Stephen,Dionysius也说到:

    4

    「Stephen先前写到关于Helenus和Firmilianus,以及所有在Cilicia、Cappadocia、Galatia和邻近国家的人,说他不会为着这一个原因和他们沟通,那就是他们重浸了异教者。但是会考虑这事的重要性。

    5

    说实在的,在由主教们所组成最大的法院,就我所知,在这件事上已通过一个法令。就是这些异教徒需要受教导,并从旧酵掺杂的污秽中得着洗涤和洁净。所以我写给Stephen,恳求他关切这些事。」Dionysius更进一步的说到:

    6

    「我也写了很多的话给我们亲爱同作长老的Dionysius(接续Xystus的罗马主教)和Philemon。他们原先和Stephen都有着同样的意见,并在相同的事上写信给我。」以上所提到的争论就到此为止。

    第六章在王宫里的人——

    1

    这段时期产生了一些神圣且着名的殉道者,有希腊人、也有化外人。,Dorotheus这个人,及他在宫殿的臣仆,都歌颂赞美这些因勇气而出名殉道者。虽然殉道者从他们的主人得着了最高的尊重,且被对待如同主人自己的孩子,但他们认为为宗教受的责难和试炼,以及忍受许多为反对他们而发明的刑罚,是比今生的荣耀更尊贵、更丰盛。我们将描述他们其中一位的殉道,从他的例子读者可推论出其他人的遭遇。

    2

    有一个人被带到上述的那城里,在我们所说过的那些统治者面前。因他拒绝献祭,统治者就下令将他挂在高处,用杖击打,直到他屈服,违背他的意愿,作所要求他的事为止。

    3

    但他不为这些苦难所动摇,仅管他已经皮开肉绽了,他们还用盐调着醋,泼洒在他的伤处。他轻看这些痛苦,迫害者接着拿烙铁和火来折磨他。他残余的身体,就像是要供人食用的肉放在火上,不是让他马上断气,而是一点一点的折磨他。他被放在焚尸的柴堆上,他们持续这残酷的工作,为使他吃尽苦头,同意他们所命令的事。

    4

    但他坚守意志,b折磨中得胜地牺牲他的生命。这是王宫中一位殉道侍从的事例,他实在是配得他的名字-彼得。

    5

    其余殉道者的事迹虽然不比他差,但为着简洁的缘故我们将略过,只记载Dorotheus,Gorgonius和其他在王宫里的人,他们经过不同的苦难后被处以绞刑结束他们的生命,而得着神所赐给得胜者的赏赐。

    6

    那时,在Nicomedia治理教会的Anthimus,因着为基督作的见证而被斩首。在那些日子中,Nicomedia的宫中爆发了大火,错误的怀疑加到我们的身上,以致殉道者大批地增加。王宫中许多虔诚的家庭在王室的命令下全部处死,有些是被剌杀,还有些是被火烧死。据说有些人带着神圣及难以形容的热诚冲向火中。除此之外,刽子手捆绑了一大群其他的人,把他们带到船上并丢入深海中。

    7

    至于那些被尊崇之人的主人认为必须把被埋葬奴仆的尸体挖出来丢入海中,免得这些被埋葬者被人看作是神且受人敬拜。

    8

    在逼迫的初期,这些事在Nicomedia发生。在Melitene和其他在Syria各地的人试图侵占政府,有一份王室的诏书勒令将各处教会的领头者捆锁并监禁。

    9

    在这之后,我们所看到事实远胜过所有的描述。有大批的人被监禁,在各处的监狱,就是以前预备囚禁杀人犯和盗墓者的监狱,现在住满了主教、长老、牧人、和学者,因此没有剩余的空间给那些犯罪的人使用。

    10

    第一个法令之后,紧接着的另一项法令指示那些在监狱里的人,倘若他们愿意献祭,就允许他们自由的离开,若是拒绝,就必承受许多折磨、困扰。有谁能数算在各个国家中有多少殉道者,尤其是在非洲,茅利塔尼亚,Thebais和埃及呢?有许多人从埃及迁到别的省分和城市,至终因殉道而闻名。

    第七章异端者邪恶的错误、Dionysius的神圣启示和他所接受教会的规范——

    1

    这同一位Dionysius写了第三封关于受浸的书信给在罗马的主教Philemon。Dionysius指出以下几点:「我查看了异端者的着作和传统。有一阵子他们这些邪恶的看法玷污了我的思想。但我也从他们得了帮助,就是我凭自己反驳了他们,并且更憎恨他们。

    2

    在这些主教中的一位弟兄制止我。他担心我会受他们这邪恶的想法所影响(那会玷污我的魂)。就我看,他说的是实话。但从神来的异象加强了我。

    3

    那话吩咐我,并清楚的说,『尽可能的去读你所拥有的,因你可改正并证明这一切。这就是你起初信仰的原由。』我领受了与使徒的话一致的异象。但对异端者而言,『成为精明兑换银钱的人』是更有说服力的。」

    4

    说了一些有关所有异端的事之后,Dionysius接着说:「我从我们所蒙神祝福的主教Heraclas接受了这规定和命令。对那些从异端邪说中出来的人,纵使曾背叛教会;或者,虽没有背叛教会,但似G和那背叛教会的在一起,被指控求助于一些假教师。当Heraclas将他们赶出教会,虽然他们恳求,但他并没有接纳他们回来,直到他们公开地承认所有从仇敌所听见的东西。但之后,Heraclas并没有要求他们再受浸一次,就接受了他们,因为他们先前已经从他领受了圣灵。」

    5

    在彻底处理那问题之后,Dionysius再一次说到:「我得知这不是单独被引进非州的奇特实行。甚至在很久以前,在我们之前的主教任内,在当时最受欢迎的教会,并在Iconium和Synnada弟兄们的会议中,还有其他许多的人,都已采用这意见。我不能容让他们的决议被推翻,甚至被带进冲突和争论里。正如『不可挪移你邻舍的地界,那是先人所定的。』所说的。」

    6

    Dionysius第四封关于受浸的书信是写给在罗马的Dionysius。那时,在罗马的Dionysius是个长老,那是他从教会接受了主教的职位后不久的事。在Alexandria的Dionysius也是个有学习且令人钦佩的人,他所陈述关于在罗马的Dionysius的事是明确的。而Dionysius写给在罗马的Dionysius其它的事中,关于Novatus的部分如下:

    第八章Novatus的异端——

    1

    「因着正面的理由,我们憎恶Novatian。因Novatian使教会分裂且把一些弟兄们带到不信神和亵渎里,同时引进了对神不信的教训,也毁谤我们这位满有怜悯的主耶稣基督是不仁慈的。除此之外,Novatian否认灵浸,推翻在受浸前当有信心和悔改的说法,全然地将圣灵排除在它们之外。事实上,对于Novatian会保留或转向信心和悔改的想法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第九章异端邪恶的浸——

    1

    Dionysius的第五封书信是写给罗马主教Xystus。在这封书信中,Dionysius说了很多反对异端的言论之后,接着陈述了他当时的一件事:「弟兄们,我最近遇到一件事,因害怕我是错的,我实在需要与你们商量并征求你们的意见。

    2

    在我被任命,甚至是在Heraclas被任命之前,有一位长久以来与我们一同聚集的信徒,他是教区的成员之一,他与那些刚受浸的人在一起。当他听到了这些谈论,他哭着来我这里并悲叹自己,倒在我脚前,承认并郑重声明他在异教徒中所受的浸不论在任何一方面都没有这个特质,因为它充满了不虔和亵渎。

    3

    他说他的魂如今被悲伤刺穿,因为他所说过那邪恶的话及邪恶的行为,使他没有信心向神举目。在这事上他恳求能够接受完全的洁净、接纳和恩典。

    4

    但我不敢这样作,只说到因着他的谈话已足以使他得洁净、接纳和恩典。我实在不敢说什么。虽然有一段时间他已经听了祝谢并且也跟着重复说阿们,站在桌旁,并领受圣餐,并接受而有分于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身体和血。但我劝他要有勇气,以坚定的信心和美好的盼望去接触圣徒。

    5

    然而他并不停止悲叹,战兢的来到桌旁。虽被请求,仍不敢靠近那些祷告的人。」

    6

    除此之外,也有一封由Dionysius和他的教区所写给Xystus和罗马教会关乎这一个人受浸的书信。在这封信里Dionysius提出这个情形并有许多的争论。在这之后,又有写给在罗马的Dionysius另一封关于Lucian的信。仅以此作参考。

    第十章Valerian与在他统治之下所发生的逼迫——

    1

    Gallus与其他的统治者,执政不到两年就被推翻了。而Valerian和他的儿子Gallienus承继了这个帝国。

    2

    我们可以从Dionysius写给Hermammon的信中知道他的处境。Dionysius的叙述如下:「这事向约翰启示,他说:『给他说夸大亵渎话的口,并给他权柄四十二个月。』

    3

    这两件逼迫的事都发生在Valerian的统治下,实在是不可思议。当我们回想Valerian之前的行为,这事就更令人不解。因为他曾对神的子民温和友善,在他之前的统治者并没有人如此仁慈地对待他们。甚至所谓的基督徒,也没有像他在执政初期那样,以如此殷勤和友善的态度接纳神的子民。

    4

    Valerian的家聚集了信神的人,且是神的教会。但是,从埃及Magi会堂来的教师,说服Valerian改变心意并鼓动他去逼迫那些圣洁的人。只因这些圣洁的人反对他的符咒。现在和过去都有一些人只是低声交谈和演说,就能散布魔鬼邪恶的计画。并且这位教师说服Valerian行可憎的巫术,献上不蒙悦纳的祭物。就是熊L辜的小孩当作祭物。他们剖开新生儿的肺腑,肢解神的造物,并将它切成碎块。他们以此为乐。」

    5

    Dionysius接着说:「对Macrianus而言,为着他所期望的帝国,而带来的感谢祭的确是上等的。据说Macrianus曾是帝国前任的财务总理。他没有作任何值得称颂或有益处的事,反而就像申言者所说的:『愚顽的先知有祸了,他们随着自己的心意,却一无所见。』

    6

    由于Valerian不领会神的旨意,也不寻求那在万有以先,贯彻万有,且超越万有的那一位的决断,而成了罗马天主教的敌人。这使神的怜悯不再临及他且自己也远离了救恩。在这事上可看出他所得声望的真相。」

    7

    Dionysius进一步说到:「Valerian因着受Macrianus教唆而有这样的行动,使自己受侮辱和谴责。根据以赛亚所说的:『他们已经选择了他们的道路,和他们的可憎物的行为,他们的魂也乐在其中,我将拣选他们的迷惑,将他们的罪报应在他们身上。』

    8

    虽然Macrianus不配,但他仍疯狂的想要得到这王国。然而尊荣华美的袍子却无法穿在他那有缺陷的身体上。Macrianus使他的两个儿子背负他的罪。关于Macrianus的两个儿子,神的宣告是清楚的:『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

    9

    Macrianus将自己在欲望中所成就的事堆在他儿子们的头上,并将对神的厌憎转移到他们身上。」Dionysius叙述了这些关于Valerian的事。

    第十一章发生在Dionysius的时代和同时期在埃及所发生的事件——

    1

    在Valerian掌权时,逼迫猛烈地蔓延,从Dionysius对Germanus的回覆中,可以看出他和同他的人,因着向宇宙之神的敬虔所遭受的苦虽。Germanus是那时期竭力毁谤Dionysius的主教。Dioysius的声明如下:

    2

    「由于被迫叙述神对我们的庇佑,实际上我正落入极大的危险中。但因着『对王的秘密闭口不言是好的,而将神的工作启示出来是可敬』这句话,我要在此争辩有关Germanus的暴行。

    3

    我不是独自去见AEmilianus,而是与同工Maximus、主教FaustusEusebius和Chaeremon并一位代表罗马的弟兄同去,

    4

    AEmilianus最初没有告诉我说:『不可聚集』。对他而言这是多余的,对寻求完成当务之急的他而言,这是排在最后的事。他并不在意我们的聚集,而是在意我们不应成为基督徒。他命令我放弃这事,因为如果我改变信仰,其他人将会跟随我。

    5

    我简单的回覆AEmilianus说:『我们必须顺服神而不是顺从人。』我公开见证,单单敬拜独一的神,没有其它的神,我不会改变这事,也会永远作一个基督徒。因此AEmilianus命令我们到一个邻近沙漠,名叫Cephro的村庄。」

    6

    这就是双方所说的话,记录如下:「Dionysius、Faustus、Maximus、Marcellus和Charemon被指控,而地方行政官Amilianus说到:

    7

    『我已在口头上告诉过你们,我们的统治者是仁慈的。因为他们已给你们机会救自己,如果你们愿意回归自然并敬拜他们国家的众神,忘掉这些不合常理的事。你们如何看待这事?我认为你们会感激他们的仁慈,因他们会让你们有更好的发展。』

    8

    Dionysius回答说:『不是所有的人都敬拜神,然而每一个人都敬拜他所认同的神。所以,我们尊崇并敬拜那独一的神,万有的创造者,祂已将帝国赐给蒙神所爱并尊贵的Valerian和Gallienus。我们也为他们的帝国持续向祂祷告,使它不致摇动。』

    9

    AEmilianus对他们说:『这些统治者禁止你们敬拜祂。如果祂是个神,也禁止你们敬拜那本性上是神的众神,因为你们被命令只能敬拜这些众所皆知的神。』

    10

    Dionysius回答说:『我们不拜其他的神。』AEmilianus对他们说:『我看你们未曾感激,也不领会我们统治者的仁慈。因此,你们不可留在这城,你们将被送到Libya地区,一个叫作Cephro的地方。我依照统治者的命令选了这地方,这地方将不允许你们和任何其他人举行集会或是进入所谓的公墓。

    11

    如果任何一位被发现不在我所命令的地方,或参加聚会,他将为自己带来危险,接受应有的惩罚。去吧,去那指定你们去的地方』。」「然后他催促我离开,虽然我生病,也没有容许我多停留一天。我有何种选择,是举行集会或不举行?」

    12

    Dionysius接着说:「因着主的帮助,我们没有放弃公开的聚集。这城市中竭力的人召聚在一起,如同我与他们同在时一样。经上说:『我身体虽不在你们那里,灵却与你们同在。』在Cephro的一个大教会,和我们一同聚集的弟兄们,有的是从原来的城市一直跟着我们,也有的是从埃及来加入我们。在那里,『神给我们开传道的门。』

    13

    在起初,我们受逼迫,被丢石头。但是,却有不少的异教徒离弃偶像转向神。一直以来,他们未曾听过神的话,然而这是我们第一次撒种。

    14

    似乎是为着这个目的,神把我们带到他们那里去。当我们完成这职事时,AEmilianus把我们迁到另一个地方。AEmilianus希望把我们放逐到更荒凉且更像Libyan的地方。所以他将Mareotis附近的人召聚起来,任命他们到全国不同的村庄。但他却命令我们到靠近快速道路的地方。在这地方,会让我们想逃脱时很快就被逮捕。明显地,他的安排和准备是为了能轻易地将我们逮捕。

    15

    当我第一次到Cephro的时候,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也没有听过,但我欣然乐意地前去。当我被告知要迁移到Colluthion时,在场的人都知道我是如何的受影响。

    16

    为着这点,我谴责自己。刚开始我觉得受苦且被搅扰,虽然这些地方是我们较熟悉的,但这区域的教友是较贫穷且低下的,常有旅客的骚扰和强盗的入侵。

    17

    当弟兄们题醒我,那里离城市较近时,我就得了安慰。因为在Cephro,我们与埃及来的弟兄们有交流的机会,使我们更多的扩展教会。而这地方则靠近城市,使我们因着能常看见那些真实蒙爱并与我们亲密的人而喜乐。在这地方,因着他们的来和停留,和我们在较远的郊区所举行的特别的聚集一样,结果也是更多的扩展教会。」经过一些事情之后,Dionysius又写了一些发生在他身上的事:

    18

    「Germanus夸耀他自己。他的确能说出许多他所忍受过的患难。但是对于这些灾难,包括没收、剥夺、掠夺财物、失去尊严、藐视,无视世界的荣耀,不顾政府官员和议员谄媚、奉承,忍受反对者的威胁,抗议,危险和迫害,流浪和忧伤等等,都是在Decius和Sabinus任内所临到我而AEmilianus任内继续加在我身上的。Germanus是否可以像我们一样的数算?Germanus在哪里?对他的描述是什么呢?

    19

    因着Germanus的缘故,使我从愚拙而展开行动。因着同样理由,我打消让那些知道的弟兄们了解每一件事的念头。」

    20

    在这卷书信中,同样的作者对Domitius和Didymus提到一些的逼迫:「由于我们人数众多,且多数是你们所不认识的,将他们的名字给你们是多余的。但看见各种族和各年龄的男人、女人、年轻的、年长的、少女、妇女、军人、平民,有些被鞭打、火烧,有些被剑所杀。他们在冲突中得胜而得着他们的冠冕。

    21

    然而,就着一些情况而论,即使经过一段时间有些人能无法被主称许,我的情形就是这样。因为时候还未到,所以,祂要保守,直到最合适的时间。耶和华如此说:『在悦纳的时候我应允了你,在拯救的日子我济助了你。』

    22

    因为你们询问我们的事情,渴望得知我们现在的处境。不久,你们将会完全知道。因着我们不愿意跟随。百夫长,法官和同着他们的军队、仆人,还有些从Mareotis来的人,藉着武力将我、Gaius、Faustu、彼得和保罗拖走,使我们成为囚犯。

    23

    现在只有我、Gaius和彼得与其他的弟兄们分开,而被关在Libya这个沙漠且干燥的地方。从这地方到Patomurm有三天的旅程。」

    24

    他更进一步的说:「Maximus、Dioscorus、Demetrius和Luctus等教士们,躲藏在这个城市,秘密地探访弟兄们。Faustinus和Aguila是在世界有名的人,却在埃及流浪。而执事Faustus、Ensebins和Chaeremon在瘟疫的流行中活了下来。Eusebius从一开始就是神所加强并帮助的一位。他照顾为着坚守信仰而被监禁的见证人,埋葬那些殉道者的身体,从事危险的预备工作。

    25

    就像我之前讲过的,政府官员对这些被带到法庭的人,仍继续以残忍的方法处死他们。用严刑杀害、用禁锢捆绑消耗,不许任何人接近他们,甚至调查所有尝试接近他们的人。尽管如此,因着弟兄们的热心和坚持,神释放这些受苦的人。」

    26

    Dionysius的描述至此。然而我们需知道,这位Dionysius称之为执事的Eusebius,很快地就成为在Syria老底嘉教会的主教。而这一位Dionysius称之为牧师的Maximus,继承Dionysius成为亚历山大的主教。而同Dionysius在一起以信仰称着的Faustus,则被保守直到我们受逼迫的日子。当年老日期满足时,Faustus被斩首以殉道的方式结束他的生命。在当时,这事也同样发生在Dionysius身上。

    第十二章在巴勒斯坦Caesarea的殉道者——

    1

    同样在Valerian逼迫底下,巴勒斯坦的Caesarea有三个人,在基督的信仰上为人所称道,他们选择神圣的殉道,而成了野兽的食物。其中一个叫Priscus,另一位是Malchus,第三位则称为亚历山大。有人说,住在郊区的这几位,刚开始非常胆怯,好像不关心,也不在乎。因为对这些渴慕得着属天奖赏的人而言,当机会来临时,他们平静地对待,以免在他们未成熟时,就得到殉道者的冠冕。但当他们审慎考虑这事后,就来到Caesarea的审判官前,成了殉道者。据了解,在同样城市的同样逼迫里,一位妇女忍受相同的冲突,她是属于Marcion宗派的。

    第十三章在Gallienus之执政下的平安——

    1

    在Valerion因着野蛮民族的入侵,而被迫成为奴隶不久后,他的儿子成了惟一的统治者,更审慎的治理帝国。藉着公开的声明,他停止对我们的逼迫,并指示主教可以自由地执行例常的事务,以下是他所颁布的命令:

    2

    「皇帝CaesarPubliusLiciniusGallienusPius,FelixAugustus颁给Dionysius、Pinnas、Demetrius和其他的主教。我已将我慷慨的恩惠昭告天下,这些异教徒将会离开宗教敬拜的地方。为这缘故,你们可以用我原稿的副本,这样就没有人会干扰你们。你们将会被赋予合法的权力来执行这事。这是我长期给予你们的特权。AureliusCyrenius是这些事的行政长官,会观察我所颁布的命令。」

    3

    我已将这事翻译成拉丁文,使我们容易明白。另外,这命令也被寄送给其他的主教,允许他们再次拥有所谓的公墓为资产。

    第十四章那时期的主教——

    1

    那时,Xystus仍然治理罗马教会。而Fabius的继承人Demetrianus,治理Antioch教会。还有Firmilianus,主持在Cappadocia的Caesarea教会。除了这些,Gregory和他的弟兄Athenodorus,也是Origen的朋友,则治理在Pontus的许多教会。在Palestine地Caesarea的主教Theoctistus死了之后,Domnus接续他的职位。他的任期很短。与我们同时代的Theotecnus继承他的职位。他也是Origen学院的成员。而在耶路撒冷,Mazabanes死后,在我们中间多年有名望的Hymenaus,接任主教。

    第十五章在Caesarea的殉道者Marinus——

    1

    在那时代,各处教会都有复兴的光景。在Palestine的Caesarea,Marinus因着他英勇的事迹、财富及家族的名望而得名。他因着为基督作见证,在以下的事件中被砍头。

    2

    在罗马人中有一个荣耀的象征,就是葡萄树枝。据说那些得到葡萄树枝的人,就会变成百夫长。照着继承的顺序,Marinus得到了这个位子。正当他要领受这荣誉时,就有另一人在法庭前宣称,根据古代律法让Marinus接受罗马的尊荣是不合法的,他要得着罗马的高位,但他是基督徒,没有效忠皇帝,所以这职位不应该是属于他的。

    3

    因此,法官Achaeus被搅扰,他问Marinus有什么要反驳。Marinus解释时,一直不断的承认自己是基督徒。因此,法官给他三个小时来反省自己。

    4

    当Marinus从法庭出来,Theotecnus主教就在那里,把他带到一边跟他说话,并拉他的手带他去教会。主教与他一同站在圣所,就把他的披风掀起一点,指着挂在他侧边所挂的那把剑。同时,主教也在他面前给他一本圣经,教他照着自己的意愿二选一。Marinus毫不犹豫的伸出他的右手,拿了这本圣经。主教Theotecnus对他说,紧紧的抓住它,就是紧紧的抓住神,你会因你选择的东西被加强,平平安安的去吧。

    5

    立刻,在Marinus回程的时候,传令官叫他进入法庭,因他反省的时间已经结束。当他站在法庭前,他显得很有信心。立刻,他如他所愿的被带离开,藉着死完成了他的赛程。

    第十六章有关Astyrius的故事——

    1

    Astyrius因着在这件事上的勇气而被纪念。他是个罗马籍的议员,并且支持所有的皇帝。因着他是贵族出身,而且他很富裕,所以他非常有名望。因为殉道者死时,Astyrius在场,所以他就将殉道者的尸体背在肩上带走,他用昂贵的衣服覆盖殉道者,用慎重的态度预备墓穴和葬礼。所以,到如今,在朋友中间,仍然流传有关这个人所发生的事。

    第十七章我们那大有能力的救主在Paneas的神迹——

    1

    在这里有以下不可思议的事发生。在该撒利亚腓立比,在Panius的山脚下,腓尼基人所称的Paneas,发现了水泉。约旦河就是流自这水泉。他们说在从前,有一受害者就被丢在水里,令人惊奇的,因着魔鬼的能力,这人就消失不见了。发生的事对那些在场的人就成了一个奇迹。当这些事发生时,Astyrius曾在那里,看见大批群众因这个事件感到惊奇,他为着他们的无知觉得惋惜。于是Astyrius就望着天,向这位藉着基督而超越众人的神祈求,使他可以斥责那欺骗人的魔鬼并使人们不再受蒙蔽。他们说,当Astyrius祷告的时候,祭物就立刻浮在水泉上,之后这奇迹就消失了。从此以后,在这地方,再没有任何奇迹发生。

    第十八章一个患血漏女人雕像的竖立——

    1

    自从我提到这城市以后,我不认为略过这一件值得为后嗣记录的事是合适的。因为他们说这个患血漏的女人,就是我们从神圣福音得知的,她来自这个地方,因着我们的救主,从苦难中得释放。这女人的家就在这城里,一些记载主对她仁慈的记念碑就留在那里。

    2

    在那女人的家门旁,有一个突起的石头,一个黄铜制的女人雕像,是跪着且伸出手,就好像她在祷告。在对面,有一个竖起的男人雕像,用同样的材料,穿着合适双层斗篷,他的手伸出向着这女人,在他脚前除了雕像本身以外,还有一棵很奇怪的植物,一直爬到斗篷的折边。这棵植物可以治疗所有的疾病。

    3

    他们说这像就是主耶稣的像。这像留存至今。所以当我们住在那个城市时,自己也看过它。

    4

    对老一辈的外邦人而言,这不是很奇怪的事,他们反而觉得应该保留。因为他们也从救主得着益处。而使徒保罗、彼得和主耶稣自己的像,.也被保存在画里,这成为古代的一种习俗。同样的,根据外邦人的习俗,他们也会有分别的来尊崇那些圣者。

    第十九章主席-雅各——

    1

    主席雅各是第一位从救主和使徒们手中,接受耶路撒冷召会主教职份的人。根据保留至今的史料记载,他被称为在基督里的一位弟兄。这些紧紧跟随过他的弟兄们,明显地表达出他们的尊敬。因着弟兄们的敬虔,这些记载确实为人们所保留下来。关于这部份就这么多了。

    第二十章Dionysius在一封有关节期的书信中,写了有关逾越节的规条——

    1

    在Dionysius有关节期的书信,他也订定了逾越节的规条。除了已经提及过的书信,Dionysius也写了有关节期的书信。在其中使用了有关逾越节颂赞的字眼。Dionysius寄了其中一封给Flavius,也寄给了Domituis和Didymus。在这封信中,Dionysius制定了一个长达八年的规条,这规条确认了在春分之后守逾越节才是合适的。另外,当逼迫还正猛烈的时候,Dionysius也寄了其他的书信给在Alexandria同作长老的和各样不同的书信给不同的人。

    第二十一章在Alexandria的事件——

    1

    当Dionysius回到Alexandria,平安又再度临及他。但是随着煽动和战争再次的爆发,使得Dionysius不能够监管因着暴动而被分散在各地的弟兄们。在逾越节的筵席时,Dionysius彷佛是从Alexandria来的流亡者。Dionysius再次用信件和弟兄们联络。

    2

    之后,Dionysius又写了一封有关节期的书信给埃及的主教Hierax。Dionysius提到在Alexandria,和之后遍及各地的煽动,记载如下:「当事情超过我的能力范围,我无法说服自己针对我自己的生活接受建议。甚至我和住在远方的人联系都是困难的。

    3

    对于那些同在神家而我心思念的人、同魂的弟兄们和同召会的人,的确我都需要寄信给他们。但如何寄信给他们,我也不知道。在Alexandria本地的,派人送去会比较简单。

    4

    但比起那又大又无人烟的沙漠来说,Alexandria的市中心是更复杂难行的。

    5

    我们平静无浪的港口就像被分开的红海一样。常常他们在那里的屠杀,血淋淋地就像红海一样。流经这些城市的河水,河床有时比没水的沙漠还干,也比以色列人所通过的河床更干。以色列人因为口渴难耐,向摩西大发怨言。藉着他的击打,从险峻的盘石中流出水来。

    6

    这河水有时又如此泛滥,漫溢附近的道路、田地,使人想起如同发生在挪亚那时的洪水。这河总是为屠杀所流的血,还有溺水的人所污染。当摩西面对法老时,他将这河变为血水,而发出恶臭。

    7

    有甚么其他的水可以洁净所有的水?如果将这广大的海洋倒进这河中,这海洋怎么可能洁净这苦海?从伊甸流出的大河,即使它向四方流出并注入Geon的其中一个支流,又怎能洗净这污秽呢?

    8

    或何时这有毒的空气能得洁净呢?因着从地里上升的地气、海边吹来的风、河里飘来的微风及港口来雾气,还有这些从死尸里所流出来的露水,正使我们周遭的环境腐败。

    9

    然而,人们质疑且不能了解这些持续不断的瘟疫、病痛、各种致命的疾病以及各样人类的毁灭从何而来?为何这大城市已不能容纳这么多居民?那时从40到70岁的人,他们的数目比现在所有14岁到80岁登记要食物配额的人还多。

    10

    虽然人类是这样不断的消逝,而毁灭是不断的增加,但他们都不害怕。」

    第二十二章临到他们的瘟疫——

    1

    在这些事件之后,瘟疫紧接着战争而来。且随着逾越节筵席的接近,Dionysius又写信给弟兄们,讲到他因这大灾难所遭受的苦难:

    2

    「对其他人来说,现在庆祝节期似乎不是一个好时机。的确,这不是一个好时机,对他们而言,也没有任何一个时间是合适的,不是悲伤的时间,更不是欢乐的时间。确实现在的一切事都叫人流泪,因着众人的死亡及垂死,这城市到处都可听到人在悲伤哀痛。

    3

    就如所记载埃及的长子,『在埃及有大哀嚎,无一家不死一个人的』这就是当时的情形。

    4

    因为太多悲惨的事发生了。首先,他们把我们赶出去,当我们落单时就逼迫,用各种方法置人于死地。即使如此,我们也能持守逾越节,每一个发生灾难的地方,对我们而言都是享受节期的地方,例如:田野、沙漠、船、旅舍和监狱。然而最完美的殉道者,使筵席成为最喜乐的筵席,如同在天的筵席。

    5

    这些事之后,我们和那些异教徒一同忍受随之而来的战争和饥荒。但我们单独忍受他们对我们的逼迫,同时我们也经历他们之间的患难。我们还是在基督的平安里面喜乐,这是祂特别给我们的。

    6

    在我们和那些异教徒都在短暂的喘息之后,这瘟疫又袭击我们。对他们而言,这比任何可怕的事还要可怕,比任何大灾难都更不能忍受。就如他们其中的一个作家所说的,这是唯一能叫人绝望的事。但对我们来说这并非如此,就如其它的事一样,是一个操练和试验。因为这瘟疫并没有离开我们,反而使异教徒更厉害的攻击我们。」

    7

    Dionysius继续说:「我们大部份的弟兄,在超越的爱和仁慈上是毫无保留的。他们为彼此禁食祷告且不害怕地探访病患,持续地供应他们,在基督里服事他们。弟兄们觉得很喜乐能与他们同死,同经患难,并把病患从邻居那里带到他们这里,甘心乐意的服事他们。以至于许多照顾病患又给其他人力量的人,自己都死了。一般人仅是在言语上有礼貌性的关怀,然而弟兄们是真实的采取行动,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8

    说真的,我们最好的弟兄以这种方式离世,包括一些长老、主教们,以及那些有最高声望的人。这样的离世也表达出他们敬虔和坚定的信仰,这就是殉道。

    9

    并且这些弟兄们把圣徒的尸体抱在手中及怀中,阖上他们的眼和嘴。弟兄们把他们背在肩上,且把他们放在外面。弟兄们愿意紧挨着他们,拥抱他们,把他们洗干净并穿上衣服。经过了一些时间,弟兄们也遭受了同样的对待,而这些存留者仍继续跟随在他们先前的人而殉道。

    10

    但是对这些异教徒而言,每件事的处理都是相当不同的。这些异教徒抛弃那些刚要发病的,远离他们最亲近的朋友,将快要死的病人扔在街上。丢弃已死的,就像废物一样也不埋葬他们。他们尽量避免与死者有任何的接触和交情,然而,虽然他们有事先的预防,但要他们避免接触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11

    在这书信之后,当这城市又恢复和平时,他又写了另一封欢乐的书信给在埃及的弟兄。除此之外,他又写了几封。其中有特定关于安息日的信,另一个是关于实行方面的信。此外,他又写了一封书信给Hermammon,及在埃及的弟兄,描写了很多Decius及他的继承者的邪恶,也提及在Gallienus统治下的和平光景。

    第二十三章Gallienus的统治——

    1

    Gallienus亲自的说话如下:「Macrianus背叛了在他先前的统治者,且与另一个统治者发生战争。然后他和他全家迅速且完全地消失。但是Gallienus曾经被公认为是在他们之前旧的统治者,也是在他们之后接续的新统治者。

    2

    根据申言者以赛亚的话:『看哪!先前的事已经成就,新事将要发生。』这就像云朵从太阳光线中通过,产生短暂的阴影,当云朵通过且消散了,太阳又在原处出现。所以虽然Macrianus曾积极接触当时Gallienus的帝国,他却没有什么成就。其余的也和他一样。

    3

    并且Gallienus的帝国也已经从先前的邪恶中洁净了,现在已兴旺,更为人所见所闻,在各方面都扩展了。」

    4

    随后他指出他所写内容的时间:「它让我又回想起那段帝国统治的日子。因为我看见那些不敬虔的人,虽然他们曾是有名的人,然而短暂时光后他们就不为人知了。但是圣洁又神圣的王子,经过了第七年,现今正完成第九年。这期间我们该保留这逾越节筵席。」

    第二十四章Nepos和他的教派——

    1

    除了这些之外,他预备了OnthePromises中的两卷书。Nepos是一位埃及的主教。他教导说,在神圣经文中那些给圣别之人的应许,必须以更犹太人风格的方式被通晓。而且在地上将有一千年奢华的生活。

    2

    就如他想的,他可以藉着约翰的启示录建立私人的看法,他以这主题写了一本书,标题是[寓言家的辩证]。

    3

    但Dionysius在他的着作OnthePromises中反对Nepos所写的。首先Dionysius提出自己对这教义的看法,再来,便论述约翰的启示录,并且一开始他便以下文所说的来论到Nepos:

    4

    「但自从他们提出Nepos一部分的工作,他们很有信心的倚赖他们所提出的,似乎基督将在全地作王已无需争论地被证实了,我承认在其他许多方面我推崇并喜爱Nepos,因他对圣经经文的忠信、勤勉和勤奋,以及他影响极远的诗歌吟唱,许多弟兄姐妹迄今仍然喜爱,并且我更尊敬他,因为他已在我们之先进入安息。但在这些之中真理应当是最被爱戴且尊崇的,并且当真理正确的被表明时,我们就该慷慨的称赞并赞同,但有些不晰磲煽y述时,就该表明并修正。

    5

    他出面以口述的方式说出他的主张,纯粹以讨论的方式,很有本事的劝服并调停在问与答之间敌对的两方。有些人认为他的工作公正合理,但有些教师认为律法和豫言并无影响力,没有随从福音书上写的,并且轻率的看待使徒的书信。关于这工作的教训,他们保证这似乎是某些极大隐藏的奥秘,并且不允许我们单纯的弟兄姐妹们对于我们主荣耀并神圣真实的显现,和我们的从死人中复活,以及我们要一同的归与祂且要像祂,有任何卓越高尚的思想。相反的,却引导这些单纯的弟兄姊妹们期盼神国度中微小和必朽坏的事物,以及现存的事物上,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反驳我们的弟兄Nepos。」他继续说:

    6

    「就如你所知道的,当我在Arsinoe这区域时,因着这方面的教训已流传了许久,结果就带进整个教会的分裂和背叛。我召聚了村子里弟兄中的长老和教师,也希望弟兄们在场。我告诫他们对这个问题作个公开的查验。

    7

    当他们把这本权威的书带给我时,我与他们坐在那里,花了三天的时间,从早到晚竭尽所能的,修改这本书上所写的。

    8

    当我们循序地考虑缓和问题、难处和同意的点时,我对弟兄们所表现出来的忠诚、真挚、顺从和智慧,感到喜乐。我们对于每一种的说法和易落入争论的意见,除非它们被看出来是对的,不然都尽量避免辩护。但我们尽可能的持定并证实我们所面对的事,我们也不避讳反对,而且如果理由可以使我们满意,我们也不会耻于改变我们的意见或同意别人的看法。相反地,我们因着认真、真诚地有敞开的心,愿意接受任何来自圣经的证据和教训。

    9

    而且最后这个教训的作者和发起人,听到所有的弟兄们都在场时,向我们承认说,当他被反对的意见说服时,他不会再持守这意见,也不会讨论,甚至提到或以此教导人。有些弟兄们在受安慰和和谐的灵里,表达他们对这会议的满意,而使所有的事都显明了。」

    第二十五章约翰的启示录——

    1

    之后,他说到启示录:「有些在我们先前的人,不接受这卷书。且逐章的批评它,宣称它没有概念和论点,而卷名也不真实。

    2

    他们说这卷书不是约翰的着作,也不是一卷有启示的书。因为内容充满了许多隐晦的事物,而且他们断言,在教会中任何一位使徒或圣徒,都不是它的作者。但不包括这个人,他创立了以他为名的Cerinthian。他是想为他的作品赢得尊敬,并为自己的名字加上头衔的人。

    3

    他所提倡的教训说到,基督的国将是地上的国。而他自己沈溺于身体的享乐和肉体的情欲。他梦想那国度是由他所渴望,在肚腹的享乐和情欲所组成的。就是说在吃、喝、嫁娶、节庆、献祭和宰杀牺牲等事上。他认为他能在较高恩典的掩饰下沈迷于自己的欲望。」

    4

    「但我无法勇敢的去反对这本书。因为许多弟兄们给它很高的评价。但我假设这是一本超过我所能理解的书,在每个部分都有隐藏、意想不到的意义。假如我不瞭解,甚至怀疑在字里行间隐藏着更深的含意。

    5

    我就不用自己的理由、衡量及判断。因为它们对我而言太高不可攀了。我只有更多在信心里面。」而我不拒绝那些我不能理解的,但我会相当的质疑我所不能瞭解的。

    6

    在这之后,他察看了整本启示录,且证明根据字义想要瞭解它是不可能的。他所证明如下:「已经完成所有的预言,然后申言者宣称,那些有福的和他自己,都应该遵守它。他说:『那遵守书上预言所记载的,是有福的。而我约翰看见,也听见这些事。』

    7

    因此他被称为约翰。而我不否认这本书是一位名叫约翰的人的着作。而且我也同意,他是一本出自神圣且受神启示之人的着作。但我较难承认,他是位使徒,是西庇太的儿子雅各的兄弟约翰。福音和天主教书信是他写的。

    8

    因我从两者的特性、发表的形式和整卷书的完成,来评断这卷书不是他写的。在福音书或在书信里,没有一处提到约翰是传福音者。」

    9

    他继续说到:「但是约翰从未说过,是指着他自己,或者指着其他人。但是启示录的作者在开头时介绍自己说:『耶稣基督的启示,就是神赐给祂,叫祂将必要快发生的事指示祂的众奴仆;祂就藉着祂的使者传达,用表号指示祂的奴仆约翰。约翰便将神的话,和耶稣基督的见证,凡自己所看见的,都见证出来。』

    10

    然后,他在书信中也写到:『约翰写信给在亚西亚的七个召会,愿恩典与平安归与你们。』但是,即使在天主教的书信中,传福音者也没有把他的名字写在前头,如在约翰一书一章一节,以神圣奥秘启示本身为开始,而没有介绍他自己:『论到那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话,就是我们所听见过的,我们亲眼所看见过的。』因为这一个启示,主在马太福音十六章十七节祝福彼得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不是血肉之人启示了你,乃是我在诸天之上的父启示了你。』

    11

    虽然在约翰二书、三书的篇幅很短,也都没有出现约翰这个名字,而以『长老』为匿名,但是这本书的作者并不以为加上约翰的名字,能使他的工作继续。但是他在启示录一章九节提起:『我约翰,就是你们的弟兄,和你们在耶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一同有分的,为神的话和耶稣的见证,曾在那名叫拔摩的海岛上。』到末了,在启示录二十二章七至八节,他如此说:『凡遵守这书上豫言之话的有福了,我约翰就是那听见又看见这些事的…』

    12

    正如他说的,写这些事的就是约翰,这是不容置疑的。但是约翰是谁并未被题起,如同在福音书里约翰也没有说,那侧身挨近耶稣的怀里、主所爱的门徒、雅各的兄弟和亲眼见过主的见证人是他。

    13

    假如他希望清楚地表现他自己,他就会将这些事说出来。他什么都没有说,而只是将他自己说成是我们的弟兄和同伴,是耶稣的见证人,是被神祝福的,因为他已经看见及听见启示。

    14

    但我以为有很多人是与使徒约翰同名,因着他们对他的爱和钦佩而努力想要赶上他,且渴望如他那样为主所爱,因此他们取与约翰相同的名字。正如很多忠信者的后代都取名叫作保罗或彼得。

    15

    例如,在使徒行传十五章三十七节提到,有另一位称呼马可的约翰。巴拿巴和保罗带着他,就如在使徒行传十三章五节记载:『也有约翰作他们的帮手。』使徒行传十三章十三节说,他没有和他们一同去亚西亚,『保罗和他的同伴从帕弗开船,来到旁非利亚的别加;约翰就离开他们,回耶路撒冷去。』

    16

    但是我想他是亚西亚这些人当中的一个,如同他们说,在以弗所的有二个纪念物上,各有约翰的名字。

    17

    从这些想法及这些辞句的排列,有理由的推测这位约翰是不同于另一位的。

    18

    由于约翰在福音书及书信中,以相同的方式作为开头的话,如约翰福音一章一节说:『太初有话。』而在约翰一书一章一节说:『论到那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话。』另一处在约翰福音一章十四节:『话成了肉体,支搭帐幕在我们中间,…,我们也见过祂的荣耀,正是从父而来独生子的荣耀。』在其他处说到相同的事,但有些稍微更改,『(这生命已经显现出来,我们也看见过,现在又作见证,将原与父同在,且显现于我们那永远的生命传与你们。)』(约翰一书一章二节)

    19

    他在开头时介绍这些事,并坚持这些主张是要作为证据来反对那些说主没有成为肉体的人,因此他小心的加上『我们将所看见并听见的,也传与你们,使你们也可以与我们有交通;而且我们的交通,又是与父并与他儿子耶稣基督所有的。』(约翰一书一章三节)

    20

    他抓住这个且没有离开他的主题。并且讨论了在此标题和名义下的每一件事。我们将简略的题到其中的几件事。

    21

    任何一个仔细查问的人都将发现『生命』,『光』,『从黑暗转出来』,这些词汇在其中屡次出现。并且到处可见以下的词汇持续地出现,如『真理』、『恩典』、『喜乐』、『主的血和肉』,『审判』、『罪的赦免』、『神向着我们的爱』『我们要彼此相爱的诫命』,就是我们应该持守所有的诫命,『对世界、魔鬼、敌基督的定罪』、『圣灵的应许』、『神的领养』、『我们所需要之持续的信心』和『父与子』等等。

    22

    事实上,显而易见地,福音书和使徒书信是经过周密考虑而以一种相同的性质为特征。但启示录的写法就有别于这些作品且与其无关,他们没联接性,差距极远,甚至可以说连一个相似的字都没有。

    23

    且不说福音书,就连使徒书信也没有提及任何启示录所说的,但保罗在他的书信中,指出他得着一些启示,然而他没有将它们写出来。

    24

    再者,显而易见的,福音书和使徒书信的措辞不同于启示录的措辞。因它们在希腊语文上不但被写得毫无差错,就是在道理和整体的结构上也有优美的表达。它们确实是远远地与粗野的言语、或语病、或任何庸俗的话背向而驰。

    25

    「因为这位作者似乎是兼具了写论文的两个必要条件—即知识的恩赐和表达的恩赐—正如主已经将这两项都加给他了。

    26

    我不否认另一位作者也看见一个启示,并领受知识和预言。然而,我查觉到他的地方话和语言并不是正确的希腊语文,反而他常有粗野的惯用语,也在某些地方引用了庸俗的话。

    27

    在此并没有必要指出这些事来,因我绝无意思要以嘲笑的心情说这些事。因为我已经说过,我的目的只是要清楚地给人看见这两种写作的区别。

    第二十六章Dionysius的书信——

    1

    现在尚存许多Dionysius所写反对Sabellius之内容的书信,照其地址来看,是要写给Bernice教会的主教Ammon的,还有一封寄给Telesphorus,一封寄给Euphranor,且再寄另一封信给Ammon和Euporus。他也在同一个主题上写了其他四本书,寄给在罗马与他同名的Dionysius。

    2

    我们有他的许多书信和大量以书信体形式写的书,这些正如他刊于Nature这本着作上又寄给叫提摩太的年青人的。除此之外,他还有一封献给Euphranor的信刊于Temptation这本书上。

    3

    此外,在一封给Pentapolis教区的主教Basilides的信中,他说他写了一本说明初期教会的书。并且他也留给我们很多寄给Basilides的信件。关于Dionysius的事就这么多了。但我们对这方面的描述已经完整,容许我们将自己这时代的特性展示给我们的子孙。

    第二十七章在Samosata的保罗和他在Antioch引介的异端邪说——

    1

    在Xystus主持了罗马的教会十一年之后,在亚历山大与他同名的Dionysius继承了他;大约在同一个时间,Demetrianus在Antioch去世,而在Samosata的保罗承接了主教的职位。

    2

    在亚历山大的Dionysius被(在Samosata的保罗)恳请到宗教会议来,他所抱持的是有关基督较低的、堕落的观点,也就是说在天然里祂是个普通人;但因着年纪和身体软弱的原因,Dionysius不克前来,他写信以此观点为主题来提供他的意见。但从各方来的各个教会的牧师集合在Antioch,以反对基督群羊的略夺者。

    第二十八章在那个时代中杰出的主教——

    1

    在这些人当中,最出众的是在Cappadocia的Caesarea的主教Firmilianus,在Pontus教会的牧师,在Tarsus的教区的Helenus,以及在Iconium的Nicomas;此外,在耶路撒冷教会的Hymenaeus和在邻近之Caesarea教会的Theotecnus;另外还有,以一个卓越的方法治理Bostra之弟兄们的Maximus,如果任何人想知道他们有那些人,他可以说出在那时,上述所提名的城市里为着同一件事被集合的长老和主教,以及其他许多人而不出差错。

    2

    但这些人都是最杰出的。当这些人在不同的时间聚集,且经常考虑这些事时,每次会议都会讨论这些争论和问题。Samosatian的支持者尽量的要隐藏他的异论,而其余的人则热络地要使他对基督的异论和亵渎完全的被显露出来。

    3

    这期间,Dionysius亡于Gallienus在位第十二年,他曾任Alexandria的主教为期十七年,而后由Maximus继任。

    4

    Gallienus在位十五年后由Claudius继承,他在二年内又把政府移交给Aurelian。

    第二十九章保罗是一位诡辩学的牧师,在被Malchion驳倒后而遭放逐——

    1

    Aurelian在位时,在一个由众主教组成的宗教会议中,一个安提阿的异教领袖保罗所持错误的教训清楚的被人揭露,所以他就被天主教放逐了。

    2

    Malchion特别把保罗从他的藏躲处里找出来,且驳倒他。保罗是一个博学者,是古希腊诡辩学校校长,在安提阿学习。因为保罗在基督里的美好信心,他被设立为该教区的牧师。Malchion与保罗进行一个谈论,他们的谈话有速记员记录下来。而这份记录就我们所知还存在,它可以查明是谁伪装并诈欺。

    第三十章一封关于主教们反对保罗的书信——

    1

    一些牧师因着此事集合起来,在达到共识后上书于罗马的一位主教Dioysius和在Alexandia的Maximus,并发送到所有的省分。他们激动且强烈的指出保罗的错误,针对他起争论和讨论,且将他一生的为人公诸于外。现在是很好的时机将他们所写的作成记录,摘录于下:

    2

    「致Dionysius、Maximus及所有在全世界一同事奉的主教、长老、执事,和在天主教里的Helenus、Hymenaeus、Theophilus、Theotecnus、Maximus、Proclus、Nicomas、AElianus、Paul、Bolanus、Protogenes、Hierax、Eutychius、Theodorus、Malchion和Lucius。还有其他在我们附近城市和国家的主教,长老,执事和神的众教会,向在主里亲爱的弟兄们致敬。」

    3

    他们继续说到:「我们写信并呼召许多在远处的主教来帮助我们脱离死沈的知识。例如,在Alexandria的Dionysius和在Cappadocia的Firmilianus的主教,首先,我们不认为这迷惑人的作者配得任何称呼。我们送了一封信到安提阿,不是写给Paul,而是把这封信写给整个教区。在此,我们有一份该信的抄本。

    4

    但Firmilianus来了两次,且定罪Paul的新主张,正如我们现在所知道并见证,且为其他人所了解的。当Paul答应要改变自己的想法时,Firmilianus相信他,并且希望Paul在神的话上是无可指责的,所以Firmilianus将这些事延迟,且被这位否认自己的神和主,且不再像以往那样的守住信心的Paul所欺骗。

    5

    现在Firmilianus又再次往安提阿,而且最远到了大数,因为他已经从否认神的邪恶经历上学得教训,但是当我们被Firmilianus聚集在一起,并且等候他的来临时,Firmilianus死了。』

    6

    当一些事过去后,他们描述了Paul所过的生活:『他远离了信心的原则并转向劣等及伪造的教训,既然他不在了,我们就越过对他作为的审判。

    7

    例如从前他虽然穷困潦倒,且没有从他父亲那里承继财富,也没有作任何的贸易或买卖,但他现在所拥有丰裕的财富是经由他不正当及假冒的行为取得的。并且藉着敲诈弟兄们来剥夺他们的权益。他答应帮助他们得到益处,却欺骗他们,并且掠夺那些在困难中想要得帮助的人。『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

    8

    在此他是高傲的,是趾高气扬的,并且行使世俗的威严,宁愿被称为ducenarius过于主教,昴首阔步的走在市场中,在公共场所散步时,读圣言并背诵之,有侍从随行,有群众争先恐后的跟随他,以致信仰也因着他的高傲和骄傲而被人嫉妒并憎恨。

    9

    或者Paul在教会的集会实行诈骗企图荣耀自己,用光鲜的外表来欺骗,使身份卑微者感到惊讶,并且在高台上为自己设立宝座,一点都不像基督的门徒,还拥有私人密室,并且如此称呼自己如同世界的统治者。若是没有人拍手欢呼,或没有像在戏院中挥动手帕,或没有像那些站在他周围的男人、女人,那样又叫又跳,如果没有在这不相称的情况中对他唯唯诺诺,也没有如同在神的家中虔诚的聆听,他就会用手击打他的大腿,在高台上无理的跺脚,并且指责、侮辱他们。又或者Paul会在公众场合中猛烈地,粗野地攻击圣经的解释者,这种生活显出他不像主教,但却像诡辩家和耍戏法者。

    10

    Paul也阻止人对主耶稣基督的诗歌,就像一个摩登的人有一些摩登的成果,并且训练了一群女人在逾越节这的日子在教会中为他唱诗歌,听到的人都觉得害怕,且说服住在附近地区和城市的主教和牧师奉承他,在他们的演讲中向着人民推广同样的理念。

    11

    由于要预先考虑我们现在要写的东西,Paul不愿意承认神的儿子从天降临,这不仅仅是一种断言,而是在我们所给你们的记录中有充足的证明。而且他常常说,耶稣基督是从地下来的。并且那些向他赞美歌唱的人,在人群中说他们那不信神的教师是一位从天上降下的天使。而Paul也没有禁止这些事,还有那自大的人,甚至在他们流传时出现。

    12

    有一些女人就是安提阿人所称的Subintroducta,她们与长老和执事一同跟随Paul,虽然他也知道并且定罪这些人,但是却默许他们这些无可救药的罪。他们为了能接近他,恐惧战兢甚至不敢咒诅他恶毒的言语和行为,但Paul使他们致富,并且他认为自己受那些贪财的人所爱戴并喜爱。

    13

    我们知道亲爱的,所有的主教和圣职者应该在所有善行上是众人的榜样,我们不是不知道有多少人藉着他们所带进的妇女而堕落或招致嫌疑,所以即使要我们认为他无犯罪的行为,他应该避免从这样的事所引起的嫌疑,以免使一些人出丑,或引起一些人模仿他。

    14

    当Paul送走一位女人,现在又有两个正值豆蔻年华且美丽的女人跟着他,且他到那里去都带着她们,过着奢华宴乐之生活的同时,他如何能责备或忠告人不要太亲近女人,以免他也堕落了,正如所写的呢?

    15

    因为这些事使他们满了悲伤和悲叹;但是他们很惧怕Paul的暴政和权势,以致不敢控告他。

    16

    但正如我们所说,当有人叫这个人解释这行为时,他守住罗马天主教的道理,并认为是我们的一员。然而他既然藐视这奥秘并且炫耀Artemas这可憎的异端时,(为甚么我们不能提及他的父亲?),我们就认为无须要求他对这些事作解释。」

    17

    而后,书信结束,他们添加这些话:「因此我们已强制的驱逐Paul,因他自己是和神敌对的,且拒绝顺服;而且他在他的地位上为天主教指定了另一位的主教。藉着神圣的目标,如我们所信的,我们提名Domnus,他有这些优点的装备,可成为一个主教,也是那蒙福的Demetrianus的儿子,Domnus之前治理同牧区中一个区之事务。我们已通知你这件事,你可以写信给Domnus,也可从他得到教会的信件。但让Domnus写信给Artemas,也让那些与Artemas有同样想法的人与Domnus沟通。」

    18

    当保罗从主教和正统的信仰中堕落时,Domnus如前面已说过的,成了安提阿教会的主教。

    19

    但是Paul拒绝交出教会建筑,而Domnus求助国王Aurelian;他大多是作出公正的裁决,命定那些在义大利和罗马城的主教判决这建筑物。

    20

    因此Paul因着世俗的权势而被赶出教会,这是奇耻大辱。那时正是Aurelian处理我们的事,但在他作王的期间,他改变了对我们的心意,因为国王的顾问煽动他来逼迫我们,而且每一面都大肆的谈论这事。

    21

    但当国王着手作这事,如此发表每一个反对我们所签署的法令行动时,神圣的审判临到他且在每一个执行的范围中限制他,显视一种情形让所有人看清楚,这世界的掌权者从未得到一个反对基督之教会的机会,除非护卫他们的手在神圣及属天的审判里为了惩罚和改正的缘故,容许这情形发生。在这些的时候,这是最好的。

    22

    六年作王之后,Probus继承Aurelian的位子。相同的年数后,Carus,和他的儿子们,Carinus和Numerianus继位。他们掌权不到三年,政权落入Diocletiam手中,那些人和Diocletiam结合。在他们执政之下,逼迫我们的时刻开始了,教会的败落也接踵而来。

    23

    在这事前不久,罗马主教Dionysius,执掌教务九年后过世,由Felix继位。

    第三十一章开始于此时之颠倒的摩尼教之异端——

    1

    在这时,一位疯子从鬼魔的异教里取名,他以歪曲的理智武装自己、如同恶者、撒但、作为反对神的人,而把他自己摆在许多的毁坏中。他在生活的言语和行为上,以及他疯狂凶恶的本质上显示,他是个化外人。结果他企图冒充为基督而在他的疯狂里自高自大,宣称自己是超自然的且是那神圣的灵。之后就如基督,选了十二门徒为他的新教义的伙伴。

    2

    而后他将错谬和许多已废除之无信仰论中所收集的无神论教义拼凑在一起。从Persia到我们这里,那就像致命的毒药冲走他们。从他开始,那Manicheans这无仰信的名字还是在许多人中间是盛行的。这就是「知识的虚妄之号称」的建立。这是在这些时期里所出现的。

    第三十二章在我们日子里杰出的教会和那些生存到教会被破坏时的人——

    1

    在这个时期,Felix主持了罗马教会5年,由Eutychianus继承,但他在位不到十个月就被Caius取代这个职位,他是我们这时代的人,他在位了约十五年后,他因着受逼迫而遭害,而轮到Marcellinus继承。

    2

    在同一个时期Timaus在Domnus之后接受了Antioch的主教职位,而Cyril在我们的时代继承了Timaus。在Cyril任职时,我们认识了Dorotheus,他是在Cyril任职期间那些学习的人当中的一个,他被授予Antioch的长老职务,他是一位对神圣事物之美丽的爱慕者,而致力于希伯来文,因此他能够轻易地研读希伯来文圣经。

    3

    他是属于那些特别的自由主义者,且不认同Grecianpropadeutics;除此之外,他生来就是一位阉人,因着这个原因,似乎是个奇迹,皇帝将他带进王室,且藉着将他安置在Tyre的紫染工厂而尊崇他,我们听过他在教会中智慧地解释圣经。

    4

    继Cyril之后,Tyrannust继承Antioch教区的主教,在此时期o生了教会的败落。

    5

    优西比乌来自于Alexandria这个城市,在Socrates之后统治了Laodicea这个教区。他搬到那边去是为保罗的事,他因这个原因到了Syria这地,且被那些热衷于神圣事物的人监禁而不能回家,在我们同时代的人中,他是一个完美的宗教例子,乐意被跟从我们已引述的Dionysius的话。

    6

    Anatolius被认命为他的继承者,正如他们所说下一个继承者是一个好人。他也是出生为一个Alexandrian。他在学习希腊哲学的技巧上,例如在一般的算术几何学、天文学、辩证法与生物学学说一样好。他是在我们这个时代最有能力者中最好的,他也是在修辞学中的领导者。有报导说因着这个理由Alexandrian的市民请求他设立一所Aristotelian哲学的学校。

    7

    Alexandria在Pyrucheium被包围的期间,他们告诉他许多显着的事迹,因为他是特别被高职位的人所尊敬,但接下来我只给一个例子。

    8

    「他们说他们的生计,因着被围攻而衰弱,因此耐得住饥荒比抵抗外面的敌人更加困难,但他成为礼物并用此方式来供应他们。当这个城市的其他部分与罗马军队结盟,而没有受到围攻。Anatolius差遣Eusebius-因为在他被调迁到Syria之前,他仍在那儿,而且没有在被包围及被支配的人中间。此外,他得到好的名声及名望,甚至已传到了罗马将军。而他告知他(将军)有关那些在饥荒中被包围垂死的人们。

    9

    而当将军知道这件事,他要求罗马指挥官给与最大可能的帮助,从敌人中给与逃兵们最大的安全,若允许他的要求,他将其与Anotolius商确。不久他收到了一个讯息,他就召集Alexandria的元老院议员,并首先建议所有的人需要与罗马人和好,但是当他发觉他们被此提议激怒,他就说:『我不认为你会反对我,如果我劝告你送一些冗员和那些对我们毫无用处的人,像是妇人孩子和老年人,将他们逐出大门到他们任何想去的地方,因为为什么我们该无目的的保留那些不管怎样将死的人呢?为什么我们是那样饥渴的想要毁坏那些在身体上有残障受重伤的人,我们按常理只提供给男人和年轻人,和分配必需的粮食,面包给那些在这城市的部队中需要的人。』

    10

    由于这样的理由,他说服了这些与会者,照着第一次的提议,给与他表决就是全部的群众无论是对军队不需要的男人或女人需要离开这个城市,因为如果他们继续不必要的留在这个城市,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安全的希望,而他们会因着饥荒而饿死,当所有的议员同意此事时,他解救了大部分被围困的群众。

    11

    他以此为条件,帮助所有属于教会的人以及在这城市其余的人,各个年龄应该逃跑的人,不只是高阶层的人,也包括平民老百姓,且大多数的民众秘密的换女装,在这些的掩护之下,透过他的指挥,在夜里逃出了城门,逃到罗马的营地。在那里优西比乌像是一位父亲和医生,收留了这些在围困中被糟蹋的人,藉着各样的智慧和细心医治他们。

    12

    因这两位牧师的承接,使Laodicea的教会被尊崇,在前述的战争后,这二位在神的保守中从亚历山大来。」

    13

    Anatolus没有记录很多的工作,但以我们所知道,可以认识他的口才及学问。在这些里面他特别陈述了对逾越节的看法。似乎较重要的已从这里面摘录如下:

    14

    从Anatolius来的逾越节规条:「在第二年第一个月的新月,就是每19年循环的开始,也是埃及人Phamenth(某节期)的第26天。但是依照马其顿人的月分,这是Dystrus第22天。或者照着罗马人所说的,是在四月的Klends前的第11天。

    15

    依照Phamdnoth的第26天,太阳不仅进入第一部份而且已经通过轨道的第四天。他们习惯称这部分为第一个dodeca-tomorion、和春分、月份的开始,是循环的前端,关乎行星运行轨道的起点。但他们称在这之前的,是月份的末了,第十二个部分,和最终的dodecatomorion,也是行星运行轨道的终点。因此,我们支持那些把第一个月算进来,并藉此定为逾越节第十四日的人,因他们不犯轻微和重大的错误。」

    16

    这不是从我们自己的看法;甚至在基督之前,老一辈的犹太人就已知道,甚至仔细观察过。这些可以从Philo,Josephus,和Musaus所说的得知。不只藉着他们得知,也藉着这些更早之前的人而得,例如两个Agathobuli,他们的姓氏为「Masters」。还有着名的Aristobulus,他是由PtolemyPhiladelphus和他父亲在神圣希伯来书经文的七十位翻译员中所选出来的。他也献上他对摩西律法评释的书给相同的八位君王。

    17

    这些作者,就是解释有关出埃及记问题的人说,所有的人同样在春分,第一个月中旬之后献上逾越节的祭物。正当太阳行经太阳轨道的第一部分时或当他们中间的一些人设定黄道带的运行轨道时,这事就产生了。Aristobulus补充说明逾越节的筵席是必须的,不只太阳行经昼夜平分的部分,月亮也如此。

    18

    因为正如有两个昼夜平分的时段,春分的及秋分彼此直接的相对,而且当逾越节的日期被指出为月份的第十四天,傍晚的开始,月亮将位于在一个完全相对于太阳的位置上,如看见满月;这样太阳将在春分的位置,月亮必定在秋分的位置。

    19

    我知道很多其他的事已被他们陈明,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是大概的证明,而有些人是近乎绝对的证明,他们藉这证明,证实在春分保留逾越节和无酵饼的筵席是完全必要。但我避免要求摩西律法的幔子已挪开,诸如这类的事情,以致于如今重新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我们继续如镜观看基督和基督的教训和受苦。但照希伯来人的说法第一个月近于春分,Enoch书也是如此教训。

    20

    同样的作者已离开算数的机构,在十卷书中和其他经历中,证明他对神圣事物的精粹见解。

    21

    Theotechus在巴勒斯坦Caesarea的主教时,事先预定他作主教。在他死后使他在所拥有牧养的区域里成为接班人。当为着保罗的事件的教会法庭,嘱咐他去安提阿和当他经过的老底嘉时,他们两个有一段时间共同主持同一个教会,

    22

    优西比乌过世了,他被那里的弟兄(教友)挽留,且在Antioch死后,逼迫之前这牧区最后一任主教是Stephen。他的哲学知识和希腊文的学问使许多人敬仰。但是当在逼迫的过程中他并不完全致力于神圣的信仰,这显示出他是一个懦弱,没有骨气,和隐藏自己真实想法的人,而不是一个真正的哲学家。

    23

    但这情形不会严重的伤害教会,因为Theodotus恢复了他们的聚会,立刻被神自己,就是所有人的救主设立为那个教区的主教。他以他主教的职位和权威作风来审断。因他擅长对人体医疗学科和对魂的医治学科。没有任何其他人如他这般和蔼,真诚,有怜悯心且热心帮助需要他协助的人。他已竭力献身于神圣学问,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24

    在巴勒斯坦的Caesarea,Agapius承继Theotechus,他相当热忱的施行他主教的责任。我们知道他也是竭力劳苦,且在主教中显为是实行天上旨意的。特别对穷苦人给予慷慨的照料。

    25

    在他任期我们认识Pamphilus,他是有口才的人,有真正哲学的生命,他被尊为配得牧区长老的职位。展现他是何等人和他从何处来不是一件小事。

    26

    但是我们已经在我们特别的研究中描述过,关于他生平的说明,他所建立的学校,在逼迫期间,他所忍受的审判中许多的告白,以及最后被尊以殉道者的冠冕,但在那个时期所有的人中,他的确是最受尊敬的。

    27

    在最靠近我们的时代中,我们已经知道Pierius是在Alexandria的长老,以及Meletius是Pontus教会的主教,他们都是这时代中难得一见的人物。

    28

    在他的一生中最显着的就是他极度的贫穷,还有他哲学的学习,以及他在默想及解释神圣的事物和在召会中公开施教上过人地勤奋。Meletius,在那些有学识的人中被称为Attica之蜜,是一个众所公认在各样学习上最完备的人,而他的修辞技巧是非常卓越,以致笔墨难以形容,可以说他所拥有的才能是与生俱来的,但是在其他方面,谁能超越他杰出经历与学识的超绝呢?

    29

    因为不论你用各种知识询问他,你将会说,他是最熟练且饱学的。此外,他生活中的美德并不亚于他的学识。我们在那段逼迫的时期仔细地观察他,有七年的时间,他从巴勒斯坦地区的风暴中逃离。

    30

    Zambdas,之前我们稍微提过他,在Hymenaus主教之后,接收了耶路撒冷教会的主教区。他死后不久,在我们受逼迫时期前的最后一位主教Hermon接续了使徒的位子,并且这样的实行被保留直到近代。

    31

    在Alexandria地区,Maximus在Dionysius死后当了八年的主教之后,Theonas接续了他的位子。在Theonas的时期,Achillas变得有名,Achillas与Pierius同时被指派为Alexandria的长老。他被安排管理神圣信仰的学校,而且展现最珍贵且不亚于任何人的哲学成果,并且他的行事为人是真实配得过神的福音。

    32

    在Theonas在位十九年之后,彼得接受在Alexandria的主教区,并且有十二年之久在他们中间非常有名。在逼迫前,在十二年中有不到三年的时间他掌管召会。而在他的一生中,值得注意的是他服从严格的教训,并且以无私的态度关心教会的利益。他因此在逼迫的第九年被斩首,并被赐以殉道者的冠冕。

    33

    在这些书中写出从救主诞生到圣地毁灭的三百零五年中关于继承的叙述,使我可以将这英雄式地为宗教而战的竞赛传递下去,并且将这些冲突的范围和重要性保留在文字中,为着使后代子孙知道。
未分卷 卷八
    卷八目录——

    前言

    第一章在我们这个时代,发生于逼迫前的事件

    第二章众教会的倾覆

    第三章在逼迫中争斗的本质

    第四章留名千古的殉道者为着信仰赢得许多冠冕,因此到处充满了对他们的记念

    第五章那些在Nicomedia的人

    第六章在王宫里的人

    第七章在Phoenicia的埃及人

    第八章在埃及的殉道者

    第九章在Thebais的殉道者

    第十章殉道者Phileas着作中,关于在Alexandria的事件

    第十一章那些在Phrygia的殉道者

    第十二章还有许多其他的殉道者,无论男的或女的,都受到不同方式的迫害

    第十三章教会的监督藉着他们的血表明出他们对所传之信仰的真诚

    第十四章宗教敌人的特点

    第十五章对于发生在异教徒中间的事件

    第十六章事件好转

    第十七章统治者的废除令

    前言——

    我们在前面七册已经描述了从使徒时代以来的事件,为了使后代子孙有可查考的资料,我们在第八册纪录一些这时代所发生最重要的事,这是适当的且有永远价值的。我们的叙述将会从这个点开始。

    第一章在我们这个时代,发生于逼迫前的事件:——

    1

    我们这一代在信仰的迫害之前,用一种合适的言语来描述,那宇宙之神的荣耀和自由的范围及本质,是过于我们所能的。这位神藉着基督,就是被众人,包括希利尼人和化外人所尊崇的那一位,传扬给世界。

    2

    藉着统治者向我们表达善意,我们就将自己交给地方官员,因着彼此的友谊,他们用友善的态度对待我们的教义,使我们免于牺牲的忧虑。

    3

    为什么我需要对那些在皇宫的人和所有的统治者讲论呢?这些统治者允许他们的管家、妻子、孩子和仆人公开地在他们面前讲说神圣的话语和生命,甚至容许他们夸耀信仰的自由。那些统治者的确很尊敬他们,并且喜爱他们过于其他同作奴仆的人。

    4

    就如有一个叫Dorotheus的人,他在所有的人中是最忠诚、最忠信的,并且在纪录中,他被那些任职于最高职位的人和统治者所尊敬。和他一起的是有名的Gorgonius,他在关于神的话上也受到同样地尊敬。

    5

    并且看见统治者藉着所有的官员对每一个教会给予的最大善意。如何描述那些大集会,各个城市中的群众聚集,和家中众人皆知的祷告聚会?简单的说,就是在各个城市里建立大教堂时所建的古老建筑,已经不够使用。

    6

    并没有因妒嫉而阻挠这些事的发展,反而日复一日地扩展。只要神圣和属天的手看顾并保卫神所看为宝贵的子民,就没有任何污鬼可以中伤他们,或藉着人的定意拦阻他们。

    7

    然而因充分的自由,使我们松懈、怠惰,彼此嫉妒、怒骂,并且几乎到了彼此对抗的情形。统治者用带刺的话彼此攻击,人民形成党派彼此对抗,令人惊骇的虚伪和掩饰达到了最恶劣的地步。结党的群众持续的聚集,且以温和和缓的方式骚扰主教,将神圣审判的宽容视为一种消遣。

    8

    这个逼迫开始于军中的弟兄。但是我们好像没有感觉,不渴望使神的神格被人接受和让人感动,而有些无神论者认为我们的事务是疏于注意且缺乏管理,因此我们的恶行又加了一件。而那些尊敬我们牧者的人,把敬虔的束缚摆在一边,被激动起来彼此冲突,他们所作的就是彼此争兢或威胁、嫉妒、敌意和憎恨,像暴君一样,竭力想要巩固他们的权力。正如耶利米所说的话:「主何竟发怒,使黑云遮蔽锡安城,他将以色列的华美,从天扔在地上,在他发怒的日子,并不记念自己的脚凳。主吞灭雅各一切的住处,他发怒倾覆民的保障。」(哀二1-2)

    9

    而根据诗篇所预言的:「你厌恶了与仆人所立的约,将他的冠冕践踏于地。你拆毁了他一切的篱笆,使他的保障变为荒场,凡过路的人,都抢夺他;他成为邻邦的羞辱。你高举了他敌人的右手,你叫他一切的仇敌欢喜。你叫他的刀剑卷刃,叫他在争战之中站立不住。你使他的光辉止息,将他的宝座推倒于地。你减少他青年的日子,又使他蒙羞。」(诗篇八九39-45)

    第二章众教会的倾覆——

    1

    当我们亲眼看到祷告之家被倾覆到原先的光景,圣经在市场中央被焚烧,并且教会的牧者卑微的到处躲藏,甚至有些人屈辱地被捕捉,并被他们的仇敌讥笑,这样经上的话就在我们中间应验了。正如另一位申言者所说的:「他使君王蒙羞被辱,使他们在荒废无路之地漂流。」(诗篇一○七40)

    2

    但是我们并没有资格描述这些临到他们的结局,甚至我们也不合适记录在逼迫前他们彼此分裂和不合宜的行为。因此我们决定,除了那些证实神圣审判的事之外,不将其他的事牵涉在内。

    3

    因此我们将不提那些因逼迫而摇动及在救恩上被破坏的人。但我们会概括的将那些对我们及后代子孙有正面价值的事件介绍出来。所以我们要继续以简短的描述说明那些神圣话语见证人之间的宗教冲突。

    4

    在Diocletian统治的第十九年Dystrus月,就是在罗马人的三月。当复活节临近时,皇室到处张贴公告,勒令将教堂夷为平地,焚毁圣经,贬低那些位居高位的官职。那些奴仆若坚持他们的信仰就会失去自由。这是第一个反对我们的诏书。不久之后,其余的法令就陆续发出,将各处召会的领头者下在监里,用各种手段迫使他们牺牲。

    第三章在逼迫中争斗的本质——

    1

    当时的确有许多教会的领头者在这可怕的苦难中忍耐着,在这强大的冲突中建立了榜样。但大多数的人因着害怕而灵里麻木,很容易在第一次的遭遇中就软弱了;其余的忍受着不同的折磨,有的被鞭笞,有的被严厉的处以无法忍受的拷问和剥削,以致悲惨的死去。

    2

    其他的人也经历了不同的遭遇。有一位被周围的人强拉去献可憎不洁的祭。虽然他没有作,但却被认为已经献祭了,而被开除。另一位,虽然他一点也没有靠近并接触污秽之物,但当别人说他已经献祭,他也只有默默忍受控告而离去在教会中的职位。

    3

    一位被打得半死丢在一边,另一位躺在地上,他的腿被人拉着拖行了一段很长的距离。这些都是殉道者。其中一位大声吶喊地见证他拒绝那样的献祭,另一位在救赎主的名里勇敢地表明他是基督徒,还有一位宣示他不会向偶像屈服,将来也绝不会。

    4

    但他们被逼迫的士兵掌嘴,只好安静下来,他们脸颊被打并被施以暴力。对这些士兵而言,只要能够迫害这些信仰上的敌人,只要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但以这样的方式对待神圣的殉道者是没有用的。然而,关于这些殉道者实际的描绘,怎是我们能言尽的呢?

    第四章殉道者在他们的书信中推荐Irenaeus——

    1

    那些殉道者也将时任Lyons教会监督的Irenaeus,推荐给前文提过的罗马监督,用以下我们所摘录的话称赞他:

    2

    「我父Eleutherus,我们祷告并渴望,您常能于一切事上在主里喜乐,我们请求我们的弟兄,也是我们的同伴Irenaeus带这封信给您,并竭力推荐这位基督新约的热心跟随者给您。若有任何人足以被称为是公义的,我们的确可以首先推荐这人作教会的监督,这是他应有的地位。」

    3

    为何我们在此要将那些殉道者的名字,列入以上所提的书信中?这些人当中,有些因着被斩首而得着成全,有些被丢给野兽吞吃,还有些在狱中沉睡。为何我们要重复那些表白自己信仰而仍存活的人?若有人想知道这些,他们只要查查书信本身,就可得到完整的报导,因我们已将此列入《殉道史汇编》中。这一切都是发生在Antoninus掌权之时。

    第五章那些在Nicomedia的人——

    1

    在Nicomedia立刻有反对教会的法令颁布。一个拥有高尚品格、向神热心的人,当诏书被公布时,在信心里光明正大的夺下它,并在该城市的两个掌权者前,其中一个是最资深的,另一个是在政府中高居第四位的,把这亵渎、邪恶的诏书撕碎。

    2

    这个人因着他大胆的行径,受人注目。他到死为止都维持他灵里的喜乐和平静。

    第六章在王宫里的人——

    1

    这段时期产生了一些神圣且着名的殉道者,有希腊人、也有化外人。,Dorotheus这个人,及他在宫殿的臣仆,都歌颂赞美这些因勇气而出名殉道者。虽然殉道者从他们的主人得着了最高的尊重,且被对待如同主人自己的孩子,但他们认为为宗教受的责难和试炼,以及忍受许多为反对他们而发明的刑罚,是比今生的荣耀更尊贵、更丰盛。我们将描述他们其中一位的殉道,从他的例子读者可推论出其他人的遭遇。

    2

    有一个人被带到上述的那城里,在我们所说过的那些统治者面前。因他拒绝献祭,统治者就下令将他挂在高处,用杖击打,直到他屈服,违背他的意愿,作所要求他的事为止。

    3

    但他不为这些苦难所动摇,仅管他已经皮开肉绽了,他们还用盐调着醋,泼洒在他的伤处。他轻看这些痛苦,迫害者接着拿烙铁和火来折磨他。他残余的身体,就像是要供人食用的肉放在火上,不是让他马上断气,而是一点一点的折磨他。他被放在焚尸的柴堆上,他们持续这残酷的工作,为使他吃尽苦头,同意他们所命令的事。

    4

    但他坚守意志,b折磨中得胜地牺牲他的生命。这是王宫中一位殉道侍从的事例,他实在是配得他的名字-彼得。

    5

    其余殉道者的事迹虽然不比他差,但为着简洁的缘故我们将略过,只记载Dorotheus,Gorgonius和其他在王宫里的人,他们经过不同的苦难后被处以绞刑结束他们的生命,而得着神所赐给得胜者的赏赐。

    6

    那时,在Nicomedia治理教会的Anthimus,因着为基督作的见证而被斩首。在那些日子中,Nicomedia的宫中爆发了大火,错误的怀疑加到我们的身上,以致殉道者大批地增加。王宫中许多虔诚的家庭在王室的命令下全部处死,有些是被剌杀,还有些是被火烧死。据说有些人带着神圣及难以形容的热诚冲向火中。除此之外,刽子手捆绑了一大群其他的人,把他们带到船上并丢入深海中。

    7

    至于那些被尊崇之人的主人认为必须把被埋葬奴仆的尸体挖出来丢入海中,免得这些被埋葬者被人看作是神且受人敬拜。

    8

    在逼迫的初期,这些事在Nicomedia发生。在Melitene和其他在Syria各地的人试图侵占政府,有一份王室的诏书勒令将各处教会的领头者捆锁并监禁。

    9

    在这之后,我们所看到事实远胜过所有的描述。有大批的人被监禁,在各处的监狱,就是以前预备囚禁杀人犯和盗墓者的监狱,现在住满了主教、长老、牧人、和学者,因此没有剩余的空间给那些犯罪的人使用。

    10

    第一个法令之后,紧接着的另一项法令指示那些在监狱里的人,倘若他们愿意献祭,就允许他们自由的离开,若是拒绝,就必承受许多折磨、困扰。有谁能数算在各个国家中有多少殉道者,尤其是在非洲,茅利塔尼亚,Thebais和埃及呢?有许多人从埃及迁到别的省分和城市,至终因殉道而闻名。

    第七章在Phoenicia的埃及人——

    1

    那些在巴勒斯坦着名的殉道者,就好像在Phoenicia的Tyre,那些着名的殉道者一样,被难以计数的鞭打所惊吓,但这些真实杰出的勇者,在众目之下展示出他们的坚定。在兢技场中,他们受了鞭笞之后,立即被丢在杀人的野兽面前,就是那些被烧过火红的铁刺所刺激的豹、熊、野猪、或公牛的面前。这些伟人以令人惊讶的恒忍,面对各种野兽。

    2

    当这些事发生的时候,我们也在场,并且记录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神圣能力,这能力不但在殉道者里面,也强烈的显现在殉道者身上。有一段很长的时间,这些吃人的野兽不敢伤害或接近那些神所爱的人,反而冲向那些在外面刺激和驱策他们往前的人。当殉道者独自站立、赤身挥手,示意野兽来就近他们,这些野兽却一点也不伤害这些神圣的勇者。每当这些野兽冲向他们,牠们就好像被某种神圣力量所控制而一再退却。

    3

    这种情形持续很长一段时间。观众一点也不惊讶。当第一只野兽没有采取行动,第二、三只野兽就被放进来对付同一位殉道者。

    4

    只要是人,都会被这些圣人那不可征服的坚定和不可动摇的忠诚所震撼。你会看见一个年轻人不到二十岁,站在那边,将他的手伸出来好像一个十字架,用不畏惧、不战兢的心思,专心一致的向神祷告,当那些呼出愤怒与死亡气息的熊与豹几乎伤害到他的身躯时,他一点也没有从他所站的地方回头或退缩。我不知这事如何发生,这些野兽的口被一股神圣无法理解的能力所抑制,牠们再次跑回牠们原来的地方。何等的一位殉道者!

    5

    你也可能见过其他几位,因为他们总共有五位,被丢弃在竞技场上野牛的面前,野牛用牠的角将这些人顶到空中,撕裂他们的皮肉,直到他们半死不活的被带走。但是当牠以愤怒与威吓冲向独自站立的神圣殉道者时,牠无法靠近他们;虽然牠跺着脚,带着被烧过的铁所激怒而发出盛怒与威吓,并用牠的角冲向各个方向,但至终还是被神所拦阻。牠无法伤害殉道者,所以那些逼迫者就释放其他的野兽攻击他们。

    6

    最后,历经许多可怕的攻击之后,这些殉道者全被刺死,他们的尸体没有被埋在土里,而是被扔到海里。

    第八章在埃及的殉道者——

    1

    这就是在Tyre为着宗教而英勇抵抗之埃及人所面临的争战。但是我们也要欣赏那些在他们本地为着信仰的者殉道者。在那里,数以千计的男人、女人、孩子们为着我们救主的教训的缘故,不顾今生的性命,而忍受各种不同的杀害。

    2

    他们当中有些人,受到削刑、折磨、最严厉的鞭打,以及其他无数的拷打,甚至是听来就可怕的刑罚。他们被火烧,被淹死。有些殉道者勇敢的将自己的头献给那些刽子手,有些是在折磨中死去,其他的则死于饥饿。还有些照一般罪犯的方式被钉在十字架上,但有些更残酷,被倒钉十字架,且活生生的让他们在十字架上饿死。

    第九章在Thebais的殉道者——

    1

    在Thebais的殉道者所忍受的暴行和折磨是无法形容的。他们全身都被利器(而非勾子)所刮,直到死为止。女人被绑住一脚,并且用机器吊高悬在空中,她们赤身的呈现在所有观看者眼前,这是最大耻辱、最残酷、且最不人道的景象。

    2

    其余的殉道者被绑在树枝及树干上死去。迫害者用机器拉住许多粗的树枝,将殉道者的四肢绑在上面。然后,让这些树枝弹回它们原来的位置。迫害者所图谋的就是使殉道者的四肢在树枝回复其位时立刻被撕散。

    3

    这些事不是只发生几天而已,而是持续了好几年。有时候,超过十个,有时超过二十个殉道者死去。有时甚至不下于三十人,六十人,一百位,其中包括男人、孩子、妇女,在一天之内被处以不同的酷刑,并被杀害。

    4

    我们自己也在场,在一天之内亲眼目睹一大群殉道者:有些被斩首,有些被火刑烧烤。那些用来杀人的剑都变钝了、不牢了、损坏了,那些刽子手杀人杀到累了,还需要换班执行任务。

    5

    我们看见了那些信入神的基督的人那不可思议的热情,真实神圣的能力和热心。只要有一位被宣判刑罚,就会有一位接着一位地跑到审判座前,承认他们自己是基督徒。他们勇敢且大无畏的为着这宇宙之神的信仰,声明自己的身分,完全不理会可怕的事或各种不同形式的刑罚。他们用喜乐,欢笑与欢欣来接受最终的死刑,所以他们唱诗,感谢宇宙的神,直到最后一口气。

    6

    不可思议,更奇妙的,是那些在财富上,是贵族出身,有名誉,在学识等方面有卓越成就的人,把这一切都看作次要,而将向着我们救主耶稣基督的真实信仰摆在前头。

    7

    Piloromus就是这样的一位,他在Alexandria的皇室中有高的职务,他每天掌管司法行政,根据他的职位和罗马贵族身分,他是在军队的护卫下来执行职务。Phileas也是这样的一位,他是Thmuis教堂的主教,是一个以爱国心和对国家的贡献,以及在哲学上的成就而闻名的人。

    8

    尽管许多亲戚和朋友劝他们,还有许多在上位者,甚至法官自己也恳求他们,要他们顾及自己及怜悯妻儿的性命,且爱惜自己的性命,而轻视关于我们救主的教训。但他们不被这些事所说服,藉着他们勇敢的和意念,其实是他们虔诚、爱神的心,他们忍受法官一切的威胁和羞辱,这两位的结局是被斩首处死。

    第十章殉道者Phileas着作中,关于在Alexandria的事件——

    1

    因为我们提到过Phileas在教僧区的学识有很高的名望,让他自己在以下的摘录中作见证。在摘录中他也告诉我们他是谁,同时比我们更准确的描述在Alexandria所发生的殉道事件:

    2

    「有圣经中所给我们的榜样与高贵的事迹摆在他们面前,这些与我们同蒙福的殉道者毫不犹豫,将他们的心,真诚且完全地对准这位超乎万人之上的神,决心要为信仰而死,坚守着所蒙的呼召。因为他们认识我们主耶稣基督已经为我们成为人,所以祂可以除去所有的罪,并赐给我们进入永远生命的路。因为:『他本有神的形状,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之珍,紧持不放,反而倒空自己,取了奴仆的形状,成为人的样式,既显为人的样子,就降卑自己,顺从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3

    所以这些有基督的殉道者,为了更高的奖赏而热心,不只一次,有些更是二次的,忍受一切的试炼和各种折磨人的手段。虽然御林军彼此竞赛以各种方法威吓殉道者,不仅在言语上,更是采取行动,然而殉道者并不放弃向着主的奉献:因为『完全的爱把惧怕驱除』」

    4

    「用什么文字可以形容他们在各样折磨之下的勇气,男子气概?所有想迫害他们的人都有权去虐待殉道者。有些用棍棒、有些用鞭、有些用笞、还有些用皮带、有些用绳来击打他们。

    5

    这些暴行的景观种类繁多,展示出极大的恶性。有些殉道者,双手被捆绑,悬挂在台上,然后用某种特定的机器拉紧他们的四肢。然后那些迫害者,按着命令用器具将他们的身体撕裂;不是因着关节与四肢的肿大,好像一般的杀人犯一样,而是撕裂他们的胃、膝、脸颊。有些被单手吊在门廊的桅杆上,承受最痛苦的折磨。其他人被脸对脸的绑在柱子上,脚无法着地,身体的重量拉扯使他们更紧靠在一起。

    6

    殉道者整天承受这样的折磨,不仅是在官员与他们谈话时,就是官员休息的时候,他们也要承受折磨。当官员把任务交给他手下的官员时,而自己继续到其他惩治殉道者的地方去视察时,他命令手下看守他们,并观察他们是否能被凌虐到屈服。然后下令将殉道者拷上锁链,还等不及他们喘息就将他们丢在地上,任意拖行。

    7

    因为官员表示一点都不需要在乎殉道者,这种想法和行动就好像殉道者不存在一样。除了鞭打他们,这些仇敌试图发明第二种方法来虐待他们。

    8

    有些殉道者经过这些暴行之后,被放在台上,他们的双脚被拉扯放在四个洞上面…(一种酷刑)。他们被逼躺在台上,对于全身被鞭打之后所产生的新伤痕毫无能力去理会。有些被扔在地上,躺在那里,承受一连串的暴行虐待,他们身上带着各种惩罚的痕迹,这观众展示出一种更可怕且严厉的对待,

    9

    当这迫害一直继续,有些殉道者在折磨下死去,殉道者的坚定持续羞辱了仇敌,有些被折磨的半死,被关在监狱,在痛苦中忍受痛苦,过几天就死去,但是其余的在他们所受的照顾下得着康复,在长期的拘禁下,得着信心。

    10

    所以当他们被命令,选择是否愿意藉着接触污秽的祭物而得着释放,或是拒绝要求而面临死刑。他们毫不犹豫并且欢欢喜喜地选择受死。因为他们知道在圣经里所表明的,因为经上记着「祭祀别神,不单单祭祀耶和华的,那人必要灭绝。」(出二二24)以及:「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出二二3)

    11

    这些就是真正有哲理且爱神之殉道者的话,在他临终,也就是最后死刑之前,在狱中对他教区的弟兄们所说的话,将他的情形表明出来,即使他面临死亡,仍然鼓励他们持守对基督的信仰。

    12

    但是我们为什么要驻留在这些事上,而继续加上这些全地神圣殉道者奋斗的新例证。尤其当他们已经不是面对一般的律法,而是像战争时受敌人的攻击。

    第十一章那些在Phrygia的殉道者——

    1

    在Phrygia的一个小镇,全部都住着基督徒,他们被士兵包围。士兵把火丢入镇内。用火烧着正在呼求基督的居民同着妇女及小孩,他们这样做是因为在那城市的居民,总督,所有有地位者和全体民众都承认自己是基督徒,并且一点也不听从那些命令他们拜偶像的人。

    2

    有一位尊贵的罗马人名叫Adauctus,出身于义大利贵族,他极受皇帝的礼遇而晋升高位,甚至能完美无瑕地担任行政长官一般的职位及财政部长的职位。除此之外,在敬虔和宣告神的基督的行为上极其杰出,以致赢得殉道者的冠冕为其装饰。在他担任财政部长的职位期任,他为宗教忍受冲突。

    第十二章还有许多其他的殉道者,无论男的或女的,都受到不同方式的迫害——

    1

    我们为何要提其他人的名,或数算无以数计的人,或描绘这些令人景仰的基督的殉道者所受各样不同方式的迫害?在阿拉伯他们有一些是被斧头砍死的,在Cappadocia有些人的四肢被折断。在美索波大米亚,有些人双脚被绑倒吊,头下用微火熏他们,他们因着烧木头的烟而窒息。在Aleandria,他们的鼻子、耳朵、手,及身体上其他部分的肢体被割掉而致残废。

    2

    我们为何要重题那些在安提阿在火炉上被烤,不是为了要杀死他们而是要他们受迟缓而持续性的处罚?或者提到有些人情愿将他们的右手插入火中,也不愿接触邪恶的祭牲?有些人承受不住试验便退缩,不愿落入敌人手中,而从房子的高处跳下,他们宁可选择死亡也不愿落在恶人的残酷的手中。

    3

    某一位圣者是一位女子,有令人钦佩的美德,她出身显赫,在财富上、家族上、名望上都远超一切在安提阿的人。她在宗教的原则里将她二个女儿抚养长大,当时她们正值青春年华之时。因着她们引起的大的妒忌,他们用尽各种方法要找出她们的隐匿处。当他们确定她们不在时,就以欺骗的方式把她们请到安提阿。因此她们就被士兵所设下的陷阱所逮住。当那女人看到她自己和她女儿是如此无助,同时也知道那些人想要向她们作的可怕的事,尤其是威胁侵犯她们的贞节,-她就劝戒她自己和她的女儿,她们甚至不应当屈服于所听见的事。因为她说将她们的魂降服于魔鬼的奴役是比所有的死和毁坏更严重。于是她告诉她们惟一的解脱-就是逃避到基督里。

    4

    她的女儿就听从了她的劝告。所以她们适当地整理她们的衣服之后,就从马路的中间走到旁边,要求那些卫兵给她们一点休息时间,然后她们就跳河自尽。

    5

    在安提阿城中有两位处女绝对地事奉神,他们是真正的姊妹(信徒),有显赫的家世,与众不同的生命,年轻而且充满了青春活力,有周密的心思,虔诚的行为,并且极为热心。就好像地上不容有这样完美超越的人,撒旦的敬拜者就命令把他们丢到海里,这样的事就发生在他们身上了。

    6

    在Pontus另外有些人也忍受了骇人听闻的苦难。他们的手指被尖锐的芦苇从他们指甲下刺穿。还有人从人的背后倒下滚烫沸腾融化的铅,并且他们身体最敏感的部位被灼伤。

    7

    有些人在他们的内脏及隐密部位忍受了不道德、野蛮残酷、难以启齿的折磨。这些折磨乃是那些高尚守法的法官为了显示他们的严厉所发明的,这些折磨人的方法好像是一种更崇高的智慧显示。同时新的酷刑不断地发明,彷佛他们正努力超越着别人,为了要在竞赛中得着奖赏。

    8

    但是在这些灾难结束时,当他们无法再发明出更重的酷刑,厌烦了将人处死,也被过多的流血事件充满甚至饱和,他们便以他们所认为仁慈人道的方式对待他们,所以他们看来似乎不再向我们发动一些可怕的事。

    9

    因为他们说这些城市不应该被他们自己子民的血所污染。已往以仁慈温和统治人民的政府,竟因着这些过份残忍的事而遭毁谤;人道皇家当权者的善行应该延及众人,我们不该再被处死。加诸在我们身上的刑罚应该藉着统治者的人道而停止。

    10

    因此他们命令挖出我们的眼睛,而且截断我们的肢体。这在他们的眼中是仁慈的而且可算是最轻的刑罚。所以现在由于亵渎者所加给我们这种仁慈的待遇,我们无法计算有多少人的右眼先被剑挖出,然后再被火烧灼;或是有的人因着关节被烧伤而左脚残废,之后还被判处去挖省内的铜矿,与其说是服役,还不如说是一种精神上或肉体的痛苦和艰苦。除此之外,另有一些人面对其它无法重新计算的试验,他们男子气概的忍耐超过我们所能形容的。

    11

    这些基督尊贵的殉道者面对争斗时,他们向着全世界发出光芒,在每一处看见他们勇敢气魄的人都非常惊讶,从他们身上的确看见我们救主神圣且无法言喻的力量被彰显出来。要一一地提起这些人的名字将会是一个很费时的工作,但并非不可能。

    第十三章教会的监督藉着他们的血表明出他们对所传之信仰的真诚——

    1

    至于那些大城市内遭受殉道的教会首领,在这些虔诚人的纪念碑中,我们将会提到第一位在基督的国里成为殉道者的人,他的名字叫做Anthimus,他是Nicomedia城中的主教。

    2

    在安提阿城中有一位殉道者的名字叫做Lucian,他是教区的牧师,他的一生都非常出色。在Nicomedia,在皇帝的面前,他先是用口头的辩护,再来就是以行动传扬基督属天的国度。

    3

    在Phonicia最杰出的殉道者就是那些把自己献给神的人,他们都是基督属灵羊群的牧师:Tyrannion,是Tyre召会的监督;Zenobius,是Sidon教会的长老;Silvanus,是Emesa教会的监督。

    4

    最后的这些人同着一些其他的人,成为Emesa野兽的食物,所以也因此被列在殉道者的行列中。另外两位藉着坚忍至死而在安提阿荣耀了神的话。一位监督被扔至深海里。但是Zenobius,这位非常熟练的医生,在他的肋旁遭受了严重的酷刑而死亡。

    5

    在巴勒斯坦的殉道者中,Silvanus,Gaza教会的监督,同着其余三十九位在Phano的铜矿井中被斩首。也有一些埃及的监督,Peleus和Nilus同着一些其他的人被火烧死。

    6

    在这些人中,我们必须提到Pamphilus,他是该撒教区的一位长老,也是众人的荣耀,是我们这时代中最令我们钦佩的人。他英勇事迹的德行已经纪录在其他地方。

    7

    那些在Alexandria和埃及,Thebais经历辉煌之死的人中,有一位彼得,他是Alexandria的一位长老,他也是基督信仰中最杰出的一位,因此我们应该先提起他。与他一起的长老Faustus,Dius和Ammonius,他们都是基督完美的殉道者;此外在埃及教会的长老Phileas,Hesychius,Pachymius和Thcodorus,除了他们以外,许多其他着名的人也一直被他们国家或区域的教区人民纪念。我们无法描述那些在全世界为了神圣宗教而受苦之人所遭遇的冲突,也无法正确地叙述他们每一位所发生的事。这项重要的工作该是由那些事件的见证人来从事。我将会为了后世子孙在另一部着作中描述我所亲眼目睹的。

    8

    但在这本书中我会在所有我已写的之外加上逼迫者所发布有关废止逼迫的法令,那些发生在逼迫初期的事件,对于后世读者将会是最有益的。

    9

    我们该用什么样的话来充分描述罗马政府在向我们发动战争前的兴盛之伟大丰富,以及那时首领向着我们的友善及和平呢?那些在政府中居高位的,以及在位十年或二十年的,他们的日子在宁静和平中度过,并且把时间花费在节期、竞赛、宴乐及最欢愉的消遣上。

    10

    当他们的权力不受阻碍的发展并且与日遽增时,忽然间他们转变了对我们和平的态度,并且开始了一场无法和解的战争。但在这个运动第二年还未过去之时,整个政府内发生了一场革命,并且推翻了所有的事。

    11

    因为一个严重的疾病临到我们前面所提过那些人的首领,他的领悟力涣散了;也因此他列居第二,退休并进入私人的生活。当整个帝国分裂时,他没有作出这件事:一件从未记载发生过的事。

    12

    不久之后,Constantius皇帝,由始至终他的整个人生是非常仁慈且善意的对待他的人民,并且非常支持神圣的话。他是在平常自然的过程,结束他的生命。并且留下他的儿子,康士坦丁成为皇帝,且Augustus接替他。他是第一位被列为神的皇帝,在他死后受到如君王般的尊崇。

    13

    他是最仁慈且最和善的君王,也是我们的年代里唯一以称职的方式传让他的政权。此外,他为人非常友善且慈善的。他对我们没有任何一点攻击,并且在他的保护下,这些虔诚的人没有受伤害,也没有被虐待。他既没有拆毁教会建筑物,也没有任何其他计画来攻击我们。他人生的末了是被尊崇且有多倍的祝福。只有他在死时是快乐且荣耀的,留下他的王权给他的儿子就是他的继承人,-他是备受尊崇,最谨慎且虔诚的。

    14

    他的儿子康士坦丁马上开始治理,被士兵们称为最伟大的皇帝及Augustus,甚至神这位万王之王在许久以前就设立他为皇帝。他对我们的教导显示出超越他父亲的虔诚,他也的确就是这样的人。但是在这之后,Licinius由统治者共同投票,被宣称为皇帝和Augustus。

    15

    这些事伤害Maximinus很大,因为直到那个时间,他被众人称为唯一的该撒。所以,他变的极端的专横,成了自取尊贵的人,且自称为Augustus。同时,我们之前所提的那位,他在退位之后,又取回他的权位,被查出要谋杀康士坦丁的性命,最后他是羞辱而死,因为他的邪恶及不虔诚,他所颁布之法令、雕像及公共的纪念碑是第一个被破坏的皇帝。

    第十四章宗教敌人的特点——

    1

    Maxentius的儿子获得罗马的治理权,他起先假装接受我们的信仰并对罗马人显得谦恭有礼且大献殷勤。因这缘故,他命令他的臣民停止迫害基督徒,并且假装敬畏神好使他可以显得比他前面的诸王更仁慈且温和。

    2

    但实际上,他的行为非但没有达到人民所期望的,反而犯了各种恶事。并且他没有戒除不洁或淫荡的事,却犯奸淫且沉溺于各种伤天败理之事。他把一些人的妻子与他们的配偶分开,然后蹂躏、摧残她们,并且以羞辱的方式送她们回她们的丈夫那里。他不只对卑贱无名的人做那些事,他还特别冒犯罗马元老院最杰出且高贵的人。

    3

    所有他的臣民、人民和统治者,尊高或卑下的人,都被难以忍受的压迫弄得筋疲力尽。虽然他们保持缄默并且忍受很苦的劳役,也没有减轻暴君严酷的残忍。曾经在一个小小的遮掩之下,他就让他的士兵屠杀一些群众,许多罗马平民,既不是西古提人也不是化外人,而是他同族的人,就在城中被矛和一些武器所杀。

    4

    我们无法数算那些为了他们财富而被杀的议员。许多人都在不同的掩═坐U被杀。

    5

    为了称义他的所有的恶行,这暴君诉诸于魔法,在他的占卜之下,他把怀孕妇女的肚子割开,审视这些新生孩子的内脏。他杀了狮子又行了许多可憎恶的事,并且求问魔鬼以避开争战。因为他期望藉这些方法,使胜利永属于他。

    6

    我们无法数算这位罗马暴君如何欺压他的臣民,以致百姓的日常用品陷入前所未有极度的缺乏,就是我们同时代,不管是罗马或是其他地方也未曾有过如此。

    7

    但是Maximinus这位在东方的暴君,他秘密的与罗马暴君结为联盟,彼此狼狈为奸,他想长久隐藏这件事。但是最终被发现时,他受了应得的惩罚。

    8

    他与罗马暴君的恶行是那样的相近,实在令人讶异,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魔法师和术士的首领都被赐以最高等级的礼遇。因他变得极度胆小且迷信,他就非常重视偶像和鬼魔的错误。的确,若没有占卜师以及神谕,他甚至连一根手指也不敢动。

    9

    因此他比他前任首长更激烈,且持续地迫害我们。他下令在各城盖建神殿,并快速恢复那些因时间流逝而毁坏的神圣树丛。他在每个地方和城市任命那些拜偶像的祭司,并且在各省任命他们为大祭司,有些在职务上特别杰出的政府官员,就给予一队士兵和贴身待卫。至于那些骗子,看起来好像既虔诚又为诸神所钟爱者,他就授予官职和最高特权。

    10

    之后,他过度榨取金银财富,以及进行种种逼迫和索取各样罚款,不仅是一个城市或一个国家,只要是在他掌权之下的省分都深受其害。他将他们从先袓继承的所有财产夺过来,并把大量的财富给奉承他的人。

    11

    他甚至因着过度愚昧及酗酒,以致他的思想因狂饮而混乱并颠狂;当他酒醉时,他下命令;当他清醒时,他就后悔所下的命令。他在放荡及纵情酒色这两件事上驾临任何人之上,他甚至还教那些在他身旁的官吏或百姓如何作恶。他极力唆使军队狂欢纵饮,毫无节制地生活,并鼓励那些总督和将军以贪婪的手段来虐待下属,如同他一样。

    12

    为什么我们需要说到这人放荡、无耻的行为,或列举与他通奸的人?因为他每经过一个城市,就必玷污妇女及强诱处女。

    13

    除了对基督徒以外,他几乎是为所欲为。因为基督徒轻看死亡,甚至也不在乎他的权势。这些人忍受火刑、刀剑、钉十架、与野兽搏斗,被扔到深海中,被截肢、焚烧、被刺及挖去眼珠,以及将他们整个身体切断。除此之外,还得忍受饥饿,挖坑及被囚。在这一些事中,他们因信仰显出忍耐,不去转向敬拜偶像。

    14

    因神圣话语的教导,女人在忍受与男人冲突中显出的气概也不逊于男人。当他们被迫拖去作伤天害理之事时,他们宁可把性命交于死地,也不愿使身体受到玷污。

    15

    在许多因着暴君不法意图而被抓的人中,Alexandria只有一位最特出及着名的女基督徒,藉着超凡的坚定意志,征服了Maximinus热烈及不节制的思想。因为她有可观的财富和显赫家庭与教育程度而受尊敬,但这些还不如她的贞洁那样受人尊敬。他力劝她非常多次,但因他想得到她的欲望胜过他的怒气,尽管她准备好去死,他也不能把她置于死。

    16

    因此他放逐她以作为处罚,并夺走她所有的财产。还有其余的许多人,因着他们不屈服于异教统治者对他们施以暴力的威胁,而忍受任何形式的酷刑,就如上刑台和死刑。这些实在令人钦佩。但最值得敬佩的,乃是那位在罗马的女人,她才是真正最尊贵、最谦虚的一位。她被暴君Maxentius竭尽所能的虐待,暴君的一举一动完全效法Maximinus。

    17

    因为当她得知那些服事暴君的人在房子里(她也是基督徒),也知道她的丈夫,虽然是个罗马提督,却容许他们将她带走,她便要求给与短暂时间以装饰她的身体,然后她就独自进入她的寝室,用刀刺死自己。她立刻死亡,留下了她的尸体给那些来到她面前的人。她的行为,比任何文字更有力量的向所有的人,无论是现在或将来的,指出基督徒中间优越的美德是唯一得胜且不可消灭的资产。

    18

    这就是那两位统治东方与西方的暴君几乎在同一时间所犯的恶行。经过谨慎的调查后,有谁会对宣告这种逼迫我们的恶行之原由感到踌躇呢?特别是因为这种极其混乱的事态一直到基督徒获得自由才停止。

    第十五章关于在罗马Blastus的派系——

    1

    Florinus是其他活跃于罗马的派系领导人,他在担任罗马教会监督时堕落了。Blastus也与这样的堕落有密切的关系。这些事拖走许多教会中的人,诱骗他们进入那些观点,这些人个个都在努力要将他们自己对真理的新看法介绍给人。

    第十六章事件好转——

    1

    这就是整个逼迫事件的叙述。但在第十年藉着神的恩典逼迫事件完全停止,其实第八年后逼迫事件就已开始减少。当神圣和属天的恩典向着我们显示祂恩慈的眷顾时,我们的统治者也就是那些逼迫我们的人,很明显地改变了他们的想法,他们发布了废除令,这乃是对我们怜悯的声明及条令,同时也熄灭了被煽动之逼迫的大火。

    2

    但这一切并非因着人为的力量,也不是如人所说,是出于我们统治者的同情或仁慈;绝不是如此,因为从起头直到那个时候,他们每天想出更多酷刑来虐待我们,并且藉着各种不同的刑具,持续发明种种暴行酷刑-这很显然的是因着神圣的眷顾,一面神与祂的人民和好,另一面,祂攻击这位唆使一切邪恶之事的人,以及向整个逼迫事件之肇事者发怒。

    3

    根据神圣的审判,尽管这些事必须发生,但神的话说:「那绊跌人的有祸了。」因此有神圣的审判临到他,开始于他的身体,扩展到他的魂。

    4

    在他身体隐密部分中突然长出一个穿孔极深的脓疮,无法抑制的扩散到他的内脏,无以计数的小虫从他的内脏跳出来,并且发出一股致死的臭味。在他生病前,因着他的暴饮暴食,他身体的大部分已经变为一大团腐败的肥肉,也因此让那些前来的人觉得可怕及无法忍受。

    5

    一些不能忍受剧臭的医生被处死,其他的医生,因着无法帮助抑制他身体的肿胀,并且无法帮助他痊愈,而被判死刑。

    第十七章统治者的废除令——

    1

    与这么多的邪恶事件摔跤之后,他想到他在那些敬虔的人身上所施的酷刑。因此,他的想法转变了。他首先公开向宇宙的神认罪,然后召集他的随从,命令他们,应当立即停止对基督徒的逼迫。并且藉法律和皇室的命令,催促他们盖造教堂,有例行的敬拜,为他们的皇帝祷告。立刻这话就带进了行动。

    2

    皇室的命令在各城中颁布,其中包括废止逼迫我们的法令,如下:

    3

    GaleriusValeriusMaximinus,Invictus,Augustus,PontifexMaximus皇帝陛下,德国的征服者,埃及的征服者,Thebans的征服者,五次Sarmatians的征服者,波斯的征服者,两次Carpathians的征服者,六次亚美尼亚的征服者,地中海的征服者,Adiabeni征服者,第二十位罗马人民军团的指挥官,第十九位皇帝,第八位执政官,国家之父,地方总督;

    4

    FlaviusValeriusConstantinus,Pius,Felix,Invictus,Augustus,Pontifex,Maximus皇帝陛下,人民的护民官,第五位皇帝,执政官,国家之父,地方总督;

    5

    ValeriusLicinius,Pius,Felix,Invictus,Augustus,Pontifex,Maximus皇帝陛下,第四位的人民护民官,第三任统治者,执政官,国家之父,地方总督,在此问候他们的省民:

    6

    「我们为着人民的福祉所定的法令之外,我们从前巴望将一切事恢复遵照古代的法律和罗马公共的纪律,并且规定基督徒应该回归原来的信仰,虽然他们曾放弃祖先的信仰。

    7

    因着在某些方面他们的傲慢和愚蠢,导致他们没有跟随他们的祖先所建立的制度。反而照着他们自己的欲望、目的,为自己制定了法律并遵守它,因此在不同地方有不同的团体集会。

    8

    我们发出这个法令,要他们回到他们祖先所建立的机构下。许多人冒着危险听从,但许多人却受到搅扰,忍受各样的死法。

    9

    之后,既然有许多人继续这样愚蠢的行为,我们发觉他们既不敬拜那些天上的诸神,也不尊重基督徒的神。由于我们所秉持的博爱和不变的惯例,我们习惯宽恕所有的人。我们已决定在这事上也欣然的赦免他们。因此他们可以再度成为基督徒,且只要他们不违反纪律,可在他们习惯聚集的地方重新建立秘密聚会的场所。在另一封信中,我们将会向那些行政首长指出哪些是他们必须遵行的。

    10

    所以,因着我们的赦免,他们应该向他们的神恳求保守我们以及人民和他们自己的安全和公共的福祉,并使他们可以在家中安然居住。」

    11

    这就是这个公告的大意,尽可能的从罗马文翻译成希腊文。现在让我们来看这些事件之后发生了甚么事——

    以下所发生的事迹可在第八册某些的抄本中看到

    1

    敕令的作者在他告白后不久就从他的痛苦中得释放而去世。据说他是这些迫害的始作俑者。在其他皇帝行动之前,他曾迫使在军队中的基督徒改变信仰。首先,他使这些在他家中的人,有些人的军阶被贬低。而且他用最羞辱的方式来虐待其他人,甚至用死来威胁。最后煽动他在这帝国里的同伙一同来逼迫。我们不该对这些皇帝下场保守缄默。

    2

    正如他们当中的四个握有至上权力,而且年高尊大,在迫害持续不到两年后下野,正如我们已经说过的。

    3

    他们的结局如下:其中最年高且尊大的一位罹患了漫长而痛苦的疾病而死,而位居第二的以勒死的方式结束他的生命,这是因着他为非作歹、无恶不作,而致遭受某种恶魔预言的报应。

    4

    那些在他们之后的人,最后一位也就是我们已经提及整个迫害的始作俑者,他所遭受的事,已如我们已经讲过的。但他之前的Constantius皇帝,却是非常仁慈且亲切,他正直度过他在位的期间,此外他待所有的人是非常善意且多有善行。他从不发起任何对我们的战争,却保护在他治理下的敬虔者使他们不受伤害及虐待,他没有拆毁教堂,也没有策划任何反对我们的事,他人生的终了是快乐和非常蒙福的。只有他是在死后欢喜且光荣地将他的帝国传给他的儿子来继承,而他的继承者各方面都是非常精明且敬虔的。他马上任职并被士兵宣告为最高的皇帝奥古斯督;

    5

    而在对我们教义上他显然是与他父亲的敬虔并驾齐驱。这就是我们所描写过发生在不同时间中四个人的死亡之情形。

    6

    在这四个当中,只有稍早我们提到的那一位,同着在他后面任职的皇帝向众人公开发布上面所提的认罪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