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活在家庭伤害的阴影中吗?

2016-06-01 16:55:31   阅读:2529次   作者:张逸萍   来源:生命季刊第42期

坊间有一本非常流行的书,叫做《家庭会伤人》,顾名思义,此书讲到我们因为“原生家庭”不健全,以致受到心理上的伤害。作者在书中说﹕“你在读完此表1之后如果仍然认定自己的童年完美无缺,或许你就真有点拒绝面对真实了。”2言下之意,人人都受到“原生家庭”的伤害。

虽然这不是基督教书籍,但此书和书中的思想,在今天教会内非常流行。我们被教导去绘制三四代的家庭图,探讨原生家庭,找出谁曾经伤害自己。据说这样我们才能明白自己的行为背后的原因。同时,我们也常听到:不健全家庭(Dysfunctional Family)的受害人(Victim)、内心幼童(Inner Child)等等名堂。

流行教导

今天的心理学家告诉我们,童年经历对人的价值观和信念有极大影响,我们人生观的基本前设是被这些“创伤”所塑造成的。例如:“别人如何看我们、待我们,我们的父母兄弟姊妹从小一直对我们的评价,他们说话的表情、声调、态度、行动和反应,都在不断地塑造我们这个人。”3

他们亦说,我们成年后与配偶互相刺痛,这是因为原生家庭的困扰、伤痕和阴影进到婚姻所造成的。例如:“深度心理学观察发现,过去的心理伤痕,最容易浮现在亲密关系的互动之中,以前未得满足的心理需求,往往会在不知不觉中想从伴侣身上加倍讨回。”4

基督徒心理学家还说,童年经历不单影响成年后的人际关系,也影响我们怎样认识神。例如:“神按着自己的形象塑造人。我们却按着自己父亲的形象塑造天父。”5

有一本心理学课本总论写得最清楚:“心理分析理论主张,童年经历深藏在我们的潜意识中,最能影响我们的性格。”6这样的道理,想我们都听过一千零一次,其流行程度,仅次于牛仔裤和汉堡饱。

但是,真的吗?我们的问题,都是童年伤害所造成的吗?

慎思明辨

让我们先用常理逻辑,平心静气地分析:

首先,人的环境,包括他的原生家庭,都会对人有影响,这不是一个新的概念。但是,只有家庭才会影响和伤害人吗?学校、教堂、朋友,难道不会影响人?只有童年经历才会影响和伤害人的吗?成年以后,人就不再受影响?也不再受伤害?而且,什么是伤害?什么是影响?影响和伤害是两回事!

其次,我们活在一个罪恶世界,你踩我踏,你碰我撞,总会互相伤害,那么怎样分辨谁是受害者,谁是害人者?谁去下定义?根据我自己的观察,人际关系问题通常是两方面都有错的,错在单方的案例甚少。为什么只有人表示自己是受害人,没有人承认自己是害人者?

人生本来就是悲喜交杂,水有涨有落,月有缺有圆,谁有一个事事如意的人生?别人有时对你友善,有时对你无情,你待别人亦然。我们是否只应着眼于那些不好的事上?那些美好的事情,是否对人没有影响?整天抱着个“受害人”的心态对人有好处吗?

还有一点,我们真的需要探讨原生家庭,或者跑到心理分析员那里,探索过去,找出谁曾经伤害我们,然后我们的心理才能健康?思想才正确?人际关系才能和谐?真有需要吗?如果真的有需要,佛洛伊德以前的人怎样改变不良行为?

如果分析错误,冤枉了好人,怎样办?例如,伤害你的是你的表兄,但治疗员分析错误,误以为伯父伤害你,伯父岂不是要叫冤?如果要说得更滑稽一点,假若整个理论是错的,那么,我们岂非都是“不健全理论的受害人”?

圣经的话

(1)多方影响

普通常理告诉我们,我们童年所受的影响,有一部分会慢慢消褪。圣经说:“我作孩子的时候,话语像孩子,心思像孩子,意念像孩子,既成了人,就把孩子的事丢弃了。”(林前13﹕11)所以,如果你母亲有一次说你是一个坏孩子,不见得你一定会一辈子觉得自己是一个大罪人。

其次,虽然没有人可以否定家庭对人的影响,但这影响不是决定性的。圣经就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亚哈斯是个坏王(王下16﹕1-4),但他的儿子希西家是个好王(王下18﹕1-4),可惜,好王希西家却有一个坏的儿子——玛拿西(王下21﹕1-2)。可见家庭的影响不是决定性的。

第三,不是只有童年经历才能影响人,还有很多因素都会影响我们。例如,学校、教会、朋友、电视、网路——统统都对人有影响。我们今天不是担心电视和网路对孩子有坏影响吗?先知以赛亚说:“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赛6﹕5),这表明,人会受周围罪恶环境的影响。

最后,除了被他人影响之外,任何人,包括基督徒,都受到灵界的影响。当彼得要求耶稣不要上耶路撒冷去,受祭司长文士的苦,“耶稣转过来,对彼得说,撒但退我后边去罢。”(太16﹕23)非常明显,彼得当时是被撒但影响。但我们也可以从神那里得到好的影响,圣经告诉我们:“因为你们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2﹕13)

那么,光把问题推到原生家庭或者父母头上,是否粗浅幼稚了一点?

(2)自我省察

如果人人都是罪人,总会互相伤害,没有纯粹的受害者和纯粹的害人者。那么,探讨原生家庭,或者进行心理分析,找出自己的伤痕,这样的心态到底合圣经与否?根据圣经,与其经常追究别人怎样伤害自己,不如经常在神面前自省:“神啊,求你鉴察我,知道我的心思,试炼我,知道我的意念。看在我里面有什么恶行没有,引导我走永生的道路。”(诗139﹕23-24)圣经并没有说:“神啊,让我知道是谁曾经伤害过我,求你医治我的心理按钮。”为什么有牧师教导会众探讨原生家庭,找出谁曾经伤害过自己,却没有牧师教导会众绘制家庭图,找出谁曾受自己伤害?然后向神悔改认罪,并请他人原谅自己?圣经教导我们“各人应当察验自己的行为”(加6﹕4),我们却是“察验父母的行为”和“察验别人的行为”,这正是耶稣所说的“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太7﹕3)。

(3)自己交账

“我们是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不是新思想,以色列人老早就懂得。他们有俗语说:“父亲吃了酸葡萄,儿子的牙酸倒了”(结18﹕2),但是“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你们在以色列中,必不再有用这俗语的因由。看哪,世人都是属我的,为父的怎样属我,为子的也照样属我,犯罪的他必死亡。”(结18﹕3-4)正如上边解释,我们从不同方面受到不同的影响,但神让我们有选择的能力,我们可以把自己献上,作为罪的奴仆,也可以作为义的奴仆(罗6﹕16)。既然我们有机会选择,我们就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我们各人必要将自己的事,在神面前说明。”(罗14﹕12)如果父母或任何人伤害了我们,他们自己要向神交账。我们对这些“伤害”的反应怎样,不能饶恕人?满心苦痛?报仇?反击?那么,我们也要为自己的行为和心态向神交账。

(4)忘记背后,努力面前

所以圣经规劝我们,“忘记背后,努力面前”(腓3﹕13)圣经并没有说,我们需要探索过去的折磨所带来的痛苦与伤害,然后才能再往前行。上帝并不喜欢我们天天翻旧账,这也不是基督徒对付问题的办法。按照圣经,如果要回忆的话,第一是要回想主耶稣为我们所成就的和祂的一切恩典(提后2﹕10-14),其次圣经教导我们要回想自己在什么地方犯罪得罪神(启2﹕5),当然我们也应该记得别人恩待我们,如果真的有人伤害我们,我们也应该原谅人。今天若有任何人际关系问题,基督徒应该正面想办法努力解决。例如,你若和太太吵嘴,那你就找出争吵的原因,想办法解决。把问题推到父母、童年、他人身上去,是不合圣经的做法。故意去寻找从前“伤害”自己的人,就是正面违犯了“忘记背后”的圣经教训。

(5)主是窑匠

根据我的观察,华人教会中的“不健全家庭”例子中有些是因为父母重男轻女,或者父母非常权威,以致我们这些受西方文化熏陶的人会十分抵触。或者,实在有人生长于比较恶劣的环境,譬如,双亲中有酗酒或赌博的恶习。请记得,有人出生于双亲染有艾滋病的家庭;有人生长在非洲,营养不良,没有机会上学;或者阿富汗的孩子,在战火中长大。如果要抱怨,这些人岂不是比我们更有理由?但是,我们的遭遇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圣经说:“祸哉,那与造他的主争论的,他不过是地上瓦片中的一块瓦片。泥土岂可对抟弄他的说,你作什么呢……祸哉,那对父亲说,你生的是什么呢?或对母亲说,你产的是什么呢?”(赛45﹕9-10)神有主权决定我们一生,祂并没有给任何人一个完美的环境,但是你可以放心,恶劣的环境并不见得一定伤害人,有时反会使人得益,因为“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罗8﹕28)

(6)罪和子孙

无可否认,有一些罪可以祸延子孙,主张探讨原生家的人很喜欢引用十诫中的:“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爱我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发慈爱,直到千代。”(出20﹕5-6)或者“(耶和华)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出34﹕7)7但是,这个咒诅三四代的刑罚是专为拜偶像的人而设的,其他诫命,如不可杀人、奸淫、偷盗等都没有附上这个严重的咒诅。(很多灵界战士都会告诉你,拜偶像行邪术的咒诅是三四代的)我并不是说罪本身没有不良后果,也不是说罪不会影响家人,但是,根据出埃及记二十章,犯其他诫命(如杀人、贪心),没有三四代的咒诅。况且,“不依照二十一世纪心理学理论去教养儿女”不算犯罪,上帝绝对不会因为你的父母,或者祖宗三四代,不懂得今天最新的心理学理论而咒诅你。你大可以放心。

破坏家庭

曾经有一位姐妹对我说,当她读了一些的流行心理学的父母指南书籍之后,发现原来从前父母教养自己的办法,通通都是错的,不禁对父母产生万分反感;但是感谢神,上帝帮助她明白,这些理论不是真理,不一定可信。事实上,“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这个概念已经破坏了很多家庭关系。《时代杂志》报导,最近几年,新兴一种抑制的记忆治疗(Repressed Memory Therapy),“案主最初并不记得这样的事情,但是治疗后却记起很多童年事件,如被人性虐待或者被迫参加撒但教仪式。”8虽然不是每一个个案都用催眠术去寻找已经忘记的“往事”,但是说服任何人,他是“不健全家庭的受害人”,已经足够影响家庭关系。我在电脑网路上见过一个叫做PACT(Parents Against Cruel Therapy)的组织9,他们的儿女都是因为听信心理治疗员的话,认为自己年幼的时候被父母伤害过,所以和父母断绝关系,甚至控告父母,父母只好联合起来抗议心理治疗之害。

过时落伍

心理学理论向来随着时代、随着专家而改变。如果有一个理论被带到讲台上,不太认真的基督徒就会接纳它为真理。可惜很多时候,正当这个理论在教会大行其道,世俗人士反认为它已经落伍!

早几年,《美国新闻》报导说,现在很多医生都从生理方面着手解释心理问题和精神病。譬如上一代认为精神分裂是因为母亲冰冷无情,潜意识中并不想要这个孩子之故,现在全国的人都要为妈妈们洗脱这个罪名,因为这个理论是没有根据的,这些佛洛伊德老古董已经落伍了,现代精神医生一般同意这是一个脑部的毛病,而且和遗传有关。10

最近愈来愈多的科学研究显示,我们有可能被自己的生理所影响。《新闻周刊》有一篇文章报导“我们是被遗传基因所控制吗?……科学家还需要很多的研究,但是答案已经开始呈现,到目前,答案是:是的、是的、是的、是的。”11当然,该文章并没有否认教养方法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同一期杂志的另一篇文章亦说:“虽然有很多证据证明早年的重要性,一些研究人员争论说,成年后的经历和孩童时期一样重要。他们说,同辈比父母的影响更重要”。12

心理学家夏慧丝有两个女儿,一个亲生,一个收养。夏慧丝从来用一样的方法去教两个女儿,但是两个女儿的品格却完全异样,一个是模范学生,一个中学没有毕业,终于她写了一本叫做《教养的假设》(Nurture Assumption)的书,她说,一旦父母献出精子和卵子中的DNA之后,就没有什么作为的了。她在书中列举了750篇文章,用以支持她的理论。13换言之,她认为,人的性格是与生俱来的。

可见,流行趋势是放弃佛洛伊德老调,而以生理和遗传解释行为。所以,教会不应该把“家庭伤害”当作上帝的真理一样来教导会众;弟兄姐妹们亦应当谨慎。

醒悟之言

当心理学还未在华人教会中大肆流行以先,圣经辅导的奠基人亚当斯(JayAdams)老早已经这样评论:“佛洛伊德的心理分析变成了一个返往昔日的考古旅程,寻找另外一个人,让当事人的行为可以归咎于他身上……暗中败坏了全人类的责任心。”14

近年,当中国基督徒心理学家们正努力推动原生家庭探讨,教导大家怎样寻找伤害自己的人的时候,美国著名基督徒心理学家柯联思(GaryCollins)居然坦白:“我们以为从前的经历带来今天的问题,所以帮助别人的最佳办法就是来一个‘考古旅程’,从当事人的背景找出他们的问题的原因,我们以为只要找出原因,当事人就可以自动康复。”“这是一个不错的理论(虽然耶稣从没有使用这个办法),但是我们知道这不是常常有效的。我们大部分人都认识一些人,他们花很多的钱去见辅导员,辅导员鼓励他搜查往事,但是这些人一直在探索往日,从不往前行,所以也没有什么进步。”最后,柯联思同意圣经的话:“忘记背后,努力面前”(腓3﹕13),而且表示我们应该往前看,不是继续考古。15我非常欣赏柯联思的真诚,希望中国教会以此为榜样。

新纪元事物

最后,还有一件更严重的事,必须为读者解释:“家庭伤害”这个观念并非纯粹是一个不合圣经的观念,是一个世俗的思想,它也是新纪元信念。我自己的论文是研究邪灵借着新纪元中交鬼的人所发表的理论,我发现有相当多的邪灵支持这个理论和思想。下面是一些例子:

新纪元的交鬼圈子中,有一些伪装“天使”的邪灵,其中一位说:“如果一个孩子因为做错事被打了一巴掌……他一生都会活在这次羞辱的阴影中。”16另一只鬼灵欧林(Orin)相信,我们今天对不愉快情况的反应,是基于往日一个相似的经验,“是重演昔日的痛苦,再次又再次和不同的人重演这件事……直到你能解决和消除它。”17《与神对话》(Conversations with God)中的“上帝”抱怨说:你们把“父母”的角色投射到上帝身上,所以对我认识错误。18新纪元圈子中的著名鬼灵拉撒烈(Lazaris)曾经详细教导同样的道理,他说,“那内心幼童是没有被爱得足够……有些人继续将生命中的其他人视作父母,让自己可以重活那多年前的孩子,很多人在男女的关系上是在寻找一位母亲……事实上,他们把所有人视作妈妈。”19他是说,因为我们的父母没有给我们足够的爱,所以当成年以后,我们在其他人身上,要求他们为我们补偿。

希望我没有把读者吓得目瞪口呆,因为这样的道理,正是我们在坊间流行心理学书籍中、教会辅导书报中、甚至讲台上,都常听到看到的。

鬼灵拉撒烈建议用冥想的办法去让内心幼童得到爱。20另一方面,《家庭会伤人》的作者教人绘制三五代的家庭图,寻找谁曾经伤害自己,此外他也说:“我们也透过各种冥想和心像(Imagery)来接触我们内在的孩子。”21你能不惊讶于二者的相似吗?事实上,今天很多心理学家,无论基督徒与否,都使用各种新纪元技术,为人解决这个原生家庭的阴影和伤害。例如,使用催眠术“返回往日”,找出自己受创的经历,然后把耶稣召来疗伤。近年流行的“内在医治”也是类似的技术。这些技术有很多名字,其变化方式林林总总,必须另文介绍。

结论

既然一个理论通不过常理,不合圣经,破坏人际关系,已经过时落伍,又是新纪元信念,而且最后带来很多新纪元技术,基督徒应该怎样去面对?答案是,我们应该撇弃它。如果最基本、最流行的心理治疗理论受到质疑,基督徒应以什么为生活原则?根据什么来辅导人?我相信圣经有足够而且完备的资料,依靠它来解决我们的人生问题,根据它来辅导人,必定最稳妥。

文章摘自生命季刊4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