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之爱:第一篇:(九)对权柄的回应

2016-03-12 22:45:11   阅读:1386次   作者:陶莉·麦道卫    来源:陶莉·麦道卫

若你在单身的时候对权柄有自然且恰当的回应,你将会是一位更适当的结婚对象。在你的生活中,对权柄有正确的回应,是成功的婚姻关系中非常重要的内容。

  若你是那种一意孤行的人──反对父母、雇主、或老师──你很难建立一个亲密的人际关系。对权柄有习惯性叛逆的人,会发现他很难对他配偶有积极的回应。

  婚姻是两个背景不同而且习惯不同的人相处在一起。他们有不同的好恶。若他们想成为同心合意的一个整体,首先要有一个好的婚姻关系,然后才会有好的家庭关系。因为一生中,很少有什么事比婚姻更需要灵活性,所以对权柄适当的回应是非常重要的。若配偶的一方,没有学会如何回应,他们之间的冲突,就会加深。

  数年前我住在拉丁美洲时,我学到了关于顺服权柄的重要功课。有时候,我会对某些决定觉得不快,有的是因个人的喜好,有的是因文化差异。但我学会了,虽然我觉得有些事应该依照我的办法去做,我却需要顺从阿根廷政府,听从他们的决定。神教导我学会按照别人所提供的意见行,即使我以为自己的主意较好,或是我只单纯的不想那么做而已。这是极有价值的婚前准备工作!你若学会不是每件事都照你的意思去办,你就更能与配偶融恰的相处。

一间黄色的厨房
让我来说明,这一课是如何融洽我与妻子的关系的。当我们搬入一幢美丽的西班牙风格的房子时,我们想拥有一幢属于自己房子的梦想实现了。那房子不是很贵,但已花尽了我们每一分钱。它在我眼里简直完美极了。

  我们搬进去,尚未开箱,一切尚未就绪时,陶莉说:“亲爱的,我们可不可以重新油漆厨房?”我心里觉得厨房看起来挺好的!它的颜色是暗黄色,而且油漆并未剥落。我告诉她,我实在不觉得它需要重漆,但她说:“拜托嘛,我真希望换另外一种黄色。”

  我就开始考虑这件事情。重漆厨房对我妻子来说有很大的意义,所以我不能小看它。毕竟她在那里花的时间要比我所花的多。而这就是我得服从权威之处。虽然我们真的没多少钱了,但我明白重漆厨房,是我们做过的最好的投资。这事能向我妻子证明我在乎她的需要和愿望,所以我决定开始重漆。

  当时我没对我太太说:“好吧!我做,只要不在我背后唠叨就好了!”因为那会使我俩的快乐荡然无存。于是,我说:“好吧,亲爱的,重漆吧。”我就开始工作了。在我漆下第一道漆后,我必须承认先前的颜色真是很丑的黄色。第二道漆终于制造出想要的效果,一个温暖明亮的黄色。

  我太太走进来很称赞我所做的──她使我觉得自己做了皇帝──当她称赞过后,我觉得我漆的是皇家厨房。然后她又要求道:“亲爱的,我们可不可以把门框漆成白色的?”我以前自己开过一家油漆公司,所以我十分清楚她要求我做的是件多么困难的工作。但是第二天早上,我换了件工作服,就油漆门框去了。我真迫不及待地要我太太看我所做的工作。我记得我油漆后的第一顿早餐,陶莉拥抱着我说:“亲爱的,我知道你并不想去漆油,但它对我意义很大。真是感谢你。”

  你能想象这事对陶莉的意义吗?她真正感到:“他在乎我的愿望和我的需要!”我们从这个经验中,履次得到丰富的收获。在一个亲密的关系中给予、取得并回应对方的要求,是绝对有必要的。

  亚孟斯和司提尼是一对专研究婚姻之重要性的夫妇。他们认为快乐伴侣的关键在于”彼此关怀……明白对方的需要,尊重对方的不同点,关心对方的感受,设身处地为对方着想。”1在对二千五百对夫妻的调查之后,路易斯·特曼博士(Dr.Lewis Terman)描述拥有快乐婚姻的人常常是:“他对别人的态度是合作的,他与上司相处愉快,对比自己职位低的人和蔼而富有同情心,并且随时准备去帮助任何有困难的人。”

  特曼又说:“相反的,在婚姻中不快乐的人常常是这样的:他无法肯定自己的人际关系如何,而且总是自觉不如人。若他自己是处于高位的时候,他就会摆出指挥别人和统治者的架势。他不喜欢被别人指挥,而且不喜欢参与任何竞争,因为他输不起。他倾向于消极的态度,经常是个批评者,而且不服从任何权威。”2

坚持权利或者被爱
描写爱的最伟大的篇章之一,在谈到如何回应你所爱的人提你的要求是是这样说的:“爱是……不求自己的益处。”(林前13:5)

  现今我们十分强调“权利”。我有我的权利,并且我要坚持我的权利,这种说法经常可以听见。其实这态度深深地伤害了夫妻间亲密的关系,因为它使人们很难先去考虑别人的需要。使徒保罗这样论述权利与义务:“丈夫当用合宜之分待妻子,妻子待丈夫也要如此。妻子没有权柄主张自己的身子,乃在丈夫:丈夫也没有权柄主张自己的身子,乃在妻子。”(林前7:3-4)

  保罗又强调说:“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腓2:4)

  在“罗曼蒂克之爱的陷饼”(Pitfal1s of Romantic Love)一书中,作者施洛夫(H.G.Zerof)这样问:“坚持权利对你有多重要呢?你是否学会了允许你的伴侣将他的感受与他的观点都表达出来?即使是你不赞成的、甚至是强烈反对的观点。”3

  回应对方的要求与需要之艺术,对于健全的施与受关系中,是极为必要的。这能使爱、婚姻、性关系更完美。而发展这种关系的关键是愿意关怀与让步。

  陶莉记得我们在墨西哥度蜜月的时候,我想要去看一场电影,她却不想去,因为她不会说西班牙话,而且那是露天电影,意味着那里会有小虫,而她最讨厌小虫。但我很想去看电影,她只好投降了。这或许是她第一次了解到,在婚姻中我们必须愿意让步,而且不能坚持每件事情照我们的意思来做。我们之间会有不同意见的时候,那时有一个人必须退一步,把另外一个人的快乐放在第一位。

  娱乐是我们必须互相适应的一件事。我们的爱好不同,正如陶莉所说的:“约瑟喜欢的电影和电视就是西部片、侦探片、奇情谋杀片。我正好相反,喜欢爱情故事,人们的故事──任何的人际关系。他常常会劝我看某一部电影,但我宁可看别的。然而,有好几次他大老远带我去旧金山看芭蕾舞,他为了我这样做简直是太奇妙了,因为他根本不喜欢看芭蕾舞。”

  一个婚姻必须是一种施与受的关系。有时候你感到自己一直在付出,而有时候你义感到好像一直在接受。事实上,两者通常是平衡的。

  另一个在我们新婚时得互相适应的方面是关于运动的。陶莉唯一喜爱又着迷的比赛是棒球。她是红袜队的球迷。她却嫁给一位除了棒球外任何运动和球赛都看的男子。我是达拉斯牛仔队的球迷,但陶莉并不是生长在一个以足球为一切运动之首的家庭里。她最后决定要去学习看足球,而我也开始尝试对棒球感兴趣。我们的选择不是放弃对方的爱好而各行其事,而是试图找到一个对我们彼此都有好处的解决之道。

平等的妥协
大卫柏格(David Bogard)在结婚47年后写了这段话:“针枞树是我常看到的一种树。从远处看,它象是一棵树,但当我走近时,我可以看见它有两个树干,并且粗细相同,它们互相环绕对方,给人的感觉是一棵树,但在实际上是两棵相同的树,两个在婚约中的人,也是这样彼此适应。虽二人成为一体,却仍保有自己的独特性,同时在顾全对方的情况下发展自己。这其中必须有施与受的平衡,两个人在保持其个性的情况下不断地调整自己以适应对方。若有任何人认为这是一件简单的事,那他就未免大轻率了。”4

问题默想
·以肯定的方式“回应柄权”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积极的回应权柄在婚姻中是重要的?

  ·你如何学习对权柄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