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爱之窝:六:活在顺服中

2016-03-14 02:02:54   阅读:1483次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

六:活在顺服中

一、引言
我想起上星期去参观中国一间教会,那里地方很小,却坐了三百人,他们根本不是坐,而是缩。那些横头凳非常窄,全部坐满了人,当时我好感动。

  有一日,吃晚饭的时候,我的儿女突然间齐声抗议有菜没有肉吃,抗议爸爸妈妈逼他们吃菜,而他们不想吃那么多菜,只想多吃肉。到底他们在那儿学回来的呢?我突然间想起电视新闻整天播放有人举起一支、二支的横额大声抗议。他们全部学会,终于在家里开始向父母宣战。这个世代是一个充满着反叛的世代。到底反叛从那儿学回来的呢?我记得在中国的时候,他们叫我们不要迷信基督教,说基督教是奴化人民思想的帝国主义工具。但另一方面,我记得那时有一句说话,就是不爱爸爸、不爱妈妈,只爱国家。我觉得很奇怪,一方面我们要去反叛,要革命,但另一方面,他们却要求人民必须绝对服从党的领导。这种耳濡目染,或说一种这样的教导,令到现代的青年人将他们的行动报应在自己身上。第二方面,在民主社会里,主张民主,主张人权,我们都学习了很多这些反叛的思想。

  昨天我和两个儿女到九龙公园参观一个叫“一齐来认识法律”的活动。他们虽然只是八岁的小孩子,但已经很清楚知道自己有什么人权,不但知道在学校内可以集会,可以有自由,及学生可以公开评论学校施政的问题,他回到家也要讲民主、讲理论。因为这样的缘故,我们不能强迫他们吃菜,而要和他们理论,告诉他们不吃菜会是他们的损害,结果最近他们很少抗议。当我们夹菜给他们时,他们会自动自觉去吃。


二、顺命的儿女

  我们从大众传媒、从新闻、从社会的现实生活里慢慢发现,在一个强调人权及民主的社会里,今日的世代变成一个越来越叛逆的世代。而在这个叛逆的世代当中,神要求我们做什么呢?神到底要求我们怎样去生活呢?只有两个字——就是顺服!这和我们今天世人的思想可说是倒行逆施、完全相反。第一,做儿女的去顺服父母,“要孝敬父母,使你们得福,在世长寿,这条是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弗 6:3)。这一段经文特别针对为人儿女而说,你们做儿女的,要在主里面听从父母,这个是理所当然的。

  有一次我在一个老人聚会内跟几位老人家倾谈,他们说现在这个世代,父母照顾子女是应该的,儿女照顾父母就别指望了。这一句话,刚刚在几日前令我有一种深刻的感受,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家,因为要照顾一个患癌症的阿婆,以致住在一个很简陋的帆布床里。这位老人家在上星期因为心脏病过身了。她过身后,我才知道她有四个子女,而这么多年来这四个子女从没有探望过她,也没有给过一毛钱给她。在她去世的时候,他们就来了,做什么呢?不是去办理她的身后事,不是去看看有什么他们需要做,而是一到后,就上床翻东西,寻找还有那些东西是值钱的。她剩下多少东西?只有一个床位,我心里有很深的感触,在我过去牧会的经历里,我感觉到“孝敬父母”这条诫命在今日破裂的家庭里已是愈来愈困难。

  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两次事件,有一间教会的一位执事,他的父母在台湾退休后,卖了所有台湾的产业,然后搬到美国和他们一起住。一段时间后,他们发觉彼此间有很多不适应的地方。有一晚,这位执事把父母的行理全收拾在一起,然后对父母下逐客令。深夜十二点半的时间,叫父母走。这对父母去到一个加油亭的时候,打电话给我们,我们就接了他们在家中住了一晚。那晚虽然已是一点多了,但我感到很不安,于是去了那执事家里和他理论。他诉说了所有父母不是的地方,说他九岁时到台湾读书,父母不理他,把他放在亲戚那儿,一直没有尽到父母的责任。甚至他刚刚出世的女儿死了,父母连孙女的丧礼也没有参加。我对他说很同情他的遭遇,如果我是他,我心里也会很激忿,但我也提醒他,这样的做法,和圣经所说的倒行逆施。他可以选择一些更好的解决方法处理这件事。结果,当我说完后,他对我下逐客令。我告诉他,如果他对着神也是这样,我不会多留一分锺在他的家内,说完我就走了。

  另一次很伤感的经历,也是我在美国牧会的时候,有一位六十多岁的大陆新移民,在团契后,他拿着一封信给我看,那是他唯一的儿子写给他的信,他的儿子三十多岁了,告诉爸爸现在国内的经济不好,生活很困难,而且孙子读书也可能会有问题,并请父亲申请他们到美国。于是我问他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怎知他却把那封信撕到粉碎,丢在地下。

  我于是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那么激忿?终于这位老人家含着眼泪将他自己痛苦的经历说出来。在一九六八年文革期间,有一日,公安局叫了他去到一个小房间内问话,到小房间后,在一张很大的纸上已事先列出了一大段的东西,某某人,你有没有批评过政府?你有没有批评过毛主席?你有没有说过这些?你有没有说过那些?你有没有批评过党?你有没有说过国家这样、那样?这位老人家说当时死也不认,连续几次说没有。公安马上叫了一个十多岁的少年人出来,这个人你认识不认识?他当时整个人呆了,这个是谁呢?是他的儿子,公安就问他的儿子,他曾在家里有没有说过以上列出的话?他的儿子说全部都有。于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开始被抓去坐监,然后就去劳改了差不多二十年的时间。

  十多年的劳改生活令到他两只脚的骨退化,走路也有困难。中国大陆开放以后,八十年代,有一些宣教士及朋友去探望他,然后透过一位宣教士,将这位老伯移民到了美国。当他移民后,他的儿子就希望爸爸可申请他到美国,这一位老伯当时说,他已经没有了这个儿子。他听完我讲饶恕,虽然知道是好,但如果我是他,我能不能饶恕这样的儿子呢?我当时不懂得怎样回答。我知道讲饶恕很容易,但要真正饶恕真是很困难。一段很长的时间后,我再次见到他,我有一种感动要同他分享我自己的经历。我告诉他我的父母在大陆时如何被人对待;我的妈妈是如何死;但当大陆开放的时候,我准备回去,却不会对这一批曾经斗过我妈妈的人去讨债。我以前不可能会这样想的,但是现在我已经决定这样作,因为在基督里面,我们是可以做得到。

  我回来香港的第二年,我感谢主给了我一个机会,我看见那些曾经清算过和斗过我妈妈的人,在那时候,我能够很坦白对他们说,耶稣基督爱他们,然后我劝他们信主。我说我了解他们当时的经历、立埸和难处。我也告诉他们,在基督里面神叫我们去饶恕。我曾经写了一封信给那位老伯,我听说他已经信了主。那件事解决了没有,我并不知道。他的儿子是否仍在大陆,我也不知道。在今日的世界里,有一些人是不值得人去孝顺,有些父亲醉酒,赌钱,嫖妓,完全不负家庭的责任;有些母亲可能有外遇,或只是忙着去打麻将,忙着去赌,去借高利贷,经常将家庭陷在一个困境里。如果我们的父母是这样,我们可能会感到他们不值得去孝顺、尊敬和听从。

  但是主吩咐我们两件事。第一,你们要在主里面去听从父母。当父母的吩咐和圣经原则有冲突的时候,例如:父母要求你嫁给一个有钱人,但是你们完全没有感情;父母要求你为了移民去结婚;父母要求你用犯法的手段去牟利,去拜偶像。面对这些冲突的时候,我们服从神,不服从人是应该的。但是当父母对我们的吩咐和要求,没有违背圣经的时候,我们是需要去听从父母的。我们在事业的抉择、婚姻的抉择、恋爱的抉择、升学的抉择上,有否征询过父母的意见呢?我个人的立场是,如果父母反对那些未成年的子女受洗,我会劝这位肢体暂时不要接受洗礼,因为这是一个见证,除非是父母答应让他去接受洗礼,否则教会不能够接受。但当我们已是成年人,我觉得我们应该有自己的抉择,在一些琐碎的事上,我们不一定要去征求父母的意见,特别当你知道父母可能会反对。不过,当我们是抱着使命感去作见证时,我绝对相信神会答应我们的请求,去预备父母的心。

  有一对弟兄等了八年的时间,就是等父母点头让他们去接受洗礼。结果他父母从极端反对,慢慢经过八年,神软化了他们的心,他的妈妈最后说,他们已经长大,于是让他们自己作决定。妈妈不反对,跟着爸爸也不反对。终于他们接受洗礼,虽然父亲没有出席洗礼聚会,只有妈妈来,但是在他们的心里,已经深深感受到神的带领。这是我们做子女应该做的一个责任。第二件事,神要求我们的,就是要孝敬父母,使我们得福,在世长寿。因为这条是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

  世界上有两个国家屡次遭遇外忧内患,但是仍然屹立不动,神仍然眷顾他们。这两个国家,一个是中国,另一个是犹太。中国经历过三度亡国,第一次是在五胡乱华的时候,第二次是在元代被蒙古人占领的时候,第三次是清代被满族人统治的时候。但是,虽经三度亡国,中国并没有灭亡,外族人反而被同化了,以致溶合在中国文化当中。以色列曾经亡国二千五百年,但神保守他们,他们在一九四八年复国,为什么呢?一方面是神的应许。全世界那么多国家中,特别强调孝道的只有两个国家,就是以色列和中国。圣经要求我们要孝敬父母,什么是“孝”呢?中国古人的教导是值得我们思想的——大孝至亲,其次忽肉,其下能养。原来孝不单只是供养他们的需要,这只是最低限度的要求。

  提摩太前书五章八节,“人若不看顾亲属,就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还不好。不看顾自己家里的人更是如此。”这段经文清楚讲到,人如果不看顾自己的亲属,根本就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更加不好。如果不看顾家里面的人,就更加是这样了。在这个世代里,父母有经济上的需要,有肉体上的需要,有各方面的需要,我们对他们的照顾是义不容辞的。那么,是不是供养他们便足够呢?不是的,我们更不可以羞辱他们。

  很多时候,我们的行为令到他们心痛,特别当我们犯罪、婚姻破裂、死亡的时候,更会令到他们痛不欲生。我们羞辱了他们,使他们感到没脸去见人。一位十五岁的女学生服药自杀,当她死了后,最伤心的是谁呢?绝对是那些最爱她的人。最近有一位弟兄为家庭问题而自杀,我去医院探望他的时候,他刚洗完胃,很虚弱。我问他为何作傻事,他说控制不了。我接着问他知否这样作伤害了谁?若是为那些憎恨你的人、那些你不喜欢的人而去自杀,那些恨你的人是不会受到伤害的。最受伤害的是谁呢?我说很想打电话把此事告诉他的姐姐。他马上哀求说千万不好,因为这个姐姐最疼他,他不想令她伤心难过。我接着对他说,如果你死了,你有没有想到你姐姐的感受会是怎样?

  很多时候,我们不顾一切的寻死,这不仅伤害了自己,更伤害了爱我们的人。我们的婚姻破裂,最痛心的人是谁呢?就是那些最疼爱我们的人。三个多月前,在美国爱奥华州大学发生了一件惨剧,一位中国留学生卢江因其论文拿不到奖学金,而奖学金给另一个同学拿到了,他心里愤愤不平,满是怨恨。奖学金只有二千五百元美金,而卢江的银行存款有二万多元美金。他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虚荣心、为了面子,他恨透了那位不给他奖学金的教授,结果他就将四个教授打死,接着又把一位拿了奖学金的同学打死,最后他自杀身亡。被他打死的人中,有一位是学校的副校长,是一个很好的基督徒。他的兄弟写了一封信给卢江的父母,我看完这封信的时候,心里受了很大的冲击。原文如下:

  “致卢江的家人,我们刚刚经历了一个突然又巨大的悲痛,就是在我们的姐姐正值一生最光辉的时候,我们失去了她。我们为姐姐感到非常的骄傲,她有很大的影响力,她受到她所接触的每一个人尊敬及热爱,包括她的家人、邻舍,同事、学生、朋友、亲属,以及各国学术界。我们一家人从远离爱奥华州的各地来到这儿,不但和姐姐众多的朋友们共同承受我们的悲痛,同时也一齐去分享姐姐在世的时候,为我们留下美好的回忆。当我们在悲伤同回忆中相聚的时候,我们突然也想到你们——卢江的家人,并为你们祈祷,因为我们知道,你们在这时刻也是多么的悲痛,你们在这个周未,也都一定处于震惊同悲伤当中。我的姐姐生前信奉爱及仁慈的主,我们在你们悲痛的时候,将这封信写给你们,同你们一齐祈祷,及互爱。在这痛苦的时刻,我的姐姐希望我们大家都充满着同情、宽恕及爱。我们知道,在这个时候,比我们更加悲伤的,是你们一家人。请你们理解,我们愿意同你们共同承受这种悲痛,这样,我们就能从中得到安慰及支持。”

  我看完这封信后,深深感到父母对子女的爱,若子女发生事故,父母是何等的悲痛!另一方面,我也看到基督徒与不信的人最大的分别,就是饶恕。孝敬父母,使你们得福。

  无论我们的父母是值得孝敬,或不值得孝敬;是好人,或非好人,神都吩咐我们要在主里面听从他们和孝敬他们。我们的父母包括我们的岳父、岳母、公公、婆婆,因为圣经告诉我们,当我们信了主的时候,夫妻二人不再是二个人,乃是二人成为一体。我的外父也就是我的爸爸,我的外母也就是我的妈妈,我的爸爸也就是我妻子的爸爸。在今日这个世代里面,我盼望我们能够以使命感来面对我们的父母、公公婆婆和岳父岳母。如果我们不能带他们信主,我们首先就要检讨自己,到底我们某些行为是否绊倒了他们,使他们不信主呢?如果我们是用行动去开始,我绝对相信纵是铁,有一日也会被熔化。

  我很感谢主,到现在为止,祂没有让我感到终身遗撼来渡过我的一生。我是一个反叛的儿子,在众多子女中,我是最反叛的一个。当我从大陆偷渡来香港后,我与爸爸的关系十分差。因为很多东西我不了解,很多时候我将一些责任推在他身上,我认为妈妈的死是因他的缘故。另一方面,他把很大的期望放在我身上,压着我。结果大陆十几年的教育使我到香港后,和爸爸相处十分困难。很多时候,因为自我,我坚持我的,他坚持他的,于是演变成了水火不容。我爸爸试过有几次拿着菜刀来追我,我也试过用担挑想打他。我好感谢主,如果不是神拯救了我,我在这个家里可能成为一个罪魁祸首,我可能把爸爸杀死。如果不是神拯救了我,我一生一世都可能活在遗憾里。直至我信了主,我深深懊悔我曾在爸爸身上所做的一切。后来,我向他认错,请他宽恕我。在我信主约九个月后,我的爸爸在一次家庭聚会里,真真正正的流泪悔改。我看到他的生命有很大的改变,而这个家也改变了。在他信主后约一年多的时间,他便离开了这个世界。在这一段时间里,神给我有机会去服侍他。

三、顺命的父母

  我希望我们把握现今的机会,去服侍和回报我们的父母,向主还债,作顺命的儿女。另一方面,我们也要作顺从的父母,以弗所书六章四节,“你们作父亲的(或者作父母的),不要惹儿女的气,要照着主的教训及警诫养育他们。”圣经不是单方面要儿女去孝敬和顺从父母,同时也要求父母要顺从神,按着神的心意去养育和教训儿女。到底怎样父母会惹了儿女的气呢?令他们不开心呢?在我过去的经历里,我发觉有几方面是父母特别容易犯的,也会令子女很不开心的。

  第一,双重标准。如果我们要求儿子是一套,要求女儿是另外一套。他们会不服气。

  第二,我们不能够以身作则。为何我们只是要求子女,而不要求自己呢?我们要求子女要有礼貌,我们本身有没有礼貌呢?我们要求子女彼此相爱,我们对家人是不是彼此相爱呢?我们要求子女孝顺父母,我们是不是孝顺父母呢?我们必须检讨自己。

  第三,我们只是责骂,不去鼓励。我们必须要有平衡,当他们做得对时,我们要多加鼓励和赞赏。若他们做得不对时,我们便要管教。

  第四,前后不一致。爸爸说做,妈妈说不可以做,不同的声音会令儿女不知道听谁说才对。很多时候小孩子便做了外交家,爸爸骂的时候便走去妈妈那儿诉苦,妈妈骂的时候便走去爸爸那儿诉苦,他们更找了一条出路,就是在当中去搅扰,令到夫妻两人也不和。我们要学习,当爸爸在管教时,妈妈对小孩子说,爸爸要你们做什么,为何你不听?而妈妈在管教时,爸爸一定要说,妈妈要你做什么,还不做?夫妻一定要同声同气,若是错了,便关着房门谈好了,面对孩子的时候,谁讲错了谁便认错。当我发现妻子骂儿女可能骂错了的时候,我就会请她入房间里,跟她解释,然后出去向小孩子道歉,说对不起,我弄错了。如果我管教错了,妻子也会告诉我,我会公开向小孩子道歉。

  第五,父母不履行诺言。若我答应了儿女做某事,无论我多么累,我也一定要做,宁愿不去睡觉。若我答应了带儿女到某地方,无论多忙也一定要去。曾有几次,因为有些突发的事而不能离开,那么我要向他们请假,另约日期再去。

  第六,不了解或忽略子女的需要。我们需要多和子女倾谈,知道他们的需要。

  第七,将自己的子女和别人的子女比较。很多父母喜欢将自己的子女和别人的相比,常常会令到子女自暴自弃,受到严重伤害。当父母整天去比较时,子女就会不喜欢,也会不尊重父母了。所以,我们千万不要挖苦自己的小孩子,反而要多方面去尊重他们的感受,安慰他们,鼓励他们:你不必同人比,总之你努力做到最好便可以了。

  到底今日做父母的,是不是都对子女千依百顺呢?圣经有一个很平衡的看法,“总要照着主的教训及警诫去养育他们。”神叫我们要管教子女。根据统计,美国有八成以上的少年罪犯都是家中的老大,没人管教。愿我们一起去学习,照主的教训,主的价值观、人生观去养育儿女,从小让他们明白神如何看待我们,及要求我们做一个怎样的人。唯有这样,我们才能高枕无忧,不用担心小孩子将来的前途。

  曾有人问我,我对儿女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我对他们有三个愿望。第一,我希望他们信主,由小开始信主。第二,我希望他们爱主,学习如何更多的去付出、去爱,不要只做一个不知所谓的信徒。他们读书成功与否没有所谓,娶不娶到好的妻子没有所谓,将来赚钱多少没有所谓,这些东西都不是最重要,最重要是他们是不是信主,是不是爱主。第三,我希望他们去寻求神的心意,看看神是不是真的带领他们去全职事奉。若是,我盼望他们顺服神,走向全职事奉的道路。

  另一方面,神要求我们警诫及养育子女。在子女未作出错误的抉择前,我们要警诫他们。要自小开始培养他们,最紧要的培养他们在各方面学习的兴趣。做事的时间,就享受做事;帮助家务,就享受做家务;读书,就享受读书,这比他们要拿多少分好。有人说,“Doing what you like is freedom, but like what you do is joy and happiness”。你做自己喜欢的事,这个是自由,不过好多时候,我们是被迫做那些我们不喜欢的事。我们就是要培养他们享受每一样他们所做的事。唯有这样,他们才可以活在快乐及满足里。在这个充满巨大压力的世代里,我们应更多培养自己的兴趣,把服侍人视作一种享乐。

四、顺命的仆人

  我们要做顺命的仆人,在这个工潮不绝于耳的世代里,神吩咐我们打工的要怎样做呢?以弗所书六章5至8节,“你们作仆人的,要惧怕战兢,用诚实的心听从你们肉身的主人,好象听从基督一般。不要只在眼前侍奉,象是讨人喜欢的,要象基督的仆人,从心里遵行神的旨意,甘心事奉,好象服侍主,不象服侍人,因为晓得各人所行的善事,不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必按所行的,得主的赏赐。”

  保罗的时代是一个奴隶制度的时代,这群奴隶是心不甘,情不愿,是被卖的,他们一生也没有自由。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得到自由,他们信主后,保罗告诫他们,从今以后,不要以为自己得释放,得自由便不用听主人的话。保罗吩咐他们要战兢惧怕,因为他们是信主的奴隶。若不信主的奴隶都顺服,信主的奴隶岂不是更加需要顺服吗?不信主的工人都听从老板,我们今日信主的工人,岂不是更加需要听从上司吗?

  在今日这个世代里,人越来越没有责任感,越来越懒,按章工作。另一方面,则越来越多呵瘐奉诚的现象,不喜欢脚踏实地工作。若我们也是如此,我们怎可能有好的见证而影响我们的老板信主呢?当然,我们现在和保罗的时代是有些不同的。若你发觉老板要求过高,例如经常要求你加班,令你不能参加聚会,家庭生活受到影响,并且影响你和神的关系,我就会劝你不如转工。你应该考虑,第一,你和神的关系怎样?第二,你和家人的关系怎样?第三,才是你的工作。但是另一方面,当我们许了承诺的时候,我们便要遵守诺言,不作一个毁约的人。诗篇说,若我们许了愿,答应了别人,我们宁愿自己吃亏,也不要反悔。

  好久以前,我曾介绍一位姊妹到一间中学教书,后来因大学有一个空缺,她便转到大学任教。那中学校长致电给我,转述这位姊妹说她的离职是神的旨意,她心里十分平安。很可惜,我的心一点也不平安。我听完后,心里很难受,也有好大的争扎,究竟我以后应否再介绍别人工作呢?后来我对那位姊妹说,为何你不考虑清楚才去?她说她考虑了很久,祈祷后她心里很平安。我则说,你真是平安,但我一点也不平安呢。很多时候,我们很容易忽略了我们在神、在人面前的见证是最重要的。神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忠心做好自己的本分,顺服我们肉身的老板,纵使我们加薪比人少,升职机会比人慢,神也必按着我们所行的得到主的赏赐。究竞今日我们要得什么呢?得主的赏赐,胜过一切。


五、顺命的主人

  保罗告诉我们,做主人的又怎样呢?做主人的不要象当时的世人一样,将奴隶当作货物一样乱买。我们信主的人,对雇员也是如此,要象对主忠心的对他们,因为我们和他们一样,是同有一位主,所以不可以威吓他们。在我的经验里,我发现尊重下属是带领他们归主最容易及最好的办法。在我教书的时候,我带领了一个校役信主;在我住的地方,我带领了一个阿伯信主……。原则很简单:这些人通常不被人尊重,只要你肯尊重他,关心他的需要,我绝对相信他们会听福音。你不需要讲得那么详细,其实他们的心已飞进了你的信仰里面。当然,他信主后,你要把福音清楚向他解明,否则他会对所信的毫无概念。 最近有一位弟兄和我分享,他说他结出了信主后的第一个果子——他的一个下属信了主。盼望这样的情况也可以临到你们身上。


六、结语

  在今日这个世代中,你想不想得福呢?想不想在世长寿呢?想不想得到主的赏赐呢?愿我们都做顺命的基督徒,做顺命的子女,做顺命的父母,做顺命的仆人和雇员,做顺命的上司。

  若你没有顺命的子女,我希望你不要难过,耶稣基督说,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父母,及兄弟姊妹。在主里面:第一,如果见到一位老人家乏人照顾,这是教会的责任,也是我的责任去照顾他们。因为耶稣基督告诉我们,他们就是我们的父母。第二,如果我们没有好的爸爸妈妈,又怎样呢?耶稣基督说,你们心里不要忧愁,祂绝对不会撇下你们成为孤儿,因祂是我们的天父,我们是祂的子女,神绝对不容许任何一个孤儿存在教会里,祂希望我们是一个家,我们一齐去承担这个家的责任。

  我们一起低头祈祷:

  “主耶稣,我求祢从今日开始,将我们里面叛逆的灵拿走,主啊,释放我们,叫我们回到家后,能够听从父母。主,我们知道,我们真正去孝顺他们的机会不多。主啊,我们愿意,但我们做不到,求祢亲自加添足够的力量,让我们能做到。帮助我们将过去一切的恩恩怨怨全部忘记,让我们知道,有时候他们所做的他们也都不知道,让我们能够容纳他们不同的意见,容纳他们不同的表达方式,容纳他们的软弱,以至我们更加懂得去爱他们。主耶稣,若我们曾经伤害过父母、岳父岳母、公公婆婆,主,求祢赐给我们有勇气去向他们认错,从今日开始,带着这个使命回家,成为一个顺命的儿女,以至有一日我们能感化到我们的父母去归信祢,多谢主的恩典,祢实在是为了我们的好处,叫我们这样作。我多谢祢。祷告奉靠耶稣的名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