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爱之窝:四:母亲地位,谁能代替

2016-03-14 02:00:19   阅读:1457次   作者:网络   来源:网络

四:母亲地位,谁能代替

一、引言
萧伯纳曾说,“这世界上的女人,最不满的,就是别人只看她是一个女人。”这句话背后,可能看到这个世界很不公平。在我们的心目中,特别是做母亲的,会不会觉得有些“吃亏”?在上个月伉俪团契探讨全职妈妈及在职妈妈的压力及张力的讨论里,我们发现在职妈妈要面对的,是精神及体力上怎样去应付丈夫及孩子的需要。另一方面又怎样去应付她们工作上的需要。她们感觉到往往有一种力不从心、顾此失彼的情况。很多时候她们的内心会出现罪咎感,特别就是在小孩子顽皮时,成绩开始低落,品行开始变差,学校的老师开始投诉、责怪,甚至约见家长的时候。

  以前有人这样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今天有多少男人真的想找一位无才的女人做妻子?三千年前,有一位皇后在那时代是可遇不可求的,也是今日每一个男人想追求的女子。箴言卅一章10节,“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三千年前,只有利慕伊勒王有这么革命性的思想。当这位皇帝说到才德女子的时候,他叹一句,这样的妇人,才德的女子。换句话说,就是才德要两者兼备。这样一个女子,谁能得着呢?他发觉在当时来说,简直没有辨法能够找得到。

  当我重看这章经文的时候,我不能够不叹一句,母亲地位,谁能代替?为何此句箴言能够让我们觉得母亲的地位很难找到人来代替呢?第一,很重要的,就是母亲,特别在当时皇帝心目中的母亲或妻子。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每一个男人心目中的妻子,每一位小孩子心目中的母亲,她首要做到的就是要要有效、有能力应付来自家庭的压力。

  “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为何这种妇人的价值远胜过珍珠呢?因为她能够应付自如去照顾自己家里的需要。第一,她懂得相夫;第二,她懂得教子;第三,她懂得应付整个家庭所有的家务。


二、贤能妻子

  相夫——“他丈夫心里倚靠他,必不缺少利益。”她的丈夫心里依靠她。倚靠原文的意思是完全信任她,乐意将一切可以交下的全交予她来处理,不须要自己去操心。

  箴言卅一章22至23节,“她为自己制作绣花毯子,她的衣服,是细麻和紫色布作的。她丈夫在城门口与本地的长老同坐,为众人所认识。”当时的城门口是一个公众的地方,一般是用作审判一些案子,谈生意、谈政治,或者交际应酬等,是一个最显眼,让人了解及认识自己的地方。一个才德的女子能令到她的丈夫可以在城门口与本地的长老同坐,为众人所认识而不觉得羞耻。若是觉得羞耻的人,则不会去城门口,因为这地方非常显眼。但这个丈夫可以公开出席这些场面,而且还觉得有一种荣耀、一种光彩。为什么呢?有两个主要的原因。第一,当时的社会很注重服饰,而这些衣服是谁做的?全部都是由妻子做的。所以,当一个男人可以穿着美衣出席这些埸面,那表示他的妻子一定有很好的女红技艺,否则不能做到一件如此体面的衫让他在公众埸所亮相。另外,他能够体面地出席公众聚会,而不会觉得羞愧,也是因为他家里有好名声,他子女有名声,妻子有名声。有人说:“每一位成功男人的背后,一定有一个贤能的太太支持他。”这是很正确的。

  很多人当出现家庭问题后,整个人的事业也开始下滑,许多事情也不顺利。家——会是一股阻力,把人捆绑,但另一方面,它也可以成为一股助力,使人在事业发展,在社会地位方面令人羡慕,也能够帮助别人,而自己本身又不会感到有压力。


三、快乐母亲

  这个才德的女子不单能够相夫,也能够教子。箴言卅一章28节,“她的儿女起来称她有福,他的丈夫也称赞她。”有福就是开心,她的子女说她很开心。是什么使到这位母亲感到开心快乐呢?就是她可以同一家人融洽相处,而且子女听话。


四、家务井条

  这位才德的妇人不仅懂得相夫、教子,在家务上也是井井有条。箴言卅一章13至15节,“她寻找羊绒和麻,甘心用手作工,她好象商船从远方运粮来,未到黎明她就起来,把食物分给家中的人,将当做的工分派婢女。”她是家里面的“及时雨”,家中若有什么需要做的,她己预先分发出去。她好似“商船从远处运粮来”,要吃的,马上有。她自己亲手作工,有粮预先运粮,工作预先分配好,食物预先分配好,这个女子是随时留意家中各人的需要,然后去满足各人。

  在今日的香港,无论母亲是在职也好,全职也好,当家中各方面的东西不懂得如何处理,例如:家务、分配工作、煮饭等,你会觉得是谁的责任呢?妈妈的责任!无论我们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我们已觉得这一堆东西应该是母亲有分的。我举一个好简单的例子,无论我女儿的老师或是我儿子的老师,若他们有什么不好的表现,他们会先找我的妻子,然后才找我。

五、母亲的压力

  为何一个才德的母亲很难得着呢?因为她要应付外来的压力。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母亲,不单要能好好照顾一个家,社会人仕、丈夫、亲戚,甚至是自己过去的同事、朋友,对她们都有一些期望。这些期望是什么?就是在这个社会里一展所长,维持自己专业的水准。既是读了这么多书,受了那么多训练,如果不出来工作,很浪费。

  一般人,甚至家人,在有意无意之间,在言语上都会带给她们一些压力。是什么压力?就是希望她们出来赚钱,帮补家用。在生活水平很高的社会里,有好多太太很想出来工作,希望减轻丈夫在经济上的负担。我们刚回来香港的时候,经济上的担子特别沉重。那时,儿子二岁半,女儿刚满月,当我找房子租住时,发现自己薪水不多,一半以上的薪水全用在屋租上。租住后不久,儿子开始上学。当他上学后,我才发觉原来费用(学费加上其它费用)也是十分惊人,当时我突然间觉得空前的忧虑。

  另一方面,我们早定下一些原则,在小孩还没有上学时,我的妻子在家中做全职家庭主妇。当小孩上学后,他读半日时间,妻子便做半职。我们尽量希望小孩子在家中时,我们可以从圣经上领受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所领受到的信仰去影响和训练他们,而不想他们受到其它人其它价值观所影响。为此缘故,我的妻子面对很多压力,因为她到街市时,到处找那些最便宜、又有营养,又能够多买的食物。从那时开始,我的小孩子爱上豆腐,一直到现在也爱吃,我的儿子那么壮健,我想他主要从豆腐上得到营养的。我们希望能在各种不同的情况下,用最低的价值,买到同样价值的东西,以供应客人或我们自己的需要。感谢神!挣扎了一段时间,神带领我们渡过难关。

  其实在那段时间内,我们也不断面对其它各种不同的压力,例如:我的亲友说,我的妻子读了那么多书,若是只带孩子,便很浪费了。另外,当我们回香港后的第三个月开始,神学院已经邀请我的妻子去教神学课程,且连续教三个学期。受过专业的训练,拥有宗教教育的专业,回来只是照顾小孩,那很浪费呢!然后出版社邀请编写课程又加添了一些压力。

  我们有时候也想,我们的决定会不会是错的?但当我们回顾过去几年,我们感谢神,我们感到我们的决定没有错。我的意思不是说,一定要这样的方式才是最好,我也知道有一些太太无可奈何一定要出来工作,因为她们的丈夫没法维持家庭开支,她们一定要到社会工作,以减轻家庭的经济压力。若是如此,我觉得丈夫及太太在教导子女及照顾家庭上需要有很好的默契,不能够忽略家庭。这是我们的优先序,我们与神的关系是首要的,然后才是我们和家庭的关系。不是工作,不是我们的事业,而是我们与神的关系是首要。我们的事奉是每一日的生活方式,无论在家庭上,在事业上,在工作上,或在教会里,事奉应该是一种生活的方式。无论在那个地方,我们都应该有一个事奉的心态。

  在结婚之前预先定下优先顺序,我觉得是有利而无害的。我很欣赏一对夫妇,他们在结婚前,事先说明结婚以后,男方希望女方在家中主要是料理家务和照顾小孩。于是结婚后,妻子便专心照顾家庭。这样预先说明,便不会有挣扎和吵架了。

  在伉俪团契探讨全职妈妈及在职妈妈的压力及张力的讨论里,我发现一般人为何会选择在职呢?第一,分担家庭的经济担子;第二,她们受过专业训练,放弃了很可惜,将来会很难再投入工作;第三,工作会得到成就感。既要工作,又要照顾家庭,面对外来的压力,倘若发现力不从心,便需重新思想这样的选择,那些优先顺序是不能够颠倒。另外,我们要能好好照料家庭,否则便需要重新酌量有没有别的选择和出路,。

  感谢神,神给我一个能够看透世情的妻子。她清楚那些是永恒,而那些是短暂。赚钱是很短暂,专业其实也很短暂,能够建立一个人的生命,才是有永恒价值的事,我觉得每位母亲也需要考虑这点。另一方面,我很欣赏每一位在职的母亲。我觉得她们面对的压力很大,因为有一段时间,我的妻子颇为忙碌,于是我要早早回家照顾孩子,替他们煮饭,而这些都是我的妻子之前所做的。我觉得当中的压力很大。自己的体力、精神已经很疲倦,仍然要继续不断去照顾各方面的需要。因此,母亲是很值得我们敬佩的,我们要多些欣赏妈妈,在行动上多感谢她们所做的事。

  箴言卅一章17节,“她以能力束腰,使膀臂有力。她觉得所经营的有利,她的灯终夜不灭。”“她以能力束腰”——束腰预备做事。举重和斗拳的人的腰都很粗,因为他要预备去做事。“她觉得所经营的有利,她的灯是终夜不灭。”“终夜不灭”是什么意思呢?有三个可能性,第一,她做事不间断,二十四小时服务,那个家人要起身,她便随时要服侍;那个家人咳嗽或肚痛,她便要随时照顾他。第二,她有强健的体魄,身心灵也很健康。她的灯终夜不灭,指她的精神状态非常好。第三,她有美好的灵性和见证,日夜能够去照亮别人。我觉得第一个可能性是可以接受的。因为这个妈妈是怎样做事呢?箴言卅一章16节,“她得着田地就买来,用手所得之利,去栽种葡萄园。”她要种植葡萄园,此外,“她作细麻布衣裳出卖,又将腰带卖与商家。”她在家里做完手工制品后,便把这些东西拿出去卖。由此可见,这个妇人有两份全职工作,这个妈妈很能干。她赚钱,赚到钱后买了一个葡萄园。买了葡萄园后,她要经营葡萄园。此外,她在家里开了一个小工业,即纺织厂,把衣服做好后卖给人,她如此能干,难怪经文里说她的灯终夜不灭。

  今天许多男人都象利慕伊勒王所想,希望我们的妈妈、妻子或未来的妻子,好似圣经里那个女子一样,有才有德,且能提供二十四小时服务。既可帮补家用,亦能把整个家照顾稳妥。到底我们今日有没有可能找到呢?或者有,但没有时,也不要失望,因为古时的帝王也找不到。让我们看看全职妈妈的压力吧!

  很多时候,在职妈妈不够体力和精力去照顾小孩子,很容易力不从心,当孩子成绩不理想时,便很容易产生罪咎感。很多时候丈夫不体谅,更令她们欲诉无门。但另一方面,全职妈妈要应付的东西更多。她们要应付来自自己本身的压力。第一,她们很害怕孩子在读书后,把自己的妈妈同其他同学的在职妈妈比较,然后觉得自己的妈妈不够威风而感到丢脸。有几位母亲曾对我说,儿女读小学时,她们接送儿女上学放学很开心,但儿女升读中学后,他们便好象引以为耻。有一个女孩曾因此而骂她的母亲,不想母亲来接她放学。后来发现原来这些孩子开始把她们的家长比较,谁的母亲做律师。谁的母亲做医生,谁的母亲做生意很能干。而她的妈妈只懂带孩子,只是煮饭婆。孩子的轻视令到妈妈很伤心。有时候她们更觉得,她们放在儿女身上的心血白费了。我们有没有觉得我们的妈妈没有用呢?若是如此,我们给她们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也给她们加添了很大的压力。

  另一方面,有些事是丈夫同家人应该做的。举一个例子,有一次,我的儿子希望与我一起去买东西,我说他可以和妈妈去买,他不愿意,只想和我一起去买。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钱是我赚回来的。我当时心里立即紧张起来,很害怕,我觉得他心里有这样的观念是不正确的。于是立即问是谁告诉他?他说,我要上班,而妈妈在家里,谁来赚钱呢?然后我对他说,爸爸在外面赚钱,妈妈在家里帮助爸爸赚钱,钱是两个人一起去赚的,而实际上,不是我们去赚钱,是神供钱给我们。 这是很重要的:不是我们去赚钱,而是神供钱给我们。如果夫妻能够这样同心,小孩子是无从比较的。为什么呢?因为妈妈在家里,不等於不赚钱,她是使爸爸在外面赚钱时,能够无后顾之忧去工作。两个人一起合作去维持一个家,去照顾小孩子。

  第二方面,有些全职妈妈会轻视自己,因为孩子接受了错误的观念,他们希望妈妈也可以多赚些金钱,而她们却没有。另一种压力就是她们整天处理家务,但家里仍然是一塌糊涂。当我两个孩子还小的时候,便深深感受到这方面的压力。有一天,我怀着最好的心情收拾房间。把玩具各按其类收拾整齐,但不够一小时,再次进入房一看,满地凌乱。当时心想,如果让我做家庭主妇,我真的会有一种挫折感和失败感。因为原以为自己可以做好的事,怎知转头一看,又是一团糟。

  很多时候,家庭主妇很容易便有挫折感和失败感,很容易便觉得自己一事无成。如果有家人没有秩序,鞋子、袜子、睡衣到处放,又或者象我一样,碗、筷、杯、报纸,随手乱放。我相信那些整理家务的人,将更加容易有挫折感及失败感。箴言卅一章30至31节不单对那个才德的女子说,也特别针对我们做男人的和做子女的说。“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惟敬爱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愿她享受操作所得的;愿她的工作,在城门口荣耀她。”圣经告诉我们,外表的美貌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内在美,特别是我们与神的关系,是敬畏耶和华。这段经文不是教导我们不应该化妆,如果我们不懂得化妆,也不需紧张,因为那些外表的东西神一定会看顾我们的,神一定会赏赐我们的。给地上的人最大的赏赐是称赞。但是不是神称赞后,我们就不用给予称赞呢?不是!箴言卅一章31节继续告诉我们,“愿她享受操作所得的”。她或许希望她的丈夫和小孩子能够称赞她、欣赏她。甚至是“愿她的工作在城门口荣耀她”。城门口是公众场所,换句话来说,今日做子女和丈夫的,特别是在人的面前,不要吝啬对她们的欣赏及称赞。事实上,她们为我们操劳,以致自己衰残,她们是应该得到我们的欣赏及称赞的。


六、结语

  第一,我们要认定自己的优先顺序,纵使是半职的妈妈,她做的事是有永恒价值意义的。我也要鼓励全职的妈妈,不要把精神全放在家庭上。全职妈妈也需要有一段时间参与事奉,建立有永恒价值的事物。第二,不要追求外表的美,乃是追求与神建立关系及内在美。第三,做丈夫及子女的,多些去肯定母亲所做的东西。

  愿神的说话能够安慰每一位母亲,使她们能肯定自己的价值。请祈祷:“天父啊!我们求你亲自用你的说话、你的价值观、你的原则帮助我们,令我们可以成为一个更新的信徒,特别让姊妹能够成为更新的女性,能够从祢的角度看我们自己的职分。我们再一次为我们的妈妈多谢你,求你厚厚报答她们,让我们每一个做子女的,懂得怎样报答亲恩,我们仰望你,深信你会祝福她们。奉靠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