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圣经一百句

2016-03-09 22:16:47   阅读:330次   作者:老酷   来源:网络

圣经一百句(相声)

作者:老酷

甲:弟兄你好哇!

乙:弟兄平安!

甲:听说你是信主多年的老基督徒,生命特好,我想跟你学学经验,请问,为什么你能在基督里面活出如此丰盛的生命?

乙:千万别说夸奖的话,我耐夸性能比较差,你这一夸呀,容易滋长我的骄傲情绪,让我看自己过于当看的。

甲:可好多弟兄姊妹都这么夸你呀。

乙:如果我真的有一点小小的进步,荣耀应该归于主!

甲:阿们!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进步的?你有什么心得,有什么技巧?

乙:没有任何技巧可言,全靠主的恩典。

甲:能跟我分享分享吗?

乙:我刚信主那阵子呀,名为基督徒,实为“糊涂徒”,从不知道天高地厚,整天飘在云雾里头,我那时候骄傲得很哪。

甲:有多骄傲?

乙:我仗着自己脑子好使,目空四海,不可一世。

甲:是吗?我可一点也看不出你骄傲。

乙:我骄傲得不得了,我的骄傲,神拿走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留在我身上,像定时炸弹一样,随时随地都可能爆发。我还需要好好悔改,让神继续造就、继续熬炼。

甲:连你这样信主多年的老基督徒也得继续造就和熬炼?

乙:任何人都得继续造就、继续熬炼,我更是,老我旧造太强大了嘛。我清楚记得到教会头一天,一位弟兄送给我一本小册子。

甲:什么小册子?

乙:《圣经一百句》。

甲:《圣经一百句》是怎么样一本小册子?

乙:从圣经中精选了一百句常用经文,印成一本薄薄的小书,专供慕道友和初信者阅读。

甲:读读这样的小册子,对慕道友的得救和初信者的成长也挺有帮助啊。

乙:是呀,只要抱着谦卑受教的心去读,本来是很有益处的。可当时的我哪有什么谦卑受教的心啊?我是带着自己的骄傲和自义去读的,最后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出尽了洋相。

甲:出洋相?

乙:那可不!拿到这本《圣经一百句》以后,我只用了一个小时,就把它读完了,两天功夫,我就把它背得滚瓜烂熟。

甲:你瞧瞧,神多么爱你呀,给了你这样大的恩赐!

乙:可惜我当时不这么看,这一百句圣经反而成了我的绊脚石,背会这一百句圣经以后,我的灵命不仅没有增长,反而倒退,我骄傲得一塌糊涂。

甲:有多骄傲?

乙:瞅着不信的不舒服,瞧着信主的不顺眼,东西南北绕一大圈,还就我自个儿最耐看。

甲:这么自高自大恐怕不太好吧?

乙:是呀,可是我当时意识不到,我觉得这一百句圣经足够我用一辈子的了。

甲:整本圣经总共31102节,你才念会了几句、行出了几句?咱们基督徒应该谦虚一点,好好沉下来,把圣经读上个十来八遍,好好装备自己,以便将来服侍主。

乙:在教会里,牧师也是这么讲的,可是我哪听得进去呀?我觉得圣经不就一本书嘛,人是活的,书是死的,根本用不着读那么多遍,像我这么聪明、这么热情、这么善良、这么属灵的基督徒,不读也能懂!

甲:尽拿放大镜看自个儿了?

乙:当然,圣经上说过:“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我既然已经能看透万事了,又何必死读一本圣经呢?有读圣经的时间,我还不如多多为主作工、好好传些福音呢。

甲:真没听说过,才信了三天半,就能传福音了?

乙:还不到三天半哩,其实我只信了两天,就能传福音了,了不起吧?

甲:那你都给谁传呀?

乙:先从近处起步走,瞄准亲人好下手,优先传给我父母,不传信了不松口啊。

甲:晚辈给长辈传福音会有一定困难,这对咱们基督徒来说可是个不小的挑战,你可得多加注意——他们都信了吗?

乙:我母亲有些饥渴慕义,可我父亲怎么也不肯信,一听“认罪悔改”俩字就发脾气!

甲:那你应该为他老人家恒切祷告!

乙:用不着祷告,这么小的事情根本犯不着祷告!他们这种情况,圣经里有更好的处理办法!

甲:什么办法?

乙:这一天,我把《圣经一百句》翻开,把他们老两口叫到一块,指着白纸黑字对他们说:“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么相通呢?基督和彼列有什么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么相干呢?”

甲:这段圣经应该在人结婚之前用,不应该在结婚之后用,你不懂释经学,又不读圣经,这么生搬硬套是很危险的。

乙:是啊,可是我当时哪明白这个呀?我还觉得自己特虔诚呢。

甲:那结果怎么样呢?

乙:结果?结果不仅我父亲气得大闹,连我母亲也不再慕道。见他们不信,我决定不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了,见好就收,见冰就溜,我把目光锁定在了我妻子身上。那天我专门在餐馆里订了几个菜,让餐馆送到家里来,吃饭的时候,我一口也没顾上尝,就开始她传福音。

甲:真是精神可嘉呀——她信了吗?

乙:那天的菜特别特别好吃,什么糖醋里脊啦、什么油焖大虾啦、什么腰果鸡丁啦、什么松仁玉米啦……全是她最爱吃的,她头也不抬,只顾吃了,我滔滔不绝讲了半天全是对牛弹琴,人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甲: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欲速则不达,你就不能等她吃完再寻找最佳时机给她传吗?

乙:不行,圣经上说:“不要消灭圣灵的感动”,我特想在三分钟内结束战斗,立竿见影把她给传信喽!见她吃得头也不抬,我一把将筷子从她手里夺了过来,一句圣经劈头盖脸砸了过去:“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甲:你怎么偏挑这句?

乙:我这下子捅了马蜂窝,把她给惹火了。

甲:虎口夺食,换上我我也得火。

乙:她饭也不吃了,可乐不喝了,椅子不坐了,蹲在地上,又是哭,又是叫,又是骂,又是闹,小鼻子皱皱,长头发飘飘,冷不丁还把人吓一跳呢。

甲:那你赶紧去劝劝她呀!

乙:我劝了呀。

甲:怎么劝的?

乙:当然用圣经劝的,我想起了主耶稣关于禁食的教导:“你禁食的时候,要梳头洗脸,不叫人看出你禁食来,只叫你暗中的父看见。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

甲:你、你也太属灵了,她听得懂吗?

乙:似懂非懂,见她一哭起来就劝不住,我赶紧改换战术,我也咧开大嘴,哇哇大哭起来了。

甲:没人招你、没人惹你的,你哭鼻子凑什么热闹呀?

乙:圣经上记着说“与喜乐的人要同乐,与哀哭的人要同哭”!

甲:她没过来哄你?

乙:我一边哭一边透过指头缝儿偷看她,没想到人家根本就不理我,我只好急煞车。

甲:你应该跟她赔个不是。

乙:跟她赔不是,那成何体统?我是堂堂正正神的儿女,应该活出神的形象,圣经上也说嘛,咱们基督徒要“作首不作尾,但居上不居下”,我怎么能低三下四跟她道歉呢?我跟她讲:其实两口子之间生生气也蛮好的,圣经上说:“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甲:她这次又是什么反应?

乙:她眼圈红红的,说我、我实在受不了你的臭脾气了。

甲:你这脾气是挺让人受不了!

乙:可我这脾气也是神给的,我这脾气,神看着是好的,神都看着好了,你还挑三捡四?你应该忍耐我才对,圣经上说“爱是恒久忍耐”,还说“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你不忍耐我,怎么能证明你爱我?你不忍耐我,你到底还想不想得救了?

甲:这个节骨眼儿上这么说恐怕没什么效果吧?

乙:感谢主,圣经上说:“出于神的话,没有一句不带能力的”,这一回,我是马上亲身体验到了这句话的能力,听我这么一说,她哭得比刚才更厉害了,哭成环绕立体声了!

甲:真要命,看你怎么收拾这副残局!

乙:我压低嗓门,口气温柔了许多,宝贝别哭啦,圣经上说:“要常常喜乐,不住地祷告,凡事谢恩。”

甲:让人家为受了你的气谢恩?别说不信的人,就是信了的人也不容易做到啊。

乙:没错,听了这话,她哭得更欢了!我无奈至极,真想逃之夭夭,不过还真感谢主,这时候我又想起一句圣经:“宁可住在旷野,不与争吵使气的妇人同住。”我如获至宝,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甲:你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乙:是啊,她气得赶紧去搬救兵。

甲:从哪儿搬救兵?

乙:她把楼下大李子的媳妇给叫来了,她们是好朋友,什么事都能唠到一块儿去。

甲:联合国安理会出面斡旋,这回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了。

乙:没有,大李子的媳妇进来,基本上没找到说话的机会,我只用了两节圣经就把她给杀得落花流水、落荒而逃了。

甲:你这回又引用了哪两节经文?

乙:箴言书里有这么两句:“妇女美貌而无见识,如同金环戴在猪鼻上。多言多语难免有过,禁止嘴唇是有智慧。”

甲:大李子媳妇气坏了吧?

乙:只见她:表情呆了,鼻子歪了,泪珠在地上摔了,为看路把眼镜摘了,她扭头甩门而去,以后看见我,十米之外就远远躲着。

甲:人全让你给得罪光了,咱们给谁传福音去?也许你是初信,不懂得跟非信徒相处的技巧。你在教会里跟弟兄姊妹们处得应该很融洽吧?

乙:惭愧惭愧,我在教会里的人际关系更糟。

甲:为什么?

乙:为什么?因为“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呀。那天主日敬拜,牧师在台上讲道,题目是“因信称义”,听了不到十分钟,我就不耐烦了,我腾地站了起来,将了牧师一军。

甲:教会不是幼儿园,说话不能太随便,你应该讲规矩、守次序才是,你跟牧师怎么说的?

乙:当然是“将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了,我想起一句圣经:“知识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爱心能造就人”,我说牧师呀,咱们浪费时间去弄“因信称义”,还不如去社会上献献爱心、做做好事呢。一听这话,牧师脸都气白了,身边一个弟兄直捅我胳膊,小声劝我安静,有问题下去再提,我一句话就把他给噎了回去。

甲:你一定又引用圣经了?

乙:嘻嘻,还是你了解我呀。我说:“你在神面前不可冒失开口,也不可心急发言。因为神在天上,你在地下,所以你的言语要寡少。”

甲:敢情是个手电筒,光照别人不照自个儿?你这么自由散漫,肯定搅得牧师没法往下讲了?

乙:是啊是啊,有我在,他想讲也讲不成。

甲:唉,遇上这样的刺儿头,可真够牧师挠头!咦,对了,你老是把做好事、献爱心什么挂在嘴上,也许你有做好事、献爱心的恩赐吧?

乙:做好事献爱心的恩赐?这个我可不知道,因为我根本没做过好事,因为圣经上说“我们都像不洁净的人,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我从不做好事,反正做了也白做。

甲:那你的“献爱心、做好事”,全是光说不练?

乙:嘿嘿,当然,你连这都不懂?主耶稣不是教导我们吗?要“灵巧像蛇”!

甲:真是谬解圣经!

乙:记得有一年圣诞节前夕,寒风嗖嗖,雪花飘飘,我和一位弟兄出去办事,迎面走来一个小男孩,十来岁的样子,小脸冻得通红通红,他可怜巴巴地对我说,叔叔,我饿,我都一天没吃饭了……

甲:真可怜,你给他多少钱?

乙:我理都没理他,就大步流星地走了。

甲:天儿冷,你的血更冷。

乙:我的钱可不能给这种人。

甲:为什么?

乙:圣经上说:“若有人不肯作工,就不可吃饭。”

甲:你真是让人无奈!那跟你在一起的那位弟兄是怎么做的?

乙:一见那场面,他心就软了,马上掏出十块钱,给了那个小男孩。

甲:人家生命就是好呀,你真得向他学习学习。

乙:向他学习?我才不呢,我不仅不能向他学习,我还要好好批评他一顿他呢。

甲:凭什么批评人家?

乙:圣经上说啦:“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

甲:那位弟兄气坏了吧?

乙:是啊,谁受得了这个?只见他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老半天才结结巴巴憋出一句话来:你、你、你这人怎么能这样?

甲:像你这么句句带刺儿,换上谁都得跟你翻脸。

乙:跟我翻脸?那可没有圣经依据!圣经上说:“凡向弟兄动怒的,难免受审判”。所以呢,他跟我急,我可不跟他急,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弟兄呀,你以后说话可得当心点哟,可别绊倒人哟!主耶稣说了:“绊倒人的事是免不了的,但那绊倒人的有祸了。”

甲:他什么反应?

乙:我说得句句在理,他还有什么话说?见气氛有些尴尬,我向他跟前凑了凑,弟兄,我最近对你特有负担,特想服侍你,今天就在圣灵的催逼下给你提个醒儿,你以后跟弟兄说话的时候呀,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语,这样吧,我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送你一节经文:随事说造就人的好话,叫听见的人得益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