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的亲人(圣剧)

2016-03-09 21:44:36   阅读:29次   作者:高永强   来源:网络

远方的亲人(圣剧)

编剧:高永强

人物:李云(女,35岁左右)夏雨(女,35岁左右,和李云是师范同学)

      陈志(夏雨的丈夫)陈小菲(夏雨和陈志的女儿,10岁左右)

地点:客厅里

时间:某一天的中午

李云:各位弟兄姊妹们,主内平安!你们说,信耶稣好不好?我个人觉得,不能说“好”,也不能说“不好”,而只能说“太好了,好得不得了!”你们说是不是?信耶稣之前,我们像是在地上,而信了之后,我们像是在天上!信之前遇到灾难时,我们像是在爬,像在滚,有时甚至连滚带爬,像一个落汤鸡!而信之后再遇到灾难时,我们就飞起来,从灾难中飞出来,像一个战斗机!信之前,烦恼太多,困难太大,经常是不请自来,来了就送不走,就是逢年过节也在家里兴风作浪!而信之后,天天像过年,啃馒头就像吃饺子,喝白开水就像喝饮料,骑电动车就像开轿车!弟兄姊妹们,是不是这样?现在,喜事、好事、开心的事常常接二连三,自己找上门来!(响起敲门声)你们看,喜事来敲门了,我们一起来看看,到底是谁?(去开门)

夏雨:(激动地)雪糕!

李云:啊?……(也很激动,一把抱住夏雨)冰激凌!(两个人热烈拥抱了好长时间)快进屋!(夏雨、陈志、陈小菲都走进屋,陈志和小菲各拎着一箱牛奶,把牛奶放在客厅边儿上)

李云:(向着观众)各位有所不知,这位是我的师范同学夏雨,她是青岛人,是我那时最要好的朋友。因为她那时特别爱吃冰激凌,所以我就叫她冰激凌。而我那时爱吃雪糕,她就叫我雪糕!没想到啊没想到啊,都毕业15年了,我们还能见面!请坐!

(陈志和陈小菲坐到沙发上)

夏雨:我不急着坐。我现在就想走一走。(在屋里像模特一样走了两圈,然后做出一个踢腿的动作,又摆出一个很酷的造型)你看我这身段,怎么样?

李云:(看呆了)这是你吗?我真的不敢相信!诸位有所不知,我这个同学前几年得了类风湿,都疼得不能走路,天天在家里吃药,偶尔出去一次,那一定是去医院……

夏雨:不敢相信吧!要不然,我再给你来个前空翻!(做出架势)

李云:(忙拦住)别,我知道你确实病好了。好得也太快了吧,简直成了武林高手。你去医院哪是去治病的,分明是去练武功的。想不到啊!

夏雨:告诉你吧,到现在,连我自己都有点不相信,要知道,类风湿这种病就是不死的癌症,不管哪个医生见了,都没有好招。能控制住就很不错了,从来就没有治愈的可能,但我就奇迹般地痊愈了,再也不上医院了,再也不用吃药了,且没有一丝疼痛,和正常人完全一样。多少人都不愿意相信啊!

李云:我就相信,我就相信,一定是神救了你!

陈小菲:是的,阿姨,就是这样!神比医生厉害多了,就是神救了妈妈的命!

李云:小菲说得对。但这里面也有我的功劳。我知道你妈妈的病情严重之后,天天为她祷告,有时,我们全家都一起跪下为她祷告,求神能医治她。只是没想到你妈恢复得这样快、这样好!(抹眼泪)神垂听了我们的祷告,应允了我们的乞求,神真的很爱你们!

陈志:(起身站起来)我们这次全家从青岛赶来,就是专程来谢谢你的。如果你不向我们介绍主耶稣,不为我们祷告,夏雨早就撑不下去了,小菲就没有妈妈了……

陈小菲:妈妈曾经抱着我,流着泪说:“小菲,妈妈真的受不了了,妈妈真的不想活了!小菲,妈妈对不住你,我真想把你抚养成人,多想看着你一点点长大,一直到你结婚生子。可我,等不到那一天了,我真的没法活了!小菲,你原谅妈妈好吗?我就抱住妈妈哭起来!(抹眼泪)

夏雨:病情严重时,我爬楼梯都爬不上去,得有人扶着!在医院里面打吊针,一打就三个月,越打越厉害,到最后好像就剩下一口气,就等死了。我突然想,临走前,我得给你打个电话,你是我上师范时最要好的一个朋友,我想和你说上几句话,要不然,就再没机会说了……(抹眼泪)

陈小菲:(上前抱住夏雨)妈妈!

夏雨:你一听到我的情况,马上就说:那你就信耶稣吧!只要你真心信靠祂,祂不仅能治好你的病,而且还能救你的灵魂到天堂上去!我一听,还有点半信半疑,心想:反正我快要死了,既然信耶稣死后能上天堂,那我就准备上天堂吧,试试吧!再不能打针了,越打越厉害,再打,就死在病床上了,那还不如死在教堂里,直接就上了天堂。于是,我再不打吊针了,让陈志(看了陈志一下)带我到教堂去,一天一个来回。若没有人送,我就自己去,走几步,就坐下来歇一下,三里路,我要走三四个小时。就这样坚持了两个月,不但没死,身体反而越来越好。半年之后,身体就彻底恢复好了,完全和正常人一样,而且没有吃一片药!我就知道,真的有神,是神医治了我!

李云:没错,这一位神是又真又活的神,祂永远爱着我们!

陈志:我本来也不信神。你不是说有神嘛,神在那里,我怎么看不见?有本事你让他出来让我看一下!没有人有这个本事吧!中国人有这么一句俗语:信则有,不信则无。我就是不信!可这回我不信不行啊,要是没有神的话,夏雨的病无论如何也好不起来啊!

李云:那你真的信了耶稣了?

陈志:那还有假?

李云:那你可捡了个大便宜!夏雨得了那么大的病,吃了那么多的苦才信的,你哪受过这些苦?小菲,你爸是真信还是假信?

小菲:他曾经对我说过:幸亏你妈妈得了这种病,要不然,我们三个人都得下地狱,谁也跑不了!所以,你妈妈得了这种病真是太好了,我们求都求不来啊!这说的什么话,又好气,又好笑!

陈志:我脾气从来就是很倔,我认准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夏雨生气时就喊我倔驴,有时还喊我野驴。我就想,驴就驴吧,是一头驴又怎么样?我就是这样的性格,天生的,有个性!以前有人向我传福音,他一说我就不耐烦了。心想,你要再说,我的驴脾气可就发作了,看谁敢拦着!可现在,我发现,我竟然信耶稣了,而且信得这么坚定,谁拦也拦不住!魔鬼也拦不住!所以,以后,我就是真的变成一头驴了,我也要成为耶稣的一头好驴!(激情澎湃地)

小菲:爸爸,你真棒!(向着李云)阿姨,我也信了!我觉得信耶稣实在是太好了,世上再没有比信耶稣更好的事了!

李云:小菲,你更棒!

夏雨:(向着李云)幸亏你在我危机时刻向我介绍了主耶稣,要不然,我的灵魂现在正在地狱里面,正接受那永远的煎熬,哪有今天?

李云:我当时就是觉得,你心眼好,神就是喜欢心眼好的人!(面向观众)弟兄姊妹们,十几年前,我和夏雨是师范同学,又在同一个宿舍,而且,她又在我的上铺,我就在她的下铺!四年的师范时光,我们朝夕相处,互相帮助,已情同姐妹,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毕业之后,因为青岛离我们临沭太遥远,我们联系很少,但我们的心始终在一起!当我得知她得了重病之后,就马上恒切地为她祷告,求神医治我这个远方的亲人,求神救救我这个远方的亲人!神终于应允我的祷告!让我们姐妹二人团聚在这里,真的感谢神啊!(抹眼泪)

夏雨:(扑过来拥抱李云)李云!(响起《送给远方的亲人》这首歌)

李云:夏雨!(紧紧拥抱夏雨)

陈小菲:(扑过来拥抱二人)妈妈!阿姨!

陈志在一旁抹眼泪。

 

演员谢幕。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