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没商量(圣诞节小品)

2016-03-09 21:45:26   阅读:7次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人物:心田(男,13岁,失明的学生,王长爱的私生子);杨大娘(66岁,心田的奶奶);王长爱(女,40岁,杨大娘的邻居)

场景:一木房;一张床,桌上的一只小提表

杨大娘上场

杨大娘:(穿红色大襟袄,一手倒提着一只老式的深靴浅蓝色棉袜,惊慌地)哟哟,哟!奶奶的腿!今儿个出怪事啦!(抖抖右脚一只没穿棉袜的大棉鞋)腊月天,棉袜棉鞋见天穿,一回不穿就得钻丧棺。病,烦死人的病!(不时回头看)唉,人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我看呀,有口气就得糟蹋一块摸,还不如喂狗护院叫几声。唉唉,老了老了,风烛残年唠!想当年爬上老爷爷栽上的那颗石榴树,一泡尿尿醒睡大觉的俺二叔·····唉,·去了,都去了,都成它娘的狗咬孙泡唠!(突然惊愕地)哎哟,看我只顾胡咧咧,这脚还冻着,莫非哪个该死的老鼠该抱窝,夜里给俺拉走了过满月?唉,都该死!送煤球的也不照个面儿。(又回头看)

王长爱上场

王长爱:(包着头的毛巾外露出一圈红布条,围裙扎腰的胸脯前横着两手紧抱的一板煤球,肩上挎着一个鼓鼓的包)来喽!来喽---煤球到!

杨大娘:你看你,太阳都晒煳腚啦!早来,电话里没跟你说?上帝,知道不?上帝是俺心田家奶!你看你你看。(转身推开门)那不那不,睡着俺心田的床底下,煤球就放那儿。(上前弯腰看看睡觉的心田,轻轻给他盖盖棉被,再转身看看小提表)俺说你这个大妹妹啊,不是说你的,你就像裆里给猫吃了家伙的汉子,说话不算话是不?。你看都快到点了,俺孙孙俺头几天都答应他了,哎哎,等会你可要装相点,啊,真娘亲娘一样待着他。你杨大娘今天野汉子不找,小半吊豁出去了,能惹俺心田开心乐一会儿,咱价钱另讲着。

王长爱:(心事重重的神态,看着床上的心田)杨大娘,您瞎说啥呢!人死了脚上绑上摸摸块让狗拉走,能算一回事么?

杨大娘:行行行中中中,俺信你。

心田:(突然愣愣的坐起来,在被窝里抱起那只奶奶要找的老式棉袜,急急地伸手在棉袜里抓挠着什么,哭叫着)哎哟,奶奶奶奶,礼物呢······圣诞老人送给我的圣诞礼物呢?(边哭边拎起棉袜,扔到在床头弯腰卸煤球的王长爱头上)

杨大娘:(急忙上前抓住它,左看右看)乖乖,乖乖!你抱着啥睡不好,单找个臭裹脚!(对心田)还哭哩,你奶奶个孙!差点没叫奶奶我到阎王那儿去排号。(伸头朝袜筒内闻了闻,一阵干咳)

心田:奶奶,今天是圣诞节,心田不许您乱说话。(在床上想着)老师说,圣诞老人会在夜里骑着麋鹿从大烟筒里爬下来,送给我们很多礼物呢。奶奶,那礼物心田一定会送给您的呀!可是······

杨大娘:心田,你快说说,生蛋老人是不是会下蛋啊?像咱家那只老草鸡一样。(学草鸡下蛋的叫声)我就不信,生蛋也叫礼物!

王长爱:大娘,大娘,那不叫生蛋,叫圣诞。

杨大娘:你大娘不糊涂哩,还不都是一回事,就是没下锅的生蛋呗。(忽上前扶住下床的心田)孙孙,心田哎,你想想,平时你割奶奶的奶吃奶都不心疼,早说哎,奶奶给你两只,何苦来!

下一篇:黄金与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