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浪子回家》

2016-03-09 21:47:48   阅读:42次   作者:汤巨丰   来源:网络

第一幕离家出走

 

背景儿子向父亲索要家产,外出闯荡。父亲,儿子,仆人一起上。)

儿子:父亲大人啊,我在你身边服侍你这么多年,你看,现在我已经长大成人了,把我应得的产业分给我,让我出去闯荡吧。

父亲:儿啊。你在我身边不好吗?我一切所有的都是你的,你可以和我一起尽情的享用,我这样的爱你,你为什么要离开呢?

儿子:父亲,你如果真的爱我,就把产业分给我吧。

     (《爱的初体验》背景音乐响起)

儿子唱:如果说你真的爱我
把我的家产还给我
在你身边也没有用
我可以去外面闯荡
如果说你真的爱我
把我的钱财还给我
在你身边也没有用
我已经满了十八岁

父亲:(叹息的语气) 儿啊,不要走,你不能离开我,你离开了我,就会迷失自己.

儿子:父亲,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要去经历,去闯荡,我有自己的梦想和抱负。

《月亮之上》背景音乐响起

儿子唱:我在仰望
月亮之上
有多少梦想在自由地飞翔
花花世界
多么的精彩
我要和你相遇在那追梦的路上
生命已被牵引
潮落潮涨
外面的世界
就是天堂
我等待我想象我的灵魂早已脱缰
马蹄声起马蹄声落
哦耶哦耶

父亲:儿啊,你真是不了解为父的心肠啊.你不认识你自己,你不了解你自己,你不知道你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你的理想,你的抱负,根本满足不了你,离开了我,你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和价值.

儿子:父亲啊,你到底爱不爱我,你如果爱我的话,就赶紧把属我的家业给我吧。

     (《爱不爱我》背景音乐响起

儿子唱:你到底爱不爱我
我不知该说些什么
你爱不爱我
我不知该做些什么

父亲:儿啊,既然你这么执着要出去,把你的家业拿走吧.

转向仆人,以后不管处在任何景况中,只要你愿意,都可以回来,父亲都会接纳你的.)把他的产业拿过来吧。儿啊,虽然你执意要走,但我每天都会在村口等你回来的。记住

仆人: 少爷, 看啊,这是你这些年赚的工钱,都在这了,这是银行卡,这是公交卡,这是IP卡,这是IQ卡。

儿子: 太好了,谢谢父亲,那儿子这就拜别了.(儿子退场)

《千里之外》背景音乐响起

(我送你离开
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或许不该
太遥远的相爱)

父亲:(父亲默然注视着儿子的离开)儿啊,为父时刻等着你的回来。(父亲和仆人退场)

 

第二幕流浪世界

 

(旁白)浪子带着父亲给他的产业离开了父亲,离开了家乡,来到了远方的一座城市.他心里想,我已经长大成人了,我要挣脱父亲的束缚,自己掌管和支配我的人生,我要实现我的理想和抱负,我要尽情的享受生活的乐趣.

浪子很快在新的城市结识了新的朋友,与他们一同吃喝快乐,一同游戏玩耍,也一同开创事业.

浪子白天酬躇满志,忙碌奔波,晚上声色犬马,纵情娱乐.他感觉在经营着人生,在驾驭着生活,在主宰着命运,他白天为理想而奋斗,晚上则写意人生;他觉得生活承载了他的梦想,他在里面扮演多重的角色,而他都能应付自如;他如鱼得水的处理各样人际关系,他庆幸自己巧舌如簧,才思敏捷.他觉得一边在指点江山,激昂文字,一边可以觥筹交错,谈笑自如, 他左右逢源,游刃有余,他有足够的办法让自己在哪里都成为焦点..

  浪子就这样继续施展着才情,但是当夜深人静,万籁俱寂,独处一室之时,他感觉到了内心深处的无法名状的孤独,这种内心的孤独感在他心里悄悄滋生和蔓延开来,并且与日俱增,有时在喧嚣的白日,在熙攘的人群中也分明在侵袭着他.他害怕孤独的感觉,这让他不自在,让他没有安全感,没有满足感,他感觉内心深处似乎有一个黑洞需要来填补,而他却找不到真空的来源.他引朋呼伴,夜夜笙歌,推杯换盏,想借此来洗涤孤独,想借此来派遣虚空.但是孤独之感,在酒醒之际,更深的抓住了他.更为糟糕的是,这种放荡的生活,已严重影响了他的事业,他无法集中注意力,他丧失了拼搏的斗志,正义和狡诈,诚实和弯曲,在他心中的概念也越来越模糊……

随之,他丢弃原则,剑走偏锋,他的事业也一败涂地.他的惨淡每况愈下,朋友也渐行渐远……

浪子把起初父亲给他的一切都挥霍丧尽了,他变得穷困潦倒,食不果腹,流离失所.他在痛苦中,在绝望中,发出了深深的呐喊.

儿子: 我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落魄潦倒?我起初不是这样的,我有温暖的家庭,有爱我的父亲,父亲给我的是一副好牌,怎么被我打成这样?我起初的单纯呢?我的良善的愿望呢?我的诚实呢?我的正直呢?我简直是千疮百孔—竟故意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装满了各样的不义,邪恶,贪婪,恶毒,满心是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但是我没有力量从这里面出来,我没有办法克制自己,我不想喝酒,我不想堕落,我不想沉沦,但我没有办法战胜自己,一次次想离开这种状态的誓言都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为什么?我想做的事,我没有力量去做,我不想做的事,我倒要去做,我感觉我被一种力量遏制了,我不想抽烟的时候,烟仿佛在想着我,我不想喝酒的时候,酒在我心里驱动着我,我不想流连夜店的时候,灯红酒绿在摇晃着我,我想诚实做人的时候,弯曲怪僻总是在怂恿着我,我想努力奋斗的时候,安逸闲散又在温柔的召唤我,我想决绝这种生活,不出三天,我又被他拉回,谁能救我脱离这样的困境,谁能救我脱离这些罪恶的捆绑?啊,是罪恶啊,是他一直在束缚着我,压制着我,统治着我,奴役着我,罪恶就像一个律一样,在我想为善的时候,把我掳去,叫我随从他,我被他摆布,玩弄,他就像敞开的坟墓, 在蚕食我的精力,在耗尽我的年日,在吞噬着我的生命……

浪子在呐喊,在怒吼,他感觉这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他感觉有两股力量在他体内交战,善与恶的对立冲突,他从未感觉这样的泾渭分明,这样的势不两立.

儿子: 我要回家,

他奇怪自己的脱口而出,

儿子: 我要到父亲面前忏悔,请求父亲的原谅和赦免

但他做出这样的决定后,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释然和解脱,他顿时觉得有一股温暖的清泉在从心里涌出,希望的火种也重新燃起,平安的意念在抚慰着他的伤口,喜乐的油膏在他血液里面流淌,他迈着坚定的步伐,踏上了回家的新征程.

 

第三幕回归父家

 

(儿子衣衫褴褛,面容憔悴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旁白: 浪子终于踏上了回家的征程,每一个脚印似乎都是一个流浪的故事,而每一个脚步似乎都是一次灵魂的忏悔,浪子心里在自我审判着

儿子: 我要到父亲面前去忏悔,请求他的原谅和饶恕,我要对父亲说,父亲啊,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

(父亲和仆人一同上,在村口翘首以盼儿子的回来,看到了远处衣不蔽体的儿子,父亲带着仆人一同奔向儿子,温情的抱住儿子)

父亲: 儿啊,你终于回来了啊,为父天天在盼望你的回来.

儿子: 父亲啊,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后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

(父亲打断了儿子,吩咐仆人)

父亲: 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把鞋子穿在他的脚上.预备上好的筵席,我要和儿子一同吃喝,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失而又得的.

(仆人拿袍子,鞋子给儿子穿上)

儿子: 父亲啊,从此以后我再也不离开你了,我要永远和你住在一起,享受罪过得赦免的平安,享受人生有盼望的喜乐,享受你丰盛恩典的甘甜.

(父亲,儿子,合唱<回家>,全场弟兄姊妹齐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