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浪子回头

2016-03-09 21:47:54   阅读:99次   作者:孙红霞   来源:网络

浪子回头

 

第一幕

人物:财主,财主妻子,大儿子大宝,小儿子小宝

道具:几枚硬币,账簿

小儿子凝神注视着手上的几块钱,可以带“掂”的动作,方便让观众看到。(带着痞子气,皱眉头)

小儿子:唉,那老头儿真是吝啬,每个月就给我这么点生活费。出去打发下人都显得寒碜。真是烦。

(歌曲:《最近比较烦》

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

总觉得钞票一天比一天难赚

朋友常常有意无意调侃

我也许有天改名叫周转)

小儿子一边唱一边走来走去,唉声叹气,脸上显出焦躁之色。

停下来,站在舞台中央,面对观众。

小:哎,我那结拜老大哥三爷,可真是有钱啊,穿金戴银,花天酒地。出手那么大方,那些小姑娘都围着他转。哎~~(带羡慕的口吻),有钱真是好。可惜,哎~~~~~~(长叹)

(扭头看旁边)看到门外大儿子捧着账簿走过,小儿子忽然神色一变,嘴角露出一抹坏笑。

小儿子走到幕后,财主和妻子走到台中央,分别坐在桌边的椅子上。

财主:这几天我出了趟门,家里怎么样啊?一切都还好吧。

妻子:嗯,请老爷放心,一切都还好,家里的生意和账目都交给大宝负责了,他等会就把账簿给你过目。最近他成长了不少啊。

财主:嗯,大宝是不错,我也看好他。不过小宝呢?他最近没怎么惹事吧?哎,这孩子,总是~~

妻子:老爷别太动怒,最近他也没怎么惹事生非,不过~~~经常和那个叫什么三爷的无赖在一起。我有点担心啊。哎~~

夫妻两人低头沉默不语,这时大儿子敲门进来了

大儿子:父亲,这是你不在家时我整理的账簿,请过目。

财主翻了几页,满意地点点头。

财主:大宝啊,现在我最希望的是什么你知道吗?我呀,就希望我们一家能够和和睦睦的生活在一起。让我享受点天伦之乐。不要让我白发苍苍的下阴间啊。

妻子:老爷,你不要这么说啊。我想小宝知道你那么关爱他,会争气的。哎,希望他不要学坏啊!

小儿子在门外刚巧听到了父母的谈话,便走了进来。

小儿子:父亲,母亲。我想的很清楚了。既然我在这个家这么讨你们的嫌,我就离开好了。反正我也不争气。我一走,省的给你们二老丢脸。

全场大吃一惊

妻子:小宝,你在说什么啊?你要离开家?那我和你父亲怎么办?我们见不到你了啊!

小儿子:那有什么,你们不是有大哥嘛。这就够了。我只是一个多余的人。

大儿子:弟弟,你在说气话吧。是不是生气父亲让我负责家里的生意?那是因为你还小,当初没和父亲一起做过。我有点经验,父亲让我先干着,然后和你一起…………

没等大儿子说完,小儿子抢嘴道

小儿子:不用说了。随便你怎么解释。这个家我是分定了。

财主(面色沉重,缓慢却坚决的):这个家不能分。这是我的祖辈传下来的,我打算让你们兄弟二人一起齐心协力的经营,这样我们的家才能繁荣下去。否则家就不是家了。

大儿子:弟弟,父亲都在这么说了,你就不要惹他老人家生气了。

小儿子:父亲,哥哥,对不起。我意已决,你们不用多说了。

妻子(哽咽):小宝,你还这么小,到外面一个人怎么生活呀?

小儿子:分家。我要得到我应有的一份。

画外音:按照当地习俗,父亲还在时,儿子们是不能分家的

大儿子:弟弟,你怎么能这样?

小儿子:我就这样,要不,你们在这里大鱼大肉,看着我饿死。要不,就分家,把属于我的钱给我。

财主:罢了,罢了。分,现在就分。(急速转身,把账簿拿到手中)。分!!!!!

第一幕完

 

 

 

 

第二幕

地点:郊外            

人物:小儿子,三爷,仆人

道具:一把椅子

小儿子坐在地上,衣衫破旧,蓬头垢面,面容憔悴

小儿子:(唱伊甸园:我的家我的家,我的故乡。在那里果树满园。一道道河流过了那地方,不似那苦海的人间……自己再加一点歌词,我忘记了)哎,天上的神,地上的父亲啊。儿子我在这里受苦,你们是否看到啊~呜呜

三爷和仆人走上台来

仆人:三爷,您坐。(谄媚的给椅子掸掸灰尘)

三爷慢慢坐下,仆人适时递上烟,打上火

三爷看到小儿子扑倒在地上,便给仆人使了个眼色。仆人立马心领神会的点头。

仆人走到小儿子面前,踢了他一脚。

仆人:喂,小子。让你放猪,你倒好。在这睡觉,做白日梦呢。

小儿子抬起头,愤愤的看着他,然后看向三爷。眼神中充满了怨恨。然后吐了一口唾沫。(为了便于观众看清,可以让三爷面对观众,小宝侧对观众)

仆人一巴掌扇向小儿子

仆人:你他妈的想死啊。

三爷:小宝,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恩将仇报啊。我对你也算是不错了,看你可怜给你口饭吃。狗吃了饭还懂得向主人摇尾巴呢~你呀,真是不如狗啊!

小儿子:你这个骗子。你让我去赌,把我的钱都骗光了。现在又让我放猪侮辱我,我吃的东西还不如猪。你这个混蛋~!我要跟你拼了。

小儿子冲上去要打三爷,被仆人狠命推倒,并使劲打起来。

三爷看打的差不多了,招手示意停下。仆人跟在他背后屁颠屁颠的走下场。

小儿子被打得浑身是伤,泪流满面。(最好能真哭,并且表现出来,让观众体会到)

小儿子:我的父亲,是那么仁慈。我家,是那么的富有。而我,却因为自己的愚蠢,在这里遭这种罪。我要回家。回家。

小儿子挣扎着爬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家里赶。但是他又停住了,踟蹰了。

小儿子:可是,我曾经这样对我的父亲,他会不会原谅我呢。我不配做他的儿子。(顿了一下)但是哪怕让我做他的仆人,也好过在这里生不如死啊!

小儿子走下场。

第二幕完

 

 

 

 

 

 

 

 

 

 

 

第三幕

人物:财主,小儿子,仆人

财主一个人背着手在台上走来走去,几天不见,他似乎苍老了很多。

小儿子步履蹒跚的走了过来。冲到他背后,跪下。财主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看到儿子,很震惊。随即反应过来,老泪纵横,大喊一声“儿啊!“抱住他。两人流泪痛哭。

小儿子:父亲,我对不起你,我是个不孝的儿子。请你看在上帝的份上原谅我。让我做你的奴仆,给我一口饭吃吧。

财主拉着小儿子起来,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

财主:别说了,孩子。你看你……瘦了!(说完哽咽了)

财主自己抹了一下眼泪,转头对仆人

财主:把我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

仆人:是,老爷。我这就去。

财主:孩子,我们要吃喝快乐,你对我是失而复得的。哈哈

小儿子:父亲,谢谢你。

财主和小儿子抱在一起。然后他们两人合唱《真快乐》。一边唱一边走到幕后。音乐声继续。

大儿子上场,听到音乐声,很是诧异。

大儿子:咦,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吗?怎么有音乐歌舞声,空气中还飘来牛肉的香味?

仆人匆匆走过,大儿子拉着他

大儿子:今天家里有什么喜事吗?怎么这么快乐?

仆人:大少爷,因为二少爷回来了。老爷非常高兴,让我们奏乐庆祝,把肥牛犊宰了设宴欢迎他。

大儿子脸色有点变,挥挥手示意仆人下去。

财主上场

财主:大宝,你弟弟回来了,我们一起进去庆祝吧。

财主说着就来拉大宝的衣服。大儿子避开。

大儿子(冷冷地):庆祝?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

财主:怎么啦,大宝?

财主顿了一下,好像明白了什么。两人都不响。过了一会儿

大儿子:父亲,我真的不明白有什么值得庆祝的。当初是他要走的,我们这么留他,他都不动容。当家里需要他的时候,他到哪去了?现在在外面过不下去回来了,我们收留他已经不错了,你还对他这么好。

财主:大宝,他是我的儿子,你的弟弟啊!

大儿子:可是父亲,他有做到一个儿子的职责吗?而且,我也是你的儿子,我尽心尽力服侍你,从没违背过你的命。你什么时候给我我一只山羊羔,给我披过一件好袍子。他倒好,在外面浪荡完了回来,我们还像迎接国王一般地迎接他…………(委屈的抹了一下眼泪)

财主:孩子,你以为我偏心是吗?你错了。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心头肉,我从没偏爱过谁。只是你一直和我在一起,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而你这个弟弟是死而复活,失而复得的。所以我们理当欢喜快乐。

两人沉默

大儿子:父亲,你说的对。你如此博大的胸怀使我汗颜。我以后也要好好爱弟弟。

财主:是了,来,进来,让我们一同欢乐吧。

演员一起出来,欢欣雀跃,表现欢乐的景象。小儿子唱《恩典够用》

停下来回头看一看,祂的恩典一路相伴
闭上眼用心去感觉,祂的爱从不曾离开
抬起头你将会发现,乌云背后还是有蓝天
张开手迎向每一天,祂的恩典一定够用
你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
他应许永远不会改变
要相信不论明天将如何,祂恩典一定够用
每一次跌倒,站起来更刚强
每脚步走得更有力量
要相信不论明天将如何,祂恩典一定够用

小儿子:阿爸父啊,你的恩典是够我们用的!

全体人员谢幕

第三幕完

画外音:我们很多人都曾经是浪子,固执地离开了天父慈爱的怀抱,投奔世俗世界。然而阿爸的手一直牵引着我们,他一直在等待着我们——浪子回头!

全剧终

 

下一篇:有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