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单纯”女孩的重生

2016-12-31 20:06:46   阅读:121次   作者:陆德   来源:生命与信仰

神啊,我要感谢你!因“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诗篇139:13)

儿时的我,在一个单纯而相对封闭的环境中成长,满了快乐,满了阳光,外面的社会离我很远很远,世外桃源一般。父母的中式教育很严格,也很得法,我很积极地建立着自己的一套由中国传统而来的道德观念,为之骄傲并希望一生持守。我晓得该追求什么,我要把未来握在手中。一路走来,无忧无虑,没有挫折,平稳而安逸。

凡事的顺利却形成了我心中的骄傲,骄傲于自己所认定的一切,骄傲于自己为自己设立的标准。我甚至不需要别人来认同,就在自我中满足,轻看别人的“世俗”。我自认为性格随和,大学期间与同学们相处还算融洽,但是对传统文化和戏曲的痴迷,使我自命清高,与大多数年轻人格格不入。

当我向社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却无端地感觉恐惧而无助。夜半的时候,站在楼上眺望远近明灭的灯光,却看不到前程。面对这茫茫的人海,复杂纷乱的社会,何处是我的归宿?投简历、找工作的不顺利使我心烦意乱,想尽办法找关系、赔笑、送礼,工作是解决了,却常常回到宿舍里偷偷地哭,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深感厌恶。人活在世上,没有神,便没有盼望。

开始工作之后,一切又归于平淡和安逸之中,忘记了曾经的挫折,“隐居”在这繁华的大都市之中。工作之余唱唱自己为之醉心的昆曲,除此之外,百事不问。我想寻找一个清静的所在,远离这污浊的世界,看来看去,没有这样的地方,便安于我的戏曲社团,至少这还是一个很多人都用“高雅”包装起自己的地方。

就是在这里,我遇见了后来成为男友的一个基督徒。在与他的交往中,我们常常谈起基督教信仰,然而没有圣灵的光照,我只是将基督教作为一种文化,或者宗教思想来看。我尊重有信仰的人,但是不觉得信仰和我有什么关系,反而觉得自己能够持守一些中国传统道德岂不是一样很好嘛。男友多次邀我去教堂感受一下基督徒的生活,我每次都答应,但每次都不了了之。

随后的时日,甜蜜与烦恼并行。他工作很忙,又在忙着出国,而我离得又远,很少见面,表面的“包容”与“体谅”并不能解决心里埋下的丝丝埋怨。矛盾在一天天积聚,我越来越感到我们之间存在一个明显的隔阂,使我不能明白他。(信主以后才知道,圣经里说信的和不信的不能同负一轭,如果我们俩没有信同一位真神,结婚后会有无穷无尽的心灵痛苦在等着我们。感谢神的恩典!)我不晓得为什么,但越是用自己的方法解决,情况越糟糕,两人都很痛苦。男友告诉我,这是因为信徒与非信徒的婚姻不被神祝福,我的心被激怒了!难道我不信神就是个靠不住的坏女孩儿吗?

男友在苦苦祷告中,神催逼他,马上将我带进神的家中来。2011年7月3号的主日,我第一次步入了教堂。司会的人带着信徒们祷告、唱诗,我跟着站起、坐下;别人低头闭目,我就好奇地东张西望。我尊重信仰,但心里感觉他们好愚昧哦!干嘛这么低三下四地一口一个不配,一口一个罪人。

随后牧师开始证道,题目是“十字架的恩典——医治”,我心里突然一动:哟!好巧呀!这个题目好像是专门讲给我这个医生听的。男友兴奋地小声告诉我:“神在向我说话呐!这里从没讲过‘医治’这个题目,今天是特别欢迎你这个大夫的。”我却露出“纯属巧合”的表情。那天讲的经文是马太福音9章35-38节,我认真地听,却实在是听不懂牧师想要讲什么,对着圣经的经文看了半天,一点也想不明白牧师讲的和这一段话有什么联系。

在男友的鼓励和催促下,我开始读圣经。没想到,这一次的开始,圣经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同时,我也生平第一次认真地向神祷告:“神啊,我虽然还不认识你,但我愿意来寻求你。虽然我感觉不到你,但是我相信你是存在的。请你听我的祷告,也请让我感受到你。我无法证明你的存在,但我相信身边的基督徒,既然他们都信你,那你应该确实存在了。”我又将心里的困惑、苦恼向神倾诉了一遍。祷告完了,没听到什么动静,但是心里很平静。从那以后,我只要静下来,就在心里向神默祷,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期盼能得到一点特别的感受。虽然还有苦恼缠累,但是我总是能借着祷告寻回过去从未体验的平安。每到主日,总有一种特别的力量吸引我回到祂的家中。有时我会想,男友忙得无暇陪伴,在这个教会里我一个人也不认识,我又不是信徒,不去做礼拜了吧!但是,只要我不去,心中就感到非常难过和不安,只有重新在十字架下向神敞开心灵的时候,才能寻回心灵的安宁。

熟识的一个老姊妹听说我开始寻求神,很快托另一位弟兄带给我很多福音书籍和光盘。看过之后,我的心里萦绕着一个念头:我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敬虔的基督徒。男友也告诉我,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先要好好对付自己的罪,把老我钉死在十字架上,一切老我的东西都不能带到新的生命中。这个破碎的过程会痛苦,人要真正低下头很难。

与神同行的时光是甜美的,但此时男友已远在国外,没有人好好带领我,没有肢体生活,我独自在世上游荡。一次被两个传异端的人纠缠,事后我深深感到自己的无知,若非主的看顾,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我便迫切渴望进慕道班学习,好好装备自己。感谢主!神允许一些事情临到我,是要让我更加信靠祂,认识祂。在天父怀中就能得安息!

那位老姊妹听得知我遇到异端后,非常焦急,告诉我,肢体离开了身体非常危险。她给了我一个家庭基督徒团契聚会的录音,听着录音中一个弟兄感人的经历,彼此之间爱的交流,我开始喜欢这个小小的福音团契,便决定接受顺服神指给我的道路。

那段日子里,属灵的学习越来越多,心思和意念也在慢慢地变化着,但是我仍没有明白何为罪,灵命停滞不前。我将缺点当做罪,将犯过的错误当作罪,认罪也只限于表面,根本没有在心里认罪。而且在不知不觉中,我开始用圣经的话语包装自己。表面的顺服遮盖不住内心的骄傲,我一直在同神摔跤,同男友争辩。我心里太想依赖他,便更加埋怨他不仅不关心安慰我,反而每次都“指责”我没有好好认罪,没有放下自己,交托给神,让神来改变我。他希望我能好好思考自己是不是一个罪人,是不是相信耶稣为我的罪死了,是不是重生得救了。我却总是带着负面情绪去看,完全不能谦卑下来思想,而是忙着找各种言辞狡辩。我心想,自己天天在认罪,天天在求神改变我,我已经把自己能想到的缺点都列出一个单子向神一一汇报了,怎么还要认罪悔改,还要认到什么程度才算合格?

一直吵到9月8日,我想不通还有什么没有做到的,想不通问题到底在哪里,想不通为什么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狡辩。我自认为已经做的很不错了,为何仍旧是一副没得救的状态?那一天看似跟其他日子没有两样,但我的心感到异常混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生平第一次,我一直自恃的“传统美德”荡然无存,在神圣洁的光照中我只看到了自己的骄傲、自私、诡诈、冷酷、怨恨、嫉妒、狭隘、麻木、纷争……我果真是这样的人么?这些都是我清高的外表掩盖下不敢拿出来给人看的一面么?也许,这些才是真正的罪?我不愿意继续往下想,但是停不下来。想一会,跑到没人的屋子哭一场,如此反复,直到下班回家,心里像一团乱麻。我的心彻底破产了。我过去自恃的纯洁简直是对自己的讽刺。神让我看到自己心里的罪恶,像是在显微镜下看污秽物那样一览无遗。我不敢看,我想逃,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难过且害怕,但也真正认识到,如果不真正认罪悔改、不真正接受神的救赎恩典、不信靠神,而只是用学到的圣经知识来把自己包装起来,我就不可能是一个重生得救的人。我觉得什么办法都没了,什么都做不了,凭着自己的努力和挣扎,一切都是徒然的。就像一个陷在泥潭中的人,越挣扎越是满身污秽,越挣扎越无力,越挣扎越更加下沉。夜已然深了,我也哭不动了,只好停下一切的胡思乱想,安静下来求主,然后平静地睡着了。

人的尽头,便是神工作的开始。徒劳的挣扎让我不甘愿地将自己交出来,但神却将那出人意外的平安赐给了祂新生的女儿。9月9日的清晨,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前几日的挣扎仿佛一丝痕迹都没有了。那一天,姊妹陪同我来到教会的福音团契中,共赴爱筵。从那一天开始,我在弟兄姊妹的关爱和带领下,开始一点点学习新生命的样式。属世的嗜好渐渐失去了吸引,唯有圣经和属灵书籍成为我最大的乐趣,每天的祷告和灵修成为我生命的必须。家人的误解和反对使我难过,但是靠着从主而来的爱和忍耐,我能够战胜心中的骄躁。在这个过程中,爸爸妈妈的心也渐渐地软化了下来。

我仿佛又走上了一个平安的旅途,看起来很乖地学习属灵前辈的样式,寻求自己与神的关系。然而,骄傲和自义又渐渐地在心中作祟,突然就有一个冲动,要趁着近两个月同男友关系的缓和,把我曾经积在心里的最后一笔老帐清算一下!

曾经,有一个老师向男友评价我“是个很有心眼的女孩”,虽然好像是夸我,我却不喜欢这个评价。使我更为生气的是,男友好像也如此认为。男友告诉我,“单纯”绝不是像我所理解的那个样子,“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利米书17:9)有时自己被自己骗了还不知道。而我应当学习在基督里的单纯,一切信靠祂。我却不服,认为他不了解我。我把自己的“优点”数点了一下,又觉得自己是一个还不错的人。但是我越辩解说自己其实还算“单纯”,就越显得自己充满了虚伪和诡诈;越想把“纯洁”的光环加在自己的头上,却越感到自己其实一点也不纯洁。借着祷告,神摸着了我的心,我不再强硬地抵抗,转而认真地省察自己。神使我认识到,我没有关心生命的成长,日益增长的属灵知识反而增加了我的虚荣。神啊!求你改变我,更新我的心思意念,求你光照我灵魂中每一个阴暗角落。罪人行在黑暗中恨恶光明,我一定会痛苦逃避,但是求你不要任凭我沉沦!

接下来的三天中,神为我安排了一个丰丰富富的“退修会”。我读到的每一节经文,看每一页属灵书籍,参加每一个团契,听每一篇讲道,都让我真真正正明白了罪是什么。我所留恋的属世的思想就像亚干私藏的金子,我过去自恃的“美德”如同法利赛人的假冒为善,我不肯放下的骄傲正是那“明亮之星,早晨之子”从天坠落的根源……总之,“我们都像不洁净的人,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以赛亚书64:6)。若我继续将自我视为一切的中心,基督怎能在我心中为主为王,骄傲和自义若不交由主治死,岂不惹动神圣洁的怒气!天父啊!赦免我!我犯罪唯独得罪了你!

神的公义使我敬畏,神的圣洁使我渴慕,神的大爱吸引着我!2012年春节期间的一天,灵修中神借着诗篇中诗人的祈祷开始敲击我的心,“求你使我们早早饱得你的慈爱,好叫我们一生一世欢呼喜乐。”(诗篇90:14)我徘徊在救恩的门口,在天堂的门前踌躇,要到何时呢?我还在迟疑什么呢?为什么不受洗呢?是的,我渴望受洗,我渴望回家!

然而,越是临近受洗,重重的疑虑却又压向心头。我果然是重生得救了吗?还是自我感觉良好?回顾自己走过的路,有时我信心满满地确定,我一直走在神的护理之中;有时又迷茫不定:依我现在所思、所做的,我是个真正重生的人,还是一个假基督徒呢?我怎么能证明呢?我不断地问自己,但是却忘了求问神!

直到受洗约谈的时候,我再次忧心忡忡地向带领教会的叔叔问起这个问题。叔叔让我好好思考个人与主的关系,好好祷告。回到家中,我越祷告越看到自己的小信,越祷告越发现还是在自我中纠缠。我真是忽视了神在我身上的护理和保守,心里如此刚硬,不信神的应许。次日清晨,一打开手机,就看到了一条每日读经的经文:“听从我,日日在我门口仰望,在我门框旁等候的,那人便为有福。因为寻得我的,就寻得生命,也必蒙耶和华的恩惠。”(箴言8:34-35)我难道还不相信神的应许吗!这一天恰好是我的生日,在感恩中,我拿起笔,开始回顾与神同行的时光。

圣洁的洗礼更坚固了每一个弟兄姊妹的信心:神已经拯救我们脱离罪的捆绑。作为神的儿女,我定意要“行事为人对得起主,凡事蒙祂喜悦,在一切善事上结果子,渐渐地多知道神。”(歌罗西书1:10)

信主后,我知道凡事要靠主,才能在试探来临时得胜。不久前,单位要迎接上级部门一个重要的考核,领导为了显示业绩丰富,便命我们伪造大量其实并没有实施的工作资料。信主之前,我凭着自己“扎实严谨”的业务知识,造出的假材料堪为全院范本,院长亦将我视为骨干,我也觉得如此工作很正常,反正哪里都充斥着虚假,造点假不算什么。然而面对这一次的任务,我痛苦万分。我试图拒绝造假,但每一次的拒绝都会换来训斥。我每日向主求告,救我脱离这试探。实在抵抗不过,我就去做一点点,然而我无法平息心中的不安与难过,心中反复回响一句经文“狗所吐的,它转过来又吃;猪洗净了又回到泥里去滚。”(彼得后书2:22)我是蒙主宝血洗净的,岂能再回到罪中玷污主的圣洁!纵使遇到再大的试探,“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使徒行传5:29)然而考核前一天,单位的事情更纷乱,我的心更加不安。向主求告,祂便安慰我,“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言21:1)我要相信神的主权,相信他的保守!神是信实的,直到检查结束,院长再没有来命令我做任何一件带有谎言的事情。天父啊!感谢你的保守!求你让我在一切的事情上更多地经历你的同在,让我的生命更加与你联合!

明天的道路如何,我依然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可以在天父的怀中得享安息。亲爱的天父啊,“你是我的神,我要称谢你;你是我的神,我要尊崇你。”(诗篇118:28)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