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馨香

2016-08-06 18:26:43   阅读:943次   作者:琢真   来源:琢真

耶稣在伯大尼长大麻疯的西门家坐席的时候,进来一个女人,手拿一个玉瓶,玉瓶里盛有极贵重的香膏。耶稣坐席时,这个女人“哗”的一下将玉瓶打碎,把贵重的香膏倾倒在主的头上,霎间房里满了馨香。

这个馨香是因为耶稣在那里坐席,这个女人看见了耶稣,才把玉瓶打碎,才有香气出来。

周围人的不理解,太浪费了,为那瓶香膏。耶稣却深知她所作的一切:“她在我身上做的是一件美事。”

一个爱主的人,定然舍得破碎。在人看来,不可思义,在耶稣眼中,却是极美。

因为破碎,才有馨香出来。或者说,当我们闻到馨香之气,就知道这是一个爱到愿意“破碎”的人。

在我认识的弟兄姊妹中,常能闻到这样的香气,在看不见神的时候,看见他们,就知道耶稣在那里坐席。因为他们看见了主,顺着这香气,我也得以见神。

第一次参加神学培训的时候,讲课的是一位国外来的老师,姓庄。庄老师年富力强,有丰富的圣经知识,很好的口才,过人的记忆力。他带领我们查考罗马书。上午下午一个人不知疲倦地讲了整整十天。结束的那课堂,大家的眼中都有泪。老师说,如果你们有需要代祷的事,请写上小条,递给我,可以不著名,只写某某弟兄某某姊妹就可以。我会为你们祷告。他说他的口袋里常有这样的小条,在等飞机的时候,在等汽车的时候,他就一张张拿出来,一点都不耽误时间。后来老师走了,我们去送。老师只有一个很小很小的包,里面只能装一本圣经,还有两件换洗的衣服。

那时刚信主不久,对比世人,联想很多。如果不是遇见神的人,这位老师凭他的聪明和智慧,会是一个在世界混得很不错的人。但他甘愿放弃一切在基督里过清贫俭朴的生活。过去常参加这样那样的笔会,无论男女,去一个地方哪怕三五天,都会带一个大大的包,离开时,包里塞满了当地的土产。然而一个在基督里的人,便轻看了世界许多的宝物,因为他以耶稣为至宝。他可以不说,但他所作的,让看见的人知道,他里面的那个宝贵胜过世上一切。

时隔半年,第二次学习又是这位老师,给我们讲圣经中的“约”。他竟然能把我们第一次每个人坐的座位都说出来,他说可能不是天天,但我常常为你们祷告。所以他能记住我们每一个的名字并且我们的座位。

我的泪大颗大颗的流下来。以前读大学,同窗四年,还叫不出全班人的名字,并且毕业后许多就再没有联系。但是在主里,弟兄姊妹的相交真的是一天胜于一年。我为我的老师有这样的爱感谢神!

还有一个老师,是从台湾来的,八十高龄了。乌黑的头发,他说不是染的,白发黑发都是神的祝福。他给我们讲使徒行传。因为天太热,稍一动作就是一身汗。老师就上午一套衣服,下午一套衣服。那天晚上他又换了一套衣服,一进教室我们都笑了。老师也笑了,说,你们是不是看我有点像时装模特儿。告诉你们,这衣服不是我的,都是我教会一个弟兄的,前年被主接走了。他太太说,这么多衣服都是很好的,扔了也可惜,可是给谁呢?谁会要呢?老师说,我要,是我弟兄穿过的,我要——

老师这么说的时候,我的心酸酸的,相信那个在天上的弟兄听见了也会好感动好感动……

世人恰恰相反。不信主的家人死了,这衣服是定然谁也不敢穿,不会穿,怕不吉利。哪怕是你的亲爹亲妈。记得楼下一个老伯,得帕金森综合症走了,他的妻子和孩子把老伯睡的床连席梦丝一并扔进了垃圾堆,那天我正好下楼,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么忌讳。

可是在主里,正是因为我弟兄用过的东西,所以更显珍贵。每当我想起老师的这句话,就感谢我的神,在祂孩子里面的这个爱如此美丽。

去一间教会采访见证,在那里认识一位弟兄,同行的路中,要坐长长一段火车。坐累了就不自觉架起二郎腿。可是这位弟兄怎么换姿式两条腿始终是平放着。就告诉他,这样(架起二郎腿)会更舒服些。这位弟兄很温和地笑了笑。又正了正身子,说:过去我也爱架二郎腿,后来信了主,聚会时也架个腿晃来晃去,慢慢地觉得这样不对,台上在讲主耶稣为我们钉十字架,台下我们不以为然翘个腿,一点敬虔的心都没有。就决心改,告诉自己不仅在聚会时不可以架腿,在家看书坐着聊天也不可以,因为坏习惯是从最容易疏忽的小事和最不经意的地方开始的。

在他说完这些话的时候,我的腿很自然地也放下了。我曾经很注意聚会时的样子,但神要我们聚会时和不聚会时是同一个人。敬虔不仅是由心发出,也需要平时的操练。如果我们能在人不经意的、很小的事情上有一颗敬畏神的心,我们也一定能在大事上谨守自己。中国有句古话所言极是:不要因善小而不为,不要因恶小而为之。感谢这位弟兄敬虔敬畏之心,给我举手投足间的提醒。

敬虔度日从小事开始,从足下起行。

仍是一位弟兄,年纪很轻很轻。大学毕业不久,在北京觅得一份工作,虽然薪水不薄,平时仍节衣缩食。人进麦当劳肯德基,他每天方便面大饼充饥。因为家在农村,父母为供他读大学,欠了一屁股的债,他还有一个很聪明的弟弟,他想帮家里还债,还想用挣来的钱供弟弟读书。

后来他失业了。在失业的那段时间,有一天,他听到教会一个弟兄因病需要手术而没有钱愁苦。在此之前患病的弟兄已经负债累累,无力偿还。那是一位刚信主的弟兄,这位小弟兄跟他只有点头之交。可是当他知道这一切后,从自己存折仅有的1万2千元中取出8千元寄给了那位弟兄。寄钱的时候,他笑笑,借贷就不要指望偿还。

8千元在有钱人眼中不是一笔大数,却是这位小弟兄的全部。是他为家中还债预备的所有。

“你让我很感动!”我对这位小弟兄表示敬意。

“感谢神,这种机会不会很多,遇见了就抓住。这是蒙神祝福的路。”

真的为这位小弟兄有这么美好的灵性感谢神,原来他们家是一个蒙神祝福的接待家庭。一个基督徒如果过不了金钱关,所有的奉献都是假的。他的父母这样要求他,他这样要求他的弟弟。求神大大地祝福这些愿意倾倒自己、分出自己而造就别人的人。天上的府库上尖下流是为听了神的话又遵行的人预备的。

秦姑姑今年95岁,一生没有结过婚。

秦姑姑住在北京一个医院的家属宿舍,因为55岁前她是这家医院的护士。退休了,秦姑就住在这儿,一个人,从55岁又活到95岁。

她的腰板仍是直直,床头放着一本圣经。一天三餐,除了中午有一个小时工来,每天有两小时帮忙买些东西送餐饭,其余的洗刷摆弄都是她自己。秦姑姑说话声音亮亮的,思路也很清晰,打断了半天的话她捡起继续往下说。

其实我不是想说她的身体,我是想说她的生活。

这真是一个一辈子过简朴生活的人。她的房间除了电灯和去年底因寒冷买了一台电暖片,小小房间无一电动。不说没有电视、电冰箱、录音机这些生活常用的,甚至连电话也没有装一部。一张小铁床,床边一个小单人沙发,沙发已经坐成了萝筐状。沙发的边上一个柜,柜里放着一床被子和一些衣物。柜的右侧一张两斗桌,桌上一个小皮箱。

这就是秦姑姑的全部家当。秦姑姑纠正说:这个房间只有那个小皮箱是她的,其余都是公家的。

也无积蓄?

不。领我来的姊妹告诉我,秦姑姑为了不累着教会和别人,给自己攒了8千元是归天家时用的。其余的钱都攒在了天上。每个月退休金1100元,留下600元生活费包括请小时工和看病的,其余500元帮助有困难的弟兄姊妹。

不是一天,不是两天,不是一年,不是两年,秦姑姑活了95岁,95年就是这么活过来的。也不是在乡下在农村,是在中国的首都,在北京这样繁华的大都市,这个老人从青春时到现在就是这么简单地活着。没有为自己添置一样生活的享乐品,除了必须的。去看她时带的一些水果又让带回来。她说屋子太小,没有地方放。她的房间真是简洁得连一张纸都是多余的。

只有一个安静在神面前的人,才有这样的定力;只有一个天天跟神有亲密交通的人,才不觉日子的乏味与枯橾;只有一个让耶稣在这里坐席的人,能胜过世上一切的诱惑;只有一个把自己钉在十字架上的人,才能把世界钉在十字架。

最近听说秦姑姑被一个七十五岁的姊妹接到了家中。

其实都是一些很微不足道的事,都是一些很平凡的人,都是寡妇的两个小钱,然而神都看到了。在人不以为然,在神看为极好,在人不屑一顾,在神看为极是。

那个女人把玉瓶的香膏全然倒在了主的身上,人说太过了。耶稣说:她做的极美。

哦,主,愿我们也能成为那个极好、极是、极美的人,我们渴慕!

耶稣说:先把你的玉瓶破碎!

上一篇:神必供应
下一篇:起死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