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慈爱永远长存

2016-04-17 15:07:50   阅读:117次   作者:牧裔   来源:生命季刊

一、救恩临到我家

“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使徒行传16:31)

我家信耶稣的历史,是我上五世祖的一位老奶奶开始接受福音的。老人家生活的年代还在清朝末期,那时已有许多西方国家的宣教士不远万里来华宣教,传福音、救灵魂。有一个叫倪维思的美国宣教士,在烟台开办神学,一次他由烟台骑马沿着那时的国道到临沂去。一日他路过我们村,时值正午,他决定驻足用午饭。于是他下了马,把马拴好在一个妥善的地方,然后他从马背上取下自带的饮具,大米等什物,准备要自做午餐。当他提了自带的水桶,走进我们村内的水井边上,正要向井中打水时,被村人看见了,村人不准许他打水。说他是外国洋鬼子,会向井中投毒害死中国人。这一来宣教士当场感到很为难。这一情景正巧让我家的祖宗老奶奶看在了眼里。老人家感到宣教士挺可怜的,于是她赶紧走进自己家中,拿出了自家的水桶,从井中打上了水来,又将水倒进了宣教士的水桶中。宣教士得了水,十分感激老人家,他向老人家说:“老人家,你很有爱心,看来你配得到天国福音的。”宣教士又向老人家说:“我由烟台到临沂去,三个月后,我还要回烟台的,那时我再路过这地方时,我一定要见到你老人家,将天国福音传讲给你听,让你得到那上好的福份。”

宣教士走后,我家的祖老奶奶心中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即整天想着早点得到那天国的福份。老人家天天走出大门外张望,期待着那个宣教士早点回来,向她传讲天国福音。果然,三个月后的一天,宣教士真的又来见到了她。老人家把宣教士让到了自己的家中,于是宣教士向他讲说了信耶稣可以得永生的天国福音。圣灵在老人家的心中作工,使她听了福音很受感动。老人家便立即接受了耶稣做她生命的主。同时,老人家还当场决定让宣教士把他的大儿子带去烟台上神学。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家成了在那时期,在我们的家乡最早的信耶稣的人家。这在那个年代里是一件很少有的大事情。也就是从那时起福音的种子,在我家这块被神祝福了的土地上,代代生根发芽,生长旺盛,并且按时结果子。

二、世代蒙恩服事主

“爱我,守我诫命的,我必向他们发慈爱直到千代。”(申命记5:9-10)

神眷顾保守我家。老祖宗蒙恩信主后,她“以认识我主耶稣基督为至宝”,(腓利比书3:8)她与神建立了亲密的关系,她的灵命得以重生,她成了一个新造的人。她虔诚敬畏神,守神的诫命,衷心爱神、爱人。还在那多数中国人反对洋教,仇视外国宣教士并有时杀害外国宣教士和中国信徒的年代里,而我家的祖宗老奶奶竟毅然把她的大儿子奉献给神——让外国传教士带去烟台上神学。其子神学毕业后,被派往内蒙古的北票地区传福音。从此他将全身心奉献给神,为主作工一生。

我的曾祖父早年就读于“登州文汇馆”。毕业后又就读于“青州神道学堂”(齐鲁神学院前身),神学毕业后被按立为基督教牧师。其后忠心做神的仆人。他在神的带领中建立起家乡的第一间教会。他集自家财产,建起一个大礼拜堂,奉献给教会,供主内弟兄姐妹敬拜神。曾祖父作为神的仆人,毕生敬畏神,爱神、爱人、爱教会。他积极为当地民众办好事,曾多次为灾民饥民请求官府拨来救济粮款,使众乡民免于受苦、受饥。其之义举,使神的名大得荣耀。

我开始记事时,记得祖父在教会上作执事服事神。祖父早年就读于潍县广文中学。高中毕业后师从其舅父(医学博士)学医。学成后,他创办了我们家乡的第一所教会医院。该院的宗旨是帮助信主的和穷苦人家的病人,对他们少收费或免费就医。祖父还创办了一所贫儿学校,收贫穷儿童免费上学。祖父一生爱神、爱人,神眷顾他,群众都爱戴他。大陆解放后直至六十年代初期,祖父还开设一处“福音诊所”为群众防病治病,并经常为主作见证。

我的叔父辈,人生正逢乱世,但他们或为学、为工、为农,总不忘记亲近神。神也处处保守他们在任何环境中并没有一人因患难、逼迫、穷困而冷淡跌倒的。神对我家的恩典何其长阔高深。哈利路亚,感谢赞美慈爱的天父上帝。

教会分辨以来,神恩待我七叔,七叔原是我们县“三自”教会的负责人之一。但他不喜欢那种名利权的事奉。毅然退出了“三自”,而在家庭教会中甘为神仆。他竭力追求在灵里面与神的亲密关系,神很祝福他,保守他,使他走着平坦的路。

“神的慈爱永远长存”。(诗篇 136:1)近年来神拣选我的二儿媳作他的使女。(儿媳毕业于神学院本科班)神爱她,加给她信心和力量,使她没有受那名与权的诱惑,神带领她在各家庭教会中牧养群羊,走着爱神爱人的信心道路。

三、我是主家的孩子

“教养孩童使他走当行的路,就是到老也不偏离。”(箴言22:6)我出生在一个世代信靠主的家庭里,自幼受到基督化家庭的熏陶。在我开始记事时,经常见到往来于我家中的主内弟兄姐妹。如果到了礼拜天,到我家中大礼拜堂内聚会敬拜神的弟兄姊妹会更多的。那时在我们教会中的神仆是张新光牧师,住在我们家的还有牧师娘子和他的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儿。还有他的一个儿媳妇,但不曾见过他们的儿子。张牧师身材很高大,讲道时声音很宏亮,牧师娘则是一个很温存的女人。她有时带我到他们的房中玩,并教给我学唱诗歌。

我小时候,家中长辈们对我的教养是很严格的。记得有一次我和我的小叔叔争一件玩物,母亲竟把我放进了未聚会的大礼拜堂中,将门挂上,不许可我出来,直等我告饶说我再不敢了,妈妈才把我放出来。我在这样的教育氛围中成长着,使我幼年时养成了一些较好的习惯,譬如我从不会骂人,不和人家的小孩子打闹,不随便接受别人的东西,不会说谎话等。儿时妈妈教我学唱了不少小诗歌,如“我是一只小公鸡,我的本分不是光吃食,天父养育我教我学打鸣,惊醒梦中人,咯咯又咯咯。”还有:“我是一株小桑树,不高也不粗,只为你踏着我看耶稣。”六十多年的时光过去了,儿时学唱的诗歌现在我还能唱的出来,感谢天父上帝对我的爱和保守。

四、“如羊走迷,偏行己路”

由于时代的战乱,致使我直等到八九岁才开始上学。神赐我聪明,使我读小学时学习成绩优良。小学毕业后,我去了省城读中学。我的整个中学时代以及高校时代,都是在省城度过的。那时我在远离乡土、亲人的环境中,加之当时我的幼稚,又加上没有人带领我,致使我逐渐地远离了神,脚步踏上了迷途。

我读书的年代,学校里都是进行无神论教育,强调政治进步,青年人只有“又红又专”才能有前途。因此那时我除了努力学习,还要积极争取政治进步,一心争做“又红又专”的人。至于信靠主的事就不再放在心上。在无真理栽培之下,我“如羊走迷,偏行己路”,我痴迷地走上了歧途。为了表示自己政治进步,我写申请加入了共青团组织,哪知受了这不该受的“印记”,导致后来远离了神。

五 、 离开神的光景

“主所爱的他必管教”。(希伯来书12:6)我走在迷途中 ,迷而不知回头。神的慈爱是长阔高深的。神爱我而用他的杆拦我回头;并用慈绳爱索把我捆绑在他的恩翼之下,使我免受大的遭害。关于这一些,都是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才领悟到的。

1、学业的中断
1960年至1963年期间,是大陆国民经济非常困难的时期。国家为了减轻经济负担,政府决定把部分高等学校60至62届的在校大学生放长假,说“等国民经济好转后,再另行通知你们到学校复课。”我就在被下放的大学生之列。结果是复课的消息如石沉大海。被下放的大学生再也没有收到复课的通知。因而使得我的大学学业半途而废。

2、回到农村受造就
人生的不幸遭遇,无非是神要把人带到他面前得蒙恩惠,得拯救。我失学后回到了农村我的家乡。由于我自幼上学,从不曾学习干农活,所以我刚到生产队参加生产劳动有一些农活我做的不好,加之我的体力不强,这使得我经常受到贫下中农的歧视和不公平的劳动待遇。为此我的心里极度的苦闷和烦恼。更有甚者,我受连累于一件政治迫害事件中,他们竟然无中生有的说我参加过一个反党集团组织,硬是给我扣上了一顶反党分子的政治帽子。这就使我遭受了许多不应该受到的政治打击和非法虐待。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红卫兵经常批斗我,强制我去参加义务劳动。更悲惨的是我的所谓的“政治问题”连累了我的妻子。我妻子原是卫生学校毕业生,被分配在人民公社卫生院工作。红卫兵无限上纲,说我妻子是反革命分子家属,又说她是嫁给了一个信洋教的家庭等莫须有的罪名。他们以此为借口,将我妻子下放到农村参加生产劳动。在这段无处申诉冤屈的时间里,我与爱人共同处在水深火热中,真是苦不堪言。

3、患难中回头找神
神把我放在苦难环境的试练中,以使我建立起爱他的信心。文化大革命期间,我的心情每日总是处在恐惧、焦虑和愁苦之中。我的祖母(祖母是虔诚的基督徒)见到我的处境,语重深长地对我说:“你本来是神家的孩子,你不应该远离开神而只去追求世上的名利,你应该赶快回头来找神,求神怜悯拯救你,不然在世上别无拯救。”神怜悯我,借祖母的口开启了我的心窍,使我想起了我家世代信靠的主耶稣。是的,我家数代信靠的上帝是万能全能的神,他的慈爱是长存的,只要你肯来到他面前,与他和好,他就做你的主,这些道理我幼年时是听讲过的。为什么我却要远离神,在这苦海一样的世途中自找苦吃呢?我决定回头来亲近我家世代信靠的主。于是我设法找到在当时是很难找到的一本圣经,我抽时间读圣经。

“神是我的避难所,是我的山寨,是我的神,是我所依靠的。”(诗篇91:2)“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使徒行传4:12)是的,神是我家几代人所信靠的主,我们家世代以来大小事情,都在神的保守眷顾中。现在我处在困苦之中,我为什么不快点回到神面前得享神的恩惠呢?想到这里,我便跪在房中向神祷告说:“我家数代信靠的主啊,我本来是属您的孩子,我自幼是吃着您所赐的灵奶长大的,而我这些年却背离了您的面,走在人欲横流的世俗道路上,一昧地枉行,而且竟去受了那不该受的‘印记’,犯了大罪,亏缺了神对我的爱!现在我愿认罪悔改,求你怜悯我,饶恕我的罪,因为我知道你的爱是长阔高深的,你的慈爱是永远长存的。”这时我的心在激烈地跳动着,全身感到滚烫。忽然在心灵中有声音说:“只要你肯回家,父就收留你。”这声音很真切,我意识到这是圣灵在向我说话,启示我快回到天父的面前,与神和好,切不可再做浪子自找苦吃。

六、救恩永驻我的家

我在患难中,大能的神保守我,并拯救了我,带领我走出了死阴的幽谷。大陆实行改革政策后,神带领我走该走的路—我与妻子开设了一处医疗卫生室,为群众防病医病。神赐给我们夫妇医病的恩赐。有时候我接诊到重病人,或疑难病症,我们即向神祷告,祈求全能的神医治病人,结果病人便很快得到医治,这大大荣耀了神的名。

我与妻子在给病人诊病时,常常向病人和其家属传讲信耶稣可以得永生的福音信息,因而使得有的病人和家属接受了福音而信了主。荣耀归主名。

“你们要尝尝主恩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他的人有福了”。(诗篇34:8)几年来我与妻子投靠在主面前亲近神、顺服神,并且带领着我们的儿女们认识神、信靠主。孩子们在神的看顾、保守、祝福中一个个都学业有成、事业畅达,神使他们走着平坦的路。神更爱我的孙辈们,使小孩子们健康活泼。小孙子与小孙女已是我家蒙恩以来的第八代基督徒了。他们都在学校读书,神赐给他们聪明,使他们学业优良,荣耀神的名。小姐弟俩每逢礼拜日,总是相约一同去教会参加主日学,学习敬拜神,服事神。

近年来我与妻子共享主恩,共同顺服在神的旨意里,努力多做主工,随时把主的话语传给那些需要的人。我经常到教会中去做义工、学习事奉神,有时给弟兄姊妹教唱诗歌,编写福音单张。弟兄姊妹也都很喜欢我,用我带领我们教会的老年人团契。神祝福我们这些老年人,使我们的心灵欢喜快乐地,走着晚年来的天路历程。

感谢神肯使用我这个小器皿。求神加给我信心和力量,使我在耶稣基督十字架的救恩中,持守真道,在一切所行的事上荣耀神的名。求神保守我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哈利路亚,感谢神,他的慈爱永远长存。
 

下一篇:信仰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