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痛中的呼求与成长

2016-04-17 14:46:03   阅读:149次   作者:颜熙   来源:颜熙

2008年10月11日晚11点,怀孕4个多月的我睡下后,突然左后腰一阵剧痛,起初以为是姿势不对,忍一忍就过去了。可忍了半个多钟头,疼痛没有一点缓解的征兆。由于害怕是胎儿的问题,我们赶往平时做产检的医院。

赶至医院,在检查的过程中,由于疼痛剧烈,引起胃部痉挛,剧烈呕吐。照B超才知道,是肾结石引起的肾绞痛,有一粒6毫米的结石卡在输尿管的上段。产科医院由于没有泌尿科,建议我们去综合医院治疗。我们只好赶往最近的综合医院,可是这家医院却由于没有产科而拒收孕妇。我们只好再往下一家医院赶,结果却如出一辙,仍遭拒绝。最终奔波,到第4家医院,才勉强接收。

在整个过程中,疼痛一直继续,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经历这样的疼痛;更让我们气恼的是,一连三家医院都拒绝治疗。在这个深夜里,在别人都安然入睡的时候,我却经历着身心的双重考验,我的心里充满了对神的质问和怀疑:“你是我的父亲么?为什么任凭我这样地疼痛,却还要拦阻医治的道路?我的帮助在哪里?你的爱在哪里?”

我不知道,这只是故事的开头。

“孕妇肾结石,属于医学界争议很大的疑难杂症,因为不能用药,也不建议做手术,都会影响胎儿。一般若是妊娠3个月以下的,我们会建议流产;若是7个月以上的,建议剖宫产,把孩子取出来,并且手术去石。但你目前的状况,怀孕4个多月,是个很尴尬的时间,只有自己多喝水,慢慢排吧。但要有思想准备,怀孕越到后期,越难排,因为胎儿会挤压输尿管,而输尿管下段是最窄的地方。”听到医生的回答,我的心已经完全绝望了,不能用药,也不能做手术,难道只有一直忍受这样的疼痛?要疼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在接下来的四天里,疼痛一直伴随,弟兄也半步都没离开过。由于父母此时正在外地,照料我成了弟兄一个人的事情。弟兄看着我那样难受,他的心更痛。我看见他在厨房里洗东西,一边洗一边落泪:“我不明白,为什么神要让这样的病痛发生在你身上?特别是在这个怀孕的时候?为什么不是发生在我身上?”我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也只能勉强安慰他:“相信神有美意,虽然我们不明白,神也必定会保守的!”内心却感觉这句话是多么空洞,连自己都不能完全相信。

我稍微好点,也只能喝点稀粥,弟兄就帮我熬粥喝,他也来不及吃东西,最多喝点粥,因为我一疼,要么送我去医院;要么帮我按摩。一个一米八的大男人,几天就瘦了好多。

由于医生建议保守治疗,只能自己喝水,走动走动。孕妇又不能跳(一般肾结石患者可以通过喝水和多跳把石头排下来),辛苦了弟兄。我一难受的时候,他就带着我一起做一些缓解疼痛的动作。有时候我疼得实在没有力气了,他就抱着、扶着、搀着我动。最难过的是晚上,疼起来,根本没有办法睡觉,他就整夜帮我按摩缓解疼痛。

肉体上的劳累疲乏还是次要的,更多是精神上的痛苦。每次弟兄看着我疼痛,自己却不能代替我疼的时候,心都碎了。我们一起跪在神的面前,痛哭、祈求,携手经过流泪谷,也一起落入绝望的深渊。

有一次,剧痛又临到我,疼得百骨都碎了,我再一次到神的面前,问神:“耶和华,你真是我的父亲么?你真是爱我的么?如果这就是你的爱,那我宁可不要。你让我死掉吧,为何不让我在母腹中的时候就死去呢?”疼痛,不仅折磨我的肉体,更将我内心对神的埋怨、恶毒、亵渎也一并激发出来。当这样的念头产生时,我不禁打了个寒颤—我对神的爱呢?我曾经对神的信心呢?我的里面,竟然对神有这样多的苦毒、怨恨?我是一个怎样败坏的人啊!

我们跪在神的面前,痛哭流涕:“神啊,我们不知道为何这样的痛苦临到我们,你让这样的熬炼还要持续多久呢?我们相信,你有你的美意。但我实在疼得受不了了,我的五脏六腑,我的百骨都枯干了,我们求你的医治快快临到,你若愿意,你可以马上医治我。亲爱的耶稣啊,你忍心看着孩子这样难过么?求你医治的手做工吧!”

可是,神并没有立刻医治我们,他带领着我们,在这试炼之旅上继续前行。

有一天晚上,疼痛感消失了,腰部也不涨痛了,难道神听了我们的祷告,马上医治了我?我们欢呼雀跃起来,连连向神发出感恩赞美,并为之前的小信和怀疑向神认罪!—我们满心欢喜,以为这个痛苦就结束了,我们该学的功课也学好了(神让我看到自己里面信心的软弱,和不信的恶心)—可是,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思想,神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真正的信心的熬炼才刚刚开始。

反反复复的疼痛持续了六天。第六天晚上,吃过饭,突然又开始一阵剧痛。原本以为喝点水,走动走动,会像以前一样缓解,但我们努力了半个多小时,剧痛没有一点减轻的症状,反而越来越加剧。我再次无法忍受这样的疼痛了,弟兄赶紧带着我,又跑到医院挂急诊,大夫又开了杜冷丁止疼,再输点生理盐水,防止呕吐脱水。

一个多小时后,输液好了,深夜里,弟兄扶着我,在医院的花园里走动。我们甚至不敢回家,因为害怕回到家里,又疼起来,又得往医院赶。深夜的花园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携手与共,内心充满了迷茫、绝望,仿佛两个毫无依靠的孩子,在迷雾中找不到方向。那时,我们对神的信心跌倒了谷底,不知道这样的痛苦要到什么时候才结束。

第七天,我们害怕了这样反复的经历,终于选择了住院治疗。我们却怎么也没料到,住进医院的那晚,是我们出生以来,最痛苦和黑暗的一晚。

这个漫长的夜晚,已经记不起弟兄抱着我走了多少次,帮我按摩了多少次;也记不清多少次,我们向神呼求,求神垂听我们的祷告,直到我们连祷告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绝望地如死狗般任凭命运的浪潮抓住我们摇晃。

我闭上眼睛,一片黑暗压过来,里面好多张狰狞的面孔,鬼魅地张牙舞爪,向我扑过来。我从未见过这么多邪恶、扭曲、怪异的面孔,它们都朝我讥笑,得意地看着我,仿佛在说:“你终于还是失败了,你的救主呢?他在哪里?他不会救你的,你死心吧!哈哈哈哈……你放弃吧,跟从我们吧!”

啊,这是属灵的争战!我突然明白,又突然想起但以理书里面提到,但以理的祷告蒙了垂听,神派天使去启示他,但波斯国的魔君拦阻天使二十一日。“神并没有不听我的祷告,神并没有不医治我,这里面有属灵的争战,而我们的赞美,是最好的武器!”我一下子明白了,我起来,将我刚才的领受与弟兄分享。

于是我们一起,再次开口向神祷告:“神啊,你是大有能力的,我们要赞美你!为着你让我们经历着一切的痛苦和黑暗来赞美你!仇敌不能胜过我们,因为基督是得胜的君王,基督已经得胜,将仇敌踩在了脚下,我们也愿意成为基督的精兵,与主一同去打那美好的仗!”

圣灵将得胜的信心和喜乐再次放在我们心中,我们的心又一次欢喜雀跃了。此时是凌晨四时,我们在病房里一起流泪祷告、唱赞美诗。我们想起,《使徒行传》中,保罗被下在监里,半夜的时候,保罗和西拉祷告唱诗赞美神,忽然地大震动,监门立刻全开,囚犯的锁链也都松开了。赞美的祷告,真是带着能力的!虽然病房没有大震动,但我们深信,撒但的大军已被震垮,它的权势已不能恐吓我们!天使天军与我们一同在欢呼,胜利的号角在吹响!我们与基督一同得胜!

接到Kathie姊妹的短信,知道牧师和弟兄姐妹都在为我们祷告,Kathie姊妹告诉我们,让我们继续赞美神。教会的弟兄姐妹也赶来看望、照顾我们,坚固我们的信心。一位姊妹拥抱躺在病床上的我,她的眼泪哗哗地流,她说:“我看见你这个样子,真是很心疼。但我相信,神比我更心疼!”一听到这话,我的眼泪就止不住了,是啊,天父是何等爱我,他对我的爱超过众人,他的心岂不更疼?“主啊,我不再问你何时医治我了,我也不再问为什么了,我愿顺服你的每一步安排,你让我住多久院我就住多久,你让石头呆在里面,就呆在里面,我愿除去一切自己的打算、想法和期望!”

第9天是主日,我们早晨到阳台的楼梯间呼吸新鲜空气。虽然还有些疼痛,但我们的心却在主的手里安息,望着早晨的太阳,我们一起开始唱赞美诗,来敬拜神。

“除你以外,在天上我还能有谁?除你以外,在地上我别无眷恋。除你以外,有谁能擦干我眼泪?除你以外,有谁能带给我安慰?……”

这样的歌声,吸引了一些病友,有位中年男子走过来问:“你们唱的是什么歌,真好听!”我们就告诉他,有一位上帝,很爱我们,他赐下耶稣基督给我们,为要使我们得最好的永生。

没有想到,我们的歌声也吸引了一位住院的老姊妹,她听到熟悉的诗歌,就来加入我们。她患有很多疾病,视力也衰退得厉害,但她很感恩,说要不是主,她早就活不到今天了。我们在一起敬拜赞美祷告,真感到圣灵在我们当中,主与我们同在。

主告诉他的门徒:“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16:33)

当我们真正享受到在主耶稣里面的平安的时候,我们的眼光超越了环境,用信心和主的爱相连接,环境不能打倒我们,肉体不能辖制我们,我虽软弱,也许在经历下一次试炼的时候,我仍会软弱,但我的主永远是我的依靠,我的帮助,我的力量!在我的软弱上,主的能力显得完全!

第10天早上,我突然感觉疼痛消失了,腰也不酸了,小便之后,发现马桶里躺着一粒石头!我的心快要跳出来了,我赶紧叫来弟兄,确认石头已经排出来了!主真是信实的!他不会让他的儿女白白受苦!“因为他打破,又缠裹;他击伤,用手医治。你六次遭难,衪必救你;就是七次,灾祸也无法害你。”(伯5:18-19)

医生连连跟我说:“你真是太幸运了,孕妇自己能排出石头来,是很难很难的!”再一次,我们向亲爱的天父献上感恩和赞美!

整整10天的病痛经历,使我看到自己里面的软弱、败坏,更叫我经历到神的恩典和信实。当我再次唱到“奇异恩典”这首赞美诗的时候,我对恩典的感受已与以前大大不同。我这样一个罪人,我埋怨、顶撞、甚至亵渎神的时候,神仍然爱我,不离开我,仍然张开他的怀抱来拥抱我;失丧的我,被寻回;软弱的我,得刚强。我虽软弱,虽会跌倒,但我的神永不放弃我!这是何等大的接纳和安全!

整整10天的病痛经历,也让我们体会到什么是夫妻二人成为一体。经历过后,弟兄握着我的手说:“经过这次病痛,我深刻感到我们是相濡以沫,永不可分的一体。”是的,因为有基督的爱,将我们紧紧相联,使我们在耶稣基督里,能够成为一体。这“一体”,就是成为一个身体,我们骨肉相连,呼吸相通,因为我本是他的“骨中骨,肉中肉”。因为有基督的爱,从弟兄身上,我感受到了舍己的爱,感受到他心甘情愿地付上的爱的代价。

这10天的经历,是痛苦,更是祝福;是熬炼,更是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