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与平安

2016-04-17 11:07:02   阅读:59次   作者:贞沅&道初   来源:生命季刊

贞沅的见证

2002年3月,我自己发现腹部有一大的肿块,身体也开始消瘦。如果是在信主以前,我会非常惊慌。但这次,我心中却是想不到地平静。当晚告诉了我先生,并对他说:“神会看顾,我把一切都交给主,没有什么可怕的。”上床就睡了。不料我先生是那样忧愁,在隔壁房间跪在地上流泪祷告。第二天,他求我不要上班,快去看医生。他当即不顾一切,一人开车带着我两昼夜往返一千五百多哩,火速赶到俄州去见他作医生的叔叔和姑姑。他们提出了建议,并尽力安慰我们。因为我在中国有很多亲友,有些是医生,还有看中医的条件,治病较方便,便决定去中国。

当时正好有春季福音营活动,我觉得此刻更需要灵粮,便邀了几位主内姊妹和慕道友同去。很有收获。牧师讲到信心和平安,他说:“信就是接受,依靠,和交托。凡事交托,听凭神的带领,神必成全,我们便得到神赐的平安。”感谢神,在这关键的时刻,再次提醒我:神是掌管我生命的主。在离开美国前的主日聚会上,我与大家分享说,不论今后我在顺境或逆境,我的病能否治好,我相信神都有他的美意,请大家今后为我们的信心祷告,让我们能接受考验,按神的意愿走完神为我们所预备的路。求神赐给我们平安。那次聚会,很多人留下了眼泪,我们受到鼓励,感到神的爱在伴随着我们。

回国后,去了几个城市。经过几家大医院,包括上海肝胆医院,经中国最著名的肝胆专家、中国科学院吴孟超院士的诊断,结论都是:晚期多发性肝癌。开始时,亲人们瞒着这一结论,但我看到超声和CT的检查报告,知道病情严重。在第一次检查报告出来后,我和先生在一起做了一个长的祷告,接着便静候神的信息。这时有一句话不停地在我脑中出现,就是主耶稣对那位患了十二年血漏女人说的话:“女儿,放心,你的信救了你。”(马太福音10:22)

我相信这是神的应许,我信神是信实的,我相信会有神迹再次发生在我的身上,我还会要为神作见证的。我没有忧愁,反而为与多年没有见面的亲友团聚而快乐。最后在上海,看过病后觉得,如果原发病灶就在肝而未扩散,最好是回美国做肝移植。这时在美国的女儿为我联系好了著名的Standford大学医院。4月下旬我们便又回到旧金山。不料检查的结果是,转移性晚期肝癌,原发灶在直肠,已不宜进行手术或肝移植。检查结果将交肿瘤专家会议会诊,看是否可用化疗延长时间。听到这一残酷的判决,我仍不为所动。我记得神的应许。还记起一位牧师的话:“医生的话即使是事实,可是创造宇宙万物无所不能的神可以改变它!”我相信我的一切只能够由神定,不由人定。

在这些日子里,我比以前更感到生活在神的看顾和爱中。不但每天都得到我先生和亲友们的细心照料,并且经常收到其他亲友,主内弟兄姐妹从美国打来的电话,使我得到许多鼓励。特别使我感动的是我们教会,以及其他教会的弟兄姊妹也都为我祷告。5月初,我和先生到当地华人教会做礼拜,一位慈祥的83岁的老姊妹对我说:“为主而活,不要惧怕!”牧师对我们讲:“放胆求主医治,做好准备传福音!”此时我觉得未来已一步步明朗,神在借着他们提醒我,要更明确地求他医治,准备为他作见证。

终于,神的作为奇迹般地显明出来。到了5月约定的日子去医院会见会诊专家。神以人想不到的奇妙方式显明,他已不断将他的恩典赐给了我,引我走出了死亡的绝境。我心中对神充满感激。今后要为他而活,蒙他喜悦。正如诗篇23篇所说:“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

道初的见证

这一过程对我是大的悲苦。心头的重压超过言语所能表达。在检查中,个个医生认为病到晚期,时无多日。我们结婚近40载,共同经过诸般困难,成家立业,不忍看贞沅受此苦难。在苦难中,我们离神近了。因为除了神,还有谁可求告呢?在这些日子里,诗篇23篇和主祷文自然每日必诵。内心感到异常的安慰。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明白,圣经是神为真正信他和需要他的人写的。

我对主呼求说:“主啊,我们是你的两只小羊,你必能听到我们的呼求,保护我们不受害。”我们把命运建立在与神的交通上。同时,自己的信心受到彻底的自我审查。如果不能肯定上帝是真的,那会得到真的平安吗?这时,平日任何不实之语,表面的敬虔,甚至一付热心肠都没有用。只有对神的真实信仰,才是抵挡撒但试探的基石。我们的信不是虚无飘渺,是有实底和确据的仰望和依靠,是承受苦难的强大支撑。我的信心在多次的重压下,一次次地由软弱变刚强。神借苦难使我们与他亲近,经历他,与他同行。我们凭着信心,在黑暗中看到亮光和希望。

首先,贞沅本人由始至终,心有大的平安。这平安不是出自人自己,超过人所能理解的程度。而她就是靠这平安度过几乎是绝望的疾病险境。她的平安始终是我的最大安慰,这是神所赐下的真正奇迹。

在发现肿块后,妻子自己的表现惊人的平静。我以为她是强作镇静,以慰家庭和亲友。因她出身医生家庭,父母都是医生,她本人不缺少医学常识,又是学科学的,智商绝无问题。她哪能不会为自己着急呢?但是愈到后来,我愈发现自己错了。她不是装的。因为从第一天起,她食欲如常,夜夜安睡。她常常在我晚祷没有做完时,便响起轻轻的酣声。这平安自然流出,来得及时,大得惊人。她对我说:“我把一切交给了主,神会看顾,没有什么可怕的。”她真的是说到做到。

我们到中国后,见到了一对医生夫妇好友,留我们住了几天。当他们知情后,大为震惊和感动说:“了不得!简直是突破了医学心理学障碍。我们虽然还没有信耶稣,但我们一定为你祷告,求你的神保佑你!”贞沅的平安贯穿了全过程。结婚几十年,我从没有见过她如此勇敢和镇静。主在约翰福音14:27节中说:“我今赐下平安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你们的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主的话在妻子身上应验了。

我在软弱中曾心生疑惑:主既然开路,为什么得到的诊断却总是反面的呢?这时,贞沅迅即悟出道理对我说:“主的时间未到!”她是说,当人不能的时候,主会显明他自己的作为,好使我们不能推诿,且由此生出的信心在尔后不会动摇。

那些日子,主借着许多主内弟兄姊妹的祷告,电话和信件来托住我们。也借着亲友来告诉我们他必不离弃我们,使我们得着力量。贞沅的弟弟妹妹以及他们的子女家庭成员,每天都来看她。商量好了在她面前只讲喜不讲忧,我感谢他们的亲情。但我知道,这一切在离别时将无法再演下去。离别那天他们都来送我们。当贞沅开始和大家一一抱别时,他们个个流泪不止,有的哭出声来。因为他们都认为这次一定是永别,将再也见不到她了。气氛凄惨。我自己的眼睛被泪水遮满,不忍再看下去,便催贞沅上车。正在这时,忽然一个声音高喊道:“上帝与你们同在!”这是侄女婿的声音。他是一位级别不低的官员,不是基督徒。这位善良的年轻人因为感动,喊出了他认为当时最能安慰我们的话。我被喊醒,明白是主在借他告诉众人,主与我们同在。

圣灵又奇妙地光照我们,在苦难中生出许多感恩之心。由于面对的是一场真实的苦难,人在死亡面前的恐惧无助和虚空感从未这么真切。人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便在内心深处进行思考再思考。这时,传道书中“人来自尘土又归回尘土”的名句,常在头脑中浮显。

有一次祷告时,神造世人,神爱世人,和神救世人的真理一下子扎入心底,生出一股强大的感恩之情:“主啊,我们本是尘土一般微小的人,活在大地上60多年,却被拣选出来,你又施恩救我们出罪恶,使我们重生成为你的儿女,以后能到天家和你同享永恒的荣耀。何等浩大的恩典!真是感激不尽。”我们有什么理由为在世上多留或少留几年而哀伤不已呢?这岂不因贪心损害了那义的冠冕吗?强烈的感恩,使自己胜过了苦难的压迫,而大大欢乐起来,进而又得到许多的平安和力量。这正如哥林多前书12:9所言:“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这样,神借苦难,使我们变软弱为刚强,使属灵的智慧和信心增长,好顶得住后来的更大压力。

在斯坦福大学的医院,贞沅做完肠检,医生当面宣告:“晚期转移性肝癌,原发在直肠,已无法手术。”我呼吸都困难了,极其不忍地轻轻问她:“你平安吗?”“平安。”我转身追着匆匆离开的医生问道:“你是说一切已晚,无办法了?”“是的。”十分肯定的回答。这时我记得主的话“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心中涌出一股反抗世界的力量:医生啊,你们可以判断病,但无权定生死,生命在主,我们是信主的!这股力量使我们不为这一“判决”所动。平安如初,食睡如常。主说:“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放心,我已胜了世界。”(约翰福音16:33)。主胜了世界,使信他的人也得到获胜的希望。

随后接到通知,两周后肿瘤专家会诊要约见我们。我们住在圣荷西市女儿家。女儿在Intel公司总部工作。按常理,这段日子是不好过的。感谢主,这时正是我们信心长进的时期。又生出更多奉献之心,使我们有了一个越来越明确的意愿:盼主医病成全美好见证,我们要献上自己,颂扬神的作为,传主的福音。

约见日到了,时间是下午。由女儿开车一起去医院。进去后,一位医生对贞沅先做直肠指检。奇事开始出现,没有发现任何血迹和异常。医生要我们等一个半小时。时间到了,肿瘤中心主任面带笑容走了进来,他只用了大约5分钟,宣布了20位专家会诊的结果。他语出惊人,一反过去的诊断,却正和我们最后的祷告一致:贞沅的情况出现了罕见的转变,现无危险,也无需特别治疗,只需定时检查,个别肿块发生问题个别处理;日常生活可照常进行,但须精神愉快。我听着激动万分,心中直呼哈利路亚,感谢主救她出绝境。

我们满怀喜乐驱车回家。多日心头的重压得释放。第一件事,即马上通知国内外亲友和主内弟兄姊妹。一夜间,所有关心我们的人都得到了喜讯。个个称奇,无不归荣耀于我们的上帝。从那以后,大半年过去了,贞沅虽仍有多肿块在身,却无明显症状。每日进行个人灵修,照常参加各项崇拜活动和为主做见证,常有喜乐地生活在主的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