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唤回漂泊的游子

2016-04-17 10:39:41   阅读:53次   作者:李未人   来源:李未人

我是一个初信独一真神的基督徒,属灵的生命很短;但我在肉体的生命已经度过了60个春夏秋冬,60年不懂亲近神。神一次次拯救我,我却在无知中抗拒。回想我60年带着罪身走过的路,最深的感受是神对我的寻找和呼唤。

当人类历史的起头,上帝所创造的第一对夫妻亚当夏娃,受撒但的引诱,第一次违背神的命令,偷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后,“就藏在园里的树木中,躲避耶和华神的面” (创世记3:8)。于是,耶和华神呼唤亚当:“你在哪里?”(创世记3:9)

从此,耶和华神对人类发出的第一声伟大呼唤,超越时间和空间,一直回响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为了表明神的公义,为了展现神的恩典,为了推行神的救赎计划,耶和华神不断向犯罪的人们发出呼唤,活在亚当里的罪人啊,“你在哪里?”

慈爱的天父,我在这里,我借着耶稣基督的名,听到了你的召唤——
你在外面游荡了60年的游子,从来不敬神的我回来了;在你的恩典外面飘泊、有40年党龄、一贯奉行信党不信神的我回来了;有着15年军队生活,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我,今天,来听从你的召唤来了;有着10年记者生涯,惯用笔杆子的我,今天,来书写赞美你了……

我的主,我的神啊!正是有了你的救恩,我才能出死入生,走到今天。我好不容易回来了,回来了我就不走了,我要永远顺服你。

神呼唤背道的我

主啊!我曾是一个顽固的无神论者,是一个失丧多年的罪人。但神并没有抛弃我。每当遇到灾难,大祸临头的时候;每当处于生死抉择,即刻走上绝境的时候,我们的独一真神,总是一次次从失丧中呼唤我,拯救我。

5年前,神选了3个人向我传福音。.一个是已经信主5年的老伴,她离我最近,最能使我相信主;一个是我的儿子,父爱子,子也爱父,父子情最容易使我靠近主;一个是有深刻经历的王西门牧师,在传福音方面最容易使我信服神。牧师托老伴、儿子,把光盘、书籍、见证,从美国捎到中国。可我硬是看不进,学不进,就是不相信有神。老伴饭前祷告说:“主啊!感谢你,一日三餐赐给我们美食。”我一听,就在一旁说风凉话:“一日三餐是主赐的吗?那不是大睁两眼说瞎话吗?那是我们用双手劳动创造得来的。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如果真有神,让我亲眼见见我就信。”一句话,就是不信神。神呼唤说:“你们这背道的儿女啊!回来吧,我要医治你们背道的病。”(耶利米书3:22) 可我却执迷不悟,躲避神医治我背道的病。

如果从参加工作时间算起,一晃41年过去了。40余年的不懈追求,40余年的艰苦探索,40余年的真理考究,40余年的垂死挣扎,40多年,我硬是没有向神前进一步。人生有几个40年哪!我们不可能像亚当那样,尽管犯了罪,神还让他活了930岁。我们有他的十分之一吗?难啊!可是那无神论就像打不垮炸不滥的精神枷锁,牢牢禁锢着我的心,使我在罪恶的泥坑里越陷越深,而不能自拔。
感谢神,是我的好牧者,当他有100只羊丢失了一只的时候,也要找回来(参马太福音18:12)。我们的独一真神,为了我,要动大手术了。我这个人哪,在中国是很难救了,干脆让他转道,把他召唤到美国来。

接到儿子的邀请函,我们开始准备赴美签证的材料。到了签证的那天,我和老伴在耐心地等待着,等待着。快临到我们时,我不由自主地打起颤来了。大使馆不冷啊!怎么回事?是怕呀,怕签不成啊!老伴说:“咱向主耶稣基督祷告吧。”我尽管不服气,但还是真的向耶稣作了平生第一次祷告。可真奇怪,祷告后心里踏实多了,也不打颤了。我们的签证开始了。递过材料,签证官说:“谢谢!”递过照片,她说:“谢谢!”她问我老伴:“你去过美国?”老伴说:“去过。”签证官又说,“谢谢!”问我:“你没去过美国?”我说:“没有。”签证官仍说,“谢谢!”她又问,“这是你在美国的儿子?”我俩说,“是。”签证官继续说,“谢谢!你们到下一个窗口领材料吧。”

本来是我们签证求人家,可是人家一连说了5个谢谢,一再感谢我们,这关系不是弄颠倒了吗?为什么?这是人家的服务之道啊!求人的人有福了,这福是神赐的福。签证的事,在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竟然出人意料的签成了。我们出了大使馆的里门,看见了远远地在那里等候的女儿、女婿。我非常有力地向他们挥了一下手,不用说,他们知道成了,签成了。走到大使馆门口,足足有100多人,朝我围拢过来。一边祝贺,一边给我手里塞有关航班方面的材料。我觉得比开新闻发布会还神气。那天,回到女儿家里,还没有坐稳,迫不及待的儿子从美国打来电话,询问情况,女儿激动地告诉他:成了,签成了!

神呼唤犯罪的我

我第一次踏上美国的国土,下了飞机后,首先看到一个全新的人,一个有灵的人,这就是我的儿子。当我第一次看到数年不见的儿子,带着高度近视的眼睛,飞奔在美国的土地上时,我想儿子长成了,长大了,儿子可以独立行走了,可以飞奔了。再也不是那个靠牵着拉着走路的孩子了。儿子在慈爱的天父看护下,走得很快,也很稳。来到家里,儿子将许多有关信神的资料让我看,一个全新的儿子使我这个在罪上死的人开始苏醒。

来到美国后,参加的第一个集体活动是到教会里听讲神的道;看的第一部系列光盘是冯秉诚传讲见证神的道理;看的第一本书是圣经;吃的第一次饭是张大哥和门大姐请我们的聚会餐。这样,几个月下来,神借着自己的亲人,借着弟兄姐妹不厌其烦地请你吃、请你喝、请你听、请你学、请你说,最后是要请你信,请你认罪归主——硬是要把我这个丧失的罪人请进耶稣基督里。

神借着葛培理布道会的宏伟场面,又一次向我发出呼唤:仍然活在亚当里的罪人啊,“你在哪里?”你在信主的路上还有迷惑吗?你在人生的经历中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那么请你到前面来,只要你说信耶稣,只要你信,就会有人帮助你。一声声呼唤,催促着我,震动着我。我不由自主地站起来, 想向前挪动脚步。正在这时,一个叫马莉亚的姊妹来了。当她知道我还未信耶稣时,就引导我,穿过人流,走到最前面。带领我向耶稣基督作了人生第一次正式祷告,表示自己认罪、悔改、信主的决心。我第一次决志了。我真是要变了吗?我反问我自己。我真的要信耶稣了吗?我怀疑我自己。

是的。我在这许多荣耀神的人和事中,在这浓厚的信神环境中,不知不觉地在变化着,在忏悔着。我这个丧失的罪人,复活的季节就要来到了。

我过去那个骄傲自大的臭架子开始放下来了。过去,我见到同事、邻居,一般都不自己先说话。认为你不比我高一头大一膀。人家说:“你这个人,官不大,僚不小。”现在知道了“狂傲”(罗马书1:30)是罪,你没什么可骄傲的。俗话说,山外青山楼外楼,英雄好汉争上游,争了上游莫骄傲,还有英雄在前头。你没什么可骄傲的。你大吗?神创造的地球直径7900英里,能容纳七大州四大洋,能容纳几十亿人口。大不大?但神造的太阳比地球还大130万倍。大不大?但神造的以亿计算的星,许多又比太阳大几十倍、上百倍,这些星可真大。但神造的宇宙有多大,有谁能说得清楚。在宇宙之上高于宇宙的神有多大?人们能说得清吗?个人比起那无限大的神,不是太渺小了吗?我这个身高不到1.75米,占地不到一尺的人,还感到自己大,在无知里还想见见神的样子,不见就不信,那不太荒唐了吗?蚂蚁能看清人吗?瞎子能看清大象吗?井底的蛙能看清天吗?人和神不在一个时空里,性情也不同,不同的时空,不同的性情不能相交。卑微而又渺小的人,不能见无限大的神。认识到神的伟大,认识到自己的渺小,对人比以前谦卑了。见到熟人不仅能主动打招呼,见到生人也能主动招呼。就是见到美国人,也敢用英语和他们打招呼:Good morning! Nice to see you!(早上好!见到你很高兴!)

我过去那个贪婪的毛病改变了。过去,贪吃贪喝,吃了自己家的还要吃别人家的,甚至利用各种身份去贪。我曾经做过多年的记者工作,为央视提供电视片。每拍一个片前,调查时去吃;拍摄过程中更是去吃;播出后继续去吃去拿。我错误地认为:不吃白不吃,不拿白不拿,我是在帮你们,还不利用机会贪呀!读了圣经,知道“贪婪”(罗马书1:29)也是罪,贪就是创世之初那个原罪。像亚当那样,贪吃善恶果而不顾灵命的罪恶。现在,我不贪了。过去,走路心口疼、小肚疼。有点高血压、还有点结肠炎,现在,不用吃药了,各种病竟然奇迹般的好了。过去,160斤,现在160磅,瘦了16斤,身体更健康了。

我的变化有很多方面,但主要是打消了不相信神的顽固症,失丧的罪人开始相信神了。

我借着神创造的天地万物,就可以认识无限大的神!
我借着神显出的神迹奇事,童女怀孕、死人复活、瞎眼看见、聋子听见等,就能认识无所不能的神!

我借着天父赐下独生子耶稣,为我们的罪而死,为我们的永生而复活,就可以认识那全爱、全德的神!

我借着弟兄姐妹的见证和我的亲身经历,就可以知道有一位保惠师,经常在我们中间,走来走去,时时看顾着我们,就能知道神是无所不在的神!

神是个灵,所以拜他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他。(约翰福音4:24)过去,当圣灵呼唤我时,我却在罪恶里,在无知里。一个怀着不信的罪人,怎么会能与神相交?怎么在灵里和神对话?

在无可辩驳的事实面前,我知道有一位伟大的神,也知道自己有很多的罪,应该坚定不移地认识神了,可是我又出现了怕字。怕在美国信了耶稣,回去以后有人找麻烦,堵了后路,丢了出路,断了财路。我还是个公务员,还有福利,还有工资,国内奉行的还是信党不信神啊!

在此人生将要走到尽头,眼看柳暗花明又一村时,在此面临人生最后考验的十字路口,在此通往以马忤斯的路途中,我仍然只打自己的小算盘,仍陷在自我的泥坑里。神明明在敲我的门,我却硬是不开门,置神的多次关怀怜悯于不顾。难道我要顽固到老,顽固到底,顽固到死,顽固到进入那个永远的硫磺火湖里吗?不能啊,不能!

罪有它的顽固性。当耶和华神呼唤那个犯罪的亚当时,他并没有说我错了,我吃了那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我认罪。而是把责任推给赐给他女人的神。当耶和华神向人类的第一个后代该隐问道:“你兄弟亚伯在哪里”(创世记4:9)时,他明明杀了他的弟弟,成了杀人犯,他却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我兄弟亚伯的吗?”(创世记4:10)打死了人还不认罪。活在多年罪里的我,很难改变,很难走到主的跟前来。正如耶稣所说的:“我已经告诉你们,你们不信。”(约翰福音10:25)“无知的人哪!先知所说的一切话,你们的心信得太迟钝了!”(路加福音24:25)

神呼唤梦中的我

感谢我的神!在永不停息地呼唤我,呼唤在梦中沉睡的我。因为我的梦做得太长了,60年昏睡不醒。

神借着施福教会,呼召我于2005年9月,到了新泽西福音营。在营地,我听着讲员范学德、刘世雄、宁子等那强有力的见证,更深刻地懂得,神是我们世世代代的居所,是我永远的家。耶稣基督复活升天,就是要给我们预备一个平安的家,一个温暖的家。家是丰盛的家,主那里是丰盛有余的,是足够你用的。还怕什么?不要怕这怕那了。在老伴的鼓励下,在门大姐的启迪下,我又一次走到台前,第二次决志了。姊妹们和我开玩笑:“老李呀!你是光决志,不受洗,你还不是想要那几本不掏钱的书哩!”我说:“不,我对神的认识在升级。”

就在决志的那个晚上,当我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睡熟了的时候,朦朦胧胧中,我看到了两只鸽子,自由地向天空飞,一前一后,越飞越高, 越飞越高,它们自由自在地飞翔着,飞呀飞,一直向最高处飞去。

9月3号早晨,我漫步走向海滩。遥望上帝创造的大海,创造的蓝天,创造的海鸥。我遥望那从东方升起的一轮红日,回味着我的梦。

早饭前,到大会堂祷告,我看见了会堂一侧有一只鸽子。那么,我做的梦怎么是两只呢?我渐渐明白:一只是保惠师,一只是迟迟不肯归主的我。是神以大自然的方式,将圣灵化作美好的鸽子来呼唤我。是要带领我脱离那昏暗的世界,脱离那沉重的精神枷锁,脱离极端的自私自利,去掉各种影响与神交通的思想负担,轻松地自由地飞,飞向天空,飞向天国,当一名合格的子民。

从福音营回到家里,再次联想一对鸽子的梦境,查阅圣经,看到《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都讲到耶稣受了约翰的洗,他从水里一上来,就看见天裂开了,圣灵仿佛 鸽子,降在他身上,又有声音从天上来说:“你是我的爱子,我喜悦你。”我们在天上的父,怕我迷失了路,怕我分不清真神和假神,“圣灵仿佛鸽子”,来引领我,来带动我,仿佛在说:

孩子,你在哪里?你还沉睡在黑暗里吗?回来吧!回家吧!不要再在外面游荡了,不要再在外面受苦了,不要再怕这怕那了,我都给你准备好了。今天能回来,就不要等到明天了,一切都给你预备好了。这里是你永远安乐的家,是一个美满和睦的大家庭,普天下的兄弟姐妹都在这样一个家里,都是一个父母一家人哪!

孩子啊!你在哪里?你还用无花果的叶子来遮羞吗?你不要怕羞了,我用最好的皮子做皮衣,来遮蔽你的罪。我要把那圣洁的羔羊宰杀掉,用他的牺牲来付你罪的赎价。难道这还不能唤你回来吗?那么,你究竟在哪里?你还在崇拜偶像里吗?你还在邪灵里吗?你还在不义里吗?那么,我将一直呼唤你,直到你惊醒。

慈爱的天父!我的神!
我借着你启示我的圣灵之鸽回来了!
吉祥的鸽子啊!飞吧!
你是从沉睡中唤醒我的鸽子,
请带上我那心灵的盼望,
飞向人类向往的美好天堂;
和平的鸽子啊!飞吧!
你是我梦中快乐的鸽子,
请带上我那期待的目光,
飞向那永远平安的家乡;
纯洁的鸽子啊!飞吧!
你是上帝引导我的圣灵之 鸽 ,
请带上我真诚的感想,
飞向神为我预备的地方;
传信的鸽子啊!飞吧!
你是牵线搭桥作中保的鸽子,
请带上我对神感动的赞扬,
飞向那在天之颠的万王之王。

我的主!我的神!在你的千呼万唤下,我终于于2005年12月4日归主了,终于回家了。

我深知我来的太晚了。我只是一个迟到的悔改者,是一个迟到的觉醒者,我欠主的太多了。我要爱护这个家,要爱护我们的教会。因为我知道爱护这个家,就是热爱我们伟大的神,就是荣耀我们伟大的神。我要从今天做起,把那尊贵、荣耀、颂赞、感谢,归给我们的独一真神!

 

上一篇:走出泥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