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追寻

2016-04-16 20:19:30   阅读:48次   作者:小娥姊妹   来源:小娥姊妹

初闻福音

说起来十分奇妙,我初次听到福音竟然是在初中的课堂上。
那时的世界历史学到四大宗教,老师介绍基督教时说:基督教认为人人都犯了罪,得罪了上帝,于是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以他的死为世人赎罪,只要相信他,你的罪就被上帝所赦免。当时听到这里,我们全班同学和老师一齐放肆大笑。我觉得这个教义实在愚不可及,凭什么世人都是罪人,又凭什么耶稣的死就能赎所有人的罪?全世界每天死那么多人,怎么他们的死就不能赎罪呢?我无法想象居然有人会愚昧到去信这种宗教。

但奇怪的是,时隔近二十年,当时上的课我几乎都没有印象了,唯有这节课上的这段情景,我至今历历在目,而且唯独牢牢记住了基督教和它的基本教义,对其它宗教没有任何印象。

又过了若干年,我念大二的时候,一次坐火车回家时,在车上碰到几个基督徒;她们热诚地向我传福音,我颇为怜悯地看着她们,说:“我肯定不信这个。”她们看我学生模样,就说其实牛顿这些科学家都是基督徒,我骄傲地说,“这我知道,书上说了,牛顿晚年因为一直找不到第一推动力,就信上帝了,认为上帝是第一推动力,我们都认为这是一个伟大科学家的堕落。”那些姊妹见我如此,也没有再说,但要送我一本圣经,我倨傲地拒绝了。

2003年,我来到北京工作,与我妹妹同住。她那时因为到香港的一次学术交流,听到福音信主了。但她当时仅是单纯地相信上帝的存在,其它的基本真理都不懂,也不知道要去聚会。不过她仍然向我传福音,要我也信上帝。我觉得她简直神神叨叨,挺好一个北大的学生,居然这么迷信,所以每次都对她嗤之以鼻。
后来我看到《达芬奇密码》这本书,看完后那个兴奋啊,觉得总算找到基督教的真相了。于是我迫不及待地推荐给她看,妄图推翻她的信仰。

现在想起来,我特别能理解那句话:“世人最高兴的事就是早上醒来,在当天的报纸上读到上帝不存在的证据。”不过是一本小说,而且是一本结局十分拙劣的小说,我却完全当真了,只因它证实了上帝的不存在,由此也很能理解,为什么进化论作为一种假说,却如此快速地为世人所接受了。

生命的追寻

尽管我如此悖逆,上帝仍以慈爱的手不断地牵引我回到他身边。

从高中时期开始,我就无法停止问自己一个问题:“人为什么活着?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上帝就以这个追问不断地把我拉向他。

那时读过一个小故事:
一个渔夫在海滩上晒太阳。一个富人走过来,问他:
“你为什么不去打渔?”
渔夫反问:“我为什么要去打渔?”
富人说:“打了鱼你就可以把鱼卖了,换成钱啊。”
渔夫问:“然后呢?”
“然后你就可以把钱攒起来,越来越多。”
“那又怎么样呢?”
“那样你就可以盖一栋大房子,雇很多渔夫为你工作。”
“那然后呢?”
“然后你就可以舒舒服服地在海滩上晒太阳了。”富人不耐地说。
“但我现在不是已经在海滩上舒舒服服地晒太阳了吗?”渔夫不解地说。

这个故事引起了我深深地思想,我总是诘问自己:“为什么我要在这为考大学而苦读呢?我并不愿意这样啊。但为什么我又不敢放弃、不敢舒舒服服地晒太阳呢?”

最后我简单地得出结论,是因为父母,因为我不能让他们失望,因为我要为他们的下半生负责。可是由此我又想起另一个故事:
陕西的高原上,一个牧童在放羊,别人问他:“你放羊为了什么?”
他说为娶媳妇。
那娶媳妇为什么?
为生孩子。
生孩子又为了什么?
为放羊。

这样看来,父母是为了孩子而不能晒太阳,而孩子似乎又为了父母而不能晒太阳。我陷入了人生第一个思想迷雾。

大学毕业后开始工作,比起在学校更加深入地接触社会和生活,这两个关于生命意义的故事始终盘旋在我脑中,琢磨不透。

几年内,我换了好几份工作,但无论是在私企,还是在文化单位,除了养家糊口,我都找不到工作和存在的意义。

我觉得我们根本无权取笑那个陕西的牧童,因为我们的生活其实和他完全一样:
父母日夜劳苦做工,说是为了下一代的幸福生活,下一代又劳苦做工,说是为了再下一代的生活……

我们只是在这个牧童的循环圈中加入了各样的繁杂的花样,比如房子、地位、金钱,但本质上,我们和他并无不同。只是他的生活更简单,于是我们一眼便看穿了其中无趣的循环,而我们因为加进去了各样的花样,自以为生活于是有意义起来,其实循环仍是循环,无趣仍是无趣,生活绝没有因为花样的增加而富有意义起来。

那时读《红楼梦》,看到甄士隐的生活“观花修竹”、“手倦抛书”,令我怦然心动。我想人应该过这样一种审美的、尊贵的生活,是享受生活,而不是为生活所累。

但是我们似乎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驱使和奴役,只能被动而无奈地随着世界转动,却无法跳出来。我只看到一代一代的人们像骡子一样劳苦一生,然后无声无息地死去;看到无论富人还是穷人,其实都是没有尊贵地在这个世界奔忙,用各样不同的方式出卖自己的灵魂。

我那时一度想过回农村去教书,我想我去当老师,教育几个学生,切实改变几个农村孩子的命运,不就是意义吗?可是我再一想,什么是改变命运呢?不过是把他们从农村送往城市这个大机器,从一个简单的循环送往一个复杂的循环,有何意义可言呢?

最后剩下一条路,我想自己创业,按我自己的意思生活。

于是借了一些钱,在超市租了个门面,销售一些非常有美感的生活小用品,觉得能美化自己的生活,也能美化人们的生活。

进入生意场以后才发现,无论多么美感的用品,只要和金钱、利益搭上关系,就只是赤裸裸的商品,再无美感可言了。工作时同事之间似乎还有些感情联系,到生意场上人们之间只剩下利益与金钱。我觉得自己完全被抛入生活的黑洞里,离最初寻找的意义越来越远。

“我为什么活着?”这个问题愈加频繁地叩问我的心灵,我却越来越没有答案。我为此徘徊在抑郁症的边缘。

认识上帝

感谢主,这时候向我伸出了他慈爱的手。
那时,因为工作关系,我认识杨大斌弟兄,并知道他是一个基督徒。我听说他在创办一个公益组织,于是给他发邮件,想去他那工作,因为去非营利性的公益组织工作,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后一个有意义的事情了。

但写邮件的时候,很奇怪,我也不知道怎么写着写着,丝毫没有谈工作的事情,却说很为生活苦恼,想要和他谈谈生命的意义。邮件发出去后我很后悔,因为我们并不熟稔,突然要和人家谈这样的命题,实在有疯癫的嫌疑了。

但是大斌很快就回了邮件,说很欢迎我去他家,也说恰好圣诞节教会有活动,欢迎我们参加。于是2006年的圣诞节,我和丈夫第一次踏入了教会。

我们去的是家庭教会,当我初次看到男女老少聚在小屋中虔诚地祷告、唱诗时,心中很不以为然,觉得实在是迷信透顶。带领的江弟兄带着眼镜,一副知识分子的模样,我还想,挺好一个知识分子,干点什么不好,弄这些封建迷信。

休息期间,以这种驳斥的态度和江弟兄理论了一通,江弟兄并不和我辩,只是送我一些相关的书籍。我一眼看中了《帕斯卡尔与人生的意义》,心想我不就在寻找人生的意义吗,看看这本书怎么说,另外还有一本《游子吟》。

下午我们到大斌家,和他大大辩论了一通,其实我所辩护的,无非是一些浅薄的问题,比如解剖学证明女人不是由男人造的,牛顿的堕落,上帝设置善恶树的无理等等。大斌都轻易就回答我了,但我仍然不能信服。

就在回家的车上,我的不信好像突然被挪除了,似乎很自然地,我对我的丈夫说,我相信是有一个上帝,相信人是有灵魂的,不然好多问题确实说不通。
回家后仔细看了江弟兄给我的几本书,尤其是《游子吟》,很多困惑都解开了,我从原来简单的信进入到更明晰的地步。

从圣诞节到教会后,我就一直坚持参加聚会,讲道、查经我基本上不落。我家距离教会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那时候还开着店,周日本是销售比较忙的时候,我丈夫又不愿陪着我去;以往做别的事情,他若不去,我自己常常也就懒怠去了,但那时我却坚持周日早起独自去教会。我知道这根本不是因为我特别追求,而是上帝特别的恩典。那时候很多基本真理都不懂,听道、查经常常听不明白,可是似乎有一股力量强力地吸引我,让我每到周日就自然而然地去聚会。每次聚完会回来时,尽管自己觉得也没怎么听懂,心灵却好像都被洗涤过一次,非常清爽怡人。

关于自己的罪,我也不像很多弟兄姊妹那样是突然蒙光照,一下照出这一生中所有的罪来,而是逐步地似乎很自然的一种认识。

一开始我并不抵挡别人说我是一个罪人,但也并不觉得自己满身罪污,几个月后,我却非常明显地看到我身上各样的罪,且完全认同保罗说的“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

就这样,我很自然地完全降服在上帝面前,承认自己的罪,接受主耶稣基督为我个人的救主。

“神的国如同人把种撒在地上,黑夜睡觉,白日起来,这种就发芽渐长,那人却不知道如何这样。”我觉得这段经文应用在我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丈夫信主

丈夫一开始并不反对我信主,甚至是很支持的,他认为这不过是一个宗教信仰,不过像其它人拜佛一样,对生活也没什么影响。而且他听大斌说基督教认为妻子应该顺服丈夫,他觉得我若能接受这样的信条无疑是很好的。

但是当我逐渐认识到真理,并在生活中行出来时,他就越来越觉得难以接受了。我越认识真理,我们俩的价值观、人生观就越有分歧,原本我们在这些方面都是非常认同的。现在他认为我是走火入魔精神不正常了,我呢,自己尝过主恩的滋味,一门心思想与他分享这至好的福分,而且我性格又很急躁,每天总是火热地向他传讲福音,一句不和就开始辩论乃至争吵,原本和谐的家庭生活现在裂痕越来越大,两个人都有点不堪重负。

但是神真是很怜悯我们,尽管我传福音的方式一点也不智慧,他仍然能通过我来成全他的善工。

我丈夫是理科生,非常强调理性、科学,也因此无法接受基督教这种在他看来是心理寄托的信仰。有一次我们在争辩中,我说:“你不是讲究理性和科学吗?你自己一点都不了解基督教,却如此反对它,你这哪有一点理性!”说完后我也没放在心上,上帝却用这一句话大大触动了他,他觉得我说得很对,从此他认为他应该先来了解基督教,以便更好地驳斥我。于是他不再和我争辩,开始看《游子吟》,甚至要我给他买了圣经,也开始去聚会,准备“研究”一番基督教。

上帝借着他这样的“研究”一点点地软化他,他开始降服在主面前,但同时他心中有一个坎却怎么也过不去。他觉得基督徒总说自己什么都不能做,一切都是主做的,一切都是主的恩典,那人还有什么主动性啊,信主后岂不是就天天颓废地坐在家里等着主做不就行了。尽管教会的弟兄姊妹也解答过他这个问题,他心里却怎么也转不过这个弯来。

主真是奇妙的神,他居然借着央视拍的一套纪录片《大国崛起》让他完全释疑了。

当他看到纪录片中那些基督徒为了信仰漂洋过海,遍历艰辛,甚至舍弃自己的生命时,他被深深触动了。他于是明白,基督徒并不是在家中坐等上帝做工,而是因着信仰,因着从心中发出的力量,更彻底地献上自己,更努力地向着标杆直跑。从此他的心彻底降服下来。

2007年6月10日,我们一同受洗。
6月17日,教会为我们举办了主内的婚礼。当时我们只是租用了一个学校的食堂来举行婚礼,条件很简单,但我们深深地感恩,而且始终认为我们的婚礼是最豪华的,因为我们都很清楚地知道,那天上帝亲自参加了我们的婚礼。

信主后的生活

信主后,最直接的,是我以前所追问的一切终极意义,都在主里面找到了答案。

我是很好奇的人,信主前我很爱看人文历史类的书籍,总想探求历史的真相,想知道人性的秘密。于是看这个学者的书,觉得很有道理;但再看那个学者的著作,观点却与前者截然不同,不过看上去好像也很有道理。这样,看的书越多,思想也纷繁。历史、现状、人生、未来,纠集在我脑中如一团乱麻,理不出个头绪。

信主后,如同耶稣开启那个瞎子的眼睛一般,他也开启了我心灵的眼睛。照亮了我原本纷繁混乱的思想。我知道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也知道这世界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知道我生命的意义何在,也知道我生命的目的为何并为之而努力。

甚至这世界看上去诡谲的变化,世人看不透的心,你都能了然,如圣经所说“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

而信主后带给我最本质的意义,是生命的变化。

约翰福音14章27节耶稣说: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

信主前,我们的生活如同奔涌的海浪,心中没有真正的安定,即使海面看上去风平浪静,水底下却是波澜反复。我为前途不安,不知道工作什么时候会失去;为身体不安,不知道健康什么时候会失去;为爱情不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质;为家人不安,害怕失去他们……

信主后,在世人眼中我们的生活没有丝毫改变,仍然没有房产、没有存款,生活中仍经常面临各样的难题,但我们自己知道,我们的内心被彻底更新了,心中满有平安,这平安并非这世界上因着金钱、房产带来的短暂的安定感,而是一种不动摇的、任何环境也夺不去的属天的平安。

我不再为以前所忧虑的一切事情而忧虑,因为我完全知道一切都掌管在上帝手中,而就是这位上帝,他告诉我,他连我的头发都数过了,若没有他的允许,甚至我一根头发都不会掉在地上。因此,如大卫在诗篇131篇所说:“我的心平稳安静,好像断过奶的孩子在他母亲的怀中。”

信主前我虽然未曾怀孕,却常常为未来的孩子忧虑,忧虑经济状况怎么生得起孩子,忧虑孩子有残疾,忧虑孩子学坏,也忧虑孩子长大后社会竞争愈加厉害。

信主后我怀孕,去医院检查时,医生告诉我有子宫多发肌瘤,而且我恰好在这之前听到过两个因为肌瘤而导致流产和胎儿畸形的事例;但是当医生告诉我的时候,主的平安加倍地充满我,我只是淡淡的说,“哦,知道了。”甚至都懒得问医生这样会有什么影响,有没有什么办法等等。

除了平安,生活还充满喜乐和满足。

信主前我们的生活看上去很精彩丰富,周末常常和三五个朋友一起吃饭,然后去看电影、K歌或者一起玩牌,打游戏。信主后这些活动我们慢慢都不再参加了,甚至电视机也被我们收起来。丈夫下班后我们就一起读经、听道,散散步,谈谈彼此的感受,唱唱赞美诗。

很多不信主的朋友们看到我们的生活以为我们很受压制,认为我们是因为信仰的缘故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实际上我们不是因为不能做,而是不想做了。

耶稣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人若喝了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

那时去参加那些玩乐是为了找乐子或者打发时间,驱散心中的空虚感。但现在这活水的泉源在我们心中涌流,使生活满了喜乐和满足,原来在我看来非常无聊的生活细节(比如做饭)也满了快乐和意义。

以前我总觉得我们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所驱使和奴役,只能被动而无奈地随着世界转动,却无法跳出来。职位、金钱、房子、社会地位……总有无穷的物欲迫使我们不停地转动,尽管我们知道“知足常乐”的道理,却总也不能知足,我们根本无法像那个渔夫一样,躺下来安然地享受阳光和生活。现在,主耶稣将我从撒但的权势中拯救出来,因着他十字架上的流血救赎,我在他里面自由满足地生活,世界再也不能诱惑驱使我。正如耶稣应许的:“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

今天,当我在整理这篇见证的时候,回想我所走过的道路,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感恩。感谢上帝在创世以先就拣选卑微的我,又在茫茫人海中不断地寻找我,引领我回到他身边,使我得享在基督里真正的平安、喜乐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