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故事

2016-04-16 18:56:32   阅读:37次   作者:周弟兄   来源:周弟兄

童年的记忆是那样的单纯,如同在稠密丛林里的上空可以看见有一小片青青的蓝天,是那样的浅,那样的淡。从枝桠间挤落下的几缕光线,会把我带回那个遥远而神秘的童年时代。

自我刚有记忆开始,就知道我的父母是有信仰的人,他们是基督徒,已经向神交托了生命的主权。我没有选择,随从我的父母就开始了我的信仰的历程。在我悠远的记忆中,我家那一个经常会落满灰尘的炕头上放着一本陈旧的没有皮面的繁体字圣经—那是我们全家人的文化、知识和智慧的源头。

在中国的教会还未开放的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们村只有几位老太太在播撒着福音的种子。就是这些福音种子的传播慢慢影响了我的母亲。

那时,母亲是一个痛苦、感到人生绝望的人。她在父家时,有着彻头彻尾的无神论思想,但后来的一件事情彻底地改变了我的母亲。那是她十几岁的时候。在她的村庄西头有一个大坑,每年夏天,因为下雨,坑里会存很多的雨水,就有很多人到坑里去游泳。传说那一个坑里从前淹死过人,有“替死鬼”在那里会拉人的。她的家压根是不会相信这些事情的。有一次,有一个小伙子随从十几个人一起到坑里去游泳,坑里的水不多,刚到腰深。忽然,小伙子的脚踝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箍住了,他感到不对劲,是一个奇异的东西。他不敢声张,就对他的伙伴说:“你们有谁能把我从坑里拉出去,你们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别人还以为他在吹牛,于是大家一起动手,把他给拽到岸上去了。到了岸上,小伙子说:“你们看!小鬼把我的脚踝给抓黑了!”他们说:“那你怎么不告诉我们?”“我一说,你们还不都跑掉把我自己给留下了吗?”说完,他们一窝蜂地跑回家,从此再也不敢去游泳了。

这件事深深地影响了我的母亲。有很多年她被一种恐惧的思想控制着不得解脱,她特别害怕鬼。后来结婚了,和我父亲在一起很长的日子里,她没有感到爱,没有感到幸福,没有喜乐。再后来我的外公、外婆相继的去世,又给我的母亲带来很深的创伤和痛苦,她常常流泪。她感到人生没有指望,没有前途,她想到了死。就在这时候有一位老奶奶,到我的家给我妈传福音。告诉我妈,人是有来世的,有天堂,有永生,为什么要死呢?将来我们会和耶稣在一起,在空中相遇。起初,我妈还不大相信—空中的云层怎么能托得住人呢?后来她就随这位老奶奶去聚会,后来她就信了。她重生了,她找到了主,主也找到了她!她的心中充满了喜乐、平安,她不再感到绝望,喜乐的泪水代替了忧愁、痛苦的泪水。

这样一来,我妈妈又有了一份新的苦:来自我爸爸的怨恨和反对。这时,她的心态却完全不再一样。魔鬼总是用一些不信的人攻击神的儿女,在任何信与不信的人所组成的家庭里都是一样的,就连我父亲这么老实的人也不例外。

蒙恩后的母亲,很热心参加聚会,有时会有邻村的教会有几天的聚会,我们村有一些老太太行动不方便,我妈就会赶着驴车拉着她们去聚会。因为驴走得很慢,所以下午回到家里已是很晚了。我爸不理解我妈所做的,他就向我妈生气,骂,打。我妈说,“那时候,只想到主的爱,主耶稣都为我钉十字架了,我这一点苦还算得了什么?”我妈是有主的,主与她同在就够了,每当她受了委屈,她会来到主的面前,她说:“只要一来到主的面前一切的委屈都没有了;只要一向主跪下,就感到主有无限的可爱,无限的美好。”母亲所得到的喜乐是没有人能夺走的。她再看到我父亲,就感到他好可怜!没有平安,没有喜乐,整天被忧愁和苦毒搅扰,也没有将来的盼望。她常常为他祷告,流泪地为他祷告。我妈经常向我爸说这句话:“我的神是活的,他乐意听人的祷告,只要你向他祷告,他就听,一次也好,不信你试一试!”。

不知过了多长的时间,有一个礼拜五的晚上,母亲带着大概只有不到两岁的我和我姐聚会去了。只留我父亲一人在家里,无聊的父亲突然想到了我妈向他所说的话—“不信你试一试。”于是他跪下来想试一试。当他一跪下的时候,就不得了了!圣灵立刻就光照他,他看见自己是个罪人,他感到自己亏欠了很多人,亏欠了我的母亲,他大哭,向神认罪。母亲回来,看到父亲的脸上还带着泪痕,知道有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在那一天的晚上主拣选了我父亲。

一个四口人的家,有两个人已重生得救,还有一半的任务没有完成。后来,母亲祷告的焦点就放在我们姐弟俩的身上。

我的童年是在欢快与悲哀中度过的。

欢快,是因为父母对我的爱;悲哀,是因为我很懦弱,很多同龄的孩子都欺负我。我是一个感情和意志都很脆弱的人,只要我爸爸向我说两句严厉的话,我就会哭;只要有其他的孩子夺走了我手中玩的东西,哪怕是一个小木棍,我也会哭。那个时候泪水对我来说是不值钱的。

妈妈是一个很细心的人,她时刻都在关注着我。只要有半个小时我不在她的身边,她就会去找我。在我妈妈的心里除了耶稣,就是我了。她把所有的爱,所有的理想,所有的期望都倾注在了我的身上。首先,她要带领儿子认识神,进到神的里面。

自我呀呀学语的时候,母亲就给我讲圣经里的故事,还经常带我去聚会,并教我向神祷告。在我小的时候,我是决不会跪下向神祷告的,我认为小孩是不用祷告的,祷告是大人们的事情,我们小孩子有父母可以依靠,哪需要祷告!后来有一个痛苦的思想,把我带到了神的面前。

在我妈所给我讲的所有的圣经故事当中,有我最不愿意听,最讨厌听,最不敢听,也不得不听的一个故事,就是人死后,会面临神最后的审判,不信主的人就会进到地狱里—那是一个烧着硫磺的大火湖!当我听到不信主的人最后的结局的时候,我那天真烂漫的心灵蒙上了厚厚的阴云,我第一次想到了人生的悲哀!

我观看鲜花,野草,走兽,飞鸟;我俯视大地,仰观穹苍,唯独发现只有人是有灵魂的!而灵魂却是所有的人痛苦的根源!有很长的时间,我活在忧郁、痛苦、抱怨和愤恨中。我痛恨地狱,我痛恨魔鬼,痛恨罪恶,我痛恨亚当的失落,我痛恨人为什么会有灵魂,我抱怨我为什么会活在世上?而这一切都是我母亲通过圣经告诉我的。这些都是不可改变的千真万确的事实!

母亲通过圣经告诉我的地狱的真相,是残酷的,给我带来很多恐怖的联想。每当她做饭,烧菜,我看到熊熊的火苗,就想到了地狱,我是何等的可怜啊!我多么渴望我没有灵魂啊,我多么愿意做一只小鸟啊!无忧无虑,死而后已,死而无惧!

如果说,失败是成功的根基,绝望是希望的前提;那么痛苦也是通往喜乐的大门!人就是这样,只要有一丝可以依靠的东西,他就决不会想到上帝,我的人生好像也走到了尽头。我感到我的生命是暗淡无光的,即使你能在世上得到什么,或有什么样的成就,但最后的结局却是灭亡,沉沦,永远的毁灭,你所作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的价值,任何的意义。

我开始呼求上帝。痛苦、绝望、害怕,把我逼到了神的面前。

在回归到神面前的那些日子里,我的心是很痛苦,很压抑的。因为我知道我是一个罪人,一个罪人的结局就是沉沦与灭亡,永远地与上帝隔离。我救不了自己,我只能来到神的面前,呼求他的拯救,这是我唯一的出路。神的儿子已经为我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并且复活了,我恳求主耶稣,神的儿子的复活的生命进入我的生命里。那些日子我常常在祷告时向神流泪,懊悔我自己的罪,求主的赦免。我把我所能想起来的罪向主承认,但我还有很多想不起来的罪,我祈求圣灵的光照。

神的恩典真是太奇美了,他会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光临你的心房。

那是一个淡泊宁静的夜晚,我永不会忘记那一个时刻—一九八九年腊月二十三。那一天是中国传统的农历小年。白天的喧嚣过后,到了傍晚,大街小巷飘荡着各色各样的年饭的味道,到处是浓浓的过年气氛。就在那一天的晚上,母亲带领我们全家人到神的面前来祷告,就在祷告的时候圣灵感动光照了我,那是我第一次受圣灵的感动。我看见了我自己的罪,那些被我忘记的罪,就像演电影一样,一幕幕地呈现在我的面前,忧伤、懊悔的泪水就像泉涌一样倾泻出来。在圣灵的光照之下,人的本相、人的所作所为是一览无余的,用不着隐藏,也没有办法去隐藏。你所做的一切都显在了神的光中,是那样的清晰,也是那样的可恨。我大哭地向神认罪,并请求全家人都为我祷告。我知道神是爱我的,在这一个时刻神光照我,审判我,赦免我,洁净了我,使我不至于面临末日白色大宝座的审判。祷告完后,在我的心里就有一种沉静和坦然的感觉,我能清楚地知道我所有的罪都蒙赦免了,心里充满了释放、平安和平静,也好像有一种寻见了归宿的感觉,真的如同断了奶的孩子在他母亲的怀中,是那样的安稳,那样的幸福。那一次,圣灵光照了我,并赐给了我新的生命。

生命是一个不断成长的过程,生命在不断的成长中会经历无数次的改变。我得救后,突然发现在我的生命中有一个很大的羁绊,以前从没有感觉到,你能猜出是什么吗?我有一个口头禅,我喜欢骂人!只要说话必先骂人,还没有想就骂了出去。我自己管不了自己,以前不知骂了多少次人都没有感觉,而现在却有圣灵的责备。我就非常难过,求神赦免,可是过后我又忘记神的责备,又骂人了;圣灵又责备,又认罪,但又忘记,又骂;又责备,又认罪……不知循环了多少次,非常烦人,非常痛苦。我仍然救不了自己。有一天晚上,我坐在我家屋门的台阶上,欣赏着夜晚的宁静,数点着天空的流星,忽然,我想到了我的问题:基督徒,老骂人,改不了,怎么办呢?我想到了耶稣,他不但赦免我的罪,而且他是救主,有能力拯救我脱离这一个罪!我求主耶稣拯救我。当我呼求耶稣的时候,在我的心里温柔地涌出一句有力的话来:你祷告要这样地说:“神啊!求你勒住我的口,别让我骂人;勒住我的眼,别让我看别人的毛病;勒住我的脚,不要使我走错路。”我即刻就跪下向神祷告,第二天就全然改观了。那是我生命改变的一个起点,与神同在的一个经历,是神使我发出那样的祷告,并借着这样的祷告,神改变了我。

从此以后,我知道了一件宝贵的事情,就是基督徒的里面有两个活动的场所,一个是思想,一个是心灵。而心灵决不同于思想,它在我的最深处,我能感觉到它的存在,它的真实,是可琢摩,而不可述说的。我知道我的主就住在那里,他在那里给我说话,给我引导、给我亮光、鼓励、帮助与安慰。

幸福的童年从那时就开始了!我感到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地上有父母的爱,天上有上帝的照顾。我不再觉得作为一个人的悲哀,反而感到上帝给了我更多的阳光,我为在他的里面获得的自由和新生命感恩。虽然在小学里会有很多其他的孩子欺负我,但我是有主的,时常感到有一位活着的主与我在一起,因此和他们不一般见识!主给我很多的恩典,很多的快乐,足以胜过那些不快之事。那时,圣经不熟,从讲道人的口里得到很多宝贵的经文,什么“为义受逼迫”,“主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主耶稣对卖他的犹大也说:“朋友!你所做的事快去做吧!”这些话我也给我的那些“朋友”们说过。现在想来,感到儿时的经历很可笑,但也是很宝贵的。

进了中学,课程突然增多,几何、代数使我感到人思维的精密;语文使我体验到抒情和描绘的感动;化学使我明白了微观世界里也有无穷无尽的奥秘;生物真让我感叹造物主的奇妙、伟大与智慧!那时,我才知道,这个世界竟如此的恢宏,我竟有如此之多不懂不明白的事情。我真的感到人是何等的脆弱、有限和渺小!那时我明白了一点什么叫谦逊,以至于我很努力地学习。我知道我是主的,活着是为主活,上学也是为了主。我真的把每一天都当作我人生的最后的一天来为主活着。

小时候的我,非常懦弱,在小学里常常受同学的欺负,以至于我经常哭着回家。那时,眼泪对我来说是不值钱的。到了中学,环境改变了,那是上帝赐给我的一个自由发展的平台空间。我常常感受到神与我的同在,他就在我的身边,时时陪伴着我,关注着我。我特别记得,上初一时,每逢下了夜自习后,我会经常站在教室后面热闹的大操场上,思想人生的奥秘,观摩上帝创造的奇妙,我常常被神的爱所感动。在那被明星点缀的夜空里,我会不由自主地唱起属灵的诗歌,而且还唱得热泪盈眶。尤其是那一首《天家,天家,我的家乡》的诗歌,对我来说,特别亲切,唱起来挺有灵感,就是其中的一句:“主啊,主啊!我与你同工,奔向那广大的禾场,寻找那迷失道路的小羊,把他们领回草场”的歌词,点燃了我心中献身传道的火。那里面也含蓄着我多年以来的传道梦。

三年的中学生活太短暂了,如同在夜空里一闪即逝的流星。但在我的心中却留有很多美好的回忆,想起它,就常让我沉溺在那奇妙安谧的氛围里,那实在是一幅流光溢彩的画页。但当我一想到我的那些同学,他们有的进了高等学校,而我却名落孙山,心中不免有一丝悲痛。但时光荏苒,路就在脚下延伸,我还需要向前走去。

回到家中,一方面帮家里干活,另一方面努力地去读圣经。那时,开始了解圣经中如亚伯拉罕、约瑟、摩西等信心伟人那美丽而动人的故事。因着他们的见证,也更激励我为主的心—我很羡慕讲道!

记得有一次,正是秋收之际,我们全家都到玉米地里收玉米。玉米的秸秆已经用镰刀削倒,摆成一排一排的,我们就蹲在其上掰玉米。偶尔,我会被一种奇妙的思想所引动,以至会停止手中的活,望着那悠远的蓝蓝的天空,任思绪驰骋、飞翔。那一次,我感觉,我站在我家的房顶上,在我家后面的空地上站满了人,我在向他们大声地讲道!正当我讲得津津有味之时,却被我母亲的声音打断了—她从来都没有那么大声地这样向我说话—“小全,你在那里干什么?你看别人干了多少,你看你干的!”我一下子扭过头来,又继续努力地干活,心里还抱怨地向我母亲说:“娘,你不知道,我正在讲道……”

我很羡慕讲道,思想里装满了讲道的盘算和计划,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在我们村的聚会点讲过道。对于教会的荒凉、工人的短缺等事宜也从来都没有思考过,但有一次,这一个感动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

深秋的时节,天气一天比一天凉,地里的农活也快忙完了,聚会的人数渐渐增多起来。一个礼拜五的晚上,我随着几个弟兄姊妹到我们村的聚会点去聚会。那次聚会和平常一样,也是很平淡地过来了。散了会,我和往常一样跟着他们往回走,思想里却回忆着这一次聚会。当我一出聚会点的大门时,突然有一种对教会深深的关切之爱充满了我的心,我的心不由自主热切地向神说:“神啊!求你可怜你的教会!”泪水一下盈满了我的眼眶。当时我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清楚,那就是神的呼召。

神呼召了我,我要上神学,用真理把自己装备起来。在神的带领中,我离开了家,接受神学装备。在神的恩典里,我找到了事奉的真义和方向,我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走出家门以后才发现外面的需要真的是非常的巨大!群羊分散,教会无牧,软弱荒凉,令人可怜。我就看到了我的有限和渺小,我看到我从前所学的神学课程是远远不够的!我非常渴望自己能有更好的学习和装备,使自己得到更丰盛的生命,能更有力量地施行主耶稣赐给我们的大使命,广传福音,拯救灵魂,建立人的生命。

时代的钟声伴随着主耶稣即将再来的脚步已经向我们敲响了。我们已经看到神在全球范围内正大大地动工,拣选了无数神的儿女,也兴起了无数传福音的勇士。我深信在主耶稣即将再来的前夕,神的教会将有一次大的丰收和复兴。

我愿在这次丰收中,作神的一个忠心的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