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使我在夜间歌唱

2016-04-16 17:52:49   阅读:118次   作者:路思   来源:路思

一 当绝症临身的时候

我不相信自己会患上绝症。当我看到那张穿刺医检诊断书上,赫然写着“发现癌细胞”时,真难以接受这事实。我侥幸希望是医生搞错了。虽然经拍X光片、B超、活检等检测手段反复检验证实,我仍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我身体没有一点毛病,没有一点症状,不过是右乳上长了那么一个小肿块而已,那也许是平常的,不会构成任何危险的小肿块。

最重要的是,我相信我所信靠的,爱我无微不至的父神不会让我得绝症。

我是那样健康,八年多来,我什至没有患过一次感冒。我常常作见证:自从我信主以来,神是怎样眷顾我,医治保守我的身体,赐健康平安给我。

在确诊前一礼拜,我还在一处聚会中见证说:“我信主前身体很不好,有多种疾病;信主后病全好了,身体一天天强壮。我有十年时间不吃任何药,八年没有害感冒,除了最近一次感冒。因为我从南方远来,地方气候差异大,患了一次感冒。有弟兄对我说:‘那是证明你没有得癌症,因为得了癌症的人是不会患感冒的。’天父的慈爱不但拯救我们的灵魂,同样保守我们的肉身健康。” 我振振有词地为天父在我身上的作为作美好的见证。

可是这个礼拜聚会,我去告诉弟兄姊妹:“我患了癌症。”

这岂不是个讽刺性的对照,天父会开这样的玩笑吗?他是无所不能的神,他一直照顾我,怜悯我。他在我生活中天天行神迹,为的是让我有事实来为他作见证,可现在我怎样来为他作见证呢?

二 神不爱我了吗?

我不应该得绝症,得绝症的不该是我。因为我是这样深爱天父,他是那样爱我。自从十二年前,我扑进父神的怀抱,他就天天看顾我,使我饱受痛苦创伤的心得安慰,医治了我在苦难生涯中留下的多种顽疾。与那些信仰上理性的思考多于感性认识的人不同,我认识神是从一宗宗一件件的事实来确认他是又真又活、又有慈爱恩典和大能的神。数算主恩,三天三夜也数不完。记得我儿子两岁多时一次被单车撞翻擦地几尺远,当时我惊吓得不住喊:“主啊,救他!” 却发现他没受一点伤。一次他生病高烧不退,打针吃药均无效,是弟兄姊妹的祷告使他豁然痊愈。我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几次摔倒,头或撞起大包,或开裂缝针,均迅速恢复,没有丝毫后遗症;连医生都惊异这老太太再生力怎么这样强。其实是我们一直在祷告,求天父保守医治她。神从来不推却我们的祷告,他是那样爱护、关照我和我一家。他无所不能。

这样的天父会让我陷入绝境而不顾吗?难道今天他不再保护我,不再爱我了?他大能的手臂收回了吗?

三 我已撇下所有

我爱神,义无反顾、不顾一切地爱他。我自认为已像初期使徒一样为主撇下了所有。我形容自己信主的过程是“扑进”天父的怀抱,我的心境有如“梦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一直在苦苦寻觅他,一旦认定他就是所寻找的,就迫不及待地“扑进”他的怀抱。他是我前世缘定的父神,是我的救主,我生命的主,是我苦难人生中唯一的依靠、帮助和归宿。一旦归回父神温暖的家中,我的心真得安慰和满足,主成了我生命的一切。

为了跟随主耶稣,我撇弃了家庭的幸福。我知道神是要夫妻和睦,不可分开。但信主后思想观念、处世态度、对事物的看法等所带给我质的改变,已致使我的丈夫不能容忍我。他认为上帝破坏了他的家庭,使我们成了水火不容、冰炭难合的夫妻。所以他对我发出宣告:“你要上帝,还是要我?”我说:“我都要,上帝要我比以前更爱你。”他说:“不行,你只能选择一个。”我爱上帝,他改变了我的生命,我以追求他的圣洁公义为喜乐,不愿像猪一样洗净了又到泥里去滚。我同样也不能主动丢弃我的丈夫和家庭,我应尽人的本份,不光自己悔改,还要领全家归主。但他不肯,我无法选择。他作了分居的选择,撇下我和一岁多的孩子,离家去过自由的生活,至今已有九年多。九年多来我与孩子和七十岁的老母相依为命,艰难度日。每一天靠着神的恩典过来,一言难尽。

今天我儿子十一岁,我母亲七十九岁,至今我们仍在为我的丈夫祷告。

为了跟随主,我撇下了稳定的工作。我原为教师,信主后出于本能在学生和同事中传福音,这违背了“四项基本原则”。单位领导认为信上帝是与信马列、坚持社会主义南辕北辙。加上我不仅公开坚持自己的信仰,还传福音,他们认定这种人不能为人师表,会成为害群之马。他们向我发出最后通牒:“你是要信上帝,还是要职业?”这时主已经呼召我舍下一切跟随他。在二者只能选其一的情况下,我递上辞呈,离开了工作单位。

为了跟随主,我撇下了一个公民受正当保护的权益,失去正常的社会位置。我应主呼召进入全时间事奉,建立教会,传福音,牧养群羊,引起政府专政机关敌视,被认定为非法传道,违背了宗教政策,触犯了政府刑律,于是遭受抄家和拘捕。当专政人员问我是选择悔过,放弃信仰上帝,停止传福音,还是继续坚持信仰,执迷不悟,与政府为敌而接受法律制裁时,我又毫不犹豫地选择上帝,因主说“你在人前不认我,我在父面前也不认你”。主有永生之道,我还归从谁呢?

之后,逃亡、被追捕,成为我新的生活内容。

十多年来,生活中各样人视为宝贵的东西,我一样样失去。家庭、单位、政府的逼迫都未能使我屈从,反倒让我越来越坚定地跟随主和事奉主。但是今天,绝症临到我的时候,我却不能像以往那样旗帜鲜明地来抉择了。因为这次没有选择的余地和选择的权利。

四 信心蒙上层层疑云

尽管我希望这不是真的,病魔却猝不及防地袭来。这是不容置疑、千真万确的事实,我不承认没有用。不光我被确诊患了乳腺癌,做了手术后两周,腰背剧痛,经骨扫描显影确诊,癌细胞已转移到脊椎骨、DI骼骨等处。后痛疼继续漫延到胸肋骨、头骨、腿骨,全身都被癌细胞侵袭,并且左乳有出现与右乳相似的肿块,腋部、肚子上都有肿痛。我的生命似乎危在旦夕。

我为得医治拼命祈求主,盼望像以往一样祷告能蒙主垂听,疾病能不翼而飞。

可父神好像不听我的祷告;似乎他也束手无策。

我从希望的顶峰被推到绝望的深谷。第一次我坚如磐石的信心面临挑战,一下子失去了支点。

以往所临到我的,都不过是平常的事件;靠主赐力量,我都能勇敢地接受,平静地胜过。

但今天,在可怕的癌症面前,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恐惧、沮丧,感到被天父弃绝似的无助和绝望。

满心的疑虑使我什至用我的遭遇一条条来考察神的属性。

他若是全知的,我是他的孩子,是他应许所爱所眷顾的;他怎能不知道我的苦境,任我在死亡的阴影笼罩之下,任癌魔来折磨我?

他若是全能的,他不能阻止这可怕的疾病降临到我身上吗?如果是魔鬼的攻击,他没有能力抵挡它,保护他的孩子吗?

他若是慈爱的,为何忍心让自己的女儿遭此大苦大难呢?我自己作为母亲,尚要尽力保护儿女不受痛苦;他是天父,其爱超过人的父母,为何不管我的死活呢?他不是应许我说保护我像保护他眼中的瞳仁吗?他不是对我说,“妇人岂有忘记自己吃奶的孩子,即或有我也不忘记你?”

他若是信实的,他会因我的罪孽用癌症来刑罚我吗?他不是说过“只要承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公义的,必要赦免你的罪,洗净你一切的不义”吗?他已答应赦免我,不追讨我,为何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呢?

他若是公义的,为何让如此大的灾难临到一个跟随他,事奉他的儿女身上,而不去刑罚那些作恶多端,反对他,与他为敌的人?为何让这世上充满颠倒的事,行善的遭难,作恶的反倒顺利、健康?

他若是怜悯的,怎忍心让一个投靠他、一无所有的弱女子,失去一切之后,还失去健康和生命?在剥夺她家庭中的地位,工作单位的地位,人类社会的地位之后,再一次剥夺她生存的地位,她还剩下什么呢?在神面前,是否还有她的位置?

对一个完全交托,奉献一切跟随主的人,所落的下场就是身患绝症,岂不被世人嘲笑,“她的神在哪里?”岂不让魔鬼大大得逞,“你们看看,这就是跟随上帝的好处。你们何不来拜我!”

一连串的疑问在摇动着我的信心,在考验着我的信仰……

五 神不会错

但是,多年跟随主的经历不容我怀疑,我要好好思想。神在以往日子里宗宗件件的恩典,在我生命中所成的每一作为,历历在目。神不会错,他是伟大的,勿庸置疑。只是怎样理解我绝症临身的境遇?

也许,神太伟大,他只管大事;我太渺小,太微不足道,不足他介意。他创造宇宙万物,只控制宏观世界,掌管宇宙的运转,各种规律的运行,他不理会微观、细小、具体的事。至于个人的遭遇,世上千千万万人不同的遭遇,他管不了那么多。每个人都有理由解释自己的遭遇吗?每个信主的人都能找神问出个为什么吗?芸芸众生、苦海浮沉,个人遭际看起来似乎都是那么偶然,也那么无奈,谁也不能主宰、掌握自己的命运。虽然我们投靠了真神,但神也管不了我们的死活。

可是,这不是我天天向人传讲的信仰事实。我所信的是一位又真又活的神,他的爱无微不至。他似乎每天在我们的饭桌旁,时刻倾听我们的交谈。我的心意每一波动,他都了然。如经上说,我无处躲避他的面,他能够而愿意管我的每一件事。

然而,今天他为什么不管了呢?

或者因为人世的疾病、死亡都是由始祖堕落带来,已成定律,人人难逃;基督徒也在这疾病、死亡之律掌握之中,神也只好忍痛看着他的儿女如世人一样在疾病苦难中翻滚,因他不能违背他自己定下的律。打破这疾病、死亡之律的时候还未到,要等主再来,死人复活的时候,我们才会冲出这律的捆绑,得着新的身体,那才是身体得赎的时刻。

但圣经多次告诉我们,蒙神儿子洁净的人,不再受罪的律所辖制,神在基督里释放了我们。罪的律带来疾病和死亡,今天我们就已经冲出脱离这律的捆锁。在基督里得自由和新生的人还如世人一样受罪和苦的辖制么?还继续受那不可知不可测的命运的摆布和捉弄么?

六 约伯与我

在神的计划中,没有一件事情是没有原因和目的而发生的。我想到了约伯。当撒但控告约伯,说他不是真敬畏神,而是因得了神的赐福才敬畏他的时候,神允许撒但攻击他,试验他敬虔的程度。一夜之间,他失去了所有的财产、儿女。约伯飞来横祸,仍持守他的敬虔,认定这都是身外之物,“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神允许撒但进一步攻击他的肉身,使他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这时,他虽仍不敢以口犯罪埋怨神,但他却为发泄自己的痛苦,咒诅自己的生日并向神求死。他对自己的遭遇充满疑问,他将愁苦向神倾诉,“我有什么力气使我等候,我有什么结局使我忍耐——在我岂不是毫无帮助吗?智慧岂不是从我心中赶出净尽吗?”他不理解神向他所行之事。

约伯的疑问与我何其相似,约伯的遭遇也引起我深深共鸣。不同的是,约伯当时并不知道神选择他要为自己作见证,证明神的荣耀是人在任何境遇中都当归给他的。

神之所以拣选约伯来承担苦难,是因为信任他能够胜过一切苦难来见证神的荣耀。人对神的敬畏是因为神本身的伟大、威严、权能、尊贵和荣耀,并非仅仅因着得他赐福才敬畏他。这件事的意义是关乎神的荣耀的大事,而不光是证明约伯自己是否真敬虔。最终约伯得胜了,撒但失败了。试想若老约伯软弱跌倒,认为自己敬畏神反遭祸,不如不信神了。他若在苦境中弃绝了神,那么神面对撒但的挑战说什么呢?约伯不信神了,是因他得不着福气,约伯信的不是神的全能、至尊、至荣,乃是神所赐的福气。连世上最敬畏神的人尚且如此,遑论他人。神究竟是否全能、至尊、至荣?很清楚,约伯若失败,撒但就会得胜。它会说神并非是值得人在任何境遇中敬拜的神,他是用行贿赂的方式“赐福”才博得了人的敬拜。如此,神的荣耀会受到多大亏损,撒但会多么得意。它梦寐以求的就是破坏神的荣耀,抢夺神的荣耀,让地上的人都来敬拜它,追随它,所以它才不遗余力的攻击神的儿女。

所幸约伯虽不理解,虽软弱,虽咒生求死,却不曾弃绝神,最终伏在神的大能下,赞美他,颂扬他,使神的荣耀得着满足。这场看似惊险的争战——一边是气势汹汹的撒但,一边是软弱无力、惶惶不知所然的约伯——其实是稳操胜券的;因为神知道约伯配在这重头戏里唱主角,不会把戏演砸了。约伯是神所信任的,才将这重任交给他。

约伯的痛苦在于不知道自己受苦的意义。他若知道,我想他是不会有软弱和痛苦的,反倒会有加倍的勇气和力量来荣耀神。

我今天却清楚知道,神要在每个时代拣选他忠心的儿女为他作见证。神的荣耀是由他的儿女在不同经历、不同处境中来见证的。而在困苦患难中来荣显他,感谢他,在疾病、死亡面前赞美他,感谢他更为重要。被他信任而特选承担困苦患难是荣幸的,我们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承受能力,但神知道,他会在我们承受不了的时候,给我们开一条出路。

七 心结开启

心头的疑云拨开了。

苦难、疾病由撒但而来,但神允许,为要使他的名得荣耀,为使他的儿女受考验,得造就,生命更美好!

今天神选了我来承担苦难,见证他的荣耀。神选了我,就不会让我失败。我不理解没关系,胜券稳操在他的手里,他不会做错事,他有他的计划,他只能成功。

我听见撒但在神面前控告说,“她胜过了世俗名利、情欲的诱惑,能胜过疾病苦难的折磨吗?人以皮代皮,情愿舍弃一切所有的保全性命,你且伸手,伤她的骨头和她的肉(使她得绝症),她必当面弃掉你!”

撒但很清楚人的弱点。我原以为名利、钱财、情欲如粪土,是身外之物,可以全抛弃;而身体则是身内之物,是应当看重的,也是神特别保守的。所以当疾病袭来时,就不知如何站立,以为被神弃绝了。

其实身体同样是身外之物,我们在世是寄居在这肉身帐篷之内。肉体要一天天朽坏,内里的生命才一天新似一天。

约伯所处的时代主耶稣的救恩尚未显明,人不懂属灵福气的奥妙,将地上的福气和肉身的健康当然看为紧要,视为神的主要赐福。今天我们的信仰水平要远远高于约伯,知道我们所付的一切代价得到的赏赐不在地上,而在天上。今生是暂时的,神所赐是永远的福气。若仍像约伯一样为疾病咒生求死,不理解神的作为,实在只有属灵的婴孩水平。

保罗说,离世与主同在,好得无比。死,在基督徒已不是咒诅,因为主已胜了死亡,掌管了阴间的钥匙。死不过是通往永生的一道门,是跨越了有限生命进入无限永生的一个关口。死是息了劳苦,被主接去永享福乐,死是祝福。

不惧怕死亡,更不必惧怕疾病了。疾病有痛苦,神既允许加给我们疾病,就会同样加给我们胜过痛苦的力量。他叫我们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

八 神要我做的

神要我做什么?这是每一个神儿女面临每一陌生境遇所都要问的问题。

神要我做什么?

他要我在疾病面前顺服,积极地顺服;要我因苦难赞美他,要我喜乐。

患了绝症仍能喜乐!

为神信任我、拣选我来击退撒但的攻击,赋予我这样伟大的使命而喜乐。

我像一个领了军令的将士慷慨上战场。

神使我恍然大悟!我信主十二年来所经历的一切,不是偶然的,不是无意义的,乃是神特别安排承受苦难来见证他的名。是他特别的恩典,特别的爱。他知道不是任何人都能承受这样的重压,他拣选我这软弱的器皿,好叫他的刚强和能力彰显在我身上,使他的名得荣耀。再大的苦难关头,他都会扶持我,与我一同度过。

赐我如此殊荣,为何不感恩,为何不喜乐!

心中的坚冰化开,喜乐如源泉开始涌流。我实在有太多的理由要感恩、要喜乐。

原来我最大痛苦是不明白我的神为何如此待我,最大的遗憾是我得病不能使神得荣耀,反使他的名受羞辱,并非是怕痛怕死。一旦清楚明白神的旨意,所得的安慰无法言说。

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头。人的无助,带进神的帮助。我为神在苦境中特别的同在和安慰向他感恩。

此时的祷告里是那么甘甜,就如像亚当、夏娃当初在伊甸园赤裸裸与神同行交谈,没有任何身外之物的阻隔,是真正的在地如天。

我什至看到天堂的美景,生命河的清泉流淌,生命树的佳果繁盛……那里不再有疾病死亡,也不再有痛苦悲伤,神将一切更新了。他亲自与我同在,擦去我一切的眼泪,我要与他同享天堂永福。

如果主现在接我去,真是好得无比。脱却了尘世的忧愁烦恼,息了世上的劳苦。脱下肉身这衰败的旧衣,换上不再朽坏的新衣。离开这暂存的世界进入永恒的国度,满足与主同在的渴慕和盼望,这是神的儿女最美的福气。保罗在临终前所唱的凯歌——“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今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成了每个安然见主的圣徒的凯旋之歌。

主若现在接我去,我似乎还不配。我还不能唱得胜凯歌,我还没有像那些忠仆一样尽力,我还没有完成主的托付。在世的责任未尽,主交给的任务还在肩头。

击败魔鬼的攻击,用我的顺服、信心,更大的爱人灵魂之心,更深的爱主爱神之心来见证神的荣耀。神将我放在癌病患者中,要我把神的爱,福音的光明带给身陷绝境中的这群人。每年中国有几百万人患癌症,如果没有人向他们传福音,他们将受尽肉身痛苦,然后悲悲惨惨下阴间。而作为健康者对他们讲福音,有如隔靴搔痒。今天神使用我,要我经历他们的痛苦,与他们感同身受,将神的救恩带给他们。

有一个传道人曾去麻疯村传福音,当他动情、激昂的说:“你们麻疯病人,只有耶稣基督能救你们……。”却没有打动一个麻疯病人。他不灰心,继续在他们中间用爱服事他们,不久他自己也染上了麻疯病。他的立场变了。当他再次宣讲福音时,他说“我们麻疯病人,需要耶稣基督拯救我们……。”他的宣告带有能力,这能力从生命的经历而来。许多麻疯病人接受了救恩,他与他们有相同的病,需要相同的医治和拯救。

我开始在癌患者中传福音,我是他们中间的一员,他们很容易接受我的建议。有不少人信了主,跟我一起做决志祷告,并将自己交给主,求主医治身体,拯救灵魂。

九 必得医治

我同样为我的病得医治而祷告,但手术后反而转移,病入膏肓,无药可医,似乎神不听我的祷告。我知道神要我实实在在经历癌症的痛苦,体会绝症病人的绝望,而不是浅尝辄止。如果我患乳癌只经手术治疗即根治痊愈,我对可怕的癌患就不会有那么深的体会,也难对病患者有深深的同情和切肤相关的怜悯,更难有传讲福音信息的见证和能力。

拉撒路是主所爱的人,主并没有及时赶去医治他,而是让他经历死亡。他必须经历死亡,真正的死亡。经过死亡的痛苦和绝望,才能彰显主复活的大能,得着新生命有力的见证。

主耶稣来到世界,道成肉身,取奴仆形象,顺服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他经受人世最深的痛苦,体察人最大的软弱。所以他爱我们,怜悯我们,因为他与我们一样在世为人,深受人间一切苦楚。他体恤我们,是他曾凡事与我们一样。

同样我在越来越重的病患中,得着主加给我的超越环境、超越现实的真信心;知道主要带领我出死入生,造就我在绝境中的喜乐盼望,使我在没有指望中仍有指望,使我的所望之事未见之事有实底,有确据。这一切都建立在主的痛苦之上。

当我全身骨痛难忍时,我体会到主脚手的钉痕,肋旁的枪伤,身上的鞭伤,头上荆棘的刺伤的疼痛。我所受的每一苦楚,主都陪伴我,主都受过。他理解我,同情我,怜悯我,安慰我。我有主同在,力量和勇气倍增。

病患使我更追求生命的圣洁。在一次与主深契的祷告中,圣灵带领我,光照我,让我看到自己许多的罪。什至在事奉、爱主的事情上仍有许多不蒙主喜悦的地方。我再一次在主前真心悔改,诚恳求主赦免,宝血洁净我,使我完全得着他自己的生命来彰显他的荣耀。一粒种子若不落在地里死了,就不能结出许多子粒来。我的“老我”必须经历死亡,借着这次病患而死透。神要我在火的熬炼中,成为他合用的器皿。

请读此见证的弟兄姊妹为我祷告,愿我的经历与体会能给你帮助。愿病患者更有信心,健康者更珍惜你的生命光阴。(完稿于1998年8月25日)
 

下一篇:走出抑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