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此走出同性恋

2016-04-14 15:18:35   阅读:129次   作者:大卫凯尔福斯特   来源:吴蔓玲译

为何一个九岁的孩子想自杀?我终于在过去几年,把所有的片断拼凑成答案。

 

  九岁的孩子想自杀

  我是属于很“敏感”的孩子,家里的争闹,甚至“全武行”(打斗)对我影响深远。许多的夜晚,我躲在无人的房间,沙发的后面,因为那里没有人能找到我。要不然,我就是整天看电影,一遍又一遍放着同一部影片,溶入影片中的角色--只为了能够忘记自己不被人爱的痛苦。

  我童年所受的最大的伤害之一,就是邻家的小痞子每天殴打我。一天,我突发奇想,对他跳脱衣舞,博他一笑,心想也许他就不会揍我了。我的方法奏效了!我发现脱衣服可以让人们喜欢我。这个结论多年后至终把我引入卖淫一途。在我眼中,我的父亲十分严厉。有一天他用皮鞭抽我,我当场发誓恨他,甚至否认他是我的父亲。这个决定带来自我憎恶,也使我不能肯定自己男性的身份。就在这时候,我开始有手淫的问题,不能自拔。我不知找谁帮助我,我变得老盯着自己的错处,每天放学回家对着镜子鄙视自己。没多久,因为不知道如何舒解内心的痛苦与混乱,我自杀了。这开了我后来惯性自杀的先河。

  在童年时,有一位我父母的女性朋友,不断猛开我与女孩子之间的玩笑,搞得我长大后,内心很惧怕成熟的女性会耻笑我。许多年以来,我父母的婚姻很不快乐,母亲总是向我倾吐她情感上的痛苦。我也是家里四个男孩中唯一允许陪伴母亲坐火车去佛罗里达州的。与母亲特别的亲密感情使我困惑,我不能肯定自己的性别角色。因为我惧怕成熟的女性,我就把她们当做像白雪公主之类的童话中性人物。我十八九岁开始有频繁的性生活,而且我的经验是,与男性有性关系比起与女性有性关系要压力小得多。而且追求我的都是年纪较大的男人,他们对我没有什么心灵沟通的期望,而我内心深处也在寻找父亲的形像,我渴望博得较年长男士的注意力与关切。

  好莱坞街上双面人

  我曾有一次感受到耶稣的存在。有一个圣诞节,教会一位女士独唱:“啊!圣善夜!”那一刻,上帝的灵充满整个教会,是多么震撼人心!然而,因为我与神平日几乎毫无关系,所以之后并没有愿望继续去了解 祂。

  我的父亲是一位圣职人员。但是,长大后我憎恨神。我家中没有天父慈爱的榜样,所以我对教会也充满敌意。正如同我憎恨我地上的父亲,我对神--我们天上的父亲也有同样的憎恨。

  当我有机会接触到色情书刊,我很兴奋。青少年末期,我一头栽向地狱之门,我不期望自己能够活过廿一岁。我很 鲁莽,凡事不在乎。我也染上吸毒这个致命的恶习。我潜意识中认为自己是无药可救的,于是,我决定要重蹈美国电影明星菲林(Errol Flynn)的一生,按他所写《我邪恶的方法》一书去做。我打算让命运决定我的一生。于是,我搬去好莱坞。

  实在让人不敢置信!我居然在短期内变成电影明星。我内心的汹涌澎湃,使我能在银幕上表达出深刻的情感。在我搞清楚状况以前,我已经有了两位好莱坞最好的经纪人。我的手头上有一堆全国性的广告合约,还有好几个片约等着我。每个人都觉得我很棒,我将成为下一个詹姆斯狄恩。

  没人怀疑我的两面生活。白天,我是大卫凯尔,是银幕新秀,我与当时所有年轻的明星,像约翰屈弗尔塔、罗白班森等,竞争主角的角色。夜晚,我是“史提夫”,是好莱坞街上的男妓。我下意识地想摧毁自己的成就,因为我内心深处觉得自己根本不配。

  好几次,我站在车道与人行道之间,等人邀我上车。其实我的心里好想做个正常人。有几次我一进入别人的车子里,心里就预感车主想要杀害我。我只希望他们动手快一点,让我少受点罪。可是,每一回,上帝都拯救我脱离死境。几次奇遇之后,我的心慢慢地被神的恩慈与保护所融化。

  爱的瀑布如此猛烈

  廿九岁那一年,我厌倦了毒品、烈酒与卖淫的日子。我想要寻找人生的意义。我跟随印度教精神导师玛哈拉(MaharajJi)学习,他自称是“宇宙完美之主”。有一次,我达到所谓生命火焰熄灭的安息境界,感到天人合一。我看到过玛哈拉行超自然的神迹,而我以为只有神才能行那些神迹。

  就在这期间,我的父母成为真正的基督徒。他们要求自己所有的朋友为我祈祷。后来,我开始怀疑我的精神导师是否真神。我开始向那位创造宇宙的真神祈祷--就是那位差遣 祂的爱子耶稣来到世上的神。

  我向神祷告:“如果我正在追求一个假神,请求你帮助我不要受骗。”突然间,我感受到一股惊人地“活水”(《约翰福音》4:14)涌入我的全身,好像一股猛烈的爱的瀑布覆盖住我整个人。我的感受是那么的强烈,好像就要死去一样!我大喊一声,“停!”它就停止了,而我哭倒在地上。神是存在的! 祂居然爱我!

  后来不久,我感到心中有一股催逼,想去以色列寻找有关耶稣基督的真理。在客西马尼园旁边的一座教堂,我为这个亟待解决的问题祷告:“如果耶稣与撒但都能够行神迹,我怎么知道谁真的是从神而来?”

  我感到神直接对我饥渴追求的心说:“是谁曾向你证明 祂的爱?”耶稣的被鞭打及被钉死于十字架的景象闪过我的心。我了解了那个真理,就是神爱我,甚至差遣祂的独生爱子来到世上,为我钉死于十字架上。 祂居然爱我--大卫凯尔福斯特--一个憎恨神的同性恋、犯毒瘾的男妓。这是我第一次了解到生命的至终目的,就是尽心、尽性、尽意爱主我们的神。 祂在二千年前那古旧十字架上,早就证明祂对我们的爱。

  突然间,每一件事对我变得有意义了。

  神开始在我身上行了一连串的神迹。在六周内,我进入芝加哥附近的三一福音神学院就读。一位基督徒商人为我付了全额的学费。一九八三年我拿到神学硕士。接下来十年,我在几个主要的基督教机构服事。直到神呼召我投入“掌握人生宣教机构(Mastering Life Ministry)”(注)全时间的事奉,我目前是这个机构的负责人。我们机构的责任,是专门培训人去帮助受过性伤害的基督教信徒。

  当色情杂志在床头

  神也医治我扭曲了的性癖好。记得那天我跑去找一位牧师,告诉他:“大约过去十年,我每夜与两个或三个人同睡。我知道你要我马上停止,可是我办不到!”

  “我不打算叫你停止。”他回答。

  我想:你是怎么一回事?你是个牧师,你是该叫我停止的!然而,他帮助我了解一个深奥的真理,就是:神会为我做。神要藉着我活出祂的公义。我只要追求与神亲密的关系,并且让神掌管我全部的生命, 祂就会为我成就的!

  怀着一颗孩童般的信心,我相信了。神的确开始藉着我活出祂的公义。从那天起,祂保守我再也没有落入不道德的性关系。当然啦!我还是得处理性诱惑的问题。我记得有一回去奥兰多为性医治课程录影。教会把我安置在一家旅馆,刚好位于脱衣舞俱乐部和色情书店中间。

  一进旅馆房间,两本色情杂志就摆在床旁边。当我开始翻阅其中一本时,圣灵对我说:“撒但想要夺取你!”我深呼一口气:“感谢主!”当我把那些色情杂志丢到地上,踏它几脚时,我心中突然涌出一股喜乐。当我踩在杂志上时,圣灵清楚地在我心里宣告:“我会把它(魔鬼,编注)践踏在我的脚下!”(罗马书16:20)。

  神也取走了我内心对父亲的怨恨。有一天,神要求我饶恕我的父亲。我回答:“我做不到。那些伤害太深了!”然后,我又加上一句:“然而,如果你使我能,我愿意。”

  神接下来对我说:“向我汲取饶恕,然后给你的父亲。”我伸手举向耶稣,拿了饶恕,转身对父亲说:“爹,靠着耶稣的大能,我必须饶恕你。我饶恕你!”就在那时候,一股超自然的赦免的潮流涌进我的心里,再流向我的父亲。我立即挣脱了仇恨与苦毒。不但如此,那些仇恨与苦毒远去,不再回来。在父亲逝世前,他从我最怨恨的人变成我最爱的人。多年后,当我读到神给彭柯丽(Corrie Ten Boom)能力,饶恕纳粹对她身心的折磨的故事,我深深地大有同感。(编注:请见《密室》一书,更新传道会出版)

  "现在回转我仍爱你"

  我生命中仍有些伤痛相当不容易医治。然而,神减低那些问题的压力,到我足以能够克服的程度。举例来说,手淫是我特别需要克服的。它已经成为我生命中深根蒂固、无法自拔的问题。要能够完全戒掉手淫,我首先必须学习如何信任、如何爱与被爱、如何接受救赎和许多其他的功课,而这些功课似乎与手淫的问题毫不相干。

  最后,神彻底地改变我。首先, 祂并没有用律法来定罪我,相反的,祂吸引我,在一个晚上对我轻诉:“我比这个更丰盛!”其次,祂以自己丰盛的恩典接纳我屡次的失败,最后解决问题真正的根源(《提多书》2:11)。

  有一天夜晚,我又犯了那犯了千百回的手淫的老毛病,神对我说:“大卫!如果你现在回转,我会爱你,拥抱你,并且赦免你。”我当时真是发了神经,对此全然不顾。当我结束的时候,神又说:“大卫!如果你现在回转,我会爱你、拥抱你、并且赦 免你。”“拥抱”这两个字紧紧抓住了我的心。我感到自己的叛逆消溶了,我想:“主啊!如果你真是如此,我愿跟随你!”就在那一天,我终于由尝试顺服到乐意顺服。我终于让神纯洁的爱与恩典充满我的灵魂。神的大能释放了我,叫我得自由。

  神藉着祂所拯救的人,制作祂爱与恩典的奖杯。神把我放置到当初我堕落最低的地方事奉,让人们看到,我们是怎样以祂的力量,来克服我们最大的软弱,使那些不信他的人无话可讲。

 在过去廿年的医治过程中,神改变我悖逆的心,成为满有爱与恩典。神除去我对女性的惧怕,并且让我对两性有健康的看法。祂教导我恨恶自己的恶行、喜爱圣洁与公义; 祂使我能够宽容自己的弱点,好叫祂公义的大能覆庇我。祂满足我内心渴慕已久的亲密、爱与平安。

 神已经医治了我。如果你愿意,祂也会帮助你。诚如那首诗歌:“当转眼仰望耶稣,定睛在祂奇妙慈容。在救主荣耀恩典大光中,世上事必然变为虚空。”

_____

  译者后语:

  对女性的惧怕,不一定必然引起男同性恋问题。许多同性恋男性与女性毫无相处问题。而且许多同性恋男性倾向于与女性朋友诉说心事。同性恋男性主要的问题之一,是不知如何恰当地与其他男性以“非性的关系”相处。愿意更深地了解这问题的人,不妨阅读“You Don't Have To Be Gay”(我不再是同性恋),by Jeff Konrad,Pacific Publishing House(中文版将由宇宙光出版社出版)。因此,如果一味地鼓励男同性恋与女性结婚或发生性关系,以此来解决同性恋的问题,是不切实际的。如此做,不但不能解决同性恋问题,反而害了另一位女性。

  其实,造成同性恋的原因相当复杂,也因人而异。有人可能会说同性恋是与生俱来的,不能改变。但是,目前科学尚无证明同性恋是天生的,且已经有许多男女成功地离弃同性恋。若同性恋是与生俱来的,对此又如何解释呢?

  福斯特牧师的见证,乍看之下,我们会以为环境是主要因素。就像本文作者福斯特牧师,似乎他的问题可归咎于家庭、邻居的小痞子的欺压,及家庭友人不当的言词。但是,我们深究后会发现,问题的根源应是当事者对环境的反应,而不是环境本身。换言之,环境是主要的引因之一,然而,决定因素仍在于当事者对环境问题的反应。有些人的成长过程也许有同样的经历,却没有变成同性恋。我这样说,并不是要替父母脱罪,而是鼓励同性恋者意识到问题的真正所在。只有在我们找到真的正问题根源,并且愿意去克服时,医治及希望之门才能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