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就伏在门前

2016-10-30 15:41:42   阅读:328次   作者:漫波   来源:生命季刊教牧园地

“罪就伏在门前。它必恋慕你,你却要制伏它。”(创世记4:7)

这是在圣经中第一次出现“罪”这个字眼,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圣经是如何来描述与罪相关之事的。

(一)“罪就伏在门前”:罪的潜伏性与迷惑性

希伯来文中“伏”这个词(英文是crouch)是特别用来形容一只猎豹或老虎发现目标猎物时的样子:它们不是马上扑出去,而是先把身体屈下来,静止不动,等候出手的时机。一只猫发现耗子的时候就是这样,我们都见过的。

《动物世界》里,当一只豹子发现了一只兔子的时候,它不会马上扑出去,而是藏在草丛中,伏下身体,等候最佳时刻。兔子蹦跳玩耍,越来越靠近豹子的扑杀范围,我们一定有这样的感受――我们都快沉不住气了,觉得豹子应该扑出去了,怎么还不出手!可是豹子仍在静静等候,直到最后一刻,等到豹子一跃而出的时候,怎么样呢?猎物已绝没有逃脱生还的机会了。

罪就是这样。圣经中描述罪,从来不是一种被动的、静止的存在与力量,而是我们生命中一种非常积极主动的、蓄势待发的、活跃的力量和权势――它总是在潜伏着,酝酿着,等候着在最佳的时机发出致命的一击。这就是罪的特性之一:潜伏性。

罪潜伏在哪里呢?可能就在我们的电脑里面,可能就在我们不为人所知的一份关系之中,可能就在我们与别人的一段谈话之中,可能就在我们每天早上醒来的第一个念头之中,可能就在我们某一个习惯之中……“罪就伏在门前。”

罪的另一个特性就是迷惑性。当猫或豹子发现猎物的时候,它们伏下身体,看起来比实际上要小、要矮。罪的迷惑性使我们总是低估它。我们都看过金庸或古龙等作家的武侠小说,武侠小说常常最吸引人的一个描写就是:有一个其貌不扬、普普通通的小人物,结果经过一系列的遭遇之后,我们发现他其实是一个绝世高手,而读者在心里却一再地低估了他。罪就是如此。罪总是看起来比它实际上要小得多,要轻得多。

1990年有一部电影叫《双旗镇刀客》,开创了西部武侠电影的先河,电影里的主人公就是这样的一位小刀客,样子土土的,普通至极,从他过世的父亲那里学过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刀法。后来他遇到一个比他个头大很多的当地一霸,结果居然一出手就把这恶霸杀了。而西部有一个神秘的第一高手,叫“一刀仙”,从来没有人能和他过招多过一次。电影的最后一幕就是小刀客和一刀仙比拼――包括我在内的所有观众,没有人认为小刀客会胜出,可是一阵旋风过后,是谁倒下了?是一刀仙。这个电影的出彩之处就在于,它营造了一种心理氛围,使小刀客被观众一再的低估,完全的低估,直至出人意料的结尾。

罪的迷惑性使我们一再低估罪的权势,我们说:“我绝不会犯那样的罪!”“我不至于那样!”“到时我一定能胜过它”――可是,到时候我们就犯了那样的罪,甚至话音未落,我们已经滑得更远!

人堕落的结果之一就是丧失了对罪正确的认知。人失去了知罪、认罪的能力。对于活在罪中的人,罪常常被看为是小错误,只是不完美,被看作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有时甚至以一种浪漫的情怀出现,不是吗?而罪人们作为一个整体而言,看罪只是某种文化现象,一种社会习惯、群体效应等等。“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利米17:9)连自己也不能识透。罪的结果之一就是:我们从此无望地活在自欺之中。

英国牧师莱尔在《圣洁》一书中说:“我们是一群可怜的、瞎眼的人,我们生在罪中,被罪人所包围,持续活在软弱、病态和有缺陷的光景中,对罪的邪恶,我们只能形成最浅薄的观念。对罪,我们没有一个标杆去衡量它,也没有一个尺度去测度它。就像瞎子不能分辨大师的杰作和路边的涂鸦。就像聋子不能区别教堂的管弦乐和硬币落地的声音。就像一只臭鼬,它的恶臭极其冒犯人,它却不知道自己是那么臭,而且臭鼬彼此之间一点也不觉得臭。而人,堕落的人,怎么能对罪在上帝的眼中是何等邪恶的一件事有准确的观念呢?……我相信,当我们在复活的清晨苏醒过来的时候,没有什么能像我们对罪的认识,以及对我们自己那无尽的过犯与缺陷的认识那样能令我们瞠目结舌。唯有主再来的时候,我们才能完全地认识到罪之邪。就如怀特菲尔德所说,‘天堂的颂歌之一就是:看哪,主是赎买回了一群怎样的罪人!’”

(二)“它必恋慕你”:罪的辖制性

“它必恋慕你”(you shall be his desire),或者说,罪要得着你(it shall have you),占据你的心,掳掠你的心。

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验,如果我们喜欢哪种车,那么在车流之中,我们就会一眼看到它;如果我们心中一直想着某个人,我们就会在人群之中一眼认出他来,好像别人不存在一样。罪也是如此占据我们心中的位置。

作为犯罪之人,我们以为我们犯完罪了之后就完了,然而罪和我们没有完,Sin is not done with you。这只是刚刚开始。赌博、酗酒,这是一些罪的极端的例子,但都说明了同样的道理:当你第一次赌博之后,你以为犯罪完了就完了,然而罪和你没完,它和你刚刚开始,它要追上你,直到得着你,成为你的master,成为你的主人。

圣经中常常用拟人的手法来形容罪。在罗马书第六章里面,罪被形容为一种在我们身上要奴役我们、捆绑我们的势力,“不再作罪的奴仆”(罗6:6);罪是一位主人,“罪必不能作你们的主。”(罗6:14),并且还为给它打工的人发工资,“罪的工价乃是死”(罗6:23);罪是一个暴君,“不要容罪在你们必死的身上作王。”(罗6:12)

(三)罪的结果

圣经清楚告诉我们,“罪的工价乃是死。”(罗6:23)而且“死后且有审判”(来9:27),“他们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审判。死亡和阴间也被扔在火湖里。这火湖就是第二次的死。”(启示录20:13-14)

使徒保罗说:“你们死在过犯罪恶当中”(以弗所2:1)注意,第一,这里的“你们”包括每一个没有得救的人;第二,不是“半死”,也不是“偶尔会犯犯错误”,而是“死”,是彻底的死,完全的死,这说明了死的程度。

这句经文有三层含义。第一,我们死在过犯罪恶当中是一种真实的状态。这是一种灵性上的死亡。上帝警告亚当不许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说:“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创世记2:17),可是,亚当夏娃吃的日子,并没有死啊。事实上,他们的灵命已经死了,他们与上帝的关系破裂了,“与神所赐的生命隔绝了”(以弗所4:18)。其次,他们本来不必死的肉体也变得终有一死。亚当活到930岁,还是死了。这就像我们把一根树枝从树上砍下来,它的叶子没有马上枯干,但是事实上,这树杈已经死了对不对,枯干是早晚的事。第二,死是罪的结果和刑罚。第三,这里的“死”也是一种导致人持续不断犯罪的状态。死人会有感觉吗?不会。鱼会觉得水湿吗?不会。同样,一个已经在罪中死了的人,也不会对罪有敏感。相反,他对罪已经麻木了,犯罪对他来说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良心既然丧尽,就放纵私欲,贪行种种的污秽。”(以弗所4:19)

基督徒对此有真切的感受。信主以前,我们撒谎想都不想,觉得不撒谎怎能活下去呢。信主以后,撒谎之后,我们会觉得非常不舒服。为什么?因为之前“我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而信主以后,我们活过来了。信主以前,我做每一件事情,都是为着抬高自己,贬低别人,为着炫耀自己,还能为着别的什么目的呢?我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信主以后,当我自己再这样做的时候,我厌恶我自己的生命。为什么?因为之前,“我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而之后,我们活过来了。感谢上帝!

该隐作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谋杀犯,因为嫉恨杀了自己的弟弟,在他矢口否认自己的罪行之后,神说对他:“你作了什么事呢?你兄弟的血有声音从地里向我哀告。地开了口,从你手里接受你兄弟的血。”(4:10-11)在这里,我们看到,有两样事用来指控该隐的罪行。一件是地――因为神所创造的一切都是美的,当人的罪破坏、玷污了神的创造的时候,它们便开口指控人的罪行。

最初亚当夏娃犯罪之后,地便受牵连,随之受了咒诅。“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创3:17-18)即使今天,万物也仍旧因着人的犯罪堕落而叹息劳苦,“我们知道一切受造之物,一同叹息劳苦,直到如今。”(罗8:22)

另一件用来指控该隐之罪的是亚伯的血。说到亚伯的血,主耶稣自己讲:“创世以来,所流众先知血的罪,都要问在这世代的人身上。就是从亚伯的血起,直到被杀在坛和殿中间撒迦利亚的血为止。我实在告诉你们,这都要问在这世代的人身上。”(路加福音11:50-51)在希伯来圣经的次序中,第一卷书是创世记,最后一卷书是历代志下,而历代志下所记录的最后一起义人被杀的事件就是先知撒迦利亚的被杀(志下24:21)主耶稣这么说,就是包括了过去所流一切义人和殉道者之血的意思。“这都要问在这世代的人身上”――“问”是什么意思?就是“追讨”(require of)的意思。作为犯罪的结果,神要追讨人的罪债。

该隐犯罪之后,圣经说,“于是该隐离开耶和华的面”(4:16)(注意,在这里是他主动地离开了神的面。)该隐离开神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呢?就是在挪得地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座城。城代表什么?代表安全,稳定和稳固。而“挪得地”希伯来文的意思却是“漂流”。这实在充满讽刺――离开神的人,要为自己在地上建立稳定的家园,但事实上,他们从此开始了无休止的漂流,永远地失去了心灵的家园。与神关系破裂的人,他们的心中再也没有平安,没有港湾。这是罪的另一个结果。

(四)罪的制伏与拯救:耶稣的血

现在让我们再来看另一处论及亚伯的血的经文:“并新约的中保耶稣,以及所洒的血。这血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希伯来书12:24)

亚伯的血说的美不美呢?美。(因为经文中“更美”这一比较修辞,即说明了亚伯之血所说的乃是美的。)美在哪里?美在显明了将要来的公义审判。有一天,所有人都要面对上帝的公义审判,一切的冤屈要被伸张,一切的不义要被清算。

而主耶稣的血所说的更美。因为主耶稣的血所显明的是神的拯救,怜悯与恩典。正如圣经学者马唐纳所说,亚伯自己的血高呼:“伸冤报仇”;基督的血宣告:“怜悯、饶恕、和好。”

主耶稣的血能够使我们的罪得赦免:“我们藉这爱子的血,得蒙救赎,过犯得以赦免”(弗 1:7 ),“并且不用山羊和牛犊的血,乃用自己的血,只一次进入圣所,成了永远赎罪的事”(来9:12),“你们得赎……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彼前1:18-19)

主耶稣的血能够修复我们与神破裂的关系,使我们与上帝和好:“你们从前远离神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祂的血,已经得亲近了。”(弗2:13)

主耶稣的血能够挽回上帝对罪人的忿怒,救我们脱离永远的地狱的刑罚:“神设立耶稣作挽回祭,是凭着耶稣的血,藉着人的信,要显明神的义。”(罗3:25)

主耶稣的血,不单单救我们脱离罪的刑罚,也救我们脱离罪的辖制,使我们“成为圣洁,合乎主用”(提前2:21)。“祂为我们舍了自己,要赎我们脱离一切罪恶,又洁净我们,特作自己的子民,热心为善。”(提多2:14)

靠着主的血,我们获得胜过罪的能力,不再作罪的奴仆,“祂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 启 1:5 )

靠着主耶稣的血,我们能够胜过世界,胜过这个罪恶淫乱世代的诱惑:“基督照父神的旨意为我们的罪舍己,要救我们脱离这罪恶的世代。”(加拉太1:4)感谢上帝!

约翰福音中,主耶稣对一名行淫被捉的妇人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约翰8:11)一个信靠主耶稣宝血、重生得救之人,能够胜过罪恶,结出悔改的果子,不再过罪中之乐的生活。

诗人说:“在你有赦罪之恩,要叫人敬畏你”(诗篇130:4),赞美诗《奇异恩典》中唱到:“如此恩典,使我敬畏”。阿们,我们是如此该死、该灭亡的罪人,主耶稣竟然为我们死,这恩典何等奇妙,实在是令我们敬畏的!感谢赞美主!


文章摘自生命季刊,转载请注明。

下一篇:追求圣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