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方面的工作

2016-09-04 20:16:03   阅读:433次   作者:王明道   来源:王明道文库精选

在该撒利亚有一个人,名叫哥尼流,是意大利营的百夫长。他是个虔诚人,他和他全家都敬畏神,多多周济百姓,常常祷告神。有一天,约在申初,他在异象中明明看见神的一个使者进去,到他那里,说:“哥尼流。”哥尼流定睛看他,惊怕说:“主啊,什么事呢?”天使说:“你的祷告和你的周济达到神面前,已蒙记念了。现在你当打发人往约帕去,请那称呼彼得的西门来。他住在海边一个硝皮匠西门的家里,房子在海边上。”向他说话的天使去后,哥尼流叫了两个家人和常伺候他的一个虔诚的兵来,把这件事都述说给他们听,就打发他们往约帕去。(使徒行传10:1-8)。

  彼得心里正在猜疑之间,不知道所看见的异象是什么意思,哥尼流所差来的人已经访问到西门的家,站在门外,喊着问:“有称呼彼得的西门住在这里没有?”彼得还思想那异象的时候,圣灵向他说:“有三个人来找你。起来,下去,和他们同往,不要疑惑,因为是我差他们来的。”(徒10:17-20)。

  哥尼流素来不认识彼得,彼得也素来不认识哥尼流。哥尼流全家都是敬畏神的人,可惜他们尚未曾认识耶稣是基督,因此圣灵差遣彼得到哥尼流家中去,把耶稣的事讲给他们听,使他们可以信耶稣为基督,可以作基督的门徒。但这两个人非但彼此素来不认识,而且谁也未曾听说过谁,这可怎么办呢?这便只有圣灵自己去作工了。可是圣灵在这两个人中的那一个人身上去作工呢?他若指示彼得到哥尼流家中去,哥尼流因为素来不认识彼得,恐怕他未必肯接待。他若指示哥尼流派人去请彼得呢?彼得因为素来不认识哥尼流,恐怕他也未必敢去。在这种情形之下,圣灵便在两方面一齐作工了。他一方面指示哥尼流去请彼得,另一方面指示彼得到哥尼流家中去。这样一来,不但两方面都可以互相认识,而且也都可以确实知道这事是出于神的旨意,请的可以放心邀请,去的也可以放心前去,这件奇妙的工作就这样完成了。

  从这件事上我们可以看出来一个真理,就是神所作的工如果是与两个人都有关系的,他一定要指示两方面,绝不会单指示一方面,却令那一方面懵然莫觉。譬如说,神要差他的一个仆人到某处教会去传信息,他一定一方面感动那个教会的领袖去邀请他,另一方面感动那个人叫他到那个教会去。如果只有一方面有这个意思,另一方面却一点没有得着神的引导,那便只是单方面的愿望,却不能说是神的旨意。再譬如说,神的旨意是要某某两个圣徒结为夫妇,他一定把同样的意思放在男女两方面的心中。如果只有一方面有这个意思,另一方面却一点没有神的引导,那便是单方面的愿望,却不能说是神的旨意。再譬如说,神要一个富足的圣徒帮补一位贫乏的圣徒,他一方面感动那位富足的圣徒去作这事,他也感动那位贫乏的圣徒接受他的帮助。如果只有一方面起了这个意思,另一方面却一点没有神的引导,那便是单方面的愿望,却不能说是神的旨意。再譬如说,神要一个圣徒接待另一个圣徒到他家中去,他必定感动那接待人的愿意接待,他也感动那被接待的,叫他接受对方的接待。如果只有一方面有这个意思,另一方面却一点没有神的指示,那便是单方面的愿望,不能说是神的旨意。

  与两个人有关系的事,神不但指示两方面,他在两个人身上的引导也有先后的分别。他先指示主人去请宾客,他再指示那宾客到主人那里去。在哥尼流请彼得这一件事上,哥尼流是主,彼得是宾,所以他先指示哥尼流去邀请彼得,以后再指示彼得接受哥尼流的邀请。如果他今日要叫他的一个仆人到一个别的教会里去讲道,他必定先感动那个教会的领袖邀请他,以后再指示他,叫他前去,因为在这件事上那个教会是主,他却是宾。如果神要一个圣徒接待另一个圣徒,他不能先指示那被接待的人去请求对方接待他,因为那接待人的是主,被接待的人是宾。如果神要一个富足的圣徒济助一个贫乏的圣徒,他不能先感动那贫乏的圣徒,叫他向那个富足的圣徒求济助,因为在这件事上,那济助人的是主,那被济助的是宾。只有主人邀请客人去吃饭,以后客人接受主人的邀请,却没有客人要求主人请他吃饭的道理。人情是这样,神的真理也是这样。方才我们引证了哥尼流邀请彼得的事,证明这个真理,我们现在再引证一段保罗在犹太人的会堂中讲道的事:

  “保罗和他的同人从帕弗开船,来到旁非利亚的别加,约翰就离开他们,回耶路撒冷去。他们离了别加往前行,来到彼西底的安提阿,在安息日进会堂坐下,读完了律法和先知的书;管会堂的叫人过去,对他们说,‘二位兄台,若有什么劝勉众人的话,请说。’保罗就站起来,举手说,‘以色列人和一切敬畏神的人,请听......’”(徒13:13-42)。在彼西底的安提阿城中的会堂里,管会堂的是主,保罗是宾。宾不能在别人的地方随便说话,当主人请他说话的时候,他才可以站起来说话。这是作人的次序,这也是神叫属他的人遵守的法则。圣灵藉着使徒彼得所写的书信里面,也是教导教会说“你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彼前 2:13)。“客从主便”是人的制度,圣徒应当顺服。只有那些不法的人才作“喧宾夺主”的事。

  我们常听见一些人凭着自己的私意,而且是为自己的好处,去作一些事,去向别人作一些请求,却对人说,是神的旨意,是神吩咐他们作的。别的信徒因为他们这样说,竟不敢拒绝他们的请求,恐怕因此得罪了神。他们一次两次获得了成功,胆量越来越大,法术越来越精,渐渐的竟利用这一套说法,作起属灵的生意来。其他投机份子看见这套法术有灵,竟也争先恐后的起来追随仿效,于是教会中在原有的那些可叹可哭的现象以外,又增加了一种新的可叹可哭的现象-属灵的骗术。举几个例子说罢:一个人到一个圣徒的家中去,他说他近日生活艰难,他向神呼求,神指示他到这个圣徒家中来,而且叫这个圣徒给他预备一笔款。这个圣徒一听他说是神指示他来的,便一点都不疑惑的送给他那么多的钱。在这个圣徒还以为自己是听从了神的命令,作了神所喜悦的事,谁知道竟是中了属灵骗术的呢?神绝不作这种事。如果神叫我帮助一位缺乏的圣徒,神一定先感动我帮助他,以后感动他接受我的帮助。如果我这方面一点没有神的感动和指示,无论他怎样说有神的指示,叫他来找我,我也不信他的话,因为这不合乎圣经中的真理。假若他不提神的指示,只说是他想来向我求帮助,我或者还可以给他一些钱。如果他假传神旨,我一定丝毫不给他,免得使他因藉谎言得到成功,越发大胆说起谎来。再举一个例子说罢,一个自称为神的仆人的,来到一处教会里,对那个教会负责任的人说,他蒙圣灵的差遣,叫他到这里来讲道。那个教会的领袖本来不请楚认识他,但因为他说他是奉了神的差遣,当然不敢拒绝,只好请他讲道。谁知道他竟是一个藉着传道骗饭吃的人,甚或是一个心怀叵测品行不端的人。他竟利用这个讲道的机会,愚弄勾引一些有热心而无知识的信徒,利用他们,达到自己某种的私图。如果他到我这里来,对我说,神差遣他,叫他到我这里来讲道,我要毫不留情的拒绝他说,“你不能在这里讲道,因为神并未曾指示我,叫我请你。”我不怕因此得罪神,因为我知道神不作这样的事。如果神要他到我这里来讲道,神绝不会单指示他,却不指示我。如果一个男人向一个女圣徒求婚,他说神指示他,叫他和她订婚,这个女子如果没有神的引导,便可以爽快的拒绝他说,“神没有指示我,叫我允许你的请求。”我常听说男子向女子求婚,动不动就抬出“神的旨意”来,想用这顶大帽子压住那个女子。许多虔诚的女圣徒真怕不允婚而得罪了神,虽然觉得这门婚姻并不适宜,却不敢不允诺。其实他的求婚根本就是他自己的意思。他因为恐怕不能成功,所以假传神旨,好使那个女子允诺。自然也有人并不是这样坏,他们不是有意假传神旨,他们以为他们所想的是神的旨意。他们没有意思欺骗人,但他们却在无意中欺骗了自己。我们这篇中所讲的这个真理,可以帮助圣徒不受别人的欺骗,也可以帮助圣徒不自己欺骗自己。如果神不在两方面作工,那便不是他的旨意。被求的可以放胆拒绝,求婚的也绝不应当勉强对方,非允诺不可。如果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到一个圣徒家中来,说神指示他叫这个圣徒接待他,这个圣徒可以直接了当的拒绝不接待他。请想神如果真要这个圣徒接待那个人,怎能不指示这个圣徒,却单指示那个人呢?

  热心敬畏神的人都是想尽心竭力的讨神的喜悦。他们一听见神叫他们作什么事,便争先恐后的去作。那些欺骗人的便利用这种心里来欺骗他们,明明是骗术,偏说是神的旨意。那些热心敬畏神的人因为怕违背了神的命令,所以便赶快去作。在他们以为是顺服了神,实际他们是受了人的欺骗。越热心爱主的人,越容易受这种人的欺骗,原因就在这里。只有真理的光能把这种属灵的骗术揭露出来。也只有真理的光能照明那些热心的圣徒的眼睛,使他们不再受那些假传神旨的人的欺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