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风和海也听从他了

2016-06-26 18:55:28   阅读:157次   作者:王明道   来源:王明道

当那天晚上,耶稣对门徒说:“我们渡到那边去吧!”门徒离开众人,耶稣仍在船上,他们就把他一同带去,也有别的船和他同行。忽然起了暴风,波浪打入船内,甚至船要满了水。耶稣在船尾上,枕着枕头睡觉。门徒叫醒了他,说:“夫子,我们丧命,你不顾吗?”耶稣醒了,斥责风,向海说:“住了吧!静了吧!”风就止住,大大地平静了。耶稣对他们说:“为什么胆怯,你们还没有信心吗?”他们就大大的惧怕,彼此说:“这到底是谁,连风和海也听从他了。”(可4:35-41)

  从古时到今日,几千年来,人们发现了多少隐藏的事物,发明了多少奇异的东西,几尺高的人,能用工具建筑几百尺高的楼房;血肉的躯体,能用火药穿透矗立云天的高山;陆地上的火车和海面上的轮船,能拖着千百个人与千百吨的货物风驰电掣的日行数千里;小小的一具照像机能把人物的影像摄取下来,印在纸上和实物没有丝毫的差别;圆圆的一张留声机片能把人谈话唱歌的声音保存起来,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随意使它发出;放一个小小的电灯在屋中,只要扭转电门全室中便照耀如同白昼一般;摘下电话机来便可以和远在千百里以外的亲友谈话如同面对面一样;桌上安放一架无线电收音机,便能随意收听全世界各国各城市广播放送的言论与音乐;家中购置一辆汽车,坐在里面只要略动一下手和脚,它便载着你和你一家的人跑到你愿意去的地方;进到潜水艇里,不是鱼却能在水底游行,坐在飞机内,不是鸟却能在云中翱翔。人的智慧似乎不可限量,人的能力好像浩大无边,可是直到今日还没有一个人能改变天然界的现象。当风起浪涌的时候,谁也不能说一句话使风浪平静。但在一千九百多年以前却有一位睡在小船上的人被他的门徒唤醒以后,斥责那狂风巨浪说:“住了吧!静了吧!”风浪立时便平静下来,那些在船上的人都惧怕说,“这到底是谁,连风和海也听从他了。”岂但他们这样说呢,连我们今日听见这件事情的人也要和他们发出同样的疑问--“这到底是谁?连风和海也听从他了。”

  如果我们不清楚认识他,我们一定要发出这样的疑问,但及至我们清楚认识了他以后,我们便丝毫不再惊奇。因为那为他作见证的圣经告诉我们说,“万物是藉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约 1:3)。他是那“在父怀里的独生子。”(约 1:18)。在未有世界以先他就与神同享荣耀。(约 17:5)。他是“那不能看见的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西1:15-17)他虽然那样寒苦,降生在马棚中;那样卑微,作了拿撒勒城的木匠;那样贫穷,连枕头的地方也没有;但他却拥有极大的威权,他向一切被造的万物发出命令,它们也都必须听从他。当那日夜间,他斥责风和海的时候,也不过是略微行使他的权柄罢了。可惜他的门徒那时还不深认识他,所以他们才发出这个疑问来,说,“这到底是谁连风和海都听从他了。”但我们现今不再发出这疑问了。我们知道他是谁,我们也知道他不但有权柄使风和海都听从他,他也有权柄使万物都听从他,在他没有难成的事。我们更知道他当日在世界上的时候有权柄,他复活升天以后的权柄更大,因为我们听见他在从死人里复活以后,曾向他的门徒宣布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太 28:18)保罗也为他作见证说:“他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又赐给他那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囗称耶稣基督为主,使荣耀归与父神。”(腓2:8-11)这一位升为至高得了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又得了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的主,是我们的主,是我们所信赖所投靠的,我们是何等安全何等有福阿!

  我们今日生活在世界上不也是常常遇见狂风巨浪,像当日晚间门徒过海的时候所遇见的一样么?有时候疾病忽然侵入我们的家中,有时意外的打击忽然临到,有时遭遇严重的经济压迫,有时我们所爱所靠的人猝然离了世界,有时遭逢了战争的危险,有时陷入了痛苦的深渊。这一切的事临到我们都像狂风,都像巨浪;我们所乘的船好似满了水,我们的生命似乎顷刻之间就要断送。在这危急存亡的关头,我们的主似乎还在那里枕着枕头睡觉,似乎完全忘记了我们,以致我们也像当日的门徒那样惊慌失措的去呼叫他说,“夫子,我们丧命,你不顾么?”当他听见我们这种呼声的时候,他立时起来吩咐风浪平静,但他却不能不责备我们说,“为什么胆怯?你们还没有信心么?”如果当日的门徒应当受这种责备,我们今日所当受的责备,该比这个重多少倍呢?他们那时还不深认识他,还不清楚知道他的能力和威权,更没有看见他复活的大能,没有听见他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那一句话,我们现在却知道了这一切,见了这一切,听见了这一切,同时我们却像他们那样胆怯、那样惊慌、那样没有信心,你想我们是不是比他们更软弱呢。足以使我们得安慰的就是主虽然因我们的胆怯小信责备我们,但他仍然照他的大爱怜恤我们,用他的大能止息那使我们胆战心惊的狂风巨浪,对它们说,“住了吧!静了吧!”

  也许我们想如果主今日仍然睡在我们的身旁,我们能亲眼看见他的形像如同当日的门徒一样,纵使他酣睡未醒,我们心中也能觉得大有倚靠,不至因风浪太大便胆怯战兢。可惜他现今不在我们身旁,我们的眼看不见他,我们的手摸不着他,他又焉能责备我们胆怯没有信心呢。

  这决不能作为我们原谅自己的理由。因为我们凭着他的应许确实知道,虽然我们的肉眼看不见他,他确是常与我们同在,不但在我们所乘的船上,而且他不再睡觉。他自己的话告诉我们说,“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浸,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20)又说,“人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道,我父也必爱他,并且我们要到他那里去,与他同住。”(约 14:23)又说,“无论在那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 18:20)我们难道不信他所说的这些话么?如果我们信这样应许,那么我们不是和古时那些门徒同样的安全么?何况他当日因为在肉体中生活所以需要睡觉,但今日却不再睡觉了呢。古时那“保护以色列的也不打盹,也不睡觉。”(诗 121:4)今日那保护我们的也是同样的“不打盹,也不睡觉。”

  基督的门徒阿,不要胆怯,也不要战兢。只要主与我们同在,任凭风怎样的狂,浪怎样的大,都不足以伤害我们的一根头发。虽然他常常容许风浪向我们打来,也有时他似乎在那里睡觉,一点不顾我们,但这都有他的美意。他要藉着这些事试验我们的信心,使我们看见他的权能,使我们学习倚靠他,末了使我们的“信心既被试验,就比那被火试验仍然能坏的金子更显宝贵,可以在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得着称赞、荣耀、尊贵。”(彼前 1:7)

  这世界真像一片浩瀚无涯的洋海,我们每日都像乘着一叶的扁舟在海面航行着,风平浪静的时日固然也有,可是风起浪涌的时日也许更多。我们只要记得我们的主是和我们一同在船上,是常在我们的身旁,更记得他是那胜了世界并掌管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的主,这样,无论风怎样狂,浪怎样大,我们便总能平静安稳,毫无恐惧。当他吩咐风浪平静以后,我们便恭恭敬敬的俯伏拜他说,“这到底是主,连风和海也都听从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