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2016-03-08 15:11:34   阅读:1218次   作者:王明道   来源:王明道文库

 一、重生是什么意思?

耶稣回答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约翰福音3:3

耶稣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约翰福音21:5

“重生”是什么意思呢,“重”就是“再”的意思。一个人以前作过一件事,现在他再作,我们就说重作。比方说一个人在若干年前曾到过一个地方,现在他又来到这个地方,我们就说他“旧地重游”。“生”这一个字在中文有许多的意思,就如“生产”,“生长”,“生命”,“人生存”等等。但这里所说的“生”乃是“生产”的意思。那样,我们把“重生”这两个字放在一处,就是“再生产一次”。每一个人都曾经过一次的生产。当他乍出母腹呱呱落地的时候,那是第一次的生产。每一个人都必须经过这第一次的生产,然后方能进入这个世界,方能成一个人。但他要进入神的国,要成为神的孩子,却非经过第二次的生产不可。因为主耶稣的话明明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见神的国。”

必有人在听见这话以后要十分惊异地问道,“人怎能再生产一次呢?这样大的一个人还能回到母腹中再生一次么?”人发这样的问题本是不足为奇的。当日与耶稣谈话的尼哥底母听见耶稣讲论重生的道理,也曾发过这个问题说,“人已经老了,如何能重生呢?岂能再造母腹生出来么?”“重生”的道理本是我们从来未曾想到的,乃是神的一个大奥秘。若非主耶稣清清楚楚地解明,无论什么人听见“重生”这句话都不能不如同落在五里雾中一样。

主耶稣怎样回答尼哥底母这个问题呢?他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不能进神的国。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我说你们必须重生,你不要以为希奇。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凡从圣灵生的也是如此。”(约翰福音3:5-8)。他叫尼哥底母知道,重生并不是进到母腹中,然后从母腹中再生产一次。这样的生产纵使再有几十次几百次,仍是毫无补益,因为“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重生不是从肉身生,乃是从“水和圣灵”生。

这里所说的水不是物质的水,乃是指着神的道。我们都知道一切有生命的物都不能离了水:照这样,属灵的生命也不能离了神的道。我们又知道水能洁净一切污秽的东西;照这样,神的道也能洁净我们心身一切的污秽。圣经中用水代表神的道真是最合宜的。(以弗所书5:25-27,约翰福音15:3)。圣经中又有两段话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这里所说的水是指着神的道:

我亲爱的弟兄们,不要看错了。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的,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他按自己的旨意用真道生了我们,叫我们在他所造的万物中好像初熟的果子。(雅各书1:16-18节)

你们蒙了重生,不是由于能坏的种子,乃是由于不能坏的种子,是借着神活泼常存的道。因为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美荣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谢;唯有主的道是永存的。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就是这道。(彼得前书1:23-25)

第一次的生产是从肉身生的。肉身是污秽的,必朽坏的,所以凡从肉身生的也是污秽的,必朽坏的。第二次的生产是从神的道和神的灵生的。神的道和神的灵是圣洁的,是不朽坏的,所以凡从水和圣灵生的也是圣洁的,是不朽坏的。“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

有人说:“重生这种说法并不是说真有一次生产的事实,不过是一个比喻,表明一个人悔悟以前的罪恶,决定心志要作一个好人,并且他真能洗心革面,痛改前非,这种心志和行为正好像一个人又重新生产了一次一样。先哲所说:‘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也就是这个意思。”

说这种话的人明显有两个极大的错误:第一,他们擅自更改了主耶稣所讲的。主耶稣未曾说重生是个比喻。他以第二次的生产为一件事实,如同第一次的生产是一件事实一样。如果我们以第二次的生产为一个比喻,那样第一次的生产也必是一个比喻了。请问这样的说法通不通呢?假如有人告诉你说,你的一个朋友在昨天晚间生了一个儿子,你便问他说,“这是一个比喻呢,还是一件事实呢?”你想这个问题是何等没有理性又是何等可笑呢。再比方说有一次你向人述说你的履历,你述说你在某年某月某日生在某地方。听见的人便向你发问说,“那是一个比喻呢,还是一件事实呢?”请问你要怎样回答这个问题呢?你一定要笑那个发问题的人,说他是患神经病的。好了,你既承认第一次的生产是一件事实,怎么能说第二次的生产是一个比喻呢?

说这种话的人的第二个错误就是他们完全弄错了“生”的意思。一个小孩子生出来,乃是被他的父母所生。他不能生他自己。这样,一个人被重生也是如此。他是被神所生,他完全处在被动的地位。若照上面所提的那种说法,说一个人洗心革面痛改前非就是重生,那便是说他重生了自己。我们走遍天涯海角也不会找出“一个人生他自己”这种怪事来。不错,一个人必须痛心悔改信靠耶稣,才能得重生。但我们当知道那是得重生的条件。一个人履行这个条件,神方能借着道和圣灵生他。痛心悔改这件事是我们作的,生我们这件事乃是神作的。若说痛心悔改方能得重生,这话是对的。若说痛心悔改就是重生,这话便全盘错误了。

必有人说,我们承认第一次的生产是一件事实,因为我们看见了那件事实。我们看见一个产妇在产房生育。我们又看见了一个几磅重的婴儿呱呱落地。但我们从未曾看见过一个人怎样得重生,也未曾看见过从水和圣灵生的那个人。没有看见过的事怎能说是事实呢?

真的么?没有看见过的事便不能是事实么?我们中间有谁看见过神呢?有谁看见过主耶稣呢?有谁看见过圣灵呢?有谁看见过天使呢?又有谁看见过魔鬼呢?我们虽然未曾看见过神,但仍确信有神;虽然未曾看见过主耶稣却仍信有耶稣;虽然未曾看见过圣灵,却仍信有圣灵;虽然未曾看见过天使与魔鬼却仍信有天使与魔鬼;就是因为这些都是属于灵界的。物质界有许多的事实。灵界也有许多的事实。不过因为我们现今处在物质界内,我们的身体和眼睛也都是属于物质界的,所以不能看见灵界的事实。圣灵是确实有的,一个人从水和圣灵生也是一件真确的事实,不过这都是我们属物质的眼睛所不能看见的罢了。

又有人要问说,重生既是一件事实,那样必定有一个新生出来的人了。但是那个人在哪里呢?我们要回答这个问题说,是,实在有一个新生出来的人;圣经中称这个人为“里面的人”同时称那第一次所生的人为“外面的人”。容我们读经上的话:

“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哥林多后书4:16)这一节经文在中文的译本有两个错误:第一,这一节经文在(原文希腊文)有一个“人”字,在中文的译本把它译作“体”字,第二,中文的译本加了一个“心”字,是原文里所没有的。这一节经文在原文是说,“所以我们不丧胆;我们外面的人虽然毁坏,里面却一天新似一天。”前一句说“外面的人”,后一句说“里面的”。后一句虽然没有“人”字,但对照上面的意思,也可以清楚看出它的意思是说“里面的人”。所以英文的译本就在后一句当中“里面的”以后加上一个“人”字,在这一节中我们清楚看出信徒的两个人。一个是“外面的人”,他是从肉体生的,是显于外的,是看得见的。一个是“里面的人”;他是从灵生的,是隐于内的,是看不见的。可惜在中文的圣经译本竟把这“外面的人”译作“外体”,又把这“里面的人”译作“内心”,以致这一节中很重要的一样真理竟被掩藏起来。

除去以上所提的一节经文以外,还有两处经文提到这“里面的人”,可惜这两处经文在中文的译本里也都没有按着原文的意思译出来。这两段经文中的一段是罗马书七章二十二节。在这一节中“里面的人”中文译本译作“里面的意思”。另一段是以弗所书三章十六节。在这一节中“里面的人”中文译作“心里的力量”。其实“内心”,“里面的意思”,和“心里的力量”,这几个名词在原文里都是“里面的人”。这“里面的人”是神所生的,所以他“喜欢神的律。”(罗马书7:22)他与那“外面的人”是绝不相同的,所以“外面的人”虽然因为经过种种苦楚患难渐渐毁坏,“里面的人”却因此一天新似一天。(哥林多林后书4:16)但这“里面的人”也能因着种种原因变为刚强或变为软弱,所以使徒求神“按他丰盛的荣耀,借着他的灵,”使信徒“里面的人刚强起来。”(以弗所书3:16)

二、为什么人必须重生?

我说,你们必须重生,你不要以为希奇。--约翰福音3:7

我们当注意主耶稣在这所说的一句话“你们必须重生”。重生不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也不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它是“必须”的事要见神的国“必须重生”;要进神的国“必须重生”;要到神面前来“必须重生”;要作神的儿子“必须重生”。

可惜多少称为基督徒的人轻忽了这事,多少称为传福音的人也轻忽了这事,他们重看“考道”,重看“记名”,重看“受洗”,重看“坚振”,以为这些都是“必须”的。以为一个人经过这些步骤以后便可以蒙神的悦纳,进神的国;却将主耶稣所看为重要并且要我们也看为重要的事看为无足轻重。传道的人不讲“重生”的道理,悟道的人也不追求“重生”的经验。这是何等可叹的事啊!

然而“重生”的道理和经验不因人的轻看忽略便减轻它的价值。传道的人可以不讲重生的道理,也可以告诉人说重生不重生无关紧要,信道的人也可以把它当作一个不急需讨论的神学问题;但主耶稣的话“你们必须重生”却永不能改变。除非一个人不要作神的儿子,不要进神的国,若不然,我就要对他说,“你必须重生。”

为什么人必须重生呢?我们要明白这个问题,必须先彻底认清人类在神面前的真面目。但这件事却是我们最难明白的。若不是有神的话清楚将这件事指示我们,恐怕我们至死也不认识自己的真面目,没有镜子我们总不能看见自己的脸,没有神的话我们也是照样总不能看见自己在神面前实在的情形。按我们自己的性情,不但看不见自己的真相,而且也不愿意看见。我们愿意奉承自己,谄媚自己,歌自己的功,颂自己的德,同时还愿意别人也这样待我们。“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因此人类更没有指望能认识自己了,

感谢神,他不欺骗我们。他爱我们。他爱我们远过于我们爱自己。他毫不隐讳地把我们的真相向我们显明。听他的话说:

耶和华从天上垂看世人,要看有明白的没有,有寻求神的没有。他们都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污秽;并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诗篇14:2,3)

在你面前凡活着的人,没有一个是义的。(诗篇143:2)

时常行善而不犯罪的义人,世上实在没有。(传道书7:20)

我们已经证明,犹太人和希利尼人都在罪恶之下;就如经上所记,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没有明白的,没有寻求神的;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他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他们用舌头弄诡诈,嘴唇有虺蛇的毒气;满口是咒骂苦毒;杀人流血,他们的脚飞跑;所经过的路便行残害暴虐的事。平安的路,他们未曾知道;他们眼中不怕神。(罗马书3:9-18)

这就是我们的真相,这就是全体人类的真相。“都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并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没有一个是义的。”“犹太人和希利尼人都在罪恶之下。”这些话是神说的。这是“耶和华从天上垂看世人”所得的结论。他从天上垂看世人几千年之久。他看世人在外面有种种的不同老少的不同,男女的不同,贫富的不同,贵贱的不同,好坏的不同,智愚的不同,文野的不同,美丑的不同但在一件事上他们却毫无分别“都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污秽。”

“都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并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这几句话如果是出于一个人的口,我就不敢确信。因为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知道普世界所有的人实在的状况。全世界的人多得不可胜数,我们所认识的能有多少人呢?普通人所认识的不过只有自己一家的人,自己的亲族、朋友、同人、邻舍,和一些与自己常相接触往来的人。有些人因为职业和环境的关系,认识的人较比普通的人所认识的更多一些。但无论如何,我们决不信世上有一个人能认识全世界人类的百分之一,不用说百分之一,就是能认识全世界人类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人,也不会寻出一个来。在我们所认识的那少数的人里面,我们能彻底认识的人又有多少呢?许多人是我们所认识的,但我们不过认识他们的面貌,知道他们的姓名。有些人我们比较更多认识些,但也不过认识他们人生的一部分他们在街市中怎样行走,遇见友人怎样谈话,在公事房怎样办事,在宴会的席上怎样酬酢这一部分是显露在人面前的,至于他们自己家庭中的生活究竟怎样,他们自己独处的时候所作的是什么事,我们就都不知道了。许多人是这样诡诈;在别人面前作出很诚实清洁公义端正的样子来,别人看见他们以为他们真是品行端正的人,其实别人看不见的时候,他们的生活和他们所作的事真是卑鄙污浊到极点。我们若只看他们显露在人前的那一部分生活,怎么能认识他们呢?有些人虽然不至坏到这种地步,可是我们也不能看他们显露在人前的那一部分生活就断定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人。或者有些人我们认识得更加清楚。我们和他们在一处同住过几日,我们可以看见他们生活的大部分,但他们的心究竟如何,还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们对于世上的人所认识的既是这样有限,自然不能断定人类实在的状况是怎样了。但神却不是这样。他是鉴察人心试验人肺腑的。(耶尼米书17:10)他知道人一切的言语行为,他也知道人心中所存一切的意念。(诗篇139:1-4)世界上没有一种隐藏的事是他所不能看见的。他从天上垂看世人几千年之久。他留意着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他细心寻找有一个行善的人。结果竟使他大失所望,因为他们“都是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无用;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他们的喉咙是敞开的坟墓;他们用舌头弄诡诈,嘴唇有虺蛇的毒气;满口是咒骂苦毒;杀人流血,他们的脚飞跑;所经过的路便行残害暴虐的事。平安的路,他们未曾知道;他们眼中不怕神。”他不但告诉我们说世人都是罪人,他也把世人的罪状一一地宣布出来,使世人再没有为自己辩护的余地。真的,我们若能毫不自欺容神用他的光照亮我们,我们一定会看出自己在神面前真是“从脚掌到头顶没有一处是完全的。”神并不欺骗我们。他说世上的人都是罪人,因为他们实在都是有罪的。因为神是全知的,所以我信他所说的话;因为神是信实的,所以我对他的话更毫无怀疑。

世人都有罪,这事我们已经看清楚了。再进一步的问题就是“罪是起源于人的外面呢?还是起源于人的里面呢?”我们若是向人征求这个问题的答案,一定有许多的人要回答说,“罪是起源于人的外面。人本来是好的,只因社会不良,所以那本来良好的人便被恶劣的社会所变坏了。”让我们仔细想一想这种说法通不通吧。人是好的,社会是坏的;因此坏社会把好人变坏了。世界上能不能有这种不合理不可能的事呢?社会是什么?社会不是一所房屋,不是一座城市,也不是一块地土。社会是人群的集合。若每一个人是好的,他们所集合而成的社会怎能会是坏的呢?因为人是坏的,所以他们所集合而成的社会,是坏的。不是社会把人变坏,乃是坏人组成了坏的社会。这是合理的解释,这也是百跌不破的事实。

罪恶不是从外面来的,我们已经证明了。那样它是从哪来的呢?神的话清楚回答了这个问题:“从人里面出来的,那才能污秽人。因为从里面,就是从人心里,发出意念、苟合、凡偷盗、凶杀、奸淫、贪婪、邪恶、诡诈、淫荡、嫉妒、毁谤、骄傲、狂妄:这一切的恶都是从里面出来,且能污秽人。”(马可福音7:20-23)啊,这真是十分清楚十分彻底的答案─世界上的罪虽有千百种,但无一不是从人的心中发源。因为人的心中充满了自私、诡诈、贪婪、淫邪、嫉妒、恼恨,以及种种的恶念,所以他们的口才吐出各种的恶言,他们的手里作出各样的恶事。因此社会中才充满了争权夺利,损人利己,营私舞弊,贪赃受贿,欺诈偷盗,抢夺拐骗、绑票勒赎,拆白渔利,家庭勃疗,兄弟阋墙,结党分争,排挤倾轧,嫉妒恼恨,流血杀人,奸淫苟合,纵欲乱伦,挑拨争端,布散谣言,假公济私,倚势凌人,卖主卖友,负义忘恩,倚大欺小,恃强凌弱,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以及种种述不胜述的各样罪恶,真的,世界上再没有别的地方比人心更污秽,再没有别的东西比人心更邪恶。“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识透呢?”(耶利米书17:9)神所说的这两句话真是确切不移的了。

我们再往下讨论一个问题“人从多大年岁才有了罪?”对于这个问题有人要回答说,“从十几岁。”也有人要回答说,“从七八岁或四五岁。”圣经怎样回答这个问题呢?“恶人一出母胎,就与神疏远;一离母腹,便走错路,说谎话”。(诗篇58:3)“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诗篇51:5)神的话告诉我们说,人不是长大以后才变坏的,乃是生下来本来就是坏的。人犯罪不是学习的,他们本来就有罪,本来就会犯罪。从前我不明白这理,我以为小孩子是清洁无罪的,及至他们长大以后,常看他们的父母家人邻舍犯罪,他们才渐渐学会犯罪。后来我留意观察儿童的生活动作,我才明白事实并不是这样。我看见小孩子本来就有犯罪的倾向,还不很会说话的小孩子就知道自私,就知道夺取别的儿童的玩具,就知道动手打人,就知道贪得无厌,就知道向别人索取东西,却不肯把东西给别人。我们多少次看见小孩子向他们的父母索取食物或玩具,是那样的贪得无厌,要了还要,及至他们的父母向他们索要一点,或是叫他们给他们的弟弟妹妹一些的时候,他们总是不肯给,就是给也不过极少的一点,或是拣选不好的很小的拿出来给他们,自己却把好的大的存留起来。这种贪心,这种自私,这种忘恩负义的罪恶,并不是从人学来的,乃是他们生来就有的。这也不足为奇,父母既是有罪的,他们所生的儿女又岂能没有罪呢?黄种人所生的孩子总是黄种人,白种人所生的孩子总是白种人;孩子生出来一定像他的父母,有罪的人所生的孩子又岂能没有罪呢?

我们现在认清楚人类的真面目了么?都是罪人!都是从里面坏到外面的!都是生下来就有罪而且一生常常犯罪的!人类在神面前完全败坏了!他们败坏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有些人要借着“普及教育”去挽救这种败坏的状况,有些人要借着“提倡道德”去挽救这种败坏的状况,又有些人要借着“改良社会”的工作去挽救这种败坏的状况。但是结果怎样呢?力气用了不少,结果竟使人大失所望。他们很惊奇地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们想教育的力量能改善人的思想品行,怎么现在竟没有多少功效呢?我们想一般人那样败坏,是因为少有人提倡道德的缘故;如今我们这样努力提倡,怎么人类仍是照常的败坏呢?我们想人犯罪作恶是因为社会不良的缘故;若是能将社会改好,人一定可以不再犯罪作恶了。怎么我们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竟不能将社会改得比从前好一点呢?

其实这有什么希奇呢?人是从里面败坏的。从外面下手修理一下,怎么能希望有功效呢?树根若是干了,修理树叶子有什么用处呢?泉源若是浊了,要帮助河水变清岂不是徒然的么?神不作这愚笨的事。他所采用的是“正本清源”的办法。他知道若叫一个从里面到外面完全败坏了的人去学作好,学行善,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他知道一个人的行为败坏,是因为他的生命先败坏了。他知道人不能作好事是里面的问题,不是外面的问题;是生命的问题,不是行为的问题。因此他不教训我们借着人的方法去改良我们这已经败坏的旧生命,他只是对我们说,“你们必须重生。”他的意思是说,“你们的旧生命就是一切罪恶的起源;你们的旧生命永远不能修理得好,永远不能行善,永远不能使我满意;我现今给你们一个彻底的治疗的方法。我要你们得着一种新的生命。有了这个新的生命以后,你们必定喜爱善良,恨恶罪恶;有了这个新的生命以后,你们方能行善,方能作好,方能得我的喜悦,方能进入我的国;因此我对你们说,你们必须重生。”